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大漠顽人

[原创] 电视连续剧《水浒新传》(连载中 ……)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3-31 16: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17-4-24 13:26 编辑

    第十一集  孙立统军剿清风寨  花荣射戟和对影山

    【镜头】(闪现上集最后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宋江、花荣用计诱秦明、李忠率官军进了“鬼八卦”,秦明纵马跌入陷坑被擒。宋江又苦心孤诣地让燕顺等假扮秦明诱进了青州城,杀了慕容全家,并将秦明、黄信的家属搬取上山,秦明等三人不得不入了伙。那个打虎将李忠居于末位座次,心有不服,单找龚旺比武,却不敌败阵,为挽回面子又显示了飞镖技艺,以此又引出崔慧娘演示连珠箭法,欲知后事如何,且看本集:孙立统军剿清风寨  花荣射戟和对影山
    【镜头】慧娘回身张弓一箭射出,正中红心,又调转马来反手一箭,再中红心,接着换过左手开弓,又中红心,旁观的众人一声接一声地喝 。

    【镜 头】这时芦苇丛中,响起一阵锣鼓声,只见数十只大帆船如飞而来,当前两船上各插一面大旗,一面写着:豹子头林冲,另一面写着:赤发鬼刘唐;
    【镜 头】花荣、燕顺一看有船来,高兴的上前正欲搭话,却见芦苇丛中又从不同方向出来三只小船,阮氏三兄弟各持五股托天叉分立船头。眨眼就到了岸边,阮小七大喊道:“那里来的男女,竟敢窥探俺山寨,快快拿下!”说着,几条汉子已跳上岸,伸过来四五条挠钩,就要捉花荣和燕顺,;花荣手下的几人也持兵刃欲上前救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3-31 19: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7-3-31 11:25
    没事的!反正得再检查一遍。
    花荣和慧娘的形象也是《新传》出 的内容

    是的,的确非常精 ,接下来相信还会有更多精 ,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2 14: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17-4-24 13:27 编辑

    第十二集  梁山泊小李广射雁  黑水湖混江龙取剑

    【镜  头】闪回上集最后的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宋江和花荣等清风山好汉突出孙立的重围,路遇吕方、郭盛,花荣一箭解了二人争斗,正欲共上梁山,却与宋清不期而遇,宋江看了老父的书信,深感愧疚,给花荣他们留了一封写给晁盖的书信后,便直接和宋清去了沧州。花荣、燕顺二人只得前去梁山,在水泊边与误以为他们是官军细作的林冲等人相遇。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梁山泊小李广射雁  黑水湖混江龙取剑


    李立早上前冲里面嚷嚷道:“牙子老官,快来上秤啊!”
    那黑胖子站起来问道:“你们如是黑水湖的,就要凭”捕鱼契”才能过秤,不然一律不准发卖!“
    李立眼睛一睁:“老爷来卖鱼,关你屁事!”说着将那黑汉推了一把,那黑汉站不稳,一屁股坐到板凳上;李立直往里去了,李俊紧跟着进去;瞒怨道:“就怕你惹事,再不可乱来!”回头又看着那黑汉子;
    【镜 头】那黑汉子起来,招呼几个军汉冲上前去,李俊喊叫一声:“六弟小心!”说着张开双臂就将两个军汉挡住;
    李立回头一看,直冲向前,一把就拧住了那黑汉子的脖子,抓小鸡似地将黑汉提了出去。众军汉一看,都不敢动了;
    黑汉眼睁睁看着李俊兄弟进去,却不敢理论,回头对一个军汉耳语了几句,那军汉自去了。其它卖鱼的人也一齐涌进。
    【镜 头】鱼牙子见众人进来了,忙上前道:“众位大哥,现在府里发了告示,没有‘捕鱼契’不准上秤,何况还有这位教头在此,没他的话,我怎敢违拗?!”
    李立:“你那告示还没到我们那里,所以今天我们不知这个规矩,你只管上秤,明儿我们将契领取了就是!”
    【镜 头】那黑汉子这时分开众人到了李立跟前说:“你胡说!今一大早府里就派出各路人沿湖张贴了告示,你们怎会没看到?没有‘捕鱼契’,不准上秤!“说毕伸手到李立跟前:”有吗?拿来!“
    【镜 头】众卖鱼人一齐怒冲冲涌了上来,李立早按捺不住,劈手抓住黑汉子伸来的手,另一手一巴掌打在黑汉脸上,怒喝道:“老爷生长在黑水湖,只晓得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那个贼驴生花弄巧,教俺们领那鸟契?“
    【镜 头】李俊生怕惹出事来,上前拦住李立:“六弟,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
    【镜 头】那黑汉子被打,怒火中烧,一挥手,几个军汉都举起棍棒朝李立打去,李立抬手起腿,一时就放倒两个,这时又有十多个军汉冲了过来,李俊拚命将李立拉着上了船,其它人见了也纷纷上船驶离而去;
    【镜 头】李立站在船头冲着岸上叫喊:“老爷今天饶了你们,快快回去告知狗官,除了捕鱼契,万事皆休,不然爷爷一定和你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拚个你死我活!“
    【镜 头】二李等众人回到黑水湖村,上了岸,大家都不离去,凑在一起商量;
    李俊:“今日我们两次与官府做对,他们必不肯罢休!我们得商量了长久之计。“
    李立:“要我说,和官府只有一个办法,和他们干了!不如我带几个弟兄闯进府衙,将那知府杀了,四哥带几个弟兄去那邢家,把那老头子砍了,然后我们直去梁山入伙,却不爽快!“
    几个后生听了,高兴地附和。但大部分人一时委决不下,都看着李俊;
    李俊眉头紧锁,思忖道:“这可不能莽撞,得回去和家人商量才行。大家还是先回家罢,时辰也不早了!“
    众人便散了,各自回家;
    【镜 头】李俊二人进了家门,母亲见了便问:鱼可卖了?
    李俊:没有!鱼行被官府派人霸占了,没那‘捕鱼契’不准上秤!
    李母叹气:唉!我们做百姓的如何能和官府拗得过!不如就去领了那契,免生是非。
    李立:这口气实在是难咽!不如拚了!
    李母正色道:“不许胡来!好了,快去吃饭罢!“
    【镜 头】兄弟二人吃着饭;李立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闷酒;
    【镜 头】兴仁府衙。那黑汉子和几个人垂立两则。
    知府说道:你们今天必须将那个催命判官捉拿归案,简直无法无天了!
    黑汉子道:那李家兄弟好生了得,我们不如黑夜前去,让他们措手不及!
    知府:“这样也好!你们速去准备!”说毕就起身去了后堂,众人退下。
    【镜 头】黑夜中的黑水村,万籁俱寂。忽然闪现出几十只火把,接着引起一阵阵狗叫;
    【镜 头】李俊睡中被惊醒,忙起来门口观望,见一大群做公的正冲了过来,忙大声喊叫李立:“六弟,六弟!快起来!”
    【镜 头】李立只管沉睡不起,李俊从外面进来摇了几摇也叫不起来。只听得外面已有人破门而入,有人喊叫:“别让二人跑了!”
    李俊回手抄起墙角立的一把鱼叉奔了出去。
    【镜 头】李俊横叉挡住,大喝道:“什么鸟人,敢破门入户!”说着一叉便朝一人剌去,一群人上来围住了李俊,刀枪棍棒齐向李俊打去,另一伙人已冲进了里。
    【镜 头】李立被惊醒时,身体已被七八个人一齐按住,很快就被绳索扣住,捆了个结实,挣扎不脱。
    【镜 头】李俊仗着鱼叉打倒了几人,冲开一条路,抢出院门来,做公的紧追不放。
    【镜 头】奔跑中的李俊不防被地上拉起的一条绳子绊倒,手中的鱼叉也飞了,被七八个人上前按住在地;    (11000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4-3 09: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22位好汉齐聚梁山,花荣一箭射飞雁,赞。

    点评

    谢赏,继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3 15: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3 15: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7-4-3 09:51
    22位好汉齐聚梁山,花荣一箭射飞雁,赞。

    谢赏,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3 15: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17-4-24 13:28 编辑

    第十三集  兴义师大闹兴仁府  赏花灯败兴望海楼

    【镜  头】闪回上集最后的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白面郎君郑天寿受花荣和三阮之托前往黑水湖给混江龙李俊传递书信,却在黑水湖上被水怪撞翻了船,失落了心爱的宝剑,李俊凭一身好水性从湖底打捞上了宝剑,并说起了当年为通臂猿候建打捞宝刀的旧事。李、郑二人分手后,李俊的弟弟催命判官李立回来了,兄弟二人因为抗拒“捕鱼契”,和官兵起了争斗,最后被官府缉拿,欲知后事如何,且看本集:兴义师大闹兴仁府  赏花灯败兴望海楼


    【镜  头】却是项充已上楼,抢先到了方权身后,伸手就将方权扭转身来;一双眼电光似地罩住方权;
    方权讪笑地问:“这位是……?”
    韦秀才忙上前答道:“这是项大郎!他曾上过我的学馆。”
    方权强堆着笑说:“早闻大名,今日这个花灯盛会,确是热闹,也只有项大郎才能撑起这大的场子!”
    项充冷冷地说:“我们海边小民,那能撑得什么大场子!”
    方权见项充冷面,不好再说,极不自在地走到窗前看灯;韦秀才见状,紧跟其后,让他坐在项太公旁边的桌椅上;
    【镜  头】韦秀才跟太公搭讪:“记得莹娘上学时才只七、八岁,一转眼就出落的天仙似地,想必已受聘了,不知是谁家的郎君有这样的福气?”
    太公摇摇头:“还没哩!这孩子心气高,这事由不得我做主,有过好几家提亲的,都高不成低不就的,蹉跎至今。”
    韦秀才:“如此说来,我还能讨一杯喜酒吃哩!我倒斗胆想做个撮合……”
    方权拉拉他的衣袖,韦秀才便又改口说:“哦,今晚这花灯盛会办得好!办得好?!”
    方权起身对韦秀才道:“别说了!我们还是走罢!”说着又瞄了屏风一眼,就朝楼下去了,韦秀才向太公施个礼,忙跟了下去!
    【镜  头】项莹娘几个从屏风后出来,萤娘抱怨:“这厮真是无礼!要不是这屏风,让我们那里去躲啊!”
    【镜  头】这时二姐见人走了方才上楼来对大家说:“那个方权,人都叫他‘三头太岁‘,是个恶霸顽徒。方才我下楼时正好撞上了,他满脸的臊气!”
    邓飞:他方才在屏风边就想非礼,幸好被大郎给挡住了!
    项太公对项充说:“那个韦秀才也不是个好东西,十几年前他来我们这里开学馆,我念他是个秀才,还很器重他,便请了他来家给你兄妹两教书,谁知他有文无行,几次调戏村里的妇女,被众人责难了一场,便将他辞了!现在又跟了这样的人,唉!“这时楼下又喧闹起来;项充便下楼去看;
    【镜  头】项充刚到了楼梯口,下边慌张地跑上一人,对项充说:“蓬莱角水营提辖和市舶司的吏目要来赏花灯,硬要我们将楼上让给他们。”
    项充一听,虎目倒竖:“这帮仗势欺人的家伙!我去和他们理论!”
    【镜  头】项太公叫道:“大郎,算了!今天我们大事都办了,现在不要再和官府起纠葛,我们是海客,斗不过他们的。”
    项充忿忿道:“这天妃庙、望海楼原都是我们海客盖的,今天这烟火、花灯也是我们放的,凭什么到要让他们?”
    石勇:“大哥,如今这世道就是这么颠倒,真令人难平!”
    太公:“休要多说了,我们回去罢!”
    邓飞、欧鹏也起来说道:“算了,我们听太公的,没必要和他们争了!”
    项充:“好罢!那我们就将烟花、花灯都要撤了,让他们去看!”
    众人护着太公一起下了楼;
    【镜  头】几个随从先上了楼,跟着那个提辖和市舶吏也上了楼,兴高采烈地坐在了窗前;
    吏官说:这些海客,那敢和官府争斗,教他们让,就得让!
    提辖:“哼,还算他们识相!要是不让,我就将他统统拿下!以抗官论罪。”
    【镜  头】楼下,项充等一众人四处叫喊:‘烟花不放了,花灯要撤了,大家回家去罢!
    【镜  头】众人听了都陆续散了,那些唱戏杂耍的、做买卖的尽都撤了场子,没一个饭时,所有的花灯都没了;
    【镜  头】楼上几个随从叫喊起来:“哎呀,花灯都不见了!”
    【镜  头】众人都要探头朝外张望,只见黑灯瞎火,一片冷清,只有一轮明月孤悬天上;
    【镜  头】提辖和吏官两个气的火冒三丈,提辖叫喊道:“这厮们可恶!敢扫老爷的兴!以后一定要你们好看!“
    【镜  头】冷清清的天妃庙、望海楼的全景;月光洒在海面上泛着零碎的光,码头上三只大海船静静地停泊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4-4 20: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侯建,李俊,李立投奔梁山,一场毫无悬念的胜仗让人开心开怀。

    点评

    这一仗是谋定后动,出奇不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5 17: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5 17: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7-4-4 20:53
    侯建,李俊,李立投奔梁山,一场毫无悬念的胜仗让人开心开怀。

    这一仗是谋定后动,出奇不意

    点评

    是的,大快人心的一场胜仗。 厚颜无耻的方权,刚正不阿的太公, 英勇无敌的项充,还有忠义的石勇与欧鹏,精彩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期待大漠老师精彩继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6 09: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5 17: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集  觊美色太岁强提亲  拒官军英雄勇蹈海

    【镜  头】闪回上集最后的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
    上集说到,项充率众海客为大海船举行了祭旗仪典后,晚上又在天妃庙举办大型花灯会。就在项太公携项莹娘等众女客在“望海楼”准备观赏花灯时,却被 ‘三头太岁’方权和一个水军提辖两次搅了兴致。项充一怒之下撤了花灯,熄了烟火,扫了他们的兴,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觊美色太岁强提亲  拒官军英雄勇蹈海

    【镜  头】月夜的码头,大海船的旁边。
    【镜  头】项充和邓飞、石勇等在议论灯会的事。欧鹏气恼地说:“好端端的让这些狗官给搅和了!”
    石勇:“好在我们撤了花灯,也败阵了他们的兴。”
    邓飞:“虽说是出了口了气,可那些人都不是善人,说不定要来为难我们的。”
    【镜  头】项充:“是啊!我们海客从来就只有受官府和恶霸的欺凌的份。听说刚才来的那个市舶吏要提任登洲的税监,留下这个空缺可能就是那个三头太岁方权的了!这样我们以后恐怕更没安生日子过了!”
    石勇:“现在有很多好汉上山立寨,和官府做对,我们也不如和那些狗官拚命算了!”
    项充:“先前我也几次想过,挺身而出,和官司王法做对,打翻这个虎狼当道的世界。不过俺心里有了新计较,以前也和你们说过。去年我去飘洋时,经过好些荒岛野地,草木丰足,渺无人烟,只有野野兽横行,我就想不如我们把这些荒岛占了,开辟一个我们自己的新天地,大家共享自由快活,再不受人欺,岂不是好!”
    “好!好主意!”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镜  头】项充心潮澎湃地望着大海;海浪翻卷,一波一波冲向岸边;
    【镜  头】早晨,欧鹏的娘子引着一个打扮光鲜的老女人进了项太公的屋里;
    【镜  头】那女人向太公施礼:“老身向太公请安!”
    太公见了道:“哦,是金婆啊,来有甚事?”
    金婆笑眯眯地:“太公自然知道,我这说媒的来了还能有甚事!今个是黄道吉日,我想给莹娘说门亲事。”
    太公听了,竟很高兴地问:“好啊!我也正为此事操心呢!不知说的是何处人家,甚样子弟?”
    金婆:“我说的是本洲有名的大才子,不但人品出众,性情也好,而且家财豪富, 按说这样的人家,谁家不争抢去攀亲啊,只因这个才子心气太高。定要找个如花似玉、才貌双全的人……”                                                                                                                                                                                             
    【镜  头】太公有些不耐烦:“说了半天,究竟是谁家呀 ?”
    金婆毫不介意,依然笑眯眯地说:“就是西城方家的公子方权啊!”
    太公脸色立即冷淡下来,不屑地说:“原来是那个‘三头太岁‘呀!哼,这样的人家我们可高攀不起!”
    金婆略觉不自在,还欲说话,太公已起身道:“不必再说了!这事我是断然不许!你快走罢!”说着人已离开进了后屋;
    【镜  头】欧鹏的娘子见金婆满脸难堪的样子,便上前道:“金婆,我先就说这事恐怕不成,你还非要我带你来。算了,快走罢了” 金婆懊恼地随着便出了门去了;
    【镜  头】莹娘走进太公的屋里,问太公:“方才是什么人来絮叨?”
    太公依旧气未消,不快地说:“是那个金媒婆!她竟来为那个‘三头太岁’来求亲,被我打发走了!”
    【镜  头】项充正从屋外进来,大声道:“他这癞蛤蟆也想吃天天鹅肉!看那天我先收拾了这小子!”
    太公:“你又来了!我们不理他就是,没必要恼怒的!”
    莹娘也说:“哥哥,听爷爷的!不要惹事。”
    【镜  头】欧鹏的娘子又走了进来,对太公说“方才送走了金婆,却碰上一个年轻人打听你家,说是太公的亲戚,我就领了来。”说着回身从门外拉进一个俊美的年轻人来,自己便出门去了。
    【镜  头】项充看见叫道:“咦,这不是萧让吗?”,高兴地上前握住肖让的手:“那阵好风把表弟给吹来了!”
    萧让有些惊讶地:“你是充哥啊!许多年不见,竟还能认出我呀!”
    项充:“贤弟从小一表人才,不是你,还能有谁啊!”
    太公也很高兴地说:“哦,是三郎呀!”
    【镜  头】萧让上前给太公行跪拜礼:“太爷安好!”
    太公:“十多年不见,竟长成这样一表好人物了!家里父母还都好罢?”
    萧让满脸凄楚地:“唉!不好!家父因知县勒索不成,几年中被陷害连遭了两场官司,家业洗劫一空,父母先后于去年郁郁而终。我只得靠卖字为生,实在难以为济,只得前来投奔。”
    太公长叹一声:“唉!不想你家竟遭此大难!三郎,既是这样,你就安心在此住下罢!”
    项充高兴地:“这可好了!贤弟饱读诗书,我这粗人也可沾些儒雅气了。”
    太公对项充:“快带你弟去安顿好了,再教中午加做些好菜。”
    项充答应着,和肖让出去了;
    【镜  头】萧让在伏案写字,太公、项充和莹娘一起在旁观看;
    莹娘不由赞叹不已:“表哥的字写的真好啊!”
    项充也称赞:“太好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的字!以前教过我们的那个韦文彬的字就算好的了,可和贤弟比起就差远了!”
    【镜  头】门外进来一家人对太公说:“以前在咱这里教读的韦先生来了,想要见太公。”
    太公眉头皱了皱道:“正说到他,他就来了!哼!让他进来罢!”
    家人转身出去唤人;
    【镜  头】韦文彬从门外进来,先恭敬地向太公施礼:“太公好!”
    项充和莹娘也过去齐给韦文彬行礼道:“先生好!”
    【镜  头】太公冷淡地问:“你来何事啊?”
    韦文彬强笑两声:“一来是探望一下太公,另外嘛,嗯……是想给莹姑娘提门亲,不知……”
    太公打断道:“老汉贱体粗安,不劳你先生屈驾枉顾。只是不知你要说的是那门的亲?”
    韦文彬:“便是西门方府里的方大官人,因慕莹姑娘才貌双全,所以派我来……”
    太公不耐烦地又打断他:“这你可要徒劳了!前两天已有金媒婆来说过此事,被我回绝了!我们海客家的女儿可高攀不起!”
    韦文彬赔着笑:“太公差矣!那方大官人风流倜傥,家中更是富贵荣华,在这登洲地面是数一数二的……”
    【镜  头】项充抢上前来道:“老师,俺家虽是海客,却只崇尚节义,不羡荣华富贵!”
    韦文彬:“大郎只知意气,这姻缘是要讲男才女貌,富贵双全的。”
    项充:“什么富贵双全,俺们不希罕!”
    韦文彬涎着脸还想说话:“大……”
    项充早已恼怒万分,瞪眼大声道:“韦老师,你今来给那三头太岁作媒是痴心妄想,我们决不答应!你惹再不走,休怪弟子放肆,不认你这个老师!”
    韦文彬见项充这副样子,不敢再往下说,只得向太公告辞,退了出去;
    【镜  头】方家府上,方权怒气冲冲地对着韦文彬大叫:“可恶,太可恶!他们竟不把我放在眼里!前几日让那金媒婆去说,没成事。今天你又被打发回来,真不识抬举!我非要把这雌儿娶到手不可,让他看看我的手段!”
    韦文彬:“是的,看来软的不行,得来硬的!我到是有个办法!”说着凑到方权耳边嘀咕了一阵;
    【镜  头】石勇、吴二姐陪着吴老来到项太公家;项充和莹娘正在门外,忙将他们迎进了屋里;
    【镜  头】屋里,吴老向太公说:“承蒙太公资助,我已将两个孩子的新房等必需物品准备妥当,我想就近择日把他们的喜事办了,今来就是要征求您的意见。”
    太公高兴地说:“那好啊!就赶紧办罢!我没意见的!”
    莹娘也笑眯眯地说:“太好了!我也想要为姐姐做一套新衣的。”
    吴二姐高兴地说:“能穿上神针手妹妹的新衣,那可真是美死姐姐了!”
    太公:“充儿,你尽快准备一份贺礼。这杯喜酒我可急着要喝,都等不及了!
    大家一听,都笑了起来;
    【镜  头】项充、莹娘在门口送走吴老三人,正欲进屋,却见邓飞、欧鹏二个飞步走来,邓飞叫道:“大郎,太公在吗?”
    项充:“在家的!叔叔们快进来!”
    邓、欧二人进了门,项充、莹娘也跟了进去;
    【镜  头】邓飞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太公,太公打开信看着,邓飞道:“我俩进洲里采办些东西,却遇上了洲府里的一个以前就认识的门子,他正要来给太公送这封信,就让我们给捎了回来,说是洲府邵太守给您的亲笔信。我们也不知就里,忙赶了回来!”
    欧鹏:“我觉得有些奇怪,一个太守竟然会给我们写信?!,本要细问,可那门子却只说是好事就急着走开了。”
    项充在旁道:“哼!这官府还能跟我们有什么好事!”
    【镜  头】太公看了信,面色青紫,气忿地说:“一个堂堂州尹太守,竟然会强行给我们做媒,这明明是以官势欺人嘛!”说着将手中信笺撕个粉碎。
    项充吼道:“就是皇帝老子做媒,我们也不答应!”
    邓飞、欧鹏也齐道:“就是!我们不理他!”
    太公缓缓神说:“可是他们肯定不会就此罢休,我们还是要早做打算为好。”
    项充:“爷爷放心,我们出海的事已经要准备就绪,等我们把吴二姐和石勇兄弟的喜事办了,就即刻出海,去开创我们自己的天地,看他们还能怎样!”
    邓飞:“大郎说的是,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最稳妥了!”
    太公:“那就尽快准备罢!免得夜长梦多,再出意外。”
    【镜  头】石勇、吴二姐的婚礼;太公、邓飞、欧鹏、项充、肖让、莹娘齐聚一桌,兴高采烈地吃着喜宴;石勇、二姐在向大家敬酒;一片喜庆热闹的场景;
    【镜  头】石勇、二姐在门口为太公等众人送行的场面;
    【镜  头】太公、项充等众人正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家人匆匆跑来向太公道:“西门方府来了一个管家和一大队人来,吹吹打打的说是来下骋礼。”
    项充一听,忙对莹娘和肖让说:“你俩扶着爷爷慢慢回来,我先去打发了他!”说着已飞奔而去;
    太公叫道:“莫要动粗惹事!”
    邓冰,欧鹏说:“太公放心,我们也去看看。”二人随后直奔去了;
    【镜  头】项家院里,方府主管站在屋檐下,一伙吹鼓入正在又吹又打,另一些人或端、或扛、或抬着一些物品立在一边;
    【镜  头】项充从门外进来,一步跨上门台,张开双臂向下一压,一声断喝:“都给我住了!”
    众人惊得一时鸦雀无声,大家都看着项充;项充上前一把揪住那总管的领口问:“你说,是谁叫你们来的,来干嘛?”
    那主管吓得颤声说话“我们是方大人府上的,方大人说是有邵太守作媒,所以派我们来府上下骋礼的。”
    项充:“放你娘的狗屁!你快给我滚回去,告诉那三头太岁,我妹子已许了人家,他想仗势欺人,俺项充可不吃这套。快滚!”
    【镜  头】邓飞、欧鹏和几个海客从外进来,将众人轰了出去
    【镜  头】邓飞对项充说:“看来这三头太岁是不会死心的!”
    欧鹏:“他们先动用太守作媒,又乘我们都去赴宴,家里没人,前来下骋,细想想,这一切都是事先谋划好的。以后还不知会有什么花招!”
    【镜  头】太公和莹娘等进了院子,太公急切地对项充说:“充儿,赶快出海罢,他们是绝不会罢休的!”
    项充:“爷爷,你先莫急。我们正在商量,关键是我们新造的大船还须两天的海试,今天因为婚事耽搁了一天,所以出海最快也要在两天后了!哎,我方才突然想到一个釜底抽薪之计。”
    太公:“釜底抽薪?你是说把妹子先许了人家?”
    项充:“正是!我方才已对那管家说了妹子已许了人家,原本是信口说的,现在想来,我们为何不就这样行事呢,过去妹子高不成低不就的,是因没个合适的人,现在不正好有了嘛!”说着眼却瞅着肖让。
    【镜  头】大家一听都明白了,也都看着肖让。莹娘心里也自是明白,满脸腓红地跑回屋去了。
    【镜  头】太公高兴地说:“你说得是肖家表弟吧!呵呵,我也早有此意,她害羞了,说明一定是愿意的,就不用问了。三郎,你意下如何啊?”  
    肖让早已是心花怒放,兴奋的有些失态,话也不会说,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嘴里只顾“嗯!嗯!”地答应着;
    太公大喜:“那就好啊!肖三郎父母双亡,我就替他作主,招他为婿,就大张旗鼓地举行订亲之礼,对外就放出风去,说是他俩已经成亲了,让那三头太岁死心罢!”
    邓飞说:“这样就好啊!既成就了这天造地配的一对,又对付了三头太岁!”其它人也都兴奋地议论著;
    【镜  头】几个海客跑了进来,对项充说:“大哥,那个方权已提升为市舶使了,而且还说朝庭又下了新税规,要对所有出洋货物收什么‘落地百货损’,已张贴出告示了!”
    项充一挥手:“我们去看看!”众人都是一齐去了
    【镜  头】天妃庙前,众海客围在一起看新贴出的告示;一人念道:“……凡是海船载运的商货,务须造具清册,交由当地市舶使和税监验核,除缴纳一应正税外,一律加课”落地百货捐“,不交者,不予下发出海关文,海船不得启航下海!……”
    众人议论纷纷,项充愤然道:“这不是巧立名目嘛!俺们风里来,浪里行,一年豁出命来挣得点利,却都让他们盘剥了!”
    欧鹏:“自从设了这个市舶使和那水角营,俺们便受尽了欺诈,没好日子过!”
    邓飞:“俺们冲风冒浪的苦,那些狗官们只道出海利息好,把俺们当肥肉啃!不让人活啊!”
    项充:“是啊!所以我们要尽快准备出海,到他洲外国开辟自己的天地,那样就不受人欺了!大家还是分头回去收拾罢,等海试好了,把需要的物品搬运上船,都带上全家老小。我们离开这个不平的世界!”
    大家同声道了一声“好!”便各自回去了;
    【镜  头】市舶司里,新上任的方权对吏目和几个税丁说:“我上任那天就将”落地百货捐“的告示贴了出去,已经过了几天了,怎么一见一人来,你们速速与我去查问,并告诉众海客,限期三日,速来呈送清册!”
    几个税丁应承着下去了;
    【镜  头】海边码头,项充等众人都忙着往海船搬送物品;吏目率几个税丁过来呼叫道“众海客们听着,新上任的方大人有话,要你们三日内速去市舶司上缴货物清册!”
    项充对他们说:“那清册我们早已上缴给前任了!”
    吏目:“以前的不算!现在要重新造册。”
    项充:“不造,不造!船上货物众海客们分了!以后不飘洋了,你告诉那个三头太岁,休再来这里聒噪,老爷可不是你们撩拨的!”说着伸手一推,那个吏目便站立不稳,摔倒在海滩上;
    【镜  头】吏目爬起来,想与项充理论,却见项充虎目圆睁,剑眉倒竖,双手叉腰,铁塔一般挺立着,吓得不敢言语,转身便走;
    【镜  头】市舶司,吏目几个向方权报告:“那个‘八臂哪咤’项充十分霸道,说他们以后不飘洋了,所以拒缴清册。我还看见他们正往大海船上搬运物品,不知要如何!”
    方权大怒,拍着桌子叫喊:“这厮们可恶,竟敢和我硬抗!你就是不飘洋了,也得给我缴这百货捐。你们速去水角营,请尉迟提辖派兵将项充给我擒拿了!”
    吏目正欲转身出去,却听身后有人道:“且慢!我有话说!”
    【镜  头】韦秀才从后堂出来,直对方权说:“相公如此行事,怕只能打草惊蛇,拿不得项充。依我之见,不如这样。”说毕,凑在方权耳边说着悄悄话,方权听的只是含笑点头。
    方权听完,大喜道:“先生好计!就这么办!
    【镜  头】码头上,一人匆匆跑来对项充说:“有个新上任的司库带人在仓栈里要重新验货,石勇兄弟和他理论,竟被绑了起来!”
    项充:“走!我们去看看。”
    【镜  头】仓栈里,几个人正在乱翻,那司库站在被绑了的石勇旁边喝叫着:“都给我验过了,一件也不能漏了!”;
    【镜  头】项充从外进来大喝:“那个狗男女,敢来这里讨野火!”
    司库一扬手,趾高气扬地:“老爷是市舶司的司库,因你们不上缴货物清册,所以来查验!”又回头指着石勇说:“这厮公然违抗,故将他拿了,你要怎的?”
    项充不理会他,径直向前松了石勇的绑,将手中的绳子向司库劈头盖脸地摔过去,又紧握双拳向司库逼进;司库见势不好,想要溜出去,却见邓飞、欧鹏已挡在门外;
    【镜  头】石勇愤然指着司库道:“你这厮简直是个强盗!借着查看货物,却将值钱的物事尽都私自藏匿了!”说着上前从司库怀里搜出了几件物品来;众海客也从另几个人的身上也搜出了不少对象;
    项充怒目指着司库:“你还想要干吗?”
    司库挺挺脖子说:“老爷拿就拿了!你能怎样?”
    项充张开五指,一掌打的司库鼻孔流出血来,说道:“把这几个押到市舶司,去和那方权对质,看他纵容手下胡作非为,还有何话说!”
    众人上前将司库等几个绑了;
    【镜  头】众人来到市舶司前,项充大声叫喊:“方权,方权,快快出来!”众人也都跟着喊叫、喧嚷;
    【镜  头】里边畏畏缩缩地出来一个人向大家说:“方大人他刚去了登洲城里,不在……不在的……”
    【镜  头】这时,水营提辖率大队人马过来,将市舶司团团围住;
    提辖骑在高头大马上,指着项充喝道:“你这厮胆敢聚众大闹官衙,要造反不成?左右快快与我拿下!”
    身后一个牌军挥刀应声向项充扑来,却听得项充一声断喝,不由楞了一楞,项充已欺身而至,劈手夺过那牌军的刀,在石台阶上一磕,断成了两截;牌军吓得扭身就跑了回去;
    【镜  头】提辖也吃了一惊,却硬着头皮挺枪向项充直搠过来,项充冷笑了一声,闪身避让,顺手抓住枪杆往怀里一带,那提辖身不由已向前直倾,几乎堕落,忙松了手;项充夺到枪,双手一抡,正中提辖脖颈,那提辖死死抓住缰绳才没落马,项充回手又一枪搠去,那提辖心慌,夹马奔窜而去;众军汉也一轰而散;
    【镜  头】项充也不追赶,用枪指着那司库道:“你这厮要命吗?”
    司库早吓得面如土色,抖声道:“要……要!不敢了……”
    项充:“那就快快写个伏罪文书,画了押,老爷饶你一命,以后再要胡作非为,写取了你狗命令!”
    司库:“我写,我写……”
    【镜  头】司库和众随从在伏罪状上画押;完毕后一个个站在一边等候发落;
    项充发话:“将他们放了!”司库等慌忙去了;
    项充对邓飞等说:“我们不如就此去登洲城里见那方权,乘机将他杀了,替登洲百姓除了一害!”
    邓飞:“大郎,只怕登洲城里兵马众多,去了一时出不来,要误了出海大事!”
    欧鹏也说:“是啊,时间实在紧迫,还是出海要紧!”
    项充嗨了一声说:“好罢!就先放过这三头太岁,我们这就回去携带家小上船出海!”
    【镜  头】众人正起身欲行,却见韦文彬和一人从门里走了出来,上前对项充道:“方相公已知手下司库到大郎仓栈打劫之事,特命我和这位傅主薄来向大郎解说,这不是方相公的意思,是他们自己胡为。同时也想和大郎商榷一下”百货捐“的事宜。”
    项充:“那方权真去登洲了?他此时到底在那里?“
    【镜  头】韦文彬:“方相公确是去了登洲,正是为了请示看能否将众海客的“百货捐”减免一些,税监纪大人已有意了,所以要我们前来请大郎前去磋商。“
    傅主薄:“正是,正是!虽说这“百岁捐”是朝庭定的,但万事总有回旋余地,再说纪相公心性平和,大人大量,决不会为难你们,只要大家能过得去就好。“
    【镜  头】项充:“真不信那”三头太岁“还有这菩萨心肠!两位就不必费心了,俺已厌倦了那飘洋的苦差,以后不干了,所以这百货捐也与我无干了!”
    韦文彬赔笑道:“大郎,这又何必呢!你家从祖上就从事飘洋,”项家海客“的大名远播,如何就一时意气,把这世代的家业毁了?再说这加了捐还不是都加在货物上,水涨船高,还不都加在了买主身上。”
        傅主薄:“是啊!现在不是还有商量的余地嘛!”
    【镜  头】项充:“二位说的也在理,既是一番好意,那我就领情了。随你们去一趟罢!”
    韦文彬不禁喜形于色:“那就好!这就请大郎还有邓、欧二位掌船的一起进城商议。”
    项充:“两位且在此稍候,我还有些事要和大伙交等一下。或者你们先去,我们随后就来。”
    傅主薄忙抢先说:“我们还是在此等候就是!”项充笑笑,转身向远处走去,大家也都随后跟去;
    【镜  头】大伙在远处聚在一块,邓飞着急地问“大郎,怎么要跟他们去?小心上当啊!”
    项充:“我才不信他们的鬼话呢!我是想乘此机会,进城将那方权杀了!”
    邓飞:这到真是个好机会,我跟你去!
    【镜  头】项充便对大家说:为防万一,欧叔叔你不要和我们去了,你和肖让回去管船上的事,做好出海准备。石勇兄弟和几个人在登洲东城门外接应我和邓叔。
    【镜  头】欧鹏将怀里的短刀抽出递给予项充:“多带些暗器,要小心啊!”
    项充、邓飞两个都藏了暗器,便转身向韦文彬二人走去 ,欧鹏和众人也各自去了;
    【镜  头】项充等四人进了登洲城门;
    【镜  头】税监衙大不堂里,傅主薄道:“二位在此稍候,我俩请去纪大人和方相公过来。”二人转身出了门去;
    这时,大堂后传来一声猛喝:“快快与我拿下!”
    【镜  头】两边耳房、后堂里立即涌出了二、三十条手持各种器械的军汉,扑来,将项、邓二人团团围在中间;
    项充、邓飞抽出怀里短刀,分别出击,起手就各放到几个,项充夺了一杆枪,邓飞夺得一把刀,二人大喝着,猛力拚杀,众军汉见二人勇猛,一时不敢向前前,项、邓乘机冲出门外;
    【镜  头】门外院子里早有十几个弓箭手将箭谢来,二人使转兵器,奋力阻挡,邓飞的肩头中了一箭,他拔出来继续恶战;
    【镜  头】项、邓二人边战边走,冲出了税监衙外,却见一骑马军官率领马步军又将二人困在核心,邓飞腿上又被箭伤,项充过来要救护,邓飞向大叫:“大郎,不要管我!快冲出去啊!”
    【镜  头】那骑马的军官已挺枪向项充剌来,项充大吼一声,纵身一跃,就到了那军官马前,一枪上去就将那军官挑下马来,项充飞身上马,回头一看,邓飞已被七八个军汉的[按倒绑了,他调马挺枪就向外杀出;
    【镜  头】项充飞马来到了东门口;石勇几个看见了,出奇不意地亮出兵器将守卫的军汉杀了,项充冲石勇喊叫:“快快回去!”说着已纵马出了城门;
    【镜  头】海边,众官军已将落霞村、天妃庙围得水泄不通;太公和莹娘已被几个官兵押解着去了;二只大海船上也都有官军和海客在争战,只有欧鹏驾着那条新建的海船启航下了海;
    【镜  头】项充飞马直奔到了海边,下马飞身跳进海里,直向大海船游去;
    【镜  头】海中,项充朝着大海船奋力游去,看见前边不远处,肖让也正在奋力挣扎,肖让见是项充,大叫:“大哥,快来救我!”
    项充游到肖让边,伸出一只手托住肖让,二人一起向大船游去;
    【镜  头】大船上,欧鹏看见海里有人游来,忙叫喊:“快将救生环用长绳子系好抛下去救人!”
    二海客将绳子系好在救生环上,抛进了大海;
    项充、肖让很快就游过去,抓获了救生环,欧鹏见是项充,大喜道:“是大郎!快快拉上来!
    船上人一起用力,将二人分别拉上了船;
    【镜  头】船上,项充眼含泪花对欧鹏说:都是我太心切,要进城杀方权,却着了那厮们的道,我拚命冲了出来,只是邓叔叔却被他们拿了!
    欧鹏:“这也不能全怪大郎,当时大家也都觉得可以将计就计除了那祸害,谁知他们早就下好了套!我们也是,刚回来上了船,家眷们还没有都上来,官军就铺天盖地的袭来,是我见势危急,早开了船,不然也就下不了海了!只是太公、莹娘他们也没来及上船,也不知如何了,只怕都要被官军拿了,我们现在该如何办才好?”
    项充回首问肖让:“你是好何下海的,怎不和太公在一起?”
    【镜  头】肖让:“太公和莹娘让我往船上送些必须的用品,谁知刚到了船边,就见官军铺天盖地而来,我来不及上这艘大船,急忙上了另一艘船,官军也跟着就涌上了船,又抢又夺的,我乘乱就跳了海。我也就不知太公他们如何了!”
    【镜  头】项充一听就急了:“那我们先不能走,一定要想法救出他们!”
    欧鹏:“看眼下情形,救人是很难的,我们不能莽撞,这片海域不远有个长兴岛,早有人居住,我们就先去那里,过些日子,等个机会,再出奇不意地杀回去,或可救出人来!至于太公他们,我想即使让官府拿了,但有方权那厮心系着莹娘,应当不会有危险。”
    【镜  头】项充:“叔叔说的是!已有了一次教训,再不可冒险行事,我们就去长兴岛罢!”
    欧鹏:“好的,连夜航行,明早就可到达!”
    项充:“只是方才石勇兄弟为接应我们,没能过来,也不知如何了!”项充忧心地又道;
    肖让:“石勇大哥人很机灵,看见情形不对,一定会自己躲起来的,充哥就不要担心了.”
    项充:“但愿他们都没事就好!”
    【镜  头】东方日出,海天似锦;众海客尽在甲板上探望,欧鹏指着远处隐隐约约的岛屿对项充说:“那就是长兴岛了!”
    项充却指着右前方说:“嗳,你看前面那条船竟和我们的船一模一样啊!”
    欧鹏:“还真是一般无二。说不定一会儿能碰上,到要问候一下是谁家的船。”
    这时,忽听有人叫喊起来:“风信!风信来了!”众人都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镜  头】天边,红霞已然隐退,一片淡墨似的云 冒出来,项充大喊:“是风信,快快落帆!”众海七手八脚地忙乱起来;
    【镜  头】转瞬间,黑云翻腾,遮了半个天,天色转暗,风声大作,大海怒吼起来,卷起层层巨浪;
    【镜  头】大船在风浪中巨烈起伏,项充和众海客与风浪博斗的场景;
    【镜  头】大船在风浪过后的大海中飘动;
    【镜  头】船上,众人相互庆幸脱过了风浪;
    欧鹏手拿罗盘对项充叫苦:“这下坏了,我们被风浪吹离航道有上百里了。”
    项充:“我们只管向前,再寻个岛屿落脚了再说。”
    【镜  头】大船重又起帆前行,却见到前方海面上有一人托着一片大木板在挣扎;大船上放下一只小舢板,两人从大船上下到舢板上,划桨向前,将那人救上来;
    【镜  头】大船上,众人将救出的人抬进大舱里,项充、欧鹏跟着进来;
    【镜  头】欧鹏近前一看失声叫道:“啊!是孟康兄弟!”上去双手摇动孟康叫唤:“孟康贤弟,怎么是你啊!”
    孟康疲惫地强睁开眼,见是欧鹏,挣着就坐了起来说:“欧大哥呀,是你救了我啊!”
    欧鹏拉过项充道:“好教贤弟得知,这就是八臂哪咤项充,是他先看见了你,教人救得你上来。”
    【镜  头】孟康施礼道:“原来是项家大郎,感谢救命之恩!”
    项充忙上前止住:“孟叔不必多礼!我早就听欧叔叔他们常说起你这个造船高手,就是我们这条船也是你派人来监工造的。我一直想着能拜见你,今日方得幸会!”又转头吩咐道:“快去准备些酒菜来,为孟叔压惊!”
    【镜  头】中舱里,项充、欧鹏和肖让陪着孟康饮酒叙话;
    项充:“听说孟叔被召进东京打造运输花石纲的大船,如何却在这里遇了风浪。”
    孟康叹气道:“咳!一言难尽!那监造花石纲大船的主管        克扣工料不说,还将古庙上折下的木梁充当好料,我一时和他争执,说要去告上司,不想那厮早就贿赂了上司,反被诬陷说是我偷工减料,有意拖延工期,要治我的罪。幸亏我先得了消息,就连夜跑了,回了海洲,又怕那厮们不肯放过我,就带了一家老小,上了那条去辽西女真国的大海船,那船是我给打造的,船主多年来一直很是敬重我,就让我们免费上了船。”
    项充插话:“哦,那条船风起前我们曾看到,我和欧叔还议论那船造得好,还想着遇上时要问候一声的。”
    孟康:“谁知却遇上风浪,船毁人亡,就我一个得了性命!”说着已是泣不成声;
    欧鹏:“这个世道真是不让人活了!百姓们没一家能有好过的!”
    项充恨恨道:“有朝一日定要将这不平世界打翻过来!“
    【镜  头】这时,听见外边嚷吵说:“看见陆地了!”
    项充等连忙一齐出去观望。果见远前方有一座树木茂盛的颇大的一个岛屿;大家都欢呼雀跃起来;
    【镜  头】暮色中,一轮明月挂在半[空;大船在那个岛屿几十米处,抛了锚,落下大帆;
    项充对欧鹏、孟康说:“两位叔叔就在船上歇了,我和几个兄弟下岛察看一下”
    欧鹏:“大郎,这里生疏,天已要黑了,不如明天再去罢。”
    项充:“不防事,月色明亮,我们就近看看就回”
    欧鹏:“那就带上器械,以防有野兽出没。”
    项充:“好的!叔叔放心!”
    肖让:“我也和大哥一块去。‘
    项充一挥手,肖让等着几人便都跟着下船上了小舢板;
    【镜  头】项充等划到岛屿岸边,将舢板拖在滩地上,便上了岛在礁石丛中穿行;
    【镜  头】一块巨大的礁石边,搁浅着一条已被撞坏的渔船,被海浪不时地冲涮着;
    【镜  头】项充等从礁石后边转出来,看见了这艘船,便到船边观看;
    一人说:“这里也有打鱼的人啊!”
    另一个却叫道:“快看!那里还有种了庄稼的田地。”
    众人一齐望去,果见有一大片开垦出的田地,长着禾苗;
    项充:“看来已有人在此定居,我们去找找看;”
    【镜  头】众人分头在四处寻看,却听得黑暗中传来问话“你们是什么人啊?”
    项充:“我们是登洲的海客,遇了风浪,飘泊到此。 ”
    【镜  头】黑暗中来人兴奋地:“咦?是项充大哥嘛!我是陶宗旺啊!”说话间一个高身材、胸口有一大撮黑毛的大汉已飞奔过来。另外几人也从树影里相跟跑出来;
    【镜  头】项充大喜,也快步迎上前去,二人执手相对欣喜异常。肖让几人也都闻声聚了过来;几个海客与陶宗旺都是旧识,一个问道:“陶家七哥,你出走了两的多了杳无音讯还以为你们出事了,没想却在这里!”
    项充:“七弟,你当年杀了那个海霸“黑心鲨”,真不愧是好男儿,让我佩服!快说说,你们是如何到了这里的”
    陶宗旺:“那年为躲官府追杀,我们七个架船出海,也是遇上了风浪,被吹到这里撞了礁,船坏了,没法行动,就在这里安顿下来。原想着能遇到渔船过来好达般离开,不想,两年多了竟没见一条船过来。”
    项充:“那你们如何过活?岛上还有人住吗?”
    陶宗旺:“这是个荒岛。我们幸好船上有些粮食可以用来下种,就开辟了一些田地,另外主要靠捞鱼、抓蛇来维持生计。哎,我家里父母不知还好吗?没受……”
    【镜  头】项充忙说:“放心罢!他们没事。你们走后,官府也曾想要抓你们的家人要挟,却是我们正要出海,就将你们的家人都带着出海了。后来又将他们安顿在百里外的一个芝罘岛上了。”
    陶宗旺:“自到了这里,我们毎天都张望着能有中土的船过来,希望能回去探望家人,却直到今日竟遇上了项大哥,还帮我们照顾了家人,真是大恩啊!”其它几人听了,无不喜出望外,纷纷向项充致谢,
    项充笑笑道:“呵呵,不要谢的,海客和渔民本来就是一家,亲帮亲,你们有难,我们那能坐视不理!哎,那边的船就是你们的吧?”
    陶宗旺:“正是!被撞坏了船头,船身也被浪掀在礁石丛里。我们干著急,没一点办法。”
    项充:“七弟别急,我们的大海船就泊在近处,你现随我去,欧叔就在船上,还有一个人,你见了会更高兴!”
    陶宗旺:“是什么人?”
    项充:“你莫问,去了就知道了!”说着拉住陶宗旺的手就走,众人也一起返回;
    【镜  头】大船上,众人齐聚在大舱里;项充手扶着孟康的手臂向陶宗旺介绍道:“这位是孟康叔叔,不知你听说没有?”
    陶宗旺大喜道:“啊呀!原来是孟大叔啊!‘玉幡竿’的美名海边人那个不晓!这下我们的船可有救了!”又回头对项充说:“原来大哥卖的是这个关子,真是让人喜出望外啊!”
    【镜  头】项充对孟康说:“我这七弟的船被撞坏了,就在前不远的礁石边。还得孟叔去看看能能修好。”
    孟康:“只要船身主体还在,就有办法,只是……”
    项充会意,抢先道:“叔叔放心!我这大船上,修船的工具和材料具全。”
    孟康笑笑说:“那就好,明天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镜  头】清晨的海边,众人拥着孟康来到破船边察看;孟康仔细地前后观看了,对大家说:“这船身骨还好,能修好的,只是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
    陶宗旺听了,高兴的直叫:“太好了!”
    孟康:“要先把船从礁石上移在海滩上。”
    项充:“我们这就动手罢!”
    众人一起上手,开始移动破船;
    【镜  头】陶宗旺率几人在岛上的林子里伐木;
    【镜  头】项充率人将破船搬移到支好的大木架上面;
    【镜  头】孟康指挥人们垒土为窑,将伐来的木材架在上面,窑里烧着柴火,干燥木材;
    【镜  头】夜晚,点亮的数十枝松明火把海滩上照的如同白昼;众人分别在干着锯、刨、凿、钉等各种活;不时有人上前请教孟康;
    【镜  头】大木架上的船已修复一新,人们在往船上涂抹生漆,桐油;
    【镜  头】众人折除木架,将修好的船徐徐推进海里,陶宗旺等人奔上了船,扯起了三张大帆;船上和海滩上的众人一片欢呼;陶宗旺从船上下来,到项充面前兴奋地说:“项大哥,这下好了,我们即刻便可启航回去了!”
    项充:“对的!我们这就好回登州去救太公和妹子他们。”
    陶宗旺却说:“项大哥,可否依我说,回登州要经芝罘岛,还是让我先去芝罘岛,既可探望我们的亲人,又可打探一下登州的官府的动静。”
    项充:“这样来回太费时日,不如我们两船一齐都先到芝罘岛,探清了官府情况,然后再去登州,杀他个出奇不意。我们明天一早就启程!”
    陶宗旺、肖让等众人一起叫好!
    【镜  头】清晨的海面上,风平浪静,两只船前后相随,扬帆前行;                         (11800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4-6 09: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7-4-5 17:24
    这一仗是谋定后动,出奇不意

    是的,大快人心的一场胜仗。
    厚颜无耻的方权,刚正不阿的太公, 英勇无敌的项充,还有忠义的石勇与欧鹏,精 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期待大漠老师精 继续。

    点评

    好的,继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6 18: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18: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7-4-6 09:21
    是的,大快人心的一场胜仗。
    厚颜无耻的方权,刚正不阿的太公, 英勇无敌的项充,还有忠义的石勇与欧鹏 ...

    好的,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18: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17-4-24 13:28 编辑

    第十  五集  闹大堂太公击州官  应婚期莹娘戏方权

    【镜  头】闪回上集最后的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项充欲借机除了三头太岁方权,却不想中了圈套,在官军追杀的紧急情形下,被迫跳海,上了欧鹏的大船后逃难出海,却又遭遇了大风暴。劫后余生中救了落难的造船高手玉幡竿孟康。最后在一无名小岛上遇到了两年前为躲避官府追捕而出海的陶宗旺,他们也因船撞礁损坏而流落荒岛。在孟康的主持下修好了船后,他们一起驾船返回登州,准备救出落在官府的太公等人。那么,太公、莹娘和邓飞他们的情况如何呢?请看本集:闹大堂太公击州官  应婚期莹娘戏方权

    可回来了!我们还以为……”
    石勇:“爹,我没事,这不好好的吗!”
    二姐:“这些天来,你可让我们悬心呢!不知你会在那里,只能干着急!”
    石勇:“我也是啊!现在大家都还好就直万幸了!”
    吴老:“那你是在那里躲着的?”
    【镜  头】石勇:那天我接应项充大哥从登州城出来,他一马飞奔,后边官兵紧追,我们几个只得四散避开。等我们回到村里,却见到处都是官兵在抓人,我们也被发现了,官兵过来追我们,那几个一起的先后被抓走了,只有我侥幸逃了出去。后来在登州远郊遇到一个在海边的故人丁得孙大哥,是在他的帮助下躲了起来,不想又得了痢疾,躺了很多天才缓了过来。稍好些,就赶紧回来,因不明这里的情况,所以乘天黑才进来的。”
    【镜  头】二姐:你这下回来的可真是太好了!你不不知道,那天我们和太公、莹娘都被官府抓。第二天太公在大堂上要和邵太守拚命,当时就殁了。后来那方权对莹娘不死心,竟将莹娘保了出去。莹娘借机用计,以此要挟方权,救了我们大家出了牢,又将太公安葬了。现在又想在方权娶她时乘机将他灌醉了,杀了他,为大家报仇!
    石勇听了,一拍大腿称赞道:“好个有见识的烈女子!太好了!
    吴老:“真没看出莹姑娘竟有这等胆识!”
    二姐:“我方才从二姐那里来,已商量好了行动的方案。原打算后天行事,因为要靠爹爹搞条船,我们完事好出逃。现在你回来了,你就去弄船,并在明天可接应我们。”
    【镜  头】石勇:“这你放心,船我来准备!另外,你们不用给他灌酒,我有更好的办法。”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小包东西来递给二姐道:“这是我在这次避难的那个故人送我的一包蒙汗药,我原不想要的,可丁大哥说,我们又不去害人,以防万一有用。不想现在就正好能用上了!你们用这个麻到了他,岂不省事!”
    二姐高兴地:“那可太好了!我们也正怕方权那厮那天不肯多喝酒,怕要费事,这下有了他就好办多了!那我明天一早就去跟莹妹子准备。”
    石勇疑惑地:“莹姑娘是在方府,你去了他们不拦你?方便吗?”
    二姐笑笑说:“方便!莹妹子为谋划这事早就要我做他的伴娘。我今天借给莹妹子送鱼的机会,已将你给我防身的那把小刀给了莹娘。而方权那个恶棍竟然想要将我和莹妹一起娶了。我为了行事方便,就在方才回来之前佯答应了他。”
    石勇:“真是个恶棍!杀了方才解恨!”
    【镜  头】吴老:“那你们驾船是要想从海上逃,那风险也是很大的!”
    二姐:“我已想好了,我们就去那个最近的芝罘岛,前些年不是将陶宗旺大哥家的人都安排在那里了吗,爹你也是知道的,这一带又不会有大的风浪,再说又有勇哥和你,我们就不怕了。”
    石勇: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去丁大哥那里。
    吴老:“那就好,赶紧看还有什么要准备的。”
    【镜  头】芝罘岛上,陶宗旺正在自己那艘船的海滩边,一人跑过来对他说“陶大哥,我从登州那边打探到了一些消息。”
    陶宗旺:“快说!都怎样?”
    那人说:“项太公在公堂上殁了。项莹娘被娜三头太岁带回了家,说就这两天要成亲。到是落霞村被抓的老人和妇女们都放回去了,而男人们都还押在牢里。”
    陶宗旺:“太公的事千万不要让项大哥知道,你也不可对别人说。我这就去告诉项大哥。”
    【镜  头】陶宗旺来到大船上,直进了项充所在的船舱;项充见了忙迎上来问:“去打听的人回来没?情况如何?”
    陶宗旺沉吟了一下说:“也没打听到太多的情况。只确切地听说了那方权要在这两天强娶莹姑娘。邓飞大叔和被抓的青、壮年们还押在大牢里。”
    【镜  头】在项充身后的肖让一听就急了:“什么?!项大哥,这可如何是好啊!”
    项充眉头紧锁,恨恨地说:“一定要收拾了这个混蛋!我们这就启航,去救莹娘他们!”
    欧鹏:“对,马上启航!”
    陶宗旺:“我们也一起去,人多力量大!”
    【镜  头】海面上,大小两只船,迎风破浪向前急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4-7 08: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公遇难令人叹惋,欣赏机智聪慧的莹娘,姐妹情深的二姐。期盼项充的大船尽快到达,救助莹娘和被困的青壮年。

    点评

    这些都 是新传新内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7 16: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7 16: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7-4-7 08:05
    太公遇难令人叹惋,欣赏机智聪慧的莹娘,姐妹情深的二姐。期盼项充的大船尽快到达,救助莹娘和被困的青壮年 ...

    这些都 是新传新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7 16: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17-4-24 13:29 编辑

    第十六集  烛影摇红奸徒丧生  刀枪溅血官兵纳命

    【镜  头】闪回上集最后的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莹娘和吴二姐商定,要在方权迎娶的前一天将其骗到小院里结果了他。二姐回村想要吴老给她们准备船只时,却喜得石勇乘天黑回到了落霞村。于是他们决定次日行动成功后,就连夜去芝罘岛躲避。此时,正在芝罘岛的项充也打听到了方权欲强娶莹娘的消息,已启航前来营救。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 烛影摇红奸徒丧生  刀枪溅血官兵纳命
    【镜  头】早晨,二姐背着一个包袱,径直到了莹娘的院子,两教头放她进去,眼巴巴地盯着她的背影;
    【镜  头】莹娘也正开门要出院来,一见二姐,不由诧异:“咦,怎这么早就来了啊?”

    【镜  头】项充骑马直冲出东门,挥舞大刀,猛砍猛杀,石勇、陶宗旺随后掩杀,官军不是对手,四散而奔,那个提辖伏在马背上只顾狂奔,项充紧追不放,渐渐奔到了北门;
    【镜  头】邓飞、欧鹏、孟康和丁得孙等也正向北门的官军冲击,【镜  头】却见前面官军一阵混乱,两条头戴范阳风雨笠的好汉冲入军中,如入无人之境,杀人似砍瓜切菜,邓飞等急速向前冲入官军阵里,官军立即溃不成军,四散败逃;那个领军提辖也被撞下马送了命;
    【镜  头】官军彻底溃败,都想夺路逃走,项充追着那提辖跑了过来,那提辖急调转马头向左方奔逃,却被方才两个好汉挡住了去路,一个大叫:“催命判官李立在此,快来纳命!”
    项充听见大喜道:“六哥,快将这厮收拾了!”
    话音方落,那个提辖已被李立一刀砍中大腿,跌下马来,再复一刀,结果了性命。
      【镜  头】李立、李俊与项充等众人相见,李立向项充介绍道:“这就是我四哥混江龙李俊。”
    项充双手执住二李的手臂道:“是那阵好风吹得二位哥哥到来,正好助了小弟一臂之力。”
    李立:“我们是奉梁山晁大哥之命专门前来探望兄弟的。不想却赶上了这场撕杀!”
    李俊:“我们还有晁天王大哥给兄弟的的亲笔书信。”
    项充:“好的,那我们就先进城里再说罢!”
    【镜  头】项充携二李与众人齐向登州城门前进;路上李立与大伙亲热地打招呼,说着话;
    【镜  头】项充一众涌进了登州城,直到州衙里各自入坐。
    【镜  头】李俊拿出书信递给项充,项充接过展开细看;李立说:“晁天王听我介绍了兄弟的情况,十分钦佩你的为人,所以要我们来,主要是想请兄弟上山,共聚大义。”
    【镜  头】项充看完了信,将信递给肖让:“让大家都看看。”然后转头对二李说:”小弟何德何能,却蒙山寨众头领如此看重。现在我已经与官府为敌,而且断了出海开创新天地的路,看来只有随二位哥哥上山这条路了.”又问众人:“不知众位叔叔兄弟们意见如何?”
    【镜  头】邓飞:“前次我们从东京回来就听说了梁山好汉打破曺州救了李立兄弟的事,就十分敬佩他们。现在我们已无路可走,就上山吧!”众人都一起应和;
    【镜  头】李俊、李立听了,十分高兴地站起来对大伙示意,李俊说:“能得众位英雄上山,梁山将会更加兴旺!”
    欧鹏说:“只是梁山离我们这里有上千里的路程,要经过几座州府,我们人马众多,又有老幼妇女,拖家带口的,如何能瞒得了官府呢?”
    【镜  头】肖让:“我们既要上梁山聚义,那就直接打起梁山的旗号,我们现在已有几百号人众,声势也算不小。”
    项充:“好主意!这样既是向官府公开宣战,又能扩大梁山的影响,让四方百姓都知道梁山的声威。这也算是我们上山前给山寨送的一份礼罢!”
    【镜  头】李俊:“好呀,这样般州县官府也不敢轻易出来和我们做对!我们可能行动的更顺当些!”
    项充便对莹娘说:“小妹,你和一些妇女边夜赶一造些梁山的旗帜,旗上的字让肖让写好。”然后对肖让说:“肖让兄弟,你和宗旺兄弟两个再领些人把咱们的人数详细统计出来,明天好编排队伍。”
    【镜  头】邓飞说:“就让二姐组织一些人,打火造饭,让大家吃饱喝足了,今晚大家再都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好上路开拔!”
    项充:“好,那其它的人,随我一起去清更理仓库,将能带走的财物全装了车,带不了的分给登州的百姓。”
    众人齐声叫了声:“好!”便各自行动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4-7 17:26:58 | 显示全部楼层
    莹娘、二姐巾帼不让须眉,终于手刃仇人。项充率领石勇欧鹏邓飞等好汉直取登州府并与李立回合奔梁山,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8 16:4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17-4-24 13:30 编辑

    第十七集  十里坡众好汉扬威  景阳岗武二郎打虎

    【镜头】闪现上集最后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项充从芝罘岛驾船返回落霞村时遇上了杀了方权成功脱身的莹娘、吴二姐等,随即决定袭击水营,然后诱开登州城门去救人。就在他们救出了邓飞,冲出登州城,奔向落霞村准备出海时,官军已提前派兵烧了他们所有的船只。项充义愤填膺,决定率众再次打入登州,与官军展开殊死决战,却遇上了从梁山前来的李俊、李立兄弟。便决定上梁山聚义。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十里坡众好汉扬威  景阳岗武二郎打虎
       【镜 头】州府衙里,众好汉们聚在一起。
    萧让向项充报告说:“昨日我们清点了人数,落霞村和蓬莱角两地的海客、渔民和丁大哥体。”
    【镜  头】潘金莲听了,脸上立即涌出一种幸福的表情,温柔地说:“叔叔这么好的身板,奴家看几眼就知道了,哪还用得着量。”说着已到武松身后,双手在武松背上轻轻摩抚,眼睛微闭,头脸竟不由想靠上去。却见武大郎从门进来,忙躲了开。
    潘金莲:“都上楼吃饭去罢,我都弄好了。”
    【镜  头】三人便出了屋,一起上楼。
    【镜  头】冷风呼啸,雪花纷飞。街上行人稀少,武松在雪中徒步回到了紫石街的家来敲门,门开了,潘金莲将武松迎了进去。
    【镜  头】武大郎、潘金莲睡在床上。潘金莲被子只掩在半身,玉肩、酥胸外路,武大郎见了,伸过手来,被潘金莲挡了回去,还背了身不理武大郎,武大郎不敢再动,也调过身子睡了,一会就打起了鼾声。
    【镜  头】潘金莲眼望天花板想着心事。忽然起来披了衣服下床,下了楼。
    【镜  头】潘金莲端着一盘碳,轻轻掀开武松的门进去。
    【镜  头】潘金莲站在床边呆呆地看着武松半裸的身子,伸出手竟想抚摸,却又缩了加去,转身小心地往火炉里添碳,却惊醒了武松,武松猛然起来,迅捷地抓住了潘金莲的脖颈喝道:“什么人?”
    【镜  头】潘金莲吓得尖叫一声,武松忙松了手:“是嫂嫂!”
    潘金莲颤声说:“我怕夜里火灭了,叔叔会冷,就起来给……”
    武松歉意地:“嫂嫂莫怪武二粗鲁,睡实了,没弄清……”
    【镜  头】潘金莲已缓过神来,上前轻推武松的肩说:“叔叔快睡吧!”
    武松躺下了,潘金莲将被子给拉上来盖好,终忍不住在武松胸前摸了一下说:“叔叔好强壮的身子,怪不得能打虎。”武松慌得坐了起来,潘金莲却已转身出了门。
    【镜  头】已过了午时,雪还在飘飘洒洒。武大郎高兴地挑着空担回到家门口敲着门,潘金莲开了门,武大郎进去。
    【镜  头】潘金莲惊讶地问:“这才啥时候,你就卖完了?”
    武大郎笑嘻嘻地:“是啊,没想到下这大的雪,卖饮饼的人竟比平时还多。”说着就想上楼去。
    潘金莲忽然若有所思地说:“大郎,那我们就再做些去卖吧!”
    武大郎高兴地答应:“对呀,我怎就没想到呢!”蹦跳着就进了灶间。潘金莲得意地笑了笑,也进去了。
    【镜  头】武大又挑着担子上街去了,潘金莲关了门。
    【镜  头】潘金莲在武松屋里火炉边摆了张小桌子,摆上了酒菜,又将炉火捅旺。然后在炉子边痴痴发呆。
    【镜  头】潘金莲听到武松在门外喊:“嫂嫂开门!”,兴奋地脸绽笑容,忙起来去开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4-8 21: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项充轰轰烈烈奔梁山并喜结良缘,武松打虎荣耀归来,赞。

    点评

    继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9 17: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9 17: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7-4-8 21:06
    项充轰轰烈烈奔梁山并喜结良缘,武松打虎荣耀归来,赞。

    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4-9 17: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17-4-24 13:31 编辑

    第十  八集  挑春情金莲递残酒  落叉竿西门动淫心

    【镜  头】闪回上集最后的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宋江正与柴进在沧州议论项充袭击官府,千里上梁山的事,却遇在柴进庄养病的武松前来辞行,与宋江相识。武松行至阳谷景阳岗,喝了十八碗酒后,上了景阳岗,打死了吊睛白额猛虎,被阳谷县令赏识,作了步军都头。武松正急着要回老家探望着哥哥,却在阳谷县衙遇上了哥哥武大郎。兄弟相逢,自是欢喜异常。欲知后如何,请看本集:挑春情金莲递残酒  落叉竿西门动淫心

    扶起来。”
    【镜  头】潘金莲只得挪步过去,将武大扶坐起来,武大少气无力地说:“下午喝了药,感觉好点,快,快给我喝!”
    王婆暗露喜色说:“哎,那就赶快将这碗喝了。”
    【镜  头】武大张大了嘴,王婆便将药搁到武大嘴边,武大几口就喝,王婆乘机就将药直接灌进了武大嘴里,武大突然躲开说:“这药好难吃,怎和下午的不一样。”
    【镜  头】王婆:“这是下午听郎中的话又加了一味药,大郎忍着点,喝了就会好的。”见武大又张了嘴,一手托紧了武大的头,不让他动,就势又一灌,武大将药全喝了进去。王婆微笑着放下药碗,回头看着武大。潘金莲连忙让武大睡好,拉了拉被子,就又紧张地躲在了一边。
    【镜  头】武大叫唤起来:“啊呀……疼呀……肝子疼……”王婆立即上去又拉过一床被子,没头没脸地将武大盖住,并死死压住了上身,武大双腿乱踢,王婆叫道:“娘子,快来压住下边!”
    【镜  头】潘金莲懵懵懂懂地过去将武大的腿压住。武大又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王婆掀开被角,只见武大七窍流血,咬牙切齿。吓得王婆也忙撒了手,潘金莲一屁股瘫软在了地上。
    【镜  头】寂静的紫石街上,从亮着灯的武大郎家传出了潘金莲的哭泣声。
    【镜  头】清大早的紫石街,冷冷清清,只有一、二家铺门开了,西门庆来到王婆的茶坊敲门,王婆开了门,西门庆进去。
    【镜  头】一进屋里,王婆就说:“大官人,人死了,赶紧拿银子办丧事罢!”
    西门庆掏出两绽大银说:“这还得依靠干娘了,我现在还不能出面。银子不够,尽管要就是了!”
    【镜  头】王婆一见银子,欢喜道:“好说,我去帮她料理。不过你得赶紧跟那个地坊上替人入殓的团头何九叔,他可是个精细的人,只怕来时看出破绽来,不肯入殓。”
    西门庆:“这你放心,我这就找他去说,他不敢声张的。”
    王婆:“那你快去,我去那边照看着。”二人出门。
    【镜  头】街坊邻里都聚集在武大家门前的旁边纷纷议论着。
    一个说:“这人怎说没就没了!”
    另一个说:“唉,武大郎,多和善的一个人啊.”
    又一个说:只怕是有什么说法吧!
    【镜  头】一身缟素的潘金莲站在门口,不少人都进去吊唁。有两个妇人问上前潘金莲:“你家大郎是患得甚病?前一阵还见他好好的啊”
    潘金莲掩面哭泣:“前两天突然得了心疼病,吃了药也不见好,昨夜猛然加重了,三更里就……”说着哽咽起来,两妇人连忙劝慰着。
    【镜  头】何九叔家里,西门庆与何九叔对坐桌边,桌上放着一绽大银。
    何九叔说:“西门大官人呀,我们这行当就是替人入殓,那能收您的这份钱财呢!我可不敢!”
    西门庆:“九叔何必客气,这析事还要你周全,不可泄露。日后我还要报答的。”
    何九叔低头沉吟了一会儿,说:“既然如此,我只好先收着了,事我尽力而为就是。”
    西门庆:“那就有劳了,万望用心,这就告辞!”
    【镜  头】何九叔送西门庆出了门,返身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心事重重,烦燥不安。
    【镜  头】两个伙计来到了武大郎家,王婆迎上来问题:“你们师傅何九叔怎没来?”
    一个伙计:“师傅方才出门时不小心跌了一跤,行动有些不便,就让我们来了。”
    【镜  头】王婆眼睛转了两转说:“那就赶快入殓吧!在楼上。”两伙计便上楼。
    【镜  头】太阳西斜,阳谷城外的化人场上,一堆柴禾上架着一幅棺材,王婆陪着哭泣的潘金莲,众邻里也都围在旁边观看。
    【镜  头】两个伙计举火点着了柴禾,焰烟腾起。
    【镜  头】不远处的一棵树后,郓哥在那偷偷哭泣。
    【镜  头】何九叔提着一陌纸钱来到了化人场,先将纸钱放进火里烧了后,转过来对王婆、潘金莲说:“前日,筋骨扭伤了,没能过去。今日能行动了,就过来料理一下。”
    王婆说:“九叔真是志诚,那就多谢了!”潘金莲也上前致谢。
    何九叔又说:“还很要一阵子才能烧化完,你们可以去斋堂里歇着,这里我们会料理,骨植我们会给你们送来的,就放心吧!”
    【镜  头】王婆便拉着潘金莲说:“也是,没咱的事了,我们就去吧!”两人起身去斋堂,众人也都各自散了。
    【镜  头】两个伙计在灰烬里挑着骨殖。何九叔拿起一把火铗在火堆中取出两块东西,在旁边的潵骨池水里浸了一下,用一块布包好收起。
    【镜  头】郓哥在树下瞪着眼睛看着何九叔的举动。
    【镜  头】何九叔家中,何九叔灯下在一张纸上写画着,随后将写好的纸和两块发黑的骨头、西门庆给的银子包在一起,放在角落里。
    【镜  头】武大家中,潘金莲在灵位前点上玻璃灯,上了三柱香。恹恹地起身便欲上楼,却听后门敲响,便去开门,西门庆嬉皮笑脸地进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0 13:30 , Processed in 0.122728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