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4|回复: 18

[原创] 懵懂(栏目约稿 会员自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3-1 14: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说明,一方斑竹要我写个自传性的东西,一直无法动笔。后学习版内方家们的文字,觉得自家汗颜极了。但斑竹的任务必须完成,后征斑竹同意,发出这个些旧文字(写于2013。03.21),不是自传,却有我和我同龄人的影子。       若不啻,诸位方家,一闪而过。

                              懵懂

                              一

   四年级第二期了。
  学校操场上搭起高台,革命标语,用门板贴着,摆满四周。高音喇叭卖劲的播放着《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曲子。几个背着三八大盖和鸟枪的基干民兵,都穿着一身旧军装,扎着宽阔的牛皮军带,戴着竹枝柳叶扎成的伪装圈,在会场里外威严的巡逻,好象敌人或特务时刻会出现在面前——那神情全是神圣和忠诚。
  语文老师何鸿烈,背着一张笨重的书桌,吃力的走上高台,蹲下,单膝跪着,轻轻的放下书桌;然后手撑地,缓缓的站起,转过身,把书桌摆在高台的正前方,然后笑嘻嘻的快步走下。
    何老师谢顶了,本来光亮的脑门子显得更加宽阔。此时,汗珠津津,象校门外打着白水的八斗丘,光亮光亮。
  “何鸿烈——”校长夏九五大声喊道,指着地上几张未贴的标语,“快一点,开会了。”
  何老师几步走到夏九五前面,低头拿着标语,把它糊在墙上。“打倒地富反坏右,坚决反击右倾翻案风”,何老师写得一手漂亮的颜体字,墙上的标语就是他的作品。此刻,何老师摇头晃脑,把标语正了又正,又问了问身边的我,像挂件什么精致的艺术品,然后才满意的离开。
  开会的革命群众陆陆续续的到达了会场,高音喇叭里不断传来了大队干部的各种命令和指示。四个基干民兵庄严威武的站在台的两边,枪上刺刀雪亮雪亮。其中一个叫三保,一只眼睛张着,一只眼睛上眼皮耷着,盖住了眼球,看上去象边瞎子,但当他大声喊叫的时候,这只眼睛便会张开,比另一只眼睛更大更圆更亮,怪吓人的。记得小时候妈妈常说,还哭,三保来了。我便不哭了。
  喇叭又叫起来了,夹杂着刺耳的电流声,会场上的贫下中农妇女一片叫骂声,“叫春啦,”,“吵聋你老娘呀,××”,调试麦克风的基干民兵连长在革命妇女的围攻下,讨好的应答着,越急越调不好,鼻子上直冒汗。
“何鸿烈——”三保几跳几跳跑到了何老师办公室,“你聋了啊!”三保的那只眼睛果然瞪圆了。
  何老师跑上台,把扩音机搬到地上,刺耳的电流声马上消失了。革命妇女们的骂声才停下来。
  我奇怪,问走下来的何老师。何老师说麦克风不能对着扩音机,否则,杂音会更大。我想懂,其实我不懂,但还是表示懂了。
  批判会开始了,会场上三角小旗猎猎。三保背着鸟枪爬上高台,一手举着话简,一手提起鸟枪,前腿弓,后腿张,使身体向前倾,凛凛的样子。大声喊叫:“把坏分子押上台来!”
  我站在台下,看见从何老师的办公室里,走出一溜人来。开路的是背枪的民兵,后面跟着四个坏分子。前面两个是村上的文思杰、文思安兄弟,他俩是火烧长沙的祸首文重孚的侄儿。文志杰做过宋美玲的随身文字秘书,文思安做过古丈县三个月县长。四九年后,兄弟两人投了城,也参加了革命工作,文革中划为历史反革命和现行反革命,现回乡强制改造;第三个是张有民,是我姨父的四伯父,在长沙政法部门工作,砸烂公检法时,查出是漏网地主,划为现行反革命,遣送回家,强迫劳动改造;最后一个是何鸿烈老师,在宋希濂部队当过文书,四九年随部队投城,回乡后因无教师,夫妻两个便当起了老师,现在也划成了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
  四个人站在台上,一边两个。每个人的后面站一个背枪的民兵。文思杰、文思安两人低着头,哈着腰;张有民,块头最大,又有将军肚,腰杆笔直,头高昂着,满脸愤怒;何老师笑嘻嘻的,与台下的人打着招呼,脑门子亮闪闪的,象太阳底下的晒谷坪。
  台上的革命干部不干了,反革命分子太气焰嚣张,要坚决镇压下去,三保瞪圆了那只耷着的眼睛,枪一挥,“反革命分子不老实,要坚决打倒!”“坚决打倒,”台下声音铿锵,手举得高高的,有的还举着红缨枪。
  几个高大的基干民兵,冲上台来,使劲的按下张有民的头,张有民反抗着,硬着项,铁骨铮铮;何老师笑着,民兵便按下他的头,他低下,一松,头如放开的弹簧,又复位了。反复几次,如鸡啄米,弄得台下的人都笑了起来。民兵无可奈何,也可能是乡里乡亲,都就下去了。
  批判大会学领袖指示,学革命文件,学“两报一刊”社论,贫下中农发言,呼口号。那时我想不清,孔老二与反击右倾翻案风有什么的联系。我知道孔老二是从革命大批判开始的,孔子,名丘,排名第二,又叫孔老二,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今天写来都确得十分不可思议。
  贫下中农发言了,积极分子一个个冲到台上,唾沬横飞,骂娘的,拍桌子的,图个愤怒。轮到土改根子三代贫农的莫荣华发言批判,他把袖子捋到肩上,一巴掌拍下去,嚎叫着:“狗日的孔老二,不读毛主席的书,坚决打倒他,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说了一句,缓一口气,看着何老师说:“何鸿烈,你是好人,你照顾了我的崽,老子不批判你。张有民,我的爷旧社会在你家扛长工,打短工,吃饱了饭,但是在六一年,我的爷饿死了呢!呜-呜-狗日的张有民!”莫荣华哭了,下面的革命群众笑弯了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台上的革命干部思想开小差了,好久回过神来,让基干民兵把还要批斗发言的莫荣华推下台去了。
  一九七四年九月三日,这是我读四年二期的开学典礼,我在会场上批斗了我的老师。这一天,散会后,我没有领到新书。夏校长说,你阶级不好,要先给贫农子弟。其实,我知道我领不到新书,因为我爷爷干三个月的伪保长,因为我没有钱交学费,一块八毛角,我父亲拿不出来。
  我很沮丧。别的同学都有新书,我没有。我最喜欢闻新书的味道,四年二期的九月三日,我没有闻到。
    拆完台子的何老师,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线装好的火焙纸手抄书,“拿着,何老师给你油印的。今年的书,少了许多,伢子,好好努力!”
  我看到里面还有三本手抄封面的书,后来我才知道,夏九五校长给四年级少订了四套书,因为何老师的班上有四个地富反坏右子女,我是其中的一个。我接到何老师给我的书,闻闻,没有新书的那种馨香,只有臭油墨的味道,也没有新书那种漂亮。心中颇为不满,抄的书给我。我根本不知道心存感激,我根本不知道何老师抄印这本书,熬了多少通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 14: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夏老师是六一年的兵,穿过军装,扛过抢,是解放军叔叔出身。部队呆了八年到六九年复员。据他说是在福建前线,对面就是台湾,他放过哨,抓过特务,立过功。但不知什么原因,当兵八年没有提干,还是穿着两个口袋的军装复员回乡,在公社弄了个十七种粮的户口。何老师吃饭的时候猜测,夏老师肯定不是个好兵,否则,提干了。
  夏老师八年兵干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上数学课常常讲错题目,我是知道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何老师给我辅导家庭作业时,我才知道的。他在课堂上讲得最多的是他当兵抓特务的英雄事迹。他说在海滩上巡逻,发现了个可疑的渔民,一盘问,渔民真的是特务,于是和战友一起抓住了特务,为此,他立了三等功。其次吹他是侦察兵,一个人可以打四个人,他说时,微笑着,嘿嘿两声,伸出右手,用食指向我们勾勾,神态很得意的很,我们便哄笑起来。
  四年级中有几个留级学生,十五六岁了,尽是力气。冬天冷,在墙角玩挤油时,专做油筒,连五年级学生也怕他们,打起架来不要命,闯起祸来不怕天。一个是贫协会主席的儿子,叫赖抗民,更是天不怕地不怕,人很讲义气。这天,上课不久,夏老师又开始讲侦察兵的故事,又做那个动作,下面的同学又开始哄笑。赖抗民起来了,“夏老师,我们四个同学跟你打一架,比一比,怎么样?”
  夏老师一听,“四个?八个吧,一起上。”于是课堂跑到了操场上,赖抗民点了八个男同学,齐刷刷的围在夏老师周围,我个子小,只能当看客和起哄的。这八个人是打架的祖宗,偷鸡摸狗的师傅,闯祸不怕天大。赖抗民一声忽哨,八个同学一呼而上,夏老师未来得及做任何反抗,就被扳倒在地上,仰面八叉。赖抗民又几下扒掉了夏老师的裤子,露出了男人的鸡公和浓密的阴毛,班里的女生吓得四下逃散,八个祖宗大笑着,一哄而散。
  从那天起,我才知道男人大人与小孩的不同,我的小鸡鸡又小又白,大人的又黑又大,毛乎乎的丑死了。但是却没有人告诉我原因,而我的那些女同学小学毕业不久就嫁人了,肯定是记得夏老师的鸡鸡。而我仍在学校求学,老是长不成了大男人。
  从此,我的算术课就再也没上什么了,不是劳动,就是打架,总之是夏老师胜少输多,就是减少到三个人,他也难得赢,再少人,赖抗民就不打了,他才不干没有把握的事呢!我想,后来我的数学成绩不好,到现在拿着一张百元大钞找零,要用计算器,都与夏老师的算术课上打架有关吧!
   可是,我特喜欢何老师。喜欢何老师,其实是喜欢听他讲故事,上课鬼才听呢,何老师的肚里有许多故事,我最喜欢听的是讲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故事,一个是神瑛侍者,一个绛珠仙草,后来,都投胎人间,仙草用一生的眼泪来报答侍者的活命之恩。听得我们怪怪的。在何老师的故事里,我第一次听到了“爱情”这个词,开始晓得这是青年男女的一种友好感情,那时心理便有了一种朦胧的向往。后来我知道何老师只讲了前面几回,后面的章节,故事才乏味呢。再有什么《孤坟鬼影》、《战地红缨》、《红太阳照天山》这些书。我后来读的好多书,几乎都是从那时听过后再买来读的。我想,老大不小还在读书,且一直到现在,都有读书这个习惯,可能是何老师对我的影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 15: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樟树 于 2017-3-1 15:08 编辑

   三

  夏九五老师是学校的校长,是我的算术老师,是五年级的班主任。何老师是我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也是五年级的语文老师。
  夏老师参加过解放军,入了共产党,是共产党的兵;何老师在宋希濂部下当过兵,是国民党的兵,当然是国民党。国共两党在这所小学校很好的体现了即团结又斗争的历程。
  何老师看的书多,讲话风趣得很,又经常笑眯眯的,但他课堂外不怎么多说话。我敬他,又亲他。夏老师看上去为人直性,当过几年兵,革命道理一版一版的,但理论起来,观点难以陈述清楚,急起来有些辞不达意,国共辩论常常被何老师气得够呛。于是,夏老师就提高了声音,“何鸿烈,你是国民党,你反动透顶!”何老师便不做声。夏老师就放低声音,指着何老师光秃秃的脑门,叽笑道:“你以为你是聪明“绝”顶,其实你是反动“秃”顶,一根毛也没有,我要开你的斗争会!”
  这时共产党得意极了,国民党不做声,拿起教鞭“啪”的敲在夏老师的手臂上。争论就结束了,国共两党又开始了新的合作与新的斗争。
  那时,我对他们国共两党的问题,弄也弄不明白,但两个老师我都喜欢,都是一个村上的,都有这样或那样的亲缘关系,论辈份,何老师是爷字辈,夏老师是叔字辈的。可是,我有自己的脾气,如果谁骂了我,或在父亲面前告了状,我就会和我的同学一样,骂他们“九脚猪”和“烈狗子”,当然是背地里,当面是绝对不敢的。
  开学的第二周,大队决定建扩建教室。何老师说,大队准备再扩建两个教室办初中,今后,你们就不要到五七中学读书了。果然第二天,学校来了许多做工的,标尺扯线,还有打炮眼的,铁锤撞击着钢钎,叮叮作响。我也无心上课,两只眼睛看着外面,只想着放炮时是什么样的威力,会不会砸到我们。
    中午,何老师提早散了学,说下午放炮,让我们都回去。我才懒得回家呢,又看见赖抗民他们在学校打乒乓球,更加不想回家。
  台球桌烂得很,台边掉了一块板,那是赖抗民同五年级争桌子时撬掉的,板子不知丢到什么地方去了。没有什么活动,烂桌子也打,也有味。打台球,要考,考上才可以打。现在是赖抗民的王,他发球,我考。说真的,打架我不行,打台球,我是何老师的徒弟,横拍直拍,反削弧旋,都行。虽然一招一式只是形似,也没有什么力道,但对付赖抗民这些人,足足有余了。我握拍,一个上旋球过去,球落点突然高旋,赖抗民球拍落空,我考上了。连发两球,他接了两个空,输两点下台。我就当我的王。
  放炮了,何老师跑过来告诉我们,我吓得赶紧钻进球台下面。赖抗民跑到教室里,头上顶着课桌,跑到操场看着点炮去了。几分钟后,几声闷响,紧接着屋顶上传来“扑扑”的响声,石块土块飞向屋面,又“啪啪”的掉了下来,砸在球台上。
  炮声过去,四周散发着硝烟的味道。赖抗民几个人迅速的跑到炮眼边,我也跟过去,何老师一把拦住我,我知道,何老师又要给我上课了。
  第二天一早,大队的高音喇叭叫了起来:经大队研究决定,从今天起,四五年级学生劳动担地基,每个学生上课都要带锄头簸箕扁担。通知再打一遍……
  到了赖抗民口里,通知就变成这样了:经大队拈得吃了,不是雪枣,就是花根。赖抗民一边走一边叫,大家都像闻到了雪枣花根的香气,笑了起来。
  上午休息,赖抗民又要和我打台球。我腰子痛,肩膊痛,不想动,不论如何拉,我都躺在工地上。
  工地是个老坟山,放炮的炸出了许多棺材,赖抗民无事,便挑一个骷髅头来玩。骷髅头在他手里转着,一些女同学吓得哇哇叫,一些妇女也被他吓得到教室里去了。赖抗民无味,拿着骨头上厕所,走近厕所,贴窗往里看。看了一会便向我招手。我跟上去一看,原来厕所的位置高,女厕所的窗子被炮飞起的石头砸烂了,赖抗民的新嫂嫂正在厕所里小解,新嫂嫂的裤子退得高高的,下面的那个东西便完全露在外面,毛乎乎的,张着口,一条白亮的小便从毛里射出来,悉悉索索作响。我吓得低头走了,赖抗民还呆呆站着,被完事的嫂嫂看见,才狗一样的窜开去。
  我好几天都记着女人的那个东西,除了毛一样,其他的东西一点也不同。
    下午开工的时候,工地上便有人念着改编了的古老的歌谣,丫鹊子走路弹呀弹,嫂嫂洗菜抗伢子提篮,嫂嫂煮饭抗伢子烧火,嫂嫂的黄锅巴呀抗伢子一个人吃。
  赖抗民就骂娘,放学后,何老师就把他留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 15: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樟树 于 2017-3-1 15:10 编辑

  四

  我的读书,就是劳动挑土挖地基。
  何老师和夏老师在各自的班级里挑土,他们一担足以抵我们三四担。五年级的几个同学把夏老师的簸箕装满踩紧,夏老师嘿的一声,挑起就走,赢得学生一片欢呼:“夏老师,有劲!第一,第一。”
  五年级其实是向四年级示威,毕竟高了一年级,力气自然比四年级大,夏老师笑着对何老师说:“何老师,你们中午吃不成饭了。”何老师年纪大了,力气终究比不上年轻的夏老师,时间长了,就有了疲劳。
  何鸿烈老师擦擦汗,“好事不在忙中取,你急干什么! ”何老师看了他一眼,对学生说,“赖抗民,去把茶水提来。”
  太阳老高了,秋老虎,晒死人,口里确实干了。一担清凉的茶水放到了四年级的面前,几十个同学依次而来,喝了水,坐下休息。昨天晚上,何老师就为我们烧了一担开水,放足了茶叶,凉着。此刻茶水清凉清凉的,我的心里也清凉清凉的,四年级所有同学心里也清凉清凉的。
  何鸿烈老师关心人。
  五年级也休息了,几个人凑过来想喝水,被赖抗民堵住了。五年级的男生仗着自己高一年级,与赖抗民争论起来,赖抗民“啪”的一脚,踢翻了茶水。三个五年级的男生一下子围住赖抗民,呼的一声把他打倒在地上。
  同学见赖抗民吃亏,一涌而上,“你们班主任我们都不怕,打!”霎时间,工地上黄土乱飞,几十个男生打在一起,你叫我骂,哎哟哟之声不绝于耳。两个班的女生也对骂起来,“打,打,打,”赖抗民几个打架的祖宗使劲的叫着,很快占了上风,有几个五年级的男生倒在地上。
  学生班级之间打架是难以控制局面的,这种架,我们打多了,校内打,校外打,有时我们打到了别的学校,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不敢到别的大队去看电影,别人等着报复呢!这种架,只要有,我们就打,没有,创造条件打,打胜打输,只是结果,而我们要的是一种发泄,这种发泄倒让我们形成了影响我们人生的一种意志。小学毕业后第二年,赖抗民参了军,七九年参加了对越自卫还击战,在攻打凉山的战斗中一个连只剩下几个人,班长死了,排长死了,连长死了,他站出来指挥的战斗,带领战士硬是守住阵地,他立了功,在战场上由战士升为连长。
  何老师正卷着烟,见到突然而起的群殴,迅速喝住赖抗民,赖抗民犹豫了一下,身上就挨了好几脚,更惹发了他的火气,越发甩开膀子大干。何老师在人群中拉这个,拉那个,喝也喝不住。夏老师也来拉开自己的学生,赖抗民一见,唿哨一声,常一起干架的几个男生就把夏老师放倒了。我们平时就看不惯夏老师在何老师面前那样子,我们这一次为何老师出气了。
  夏老师怒火冲天,弹起来,指着何老师大骂:“好一个国民党,教出了什么样的学生,贴你的大字报,开你的斗争会!”
  何老师一听也火了,大声叫道,“你嚎什么,骂住你的学生,自己没有体统。”何老师这次也拉住赖抗民,“还不住手!”
  劳动搞不成了,看着语文老师和算术老师对吵起来,两班同学住口停手了。一些同学回到了教室,只有几分钟,教室外面便贴满了用钢笔写的大字报,五年级的骂四年级受了国民党的毒害,四年级骂五年级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我也写了一张大字报,贴在学校的大门口,内容简章得很,五年级,好吃懒做;九脚猪,打架不认输。大字报一贴出,哄动了整个学校,四五两个年级纷纷贴大字报,骂对方的班主任,一时之间,“九脚猪“”烈狗子”满天飞。
  何老师气得面色煞白,夏九五老师抽着烟,十分激动,互相骂着,国民党员和共产党员在七四年的这个九月里开仗了,所有的积怨,都爆发了。
  第二天,父亲来到了学校,毕恭毕敬的站在共产党员老师夏九五的办公桌前,聆听教训,父亲不住的道歉,最后我被父亲领回了家。
    同一天,何鸿烈老师被大队革委会叫去了办公室,写了检讨书,才放回到学校。
    我失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 15: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不读书了。我天天跟着父亲到队上出工,干一天挣两分半工分,出个早工记半分,上下午各记一分,这是政治队长和记工员给我定的底分。
  散工后,我就在外游荡,也常常在出工时到学校里捣乱,反正没有书读了,还怕什么呢!有时心里总不甘心,听到九脚猪上课,我便在外面学他说话,他讲一句,我学一句,弄得他很恼火,引得赖抗民他们大笑。并用粉石头在墙上画许多没有穿衣服的男人,把男人的生殖器官夸张的画得长长的,一直拖到地上,旁边写上“九脚猪”。
  夏九五的愤怒就是我的高兴,赖抗民也加入了我的行列。他父亲是贫协主席,我爷爷则是坏分子,他们是你死我活,我们则是要好的朋友。
  中秋前一天,赖抗民下午逃学和我一起游荡。大队部的后面就是夏九五的家,门敞开着,我们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屋里无人,走进房间,赖抗民爬到夏九五的床上,掀开被子,拉了一堆大便。我钻到厨房里,在他的茶壶里痛痛快快的撒了一泡尿,然后跑了。
  吃完讨厌的红薯汤,天已经黑下来,窗外传来连续而短促的狗叫声,我知道是赖抗民找我。来到外面,赖抗民告诉我,明天夏九五要到他家搞家访。在我们看来,家访就是老师告状,老师还想吃鸡蛋。我们最不喜欢老师家访了,如果放学老师拉住你告诉你他今晚家访,我们都牙齿恨得痒痒的。
  看着天上的月亮,耳边传来了狗的叫声,赖抗民说,放狗咬他。他伯父有条看家狗,叫黄毛,十分凶恶,但不喜欢叫,见生人就咬。如果有人唆使,咬伤人更是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们商量好细节,只等明天晚上家访的时间来临。
    白天在无聊中度过,我又跑到学校,与赖抗民见了两次,反复商量细节和办法。余下的时间就是在等待中打发,心中那股隐隐的快意似乎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中秋的月亮,高高的挂在夜空,除了几声狗叫,山村的夜显得十分宁静,赖抗民家的晚饭散场了。夏九五喝了酒,提着一个糍粑出了门。
  夜朦朦胧胧的,月光被山挡,小路上黑呼呼的,路很窄,弯弯曲曲,一边是山,一边是农田,田里禾苗上起了露珠。我和赖抗民躲在山边上,赖抗民怀里搂着狗,紧张的看着夏九五。夏九五喝多了点,打着西风脚,有些迭迭撞撞。让他过去了十多米,赖抗民喉咙里闷了一声:“黄毛,上。”狗无声无息的冲上去,
几秒钟时间,就听到了一声狗叫,伴着夏九五骂娘的恐惧叫声,以及他扑倒在田里的声音。    我兴奋极了,赖抗民爬在地上,死劲的怕打着草皮,闷声闷气的笑着。
  哼着样板戏《红灯记》里的小曲:临行喝妈一碗,浑身是胆雄赳赳……我从另一条小道,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父亲还没有睡,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我爬上窗棂,向里一望,看到了煤油灯和一个月亮,月亮是何老师的脑壳。他站起来,对我父亲说:“明天,让他到学校来吧,别耽误了日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7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3-1 19: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飘红,回头细品。感谢樟树老师赐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5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303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7-3-1 19: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樟树老师的文字,带我进入那个难忘的年代,您,很幸运……真是羡慕您。得您赐稿,一方万分感谢。春好。

    点评

    这是当年写的一篇小说,发表在湖南《文学风》杂志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2 11: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7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3-1 21: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色丰味浓,形象逼真,结构严谨,文字扎实,灵动活泼,颇见功力。

    点评

    党兄溢美,樟树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2 11: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19 22:56
  • 签到天数: 26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7-3-1 22: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年代的一个精 的故事,让时光回转,温故当年的经历和生活,笔触流利,再现当年的历史情景。

    点评

    报告版主,此刻春光璀璨,小鸟鸣窗,似乎感受到山花将欲燃,心中一片灿然。又品读君之留言,如红茶润齿,口色生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2 11: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3-2 08: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的文字,真实的故事,生动的人物形象……非常精 ,欣赏学习,问好樟树老师。

    点评

    报告版主,此刻春光璀璨,小鸟鸣窗,似乎感受到山花将欲燃,心中一片灿然。又品读君之留言,如红茶润齿,口色生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2 11: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9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09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7-3-2 08: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细品,慢忆,深思,学习!

    点评

    报告版主,此刻春光璀璨,小鸟鸣窗,似乎感受到山花将欲燃,心中一片灿然。又品读君之留言,如红茶润齿,口色生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2 11: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8-2 20:30
  • 签到天数: 47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7-3-2 09:56: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的何老师,夏老师,赖抗民,我个性鲜明,特点突出,让我们重温了那个特殊时期的经历。让人印象深刻。感谢老师!问候您!

    点评

    问候版主,此刻春光璀璨,小鸟鸣窗,似乎感受到山花将欲燃,心中一片灿然。又品读君之留言,如红茶润齿,口色生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2 11: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1: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党 发表于 2017-3-1 21:00
    色丰味浓,形象逼真,结构严谨,文字扎实,灵动活泼,颇见功力。

    党兄溢美,樟树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1: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方 发表于 2017-3-1 19:41
    樟树老师的文字,带我进入那个难忘的年代,您,很幸运……真是羡慕您。得您赐稿,一方万分感谢。春好。{:1_ ...

    这是当年写的一篇小说,发表在湖南《文学风》杂志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1: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绿叶儿 发表于 2017-3-2 09:56
    文中的何老师,夏老师,赖抗民,我个性鲜明,特点突出,让我们重温了那个特殊时期的经历。让人印象深刻。感 ...

    问候版主,此刻春光璀璨,小鸟鸣窗,似乎感受到山花将欲燃,心中一片灿然。又品读君之留言,如红茶润齿,口色生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1: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胡侃瞎周 发表于 2017-3-2 08:52
    好文!!!细品,慢忆,深思,学习!

    报告版主,此刻春光璀璨,小鸟鸣窗,似乎感受到山花将欲燃,心中一片灿然。又品读君之留言,如红茶润齿,口色生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1: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7-3-2 08:24
    细腻的文字,真实的故事,生动的人物形象……非常精 ,欣赏学习,问好樟树老师。

    报告版主,此刻春光璀璨,小鸟鸣窗,似乎感受到山花将欲燃,心中一片灿然。又品读君之留言,如红茶润齿,口色生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1: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思绪微漾 发表于 2017-3-1 22:31
    一个年代的一个精 的故事,让时光回转,温故当年的经历和生活,笔触流利,再现当年的历史情景。

    报告版主,此刻春光璀璨,小鸟鸣窗,似乎感受到山花将欲燃,心中一片灿然。又品读君之留言,如红茶润齿,口色生香。

    点评

    此时春风正好,不如一同学习,感受春的美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5 14: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19 22:56
  • 签到天数: 26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7-3-5 14: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樟树 发表于 2017-3-2 11:43
    报告版主,此刻春光璀璨,小鸟鸣窗,似乎感受到山花将欲燃,心中一片灿然。又品读君之留言,如红茶润齿, ...

    此时春风正好,不如一同学习,感受春的美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17 19:08 , Processed in 0.109313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