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大漠顽人

[原创] 电视连续剧《水浒新传》(连载中 ……)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1: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于公谨 发表于 2018-1-1 18:28
    分镜头剧本的意思。新年好。

    哦!祝新年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1 09:2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4: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18-1-6 14:08 编辑

    第五 十 集  忠义堂英雄排座次  盛筵席李逵反招安

    【镜  头】闪回上集最后的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梁山人马依照智多星吴用之计,以侯建、焦挺相助时迁在翠云楼上放火为号,里应外合,一举拿下了大名府,救出了卢俊义、石秀,杀了奸夫淫妇,处决了贪官污吏,然后进军曾头市。宋江有意想让卢俊义建功,擒拿史文恭,便让卢俊义统帅人马攻击曾头市由史文恭驻守的南大寨,自已去攻北大寨。两路人马先后得手。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忠义堂英雄排座次  盛筵席李逵反招安
    【镜  头】李逵、樊瑞、鲍旭三个各挥兵械徒步迎战史文恭,却因不占势利,被史文恭横冲直撞,冲开了道路,直向庄门去了,手下的骑兵也跟着冲出去,只有步兵被截住了。
    【镜  头】曾家府庄墙上的守兵早已看见,放下吊桥,开门让史文恭进去了。
    【镜  头】曾家府上,那个曾主持打擂的白脸后生在旁扶着曾士彦。曾士彦捶胸顿足对着史文恭嚎啕大哭:“我的两个儿子都被梁山贼人杀了,教师,你可要为我报仇呀!”
    史文恭劝慰:“庄主,请先节哀。现在情况紧急,我们得赶快想办法才是啊。”
    曾士彦听了,回过神来,止住了哭泣说:“梁山贼寇势大,我们南北两寨俱失,只怕难以抵挡。所以我已给女婿修书一封,让他与朝中童枢密请发禁军前来。正要让这个侄儿曾嘉前去金国送信的。”
    史文恭:“只怕远水救不了近火,梁山人马很快就要攻庄了!”
    曾士彦:“这个我也想到了,万一不行,我们可以假意请降求和,只要想法保住性命,拖延时日,等大军来了,再与他们翻脸。只是近日这守庄之事,就全仗教师你多费心了!”
    史文恭:“庄主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报答知遇之恩!”
    【镜  头】曾士彦对回头对白脸后生说:“曾嘉,你这就带上一个伴当,赶紧出发,万不可让梁山人发现,耽误了大事!”
    曾嘉:“伯父放心,我路熟,从僻路走,不会被他们发现。”
    曾士彦:“那就快去!”
    曾嘉向曾士彦和史文恭一拜,便出去了。
    【镜  头】曾家北寨,林冲、秦明、李逵等迎接宋江、公孙胜等进了寨门。
    宋江:“方才卢员外已派人来告知,南寨也已攻破。我已让人去传达了我的意图。让卢员外他们在南寨外布置罗网,我们从北猛攻曾家庄,让曾家人马从南出逃,然后在半路一一擒获。”
    林冲:“那我们现在就一鼓作气,直接攻庄!”
    宋江用力一挥手:“好!弟兄们,协力向前,拿下曾家庄!”
    【镜  头】曾索匆匆忙忙进府中大厅,向曾士彦和史文恭报告:“梁山人马已从北面攻庄,三哥正在布防。我来……”
    曾士彦惊恐地抢问:“南边没动静吗?这可如何是好呀?”
    曾索:“四哥在南边,尚无动静。爹爹莫急,梁山贼寇没什么可怕的,我去北边收拾他们,让史教师去南边。”
    史文恭:“我们有庄墙作依靠,应能支撑。我这就去南边。”
    曾士彦:“好吧!但不要硬拚,万一不行,就诈降,以争取时间,等候大军到来。”
    史文恭、曾索答应了,转身而出。
    【镜  头】曾嘉和一个庄兵骑马在林中小路上急奔。却被燕青和十几个好汉迎头挡住。曾嘉一看不妙,仗着路熟,拍马就想从另一边逃走,燕青用川弩一箭就将庄兵射下了马,随即一挥手,众好汉立即将曾嘉围了起来。
    燕青一见是曾嘉,不由笑问:“原来是你,是要出去求救兵的吧?你还认得我吗?”
    曾嘉惊诧万分:“你……你不就是当初曾打了擂台的,原来你是梁山的贼……”
    燕青一声断喝:“将他带走!”
    众好汉上前用刀抢逼着曾嘉一起骑马出了林子。
    【镜  头】燕青和一个好汉押着曾嘉到了卢俊义的面前。卢俊义惊奇地问燕青:“哦,这不是当初主持打擂的那人吗?”
    燕青笑笑:“正是他!他要出去送信求救,被我撞上了。”回头对曾嘉喝道:“快说!你要去那里,干什么?”
    曾嘉只得坦白:“是主人要我去金国给他女婿送信求救的。这是书信。”说着将书信呈上,燕青接过就给了卢俊义,卢俊义折开看了起来。
    【镜  头】燕青又问曾嘉:“这金国这么路远,救兵几时才能到,你家主人就准备傻等吗?”
    曾嘉: “主人想万一不行,就用假投降,等救兵到了再……”
    【镜  头】卢俊义已看完了书信,笑对燕青说:“这信中也说想用诈降作缓兵之计。我们要将这情况通报给宋大哥。”
    燕青:“好的!”回头对曾嘉:“你家主人也未免异想天开了吧!将他押下去!” 那好汉便将曾嘉押了出去。
    【镜  头】北庄墙门,几颗火炮打来,在门楼周围炸响。庄墙下,几排弓箭手向庄墙上射击,墙上庄兵只顾躲藏,无力还击。
    【镜  头】林冲、秦明、李逵等率众担运土石,填护庄河。
    【镜  头】突然,吊桥被放下来,庄门打开,两个人骑马奔出来,一人手挥白旗,另一个大声叫喊:“我们投降,我们投降!我是曾庄主的侄儿曾肇,现庄主有信要交给你们首领。”

    【镜  头】北大营内,宋江看了书信放下,冷眼问曾肇:“你们庄主是真降还是假降?”
    “是真,是的!那有假意啊,我们但听头领吩咐!”
    宋江冷笑:“哼,你们派出人去金国求救,想让朝庭出兵伐我,现在用诈降以作缓兵之计,你当我不知吗?”
    曾肇听了,目瞪口呆地说不出话来。
    宋江又说:“不管是真是假,你回去告诉你们庄主,他必须答应我三件事,我方能受降。第一,将那史文恭交给我们处罚;第二,法华寺的僧人一个不缺地押送过来;第三,交还劫夺我山寨几百马匹,并向我山寨提供细粮一万石,钱二十万贯。”
    曾肇叩了首答应:“头领的话,我们自当遵守,但要容我回去向家叔告知,再来回话。”
    宋江:“那就快去吧!”
    曾肇向宋江行了礼,便和庄兵退了出去。
    【镜  头】曾肇回到曾府,曾士彦和史文恭、三个儿子正在大厅里,便上前报告:梁山提出了要将史教师还有马匹以及法华寺的僧人和一万担粮和二十万贯钱财,方可答应讲和。
    【镜  头】曾士彦听了,有些为难地:“僧人和钱粮可以答应他们,但史教师决不能交给他们,不用说史教师我们有功,而且今后朝庭发兵,还要仗他行事。可是这又该好何给他们交待呢?”
    曾肇:“我也觉得这事不好办,可当时只能答应了。路上我就想,庄里有一个人和史教师长得特象,可不可以让他顶替一下?”
    曾士彦不由转忧为喜:“哦,真有这么个人?”
    【镜  头】旁边的曾索答话:“的确有这么个人,长的太象了,就是个头稍矮一些。”
    史文恭: “这不打紧!当初他们见我也是在交战中,未必能看得很清楚。将我的披挂给他穿上,应当不会有失。”
    曾士彦:“那就太好了!就这么办,我再去给法华寺的长老们说说,要他们忍耐一下,大军一来,就救他们出来。”
    曾肇:“那钱粮该如何……”
    曾士彦:“钱粮请他们来了后,亲自去提取。你就快快去办吧!然后去给他们回话。”
    曾肇:“好!叔叔,我这就去办!”说毕,便退了出去。
    【镜  头】曾肇带领十多个庄兵押着假史文恭和几个僧人、百余战马进了北寨的梁山大营。
    【镜  头】大营内,曾肇向宋江等众头领告说:“百多匹战马都交给你们的人了。史文恭和法华寺的僧人我们都带来了,请众头领验明正身。”说毕就退后,和几个庄兵将假史文恭、僧人带上前几步。
    宋江便问林冲:“兄弟见过史文恭和这些和尚,你看看是真是假。”
    【镜  头】林冲仔细看了看说:“和尚不假,这个史文恭相貌倒是很象,可神色惊慌,似有些不对,但也不好确定。”
    宋江微笑了一下:“这人是真是假,用不了多久,自然会分晓。”便下令:“押下去,好生看管!”
    【镜  头】几个好汉上前将和尚和假史文恭押了下去。
    【镜  头】宋江又问曾肇:“那钱粮没带来吗?”
    曾肇忙说:“哦,我叔叔意思是想让你们进庄后直接提取,也免得验收复核。所以……”
    宋江:“这到也好,更省事。那我们现在就随你进庄!”
    曾肇:“好的,小人在前带路!”
    【镜  头】宋江转头对李逵说:“铁牛兄弟,你和樊瑞、鲍旭三兄弟带上你们的手下弟兄,随他们先进庄,就按我们的安排借机行事。我们的大军随后跟进。”
    李逵答应了一声,便和樊瑞、鲍旭三个起来,推搡着曾肇等人出去了。
    【镜  头】南寨,卢俊义,穆弘,杨志、燕青等在一起议事。
    卢俊义:“宋江大哥那边已传来消息,曾家已来假投降,他们将利用这个机会,将计就计.看来曾家府很快就要拿下.我们也要布置好了,来个瓮中捉鳌!”
    穆弘: “        我们撒下网,见一捉一,见二抓双。我负责东边。”
    杨志:“那西面归我!”
    燕青:“那员外哥哥就在南边,我去庄门诱敌。”
    卢俊义:“好!那我们立即行动!”
    【镜  头】李逵和樊瑞、鲍旭三个带着手下弟兄跟在曾肇等曾家庄兵的后边,来到了曾家府门前。
    曾士彦和两个儿子从里边出来,曾肇迎上去说了两句,曾士彦便和两个儿子又急向外行,李逵和樊瑞、鲍旭三个紧跟在后。
    【镜  头】林冲、秦明率大队人马跟着宋江到了曾家府门前与曾士彦等相遇。曾士彦上前一步,正欲说话,却听宋江一声断喝:“拿下!”
    话音没落,李逵和樊瑞、鲍旭三个已架起兵刃,将曾士彦父子三个逼住,动弹不得。曾肇也让两个好汉用刀抵住了。随即被五花大绑起来。
    【镜  头】南庄门楼上,一个庄兵急急忙忙跑来向史文恭和曾索说了几句,史文恭、曾索听了大惊失色,二人交流了两 句,便急急奔下了庄墙。
    【镜  头】南庄门打开,史文恭、曾索率领几十个庄兵冲出来。燕青立马挡在前面,冲二人大叫:“你们死到临头了,还不快快投降!”
    曾索不顾一切地向燕青冲去,燕青却调马回头就走,并已取出川驽在手。
    史文恭大叫:“公子莫追,那是诱你!快随我向东。”
    曾索听见,便勒马向东随史文恭去了。
    【镜  头】史文恭、曾索率众正行进中,穆弘 、马麟挡住了前面的去路。
    史文恭一见穆弘 ,大惊失色,惊叫:“你,你不是……”
    穆弘大笑:“呵呵,史文恭,老爷我是梁山好汉没庶拦穆弘!快快下马受死吧!”
    曾索不知天高地厚,又抢上前去,马麟出马接住就战。史文恭却立即调头狂奔去了。
    穆弘却不追赶,回身一流星锤打在曾索的马屁股上,马狂嘶着将曾索掀下了马,好汉们上前将曾索捉了。
    马麟不解地问:“大哥为何让他跑了啊?”
    穆弘:“呵呵,是宋公明想要让卢员外擒捉了史文恭。”
    马麟:“哦,原来这样啊!”
    穆弘:“我们随后赶去,他跑不了!”二人拍马向前。
    【镜  头】史文恭正骤马向西狂奔时,猛听得前面杨志高叫:“史文恭,你跑不了,杨志在此!”
    史文恭也不打话,扑上去就与杨志交手,二人你来我往斗了起来。没几回合,史文恭见一时胜不了,便跳出圈子,向南奔去。杨志从后紧追不舍。
    【镜  头】卢俊义带着队伍,横枪立马挡在一大路上,燕青也守在路的另一边。卢俊义看见史文恭急奔而来,厉声喝叫:“快快下马自缚,还要我污手腥脚吗?”
    【镜  头】史文恭急勒马回望,只见穆弘、 杨志分别赶来,只得硬着头皮向卢俊义扑来。二人交手恶战起来(一组武打镜头)。
    【镜  头】燕青在旁取出川驽,一箭朝史文恭射去,中在手腕上,史文恭大叫一声,抛落铁枪,伏鞍就跑。卢俊义纵马追上,与史文恭并马前行,轻舒猿臂,将史文恭擒离雕鞍,活捉过来。扔在地上,几个好汉上去捆绑了。这时,穆弘 、杨志等也都聚拢过来。
    【镜  头】宋江、卢俊义南北二路好汉在曾家府外会齐.宋江上前向卢俊义祝贺,然后招呼大家一起走进了曾家会客大厅。
    【镜  头】大厅里,众头领分别入坐。宋江和卢俊义居中而坐。宋江欣慰地:“我们毫无损伤,轻松拿下了曾家府,铲平了曾头市,特别是卢员外擒拿了史文恭,真是可喜可贺!”
    卢俊义谦虚:“全仗了众兄弟之力,非卢某一人功劳。”
    【镜  头】公孙胜向宋江:“此间事已了,我们还是尽快回山吧!”
    宋江:“好!我们大获全胜,今日就在此大摆宴席,慰劳弟兄们。明日将曾家的几个儿子、侄子和法华寺的和尚当众处决,将头颅带回山去祭奠晁天王。曾士彦和史文恭押回山寨处决。另外,将曾家府库的金银装载回去,将剩下的粮食布料等物分发给贫民百姓。我们后天一早班师回山!”
    【镜  头】吴用、花荣、朱仝、雷横等守山头领在金沙滩上迎接从船上下来的宋江等回山头领的场景。
    【镜  头】众人上山途中,朱仝、雷横从后赶上宋江,三个错开众人,朱仝向宋江在一边说了几句话,宋江不住点头,然后与二人分开,赶向前去。
    【镜  头】众头领齐聚在忠义堂里,宋江拉着卢俊义到了第把反交椅前,然后回头对大家说:“当初晁天王去时曾说过,谁捉了史文恭就坐第二把交椅,现在我们就请卢俊义兄弟坐二把交椅。”
    众头领齐声唱和:“好!”
    【镜  头】卢俊义还想推让,宋江抢先说:“你就什么也不要说了,这是晁大哥的遗命,必须遵守。”说着就将卢俊义按坐到交椅上。  
    卢俊义还想起来,可宋江按住不放,也就不好再说话,只得坐了。众头领便也依次入坐。
    【镜  头】宋江也自入坐主位.对众人开言:“弟兄们,我梁山大军此番下山,破了大名府,救出了卢俊义和石秀兄弟,又扫荡了曾头市,为晁天王大哥报了大仇。当初晁大哥去世时,由于天气暑热,我们又急于报仇,所以临时将他安葬了。现在我们要为晁大哥重新修建墓室,隆重安葬。并在墓前将曾士彦和史文恭杀了,祭奠晁大哥。”
    又转头对吴用 公孙胜说:“我曾在出军前察看了后山一带,山环水复,极是清幽,必定好风水。我曾自幼旁涉堪舆之书,颇晓青鸟之术,我们就前去再相看一番,先定墓址。”
    吴用:“好的,公孙兄弟也必定谙晓此道,我们明天和几个兄弟一早就去。”
    宋江忙说:“对,对!公孙兄弟才是行家!”说着和吴用、公孙胜一起都笑了。
    公孙胜又说:“哦,对了!还得要人去水军大寨叫上项充兄弟。他可是晁大哥的表妹夫呀!”
    吴用:“还有石勇,还要他来主持施工呢!”
    宋江:“对,对!把他们都叫来,并让项充兄弟夫妻一起去!”
    【镜  头】梁山后山,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林冲、刘唐、项充、晁小妹、石勇等围绕在朱仝、雷横埋碑处,指指点点地议论者。
    【镜  头】宋江手指划着这块地说:“我看这里山峦拱抱,松柏苍苍,正是牛眠之地。公孙兄弟,你看如何?”
    公孙胜环顾四周,欣然道:“很不错,依山面水,方位也对.”然后调头问项充:“项充兄弟,你俩看这里如何?”
    项充笑着答应:“我和小妹也都觉得合适,就定这里吧!”
    宋江冲着石勇:“石勇兄弟,下来就是你的事了。所有材料由杜迁、宋万来办,你只负责修造,可一定要造好啊!”
    石勇拍拍胸脯:“宋大哥放心,我一定做好!保正大家都满意!”
    宋江招招手:“那就好!大家回去吧!”众人便一起离开。
    【镜  头】热闹的后山墓地工地。杜迁、宋万正在指挥率领的人将石料卸下来,旁边是石勇率人在整理石材。另有一部分人正挖掘墓穴。
    【镜  头】忠义堂门外,卢俊义、吴用、公孙胜、关胜、林冲,花荣、孙立、朱仝、雷横等聚在一旁,听宋江对萧让和金大坚说话。
    宋江:“晁大哥的墓修好后,还要立块碑。这事就你俩负责,一个写字,一个刻碑。碑石我已让石勇准备了。你们去找他……”
    这时,石勇匆匆跑来向众人喊叫说:“快去看看,墓地里挖出一个石盒来,里面还有文书,是些认不出的字,好生奇怪!”
    众人听了都感意外惊奇。宋江招手:“走,去看看!”众人便都急切地朝墓地去了。
    【镜  头】墓地,众人好奇地围着石盒观看,见宋江等过来,便让开一边。宋江等上前围着石碑观看,石勇上前将文书交给宋江。
    【镜  头】众头领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花荣:“呀,这石盒还很精致!”
    朱仝也装出惊奇样子:“怎么会在这里呢?”
    公孙胜:“快看看上面的字!”
    林冲:“这字象是古体字,不好认啊!”
    吴用却用手摸了摸:“这石盒纹路看上去很新,怎么象是新雕刻的一样?”
    雷横忙说:“不可能是新的,你看这盒身都脏成这样了!”
    【镜  头】宋江手捧着打开的文书:“怎么会是新的呢?埋在地下,不受风雨,应该是显新的。只是这上面的文字象是蝌蚪古篆,我以前曾认识一些,可是现在却认……”
    【镜  头】萧让却俯身凑上去仔细看了看,抬头说:“我能认识!过去练习过蝌蚪古篆,只是得用些时间才能翻写出来。”
    【镜  头】众人一听,都显得非常高兴。
    【镜  头】宋江:“那就让萧让兄弟尽快翻译出来!”
    【镜  头】全体好汉齐聚忠义堂。宋江站起来大声宣告:“弟兄们,我们梁山发生了一件奇事,大事。昨天在晁天王的陵墓工地掘出了一块石盒,里面的文书上竟然有我们所有一百零八个兄弟的名讳。这让我想起当年梦见九天玄女娘时,她曾称我为星主。如今可得以验证,原来我等众兄弟皆是上应天罡地煞之星,合当下世在此聚义,这是天意啊!
    公孙胜在旁也说:“贫道幼读道书,得知天上确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星,不想我等一百零八人下合此数。原来我们都 是天上星宿,合当聚义。”
    【镜  头】吴用却略感疑惑,淡淡地说:“世上还真有这等奇异之事,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竟然会是上天星宿!果真如此,那到的确可贺!”
    宋江兴奋不已,大声道 :“现在就让萧让兄弟给我们大家宣读!回头让金大坚兄弟将其刻成石碑,立在忠义堂前。”
    【镜  头】萧让手持纸卷走到中台上,展卷高声宣读:碑体上方刻有“替天行道,忠义双全“八个字,下面的正文是:
    天魁星及时雨宋江,    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
    天机星智多星吴用,    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
    天威星大刀关胜,      天雄星豹子头林冲
    天猛星花和尚鲁智深,  天犷星没遮拦穆弘
    天严星病尉迟孙立,    天俊星小李广花荣
    天英星双枪将董平      天贵星小旋风柴进
    天豪星八臂哪吒项充    天烈星霹雳火秦明
    天平星青面兽杨志      天富星扑天雕李应
    天勇星行者武松        天杰星九纹龙史进
    ……  ……
    在萧让的宣读声中,依次出现以下镜头:
    1.【镜  头】规模宏大的晁盖陵墓,墓前正中一条白石墓道,两边有气象庄严的一对华表,中间的石供桌后立着墓碑,上刻:故梁山泊寨主义士晁盖之墓;
    2.【镜  头】乐和赞礼,裴宣司仪,仪仗队伍,威严整肃,鼓乐齐鸣。梁山头领身穿孝衣,头带号帽,腰束白带,齐齐聚集在后山新建的晁盖墓前;
    3.【镜  头】四个好汉押着曾士彦、史文恭跪在墓碑供桌前,樊瑞、鲍旭上前双刀齐下,斩下了两颗头颅,另外几个好汉将装着用石灰呛过的曾家五子和法华寺和尚头颅的竹筐抬过来,将全部头颅摆放在供桌上。
    4.【镜  头】凌振在一边高岗上施放号炮,声声作响,所有人皆跪拜在晁盖墓前;
    5.【镜  头】东山朱贵酒店,梁中书派来一个主管带着四个亲信家丁和奶公,带来四百两黄金,燕青点收后,奶公从朱贵将怀里抱过了小衙内,主管向燕青、朱贵致意后,四人离开了酒店。
    6.【镜  头】忠义堂门前,“替天行道”的大旗下,新建了一座碑亭,好汉们将一块大石碑安放在碑亭里的基座上,众关领在旁围观、议论着;
      【镜  头】宋江、卢俊义两人下在中军帐里议事,戴宗从外进来了。宋江一见,高兴地起立迎上去:兄弟,快说说东京有何动静?
    戴宗:我到了东京,找到了宣赞兄弟的那个关系,通过他打听到了朝庭的情况。我们破了东平和大名府后,朝野震荡。却有一个御史大夫候蒙上书建议招安,于是皇上就任命他为京东两路安抚使,并任命张叔夜为东平知府。二人很快就会到东平府上任,办理招安我们的相关事宜。
    宋江听得喜出望外,兴奋地转头对卢俊义:这下可就遂了我们的心愿!
    卢俊义也抚掌欢笑: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镜  头】顺序出现以下镜头:
    五彩缤纷,秋色斑斓的梁山全景;
    水泊风光,停泊着战舰和大小船只的水寨;
    金沙滩小寨,前山三关,宛子城,忠义堂外景;
    【镜  头】忠义堂内,四周围布置了五颜六色、百态千姿的菊花。大厅正中已摆好宴席,众头领也已齐聚。
    宋江在主位开言:“众位兄弟,自我们破了大名府,扫了曾头市以来,官军再不敢对我们轻举妄动,我梁山声势更盛。想我宋江,不过一卑微小吏,蒙各位弟兄抬举,做了寨主,开创得如今这样大的局面。而且我们竟然是上应天象,下世相聚。此等亘古未有之奇事,值得大庆大贺。现在正逢金秋重阳,我们特搞了这个“菊花会”,今日弟兄们就开怀畅饮,一醉方休。”说罢,转头又对卢俊义和吴用、公孙胜:我们四个就分两头入坐,如何?”
    卢俊义:“好的,我和公孙大哥坐对席。”说着就携手公孙胜前去对席入坐。
    宋江又对大家说:“弟兄们今天就不要按座次,务自搭伴在两边入坐吧!”众人欢声雷动,齐声叫好。便各寻伴坐下。
    【镜  头】众头领相互敬酒的热闹场面。这时穆弘起身冲马麟叫道: 马麟兄弟,把你的笛子吹一曲,给大家助助兴!“
    戴宗也叫喊:“让乐和兄弟也唱一个!”
    众人又齐声叫好。穆弘哈哈大笑:“铁笛仙配铁叫子再好不过,快,一起来一个!”
    【镜  头】马麟和乐和双双站了起来,马麟笑着说:“既然兄弟们有兴,那我们就来一个。”
    乐和已走到了马麟身边,也笑笑:那我们就给大家来一首“阳关三叠”。
    马麟已取出铁笛吹奏起来,乐和放声高唱:
    渭城朝雨浥清晨,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镜  头】乐和的歌声嘹亮入云,裂石穿金,响彻大厅。众人皆停杯侧耳倾听。
    【镜  头】宋江看着眼前情景,异常高兴,竟有些得意忘形,手舞足蹈。一个好汉拿着笔墨纸砚上来,放在桌子上。宋江便伏案疾书起来。
    【镜  头】乐和一曲歌罢,掌声雷动,叫好声响彻大厅。宋江起来道:“我一时兴起,填了一首“满江红”,就请乐和兄弟给大家朗读一下。”说罢将写好的纸传给了乐和。
    乐和接过去,便展开诵读起来:
    喜遇重阳,更佳酿,今朝初熟。见碧水丹山,黄芦苦竹。头上休教添白发,鬓边不可无黄菊。愿樽前长叙弟兄情,如金玉。
    统豺虎,御边幅,明号令,军威肃。中心愿,平虏保民安国。日月常悬忠义胆,风尘障却奸邪目。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
    【镜  头】乐和声音才落。阮小七便跳起来吼叫:“招甚安!晁哥哥在时,一心要和赵官家做个对头,你宋哥哥为何却要早招安,心方足?”
    【镜  头】李立也接着大叫:“我们不要招安!杀向东京去,打翻金銮殿,这世界才得清平!”
    【镜  头】武松也瞪起眼睛:“如果招安,岂不冷了弟兄们的心!”
    【镜  头】宋江楞了一下神,立即站起来,正想要说话,却听见李逵大叫:“招安,招安,招甚鸟安!”
    【镜  头】李逵圆睁怪眼,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踢翻。
    【镜  头】满心欢喜的宋江一时觉得颜面扫地,猛拍了桌子站起来冲李逵怒喝:“你竟敢如此无礼,左右,给我推出去斩讫报来!”
    【镜  头】李逵只顾大喊大叫:“俺敬你是个好汉,才从江州跟你到了这里,谁知你竟然要投降朝庭!你带俺们杀去东京,夺了皇位,你做皇帝,我们做将军多好,难道还不如你去做那昏君的奴才?你现在倒要拿军法来压我,就是砍了头,我也不服!”
    【镜  头】宋江更加怒不可遏,一迭声地:“快快斩讫报来!”
    【镜  头】坐在李逵两侧的樊瑞、鲍旭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樊瑞发狠道:“若要斩首李大哥,我们不服!”
    鲍旭吼叫:“你真要投降,那我们就走人!”
    【镜  头】吴用起来劝宋江:“哥哥息怒,李逵兄弟不过说了自已的心里话,罪不至死啊。”
    花荣也站起来:“哥哥,李大哥喝多了酒,就饶了他吧!”
    宋江冷静了一下,坐了下来,摆摆手:“那就先将他禁闭起来,听候发落!”
    【镜  头】几个负责刑事的好汉早已站在李逵身后,便欲上前押李逵,李逵一手挡开,叫道:“你就是将我千刀万剐,我也不怨恨你,但要投降,铁牛死也不依!”说完自已转身向外去了,几个负责刑事的好汉便跟了出去,樊瑞、鲍旭也跟了出去。
    【镜  头】宋江又站起来瞅着李逵的背影:“这黑厮,就能胡闹!”又对大家恳切地:“众位兄弟,你们要明白,我这样做,是为了大家好。我自幼读孔孟之书,知圣贤礼教,自古以来,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与朝庭作对的,都没好下场。前朝的黄巢不就落个虎狼谷自刎的下场吗?所以我们可不能步其后尘,做不忠不义之人啊!”
    【镜  头】关胜、孙立两个异口同声:“哥哥说得对!”
    【镜  头】在旁的吴用神色凝重地也站了起来:“哥哥的言语,小弟却不敢苟同!与朝庭作对,是晁哥哥在世时就立下的宏愿,而不是众兄弟胡言乱语,这是我梁山事业的根本所在。哥哥被圣人之言所惑,拘守忠义,实是腐儒之见。以我看来,我们正应当继承晁大哥遗志,效防黄巢,与弟兄们同心协力,杀向东京,改天换地,这才是名垂青史的大事业!至于黄巢所败,主要是因自身的原因 ,再加之手下变节。我们引以为鉴就是。”
    【镜  头】宋江听了,一脸不快,只是摇头,沉吟不语。
    【镜  头】花荣在旁也劝宋江:“军师哥哥的话在理,还望哥哥采纳为好,这不仅是山寨之幸,更是万民之福。否则。招安只能让兄弟们心寒。”
    宋江眉头紧锁,失望地看着花荣:“贤弟,我与你自幼相交相知,你竟不明白我的心?我们立身行事,都要以忠义为本,才可做人。所以我上山后就以忠义为纲,替天行道。当今圣上,天生聪明,只是一时被那些奸邪蒙蔽了。如果我们一定要学汉末的黄巾、随末的李密、唐末黄巢、以及本朝初年的李顺、王小波,结果只能和他们一样,没好下场。也不过是草泽英雄而已,却自陷不忠不义。”
    【镜  头】这时,燕顺站了起来:“我是个愚莽之人,实在不明白这皇帝既然圣明,可又如何能被蒙蔽了呢?”
    宋江呵呵一笑:“燕贤弟,这就好比日月有时也会让云烟遮住,明镜也会蒙上灰尘一样啊!但却无损日月之明,宝镜之光。”
    【镜  头】卢俊义从对面起立大声说:“宋哥哥所言极是!当初我未上山时,就十分膺报梁山好汉的替天行道,所以上山后就誓愿做忠义好汉。我们兄弟们都是被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屈陷,才上山聚义。又不是当今圣上逼迫的,不能怪罪于他。我们若是既反贪官,又反皇上,那不大错特错了吗?”
    徐宁也起身:“只反贪官,不能反皇上!”秦明、杨志、徐宁、索超等人一起附和:“说的对!”
    【镜  头】柴进坐着说:“两位头领哥哥说得没错!”坐在旁边的李应也附和:“我们就听宋哥哥的安排!”
    【镜  头】朱武也站起来:“听了几位哥哥的话,我还是支持军师哥哥的意见,我们是受苦受冤的人,应当继承晁哥哥遗志,不然梁山事业将半途而废,接受招安是自寻绝路!”
    【镜  头】关胜起来一脸正容:“我等待罪水泊,事非得已,只因大家心怀忠义,才相聚一起替天行道。如果受了招安,再为国家良臣,有何不好啊!”
    【镜  头】项充起立,冷颜峻色,紧盯着宋江,斩钉截铁地:“宋哥哥,小弟有话就直说了,如有冲撞休怪!当初晁哥哥在时,众兄弟如一体同心。自你上山后,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当初我本想说话反对,但怕让你在大家颜面上不好看,所以忍了。你成天将忠义二字挂在嘴上,其实早已将忠字压了义字,花言巧语,蛊惑人心,替那昏君涂脂抹粉,一心盼着投降朝庭。我今天把话撂在这,你若能听吴、朱两位军师的话,继承晁大哥遗志,我自当拚命向前,如果定要招安,那我就和兄弟们去出海飘洋了,决不跟你去跳火坑!”
    说完,恼怒未消地就一屁股坐下,再也没看宋江一眼。
    【镜  头】宋江脸色很难看,望着项充,又想说话时,林冲在另一边开言:“宋哥哥,我林冲被高贼陷害,上山最早。因佩服晁大哥胸怀大志,大义为先,所以火并了王伦。如今你却要改弦易辙,去受招安,晁大哥死难瞑目,众弟兄也心灰意冷,还望三思!”
    【镜  头】武松又站了起来:“要我说…”
    宋江招手止住:“武松兄弟,不要再说了!众位兄弟,你们都是明白人,我主张招安,又不是为一已之私,是为大家的将来着想。虽然我们现在做忠义好汉,可终究是脱不了强盗的名目,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也要为此受牵连。如果能做国家臣子,岂不是青史可留名,后代也清白。我一番良苦用心,如何就冷了众人心?”
    【镜  头】鲁智深不耐烦地吼叫起来:“就是冷了众人心,我的已是透心凉了!如今的朝庭就如同洒家的直裰染黑了,如何能洗刷干净?若要招安,那就各走各的道!”
    旁边的穆弘一直冷眼傍观,这时也站起来:“师兄说得好!我们好不容易摆脱了官司王法的枷锁,打出如今的一方天地,若再受招安,岂不是重入虎口,我可把话先撂在这,到时我会另立山头,决不奉陪!”
    【镜  头】始终不曾开口的公孙胜起来笑着打圆场:“我们今天的‘菊花会’是让兄弟们欢度佳节,畅叙情谊.至于招安一事,眼下并无眉目,也只是宋大哥私心盼念而已,我们还是暂且收拾起这个话题,痛快饮酒罢!”
    【镜  头】宋江突然哽咽流涕,大放悲声:我在江州,因酒后题诗,被陷反罪,是晁大哥率众弟兄舍命相救,才有我一条命在,我岂敢忘此大恩,让晁哥哥死不瞑目!想当初,我提倡替天行道;做忠义好汉,晁哥哥也不曾反对,我也说过要辅国安民,去邪归正的话,他也首肯.可见他也未必反对招安,是我宋江德薄能鲜,诚信不足,以致众兄弟不能见谅,反遭责难.”说罢哭泣起来.
    【镜  头】旁边的关胜、孙立、柴进等人急忙上前劝慰。
    【镜  头】吴用却只顾深思,林冲、花荣等其他人瞅着宋江,却坐着未动。
    【镜  头】穆弘咳了一声,站起来:“这里不痛快!弟兄们,我们到别处去喝酒!”
    【镜  头】马麟、穆春、郁保四、李云、石秀、燕青、段景柱、裴宝姑等一哄而起,就要离开坐位。
    【镜  头】穆弘又拉起鲁智深:“师兄也和我们一块去!”
    鲁智深起来了,回头又叫武松:“武松兄弟,我们走!”
    【镜  头】武松起身欲行,却又回头看了一眼宋江,见宋江也正抬头看着他,便迟疑起来,终回了鲁智深:“我就不去了,师兄自去吧!”便又坐了下来。
    【镜  头】穆弘、鲁智深等一伙便一起出了忠义堂。
    【镜  头】项充起来鄙视了宋江一眼,手一招:“弟兄们,我们也换个地方!”说罢就转身向外去了。
    李立、萧让、石勇、丁得孙、邓飞、欧鹏、孟康、吴二姐、项莹娘等便起身跟着项充一起出去了。
    【镜  头】卢俊义一看这样了,只好发话:“今天就散了吧!”
    吴用、林冲、花荣和大家都很没情趣地起身离去了,只剩了一伙支持招安的原朝庭的军官武将们在陪劝着宋江。
    【镜  头】公孙胜默然看着宋江,沉思半晌,最后长叹了一口气,独自一个转身而去。
    【镜  头】夜里,宋江在武松屋里和武松说着话,武松紧握宋江的手不住点头。
    【镜  头】次日一大早,戴宗来到了监押李逵的房子,两个看守见了,忙将门打开了让戴宗进去
    【镜  头】戴宗进来,见樊瑞和鲍旭已在里边。李逵还沉睡未起。
    戴宗对樊、鲍:“快将铁牛唤醒!”三个便一起上去将李逵摇了半会,才摇起来。
    戴宗:“你昨日大闹了菊花会,还骂了宋哥哥,他曾要杀你。现在快快随我去向他赔话请罪。”
    李逵:“俺铁牛平日里最敬重他,那敢骂他!只因他要投降才骂了,他杀就杀,我不去认罪!”
    戴宗:“你快跟我去吧!”也不多跟他再费话,一把拉起来,就向外推,樊瑞和鲍旭也一左一右搀住李逵,樊瑞:“就听载大哥的,去见见他,看他会如何。”
    鲍旭:“对,不好时,我们三个就反下山去!”
    四个人便向前行去。
    【镜  头】四个人来到中军帐,宋江独自在沉思。李逵一声不响上前跪下,樊瑞、鲍旭圆睁怪眼,瞅着宋江。
    戴宗只得上前说:“李逵兄弟来向哥哥请罪了!”
    宋江连忙起来,上前双手扶起李逵:“兄弟,是我不好!酒后妄怒,竟要杀你。想你在江州舍命将我救出来,又一路随我到了这里,我与你情深恩重,却这样待你,罪应在我。”说罢,双泪齐流。
    李逵一见宋江这样,心早软了,恭身道:“是铁牛错了,不该使性子,闹了菊花会,还冲撞哥哥。”
    【镜  头】戴宗责备李逵:“你从今收起这牛性子,哥哥手下这上万人马,都似你这般,岂不乱了法度,以后不得再犯!”
    李逵:“铁牛再也不敢了!”
    宋江笑笑:“好了!到了早堂议事时候了,我们都过去吧!”
    五人便一起出了中军帐。
    【镜  头】众头领都已在忠义堂依次入坐,唯独少了公孙胜一人。
    宋江便问吴用:“公孙兄弟如何不见?”
    吴用指指门口:“那不是,他来了!”
    众人都惊疑地朝门口望去。
    【镜  头】公孙胜道装打扮,头戴铁道冠,身披鹤氅,足登飞云履,腰佩松文古定剑,携了行李,从门外走了进来。

    点评

    终于更新了。精彩,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昨天 17: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7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昨天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8-1-6 14:06
    第五 十 集  忠义堂英雄排座次  盛筵席李逵反招安

    【镜  头】闪回上集最后的几个镜头(无声)

    终于更新了。精彩,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17 21:07 , Processed in 0.09234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