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7|回复: 12

小区轶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4-4 18: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常海云 于 2017-4-13 14:00 编辑

         这是一个盛夏 的傍晚,没有风,闷热像一张大网紧紧笼罩着这个繁华的小城。几只知了仍在有气无力地呻吟着,似乎在诅咒这沉闷难耐的黄昏。此时,人们应该在家里吹着冷气,享受着高科技带来的舒适。然而,从小区院内却传来一阵阵的怒骂声:“是哪个挨千刀的告黑状?欺负小姑娘算什么本事,有种的站出来!”听声音,高声叫骂的是一号楼的孙嫂。     
     孙嫂其实并不姓孙,娘家姓王。男人叫孙大嘴,只因为贪吃贪喝,才落下这么个大号。孙大嘴前年喝酒喝成胃出血,不久便撒手西去,撇下了孙嫂和一双儿女。孙嫂倒没那么伤心欲绝,下葬后说了句:都是命,便又不卑不亢地到农贸市场杀鸡宰鹅去了。
    小区人都知道,孙嫂是个厉害婆娘,但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四十多岁的年纪,人高马大,高腔大嗓;大概吃多了鸡鸭下水,脸上总是光闪闪亮堂堂,走起路来咚咚作响。一般人不愿惹这个姑奶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谁是婊子?捉賊捉赃,捉奸捉双!别以为老娘不知道,龟孙打的啥孬主意,呸!”孙嫂使足劲吐了口唾沫,一双高高的奶子不停颤动。她双手叉腰,朝着三号楼继续骂道: “昧良心的玩意,不得好死!趁着姑娘下夜班,想占便宜,呸!也不想想,一个小妮儿养话个瘫子容易吗?背后使绊子,算什么男人!”
    当最后一抹晚霞随着夕阳渐渐隐去,空气中渐渐有了些凉意。远处高楼上的霓虹灯亮起,给这夏日的小城增添了祥和与温馨。这时,二号楼拐角处出现了一只破旧的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须发斑白的老人,头低垂着,如果不是偶尔露出的呆滞目光,谁也不会想到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推轮椅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身形消瘦,面色苍白,双目中透出与她年龄极不相称的沧桑。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里,姑娘显得那么单薄弱小。她紧抿着嘴角,双眼默默地注视着前方,生怕有一粒石子颠簸了轮椅上的老人。孙嫂停止了喝骂,旁观者也悄悄让开了道路。大家望着这暮色中的父女,心中不禁暗暗担忧着。
    父女俩是三年前搬到这小区的。他们是哪里人,什么职业,至今无人知晓。只知道父亲叫丁得山,因患脑梗塞和心脏病成了瘫子。姑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小雅,今年二十二岁。她娇小瘦弱,无兄弟姐妹,妈妈早已去世。父女俩相依为命,租住在一号楼西单元一层。
    小雅平时很少出门,见人只腼腆地微笑着点点头。只要天气晴朗,她就用一只旧轮椅推着父亲晒晒太阳。每到夜晚,小雅便穿着整齐地骑着自行车去上班。至于干什么工作,在哪里上班,却没有人知道。小区总免不了有几个快嘴婆娘在人后嚼舌,更有那好色之徒不怀好意四处编排,什么按摩女啦,洗脚女啦等等。只有住在小雅家对面的孙嫂略知一二。在一次婆娘闲聊时,孙嫂抹着眼泪说:“姑娘可怜哪,守着个瘫子又无人帮衬。白天要给她爸做饭按摩喂药,只能找夜间工作。一个小姑娘能干什么?要多挣钱给爹看病,又要正经工作,银针哪有两头尖?女人哪,难!”听的一帮老娘们直掉眼泪。
     夏天的夜晚,总是在人们的盼望中姗姗来迟。八点已过,天空仍现出混混沌沌的乳白色。一轮圆月悄无声息从东天升起,爬上树梢,爬过高楼。起风了,轻风驱赶着白日的热浪,把惬意与清爽留在人们身上。小雅收拾完碗筷,服侍父亲喝罢药,推开了床前的窗户。月光透过窗棂,在屋内撒下斑斑点点的银辉。小雅望着窗外的圆月,泪水不禁夺眶而出。三年了,一千多个日夜,小雅想念家乡,想念亲人,想念那高大俊朗的东子……
    村西头有一条小河,小雅和东子总爱在河边会面。春天的时候,河边的草地上开满粉红色的小花。河里总有三三两两的麻鸭和白鹅游来游去,间或有一两只水鸟掠水而过,在水面划起道道波纹。。风是清凉凉的,空气是甜丝丝的。和东子在一起,是小雅最幸福的时刻。东子总是微笑着静静地看着她,那眼神像一盏灯,那么明亮,那么清澈,直透进小雅的心底。
    周姐总是笑盈盈的,不像别的老板娘那样盛气凌人。“小雅,自古红颜多薄命。”周姐语重心长地说:“ 见你难,才給你介绍,姐不逼你。想想叔的病,谁叫咱命贱呢。”五千块,能买多少药啊,小雅沉默了,心底在苦苦挣扎。心脏支架是什么东西呢?那医生板着脸的模样,着实吓了小雅一跳。她想起盖房子用的一堆堆的架子。爸是个泥瓦工,天天在架子上蹦来跳去,架子怎么能安在人身上呢?东子问了,合作医疗不报销心脏支架,一个要几万块钱,天哪,小雅被吓呆了。堂哥娶媳妇时,为几万块 礼钱打了几年工,爸挨得过几年吗?小雅不敢想了。妈妈过世的早,为了女儿,他再也没有续弦,含辛茹苦把小雅拉扯成人。现在,能眼睁睁地看着爸爸病入黄泉吗?可治病的钱呢?她浑身颤抖着,心中在滴着血。小雅仿佛在悬崖边上挣扎着,没有救星,没有光明,面前是万丈深渊……
    两天后,她把自己交给了那个叫吴刚的男人。于是,姑娘变成了女人,处女的落红变成了厚厚的一迭大钞,变成了交给医院的治疗费。他是浙江来的项目经理,也像东子那样高高大大,相貌英俊。吴刚有家庭,有儿有女,却远在千里之外。多亏了他的资助,父亲才能支撑到现在。婊子?情人?小三?小雅无数次问自己,她想不透说不清,搅得她头痛欲裂肝肠欲断。几年来,小雅只跟吴刚一人相处。别的姐妹笑她傻,只有周姐说是从一而终;小雅不顾吴刚要包养她的要求,坚持在按摩店上班,周姐说她有骨气。骨气?就是出卖自己吗?小雅不敢想,也不能往下想。是啊,小雅没了娘,没了东子,谁知她的难处呢?
    月亮更大更圆更亮了,星星偷懒似的躲在月光背后。小雅擦了擦腮上的泪水,她又闻到麦草垛散发出的清香。村外麦场上好多萤火虫,一闪一闪的,像和心上的人儿在说话。东子喜欢把萤火虫捧在手心,纯洁的光映着他俊朗的脸庞。风也欢唱,月也明亮,天地融在一起了。真傻呀,怎么没有把第一次给了他呢,那月亮肯定比今天美好千倍万倍。
    那年中秋,东子家上门提亲了,小雅心里像揣了面小鼓,爸爸二话没说便答应下来。那个中秋夜,一簇簇野花在月光下争奇斗艳,一阵阵清风沁入肺腑。小雅靠在东子怀中,聆听东子对未来的设想,话是甜的,心是暖的,未来是美好的。可天有不测风云,第二天,小雅的爸爸突然中风了。一阵忙碌之后,爸瘫痪了,并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真是祸不单行,一个月后,老丁又伴发了心脏病,东挪西借,总算保着了一条命,可安装心脏支架的钱呢?小雅哭红了眼,哭哑了嗓子。最后,东子一跺脚,背着行李到南方打工去了。临走留下句话,说是拼上命也要把支架钱挣回来。
    东子走后第五天,小雅带着爸爸,离开了生她养她的村庄,踏上了漫漫求生路。天还是那个天,却没了往日的清明;寒风扑面而来直透肌肤,冷得小雅直打哆嗦;好长的路哇,怎么也走不到头。小雅变换了手机号码,断绝了和熟人的一切联系。东子,忘了我吧。她仿佛看见妈妈的手正指着自己,妈妈眼中滴着血,脸上挂着泪;女儿变成了坏女人,再也不是那个纯洁无瑕的小雅了。
    不知什么时候,小雅昏沉沉睡去了。睡梦中,她又见了妈妈,见了东子,见了那条干干净净的小河……
    天刚蒙蒙亮,小雅就醒了过来。头还在隐隐作疼,感觉太阳穴在突突乱跳,血管像要炸裂似的一阵疼似一阵。她望了望桌上的小闹钟,刚刚五点,窗外已现出朦朦胧胧的光亮。小雅起身推开了父亲的房门。病床上的老丁正吃力地扭转着身子,左手吃力地移向桌上的药瓶。“爸,又疼了?”小雅赶紧倒出几片药片,喂爸爸服下。看见父亲痛苦的表情,小雅眼中不禁又涌出了泪水。由于卧床太久,老丁的双腿肌肉早已开始萎缩,关节严重变形。小雅每天要多次为他推拿按摩,并辅以中药治疗。现在看到父亲两腿又在微微发抖,小雅知道爸爸的腿又开始疼了。她赶忙放平爸爸的身子,双手从大腿向下小心翼翼地按摩起来。一个小时过去了,老丁腿上的肌肉慢慢松弛下来,并发出轻微的鼾声。小雅擦了擦额上的汗珠,给爸爸盖好被子,悄悄关上了房门。
    天色已经大亮,一阵阵热浪又向大地袭来。小雅今天又是个忙碌的日子。早晨,给老雷婆做饭洗衣;上午,去医院陪护住院的王大爷;中午,给爸爸喂药按摩;下午,去市里给爸爸买药;夜晚去按摩店班……三年来,小雅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有这样忙碌,才能减轻内心的折磨,她心中才能感到稍微的轻松。   
    夏去秋来,老丁的病更重了。这天下午,秋风裹着枯黄的落叶和草屑漫天飞舞,太阳早早躲进乌云里,竟不肯给大地多一些温暖。孙嫂刚从农贸市场回来。她把洗净的一串鸡肠送给二楼老雷婆,又推开老丁的房门。小雅正在给老丁按摩身子,屋内弥漫着一股草药的味道。
    “孙姨,坐。”小雅点了点头:“刚回来?”
    “唉,累死了。”孙嫂一边说着,一边把一袋鸡肠鸭血放在桌上的小盆内。
    “孙姨,你看你又带东西。”
    “说什么呢,又不用花钱买。”两人正说着,楼外忽然传来几声粗暴的问话声:“这是一号楼吗?”
     孙嫂起身出了房门。迎面看去,只见楼前站着几个阴沉着脸的人,其中有一个孙嫂认识,是居委会的李主任。
    “喲,是那股邪风把大主任刮来了?”孙嫂嘲笑着打了招呼。“想吃鸡肠?”说罢大笑起来,“还是看上了哪家的小媳妇?”
    “大嘴家的,别胡闹,有正事”。李主任正颜厉色道:“有人举报,你们楼里有人嫖娼卖淫!”
    “放他妈的狗屁,”孙嫂勃然大怒,脸涨的通红,几步跨到李主任面前:“哪个天杀的嚼舌头,我骂他八辈祖宗!”
    “你怎么骂人?”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说道,“怎么这么不讲文明。”
    “讲文明,你是干什么的?”孙嫂反问道。
     李主任赶忙介绍着:“这是县文明办的候主任和综治办的杨主任。”
    “我说呢,大清早老鸹呱呱叫。正要找你们,倒送上门来了。”孙嫂一边说着,一边大声喊道:“都过来呀,县领导给我们解决困难来啦!”
    孙嫂这么一喊,立刻从小区里涌来一大群老老少少,把候主任一伙围在中间。“大家听着,上级来我们这儿查嫖娼卖淫的。好哇,只要解决了我们的问题,我就给你们答案。”孙嫂一边说着,一边向李主任拍着胸脯。
    “真的?”候主任瞪起双眼,“啥问题,说。”
    这时,拄着拐杖的老雷婆挤到面前,“行行好,把我的医药费全报了。”
    老沙头赶忙说道:“楼顶漏水,给我们修修。”
    王大爷指着楼前的下水道说:“下水道经常堵塞,给我们改造改造。”
    “这不归我们管,我可以回去汇报汇报。”候主任对众人说。“说说我们的问题吧,把嫖娼卖淫的举报出来,有奖励。不好明说,写个字条也行。”
    “真的?”孙嫂笑着问道:“嫖娼卖淫的我们这里没有。如果非要找,你看我够格不?还不算太老吧。”众人哄的大笑起来,有人捂起了肚子,有人笑出了眼泪。
    “你们,”候主任却没有笑,嘟囔句“刁民。”便向外走去。
    “领导慢走,”不知是谁喊道:“欢迎再来。”
    天还是阴沉沉的,风依然一阵紧似一阵,几只归巢的鸟儿凄厉地鸣叫着从头顶飞过,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楼内,传来小雅低低的抽泣声。
    这几天,小区传出一个不好的消息,老丁快不行了,送进了医院。小雅已经很多天没上班了,脸上总挂着泪痕。二层的王大爷前天去看他,回来后摇摇头说:“器官衰竭,就这几天的事。”
    这天,一号楼居民破天荒地开了一次会。会议是王大爷和孙嫂召集的,议题是怎样帮助老丁父女。
    王大爷面色庄重地说:“咱们楼谁家没有受过小雅的好处?且不说帮咱们洗衣做饭看病陪护这样的大事,但说她这几年打扫楼道卫生,有谁能坚持下来?现在孩子有难处,咱要不帮一把,良心过得去吗?”
    “人心都是肉长的,不能见死不救。”老雷婆抹着眼泪,掏出一百元钱,颤微微说道:“凑一点是一点,给小雅说,别嫌少。”接着,老沙头出二百,王大爷拿三百,孙嫂五百……
    一个星期后,从医院传来消息,老丁死了。是他的一个远房侄儿帮忙办的后事。
    小雅和老丁侄儿来搬行李那天,天阴沉沉不见阳光,风吹着树梢,发出咝咝的叫声,一场雨又要来了。小区的人黑压压站了一地,没有人说话,只有小雅轻轻地啜泣声。只见她望着人群深深地鞠了一躬,泪流满面地把一迭钱硬塞回孙嫂手里:“谢谢,谢谢大家,谢谢……”
    小雅走了,秋雨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
秋风好像呜咽着给她送行:小雅,一路平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8-12 03:20
  • 签到天数: 89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4-4 23: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雅,一位青春少女,憧憬美好生活和爱情。但是为了照顾体弱多病的父亲,来到了小区一角,一边打工,一边为老人治病。她乐于助人,得闲照顾孤寡邻里。她默默无闻,忍受着生活的艰辛。她怀揣梦想,但是破灭在物质金钱至上的诱惑中。
    孙嫂,一位正直善良敢说敢干又极富同情心的大娘,得知小雅的困境,里里外外给予小雅无微不至的关怀。在是否善恶面前勇于担当,维护小雅的形象。并召唤邻里为小雅父亲捐款治病。
    小区轶事,从城市一角几个小人物着手,酣畅淋漓刻画城市生活面貌。歌唱友善,歌唱和谐,歌唱爱情,是一篇不错的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67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4-5 05: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区轶事截取城市生活的一幕,从不同的视角展示小区人物的生活。人物形象鲜明,主题深刻,是篇很接地气的小说。高亮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67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4-6 19: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开头环境描写部分又进行了修改,改后与原文比较更贴切了,总之这是一篇经得起推敲的好文,建议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8-12 03:20
  • 签到天数: 89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4-6 21: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常老师行文如水,兼顾景致环境和人物思想搭配,透析人物心灵深处和社会底层现实。再赏,附议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8-12 03:20
  • 签到天数: 89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4-6 21: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常老师行文如水,兼顾景致环境和人物思想搭配,透析人物心灵深处和社会底层现实。再赏,附议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67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4-7 20:56:47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提升,祝贺海云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12-25 07:43
  • 签到天数: 446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4-8 07: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学习,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4-8 13: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们的点评。三人行必有我师,望携手同行,共同进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0:44
  •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4-10 20: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常老师作品不愧为精华之作,文字如战鹰所讲,行云流水,人物刻画如飞侠所云,形象鲜明。总之,常老师的小说很有嚼头。从故事情节中能够看出,所有人物都是来自最底层的老百姓,没有高大上,但给予读者留下了情感上的起伏和头脑中的思考。好的作品都能够给人以回味,常老师的作品留下了久久的回味。
    常老师还注重了故事坏境的描绘,每一个场景都能够和人物、故事的行进恰当衔接,寓情于景之中,值得学习借鉴。
    孙嫂的刻画比小雅鲜明,很有个性,很丰满,小雅再充实一些细节也会丰满起来的。
    喜欢常老师小说,是带给人们正向思考的作品,期盼常老师佳作连连,为四季歌增添光 。问好,远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4-12 19: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宋老师的点评,赞誉愧不敢当,希望多指教,以求进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0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5-20 16:06: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很不错的一篇小说,作为领导主任与社区的邻居有一种鲜明的对比,一个不懂民间疾苦,一个热血心肠。总之,世上还是好人多!祝福阿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22 16: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写得很好,就是一张现实版都1“清明上河图”。但我在解剖人性时,不太敢相信有孙嫂这一类的人。所以在我写小说时,好人都是我编的,也是我希望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21 13:01 , Processed in 0.09981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