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回复: 9

[原创] 在反扫荡的日子里(一)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0-30 11: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九四二年六月太行山区。

     这天是一九四二年六月七日,要到黄昏了。在上午十点,从十多公里的茶树村和四五公里的西河村赶来开会的八路军某部一连连长张继成和二连长王俊波,在八路军太行军区武乡军分区杨吉司令那里,开了一下午的会,接近17点,到会的各个部队的指挥官就匆匆散会。张连长和王连长走出杨司令所在一个叫武台庄的大村子,这村子是:前后是一些破旧的矮草房,偶有几间高出草房的青瓦房,还有土围墙,能看见墙内几间有气派的大房顶侧面的视角,这是地主的宅院,人早已经跑了。
两个八路军连长开完会后,心情凝重,都想尽早赶回各自村里的连部,把会议内容尽早传达跟战士们。所以步伐较快地走出武台庄,渐渐地身后进庄里的村道边的几颗绿叶蓬勃的槐树和树下往后延伸开来的错落有致的低矮房屋也渐行渐远了。这天下午是阴天,没有太阳,非常闷热!几十分钟后,已经走得很远的两个连长晒黑的脸上汗水在流,他俩紧系着宽皮带肚皮上的灰白色军衣被汗水打湿的一块一块的。
此时,两人步伐匆匆往同一方向、不同位置的两个村子走去。而天色越来越晚了。但是,两人都脸色严峻,只顾赶路,一路上埋头走路,少有说一句话。
   王俊波连长28岁,方脸,非常清瘦。他浓黑的眉毛,一双不时眨闪一下的大眼睛,仿佛在思索着问题。他胸部宽厚,一根酱色宽皮带紧系在略健壮身着灰白色半旧军衣的肚皮上。他温厚而精明,人显露出文武非凡的气质。
张继成连长也是28岁,比王连长小一个月,看上去长得非常的俊逸,一个方正鼻子非常性感。他两只叶形眼睛时不时发出明亮而青春的眼光,他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胸部丰满厚实,他不时爱抬手手稍稍往上略拉拉自己非常英气的军帽,一双手时不时扣在他紧系在腰间的宽皮带里。他非常英勇不怕死,以八路军的军事工作任务为生命。开完会后,两人都知道,这次,日本侵略者要倾力出动,力图凭这一大扫荡灭绝中国八路军。毫无疑问,日本侵略者会采取更加凶恶的手段,对付在太行山区的八路军根据地和那里的广大人民。
    情势非常严酷!日本侵略者擅长干绝把自己对手灭种的任何一件事。两八路军连长在路上几乎不语,都想急急地赶回自己所在连队的村里。还有,张连长所在村里有一个八路军医院,那里还有三十个有不同程度伤病的八路军官兵。两人走了两小时多,在天暗黑下来,四周的山地一片灰暗模糊,在山区入夜前,两个一路不语的八路军连长走到茶树村外。
“王连长,我们分手吧。”张连长停住说。
王连长从他的口气里,听出急切回连队的意味。
“好。”
此时,王连长不想废话,他相信张连长跟自己的心情一样,他自己也需要赶回村里,准备做接下里的工作,让西河村的老百姓明天转移上山。这需要费许多的精力,因为,八路军有责任不能让自己的人民被日本鬼子打死。然后,两人匆匆一握手,分开了。
而张继成连长一连所在的茶树村,是一个大村子,有四十多户人家,这里的村东头有一家八路军医院,住有在几天前,或几个星期前,和日本鬼子打仗负伤的30个八路军官兵伤员,还有二个月前,从太原医学院为积极抗日而来的医学院女学生,也在这里为抗战工作。而王俊波连长所在村子西河村有二十多户村民,村里有一个民兵小组六个人。从1942年6月前后开始,在全世界军队中,极度凶恶、无比残暴、极度歹毒无耻的日本侵略者对八路军晋察冀广大根据地和边区的广大人民进行大扫荡。为了积极应对这次日本鬼子的大扫荡,太行山八路军总部特地召开了由八路军各大军分区司令员参加的大会,布置了总的应对策略,坚决粉碎日本鬼子的大围杀图谋。于是八路军武乡军分区司令杨吉把各个连的负责人,召集到武乡武台庄八路军分区开会。接下来,就是怎样严正应付日本鬼子的大扫荡进行具体分工。
军力战备非常强大的日本侵略者,用一副如野狼、狂放不羁的猎狗模样对弱势群羊般的凶残手段,朝军力、装备简陋的中国八路军进行歹毒残酷的大围杀。

我们将对八路军连长王俊波和张继成与日本鬼子进行的战斗,就行交替描写。

八路军某部一连连长张继成就要走到村边,这时,已经是19点半了,村子里还是热。他还没有走近,就听到村民的偏棚里有水牛的叫声,被房里的煤油灯照着的门口边,几只鸡在吃地上的食物渣子,也有几个小孩在黑黑村道上闲逸地玩耍。张连长即将走到村口,放哨的两个英武八路军战士,一直把守村东口较远一段清黑黑的安静土路。这是一条通往外面据说有近十公里远的武台镇,镇上在最近增加了大量的日军。
张连长看到:眼前在白天忽高忽低的村里的草房,被深沉的夜色覆盖了,看不见了。只是在张连长较快走近的村道土路上,在一片黑融融的具有山村宁静的刚入夜的夜色里,在前面的村民茅草房里的煤油灯光零散地照在黑黑黝黝的村道上。随着张连长越走越近,他也越来越看见些有村民的家门开着,有的在晚饭,有的在做事等等。不久,他走近村口看到两个八路军战士在规整站岗,也有几个看不清模样的的村民在来往。刚入夜晚的茶树村,显示出山村的气息和村里人的夜晚生活的氛围。
    张连长即将走到村口。
两个八路军战士小胡小康看到自己连长从八路军分区开会回来了,此时,正从显得带有夏日气息的入夜土路上匆匆走来。
“连长!连长!”
两个站岗的八路军战士招呼自己英勇厚道的张连长。
“小康!小刘!”张连长看到在黑乎乎的村口边上,因夜色看不清两个战士模样的战士在招呼他。他也招呼他俩。他知道此时站岗的是一排二班战士。
当张连长走到两战士面前。两个战士非常关心地问:
“连长,杨司令说了什么?”
“我们明天要和村里的医院、老乡一起转移。日本鬼子要大扫荡了。这次,来势很凶!”张连长回答。
“这没有什么好怕的。鬼子来了,我们就好一阵打。”
“只是,这村里有这么多人,还有医院。还要费一番神。”
“连长,这下你就更忙了。”
“我知道,你还要去村东的医院和老乡家里去动员。”小康说。
“是呀。”
“那小刘,我们别说了,让连长快回到连部吃饭,吃了好办事。”
“嗯。”
“连长,你快去吧。”
“嗯。你俩好好站岗,要小心注意前面的土路,不要忘了,那里通往有鬼子的武台镇。记住:有情况立刻来报告。”张连长习惯性对自己战士叮咛道。
“是连长。”
“一定要警惕四周动向。”
“是连长。”
然后,张连长就朝村里走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1-3 19:4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战争风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5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9-26 16:38: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21 09:36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10-19 14: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字体是否可以大一点,段落是否可以分的更清楚一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5 09: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反扫荡的日子里(二)


            回到了村里连部,张连长马上吃了饭。后让连部通讯员小赵、小刘分别去各班排通知班排长来开会。他知道战士们都很关注这次会议。通讯员小赵快步来到一排房里,看到一班长和十二个战士在点上煤油灯的黑亮亮房里,在聊天。他还没有走近,就听房里的一班长略惊耳的大嗓门,他知道一班长就是这样说话声音高外面一段距离能听到。他略把步子放慢些,就听到一班长的声音:
    “我们连长回来了!”
    “班长,你怎么知道?”小赵听到房里战士问。
    “我刚才出去解手,看到连长急匆匆回到营房。”
    “班长,这么说,一定有行动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现在正是小鬼子对我晋察冀八路军根据地大扫荡的时候,杨司令一定有行动部署。”
    小赵听到这些,他感到高班长比战士们还振奋。就快步走进房里。
      一班长高有田是老班长。他肤色黑,在村里是强劳力,他的爹娘总希望自己大儿子一生都有田地,这样就能过上好日子,跟他取名有田有地。后来,23岁的高有田一定要离开家参加八路军打鬼子,就没有回去了。他人热诚、话多、打仗英勇积极,从不亏待班里战士。高班长看见连部通信员小赵走了进来,就把他那张很有兴致的光滑苹果脸抬起,看着走到跟前的小赵。他知道一定是连长让人来通知排长班长开会。就问:
    “小赵,你是找一排长和我去开会吗?”
    “连长喊你俩马上开会。”说了后,小赵没有看见房里有一排长陈泰安。问:“高班长,一排长呢?”
    “一排长到二排长那里去了。”
    然后,小赵转身就走了。高班长知道他是去院子对面住在偏房里的二排去了。
    小赵到二排长的房里,看到长得个子大,一米八,方脸,样子多彪悍的一排长郑全福,还有非常青壮的二排长,26岁,叫胡有树

    一排长郑全福和二排长坐在桌子旁聊着,
    看到小赵进来了,长得方团脸,模样机敏的胡排长正对着门,而坐在桌子侧边的一排长郑全幅对胡排长说着什么,他非常英俊的方脸都在听胡排长谈话。他目光炯炯,明亮,人显得温和厚道。被桌上煤油照着他的侧半个显得润亮的方脸凑近些胡排长,并非常亲近。在说话的胡排长看到小赵进来了,意识到连长已回来,一定有事通知。就问:“小赵,你怎么来了?”
    “连长喊各个班排长去连部开会。”
    “好,我和一排长马上去。”
    然后,小赵就转身出去了,他还要通知三四排。
        郑排长听到连长喊开会,他知道日本鬼子一定要再次对八路军根据进行扫荡,这次更以往不一样,一定更凶!他在此前和胡排长跟鬼子打了多次仗了,也经历过扫荡,显然,那是小规模的,看来,这次是大规模了。他一点不觉得好奇,日本鬼子目的是最终灭掉八路军,他意识到这次的严酷程度会更残忍。他一双圆圆的眼睛恨恨的,他想道:小鬼子,你想灭掉老子,老子还想灭掉你。
    “老郑,走,开会去。”连长喊开会,二排长胡有树显得振奋,他好像把鬼子的扫荡看成是一次消灭敌人的机会,他觉得这些鬼子是送来门来找死。
    “行。”一排长郑全福响亮地说。就从坐着板凳上,忽地站起来;他还是习惯性抬起双手把军帽略略戴正,尽管是正的;然后,放下他经脉露起的有力双手把紧系在他微鼓的肚皮上的酱色宽皮带整理正,才和胡排长去连部开会了。

    ……
       张继成连长让连部通讯员小赵喊四个排长去了。他心里非常平静。从八路军杨吉司令的口气里,他意识到这次日本侵略者会倾其全力,恶毒灭掉晋察冀广大山区的八路军根据地。张连长愤愤地想道:你小鬼子,想灭掉就灭掉吗?老子会把你们的脑袋砍下来。
    他想到这里,一双眼睛亮的溜圆,一个在黄色煤油灯下的非常性感的鼻翼在翕动,双手叉在他紧系宽皮带的腰间上。
    这时一排长郑全福和二排长胡有树快步走了进来。
    “连长!”郑排长先进来,招呼自己站在桌边的张连长,二排长胡有树也招呼。过了会,三排长四排长来了,还有些班长都来了。他们分别坐在桌旁,靠着被煤油灯照得黑黄黄土墙下的木床和板凳上。
    看到人员到齐了。张连长就向他们非常严肃和郑重地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0: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反扫荡的日子里(三)


            “同志们,这次,杨司令让我们明天做好完全撤离。重点包括全村老乡、医院。这次,日本侵略者是决心一次性灭掉八路军,看来更恶毒。我们的实力不如他们,斗争形势会更加复杂凶险,大家不要抱有任何侥幸。”
    “是,连长。”会上的班排长回答。
    “我考虑了一下,村里的八路军医院有我和一排长负责。村民的转移由二排长负责,其他的三排四排随我和一排长向西转移。”
    听到连长简短的发言和情势的严峻,每一个八路军排班长心里都压抑不安,因为,还有一些事需要在鬼子出现之前做完。
    “连长,我们决绝服从。”排班长都坚决回答,看来就是马上行动,再难都即刻执行。
    “好,这次我们一定在鬼子来临前,做好一切准备,绝不跟鬼子任何机会。日军想到我们地盘任意杀过来杀过去,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还有,二排长你到村里去,喊老乡们把粮   食鸡鸭等都拿走,绝不跟日本鬼子留一粒粮,一点肉,让他们什么都吃不到,看不到,把他们饿死,渴死。”
    “是连长。我马上去。”二排长胡有树回答,就从坐着的一排长郑全福的身旁起身,就出去了。
    “还有,开完会的各排班长,回到排班里,让战士有一个心理准备,多鼓励他们,一定要坚决反击敢来侵犯的日本鬼子,让他们不好过。”说到这里,张连长右手往下握紧拳头一挥。接着,说道:“好,马上散会。”
    然后,四个排长和一些班长就散去了。
    “郑排长,跟我去医院。”张连长对站起来在桌子侧边的郑排长说。
    “嗯。”
    然后,张连长和郑排长就出门,向位于村东头的八路军医院走去。


    明天村里的老乡、还有八路军医院就必须要转移了,后一项工作非常麻烦。张连长和一排长郑全福走出连队房子,去位于村东头的八路军医院。他俩向两边都是村民家从他们家门窗里的黄色煤油灯光照到一片黑黑越越村道上较快走去,走了几分钟,他俩走到在几家村民房子靠东北面的一座地主大院的房子门口,门两边有两八路军战士站岗,也看见从院里多间并排的病房和医生房里散射到黑乎乎院坝地上浑黄煤油灯光。医院背后是在深沉的夜色里看不清的后山。
    “连长!排长!”
    守卫在黑明明门口旁的两战士招呼道。
    走近自己战士的张连长问:
    “院长在吗?”
    “在。”
    “我们进去了。”张连长说。
    接着, 张连长和郑排长来到院子进门第一间房里。李院长身着八路军灰白色军服、军帽,不系皮带;他是团脸,脸颊都陷了,多清瘦的!他看见非常英武的张连长、郑排长走进办公室里来,神情匆匆,就意识到有事。他非常清楚现在是日本鬼子对晋察冀八路军根据地大扫荡的开始,张连长的到来,表明情势危急了。
    “李院长,”张连长走进来,就向李院长敬了一个非常有力的军礼,郑排长也敬了军礼。张连长上前一步和李院长握一下手。
    “张连长,你说?”
    “我今天从武台庄杨司令那里开会回来。他要求我们最迟在明天上午十点前,把村里的老乡和医院赶快转移。很可能不到中午,就有大量鬼子向我茶树村进攻。”
    “我知道了。”
    “李院长,我觉得你今晚就做好撤走准备,这样会更安全。”张连长进一步向李院长提出建议。
    “行。”
    “明天早晨,我和郑排长负责保护你们往山里撤离。”
    “你们好久来?”李院长问。
    “7点钟来。”
    “我们等你来。”
    然后,张连长就再次握了李院长的手,就和郑排长离开医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1: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反扫荡的日子里(四)



           张连长和郑排长把八路军医院转移的事办成了后,就心里踏实了,他俩相信明早让村里乡亲们和医院一转移,那些恶毒的日本鬼子以为他们有强大实力就想畅快达到灭绝八路军和村民的歹毒企图,就落空了。这时,在静寂的村道上,两边是村里老乡在黑黑乎乎的夜色里的房子,还能听到有人说话、做事、吃晚饭等的声响,时不时,还有一些老乡来回走过两八路军身边。看到老乡们开着从他们房里照出来在村道上的零散浑黄的煤油灯光,也照到张连长、郑排长的侧脸和他俩紧系宽皮带的肚皮和腰间上。他俩心里发沉,看到这样安宁的村庄,两人都很不爽快!一一一这样和平的乡村,过得多愉快的村民的好日子,就要被鬼子践踏了。张连长想道:也许,当村里的老乡、八路军医院真正转移了,我才真的踏实了。
    “连长,我们已经做好一起了。”郑排长说
    “一定要在鬼子来之前,把这事做好了。不能跟鬼子一点机会。”张连长说,心情有点愤愤的。
    “是呀。”
    “连长,明天除了二排长掩护村民。我们一连都和医院转移?”
    “当然是。”
    然后,张连长又说:
    “这次,日本鬼子的大扫荡是最凶的,它可能跟以往不一样,那些扫荡是声势不大,而这次看来,日本鬼子下了血本的,想一举灭掉我们八路军根据地,连老乡们都要杀绝。所以,我们一定要坚决应对,不能大意!”
    “是呀连长。”
    ……
    随后,张连长和郑排长走到了有两八路军战士站岗的、有院内营房门窗里黄黄马灯光照在大门口地上的战士跟前。两站岗的战士招呼走近的、能看到门边地上的马灯光映着戴军帽微亮脸的、也映在他俩肚皮正中显得略白亮的皮带扣环上的张连长一排长。
    “连长!排长!”
    “小刘!小康!“
    他们相互招呼。
    “明天就要撤离茶树村了,接着,就有仗打了,你俩是怎样想的?”张连长趁机问问身边战士的感受和想法。
    “连长,我们听排长传达了。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鬼子来,我们有办法对付他们。我们八路军才不怕他们!”
    战士小唐说。
    “同志们都是这样想的吗?”郑排长问
    “是,排长。”
    张连长知道战士们抗击日本鬼子的情绪是不错的!对于转移的问题主要是八路军医院,那里有不少的伤员。
    然后,他就和一排长走进去了。
    后来,张连长又在房里思索明天需要做的很多事,后,才解下腰间上的皮带、军帽、军衣,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心里把这次转移当着他一生中的大事的张连长,天不亮就起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1: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反扫荡的日子里(五)


             大约在早晨天刚亮,一连的战士们抓紧吃早饭,吃完后在村尾道上集合等待;二排长和他战士们去村里动员老乡们转移;张连长带着一排长郑全福和一些战士去了八路军医院。一到医院,张连长看见:李院长正在对院里的医生护士喊道:“快,把伤员抬出来,拿上一切药品、器具准备撤离!”
    张连长看到,在眼前的多间土房里,有多个八路军伤员,不是用担架抬,就是由一些身着灰白色军衣的白大褂的女护士,或者背,或两个搀扶伤员从房里出来,还有些从村里请来的男人把一些伤员从房里抬出来到院子的地坝上,这时已经有等待张连长他们的战士来的护士和伤员了,就等着一起赶快离开村医院。
    喊过后的李院长,看到张连长带着自己战士匆匆进到院坝里来。
    就走上前来。
    “张连长!”
    “李院长,你们准备的怎样?”
    “伤员们基本转出来了,一些医疗器具放在了马上,就等你来。”李院长回答。看来他一定十分忙乱!作为医院院长让医院早点脱离日本鬼子的残杀,是他即刻做完的责任。
    “很好,马上出发。”张连长非常果断一喊。
    “好。”
    然后,李院长对已经站在院坝里的一些伤员和护士医生喊道:“同志们,跟着张连长的部队走。”
    然后,有抬着伤员,有搀扶着伤员的护士村里男人纷纷向大门口走去。这时,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尽快脱离这里,脱离到来的鬼子的扑杀。誰都知道:日本鬼子是残暴歹毒的,是见人就杀连小孩都杀的恶棍。
    这时,一个22岁女护士,长得身材修长、文静,她跑来喊道:“李院长!李院长!”
    听到她喊,李院长就回转身,看到是护士何秀娟,她是太原医学院的学生。
    “小何,什么事?”
    “护士长让我来告诉你,伤重的黄连长、刘班长几个伤员,不能走,一走就会难受。”
    “可是,全村的人都得走,不能让他们留在这里,太危险了。”李院长说。
    这时,小何回去。她到了病房,对坐在三个八路军重伤员床边的林护士长说:“护士长,李院长喊走。”
    “那好吧。”
    这时,张连长喊来了六七个战士,走进病房。
    肚皮上有重伤的黄连长说:“护士长,你们撤吧,我们留在这里。”
    “黄连长,这怎么行,你们留在这里只有危险的,还是听院长的命令吧。”
    刘班长说:“护士长,你们走吧,不要管我们,我们是军人,随时死都已经值得了。”
    “不可以。你们一定要走。”
    在小何护士的恳求下,心地正直英勇的黄连长说:“好吧。”
    然后,由张连长的战士把黄连长、刘班长和一个老战士抬出房子,随着张连长、郑排长他们往村后的山上走去了。这时,由二排长胡有树负责的乡亲们陆续向山上转移。村子里,渐渐走空了。

           ,昨天下午和张连长从武乡八路军杨司令开会回来的王俊波连长和张连长分开后。到西村,他需要做的是把全村30户村民转移到山上。听说王连长回来的村民兵小组长谢正跑来对在房里的王连长说:
    “王连长,你就把掩护乡亲们撤退的任务交跟村民兵,你们明天撤离这里。”
    “这怎么行?”王连长说。
    “王连长,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让乡亲们受到损失。”
    “好。”
    然后,民兵组长谢正就回村里了。王连长觉得有人来为八路军分担任务,当然高兴,他们二连就可以顺利撤走,这至少对他和他的二连来说少了一寸风险。到了第二天早晨,战士们一早起来,吃了饭,就在村边的村道上集合。八路军一排长黄永健和王连长提前来到房子边的村道上;这时,他看到民兵组长谢正开始往一些村民房子跑去,看来,动员乡亲们转移是一件费时间费力的事。王连长想。这时,二连的战士们开始陆陆续续穿好军服,拿着步枪,三个一个,几个都匆匆从房子里急走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09: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反扫荡的日子里(六)


           一排长黄永健长得一个团脸,脸黑里透红,带有农民青年的憨厚质朴气质。他同样在战斗中跟王连长一样非常的沉稳机智!
    “立正!”他喊道。这时,他对站成三长排的战士们喊道。
    于是,站成三排的战士们就把脚靠拢。
    “稍斜。”
    黄排长喊出来声音不高,但是,非常简捷有力!
    “向右看齐!”黄排长喊得又快又熟练。
    战士们都把脸往右边一转。
    “向前看。”黄排长又喊。
    战士们再把脸往正面转,对着一排长。
    “稍斜!”
    战士们在这样紧张的军事训令中,才习惯性把左脚伸出;刚一伸出,黄排长即刻又喊:
    “立正!”声音非常的惊眠!
    战士们马上把左脚靠拢。
    声音有些沙哑而浑厚的黄排长喊完军事训令,看到战士们精神旺盛,情绪昂扬,才对站在一旁的王连长说:“连长,跟大家说说吧。”黄排长跟连长说话,非常的随和,好像多亲近的。”
    “同志们,日本鬼子又要向我们八路军根据地进行大扫荡的了。这次声势更大了。根据杨司令的指示,我们二连将立刻进行转移。本来我们要让乡亲们转移到山上的,这件事由村民兵小组长谢正来做。现在,我们马上转移。”
    “是连长!”
    “出发!”
    王连长喊道。于是一排长黄永健就跑到队伍前面,带领八路军战士转身,向村尾的村道匆匆走去。
    这时,在村道上,已经有村民牵上牛、骡子,带着自家的物品也向村尾匆匆走去。有女人拎一个胀鼓鼓的蓝布包,男人挑着一箩筐的家什,带着老人、孩子都非常惊惧向村尾走去。“刘大叔,快点走!”一个用手牵着自己十岁儿子的大嫂喊道。走在匆匆有人向村尾而去的村道边,她看到一个老汉在自家矮篱笆的门边站着,没有要走的迹象。
    “我还有一会。”
    “你还想等什么,你不要命了!这鬼子等会就要来了,你还不快走。”大嫂心神不安地说。他俩在说时,脸色都非常惧怕!誰都知道日本鬼子是极度歹毒的,是巨毒无比的财狼!
    “好,我马上走。”这个大伯回答。顿时,不安起来;有皱纹的脸情不自禁抖了一下,仿佛他听到了鬼子的脚步声似的。这时,他看见村道上,有更多的村民都神色煞白,都赶紧匆匆拿上一些他们认为的值钱东西,就快出自家门,生害怕碰见了鬼子;据说鬼子专门杀人,老的、少的,连婴儿都照杀,简直太可怕了!”
    于是,刘大伯拿上东西几步脱离自己的家。他一想起鬼子,就浑身都无力,怕的要死。

    六。


    王连长看到老乡们都心慌不安地携儿牵女,挑着行李,挎着布包等向村尾急匆匆而去。他知道每一个人听到日本鬼子来了,都害怕,都不想被残暴恶毒的日本鬼子杀死。就马上喊道:“乡亲们,不要怕!有村里的民兵掩护你们。”
    “你们八路军呢?”
    “本来由我们八路军保护你们,你们的民兵组长要执行这次任务。”王连长回答。
    “八路军,你们快走吧!”几个老乡说。
    这时,有三四个民兵和组长谢正站在村尾的路边,招呼村民快快地上山。
    二连战士们已经走过他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09: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反扫荡的日子里(七)


           然后,王连长站住。他看到谢正快走过来到跟前。非常忠诚地说:“你们八路军放心走。我会保证老乡们的安全。”
    “那你们要小心!”王连长叮咛道。
    “我知道。”
    “我们以后见。”
    王连长说。然后,向民兵组长谢正敬了一个军礼,就随自己连队往村尾后很远的山里走去了。
    看到八路军王连长和他的战士们远去了;民兵组长谢正对身边走过的老乡们喊道:“快走呀!老乡们,快呀!鬼子很快要来了。”这个时候,是非常难说的,有可能鬼子随时都出现。他们不只是灭掉八路军,凡是每一个中国人都要杀掉,具有清洗整个中国人种的歹毒理念,同时,日本侵略者擅长干绝对中国人的所有罪恶勾当。(不仅是抗日战争,而是现在和将来他们都想灭掉中国,是中国最危险的仇敌。必须要永远提防这一条伏在中国一边的毒蛇一一一日本。)
    民兵组长谢正看到八路军走了。就赶快对还在匆匆撤离的乡亲们喊道:“乡亲们,快点呀!快!”
    听到了他的话,村民们就加紧向村尾的山上走去。过了半小时,乡亲们就基本走完;还有六七个人往谢正这里走来。“杨大叔,快走啊一一”谢正喊道。为村民着急!
    “嗯,我知道。”近六十岁的一脸皱纹的杨大叔,步伐才快些。
    “谢正,你们也撤了吧,村民都走光。”在杨大叔身边的正在走来的这些男女村民说。
    “不急。我已经从王连长那里得到了这个任务,要安全掩护你们上山。”
    正说着;这时,一个民兵队员从村东口那边快跑过来。“组长,鬼子来了!”
    “他们到哪里了?”显得非常俊逸、勇敢的谢正问。
    “他们过了村口前面的土道。”这就是说,再有三四分钟,就进村了。
    谢正听了,赶紧对身边的两个民兵说:
    “你们两个马上把杨大叔、李二嫂他们送到山上去。我和二牛他们在这里监视鬼子,防止他们上山。快!”
    “是,组长。”
    “杨大叔、李二嫂你们快跟大柱走。”谢正在吩咐了这事后,接着侧脸对站在面前的六七个村民说。
    一个团脸,肤色较黑的25岁,健壮的大柱马上对六七个村民说:“杨大叔,李二嫂,快跟我们走,鬼子要来了。”
    “好好!”
    然后,两个民兵和七个村民赶紧向村尾跑去,几分钟后,就上来山了。谢正知道他们跑上山了,就踏实了。他就往村东那边看去,这时,村东的村道上还非常安静。一个民兵说:“组长,他们已经上山了。我们也撤到山上去吧。”“不。”
    “为啥?”
    “他们只是刚上山,要到山上,还有五六分钟。这时候,鬼子来了,就会一眼看见他们的(他们村后的山树草少),就会追上山去,那我们的村民就危险了!”
    而民兵组长谢正想了一下:鬼子从村前、到村里,大概是三四分钟。现在已经过了近两分钟,再等一会,这个时候,老乡们都转移到山上了,自己完成了八路军连长王俊波交代的任务。到时,自己和五个民兵没有机会走了,就干脆躲在村民的空房里。”
    想到这里,谢正再看了看前面的村道,鬼子没到。
    他和五个民兵等在那里。又过了会,一个队员马上侧脸回来说:“组长,鬼子往这面来了。”
    谢正觉得这时,村民应该安全了,再说,还有大柱他们几个,他不用担心。
    就马上对五个民兵说:
    “我们完成了掩护任务。但是不能走了。这样,我们就躲在村民的房子里。”
    “好的,组长。”
    “好,就这样。”
    于是,五个民兵马上散开分别进入个别已经人走空的村民房子里,躲起来。
    民兵组长谢正到就近一家有篱笆墙的院里,进到老乡的家里,关上门到里房打算躲在暗淡的床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16 17:04 , Processed in 0.10099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