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水墨先生

[原创] 本人原创纪实文学《江湖——新纪元》,不可磨灭的黑道传奇,可悲可泣的时代人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 03: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七节 送上门的交易
  在动物园出来之后,小静有些累了,由于昨晚坐了大半夜的车,虽然自己在后座可以睡觉,可是仍然很疲乏。再加上玩耍了一天,所以更加的累。众人去洗个澡,按个摩之后,小静还是不说是否和东子交往。
  孙文和铁军不禁叹了口气,东子见到小静之后,很是腼腆,竟然不敢说话,平时见到那么多的社会大哥,他都从来面不改色,该打的时候大打出手,没想到竟然见到一个女孩子也有些羞涩,铁军后来骂:“他妈的,你就是个怕老婆的孬种。”
  后来孙文没有办法,给老妖打了个电话:“找几个外围兄弟,来XX浴池门口配合我一下,等我们几个出去的时候,上来找茬,我给东子介绍对象呢,待会让东子大显身手一次。被打的每个人多给点钱。”
  等众人从浴池出来的时候,孙文去算账,然后铁军带着李洋在后面磨磨蹭蹭的,小静早就困得受不了了,这一洗热水澡在加上按摩,巴不得立刻睡觉,哪知道外面有危险。竟然独自走了出去,铁军骂了一句:“快点跟出去,操。”东子立刻跟了出去。
  二人出了浴池的大门,在门口就见到了几个小混混,大概有六七个人,二人出来之后,小静刚说:“听李洋说你们住一起,是个大别墅,我也不去宾馆了,今晚让李洋陪我。”东子还没接话,找茬子的就来了。
  “哎呦,这么漂亮的小妞,跟这么个土鳖去开房间啊?”那个时候虽然还没有非主流,但是这几个小子比起东子来,他们的确潮流了很多,不像东子,穿着打扮都很低调。
  “滚一边去。”东子骂了一句,那几个小子过来就要和小静动手动脚,东子大怒,S市除了孙文和铁军,他谁都不怕。这个人竟然敢跟小静动手,东子一把抓住那领头的伸过来的手,接着就是一脚,踹中了那人的小肚子。
  接着那几个小流氓就冲了上来,‘啪’的一拳,东子打在了第一个冲上来的那小混混的脸上,然后猛地一脚踹中了这人的小肚子,接着膝盖猛的上撞,将这个鼻子出血的打倒在地。
  其余的不必一一描述,平均下来,两下或者三下,东子就撂倒一个,不但姿势干净利落,而且毫发无伤。小静在一旁看的惊心动魄,但是也心潮澎湃。等到铁军和孙文出来,东子这才住手。
  后来老妖跟孙文抱怨:“一万块钱,让东子给我报销了。”“怎么那么多?”“大哥,现在占场就一百一个了,动手就三百,这是明摆着去挨揍,不得给人家五百啊,六个人是不是三千?医药费呢?东子真他妈的能打,六个人全都见红了,误工费呢?营养费呢?”“好吧,明天派人来拿钱。”
  孙文过来问:“你们是寇老大的人还是老妖的兄弟?”“老妖……”“回去跟老妖说,这是东子,今天是个误会,走吧你们。”“哎呦,没想到是铁军大哥和东哥,真是对不起,东哥,对不起啊。”“走吧。”东子挥挥手。
  他说的轻巧,人家可是六个人全都挂 受伤,他东子毫发无伤。这个小插曲虽然没什么大的作用,但是的的确确的改变了东子在小静心目中的形象:“不怂,而且很能打,并且很维护自己,不但能保护自己,还能为自己出头,以后有什么事情他可以解决。”
  给了小女孩这样的安全感,不获取芳心才怪呢。当晚回到别墅,房子的气派也震惊了小静:“你们家好大啊,这房子,放在省城最少也得上百万。”那是在那个手机还没有呼叫等待功能的时候。
  当晚,李洋和小静睡在铁军的房间,铁军去了孙文的房间,第二天早上,李洋就告诉了东子一个喜讯:“小静答应跟你谈恋爱了。”东子兴奋的跟什么似的:“嫂子,我还没处过对象呢,我该怎么办?”
  李洋笑呵呵的说:“傻子,对人家好点就行啦。”东子连连点头。可是昨晚,孙文却跟铁军聊了很久:“鲨鱼没有判刑,今天白天在动物园我接的电话,就是王亮打的。”“怎么搞的?”“在鲨鱼身上没有武器,而且多方面检验的结果就是,没有吸毒的迹象。”
  “怎么回事?是不是咱们把他从家里赶走,他没有钱没有货了?”“鲨鱼终究是老混子,有点底子,官司竟然打赢了。铁军你说,鲨鱼会怎么报复咱们?”“不知道啊。”“不管怎么说,小心点吧。”“大哥,咱们可不能坐以待毙。”
  “我不担心鲨鱼,锅子最近这么老实,你不觉得反常吗?以前咱们带着东子办事不带他,他都争取争取,最近这么多次,你看他争取过吗?今天咱们明显是出去玩不是办事,他都不说一起去了。”
  “大哥你说他真要变心?”“我告诉你铁军,锅子在你手下吃香惯了,东子的出现,他当然心里不舒服了,你记住。人心,不是这么拴住的,并不是你仗义,就人人都对你报以仗义。”“那咱们怎么办?”“先看看,如果他要是就因为这个事情闹闹情绪,咱们也别太小气了。先睡觉吧。”
  第二天,众人都起得很晚,魏朋坤却早就起来了,出去买了早餐回来,众人起来用过早饭,孙文问:“胖子,东子新处了个女朋友,省城来的,咱们做东的是不是表示表示?”“嗯。”魏胖子最不善言辞。
  “这样吧,黄毛。你陪着东子,带着李洋和赵媛,还有小静,出去玩几天,听说S市和M市的犄角处开了一个滑雪场,去看看好不好玩,听说还有木屋和农家乐啥的。让东子开车拉你们去玩几天。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你们跟着去吧。”
  铁军和孙文都不想让鲨鱼的事情搞乱东子刚刚谈好的恋爱。当天,东子和黄毛就开了,开走了铁军的牧马人和一台金杯,带着魏朋坤的老婆赵媛,还有李洋和小静,黄毛却说什么也不去,黄毛很聪明,他知道,锅子挺反常,可能最近要有事。
  几天后东子回来,孙文和铁军审问东子:“在一起睡觉了没有?”“睡了。”“办事了没有?”“不告诉你俩。”东子有些不好意思。孙文对铁军说:“妈了巴子,这小子跟咱俩不说实话了。揍他。”二人比比划划就要动手揍东子。
  东子一下子跳到了沙发的后面笑着说:“文哥,老大,你俩可别逼我出手啊,你俩也打不过我,我削你俩。”铁军笑了:“小崽子,把你惯得。”经此一事,二人大概明白了,东子把人家拿下了,可是女孩儿脸皮薄,或者由别的原因,不让东子说,东子又不善于撒谎。
  那个年代不是处女的虽然多,但是没在风尘场所走过,不是的话,还是很难对人提及的。可是到底什么情况,二人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孙文询问了王亮,又给肖虎打了电话,没有打听到鲨鱼的下落,鲨鱼失踪了,鲨鱼找的人还挺厉害,不但开庭迅速,而且从法院回来,到看守所打了个转就出来了。孙文愁:“我就是担心这样啊,对付孑然一身的大混子,咱们在明,人家在暗。可怎么办?现在派出所和公安局又不能帮忙了。”
  当下孙文把手枪分给了魏朋坤一把,然后自己拿着一把,随身携带,并且嘱咐魏朋坤。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你和我,必须要留一个人在铁军的身边。因为鲨鱼如果要对付,第一个目标就是铁军。因为魏朋坤和孙文的名气加起来,在道上的程度也赶不上铁将军一个人。
  这一天铁军带着兄弟们在舞厅喝酒,其中一个小弟溜须说:“大哥,我听说鲨鱼现在连面都不敢露了,你可真厉害啊,把这个老混子打跑了。”“呵呵。”“我有几个哥们,听说我现在跟你,都羡慕的不得了,什么时候咱们也开个香堂,招点人啊?”
  “你他妈的黑社会录像看多了吧,哪有电影里演的那么邪乎。”“那......那你以后的事业在进步,这几个兄弟能够吗?”“操,你知道个屁,知道平时办事的时候那几伙别的区的人都是哪儿来的吗?”
  “不知道啊,不都是你的朋友吗?”黄毛笑着说:“那些都是老大的把兄弟,他们分别在E市,中心区,K区和大S市混,老大和文哥在B区混。”“我操,那咱们这团伙厉害啊。”“可不是,所以啊,你们永远不用担心咱们的老大会有鲨鱼的下场,因为咱们除了这里,还有窝呢。”
  铁军点点头:“这些都是文哥的主意,虽然咱们整体进步的速度慢了,但是更加的扎实更加的稳妥了。如果当初我们哥几个都集中在这里,可能我没进去的时候就搞定鲨鱼了,但是那样也就这一个根据地了。现在呢,虽然都不怎么样,但是厉害就厉害在这里了,咱们的实力不仅仅在B区,其他地方也有,所以兄弟们不用怕,鲨鱼倒台,是他没有咱们的高瞻远瞩,咱们上位,是因为咱们目光远大。”
  后来铁军把这段对白说给了孙文听,孙文若有所思,鲨鱼可能一个根据地都没有吗?可是如果他有根据地,或者可以让他匿藏的地方,在哪儿呢?谁能知道这个问题呢?孙文不禁感叹:“比起这帮老混子,我虽然有了比较前卫的思想和手段,但是经验,远远不足啊。”
  这几天铁军每天带着十几二十几个兄弟,招摇过市,到处的吃喝玩乐,就是为了引出暗中的鲨鱼。可是三天过去了,鲨鱼仍然没有动作。后来孙文和铁军了解,鲨鱼这几天在动用自己以前的人脉,不但找了B区的公安局和派出所,还找了以前的合作伙伴,大刘和老善,后来又给盛老板打了电话。
  结果三个方面的回应都让鲨鱼很不爽,第一个就是B区公安局那面:“鲨鱼啊,不是我们不帮你,现在这两个小子的后台太硬了,我们惹不起啊。不但E市的市长他们认识,连S市的人大常委也认识。”鲨鱼心理暗骂:“去你妈的,他俩能有这么野的路子我也就出不来了,不想帮忙就直说。”鲨鱼说的对。
  第二个就是大刘那面:“大哥,不是我不帮你,这两个小子太狠了,你刚进去第一天,我的场子就给砸了,工人跑了,兄弟被打进医院十一个,现在还没出院呢,连他妈的粉碎机都给我弄坏了,现在还没修好呢,我这一天一百多个工人等着我养活呢,不开工我都赔死了。”鲨鱼心里不快:“你的麻烦是麻烦,现在我有麻烦你就不管,他妈的当初合作的时候说的好听。”
  第三个就是盛老板的回应:“鲨鱼,你说你挺大个老爷们,去惹那帮不要命的小孩子干什么?我在后面挺你当B区的老大,你不但不好好整着,还因为赚那么点小钱跟这几个刚出道的愣头青发生这么严重的冲突,这事我管不了,我煤矿这面还有大事没解决呢。你要是用钱,看在这么多年的份上,我给你拿点。”
  鲨鱼看到盛老板的态度,已经明白了:“真是人走茶凉,这两个小子在外面没少干事啊,不但摆平了公安局,而且把大刘和盛老板都搞定了。真他妈的行啊。”可是鲨鱼是谁?是S市老一辈的江湖大哥,是曾经用血拼出来鲨鱼这个称号的人物,他能这么放弃吗?当然不能。
  鲨鱼消失了,因为鲨鱼知道:“他们不帮我对付那两个小崽子,就很有可能去帮那两个小崽子对付我。”鲨鱼的消失,每天给孙文和铁军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因为鲨鱼随时都有可能变成一个炸弹在孙文和铁军的身边引爆。
  每天孙文都和铁军在研讨处理事情的办法,想办法搞到鲨鱼的联系方式。可是鲨鱼以前的大哥大摔了,他就算重新买一个,号码也不知道。可是大家正在研讨的时候,锅子说他能搞到,接着锅子就把鲨鱼的新联系方式给了孙文。锅子可能为了展示一下能力,我虽然没有东子能打,可是我社会经验比他多。不过如此一来,孙文更怀疑锅子了。
  孙文打鲨鱼的电话,拨不通,不是关机就是打不通,就算有那么一两次通了,对方也立刻挂掉电话。孙文知道不能打了,如果继续打,鲨鱼就知道他的消失,给自己带来了恐慌,不能让鲨鱼知道自己害怕他的报复。
  好在鲨鱼知道自己手里有枪,也不敢贸然行动。可是有一个人,孙文忘了他能帮助自己,还是在孙文接到这个人主动打来的电话,孙文才想起来,老善。老善打来的电话很明确:“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我告诉你鲨鱼藏在什么地方,你给我什么好处?”“你想要什么好处?”“第一,你以后不得找刘老板的麻烦。”“当然没问题,我是因为鲨鱼和他合作我才找他麻烦的,解决了鲨鱼我自然不找他麻烦。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咱们出来混就是为了钱,我的第二个条件就是跟钱有关,你把你在鲨鱼手中抢来的生意的一半股份给我。”“那不行,这是我的来钱道。”“谁不知道你拿下了盛老板和陈老板这两个大老板,你还差那点钱?”“呵呵,我不是老大,铁军才是,我跟他商量商量。”
  “先答应他,然后搞定了鲨鱼在做了他。”铁军狠狠的说,他最恨有人威胁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情。孙文摇了摇头:“老善和鲨鱼不一样,刘老板能够因为咱们的原因不和鲨鱼联手,但是为了老善,他绝对能够拿钱砸死咱们俩。”
  “大哥,那你说怎么办?”“老善知道鲨鱼的藏身点,那么咱们就好好的炮制他一次,铁军,你在里面学到没学到什么严刑逼供的手段?”“哈哈,大哥,你真是问对人了,监狱别的学不到,就是怎么打人还打不死,这个办法多了去了。”“行,咱们想办法把老善抓来。”
  为了干倒鲨鱼,孙文和铁军被逼无奈之下得罪了老善,而且是仇上加仇,在孙文后来的道路上吃了很大的亏。可是没办法,眼前鲨鱼才是火烧眉毛的大事情,就当用以后的麻烦来买现在的安宁了。
  孙文让铁军带着东子和魏朋坤,就三个人,开着面包,在车里,三个人盯着大刘的公司,足足盯了两天,才见到老善在公司出入。老善是大刘公司的采买部门总经理,肥缺,一个月的收入不低,而大刘看重了老善在社会上的实力和手下的兄弟,所以对于他在自己的手下贪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三个人紧紧的跟着老善,一直到了晚上,等老善从饭店醉醺醺的走了出来,三个人才冲上去将老善打倒,老善虽然不高也不胖,中等身材,但是力气不小,如果不是有铁军和东子以及魏朋坤三个精英,恐怕短时间内还不能搞定他。如果张扬起来,就不好了。
  岂知对老善的这个举动,不但逼问出来鲨鱼在哪儿,也让锅子从铁军的队伍中彻底的剔除。锅子没想到,铁军和孙文的手段竟然敢这么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 03:3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八节 严刑逼供
  有时候,一件不起眼的事情,就可以导致后来的其他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另外一件事。笔者曾经听一个很有哲学思想的人说过类似的问题:“例如一家人在盖房子,当时呢,还剩下一块砖头,瓦匠看到房子已经完成,但是这块砖头仍然可以砌上去,他有两个选择,一是留下,二是砌到墙上去。”
  “这两个选择,却有很不同的结果,结果一,不会干扰到他人的生活,房子还是那栋房子。结果二,假设第二天有两个人在这个地方打架,一个拿着砖头,狠狠的砸向另外一个人,很有可能将他砸死或者砸成重伤。那么这个泥瓦匠的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念头,就干扰了两个人甚至两家子人的一生幸福问题。”
  的确,如果那个被砸的真的死了,这一家人就会崩溃,他的父母,妻子,孩子。而那个杀人凶手,也会由于自己的过失,改变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孩子的人生。如果当初的那个泥瓦匠把这块砖头砌在墙上,这两个人仍然会在这里打架,可是打架的结果,却相差至极。
  可是当时笔者听说此事的时候,心理就想:“真的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吗?”后来见到了孙文和铁军将老善严刑逼供,再后来导致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终于印证了这个学者的观点,不由得让笔者对这个学者很是佩服。
  如果没有老善当初的贪财,主动的给孙文打电话,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如果是孙文主动找上老善,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如果小伟当时不为了出头而下狠手,也不会有后来老善的报复,如果小伟不离开铁军团队,也不会被老善报复。所以,事情的发展,就掌握在当事人的手中。没想到孙文和铁军为了对付鲨鱼,竟然间接性的导致了小伟的残废。
  多年之后,孙文和铁军已经成功的成为了本市知名的江湖大哥,而老善也成为了知名大混子。可是在老善和孙文还有铁军没那么风光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小伟的因为一些原因的脱离铁军团队,被老善报复致残的事件,据说小伟是和老善在KTV唱歌碰上了。
  由于当时老善被孙文和铁军严刑逼供的时间不算太长,老善对于二人还恨得牙痒痒,可是等老善出院,准备报复的时候,已经不是孙文和铁军的对手了。老善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终于见到了一个让他非常恨的人,这个人在孙文和铁军对老善严刑逼供的时候曾经出过大力。
  这个人就是小伟,小伟的为人没有什么能力,但是却总想着在铁军面前出风头而让大哥器重。所以当铁军和孙文折磨老善的时候,二人都下不去手了。东子也已经回避的情况下,小伟冲了出来,终于在小伟痛加折磨下,说出了鲨鱼当时的藏身地点。
  老善和小伟的相遇,是小伟已经不跟铁军了的时候,老善却仍然和大刘混在一起。这一天老善和大刘的儿子去市里较大的一家蛇王迪厅玩,进屋之后碰到有社会人包场,二人就准备去包房唱歌喝酒,可是在上楼的时候碰到了上厕所回来的小伟。
  小伟没认出来老善,老善却认出来了小伟。当时小伟几个人,而老善就两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富二代,根本不会打仗,但是老善有魄力,是老一代的精英混子,别说他们这些小混混比不了,就是孙文等兄弟也不一定能比得过。
  老善将已经喝醉了的小伟一拳打倒在地,接着就是一顿拳脚,待小伟的朋友冲过来的时候,老善和大刘的儿子刘昊天已经冲回了车里。众人撵了出来,但是看着刘昊天手里的喷子,众人都吓住了。
  老善一拳将对方带头的人打倒在地,接着就拉着小伟的头发进了他的包房,将小伟按在包房的桌子上,老善问:“还认识我吗?”“善哥,我认识你。”“,刚才看见我的时候怎么不叫哥?”“我错了。”“错你妈了逼。”
  老善大吼一声,一刀砍下,直接将小伟的胳膊砍中,铁军后来接到电话:“大哥,我在医院呢。”“你怎么了?”“被人砍了?”“谁啊?”“老善。”“我去看看你吧。”到了医院,铁军询问了过程。
  “毕竟你现在不跟我了,我没法子替你出头,何况现在我们和老善关系也缓解了,不能为了你的事情搞垮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大哥......”“这三十万给你当赔偿费,毕竟当初你是为了我得罪的老善。”
  “大哥......”“别说了,我能帮你的就是这些,你再想回头跟我,不可能了。”铁军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是在吃亏了才知道后悔呢?本来当初铁军和孙文还感觉这个小子的胆气十足,是个可造之材,可是他却很坚决的离开了铁军的团队,虽然没有背叛铁军。
  后来知道了,小伟的胳膊的大筋被砍断,接上之后,这条胳膊也不能在使力了。而让小伟想不到的是,铁军竟然在他实力如日中天的时候,替曾经的对头拿了三十万的包赔费用,由此可见,铁军其人到底如何。
  可是当时他们仍然是敌对的场面,铁军下车之后直奔老善而去,东子速度比铁军更快,猛的一拳打在了老善的后脑,接着不等着老善做出反应,东子的一脚和铁军的一拳,分别的打在了老善的面部和小腹。
  老善本来就已经喝多了,被这俩人打中之后,一阵眩晕,最后一下是魏朋坤完成的,被魏朋坤一拳打倒之后,魏朋坤猛的踩在了老善的身上。老善的胸口被魏朋坤一脚踩中,胸腔里的空气一下子挤压出去,接着就是一阵眩晕,不知所云。
  醒过来的时候,老善已经被绑在了一个铁椅子上,面前就几个人,孙文、铁军、东子和魏朋坤,还有几个小兄弟。老善冷眼的看着孙文和铁军:“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请你把鲨鱼的住址告诉我。”
  老善狠狠的说:“绑架,孙文,铁军,你俩手段行啊。锅子,我,出这么大事你不告诉我?”锅子在后面脸色一变:“,你瞎他妈说啥?我他妈的又不认识你,我说个鸡巴毛?”
  铁军脸色一变,说了一句:“胖子,带几个人,陪着锅子回家等我。”魏朋坤就带了几个人,带着锅子回家了。孙文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根本没在意,孙文去和老善对话。
  “其实没什么,你把鲨鱼的地方告诉了我们,我们立刻放了你。并且可以给你道歉赔偿。”老善知道了:自己手中奇货可居,这两个人为了得到鲨鱼的藏身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看来这对于他们很重要。看来以此要挟能够得到好处。
  可是这个想法却让老善遭了罪。孙文足足动用了十分钟的嘴皮子,换来的就是老善的摇头晃脑。铁军气不过:“大哥,别跟他废话了。”孙文叹了口气,铁军冲上去,对着老善就是一顿拳头,尽往脸上招呼。
  铁军打了一阵,双手生疼,铁军吼了一声:“东子,你怎么练的功夫,就给我怎么收拾他。我他妈的打的手疼,你打一会儿。”老善狞笑:“的,有种就打死我,我他妈的喊一声疼我他妈的算你们有手段。”六十年代生人,在八十年代曾经街头喋血的老混子,不是这小小手段能对付得了的。
  东子冲了上去,对着老善的膝盖、软肋、肩窝、就是一顿猛擂。老善痛的满脸的扭曲,在加上他被铁军打的一脸血,表情狰狞可怖。东子冷笑:“还挺能硬挺,我看看你到底多牛?”接着东子就拿出了一样让老善脸上变色的东西。
  一条白色的软体管子,在监狱里俗称“小白龙”,东子在里面就挨过这样的打,因为小白龙这种塑料管比较软,打在人的身上很疼,而且还打不坏。东子对着老善的大腿和肚子还有肩膀胳膊就是一顿猛抽。
  孙文虽然没进去过,可是铁军却亲眼见到过这小白龙打人,那可真是语言难以形容。可是老善真有一个硬劲儿,就是咬着牙不吭声,后来东子累了,喘气说:“老善,你他妈的真行。”老善吼了一句:“的,老子也进去过,也享受过这小白龙。”
  东子喊了一声:“小伟,把喷灯拿来。”小伟冲了进来,拿着一个冒着火苗的喷灯,东子把小白龙的另一头放在火上烤一会,然后在地上一按。管子的一头被烧融了然后一按,再凉了之后,就变成死头了。
  接着东子就把地上的干土沙子灌了进去,另外一头也烧好。本来软的管子,灌了沙子之后,变得仍然柔软,但是重量却加了很多,仍然打不坏,可是疼痛的感觉,却远远的超出了原来的小白龙。
  多年之后,孙文有一次装修房子,见到后来的铝塑管,笑着对铁军说:“当初打老善,如果有这个家伙,抡起来带着风,可是还不能把筋骨打坏,你说东子能不能搞定老善?”“搞定老善?不能吧,这玩意还能比小白龙灌沙子打人更疼?”
  铝塑管打人有没有小白龙灌沙子打人疼大家都不知道,可是小白龙灌沙子,仍然没有把老善的嘴打开。可是此刻老善已经口角流血了。可是他仍然不说话,狞笑着看着这些人。东子打累了,说:“小伟,你来。”
  铁军旗下的所有兄弟都知道,这个身手很好的东子,跟老大还有老大的那帮兄弟关系都很好,而且是和老大在监狱里处的关系,不一般。小伟是聪明人,不会像锅子那样,所以在所有兄弟之中,除了铁军之外,东子说话最管用,其余的人都听,小伟也不例外。
  小伟开始打的时候,孙文看不下去了,走了出去。铁军也跟着走了出去。二人在门口聊天,孙文问:“怎么办?”“什么怎么办?今天他不说,就打到他说为止。”“你不怕打死了他?”“大哥,你不是懂很多古代的刑法吗?难得有这个机会,用啊。”铁军不耐烦了。
  “铁军,咱们真的得罪了老善和刘老板了,如果不在他们的嘴里撬出来鲨鱼的下落,咱们就平白无故的又多了一个仇人。”“所以我说啊,打到他说为止。今天谁有办法让他张嘴,我他妈的多给他加一倍的工资,以后分一片地头给他。”铁军回头吼了一句。
  小伟听到了,扔下小白龙,冲了出来,问:“大哥,你说的是真的?”“真的。”小伟答应了一声,转头跑了。等小伟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钳子,孙文问:“操,你他妈的要干什么?”
  小伟很聪明:“没事文哥,我知道你和老大什么意思,让他开口,还不能搞出人命和重伤害是吗?”“是啊,你小子脑子行啊,最好连伤患都不给他留下。”“行啊,我有办法。”“稳当儿的。”“知道了,放心吧。”
  小伟进去之后,孙文和铁军好奇,便走了进去,二人进去之后,惊讶了小伟的手段。只见小伟用钳子夹住了老善的指甲,问:“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不说?”“说你妈了逼,的小逼崽子。”
  这个场地还没交待,这是化工厂的一个极其偏僻的破车间,据说老善一喊的时候,都有回音。不过就算是拿着喇叭喊,也没有人能听到。五猴子那边的车间距离很远,何况有机器运作的声音,工人们更听不到。
  小伟一用力,老善的左手食指的指甲已经脱离了老善的手指,而指甲之间的血丝和肉丝还连着,孙文和铁军虽然不知道有多疼,但是听着老善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二人心头一震惊惧,刚才那么打他他都没吭声,没想到小伟这一下子竟然让老善惨叫。
  后来孙文问小伟:“你怎么知道拽手指甲这么疼的?”“呵呵,文哥,你知道咱们市中心休闲广场的那排简易的健身器材吗?”“知道啊。”“有一次我在哪儿玩,他妈的就是那个跑步的那个东西,两只脚踩在上面凌空来回迈步的那个东西。”
  “行了行了别墨迹,我知道是什么。”“就是那个东西,那是时候作啊,他妈的悠的老高,一下子把手指头撞上了,而手指头的另外一面是前面的横梁,我手指就在中间,当时疼的啊,别说了,差点吐酸水。后来我的指甲慢慢就要掉,有一次手踹兜里一下子刮掉了,给我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所以我想,当时我的指甲快掉了都那么疼,如果他好好的我楞给他拽下来,那得多疼啊。”
  孙文不禁佩服这个小子的手段残忍,他未必有铁军那般的铁血手段,未必敢抱着杀人的手段去打人,这一点他不如铁军,但是如果让铁军这样的折磨人,铁军绝对做不到。手段狠,体现的两个方式不一样。
  老善在小伟拽到第三个手指甲的时候,老善终于忍不住了。嚎叫:“行了,别他妈的折磨我了,鲨鱼在K区神瘸子的按摩院猫着呢。”接着就是一脑袋冷汗直流。孙文点头:“早知如此何必受那么多罪呢,东子,留两个人在这看着他。老善,别说我办事不准,如果鲨鱼不在这地方,别说我回来弄死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 03: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九节 家法?
  家法,顾名思义,家族式的一种内在法律,用来调整家族或者家庭内部成员人身以及财产关系的一种规范。可是在黑帮中,却一直存在着这种内在的规范,是在法律范围之外的一种严格约束门人弟子的一种内在法律。
  不过经过电影等艺术体系的改编,变成了黑社会的一种必备因素。笔者曾经问过孙文对于背叛者的手段。孙文证实了,除了锅子,铁军没处理过任何人,因为在法制社会里,黑道的手段,仅仅存在于不见光的范围内。
  也许青帮延续下来的规矩,在大多数黑帮中形成了家法。香港的黑帮更多的是以三合会的方式存在,遗传了大多数洪门帮派的一些规矩,用来约束门人弟子。
  不过内地黑帮,想必没有这些形势主义,因为大陆人,受过共产主义的高层次思想洗礼,对于一些传统且落后的方式,并不是如何的尊奉。更具有说服力的,是超前的一些思想和手段。
  所以孙文的团队里,没有家法,后期铁军麾下再也没出现过类似于锅子和小伟的状况。严格来讲,后期的小伟并没有反水,而是退出。不过这条不归路,怎么能是说退就能退的掉的?小伟付出了一条胳膊的残废,才算是放下了以前的恩怨。
  从化工厂回来,已经是半夜了,铁军让魏朋坤回去自己的屋子,并且告诉了李洋和小静,出现什么状况,都别出来。孙文也告诉了芸芸。
  孙文对东子说:“去,把锅子弄出来。”东子带了两个人,到了一楼的储物室,抬出了一个人,锅子,被四肢绑着带了出来。铁军问:“大哥,你说咱们怎么处置他?”
  孙文冷笑一声说:“锅子,你大哥问你呢,你的证据呢?你不据理力争?”锅子面如死灰,不在做声。孙文说:“锅子,我先不跟你讨论别的,我就问你,当初你帮小胖子平事,带着我们的兄弟去,你那个时候是不是就有了今天的想法了?”
  锅子仍然不说话,孙文继续说:“后来在游戏厅打二愣子,你一直不下死手,是怎么着?怕我把你送进去?别以为你不吱声就可以混得过去。铁军,你还有什么话问他?”
  铁军不忍的问:“锅子,你给我个理由,我他妈的对你差吗?”孙文冷笑:“理由?鲨鱼是什么人?是B区土生土长的黑道大哥,他怕鲨鱼的程度,远远超过你铁军对他的恩情。”
  铁军心头一酸,问:“是吗?”锅子仍然不说话。铁军问:“大哥,证据呢?”孙文拿出锅子的传呼机,问:“锅子,我还用去查你的传呼记录吗?”锅子还是不说话。 那时候,孙文都不知道能不能查询这个传呼机的记录详情,他就是炸锅子呢,可是锅子心里虚,他知道辩驳不过孙文,来硬的铁军也不吃这一套,干脆来个不说话。
  孙文又拿出了一样东西,彻底让锅子脸如死灰,老善的大哥大。
  铁军拿着传呼机猛的仍在了地上摔得粉碎,接着抢过孙文手里的大哥大,砸在了锅子的脑袋上。锅子一脸肥肉,仍然是不服气的表情。
  铁军事后和孙文二人聊天,铁军曾经说了一句话:“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出卖我的和欺骗我的人。”铁军交朋友从来都以诚心对人,他不像孙文的心理有那么多的防线,也不像孙文有那么多的想法,铁军的想法很单纯:我真心对你,你真心回报我,咱们就是最好的兄弟,可是谁要是玩耍了铁军,那么接下来的就是铁血手段的报复。
  锅子被铁军砸的一脑袋的血,铁军看着一脸血色的锅子问:“你说不说话,我再问你一遍,鲨鱼给你了什么好处?”锅子仍然不说话。铁军叹了口气道:“东子,把刀给我。”
  东子愣了愣,看了看孙文,似乎想让孙文求情,孙文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东子。铁军怒吼:“快去。”东子立刻去拿了一把刀,交到铁军的手里。黄毛以前就是跟锅子在一起玩的,此刻冲上来把住铁军握刀的右手:“大哥,放了他吧?”
  铁军摇了摇头:“今天谁也别求情,起来。”黄毛仍然说:“大哥,我看锅子也是......”“操,我让你起来。”铁军双眼血红,脸上斑斑血迹,瞪着黄毛。黄毛心理一惊,立刻退开两步。
  铁军继续说:“东子,去拿三万块钱来。”东子立刻去孙文的房间拿出了三两沓钱,铁军对锅子说:“跟我这么长时间,你也算是有功,钱呢,我也没少给你。这三万块钱,是你的住院费。”说完,铁军一刀捅进了锅子的胸口。
  这事情也就亏了东子了,如果他当时拿的是军刺,那么锅子到医院也就抢救不过来了。可是饶是如此,铁军这一刀也将锅子扎成了血气胸,据说东子到了医院,肺叶已经只有正常的一半大小了。铁军挥了挥手无力的说:“把他送去医院。”由东子开车,拉着四五个人,带着锅子去了医院。
  锅子也算良心未泯,并没有报警,治好了伤,也就从B区的道上消失了。可是后来孙文在碰到他,就是已经和孙文还有铁军的另外一个仇人勾结在一起的时候了,那个时候除了胸前和后背的两个大刀疤之外,已经生龙活虎了。胸前的是铁军捅的,后背的是手术留下的。
  铁军指着手下的兄弟说:“大家休息吧,以后好好的,我也不想这样,锅子是自找的。如果他死了,我给他偿命。”铁军往往一句话,就能感染一个男人的心,这也是他能引领群雄成为大哥的一个原因。
  孙文走了过去,拍了拍铁军的肩膀说:“没事,洗洗澡,睡个好觉,明天起来收拾精神对付鲨鱼。”说完,孙文吩咐黄毛:“带几个人,把地上的血什么的收拾一下。”铁军洗完澡,心里心潮澎湃,有些睡不着觉,便去找孙文聊天。
  “大哥,你怎么发现锅子要反水的?”“早就发现了,你记得请肖虎和老善吃饭的那次?”“记得啊?”“我让他撤他不撤,就是这个时候,他想留下,然后认识认识这些社会大哥。”“这也没错啊?”
  “没错?他如果诚心实意的跟着你混,你认识不就等于他认识了吗?他有事你出面给办不就行了吗?”“嗯!对。”“所以这是一个事情,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我从他带着咱们兄弟去帮小胖子平事就看得出来,这个人是个墙头草两面倒的人,办事圆滑,两面都不想得罪的人。而且他想借着鲨鱼的帮忙,和自己认识一些江湖大哥,能够代替你的位置,或者混的更好。”
  鲨鱼摆弄不住铁军,就想去摆弄孙文,可是他发现孙文比他想象中还难摆弄。于是鲨鱼通过“土生土长”的关系找到了锅子。锅子在九二年前后,可谓是铁军手下第一号兄弟,受到铁军和孙文的重视,而且有能力。
  九三年的孙文就是一个小流氓,铁军是一个阶下囚。鲨鱼控制着孙文,如果让锅子来选,锅子会怎么选?当然是和鲨鱼一起搞了铁军了。不过由于锅子比较聪明,并没有在鲨鱼指定的程度上出力,所以他也一直没被发现。
  可是东子的出现,就是让这个时间浮出水面的一个重要因素。原本两年的时间让锅子以为自己已经是一个合格的黑道大哥了,因为铁军团队和鲨鱼两方面,都挺重视他。 两伙人不论是谁倒了,对锅子都有好处。可是东子的出现,不但加强了铁军团伙的战斗力,而且还让铁军和孙文开始排斥他。
  所以锅子的心里发生了改变,出现了愤愤不平和不甘。人如果到了这种心理状态,做事情不露出马脚就怪了,可是让孙文发现的问题,还不止这些。孙文还发现,鲨鱼怎么每一次出手,都那么准呢?每一次都打在要害上,如果不是孙文每一次都和鲨鱼周旋的比较妥当,可能两伙人在铁军出狱之前就开战了,如果那样,孙文有可能死在鲨鱼的手里,当然,鲨鱼也有可能死在孙文的手里。
  所以孙文锁定了锅子,然后不断观察,试探,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孙文就确定了,锅子要反。
  铁军听完孙文说的话表示同意:“可不是,跟谁都处的可好了,又好像跟谁都认识跟谁都很熟似的。”“可是他没有这个耐性和沉稳劲儿,如果有这两点,他就是最适合混黑道的人。”“大哥,你说这是什么意图呢?我好好对他拿他当兄弟,他却还想要什么?”
  “王权说得对,锅子本来跟他们玩,后来看他们不行,没有咱们厉害,就跟咱们玩,如果通过咱们认识更牛逼的人,就该甩了咱们了。”“这人就是留不住,我怎么就没发现你发现的这些呢?”
  “其实我观察你了,你就是让大江的事情把你刺激的。”“大江的事情?”“对,这个事情给你带来的刺激太大了。你从那时候发誓要对你手下的兄弟好,所以你的潜意识里就发自内心的全心全意的对他们,没有了心理防线,自然不会发现这些。”
  孙文见到铁军点头,继续说:“人就是这样奇怪的动物。当你自己全心全意的对待一个人的时候,你的内心总会也发出一个‘这个人也是在全心全意对待你’的信号,这个信号是发自你内心的,并不是真实的。世界上有多少人因为这一点被骗了,其实不是被对方欺骗了。是被自己欺骗了。”
  “唉!人心好复杂啊。”“铁军,你脑子不笨,就是懒得动脑筋,什么事情我一说你立刻明白,立刻就懂,不用我说的那么透彻你就明白,所以你以后尽量别感情用事。凡是多从实际的角度考虑考虑。虽然咱们都是性情中人,但是不能依靠热血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知道了大哥。”
  “其时我发现锅子这人不靠谱,是很早之前就发现了。你看超人住院的近一年,他俩从小一块长大,可是他除了跟咱们一起去,其余时间去过吗?那些时间正是你我在起步的过程中,锅子知道这个时候最能交下人,所以他宁可不去看超人,也往死的跟着咱俩混。”“操他妈的,当时你就跟我说好了,我当时就让他滚。”“只是我没想到,这人不靠谱的程度竟然这么严重。”
  锅子被铁军执行了“家法”。可是孙文并不同意这个说法,孙文的原话是:“锅子也是为了生存,我们也是为了生存,只不过在各自寻求生存的过程中,起了冲突。这和我们所有的敌人一样,都是为了生存,所以没有谁对不起谁。你说铁军打残废了鲨鱼和螃蟹,我弄死了周二,我们对得起人家吗?所以对锅子的这一刀,并不是所谓的家法,那是生存冲突导致的结果。”
  孙文说的对,黑社会的成功者,在八十年代延续到二十一世纪,谁的手上没有点重伤害或者更严重的事情?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这是生存之路上的冲突,就和商场上的冲突一样。当你的生意成功的时候,可能被你逼到面临破产跳楼的人不计其数。这也不是谁对谁错,这仍然是生存之路的冲突。
  铁军的家法,就这一刀,这一刀,不但把锅子送进了医院,更把铁军团伙的所有兄弟都扎了一下。让他们知道,背叛铁军不会有好结果。铁军宁愿拿自己的命,去换你的命,也要惩治背叛自己的人,对于这样的人,你还敢背叛吗?
  何况团伙里一直有一个洞察先机的孙文,谁的手段能瞒过他?锅子还没掀起风浪呢,就被孙文给发现了。
  不过笔者认为铁军团队在这之后没有出现害群之马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团队不断的在刷新自己的高度,钱数,能力,名气等等一切因素,跟着他们混的小兄弟,不但越来越有名气和收入,铁军和孙文还给了他们足以安家的一些条件,合法的生意多了,需要人的地方就多,多以这些兄弟们也就被安置的更稳妥。
  后来笔者还问过孙文,是不是确定了锅子和鲨鱼老善有联系,这才下决心去抓了老善回来严刑逼供的。因为这么做有一个弊端,两个利端。
  弊端是得罪了老善和大刘。两个利端是既能逼问出来鲨鱼的下落,还能揪出锅子的反水证据。孙文笑了笑没有回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天前
  • 签到天数: 95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4 18: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挺好。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天前
  • 签到天数: 95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6 09: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实文学栏目新创,今日开栏。置顶该作品,以示告知。该作品为纪实文学,虽然格调不够高大严肃正能量,但作者的采访深入扎实,使作品的语言,对话,人物性格,形象塑造,生活气息,都有独到之处,很接地气。作品文字比较干净,逻辑性好,枝枝蔓蔓交代细致清晰。有一定的艺术欣赏价值和写作方法的借鉴价值。自古以来就有广义的黑道社会存在,不同时代,只有兴旺与衰弱之分。这是一种客观存在,即是客观的,就有认识之必要。知道了,便于社会管理能力的改进提高,也便于人们正确认知整个社会的不同层面,益于教育自己,教育子女,有益于社会和谐稳定。不多啰嗦,请大家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天前
  • 签到天数: 95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6 09: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墨先生 发表于 2016-9-3 00:19
      第三节 首战
      孙文在回忆起开麻将馆的这段历程,孙文的感觉就是,好笑,幼稚,不成熟。
      阳春 ...

    移动时出了差错。这节可忽略不看。下边就按顺序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天前
  • 签到天数: 95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6 09: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才转移时,文章顺序出了些问题,麻烦先生调整一下。我如果能找出原因,我来纠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天前
  • 签到天数: 95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6 17: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墨先生 发表于 2016-9-5 00:56
      第四十六节 以父之名
      三人也没买东西,空着手就直奔铁军家去,东子问:“文哥,你借我点钱。”“ ...

    缺45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天前
  • 签到天数: 95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6 17: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墨先生 发表于 2016-9-7 01:08
      第四十七节 东子大显身手
      那胖子过来就对孙文说:“看你们岁数也不是小孩了,我听说有人要揍我弟 ...

    缺46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天前
  • 签到天数: 95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6 17: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墨先生 发表于 2016-9-7 01:10
      第四十八节 再也不让兄弟们受苦了
      铁军开着牧马人,驰骋在回B区的马路上,高兴的很,东子看着铁军 ...

    48节重复。缺49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天前
  • 签到天数: 95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6 17: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墨先生 发表于 2016-10-1 03:29
      第六十六节 你们俩太偏心了
      从东子家回来,孙文还是有一些不放心:“铁军,咱们不能就这么等着, ...

    66节重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前天 11:55
  • 签到天数: 37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10-10 17: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副其实的纪实文学。作者的笔力强,布局严谨,描述清晰,有很强的可读性。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4-23 02:08 , Processed in 0.09558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