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6|回复: 42

[原创] 静静流过的山溪 ——追忆长兄百年人生历程(中国百年历史的缩影)——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1-21 10: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一方 于 2016-11-21 17:09 编辑

                                  静静流过的山溪 ——追忆长兄百年人生历程(中国百年历史的缩影)——

       长兄平静的离开人世,全家族的人失去了慈祥的长者,都万分悲痛。他生前的音容笑貌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久久不能消逝。继而忆起了他一生的经历,那平平淡淡的一生,没有太大的波澜起伏,却深深刻录了中国的百年历史。他一生追求简朴的生活,待人亲切,诲人不倦。高尚的品德,给同事和家人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文学作品中,要求对描写的人物具有鲜明的形象。皇帝,领袖被喻为太阳,救星;正直的文臣武将被喻为白玉;英雄们被喻为青松,冬梅。可是一个平凡的百姓没有资格享受那样的盛誉,我想长兄应是什么形象呢?百思之后认为,他就是一条静静流过的山溪,发源于郁郁葱葱的林间,弯弯曲曲的向前流淌,给以身边的树木和片片绿草以滋润,无一时停下脚步休息,那潺潺的流水声伴着山雀的欢唱,流过了九十七个年头。他别无所求,现在,他永久地休息了,没有发出一声叹息。然而他却收到了身边林川真诚的敬礼。

         一,养育他的家庭,战乱的年代。

        长兄出生于中华民国四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乙卯年,即兔年的除夕)公历为1916年2月2日。家境很好,正是两位祖父经营家族产业(农业,商业),处在发展的黄金时期。长兄出生的两年前,新落成的占地面积2200平方米宅院,两排正房,东西两侧隔建对称的两列(九座)厢房,是三进院落。襁褓中的长兄,生有男孩端秀的脸型,白白的肤色,大而明亮的眼睛,自然很得全家宠爱。听我母亲说,当年大姑母的三岁女儿王莲花非常喜欢这个小弟弟,春节回姥姥家省亲时,摸着长兄的小脸说,真白。从此,长兄的乳名曰“ 白头”(恕我不敬,直呼长兄乳名)。        几十年后,长兄几次对我回忆说,他小时候,每逢春节,也正是他过生日的时候,全院挂满玻璃壁灯,灯火通明,一派繁华景象,人心欢悦。他穿着母亲精心制作的新衣到爷爷奶奶,伯母,叔叔婶婶房中叩头拜年,受到称赞。全家其乐融融,那种气氛才叫过节。可惜你们几个小弟弟没能享受到。
原因是当时军阀混战,父亲在马兰峪开办木材场,时逢军阀混战,数万银元的投资分别被更替占领的直系,奉系军阀掠走;在市内最繁华的广东街开办的大商号“永和兴”和“义顺药局”倒闭。家道因此衰落,再无以前的的繁荣景象,只能靠不时出卖土地贴补家用的不足。
       我们的父母育有八个子女,他是我们的长兄,他的地位,预示着他日后所负家庭责任的重大。在中国传统的家庭关系中,“长兄如父,长嫂如母”的观念深深地印在人们的心中。这种观念是忠,孝伦理道德的一部分,是人们在家庭和社会的行为准则,维系了中国几千年历史的发展。

       二,少年,青年时期的求学之路

      长兄四,五岁时,母亲把他送到姥姥家随大舅父学习读古文和练习用毛笔写大小楷书,为以后上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使他终生受益。长兄六岁时入本村的初级小学就读。母亲曾对我说起长兄当时上学的情景:一大早,长兄抱着一个木匣子去上学。木匣里装着书本,笔墨纸砚和练字用的石板,石笔(那时还没有铅笔和钢笔),木匣分量很重,大人要去送他上学,他总是不让。教室就是昔时的庙堂。当时流行的谚语是,“中华民国大改良,都把大庙改学堂。”授课老师曾是一位秀才,古文,历史知识造诣很深。学生们既敬重他但又怕他。课间休息时,老秀才总是拿出铜锅木杆翡翠嘴的烟袋抽起旱烟。那时没有打火机和火柴,他用传统的圆弧形铁镰快速擦击火石发出火星,点然苇绒再按在烟锅之上引燃烟沫,开始吸烟。此时,学生们都到院子里玩耍去了,真好比憋了好一气的小鸟们,总要伸伸翅膀,借以消除疲劳。刘老师吸烟完毕,接着上课,如果发现哪个学生字写得不好,或是课文背的不流畅,他会用长条木板打该学生手心,以示惩戒。但是我的长兄从未受过那般惩戒。
      我小时候母亲兴致很高的告诉我,长兄在本村读完初小后,报考三十里外的韩城高小,那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学校。大祖父用马车把他送去应考。他才入考场不久,旋即走出了考场。大祖父以为是因为考题太难,孙子草草应付放弃了考试,很使他失望,可也无可奈何,只得极不情愿地把他拉回家里。全家人也都以为这孩子入学无望了。五天后学校发榜,长兄竟考得了第二名,大出前去看榜的大祖父之意外。这时校长找到大祖父,向他解释说,其实,你孙子的成绩和得第一名的考生成绩是一样的,只是报考时名字起得不如那名考生的名字意义好(这也可能是长兄后来起字“重理”的原因),经老师们斟酌,排名第二。大祖父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孙子虽然排名第二,却是第一名的成绩,他满足了。晚上回到家,两位祖父分坐在八仙桌两旁的硬木椅子上,守着玻璃罩煤油灯,捻着胡须称赞着孙子,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全家人都为之兴奋不已。当然最高兴的还是我的父亲母亲。(题外话:我的母亲还向我说过另外两件惬意的事情。一件是三哥读滦师时因病在家休学三个月,靠自习回校参加期末考试,仍考得前几名:另一件是五哥在韩城小学读书时,由老师安排替他生代考,得全县第一,获金杯一个。每当谈起这些往事,母亲总是喜上眉梢,为有这样的儿子骄傲。)
       长兄在韩城小学住校就读时,年纪最小,总是坐第一排座位。同班同学中,有的要大他三,四岁。但他的成绩总是前几名。此时,在这所小学读书的还有大他两岁的四叔。四叔主动充当起这位侄子安全的护卫者,长兄非常感激他,以致终生不忘(四叔长寿至虚岁100岁,2012年2月逝世)。
       在韩城小学毕业后,他考取了当时名震京东的车轴山中学。这所学校成立于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在当时的中国可视为凤毛麟角了。校舍建在车轴山山顶,一座千余年前建造的辽代古塔耸立于校舍之旁,透出了浓重的历史和文化气息,加重了学校的地位。该校是当时清华,北大在北方的生源地之一。(我的姨夫冯先生就是在民国早期从这里毕业考入了北大,毕业后走入仕途。长兄入学前,祖父,父亲,母亲都考虑到他年纪不大,少不更事,千叮万嘱,一定要专心学习,不要参加与课业无关的活动。他是个极为孝顺的人,当然照办。
       当时,这所学校已经存在共产党的秘密组织,在老师和学生中发展党员。如解放后担任过交通部部长的彭德,担任过河北省省长的李尔重等人,都是从这所学校走上了革命道路。他们都是长兄的学兄。由于共产党组织是在秘密状态下活动,长兄及多数学生难以发觉,因此对他们所从事的革命活动无法知晓,使长兄与参加革命事业的机会失之交臂。长兄一直是在平静的环境里努力读书,直至离校。(题外话:二十几年前,有人建议长兄与当年的学兄们进行联系,长兄说,他们也许还记得我这个小学弟,可是现在他们都是高级干部了,我只是一个平民之身,去见他们谈些什么?是否会有攀龙附凤之嫌?长兄过惯了百姓的淡泊生活,从未动过脑子去寻找进身之阶,头脑中没有攀龙附凤的意识。我以为他这么做,正是习惯性的对自己纯洁灵魂的守护。)

       三,求职与婚姻

       长兄在车轴山中学读了四年,相当于现在的高中程度,因家境已衰败,没有财力供他去报考清华,北大了。无奈之下,只得寻求就业,随即在离家十几里远的张思庄谋得了一个小学教师的职位。他一人教几个年级,月薪八块银元,按当时的生活水准(两块银元能买一袋小麦面粉),已经很不低了。他月用两块,其余悉数交给父母。贴补家用。他成人伊始即以工薪报答养育他的家庭,善始也。这所学校与其它村庄一样,也是由旧庙改成,夜晚只有他一人居于院内,很是阴森和冷寂。但是长兄并无恐惧之感,坚持了下来。母亲十分为他担心,我长大后曾对我说起此事,当时让他一个人看那座大庙,真让人放心不下。
       他十八岁时,对他来说一生最大的喜事降临了,父母为他完了婚。长嫂成长于唐山市南郊边庄子的礼义之家。她容貌秀丽,品德贤淑,性情温顺,处事落落大方。杜家娶得如此贤妇,举家皆欢,欣然也。虽说是包办婚姻,但是上天有眼,成就了这桩美满的姻缘。长兄幸福的家庭生活也由此开始了。以后,夫妻相互敬重,耳鬓厮磨,相濡以沫。婚后长嫂生育一子,长到三岁时不幸夭折(这位侄子若在,比我还要大上两岁)。以后再未生育,实属憾事。但他们依然情深意笃,日子过得依旧美好。长嫂给我留下的全是美好的印象。父亲,母亲在世时,说起长嫂全是赞语。我的哥哥们和姐姐都十分敬佩长嫂,他真情地照顾我们,谁也找不出她的短处。(题外话:说到长嫂的秀美,我想起一个小插曲。2005年我同妻子去保定看望长兄,在家里看过长嫂不同时期的几张照片之后对长兄说,大嫂的容貌很像当年的宋美龄。长兄笑着回答说,也曾有人这么说过。看来,长兄对别人给于长嫂容貌的评价是认同的。我当时也表示赞同,笑了。)
       由于日本已侵占了华北,张思庄小学夜间常常听到枪声。学校失去了往日的平静,学生们也不敢上学了。长兄也随之失业。接着,他去天津报考华北通讯学院,被录取了。毕业后被分配到邢台电报局,从事民用电报服务,只是为了谋生。长嫂也随长兄去了邢台。在日军占领的国土里,伪政权为日本人效劳。长兄长嫂生活在敌占区,其政治环境堪比泥污,但他们却像莲藕一样,保持了洁白之身,不做有损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事。此时,因为有了薪金,他们开始提供弟弟们的学费了。
      1943年初,他从家信中得知老家的大宅院被日军强占,做了兵营,全家人被扫地出门。他在痛苦中更增加了对日本侵略军的仇恨。国土被侵占,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四,抗战胜利后数年的曲折之路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国民党政府在北平(北京)招录电报业务人员。长兄报名了,而且为考试做了充分的准备。专业知识与技能方面,他很自信,毕竟已有多年的工作经历,早已精通理论,又掌握了熟练的技能,不存在任何问题。但还要测试英语水平,翻译一篇英文文章。凭直觉,他以为准会考《波兹坦公告》的英译汉。那是二战后世界上最重要的文献。(《波兹坦公告》重新合理划出世界各国的疆域,剥夺了法西斯国家德,意,日战时掠夺的他国领土。日本在无条件投降后,被赶回到区区四岛)。于是他反复练习,达到了熟练的程度。考试发卷后,还真让他预测对了,试题正是那篇《波兹坦公告》。这使他异常兴奋,很轻松地答完交了卷。
       他很顺利的被录取了,分配到东北地区的沈阳电报局做电报业务工作,长嫂也随他前往。他们在那里生活了两年,由于内战形势的急剧变化,国民党军估计难以守住东北,要向关内撤退,想延留一些有用的专业技术人员。在此背景之下,1947年底,长兄被调到关内的唐山电报局。唐山是他的故乡,已在外乡奔波数年之久,能返回到父亲母亲居住地工作,他的心情自然是高兴的。初返唐山时,他和长嫂与父母亲及家中其他人同住在市区南部的明德里所租的几间房屋里。此时,长嫂的兄长来家里探望过,使我们这几个小弟弟有缘见到了这位大表哥。几个月后他和长嫂搬到了电报局分配给的局宿舍区的同升里6号的房子里居住,直到长嫂1955年搬家去石家庄为止。在他们居住明德里,同升里期间,长嫂的侄子,侄女常去看望。长兄是一个党派意识淡薄之人,不以加入党派为进身之阶。他从来没有加入过国民党,以后也没有加入过共产党,只是以专业技术为手段为国家服务,也是在为自己和家人谋生。
       辽沈战役后,东北解放军进入关内前夕,唐山的解放已指日可待。这时电报局有人南撤至国统区,也劝他一起南撤,他断然拒绝了。因为他看清了国民党的腐败,已失去了民心,以致一败涂地。他静静的等待解放军入城。1948年12月12日,唐山未经战火的破坏,和平解放。由于他的正确选择,为他的后半生创造了相对有利的工作条件。使他具备了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资格,得以在退休时按离休干部的身份,享受相关规定的待遇。

       五,1949年—1966年的工作变动

       1949年初春,长达四年间和家里无音信的我三哥,因公事带通讯员去东北出差,中途在唐山下车,来到同升里长兄家中。他现在已是解放军北京纠察总队(后该为公安军北京总队)政治部正营职秘书了,在同升里留住了一晚之后,次日去了老家曹家口拜见父母。三哥和家人久别相逢,父亲,母亲和长兄长嫂及全家人都十分高兴。长兄从与我三哥谈话中得知我的五哥已从北京的高中参加了部队的南下工作团;我的二哥已入西北财经干校,随部队去了四川。那时国家处于建立新中国的前夜,需要大量各种人才。长兄对几个弟弟找到了前途,很为欣慰。我三哥此行,不但给家人带来了不少绝好信息,也给他在长兄家用过的被褥留下了虱子。战争年代生活艰苦,无暇顾及个人卫生,身上生了虱子是普遍现象。有人把虱子喻为“革命虫”,不无道理。长嫂在兴奋之余,消灭了留在被褥上的虱子。
        由于受到了诸多好消息的鼓舞,此时长兄的精神状态极好,工作积极性很高。他具有熟练的业务水平,处人处事态度谦恭,不久被提拔为报务主任。这是他解放后工作经历中的黄金时期,心情极为舒畅。
        1955年2月2日,农历正月初五,父亲突发脑溢血逝世,享年59岁。长兄从市内,三哥从北京,五哥从长春赶赴老家曹家口奔丧,和在家的四哥,六哥办了丧事,都尽了孝心。他们对父亲的早逝极为悲痛。
       1955年,全国开展肃反运动,他的政治历史并不复杂,没有受到整肃。上级可能考虑到他的非共产党员身份,不适于领导机密性很高的电报业务部门,所以把他调到当时的河北省省会保定市,在刚刚筹建的河北省邮电学校工作。校址在北大冉。
       说来也巧,他在这个学校遇到了同事侯澍霖,两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侯澍霖仅比长兄大四个小时。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在全国范围的户籍中,不难查到,但是在只有几十人的小单位却很难遇到,但是他们两人相遇了。别人无法体验到的亲切感在他们两人心中同时产生,几成莫逆(更惊人的是两人又是同月,同日,即9月29日去世,如此生与死的日期巧合,可能是上天的有意安排)。不久学校搬到了石家庄,两人随学校同迁,长嫂和侯夫人也都搬到了石家庄,两个家庭分别得以完聚。
       长兄和侯澍霖在校内分任教师之职,长兄教的课程是高等数学。几年的教师生涯,使长兄人气大增。由于他教学之法严谨,对学生态度谦和,很得学生们尊敬。十几年后有的学生当了领导干部,也没忘记他这位当年的老师,经常去看望他,仍尊称老师。这个称呼在邮电系统内,他一直享用到终生。
       1958年,在全国范围内刮起了共产风,搞起了“大跃进”运动。想在一夜之间进入共产主义。各项指标被各级政府层层加码,造成了全国的大灾难。家乡的村政府也想搞出政绩,逼迫母亲“投资”,还办了学习班,连续在几个晚上施压,不答应就不准回家睡觉,母亲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了摧残。长兄闻讯后,为不延误时日,毫不犹豫地卖掉“英格”牌手表,快速汇款至老家,解救了处于苦痛境地的母亲。后来母亲向我说起过此事,几十年后我也向长兄说起此事,长兄严肃地说,母亲有难,儿子解救,天经地义!
       1961年国家因七分人祸三分天灾处于困难时期,学校停办,两人又一起调到了保定市邮电局。两人同行同止,一直没有分开过,进一步增强了友谊。也是在1961年,全国大饥荒,饿死了很多人。母亲也因营养不良患病,重病期间长兄回老家探望母亲,因老家的四哥全家也处在饥饿之中,招待困难,长兄只在家中住了一晚,就带着无奈和遗憾离开了老母,他的心情极为沉重,预感到怕是再也见不到老母了。是年农历五月初一日,母亲去世,享年69岁。他未能参加葬礼,这是他终生最痛心的事情,每当忆起,常常默默垂泪。母亲为儿女们操劳一生的情景,总是在他脑际萦回,久久不能消逝。

       六,残酷“文革”风暴下的剧痛

       1966年刮起残酷“文革”风暴。“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口号响彻在全国上空。人们战战兢兢地生活,恐惧中不知哪一天灾祸会降在自己头上。
由于长兄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被认为历史复杂,诬陷他为“国民党党员“,让人有口难辩。对这种无中生有的诬陷,长兄自然不能接受。他被关进专政学习班数月之久,受尽精神折磨,但拒不承认诬陷之词。专案人员诱使长嫂和丈夫划清界限,也遭拒绝。此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只能不了了之。但给长兄长嫂留下的精神创伤是无法抹去的。终生也不能释怀。
        侯澍霖也难逃危运,也被专政了。残酷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使自尊心无存 。他没能坚持到最后,选择了自尽之路。人们没有权力责怪他,他的选择,是对残暴实施者们的反抗,是以生命为代价的控诉!不久,他的妻子在悲愤中去世。他们的孩子瞬时成了孤儿。家破人亡的惨剧发生了,承担长痛后果的是年幼无辜的孩子。天理何在?
       长兄长嫂心疼侯家的孤儿,回忆两家多年的情谊,使他们义不容辞地担当起父母的角色。当时小女十四岁,儿子刚十岁,正是需要父母呵护的成长期。长兄长嫂把姐弟俩视作儿女。姐弟俩也把长兄长嫂视作父母。两个孩子在长兄长嫂精神上和生活上精心照顾下,得以和其他孩子一样正常的成长。女儿成年后有了职业,结了婚。儿子在医学院毕业后当上了军医。
       自1974年起,我几乎是每隔两年都去保定看望长兄长嫂一次,有几次是和我三哥,六哥同去,我们从来没有感觉到长兄长嫂有那种因膝下无儿无女的孤凄。这是因为有了养女在身边。
       1984年长嫂在七十岁时因心梗去世。养女全家操办了后事。尽了晚辈的孝心。长兄很表满意。正是善有善报。
       长兄从来都是关心他人比关心自己还重,尤其是在钱财方面。我的三哥,五哥及我读书时,他都提供过学费,尽了长兄的责任,从来也不图回报。我二哥人生道路坎坷,步入老年后体弱多病,常向他请求接济。那是长兄离休金只有一千元左右,但总是有求必应。有时他有困难,把情况告诉我,我总是依他意见而办。(为此二哥为我写了一幅唐诗书法,装裱好后寄给了我,字很漂亮。是一件有意义的纪念品。)
       1997年我去看望长兄,回忆起几十年来对我的关怀照顾,很想报答他,我掏出三千元给他(我那时因一项技术开发成功,经济条件宽裕),他决意不收,说以往对弟弟们上学的支援是当哥哥应该做的,是在为父母分忧,必须做到。在他出屋时我把钱塞在他的褥子底下,在他送我去火车站的路上我告知了此事。后来我接到了我二哥家侄女打给我的电话,她说收到了伯父转给她的钱,向我表示感谢。她也住在保定,她曾向她伯父说起女儿下岗了,想买一台日本产毛衣织机维持生计,苦于无钱可买。长兄毫不犹豫地把那笔钱给了她,对她说是我给的。他帮别人排忧解难,却把好名声记在他人账上。长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七,晚年的平静生活

       长兄六十岁时以处级干部身份离休后,又平静的度过了三十七年。在通常状况下,一位无儿无女的孤身老夫能安度这么长的晚年,是难以想象的。通常的孤身老人尽管有退休金作生活保障,可是精神生活空虚,难以找到对话者:家务劳做会遇到很多难难,往往力不从心,会使老人们承受不了,影响寿命。后来长兄正式收了养女,办下了公证书,两个家族的人都为之高兴。过去是感情父女,以后是感情加法律的父女了。保定市邮电局为安排好离休干部的生活,分给他们父女一套三室两厅约140平方米的房子。长兄子孙满堂,心情极好。家庭生活很是丰富。养女担起繁杂家务劳动,饮食总是按长兄喜欢的口味儿烹制。女婿关心长兄健康,最初几年不时陪着到公园散步,后来长兄行动不便,女婿买来轮椅,抱着长兄上下,推着到花园散心。
长兄精神生活很充实。他看到养女,女婿为生活奔波,虽然劳累但伴有愉快。外孙渐渐成人,结了婚,四世孙出世,都是使他心怡的事情。
长兄身体如有不适,养女,女婿关怀备至,送去医院诊治,住院时陪护。近几年,女婿恐长兄夜间睡眠时出现问题,长期陪睡在长兄身旁,发现他稍有异常即起身相问,如此数年之久。亲生子女做到的和没有做到的,他俩都做到了,这很使邻居们敬佩。他们羡慕长兄晚年生活的幸福。
        由于家庭的和谐,长兄一家被评为“2002年中国保定敬老健身节”好家庭。长兄的大照片被市政府挂在繁华市区路旁的橱窗里,作为市民的优秀典型展出。长兄的喜悦溢于言表。
       另外,使长兄满意的是杜家和长嫂家的亲人经常去保定看望他。邮电局的领导,过去的老同事,和昔日的学生们也常去他家里问候。
       长兄离休不久,六哥六嫂由唐山去看望他,彻夜长谈,他兴奋异常。以后听六哥说当时曾力请长兄搬到唐山他家生活,便于照应。但长兄表示已经习惯了在保定的生活,不愿挪动了。这里有他的工作单位和众多老同事,最主要的是他已经离不开养女一家人了。
       几年前,我五嫂(退休经济学教授)总是鼓励我写杜家家史。因资料不多,我和妻子遂于2005年春季到长兄处求教。他娓娓而谈,通宵达旦。使我获取了很多珍贵的家族史料。后来那本家史得以付印,长兄所起的作用当属最大。
       我五哥因病由长春转到北京治疗,期间由五嫂和我堂兄之子陪同去保定看望他,使他非常高兴。五嫂善于绘画,她把亲手所画,盖有五哥刻制印章的一幅“仁者寿”奉给了他。这幅画他一直挂在墙上,直至寿终,可见其喜爱程度之深。以后五嫂又为他绘了一幅“青松”送于他,收藏了。2010年和2011年两个春节之时,五嫂由长子驾车去保定拜年,他虽都因病住在医院,但心存感激。长兄常对我说,你五嫂,大家闺秀,很懂礼数。对杜家人感情很深,有家族意识,她的儿子也很像她。长兄评论别人,总是出于公正之心。我从未从他口中听到过说家中谁谁不好。他也知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的古训,但他总是认为把发现和改正不足的机会留给当事者为好,别人不能在背后妄加议论。从这里可以看到他的道德修养之深。
        长兄的杜家,长嫂家,侯家的侄子侄女们,孙子孙女们二十余人在不同时期分别去保定看望过他。与每个人的见面都会使他兴奋不已,热情相待,对求学者还会给以资助。家人们都没有忘记他,他很觉欣慰。
       他没有忘记幼年时保护过他的四叔,经常写信问侯。近十年来,每到国庆,春节都要汇款,开始五百元,后增至一千元。他常说,我忘不了小时候他对我的保护。近百岁的侄子给百岁的叔叔寄钱,成了家族中的佳话。

       长兄匆匆地走了,是在我奔赴保定的路途上走的。我没能和他见上最后一面,是我终生遗憾的事情。原想两年后为他祝贺百岁华诞,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长兄一生胸怀坦荡,淡泊名利;孝敬父母,善顾家人;处世谦恭,宽以待友。 你的精神永远为我所敬佩!

     你是伟大的,是平凡百姓的伟大。那隆重的葬礼,邻居们的路祭,养女哭着下跪为你送行,路人垂泪。这是对你一生所做出的最恰当评价。

                                                                                                         小弟杜至清 作于2012年10月2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8-29 16:31
  • 签到天数: 46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11-21 17: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方 于 2016-11-21 17:11 编辑

    近万字的人物小传,朴素的文字,娓娓道来,的确像静静流过的山溪,润了一路的山川树木花草,润了路人的心情,您长兄的百年人生历程,就是中国百年历史的缩影。读您的文章,不仅让我们大家了解您可敬可亲的长兄,重要的是更真实地感受了中国百年的沧桑历史……感谢您。推荐置顶,让大家分享。

    (一方冒昧地给您编辑了一下,给您更改了一处时间:“2101年和2011年两个春节之时”,一方认为第一个时间“2101年”应该是“2010年”,对吧?)

    点评

    感谢你对本文的重视,操作置顶长挂。我写了长兄一生道路的曲折,反映出是中国的近代史,中华民国初期——军阀混战——日寇入侵——共和国建立——政策失误的后果——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成就。这一复杂多变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18: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18: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方 发表于 2016-11-21 17:08
    近万字的人物小传,朴素的文字,娓娓道来,的确像静静流过的山溪,润了一路的山川树木花草,润了路人的心情 ...

          感谢你对本文的重视,操作置顶长挂。我写了长兄一生道路的曲折,反映出是中国的近代史,中华民国初期——军阀混战——日寇入侵——共和国建立——政策失误的后果——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成就。这一复杂多变的历程他都经历过了。苦乐年华,有喜有悲,百味尽尝。人的生活脱离不了社会,这是例证。

         你看的比我细,改的很正确,帮我纠正了错误。再次致谢!  晚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8-29 16:31
  • 签到天数: 46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11-21 19: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杜至清 发表于 2016-11-21 18:39
    感谢你对本文的重视,操作置顶长挂。我写了长兄一生道路的曲折,反映出是中国的近代史,中华民国初 ...

    您客气了,非常感谢您对本版的支持,让我们这个板块日益丰富。您德高望重,历世长经事多,得您眷顾,幸。诚谢。

    点评

    请一方版切勿客气,这里的文友们组成相互学习的群体,相互欣赏别人长处的同时,自己也会得到提高。我在本版发文的同时,自己也得到了快乐,应该感谢你才对。以后还会常来。晚上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19:4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19: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方 发表于 2016-11-21 19:18
    您客气了,非常感谢您对本版的支持,让我们这个板块日益丰富。您德高望重,历世长经事多,得您眷顾,幸。 ...

    请一方版切勿客气,这里的文友们组成相互学习的群体,相互欣赏别人长处的同时,自己也会得到提高。我在本版发文的同时,自己也得到了快乐,应该感谢你才对。以后还会常来。晚上好!

    点评

    好,不客气不客气,咱们都不客气,您说得对,咱们是一个大家庭,客气啥呢!一起学习共同进步。很高兴能有您的加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2 17: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1-22 16: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用质朴细腻的文笔描写了不同历史时期长兄平凡却高大的形象,仔细读来令人感动。长兄的淡泊,善良,谦恭,友爱,孝顺等优良品质和作风不仅会铭记在您的心中,同样也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

    点评

    感谢云上版热情点评!这里的气氛很好,有吸引力,是你们努力的结果。很愿意来这里。晚上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2 18: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8-29 16:31
  • 签到天数: 46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11-22 17: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杜至清 发表于 2016-11-21 19:49
    请一方版切勿客气,这里的文友们组成相互学习的群体,相互欣赏别人长处的同时,自己也会得到提高。我在本 ...

    好,不客气不客气,咱们都不客气,您说得对,咱们是一个大家庭,客气啥呢!一起学习共同进步。很高兴能有您的加入。

    点评

    一方版说得甚好。那就不再过分客气了,家人之间,态度总是真诚的。我好高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2 18: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18: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6-11-22 16:05
    文章用质朴细腻的文笔描写了不同历史时期长兄平凡却高大的形象,仔细读来令人感动。长兄的淡泊,善良,谦恭 ...

    感谢云上版热情点评!这里的气氛很好,有吸引力,是你们努力的结果。很愿意来这里。晚上好!

    点评

    谢谢您的支持,欣赏您精彩的文章,也祝您在这里创作愉快,祝您冬祺,晚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4 20:5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18: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方 发表于 2016-11-22 17:00
    好,不客气不客气,咱们都不客气,您说得对,咱们是一个大家庭,客气啥呢!一起学习共同进步。很高兴能有 ...

    一方版说得甚好。那就不再过分客气了,家人之间,态度总是真诚的。我好高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8-29 16:31
  • 签到天数: 46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11-22 19: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杜至清 发表于 2016-11-22 18:37
    一方版说得甚好。那就不再过分客气了,家人之间,态度总是真诚的。我好高兴。

    您说得真好,不再过分客气,真诚就好。那就再赶一赶:直呼一方,可好?同高兴。

    点评

    如果你同意,那我以后就直呼了,这样显得更亲切。在非正式场合,有些人也喜欢称他官职,也是一种习惯,其结果,是拉开了相互之间的距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2 21: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21: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方 发表于 2016-11-22 19:33
    您说得真好,不再过分客气,真诚就好。那就再赶一赶:直呼一方,可好?同高兴。

    如果你同意,那我以后就直呼了,这样显得更亲切。在非正式场合,有些人也喜欢称他官职,也是一种习惯,其结果,是拉开了相互之间的距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8-29 16:31
  • 签到天数: 46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11-23 19: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杜至清 发表于 2016-11-22 21:36
    如果你同意,那我以后就直呼了,这样显得更亲切。在非正式场合,有些人也喜欢称他官职,也是一种习惯,其 ...

    叫一方多亲切。您不知道,叫我这名的,不仅是在网上,生活中许多人也叫我一方,有我的晚辈(当然,他们大部分在一方后面加了两个字),有同辈,还有我的长辈。

    点评

    可以看出,一方是位性格豪爽的人,能与你成为文友,是我的荣幸。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5 13: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9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9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1-24 18: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真意切,心血写就,好人形象跃然纸上。

    点评

    谢谢老党先生点评,我是据实写来,没有夹杂臆想。写起来很方便。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5 13: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1-24 20: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杜至清 发表于 2016-11-22 18:33
    感谢云上版热情点评!这里的气氛很好,有吸引力,是你们努力的结果。很愿意来这里。晚上好!

    谢谢您的支持,欣赏您精 的文章,也祝您在这里创作愉快,祝您冬祺,晚安!

    点评

    谢谢云上点评!这里有吸引力,会引来更多诗友来此发文。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5 13: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5 13: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方 发表于 2016-11-23 19:49
    叫一方多亲切。您不知道,叫我这名的,不仅是在网上,生活中许多人也叫我一方,有我的晚辈(当然,他们大 ...

    可以看出,一方是位性格豪爽的人,能与你成为文友,是我的荣幸。问好!

    点评

    您老别顾着夸啊,一方性格豪爽不假,可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来个细腻呢,您就多包涵。能和您老成为文友,一方荣幸啊!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5 20: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5 13: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党 发表于 2016-11-24 18:56
    情真意切,心血写就,好人形象跃然纸上。

    谢谢老党先生点评,我是据实写来,没有夹杂臆想。写起来很方便。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5 13: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6-11-24 20:52
    谢谢您的支持,欣赏您精 的文章,也祝您在这里创作愉快,祝您冬祺,晚安!

    谢谢云上点评!这里有吸引力,会引来更多诗友来此发文。问好!

    点评

    欢迎您及更多诗友来这里发文,谢谢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5 17: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1-25 17: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杜至清 发表于 2016-11-25 13:10
    谢谢云上点评!这里有吸引力,会引来更多诗友来此发文。问好!

    欢迎您及更多诗友来这里发文,谢谢您。

    点评

    我原来在四海艺文,中华诗词论坛发表些诗歌,面比较窄。剪烛西窗把我引到这里,发现这里面很宽,很喜欢这里。愿意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5 21: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8-29 16:31
  • 签到天数: 46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11-25 20: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杜至清 发表于 2016-11-25 13:05
    可以看出,一方是位性格豪爽的人,能与你成为文友,是我的荣幸。问好!

    您老别顾着夸啊,一方性格豪爽不假,可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来个细腻呢,您就多包涵。能和您老成为文友,一方荣幸啊!问好!

    点评

    据我的感觉,我说的是实话,你就是细腻起来,我也会喜欢。只要文风正,我都欣赏!我们成为文友,也感荣幸!在这里交流,很愉快!问好一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5 21: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5 21: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6-11-25 17:59
    欢迎您及更多诗友来这里发文,谢谢您。

    我原来在四海艺文,中华诗词论坛发表些诗歌,面比较窄。剪烛西窗把我引到这里,发现这里面很宽,很喜欢这里。愿意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9-20 13:59 , Processed in 0.10667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