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8|回复: 5

路灯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3-14 15: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鹿城飞侠 于 2017-3-18 12:37 编辑

                                                         路灯     
       老乔婆夜里摔断了腿,小区居民这才意识到,是该安装路灯了。
      这里实在算不上小区,小区这个名称是近几年才时兴开的,以前这里叫工业局家属院。满打满算,也就六间平房,五座小楼。说是楼,最高的也只有五层。一看就知道,这是上世纪的建筑:没有物业,没有花木,没有储物间,更没有停车位。楼与楼之间搭满各式各样的棚子,里面堆满塑料布,废纸箱,啤酒瓶等破铜烂铁。楼的墙壁已蒙上厚厚的灰尘,分不出是白色还是灰色。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卖小吃的手推车,挤满了楼前巴掌大的空地。又从楼窗伸出许多大大小小的铁架子,天气晴好时,上面晒满衣服被褥和女人花花绿绿的物件,迎风招展,煞是壮观。小区的路呢,也因常年失修而坑坑洼洼高低不平。楼角处则立着许多所谓的护墙石,白天尚须小心,一到夜间,不平的路面和大大小小的障碍就成了夜行者的难处,稍不留神就会摔个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不过像老乔婆摔的这样严重,在小区倒还是第一次。
       小区原来是有两处路灯的,工业局改制以后小区无人管理,路灯不知何时也成了瞎子。老乔婆出事以后,小区居民,特别是老年居民,这次才十二分的重视。一行人先到工业局,再反映到街道办,结果都是研究研究。研究研究是当今社会的一大发明,包含了千变万化的谋略与智慧,延伸出无所不能的后果与结局。大到干部领导的升迁任免,行政条例的实施监管,小到贫困人群补助救济,小区路灯的安装与否……。看起来,等上面研究是靠不住的。经过大家认真商议,决定自力更生,并一致推举我和人称“区长”的赵桂兰,挨门逐户地收取安装路灯的费用。小区总共108户居民,在农村一个生产队的规模。经过详细计算,安装四处路灯,所需材料,用工,预交电费,大约要一千五百元。每户收十五元,说明多退少补,也算是有备无患吧。
       我和赵桂兰领了任务,信心满满,开始了这项光荣而又简单的工作。
                           
       赵桂兰五十上下的年纪,生的白白净净,眉清目秀。她原是县服装厂的车间主任,不管是剪裁设计,还是生产销售,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她男人杨青是县砖瓦厂的工人,退休后又被反聘回厂当了保安。原本夫妻俩退休后应该享受享受晚年生活,但是儿子姑娘争气,儿子考上了研究生,姑娘考上了大学,靠那一点退休金供不了俩个孩子的费用。于是,老杨返厂当了保安,赵桂兰呢,就在自己的家里干起了老本行——修改衣服兼做窗帘床套。她家住的是两间平房,正在小区大门内;靠山墙扒了个门,放个缝纫机,锁边机,支个案子,倒也像模像样。也有人慕名而来,请她设计制作衣服,往往比市场卖的还要时髦精致,所以口口相传,生意也算红火。
       赵桂兰的小缝纫店靠近小区大门。闲来无事·,人们总爱往小店里聚一聚,凑一凑;家长里短,新闻八卦,在这里谈论的津津有味。这里既像门卫室,又像传达室;像收发个快递,接收个报纸,寄放个东西啦等等,好像天经地义是她的责任。谁家临时有事,她就又帮忙接送孩子又帮忙买饭买菜,从无怨言。谁家婆媳不和,妯娌拌嘴,赵桂兰一劝解,准会雨过天晴,和好如初。再有那手头不方便的,言语一声,百儿八十,三百五百,只要有,就决不推脱。居委会有什么大事小情,对赵桂兰一交代,她必定立马上传下达,绝不含糊。前几天老乔婆摔断腿,她在医院连守了三天,直到老乔婆的儿子女儿从外地赶回来,她才算喘了口气。
       一天大家闲谈,三号楼的大老沙呵呵一笑说:将来咱小区要选区长,我投小赵一票。于是,大家就区长区长的叫开了,真正的名字倒很少有人提起。这次有赵区长出面,看来这收钱的任务,绝对是手拿把掐,马到成功了。
      果然,不到两天,我们就成功收取了大半。第三天中午,我和小赵约定,把余款收齐。
                           
      初冬的太阳懒洋洋的靠在天上,柔黄的光线把灰暗的墙壁染出些许金黄色。小风吹来,几片废纸打着趔趄在小区不平的道路上飞舞着,空气中弥漫一股呛人的气味。我们来到五号楼。五号楼是五层两单元的格局,比起前几栋来,样式面积都有所改进,也算是本小区引以为荣的建筑了。
      我和赵桂兰敲响了二单元三楼东户的防盗门。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衣着时尚艳丽;脸上好像施了淡妆,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了许多。
   “哎哟,是赵姐来了。”那女子笑容可掬地把我们让到了客厅。这是一套三居室。迎门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金鱼缸,几条色 斑斓的金鱼在鱼缸里悠闲地游弋着,不时翻腾起浪花,似乎在向人们炫耀它们的存在。虽说刚入冬,可墙角的柜式空调竟发出嗡嗡的响声。寛大的 电里播放着电视剧,荧幕上一对男女正激情地搂抱在一起,画面刺激而放荡。。乳白色沙发上躺着一条穿着绿背心的小狗,见我们进来,竟翻起眼皮打了个哈欠,又不动声色地酣然入梦了。我想笑,却不敢笑出声来,看来,狗性是要和人性融合在一起了,这难道也是社会的进步吗?
     我们说明了来意,并从道路的不平说到了小区的管理,从老乔婆的断腿说到了大家的建议。“每户十五元,多退少补。”我认真地说。
    “哟,装路灯是件好事情。”时尚女子满脸笑容地说道:“乔姨也真是,大黑天出什么门。可是,路灯应该由公家来安装呀。”边说边拿烟沏茶,热情地礼让着,并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端出了水果。
    “谢谢,谢谢,”赵桂兰忙不迭地解释着,“已反映过了,街道推城管,城管又推给工业局。你也知道,工业局现在是空架子,推来推去,只有我们自己想办法了。”
    “当官的真浑蛋。”年轻女子愤愤说,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不过话说回来,要咱自己掏钱,冤枉不冤枉?”
    “一包烟的事,犯不着给他们置气。”我依然好言相劝,“我就不信,咱自己安不了几个路灯。”
    “叔这样说就不对了。十来块钱事小,原则事大。又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时间长着呢,让外人说我们傻瓜不是。再说,安路灯对我们年轻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事,不像你们老年人眼花腿瘸的;年纪大的多出点力,这才是天经地义呢。”
     赵桂兰软声笑语地劝说着:“我说大妹子,安路灯是咱全小区的事,不分年老年少,谁家没有老人孩子呢?大部分住户都交了,咱家也交了吧,不缺这点小钱。”
    “看赵姐说的,嫌得生份啦,能是钱多钱少的事吗?等我家那口子回来,我们商量商量再交,如何?”说罢,笑盈盈地站起身来。
    看着主人下了逐客令,我们只好向外走去。我回头望了望那只小狗,它又抬起眼皮,嘴角动了动,似乎在嘲笑我们的尴尬。
    “还有这样的人!”赵桂兰阴沉着脸,原本好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前天她儿子放学,还是请我接回来的,真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 和这些人计较,不值。”我安慰着她,“人性越来越看不透啰,人心难猜嘛。”
                           
     中午阳光带来的些许温暖,渐渐驱散着心中的寒气。刚才的不快并没有阻碍我们的行动,我们又来到一号楼。这是小区最古老的建筑了,它绻缩在小区的角落,像一个垂暮的老人,在瑟瑟寒风中更显出它的凄凉与沧桑。墙壁上白灰有些已经脱落,从楼顶垂下的铁皮下水管锈迹斑斑,有几处竟从半截烂掉了。我轻轻地感叹着,世事无常,岁月无情,我们又何必斤斤计较呢。
     丁会计开门迎接着我们。这是两居室的小套房。说是两居室,其实那小卧室只有七八个平米,客厅更是只有一步之寛。别看只有五十来个平方,这在当年却是极好的待遇。到后来住房改革,这些小户型就留给了工业局的老弱病残,象征性地交了些钱,也算办了件积德行善之事。说起老丁,在工业局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从小职员升迁到工业局会计,确实是有几分过人之处,当年我们都戏称他为狗头军师财神爷。这么多年了,还是一副笑弥勒的模样。
      “老军师,打扰您了,”我开玩笑地戏虐道:“您老可好?”
    “好,好。”老丁笑嘻嘻答道:“送花圈时别忘了就行。要不,先把花圈钱给我?”说罢,狡诈地眨着眼睛,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老丁长我两岁,身子骨却比我硬朗。虽然头发胡子有些发白,但面色红润,腰板挺直,左看右看也不像年过六旬的人。在单位,他出了名的小气与抠门,账算的贼精。有一次,同事家嫁姑娘,别人随礼都是五十元,唯独他送了三十;主家虽然嘴上不说,脸上却冰冷的很。老丁却一点不觉得难堪,满脸堆笑地说道:“大礼接,大礼还,不收大礼不作难。回头我娶儿媳妇,你也少送点。”惹得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儿子媳妇看不惯老丁的作派,早早另立了门户,老两口倒落得个清闲自在。
    “丁叔,你可能不知道,乔姨腿摔断了。”我心中暗自好笑,不知从哪里论的辈份,赵桂兰叫老丁为叔。她满面温柔地说道:“在小区拐角处摔的。找你商量吧,那几天你又不在家。经过大伙商议,想安几个路灯,上面又推三阻四的不给钱;没办法,只有我们自己想办法,每户十五元,多退少补呢。”说罢,脸上露出极为恭敬的表情。
    “哦,是该装几个路灯了。”老丁随声说着,一边皱紧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心中暗暗嘀咕起来:就这几个小钱,这抠爷不会又玩什么花样吧。
    果然,老丁思忖了一会儿,进内室拿了把算盘出来。这是一把非常小巧的算盘,枣红色的框架泛出古朴的色泽,珠子圆润而光滑,看来是老丁的心爱之物。
    只见老丁凝神静气地托着算盘,手指熟练地拨弄着,口中念念有词:三下五去二,四下五去一……少顷,算盘一合,诡谲地说道:“装四个路灯,要不了这么多吧;照你们收的数目,用不完真的能退吗?明年呢,后年呢,怎么说?”
    我连忙说道:“老伙计,还要预交电费呢。”
   “电费?”老丁眨巴着眼道:“万一工业局给报了呢?”
    赵桂兰笑了起来,“报销,想着吧。就那一点办公经费,还不够领导们喝酒的呢。交吧丁叔,给侄女一个面子。”
    “好,好,”听到老丁一连串的应允声,我心中不禁对赵桂兰肃然起敬起来。能从老丁兜里掏钱,不是易事,佩服。
    只见老丁从怀中模出一张十元的票子,看了看;又掏出一张,比了比,把那张新一些的放了回去,把那张皱巴巴的递到我手中,“老弟,我先交十块,不够再说。”说罢,满脸堆笑着拉开了房门。
                           
      太阳软绵绵地挂在天上,阳光从稀稀疏疏的云层中透出,却使人感受不到暖意。迎面一阵冷风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赵桂兰默默无语地跟在我身后,看出来她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脚步有些踉跄。
     “这是怎么了?”我问。
     “没什么,心里堵的慌。”她声音有些低沉。我回过头来,看到她那俊俏的脸上似乎挂着泪珠。
      “看开点,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十指还不一般齐呢。”我安慰她:“还是好人多嘛,你看老乔婆出事,左邻右舍还不是忙上忙下地张罗,亲着呢。像我俩,这不是搭着功夫学雷锋吗?要不,别人咋称咱是区长呢?”,说到这里,连我自己也不禁笑出声来。
     ‘‘倒不是我这么想不开,”赵桂兰显得不好意思起来,“只是觉得有些人太过份了,鸡毛蒜皮的小钱,在他们那里比天还大,这不是人情淡薄么?”
     小赵说的沉重中肯,言语中透出无奈与悲伤。。对我而言,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早看透了人情的冷暖无常;但我更相信人心向善的道理,就像乌云遮不住阳光,严寒终会消退那样,有小赵,有大老沙他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想到这里,我感到天气温暖了许多,脚步也渐渐轻松起来。
      经过几天的奔波,路灯款基本收齐了。这天,租住在门卫室的老刘头找到了我。老刘头属猪,虚岁七十,整天乐呵呵的,在街道打扫卫生。儿子媳妇找来了几次,他犟着不回去,说是农闲时闷的慌,在这里活动活动筋骨。自从来到我们这里,小区的卫生便被他包了下来,再也不像以前灰尘废纸满天飞了,老刘头说,捎带着就干的活,闲着也是闲着。在我们这个小县城,环卫工是不讲年龄的,老年人只要身体硬朗,也算是自食其力吧。
     “老弟”,老刘头开门见山:“听说路灯钱还差点?”边说,边从怀中掏出二百元钱来,“先用着,不够咱再凑。”
    “谢谢大哥的好意,”我连忙推辞道,“有我和小赵呢,哪能多收你的钱。”
    “老弟见外了,什么你的我的,收够了再还我。”说着,人已走出门外。看着他那寒风中匆匆离去的身影,我不禁又多出了几重感慨。
    安装路灯进行的很顺利。第二天傍晚,四盏路灯威武地屹立在小区道路两边,像守护着家园的忠诚卫士。定时器指向七点钟时,路灯齐刷刷地亮了,照亮了楼房,照亮了道路,照亮了小区的角角落落。我看见憨憨笑着的大老沙,拄着拐杖的老乔婆,端庄秀丽 的赵桂兰,满脸慈祥的老刘头……孩子们笑着,跳着,小区充满了欢声笑语。人们脸上洋溢着喜悦,嘴角挂满了笑意。望着这明亮的路灯,我感到一丝丝暖意从心底升起,冬天的夜也温馨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6: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望各位版主和文友们见谅!我对原小说路灯作了几处修改,主要是对赵桂兰这个角色作了大幅度的调整,不知可否?望老师们把前后稿作个对比,提出真诚的意见,以求作品的进步。抛砖引玉了,望老师们不吝赐教。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3-14 20: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海云版精益求精的写作态度,作品修改后,主题更加明确,人物塑造方面尤其是赵桂兰这个人物的形象更加立体饱满,其他几个人物的形象塑造也颇见功力,抓住了人物特点。小说情节高潮迭起一波三折,满满的正能量。结尾画面温馨,令人动容。议精!请后续版主审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22:46
  • 签到天数: 115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3-15 15: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个人感觉赵桂兰形象丰满了许多,故事全篇充满了正能量,引导人们向上,精华作品应当名副其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3: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们的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6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5-20 16:26: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眼就觉得此篇小说眼熟,原来是修改版的。很佩服常老师这种写作的态度,也值得我们学习。人物刻画的确要丰满了许多,把小人物那种斤斤计较的心态也描述的很深刻。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4 14:15 , Processed in 0.09003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