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3|回复: 11

[原创] 红军川南游击队(二)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3-25 08: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明亮的月光非常温柔地照耀着的树林里,红军战士们听说老乡送来了粮食,一时都高兴!原先安静的林子,一下变得热闹起来。
在显得黑明明的树林里,战士们都围拢来,看看林大伯并好像是认识的人,热诚地招呼:
“大伯!大伯!”
徐书记说:"大伯,真是谢谢你!跟我们送来了这么多粮。”
“这里面还有乡亲们的。”
徐书记再次握紧大伯的手,非常感动说:“大伯,你回去一定代我们向老乡们问好。”
“要的。”大伯说。
“来,大伯,你坐。”徐书记说。
“嗯。”
然后他们一起坐在明暗相间、带有深夜气息的树林的树干下的石头上。
“老乡们听说红军来了,”大伯说,“都多高兴的。”
徐书记感到这里的老乡是多么拥护红军。心里一热说:“我代表红军全体官兵感谢老乡们的支持。”
“没啥子(四川话:没什么)。看到你们,我们就感到有希望。这日子就有盼头。”
“请老乡们放心。我们红军一定要消灭全天下的所有恶霸地主和反动军队,跟人民带来好日子。”徐书记热诚地保证道。
“那太好了!”大伯说。
“是呀,老乡们真好!”余泽鸿说。
林大伯非常关心红军的生活状况。问:“红军同志,你们要在这里呆多久?”
徐书记回答:“大伯,你放心。我们红军游击队以后就在这一带多打游击。”
大伯迷糊了。就问 :“怎么,你们以后还要到别的地方去吗?”
“老乡,这是为了多消灭敌人。你是晓得的:我们周围和远处的敌人很多。”余泽鸿非常耐心地说。
“那就好。”大伯听了很高兴!
他又说:
“那我们以后还跟你们红军送粮。”
“太谢谢老乡们了。我们以后也不确定,我们的住处会根据情况而变的。”余泽鸿说。
“哎!”大伯叹了一口气。感到非常的缺憾。
“不过,大伯,我们以后会见面的。”老徐安慰大伯说。
“那是好久?”大伯非常关切地问。
“我想是等我们打败了所有反动政权后。”
然后,他们又聊一会,林大伯要走了。徐书记和余泽鸿亲自把林大伯送到山下。
     徐策书记和余泽鸿送走了大伯。看到银色的月光洒在身边的山道上和山脚下往南的一些被月光照着的山顶、或背阴的山壁相连的群山,显得一明一黑的,看上去,川南美丽的月色是那样的温柔,总是令人非常的愉悦!两人被眼前的银色月光照着,几乎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好!心情非常的爽朗!两人都感到:没有敌人、反动派的日子是那样向往。
然后,徐书记和余泽鸿就往山上缓缓地走去。
现在,请读者原谅,让我们谈谈此前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到云南扎西的情况,以及红军川南游击队到宜宾兴文此前二十多天的在泸州叙永的生活战斗情况。
……
   一九三五年二月九日,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到达了云南东北部的扎西。中共中央决定再次把红军往东过赤水,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要这样?毛主席和朱德根据红军侦察战士的报告:蒋介石派出大量军队对只有三万多的红军进行堵截和追杀的严酷情势没有改变,原先想北渡长江到四川再到陕北的设想,被早已等候在长江北岸想消灭红军的八九万敌人挡住。这就是说:如果中央红军在往西走,在那里等着的多路敌人正好群起灭掉红军。他俩根据红军侦察员的报告意识到再往西走,会有大量的国民党军队等在他们要经过的路上,等着打他们;而后面还有追兵。为了避免红军被多自己几十倍的敌人的重兵围杀,只有在此时,已经没有兵力的贵州赤水是一个机会;还有一点,党中央决定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川南红军游击队,为了中国革命创立苏区根据地;还有更重要的目的是:让红军游击队在四川、云南,贵州的边界对三省的军队进行有力的牵制,为在长征中的红军坚决摆脱掉几十万的追兵和最后胜利作出铺路。所以,在2月10号的下午,在一间非常古旧的大房子里,坐有100个红军高级干部。他们在开会。会由周恩来副主席主持。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4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7-3-25 10: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红色题材作品,赞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3-7 16:10
  •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7-6-2 15: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持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10: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川南游击队(三)      

             “同志们,我们红军现在面临许多困难:被蒋介石的大量军队围追堵截,形势非常的严峻。如果我们稍有大意,就会被他们把我们的三万红军吃掉。所以,我们必须要坚持革命,走完长征,坚持抗战,这样,我们的中国就有希望,我们进行的革命就会成功。”红军副主席周恩来站在大家的前面说。
    他继续说……
        坐在下面开会的红军指挥员中,靠边的一个团脸、眼光熠熠,有33岁身子略敦实的一个人,他就是红军第三军团六师政委,他叫徐策,湖北人。在他身旁坐着的是长脸,容貌清俊,32岁的宜宾长宁人余泽鸿,他是红军干部团上干队的政委。
    两人非常认真地听着周副主席的讲话。此时的周恩来容貌清瘦,一部大胡子,人显得疲态;他心地仁厚,聪明过人,是全世界的伟人中无与伦比的中国政治家。
    “现在,川北有一个红军根据地,那么,川南也应该有。”周副主席继续发言。“你们这些同志要走出去,到川南一带发展游击队,在四川、云南、贵州的边界组织人员,向反动势力进攻。你们的主要任务是:为中央红军继续长征北上跳出国民党数十万军队的包围,做牵制作用。这极有可能遭到更多敌人对你们的攻击,党需要你们敢于做出牺牲,敢于为了中国革命付出生命的代价。你们在这里开展武装斗争,一定要得到川滇黔民众的支持,这样便于你们在这里进行游击战。不要小看,几年后,你们这支游击队就会成为一支可观的革命力量。
    ……
    “老徐,听说有些人不想去地方打游击?”坐在下面的余泽鸿小声对徐策说。
    “是呀,这个时候,谁都不想留下,都愿意跟着中央红军一路走完长征到陕北。”徐策说。
    “这是他们。如果党要我去,我就去。”余泽鸿说。
    “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干革命单靠我们红军是不够的,必须要全面发展。”
    “老徐,你说的对。”
    “好,我们继续听周副主席发言。”徐策说。他把自己因侧着对余泽鸿说话的脸转过來,抬起看着自己前面有多个坐着的、在昏黄灯光下,红军干部的灰黑的背、他们戴着军帽的后脑勺的前面站着的周副主席。他继续发言。
    ……
    周副主席到了最后宣布: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川南红军游击队。
    川南特委由:徐策、余泽鸿、戴元怀、夏才曦组成。
    徐策是红军第三军团六师政委,他担任特委书记,湖北人;余泽鸿是红军干部团上干队政委,四川宜宾长宁人,担任宣传部长;戴元怀是组织部长,他是红军民运部部长,江西人;夏才曦是中共地下党南京市委书记。并从红军国家政治保卫局拿出一个五连,他的连长叫夏奇兵;一个警卫通讯排、一个运输排、一个卫生班、几个抢修工人。
    并宣布明天2月11上午跟随红军后卫部队向四川泸州叙永进发。
    ……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多钟,徐策书记、余泽鸿等以红军后卫部队在前,其他的在后,告别了主力红军向要走一天半的叙永前进。
    走在山体呈黄土色,近前、远处都是忽高忽低的连绵的群山的窄窄山道上,在2月初春的云南东北部扎西(今威信)的山坡上较少有野草,基本上是陡壁的荒山,有一种远离都市在边塞的苍凉感。此时,天空晴明,空气微和。时不时从前面的山道上吹来温和的风。
    身着红军有八角帽五角星的军帽,灰白色的军服,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脚穿草鞋的一横长的红军,正在缓慢向云南和四川交界的边境由南向北走去。
         走在红军后卫部队后的徐书记,还有警卫连长夏奇兵,长得非常英俊,29岁,江西人;还有他身后跟着红军警卫连一排长王东,长得非常英气,团脸,27岁,是江西人。
    此时,走在徐书记身边的余泽鸿说:“老徐,看来我们真的走上了一条革命道路。”
    “是游击队的道路。”两人在昨天开会时,被周恩来副主席点名,也不意外,特别是余泽鸿本来就是四川宜宾长宁人,这里是川南的主要部分。他知道:以后就要在宜宾南部进行游击队战了。心里想:自己一定要完成周副主席的重托。
    “还不知道以后有多少困难在前面等着我们。”
    "我只要一想到发动那里的人们起来革命,心里就高兴。那些可恶的地主老财反动民团,不打倒,我们的受苦群众就永远不得翻身。”
    “对呀,我们的老余不是四川那一代人吗?”夏连长说。
    “是呀,这次我们到老余的家乡去开辟一片天地,多不错的!”老徐回过脸对余泽鸿说。
    “泸州跟我们长宁县就不远。”
    “我们多要到宜宾、泸州这一代打游击的。”
    夏连长说:“只要有了老余,我们就不会跟瞎子一样,吃亏了!”
    “是呀。”

    ……                                 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10: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川南游击队(四)

            他们就这样一路缓慢地走着,走累了,徐书记让大家停下歇歇,又走。到了中午,大家就休息吃饭,后又休息,才继续往云南的边境山区前进。大家走了一个下午,徐书记看到天要黑了,就对身边的警卫连长夏奇兵还有红军后卫部队一营营长曾朝光说:“夏连长,曾营长,天要黑了,我们就在这山地上宿营吧。”
    “是,徐书记。”两人回答。
    然后两人回转脸喊道;“同志们,宿营了!”
    听到他俩的喊声,两百多名红军官兵就停止前进。已经走得腰酸背疼的战士们就一下坐到地上,歇起来。
    在徐书记身边的余泽鸿看到运输排的一个战士想把背的沉重的红木箱子放下,又不好放,因走累而涨红的脸非常为难。就说:“二排长,走,我们帮他。”
    长得强悍、圆脸的五连二排长王龙,25岁,是一排长王东的弟弟。他听到余部长说了后,就几步非常敏捷地走到这个战士身后;这时,余泽鸿才到,两人把这战士的又沉又重的木箱放下来在地上。余部长知道那里面放了一些党的重要文件等。
    王龙排长放下木箱后,作为非常年轻负责人的红军排长,他就到自己的排里去帮帮自己的战士。
    没有干部架子的余泽鸿就蹲下,对这个叫谢福才的红军老战士说:“来,喝口水。”
    样子非常憨厚的谢福才说:“余部长,我不口渴。”
    “一个人背箱子很累吧,等明天早晨出发,我喊二排长再派一个战士来跟你换着背。”
    “余部长,不用了。”耿直的谢福才说。
    “为啥子(四川话,为什么)?”
    “我一个人行。从江西余度出来当红军前,在村里,我就是干苦力的。”多淳朴的谢福才说,也没有要表现自己,有什么就说什么。
    “那好,你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找你们二排长也行。”
    “嗯。”
    和老战士谢福才说完话后,余部长回到徐书记那里。这时,徐书记和曾营长、夏连长、王东排长坐在斜斜的山脚的一平地上,他们前后都是一大片宿营的红军官兵,还有一些大小的红木箱子放在身旁等,看上去:人和箱子相杂其间。
    徐书记还是关心这一支队伍,好久到四川泸州叙永,它是川滇门户。对走过来的是宜宾长宁人的余泽鸿问:“老余,我们好久到叙永?”
       是四川宜宾长宁人的余泽鸿当然对泸州、宜宾的一些地理民情是非常清楚的,这极有可能是周恩来副主席派他回川南的主要原因之一。
    “老徐,不要急。我们明天早晨出发,走一个多小时,就出云南边境到川南了。再走到下午16点,就到泸州叙永的四合山。”
    “那就好。”
    “老徐,这都要到晚上了,喊炊事员做饭吧。”
    “嗯。让战士们好好吃饭,再好好的睡一个晚上,我们明天就高高兴兴地出云南边境到四川去了!”徐书记非常有兴致地说。他跟红军长征到了一些地方,现在到四川,心里怀着一种新奇感的。
    他又说:“夏连长,喊炊事员做饭。”
    “嗯。”
    然后,夏连长就跑到后面去了。
    等夏连长离去后,徐书记和余部长就在那里聊谈关于今后红军川南游击队到四川川南的工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10: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川南游击队(五)      


           天渐渐地暗黑了。处于云南、四川交界的山野被一座座非常高的簇拥着的如悬而高的山,好想把你夹在它们的脚下似的,坐在山脚下的徐书记他们只有直仰头才能看见自己头上面显得淡红红的晚空,已经暗沉下来了。天空周围出现了一层清晰的蔚蓝色的色调,看上去,非常的清爽!红军呆在两山脚的山地上,被大山隐含在一片厚重的灰影里。这时,从山的西侧,时不时吹来一股股清冷的晚风,山脚里,被一抹青黑的夜晚来临前的天色覆盖了。
    徐书记和余部长等红军官兵吃过晚饭,夜晚来了。大家都由于走了一天了,太疲乏了,都早早地睡了。只有两个特委负责人还在聊谈着工作,因为,明天只要一到川南,他们就要着手开展武装斗争了。
    到了第二天。大家吃了饭,过后,徐书记对夏连长、曾营长说:“我们出发吧。”
    “是,徐书记。”两人转身对前后在山地上呆着的红军官兵喊道:“同志们,出发了!”
    之后,所有的红军官兵都相互说着:“集合了!集合了!”看得出,他们都想早点到四川。
    徐书记看到大家起身、挎上肩上的步枪的杂乱的声音,他仿佛觉得要到四川了。就高兴地侧回脸,对身边的余泽鸿说:“老余,走吧。今天就到你们四川去。”
    “对呀,就大半天的路。”
    自从19岁离开宜宾,余泽鸿已经十三年没有回家乡宜宾长宁了,余泽鸿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周恩来副主席派回宜宾。他想,自己应该,或最好是等中国革命成功了再回到宜宾,这该多好!但是,想到回到四川,余泽鸿还是非常高兴的

    。尽管不是直接回到宜宾,而是泸州,到时,两地又近,这次,川南的宜宾六个县都是红军川南游击队的活动战斗范围。
    一两分钟后,还是前面的红军后卫部队一个营在前,其他在后,向云南边境走去。中午,过了云南,到了四川边境,大家更为高兴!四川一到,仿佛离他们开展武装斗争的地点就近了。
    到下午16点,他们走到叙永的四合山下。
       歇了一会,红军后卫部队曾营长觉得护送川南特委、川南红军游击队的任务完成了。就对徐书记说:“老徐,我们分手吧。”
    “好吧。”
    然后,曾营长和徐书记、余部长等红军干部非常热诚地握握手,并相互敬军礼,于是曾营长带着红军后卫部队向来的山路返回去了,同时,也去追赶红军主力部队去了,因为这个时候,中央红军部队已经再次往东向贵州赤水去了。
    看到一长队的、身着灰白色的军服、红帽徽、红领章、腰间紧系着酱色宽皮带、脚穿草鞋打绑腿的红军官兵在野草凋敝的山路上往回走着的背影,又渐渐地向前面伸出来的一山脚下的山路,缓慢地走去,并看不到了;徐书记才回脸。他感到了红军进行的中国革命尽管任重道远,但是,他还是感到了革命还是有希望的,只要坚持下去,哪怕现在红军被数万国民党军队无情追杀!然后,徐书记对身边的红军连长夏奇兵说:“夏连长,让同志们上山吧。”
    “是,书记。”
    然后,夏连长回脸对身后的红军战士们喊道:“同志们,上山!”
    于是,有200多人的红军向有些高的山上走去。到了树木枯干的、野草发黄的山上。大家都待在那里。第二天,徐书记找来了联络员老向,一个三十岁的红军老交通员,又喊来警卫连二排长王龙。在出发前,周副主席告诉了徐书记、余泽鸿一些信息:叙永有一支游击队,他的队长叫王逸涛,他们可以合在一起。现在,根据周副主席的指示,徐书记决定到了叙永,和王逸涛队长领导的叙永游击队联系。他说:
    “老向,你和王排长到叙永找到在那里的叙永游击队的王队长,告诉他:我们两游击队在2月18号在树梓汇合。”
    “是,徐书记。”
    然后,徐书记又非常郑重地侧脸,对长得非常英气的王龙排长说:“王排长,一旦发生什么,你一定要保护好老向。”。
    “是,徐书记。”他注意到了徐书记严肃而担忧的脸回答。
    “好,你们去准备一下就出发。”
    “是。”
    王排长向徐书记敬了一个军礼,就和老向到树林去了。十多分钟后,扮成农民的他俩下山去了。
    看到他俩走了。徐书记认为他们这次行动是顺利的,因为它们才到叙永。敌人是不知道的。而到了以后,就形势复杂了。几天后,和叙永游击队联系上的老向和王排长带回王队长的回信:双方在树梓汇合。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非常的兴奋。1935年2月18日,两队人马在叙永树梓在一起了,红军由原来的200多人成了600多人。他们上了五龙山。晚上,他们开了一个会,会上宣布了党中央的命令:红军川南游击纵队成立,设纵队司令部,下面是五个大队,
    王逸涛是游击纵队司令。
    政治委员和政治部主任是:徐策。
    副司令是:曾春鉴(他是红军第三军团六师参谋长)。
    宣传部长:余泽鸿。
    组织部长:戴元怀。
    参谋长:刘干成(红军新编师的师长)。
    ……
    现在,红军游击纵队成立了。根据王逸涛司令的建议,在十多里远的五龙山山高树密,在那里附近有多个乡村,在八九里远有高田、田中、两河口镇。这里适合开展游击战。后,由徐书记、王司令带着600多人的红军游击纵队,在第二天上午离开四合山,去五龙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07: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川南游击队(六)
          

           今天是1935年2月19日。一早,红军川南特委书记徐策醒来了。他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睛,略仰脸,看到在他头顶上的还有发干叶子夹有些嫩绿色的树叶缝隙间的天是晴的。看来今天是天晴。这是川南泸州的初春:天气非常温微,早就不

    冷了。林间,时不时吹来一股股清新的晨风,使得徐书记感到脸清爽爽的,把他仅剩一点的睡意吹走了。他才脸往近前一看:身边的余泽鸿、王司令等睡在树子下,他们的身旁有一些发干的夹有些嫩绿色的野草,再过去是一些红军战士

    ,睡在叶树相间的如小堆的地上,从这里看去:绿色的叶子和灰白色的军装相融一起。

    徐书记起来了。他想看看五龙山顶。就向非常陡斜的、在眼前是一片叶子,从叶子间,能看到又高又拱的褐土色山顶走去。他慢慢地走上山顶,站在山顶上,向四周远眺。

    在五龙山的远处,是一些忽高忽低些的山峦,如皱褶般围绕在它的四周。那蜿蜒而连绵的山顶如层层叠叠的波浪仿佛在他站着的山的周围涌动似的。太阳的金黄色光辉洒在这些山上,形成了一亮一暗的山顶和山壁,从这里看去,非常的壮观!
    徐书记在山顶上看了很久,这一刻,处在这一令人愉悦的情景里,他才感到:自己仿佛在观山景,心儿是那样爽朗!这种心情已经占据了此前要在这里干革命的他的沉重心绪。他才感到或深深地感到:没有反动派,没有恶霸地主、国民党的天下是多么好!人民过上幸福的日子,不再受到地主、战乱的祸害,不再过着悲惨不幸的生活,这更是多么好呀!
        在这一心绪里,徐书记默默地感受到这一切,好像他在提前享受革命成功的日子似的。“徐书记!徐书记!”他听到了树林下边的喊声。他知道这是红军警卫连长夏奇兵在喊他,非常忠勇可爱的夏连长几乎是不离他左右,他有两个任务:一:重点保护党的领导人;二:指挥战斗。
    徐书记看到夏连长较快地跑了上来。知道夏连长担心自己。就说:“夏连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是余部长告诉我的。”
    “我看到今天天气好,就上来看风景。”
    “书记,别看了。”一跑到他面前的夏连长说。而且,也没有要呆在他身边的意思。
    “为什么?”
    “王司令喊吃了早饭,开个会。”
    徐书记知道:现在到了五龙山,就是要利用这里的有利条件,马上开展工作一一一发动群众,进行武装革命。才把一时愉悦的心情收起来,回到现实中来。他意识到:这才是目前他要干的革命工作。
    就说:“好,走吧。”
    然后,他和非常健壮身高宽肩腰阔,方正的鼻翼,英勇的夏连长走下山顶,来到同志们的身边。这时,所有的红军官兵都起来了,开始吃饭了。
    长得有一米七多,身材高些的,同时是长脸而清瘦,容貌英气非常坚持定的共党员余泽鸿部长说:“老徐,我们都吃饭了,你怎么才下来?”
    “没什么。你们先吃,我和夏连长后吃。”性情坦然的徐书记说。
    这时,在一边,把饭吃完的、长得一副团脸、样子一般的王司令走过来,说:“老徐,我已经通知了五个大队长和特委同志吃了饭,就来开会。”
    “对,应该这样。”
    说了后,徐书记就加紧吃饭,几下就把一碗饭菜吃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07: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川南游击队(七)


            大约十多分钟后,红军游击纵队的主要领导人:“徐策、余泽鸿、夏才曦、戴元怀,刘干臣、曾春鉴;大队长:梁亚伯、邓登山、王司令在山腰后的一树林里开会。
    “同志们,我们已经根据党中央的指示,来到了川南,也和叙永游击队联合一起。现在,队伍已经形成,我要展开武装斗争和革命活动了。“徐书记说。
    “我们应该这样了。”同志们说,都非常高兴!
    “根据王逸涛司令的建议。这里附近,有多个村子,在远些,还有高田、田中、两河口镇。这个地区非常适合进行革命活动和打游击战。我们只有这样,把这里的群众发动起来,和反动势力做斗争,用武装推翻他们,这样才能有力地牵制敌人,减轻中央红军被数万反动军队消灭的压力。”
    余部长说:“根据党中央发来的情报:中央红军二渡赤水成功,正在向遵义进发。”
    “是呀,国民党反动派想吃掉我中央红军的企图又一次没有得逞!”徐书记说。
    然后他又说:“现在,我们要做的是:下去发动群众,建立农会、赤卫军,把人民发动起来推翻反动政权。”
    “那么,徐书记,我们该怎样做?”王司令问。
    “我昨夜考虑了一下,这样,我们向叙永高田、田中、两河口镇,云南扎西罗布坳、斑鸠沟派出干部,在那里发动群众,建立赤卫军,进行革命斗争。”
    “这样好!”同志们说。
    然后,在会上宣布了一些干部去他提到的这些地方。
       两天后,一些红军干部被徐书记派到上面提到的这些地方去了。今天是1935年2月25日上午,是晴天。树林子里,透进了一道道金黄的长长而细条的光线,被高高的树子割成了几道亮线。在清晨的树梢上,那埃近树顶的洁白雾气在浮动,不时有风从林间吹来,鸟儿在树上绿叶交叉的树枝间鸣叫,绿色的叶草在眼前铺开。红军游击队员吃了饭,该进行练习的,进行军事练习,该工作的,就该工作。上午,九点多钟,徐书记和余部长和四个已经板成商人的红军干部,还有两个随从的人员,往山边走去。
    两个红军干部戴元昌、黄子能将根据党的指示,到有六七公里远的叙永田中镇去。
    “你们到了那里,由小余(他是本地人)带你俩去在镇上开酒馆的老李那里。他是镇上的几个党员之一。找到了他,并通过他把其他两个党员联系上。然后,你们开始革命活动,把一些穷苦人团结起来,组织党的区委,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组织农会和赤卫军,向反动政权进攻。”
    “徐书记,余部长,我们一定完成党的指示。”戴元昌说。
    徐书记继续说:“你们要特别注意,到镇上,一定要巧妙进行·这事要非常隐蔽,小心被凶狠的敌人发现。”
    “嗯。”
    余部长说:“我们来这里,就是要搞武装斗争的,但是要善于隐蔽自己,只有这样,才能进行革命活动,才更把革命开展下去。”
    “是。”
    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了有两个红军战士站岗的山边站住。
    “好,就到这里了。希望你俩把那里的区委建立起来,这样革命才有希望。我们还要策应中央红军长征,保证毛主席、周副主席领导的中央红军跳出几十万敌人的追杀。”
    “嗯,我们坚决完成党的任务。”
    “好。”然后,他们就走到由两个红军战士站岗的树子蓬勃的山边,徐书记和余泽鸿看到:他俩走下一条在斜陡的往下的树林下的小道,缓慢下山去了。
    看到戴元昌、黄子能和两个红军战士一起走下山去,徐书记和余泽鸿感到了一种希望,是呀,他们去发展革命力量,牵制敌人几十万兵力对中国工农三万多红军的围剿,这对红军和中国革命是有力的帮助。看到他们走下被身边的高高而蓬勃的绿树和繁茂绿色的叶草挡住他们正在往山下缓慢走下去的背。徐书记对于部长说:“走,老余,我们去看看战士们。”好像他要接着干自己需要干的工作。
    “要的(四川话:行)。”
    然后,两人向树林那边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6 07: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川南游击队(八)

           然后,徐书记和余部长来了红军大队长梁亚伯的第四大队。这时,他和组织部长戴元怀在一起。而在他俩身边的一个空地上,红军警卫连长夏奇兵、一排长王东在训练新加入的游击队员。这时,在红军大队长梁亚伯身边,还坐有些红军战士。此时,不时传来来王东排长叫游击队员进行练习拼刺刀的喊声,听起来,此起彼伏,令人振奋!
    长得非常敦实、肩宽、团脸,非常圆的大眼睛清亮,整个人显出英武,十分忠诚的气质,一根酱色宽皮带紧系在他有些鼓掌的肚皮上的梁大队长看到他俩近身了,就马上站起来,向两位红军领导敬了一个非常有力的军礼。
    “徐书记!余部长!”
    “梁大队长,你怎么不去看同志们训练?老徐问。这时,戴元怀也站起来,招呼了他俩。
    “这回影响他们的。我还是褐老戴聊聊。”
    “是呀,老徐。看到同志们,训练的训练,站岗的站岗,工作的工作,使我想起了在苏区的红军根据地的生活,这多么好呀!”戴部长感叹说。
    L“哎,我也觉得是。可惜,我们在五次反围剿中失败了……”徐书记本想说下去,觉得是废话。看来,他只要希望于现在了。就说:
    “我们上了五龙山有四天了,大队长,你队里的战士思想状况怎样?”
    “非常不错,就等你的指示了。”梁大队长脸上显得有光彩,提高声音回答。
    “我们的战士是积极的。要不了多久,我们会行动的。”戴元怀也说。
    “徐书记,余部长,你俩座。”
    “不了。”余泽鸿说。他又说:“大队长,带我们看看战士们去。”
    “行。”
    梁大队长又说:“走吧。”
    他们来到了红军战士身边。这时,有些战士在插枪,挺认真的,好像一擦完枪就可以上战场打敌人了;有些在说话;有些在做个人练习军事射击技术。看到战士们非常积极,热情干革命的状态,几个红军干部心情多振奋的!
    看到自己的大队长带着领导缓慢地,非常轻松地走过来,
    有几个战士就站起来。
    战士黄士成,魁梧,25岁。战士杨俊德,24岁,健壮。战士刘德高,方脸,样子俊逸。班长刘江老是红红的脸,大胡子,带有严厉的神情。
    “徐书记!余部长!大队长!”四个战士招呼道。
    “大家坐。”徐书记说。
    然后战士们坐在他们身边的叶草嫩绿的地上。再过去是山边,也是树高叶茂的。
    “同志们,我们从中央红军出来到川南搞游击战,你们感觉怎样?”徐书记微笑地问。有些亲切。
    “徐书记,这很好呀。”几个淳朴热诚的战士回答。
    “同志们,这还是开头。困难还在后面!”
    “我们不怕。为干革命,我们愿意。”
    “这样好。这几天,你们要在山上好好生活训练。”徐书记非常满意战士们说的话。
    “这是为什么?”黄士成问。他胆子大,在书记面前想说就说。
    “我们在这里带不了多久的,不要忘了: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牵制很多国民党军队对中央红军的围剿。”
    “书记,这没什么。我们坚决服从党的指示。”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5 09: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川南游击队(九)



           之后,他们又聊了十多分钟,徐书记和余部长向山西边那面的游击队走去。这些游击队员有的在那里进行训练,他两人就走去。一天下来,除了吃饭,休息外,徐书记他们最关心这时在贵州的中央红军进行二渡赤水的情况。因为·,这时,根据周恩来副主席的指示,双方通过电台发出所在地点的各自情况,主要是来自中央红军的指示。
    到了晚上了。徐书记和余部长来到电台旁。对警卫通讯排的排长胡元辉问:“胡排长,中央来电没有?”
    “徐书记,周副主席没有指示。还是2月18日,中央红军二渡赤水,占领遵义的电报。”
    “这几天,你们要守在电台旁,等到中央的指示。”
    “行。”
    然后,徐书记对一脸清瘦、络腮胡子的27岁挑形脸,非常英武忠诚的胡排长说:“胡排长,洞里的20多个红军伤病员怎样?”
    “徐书记,还是这样。我觉得只要到了这里,他们的病情会好多的。”
    “可惜我们在这里呆不久。只要中央红军再次往西,我们就要牵制敌人的行动。”
    “嗯。”
    “走,我们到那边的山洞看看伤员们。”
    “是,徐书记。”
    然后,警卫通讯排排长胡元辉说,就跟身边的副排长彭鹏说:“彭副排长,你待在这里,我陪徐书记、余部长去洞里了。”
    “排长,你去嘛。”
    然后,胡排长陪着他们去了。

    ……
    半夜了。红军大队长梁亚伯没有睡意。他在黑乎乎的树林里,想看看自己第四大队的战士。他走近了,听到没有声音。知道战士们都睡了,他就慢慢地走过去。去了在山边站岗的两个是自己队员的战士。
    还没有走近,就听到两个战士杨德俊、刘德高在小声说话。
    两个战士已经听到身后在慢慢走近自己的脚步声,都知道是自己大队长。他俩还主动回脸招呼自己的大队长。
    “大队长!”
    性情随和的梁大队长说:“我还没有走近,你俩就听出是我了。”
    杨德俊说:“今天是我们大队队员站岗,你当然要来看望我们。”
    “不要忘了,还有你们的吴队长。”
    “他要来。恐怕是明天天不亮才来。”
    “有什么异常情况没有?”梁大队长不想多话,直接问。
    “没有,大队长。”
    “我来的时候,听到你俩说话。这是不行的,这会分散你俩注意力的。这样,怎么能发现异常情况!”梁大队长说他俩。
    杨德俊马上说:“大队长,我改。”
    “好。我不能容忍第二次。”梁大队长马上严厉地说。
    “是,大队长。”
    然后,梁大队长回去了。
    他刚走开。性情顽皮的杨德俊,在背后学自己的大队长:“我不能容忍第二次。”
      “哈哈!”刘德高笑起来。
    “你不害怕大队长吗?”
    “我们大队长是不会计较这些的,你忘了,只要你跟他打好仗,守好岗就行。”
    “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8: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川南游击队(十)

            梁大队长是听到了。他知道战士们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非常清苦。让大家高兴,说自己当然好。心地大度的他就走回去。在一边冷硬的地上躺下,一会就睡了。他睡醒了,天已经微亮了,他听到身边的吴队长走过去,他知道他是去看自己的放哨战士了。他就又闭上眼睛睡了。
    早晨来了,红军大队长梁亚伯醒来了。他站起来,同时,也看到有些红军战士睡在他身那边的地上。他看到班长梁建把两个战士喊醒:“刘刚,唐有声,起来换岗了!”
    好像没有影响。梁班长干脆弯腰,伸出他种田人的大手拍醒两个睡的非常惬意的战士。“听到没有,起来了!”
    两个战士才一下从躺着的地上快起来。
    “去,把刘德高,杨德俊换回来。”
    “是,班长。”
    两个战士拿上枪向侧前面的山边走去。
    梁班长看到自己大队长梁亚伯。就走上来,向自己大队长敬了一个军礼:“大队长,你这么早就醒了!”
    “是呀。”
    “大队长,你多睡一下,我们刚来这里,还是非常安全的。敌人又不知道我们。”
    “是呀,我睡不着。”
    “为什么?”
    “只要有反动派存在,就不想过好日子,只有打到了他们,我们的劳苦大众,我们革命人才会有真正的好日子过。”
    “是呀。”
    “走,我们到山顶看看。昨天,我听王司令说,山顶上看风景安逸!”
    “好吧。”
    然后,两人向山顶走去……
    这是川南红军游击队到五龙山的第三天。早晨,红军战士们吃过饭,开始了各自的活动。红军警卫连长夏奇兵看到战士们精神好。就对身边的一排长王东说:“一排长,去集合队伍,到山边进行射击训练。”
    “是,连长。”
    人非常高而强壮的王东排长回答。就对一边的红军战士喊道:“五大队集合!”
    然后,听到自己排长的喊话,战士马上集合。王排长侧脸对梁大队长说:“大队长,队伍集合好了。”
    “好,到山边去训练。”
    “是,大队长。”
    “五大队,跟我走!”王排长喊道,就带着一百多个战士向在眼前、远些都是树子和一些发干的叶的山边较快地走去。
          梁大队长看到这里,感到我们的红军队伍是那样的充满活力,也高兴!就走过去到那边的山边去了。随后,战士们就开始训练射击。夏连长人非常温存仁厚,他亲自教战士,还为他们示范,还一个个地手把手教他们;一排长王东趴在地上教一些战士打枪,他显得非常耐心,好像以自己战士打好为准;他的弟弟二排长王龙,25岁,一会对一个战士大声说道:“不对,这样打不对。”
    然后,就把这战士推在一边,他要做一遍射击动作跟自己战士看,他25岁,蒜头形的鼻子,眼光略强悍。

    然后,他拿起步枪,非常熟练地端好,稳稳地一瞄准,然后,他做了一个扣动扳机的开枪动作。
    才把他如挑形的白红脸侧过来说:“看到没有,就这样。”
    “看到了排长。”
    “你来。”王龙排长说了一句。
    等这战士接过步枪,才让开身子。
    子后,王龙排长看到自己战士做到了,才抬起他丰满的胸部,踏实地深深吸了口气。现在是打仗时期,一个战士必须要会打枪。这样才能马上投入到打仗的环境中。
    在接下来的日子中,川南红军游击队在五龙山一边活动,一些训练自己队伍,一边了解当时的中央红军的长征信息。这样,到三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0: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川南游击队(十一)
          



           根据红军游击队和特委的指示,红军干部戴元昌、黄子能来到泸州田中镇。由本地的游击队员带着找到了在镇上开杂货店的老板成锡和。要通过共产党员成锡和了解到这样的情况,比如:镇上有多少个党员。这附近一带是受苦的贫民,镇上的社会情况等等。
    最近四五天来,在戴元昌、黄子能的积极活动下,已经在田中镇联络了些积极的人员。他们都是想起来造反的贫民青年。
    这天半夜,他俩和镇上的几个积极分子聊谈了关于不久在这里建立赤卫军的事后。
    戴元昌看见已经半夜了。就对他们几个说:"好了,我们就谈到这里。明天晚上,我们继续。”
    “行,老戴同志。”
    “记住,你们几个急需去发动群众,稍后,把这一进展情况报告跟我。”戴元昌有些叮嘱说。
    “要的。”
    “好。明天晚上又来。”
    “要的。”
    几个积极青年就走出了成记杂货铺。看到他门出去了,戴元昌就关上门;回到房里。他对在房里的黄子能说:“没想到,我们的革命活动,这么快就有了成效。”
    “是呀。我相信,要不了十天,我们就会建立起一支可观的农民赤卫队。”
    “真是太好了!”长得圆脸,非常成熟的黄子能说。他们都非常的满意。他俩觉得这对赤卫军、区委的建立非常有利。一支能打能战斗的革命队伍不久就成形。
    “好了,我们睡吧,明天用更加充沛的精力继续活动。”
    “好吧。”
    然后,他们去睡了。
    第二天,杂货店还是有生意,一到早晨,他俩就起床了。
    成老板看见他俩都起来了,就对身边的戴元昌说:“老刘(根据地下党的规定用化名),你怎么起来了?”
    这时,在柜台旁边还有几个买东西的人。
    “老板,我是来做客的,又不是在家里。”
    “你还是多睡点。你看看,你多瘦的。”
    “哎,年轻的时候,正是干事业的时候,怎么能睡大觉。”
    然后,他们聊了几句,看着店里的伙计在买东西跟顾客。
    “老刘,你等一下,李妈就要把饭做好了。”
    “嗯。”
    正好这时,老板的佣人李妈从店里的一间房里走出来。对陈老板说:“老板,早饭做好了。”
    “好。老刘,我们去吃饭了。”
    “好的。”
    然后,他们就进房里去了。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8-19 03:50 , Processed in 0.102496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