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1|回复: 5

请客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13 17: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李芳洲的世界 于 2017-2-13 17:21 编辑

请客
李芳洲
        滴滴们刮着窗玻璃上的水雾,慌张急促地扎进车海。四个人前后脚到达半岛小区。大家都是接到玉儿母亲的电话或微信,又有玉儿与男友的电子请柬;尽管很忙,但还是不敢有负朋友重托,所以都放下手头的事物很守时地来了。
        还差10分钟,东东很绅士地对我们说:“逛一圈吧。”
        周游说:“待会儿,你们别打滴滴,我开车送各位,顺便约哪天去蒲江看樱桃花。”
        “好啊,各位有兴趣,欢迎到我老家赏梨花;我翻年就要退了,不想当调研员了。”李庄说。
        我也附和道:“总之千万别去龙泉,看那破桃花。成人看脑袋,小孩看屁股。真个没劲……”
        冬天的蓉城,似乎少有夕阳黄昏;不经意就步入万家灯火。各小区千房一面,地面硬化处理,逛起来无甚新意。窄小的绿化带,有几株青葱的树,被脱落枝叶的树干衬托,反凸现出了颜值。两三株梅花,疏疏落落地待开,也许叶子掉完,就会幽香盛放吧,我想。
        周游看了看手机,说:“还有三分钟,上电梯吧,早到迟到都不礼貌。”
        电梯缓缓运行,忽然,东东对着我们问:“你们谁见过玉儿的男友?”
        我环视大家,只见都在摇头。
        17楼到了,找准门牌号,我正待按铃;一阵呵斥的粗嗓门传来,我下意识止住了手指……周游做了个要大家静声的手势,我们屏住呼吸,被迫听下去。
        粗声是男人发出的。“你一点都不懂勤俭持家,不知道挣钱艰难,不晓得还贷断档,有多闹心。你花钱没计划,大手大脚,将来……”
        尖嗓的女声说:“我也在职场打拼,钱不比你挣得少,摸爬滚打,哪种酸怆没经历过?正因为辛苦不容易,更要犒赏自己,要不挣钱来干什么!”
        “干什么?”男人道,“节约着花嘛,把多余的省下、攒起来,以防万一。”
        他略微停了停,继续说:“像今天,接待你妈那批朋友,只消国产香槟、啤酒、沱牌大曲、丰谷酒,就足够面子了;可你硬要进口香槟、白葡萄酒、五粮液、茅台什么的。这像女当家吗?啊!啊!”
        女声一两次欲说,都被男子打断。
        “再说,他们都是大叔大妈级的人物,权重不再,对你我人脉还有多大用处。从现实生活逻辑、发展经济学,他们都快边缘化了。你费这些心思和钱,都是浪费,我和我妈都看不惯。我不懂你那金融硕士是咋念的!人脉就是彼此利用和被利用,价值对等;友情绝不是人脉。这年头,把友情亲情放在人脉前面的,基本等于傻瓜。”
        女高音愤怒地打断道:“想不到你这般市侩、庸俗、卑微,为了一个虚妄的万一,放弃幸福和享受。是否为节约电费,到星月下干活;节约柴油,刀耕火种。我不像你那么无耻地现实,人脉可以随时因需积攒;而友情则需要时间积累,以心换心,无需利益纽带的关照。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你以为只要人脉不要友情,就会营造出好的投资,挣到大钱吗?荒唐。”
        屋内安静了一分钟,男子又说:“你现在年轻,能挣高工资,难道就不担心,因种种意外,如年龄、学识、能力被后来者替换,边际效应递减。人无远虑,近忧必在眼前!”
        我们隔门窃听,看不见两人的表情。心想:也许这番滔滔雄辩,会折服大家看着长大的玉儿吧?不料,传来一声“哗啦”的脆响,终止了两人的争吵。
        我们轻轻地快步退往另一头,商量着立即撤退。小两口吵架,连咱们也捎上,好像我们是上门讨饭的一样。
        “妈的,而今人心不古,世风衰败到如此不堪,冷酷严峻。我们招谁惹谁了?我们怎么的,个个收入也不薄,在社会上也还混得不赖,竟这般让拜金的下一代轻践,”李庄和东东都义愤填膺地说,“这玉儿她妈,竟看上这么个女婿,真够悲哀的!”
        “凤凰男吧。”周游笑着说。
        我咬唇道:“悲哀地是见利忘义,人因身份、年龄、贬值的事件,使上一代落入冰窖。”
        第一部电梯未停,再等下一趟电梯上来的时候,那一头又传来大声的争吵。
        男子问:“你收拾提包要去哪儿?”
        “不用你管,晚上我请几位阿姨叔叔,到龙逸餐厅聚会,你们别去,省得给我丢人。”玉儿说。
        “你敢,”男子说,“平日都由着你,把你惯坏了。吃要贵的、好的、新鲜的;穿的戴的要搭配得体;化妆品非要香奈儿或兰蔻。像你这样,家想不败都不行。今天我就把你管定了。我要你明白,咱俩的钱,属于共同的,都不许乱花。你得给我补上忆苦思甜这一课。”
        “什么,什么……”玉儿怒道,“我不想跟你怄气,反正无法交流——鸡对鸭讲。和你这样过下去,是消耗心情,浪费时间,占用情感宽带,贬低自己,不值!我受够了,累了,各自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吧!”
        “不行,”男子说,“我们马上要领证。你,你,你,和我同居几个月……”
        女子喊道:“几个月算啥。只要一旦知道你心里贫穷的根挖不断、杀不死、构树一般死还活,精神资产等于零,几年、几十年也要和你离婚。幸好,幸好,上帝赐我机会,使我了解真相,理性地思考、判断,避免了日后的尴尬和窘境。那些叔叔阿姨对我恩重如山,是我和我妈最可贵的财富。”
        男子说:“这些到底到底已经过去,以后的他们对你我的事业发展、职业规划,真的不重要。他们已再不是权重股,升值潜力不大了……”
        玉儿砍菜切瓜地一声断喝:“别给我废话,掉链子……”
        男子声音低八度,有些金属声的柔软:“玉儿,玉儿,你,你,误解我了,务实点吧。我真的为你好……”
        玉儿说:“也许你我都是好人,只是我们永远不在一个档位,一个频道。落霞与孤鹜哪能齐飞,高度不一样。”
        “玉儿,玉儿。”男生轻轻地喊。
        “别说了,落霞就是落霞,咋也不可能低到野鸭的层面;就这么好来好散吧,你还是找个和你匹配的人过日子吧……”
        我们不敢恋听,急忙逃也似地涌入电梯,离开了半岛小区。一路上大家都悻悻然,不说话。周游开着车,放起了早期的校园歌“还有一支短笛永远在吹响”,另外一支“是否这次我将真的离开你\是否这次我将不再哭\是否这次我将一去不回头\走向那条漫漫无止路……”
        东东把不耐烦写满一脸,不停地挑选曲目,李庄干脆伸手将其关掉。
        我和周游相视一笑,稍显轻松。周游趁着红灯,回头对两男士做个鬼脸,问:“干嘛呢,矫情、脆弱,是在官场、商场被小秘和马屁精捧惯了吧。哈哈,呵呵,嘿嘿……小一辈几句大实话,一幅现实烟雨图,就将你们撂倒。唉,男人啊,其实蛮可怜,蛮孱弱的。至于嘛?”
        我提议说:“我请几位到白家肥肠粉吃晚餐,消消气儿,那儿菜品多,也便宜,味道还不错;既然边缘化,就吃些价廉物美的食品吧!”
        我和周游开心地笑着,同时也咀嚼出儿时妈妈的话“死得穷不得”的滋味。
        四人兴致不高地走出永远吵嚷的餐厅。李庄说:“开车去看场电影吧?”
        我重重地在地上踩了一脚,问:“看什么?”
        “管它是《星战》还是《钢锯岭》。”李庄说。
        久居福影院离这儿不算远,设施也还凑合。看完《血战钢锯岭》已经11点,靠在滴滴上,想着那个从不愿跟战友一起奋勇杀敌的道斯,却敢于直面血肉模糊的面容、破溃断裂的身体,冒着枪林弹雨,尽可能地翻找一息尚存的战友,甚至敌人。心理强大的勇气,不亚于冲锋陷阵、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的将士。然而,他秉持不杀人只救人的信念,尽管不被理解,却获得了杜鲁门总统奖。
        每个人都是唯一,也是孤岛,带病活在这世界。何必一定要平庸到从众跟风,走一样的路,过一样的日子呢?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采花折柳都是幸福。
        第三天,也不知玉儿用了什么招数,竟把那两位“怪叔叔”生拉硬拽地弄到龙逸餐厅。摆上丰盛的美酒佳肴,口称负荆请罪……
        我们故作惊讶地问:“丫头何罪之有?”
        “年前都很忙,何必抢在这一刻破费呢?”李庄面无表情地说。
        王东也叹着气,絮叨:“这份情我领了,一会儿还要到机场接你锋哥,我告罪失陪了……”
        “锋哥我安排人接,你只消把航班号告诉我,就OK了;请喝酒吧,我明天就要走了,到欧洲上班。这一别不知何时何处再相逢。”玉儿几分娇嗔、几分神伤地说。
        接着她放起一段她妈妈祝大伙儿小年快乐的视频,感谢大家为玉儿洗尘,末了,用漂亮的美声唱了一首老歌——《家家幸福,人人快乐》。
        气氛烘热了,玉儿脱掉了黑色的高腰外套,露出紫蓝色的连衣裙:曲线优美,凹凸性感,精致的五官配一头长发,简直就是不逊色现代网红的美女。我忽然走神,联想起那天吵架,男子之所以降调八度,大概也是舍不了这形体美和高收入吧!
        怪叔叔们推口开车不敢喝酒,玉儿道:“别担心,我早已预请了几位代驾。”
        她的周密有序,安排到位,彰显了女汉子精明的一面,我想:在80后那里,压根没有摆不平的事、翻不过的山、跨不过的沟——哪怕大西洋深沟。因为现代女性,早已练就百步穿杨、遇水逢山、架桥铺路的鹰爪功。
        怪叔叔们在太太们的帮助下,脱掉了西装,女士们解开了大衣或羽绒服,尽情地饮酒、吃菜和聊天。菜肴有清蒸鲑鱼、烤鸭、烤乳猪、韩国铁板烧、红烧牛肉、东坡肘子、凉拌鸡块、火爆腰花、干煸兔子、海参鱿鱼及各种卤菜。可以说,照顾到所有人的口味。江海中的一切烦忧、挣扎,都被眼前浓浓的暖意化解!
        大家各自搜索出,同玉儿母女有关的陈年旧事。往事并不如烟,周阿姨哼起哄她睡觉,让她安静的儿歌“月朦胧/鸟朦胧/营火照夜空/灯朦胧/人朦胧/但愿同入梦……”,继而又哼上“一束百合/一束玫瑰/等你醒来/爱意都给你……”
        玉儿听了,眼里闪过泪光。李叔叔赶忙敲着盘子笑道:“丫头,还记不记得,你翻5楼阳台,被我洗茶杯时撞见……心想,怎么会有一条红裙子在上面飘动;我立即摔了茶杯,不敢喊,飞奔过去拽你下来,让你妈一顿好揍的情景吗?”
        王东也点起一支烟,半闭着眼睛,右手托腮,严肃道:“你还记得一个下大雨的深夜,接到你妈妈电话,说你病了……我连鞋左右都穿错了,赶忙骑车送你上医院的情形吗?”
        玉儿说:“怎么不记得。还有每次锋哥和李璐姐姐跟我打架,你们总是护着我,打骂他俩。游泳、滑冰、轮滑,总带着我;让我享受到,如山的父爱……”
        她用纸巾拭去眼泪,深情地说:“我初中的叛逆期,周游阿姨和林阿姨常轮流陪我看电影,给我买衣服、买书和讲故事……”
        那些流走的岁月,唤醒了大家心底的柔软与温情。原来时间冲不走的、资本卷不去的,是真情真爱;它永永远远镌刻在心灵深深处,绵长、隽永,山河日月,流转铭记。
        大家都有些醉了,感觉灯光摇曳朦胧,似乎花朵的颜色也模糊起来。我想:好在这玉儿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没让我们失望。
        这时玉儿给阿姨们各斟上白葡萄酒或香槟,给男士们满上五粮液,劝道:“这是今晚的最后一杯,祝阿姨们青春永驻,开心幸福;叔叔们健康、快乐、发财。另外对我识人有错,交友不慎,伤了长辈的心道歉。”一面说,一面眨干了即将滑落的泪珠。
        我们相互望望,故作不解地问:“这最后一句话怎么讲?”
        “我知道你们前天来过,听到了一切,却不点破,为的是不让我难堪。你们不出现,是一场简单的分手,不至演变为汹涌的巨浪。这既是智慧、爱护,更是修养,值得我学习。不随意评论别人的生活,只有高素质的人方能做到。”
        她说起前日这些,不做作不卖萌,好似风轻云飘,却摇摆了枝叶,淡然随意。
        我佯装沉思,不笑地问:“谁说我们前天来过?”
        “嗨,你们不经意遗落了鞋套,泄露了秘密,哈哈。”她俏皮地展开一对甜美的酒窝。
        接着把迷离摇晃的叔叔阿姨们,一个个交给代驾,叮咛又叮咛“小心安全”。
        玉儿挤上滴滴,回到我家,一头栽倒在床上,蹬掉高跟鞋,瘫了似地睡去。
        子夜1点,我推醒她说:“到隔壁房间睡吧。刚才你光顾说话,什么也没吃,要不要吃点东西?”
        她睁开倦眼,深呼吸一口,哼哼唧唧:“我哪儿也不去,今晚和你挤定了,不过我倒想先冲个澡。明天七点半的飞机,我五点半动身不迟,你这儿离双流机场很近。别嫌我,今宵和你痛快地聊聊。”
        从浴室出来,两人各披一件厚睡衣,拥在被窝里,倚着靠着,互相对视,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我墨迹一阵,没头没脑地问:“你的行李呢?”
        “昨天就打包交德邦快递了。”她说。
        “你妈知道你去国外吗?”我问。
        “知道,但我和她只能在机场一别了,让她目送我的背影。”玉儿说。
        “那他呢?”
        她不解地望了望我。
        “我指你男友。”
        “哦,就作别西天云 ,拜拜了。”她毫不犹豫,不喜不怒地笑笑。
        “就为一次待客方式争吵就分手,是否草率了点?”我严肃地怯问。
        “还不够吗?”她紧咬下唇,挥动拳头反问。
        我摇手打断她的愤怒,继续道:“你们怎么认识的?你和你妈了解他多少?是否有过一起生活的经历?看过他怎么花钱?”
        她听了一声轻叹,坐直了身子,皱了皱眉,悠悠地苦笑道:“我妈比较开明,并不因为我32而逼婚。只是那些姨妈婶子,没有自己的人生,担心我年龄大了不能生人。领导同事们出于好意,撮合我们。我俩相识于公司间一次销售大比拼。当时感觉还好,就接受了他的邀约。5个多月的交往,发现客气和礼数的外套一脱,情感便卸了妆。那登场的试纸——金钱,一检验,酸碱就一下子失衡了!”
        我截断她的话头,直视她的眼睛,捏捏她的鼻子问:“比如说。”
        她道:“一次喝咖啡,一次西餐厅吃披萨、空心粉……一见到服务生进来,他就忙着去洗手间;逛商场和超市,他总是忘了带钱、带手机;如果请客吃饭,除非是他的上司,一律到苍蝇馆子解决;若生日、情人节给我买衣服、买化妆品、买礼物,一定是地摊货。”
        “这里面是巧合还是故意?然而只要对你还好,节约不伤他人,也可以容忍吧。”我说。
        “是的,节约、消费没有对错,因为不知界限在哪儿。但我知道,了解一个人必须到他家里,家是暴露另一面最佳的地方。他过分凤凰,精神心理太贫穷,说话伤人,就越过人际交往的边界了。生活不是租来的,不可以太苟且。和他一起同居的两个多月,深知他吝啬小气,占有欲、攫取欲实在难以容忍。请想,常跟一个永远算计得失的人过日子,能愉悦吗?”玉儿说。
        “举个例子吧?”我说。
        “太多,太多。且说一件最近的:也是该付账,他照例走了,我支付宝资金不够,只好向同事求助。同事问:‘你男友呢?他不在你身旁吗?’我把同事的原话转告他,他却厚颜无耻地笑笑。”说完,玉儿一撇嘴,转过头去。
        “这不是当下的普遍国民心态吗?有什么必须放大、看空的必要,将其钉在跌停板上。”
        她听到这里,咬牙切齿:“想不到你会如此苟且地看问题。跟一个价值观错乱的人在一起,就像搭错了线路,烧毁自己和别人。”
        接着目中冒出火光,咬着舌头,喊道:“我为啥要拉低自己,与他并飞。牺牲兴趣、爱好、时间,去拥有一段没有质量、品味、低俗的婚姻。再说,我的付出,他配得上吗?人生一世,若把省钱放在第一位,可能省下的不会是钱,而是进取、上扬、挣钱的动力。我曾试着拉他比翼,与他一起探讨人生,讲聪明的赚钱之道。可是,我们的价值观总是南辕北辙,所以歌曲只好结束。”
        她关闭眼帘,不再说话。我故意挑衅地问:“那像你这样太有个性,就不担心剩下?单下?”
        她眨了眨秋水般深潭的眸子,不屑地一笑:“单要单得贵族,剩要剩出格调。即便苟且,也要苟且地有光有热。”
        “你愿不愿意,给点时间、耐心,培养一下他?说不定经历了这次离别之痛,他会提升自己,改正错误,甚至改变旧有的价值观。”我真诚地握住她的手,劝道。
        “我们这一代,没有你们那一代人的含蓄、韧性,也没有吃苦和忍辱负重的精神。不再有工匠式打磨、循序渐进、淬火一段情感的意志。不会攀着记忆的藤蔓,蚂蚁般地爬着,去等待幸福开花。唉,去的终归去,留的终归留,一切都在缘分中架构、重组。我从小失去父亲,很想有个好男人让我停歇、依靠,可是啊,可是……”她说。
        “那么,你此去远方,就一定有好风景?会不会也有坑等着呢?”我理了理她半干的秀发说。
        “风景就认真观赏,或收藏;若是坑,能迈就迈,实在掉下去了,就扒着坑壁爬上来,继续努力便是了……”她用镇定的笑容回答我。
        玉儿掀开温暖的被窝,迅速地洗漱化妆。脱掉睡衣,穿上豪华新款的牛仔装,披件长大衣;干练、从容地和我一抱,就潇洒地冲进晨曦,宛如褪去外壳的蝶,优雅美丽、展翅高飞。一看便知很有代表性的这一代的她,怀抱一腔勇敢、自信,踌躇满志,直面每一天的光芒万丈、良辰美景;也不惧跌宕起伏、刀山火海,珍惜每一时刻,不虚掷光阴地正视顺境、逆境;将残酷的现实,与亲昵的梦境嫁接,永恒当下都紧握。
        犹如她自己所说,活着就要像月季,轰轰烈烈地开放。八千里路云和月,在这一代,有全新的注脚。
        他们这一代,不会用破碎的眼神看人、看事,即使荡气回肠,涕泪横流,也会演绎得傍花随柳。爱颜值,更爱江山,不会哈姆莱特那般没出息。那么是否植入了外来基因,使婚姻这物种,有了中国玫瑰的特别胆魄?困压国人几千年的爱情、婚姻,终于摆脱枷锁,使自由之美,在神州不朽。墨守成规的老人,不要忙着批评。这样的颠覆,是应该礼赞、歌颂的。倘若抱残守缺、墨守陋习,不是跟河马迁徙时,不愿走安全水道,宁可让鳄鱼咬死;像那样愚蠢的执拗有意义吗?
        汤显祖的“四梦悲哀”,是僵死的,不该复制的;也不要效仿鲁迅笔下的《伤逝》……玉儿这一代,敢于孤独地骄傲,是有知识、经济做衬垫的。偶闲、奔忙,都能找得到他我、自我的平衡。将昔日的流程中断,搅拌重铸,痛苦也蜕变为压舱物。既然如此,丢掉不中用的靠山,拿起自己的小伞,独行于风雨,绝不做低眉顺眼的无花果——短暂长久都精 !
        万物静默在一听,耳膜中心型爱情的掌声一浪高过一浪——今日神州!

2017年1月2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2-13 18: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芳洲老师又一力作,欣赏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2-13 18: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以玉儿请客这一事件展开故事情节,通过玉儿与男友对待请客这件事的认识上的偏差,将两个人不同的价值观展示在人们面前。接着通过玉儿请客、与“我”的倾心交谈,以及出国进一步揭示了玉儿这个80后丰富强大的内心世界。小说直面人生价值取向,立意深刻,人物形象立体饱满,特别是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剖析入木三分,值得称道。亮起!建议精华!

    点评

    谢谢,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2-14 16:5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2-14 16: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鹿城飞侠 发表于 2017-2-13 18:29
    这篇小说以玉儿请客这一事件展开故事情节,通过玉儿与男友对待请客这件事的认识上的偏差,将两个人不同的价 ...

    谢谢,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8-12 03:20
  • 签到天数: 89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2-14 21: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玉儿,勇敢、独立、有思维、有抱负。本文通过玉儿和男友分手的对话以及和作者的倾心畅谈展示新一代知识女性的价值观和人生取向。我们不敢说玉儿是否将来一定成功,但是她绝对不会囿于小市民的精神世界!她必当以自己的价值取向闯出一片自己的天空。(唯一一点建议:本文主题取玉儿更好些)
    人物个性淋漓尽致,形象突出,再次欣赏美文,很生活现实的一篇。附议飞侠版主,支持精华!

    点评

    谢谢,谢谢接受新理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2-21 14: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2-21 14: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战鹰 发表于 2017-2-14 21:49
    玉儿,勇敢、独立、有思维、有抱负。本文通过玉儿和男友分手的对话以及和作者的倾心畅谈展示新一代知识女性 ...

    谢谢,谢谢接受新理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4 14:14 , Processed in 0.137915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