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茶炉

[原创] 华夏风云【诡异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6-20 06: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考虑到熊杰是向王霜警官做出的坦白,上头下来的工作组破例让王霜参与到了整个案情的审理工作中。
      毕竟是外来的和尚,工作组积极与劳改农场方面协调,把熊杰跟那名被其检举的嫌疑人提出了各自的监号。
      在县公安局的审讯室。
      熊杰超常发挥,洋洋洒洒地给工作组讲述了一个离奇曲折而又惊心动魄的故事……
      熊杰编故事的水平确实很高,而且逻辑严谨,思维清晰。当天的审讯结束后,工作组按惯例要把当天的录音材料整理后重放,大家集体讨论和分析。
      每天审讯时,只有工作组跟县局的主要负责人在场,而在审讯后,会议室里座无虚席,全部都是当班或者不当班的干警,大家全部集中在此,目的只有一个,听那个在押的犯罪嫌疑人的“长篇故事连播”……
      懂行的听门道,外行的凑热闹。
      听了几天,工作组觉得熊杰的检举内容似乎并无荒诞之处,在他的叙述过程中反倒变得真实、丰满起来。也就在这时,熊杰又恰倒好处的病倒了。
      和前次一样,熊杰又被送进了医院,王霜警官再次被派到他的身边负责照料。而工作组的人则忙着对熊杰的审讯记录做进一步的分析跟整理,以便集中精力,对付那名被检举的外国特务。
      鉴于熊杰身份的特殊性,除了王霜警官跟主治医生、护士外,嫌疑人的病房不允许任何无关人等入内。医生与护士也需要先通报才能进入病房。
      越是压抑越是思念,越是躲闪越是无法忍受,王霜此刻的心里,就像被几百只小老鼠的爪子来回的拨弄着,麻麻的酥酥的,好象浑身上下长了刺一样。
      好不容易捱过了白天漫长的时间,夜幕降临了。
      傍晚例行的查房过后,整间病房里,就只有熊杰跟王霜。
      熊杰躺在床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黯淡的灯光下望着王霜。
      王霜故做镇静地脱掉了皮鞋,轻轻褪掉袜子,坐在椅子上,把两只脚慢慢抬起来,伸进了熊杰的被子下边。
      当熊杰的手指慢慢划过王霜脚底的紧张的皮肤时,王霜的一切伪装顷刻之间被剥得干干净净……
      熊杰有自己的小算盘。
      打从见到了那个“已经为党国捐躯”的江松后,熊杰就开始打起了如意算盘。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啊?先发制人就是这句俗语最好的注脚。熊杰的计划是把水搅浑,编造一个情节,引诱大陆的公安钻到自己编好的陷阱,趁他们在里边打转转的时候,自己找任何机会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至于说这个傻丫头王霜,熊杰压根儿就没打算要真心相对,目前这种状态,不过是想建立一种在熊杰这一方面的临时感情纽带,把王霜牢牢玩弄于自己的股掌之中,离开这个鬼地方时,说不定还能派得上用场。
      手里捏着王霜柔软的脚心,熊杰忽然有了某种冲动,平静的被子下边忽然支起了一座小帐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6-20 06: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被熊杰设计陷害的倒霉蛋江松此时预感到凶多吉少。

      在监狱里与熊杰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江松忽然觉得,自己这些年来挖空心思的所有伪装全部被轻而易举的剥离下来,赤条条地被千万双眼睛看着。

      我们在前边的情节里已经讲过,江松在海边的旧工事里染上了疟疾,被熊杰跟刀客孙盛华无情的抛弃后,又被隐蔽在此的另一拨人搭救。而那拨隐居在此的神秘人竟然也是一小队年轻的解放军官兵跟几十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那段荒唐的岁月里,这名保密局里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跟着这些隐居于此的人度过了十分艰难的日子。

      个中的辛酸,江松真是百感交集。

      放下江松的故事暂且不提,单说说熊杰离开劳改农场后,农场这段时间里发现的事情。

      第二批被送进来的重刑犯一直在酝酿着一场炸狱计划。

      这伙人的老大叫黄暗扣,捕前系某大学艺术系的德育教授,实际上,是一个利用高级知识分子外衣做幌子的特大流氓团伙的主谋。被捕时,由于报案人认错了对象,黄暗扣侥幸逃过一劫,被命运扔到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6-20 06: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可千万别被这位大教授的外表给忽悠了。
      这家伙,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不仅首开国内组织集体淫乱活动,还兼着干点倒腾军火的事儿。一直到被送进来,脑袋也都没闲着。
      一进来,他就开始对这里周围的地形地貌进行了全方位的分析,在这批重犯当中,他虽然长得最不起眼儿,但却是这帮凶神恶煞的主心骨。
      黄教授把进路退路都想好了,他打算利用外出劳动的时候,搞一场骚乱,干掉监督劳动的武警,然后全体从菜地的东南角上突围出去。只要能跑出去,就能寻到出路。
      黄教授知道,腾格里是中国第四大沙漠地区,昼夜温差大,风沙大,地质条件很恶劣,如果不辨方向到处乱闯的话,很有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大沙漠的东南边缘,包兰铁路有一段途经于此,大约有31公里左右的路段贴近沙漠边缘的固林带。如果能顺利跑出去,到达铁路边,下面的事就任凭黄教授们飞翔了。
      自诩学富五车的黄教授告诉跟他一起进来的死党们,南瓜跟倭瓜都能长时间保持水分,外皮硬,不怕摔碰,到时候每人带上几个,再拖上它一门板,路上就不担心没水喝了。
      计划听上去无懈可击。
      黄教授们也在紧锣密鼓地暗地准备着。
      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暴狱即将拉开血腥的帷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5: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熊杰很意外。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被送回劳改农场!
      这个变故连王霜都感到很意外!
      省里来的工作组对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们匆忙结案,命令将熊杰押送回劳改农场,但是却把另外一名嫌疑人江松带回了省城。
      熊杰预感到大事不妙,却又想不出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一回劳改农场,熊杰就失去了住小号的优厚待遇,直接被送进了大号,与黄教授们关在了一起。这样一来,王霜就彻底失去了能与熊杰单独相处的机会。每日只能远远的在办公室这边朝监号那边遥望,王霜的心跟刀子割似的痛。
      黄教授们的决定是不可更改的,更不会因为新到来的犯人而更改,在一天夜了,黄教授指使手下把熊杰团团围住,黄教授只说了一句话:“小贼,明儿个我们要出去,你跟不跟?”
      第二天清晨,犯人们排着队,扛着农具在武警的监督下分批次进入了农田。
      毫无征兆的,事情就发生了。
      黄教授指挥他的手下对周围监督劳动的武警实施了突然袭击!
      由于劳动地点跟农场警卫驻地尚有一段距离,在农场方面尚未来得及做出及时反应前,身穿灰色囚衣的犯人们在黄教授们的统一指挥下,卸掉值勤小屋里的门板,把事先准备好的南瓜倭瓜满满的装了上去,每个人的脖子上又挂了几个,大家一窝蜂似的朝着东南角涌去!
      东南角的围墙已经被人事先做了手脚,所以,没费什么力气就被冲垮,在外围巡逻的武警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看见一股灰色的潮水从围墙的缺口处一涌而出,朝着劳改农场外面的开阔地带散开……
      砰!有人开枪发出了警报。
      整个农场顿时炸了窝!
      从县城里调来的那个武警中队乘坐大卡车开出了农场大门,朝向犯人们逃跑的方向猛追下去……
      黄教授跑着跑着,忽然发现昨天新进来的个那个大个子不见了。
      眼下已经顾不及多想,黄教授在手下的簇拥下,玩儿了命似的朝着东南方向狂奔!身后不断传来密集的枪声跟人类的惨叫声,黄教授全然不管不顾,只是一味的拼命奔跑!
      熊杰难道没有跟着大伙一起跑出来么?
      还真没有。
      熊杰可不是傻瓜,被捕那么多年,他已经对大陆的警力系统进行了细致的分析,眼下这种情形,黄教授们跑不了多远就得全军覆没,自己要是跟着他们跑了,搞不好就会落个身首异处,死无葬身之地。所以熊杰在大家一哄而起时就已经悄悄地溜进了值勤小屋,藏在小屋的屋顶上,像一只蝙蝠那样伸展身体,平贴在屋顶。
      熊杰从被罪犯们杀害的武警身上剥下了军装给自己换上,拿上武器,又在脸上抹了两把鲜血,踉跄地跑回了农场驻地,边跑边朝天鸣枪示警!
      当武警们紧急出动追捕罪犯时,熊杰闪身进了王霜的办公室……
      农场里还有两辆吉普车,身着警服全副武装的王霜跟一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跳上吉普,发动引擎,朝着大部队追击的方向迅速驰去。
      这一切都做得滴水不漏。
      但是,吉普车的车辙后来被证实并没有朝向追捕的路线,而是朝着另一个方向开走了。部队在沙漠的边缘找到了已经耗尽燃油的吉普,王霜警官跟那名武警战士则犹如人间蒸发了一般,失去了下落。
      黄教授们如同惊弓之鸟,仓皇逃窜。
      一同出逃的犯人组织早就在专政的强大震慑下分崩离析,逃跑的犯人们非死即伤,只有黄教授这一小撮逃进了大沙漠,逃出了追兵的视线。
      一路上,不断有随行的犯人倒下,携带的南瓜倭瓜早就被那些缺乏野外生存经验的家伙们抢吃一空。饥寒交迫的犯人们渴急了眼,饿红了脸,也就顾不上伦理纲常,只要有同伴倒下,这些人间饿魔们就会一涌而上,拉开死者的皮肤,争夺死者尚未冷却的血液跟肉体,那幅景象,跟十八层地狱没啥区别。
      当黄教授勉强支撑着筋疲力尽的身体爬到了大沙漠的边缘,远远地望见了锃光瓦亮的铁轨时,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
      黄教授咂巴着干瘪的嘴唇想,这个时候要是能有一壶清茶该多美。
      两只手在身体周围乱摸乱拽时忽然拽到了一截植物!凭着丰富的经验,黄教授立刻就想到了一样沙漠常见的东西:沙棘!
      黄教授又哭又笑地满地打滚,天无绝人之路啊!上天把沙棘仙人派下来拯救我了……老子要是能活着出去,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沙棘果实的神奇效力让濒临灭绝的黄教授迅速恢复了体力。
      黄教授挣扎着站起身子,手搭凉棚四下观望,发现不远处有一户人家正冒着缈缈炊烟,于是踉跄着朝那个方向走过去。
      那户人家是包兰铁路这个路段的道班,两口子带着两个孩子共同看守这个人迹罕至的路段。当黄教授跌跌撞撞地扑倒在人家屋门口时,把人家吓了一大跳!
      由于长途奔逃,黄教授身上的囚衣早就污浊不堪,看不清颜色。
      黄教授编造了一段离奇的经历,说自己是进沙漠考察的,遇到沙尘暴……
      在淳朴的道班夫妻的精心照料下,黄教授终于恢复了健康。
      黄教授与道班夫妻分别时立下重誓,有朝一日若能飞黄腾达,一定重谢恩公!
      黄教授从华夏大地上消失了。
      很多年以后,在汉口国际机场,一位西服革履满头银发的老者在随从们的簇拥下信步走下了波音747的舷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5: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熊杰和王霜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当黄教授们领着炸狱的犯人一窝蜂地冲出劳改农场东南角围墙的缺口时,熊杰才从藏身之处溜下来。他蹲在值勤小屋的墙角,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负责监督管理的五名武警战士分别倒在了血泊中,生死不明。而农场方面还没有察觉到发生的变故。熊杰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抉择。
      当农场办公区的人们看到一名浑身血污的武警战士踉跄着从作业区那边跑过来时,一下都惊住了。这位武警战士就是熊杰。
      熊杰从一名倒在血泊中已经死亡的武警身上剥下军装给自己套上,又拿了对方的武器跟弹药,有条不紊的装备好,顺手从死者的致命伤口处捞了一把粘稠的血浆抹到自己脸上……
      熊杰迅速跑到了作业区与办公区相隔的双道墙边,然后开始一瘸一拐地艰难地推开小门,举起半自动步枪,朝天空发射了一颗子弹。
      枪声惊醒了办公区的宁静。
      武警指战员们迅速集结,分别上了大卡车,朝着假武警熊杰指示的方向猛追下去!
      熊杰被一名警队的医生搀扶着进入了医务室。
      枪声响起时,王霜正在屋里写工作总结。
      听到枪声,王霜本能地按着桌子霍地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一名浑身是血的武警战士在门口大声报告:“报告!队长叫王警官跟我一起去追逃犯!”
      王霜想也没多想,从墙上摘下武装带,又从保险文件柜里取出手枪,跟着那位武警战士出了屋子,跳上停在院子里的212吉普车。那位武警战士熟练地发动了引擎,挂上三档,油门一踩,小吉普呼地一下就窜了出去!
      一开始,还能隐隐看到前方有车辆高速行驶时卷起的尘土,大约跟了几分钟后,武警战士却一拧方向盘,把小车开上了一条几乎隐没在沙海中的小路。
      王霜吃了一惊:“同志,我们不去追逃犯么?”
      话音未落,后脖子上就挨了不轻不重的一下,眼前金星乱飞……
      当王霜清醒过来时,身上的武器已经不见了,被一个人扛在身上,耳边掠过呼呼的风声。
      手被紧紧绑在身后,动弹不得,身体下面的那个人发出沉重的喘息声,这声音
      让王霜不由得害怕起来。
      没错,发出如牛般喘息的正是熊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5: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吉普车耗尽了燃料,好在已经离沙漠边缘不远,熊杰把昏厥的王霜抱出车外,卸掉了她的装备。
      熊杰不敢担保王霜清醒过来以后会不会做出不利于自己的举动,为保险起见,还是对王霜进行了必要的约束。他脱掉了王霜的警服,收好了她的警官证跟手枪,把她扛在肩膀上,抖擞精神朝着远处沙棘丛渐渐茂密的地方拔足狂奔。
      武器不能丢掉,身上这套制服跟子弹袋都不能丢掉,这也许是自己的护身符呢。后来的事实证明,熊杰此举十分高明。
      熊杰扛着王霜一口气跑出了十多里,终于在日落黄昏前跑出了大沙漠。
      王霜已经完全醒了。
      熊杰累的跌坐在公路边的防护沿上,大口喘息。
      王霜扭动着身体,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能……给我解开么?我不跑,被你带出来,就是想跑,回去也是说不清楚了。再说……再说……”她停顿了一小会儿,好象在做什么重大决定似的,脸上浮起一抹绯红:“再说,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人家什么都给你了。你是什么人,人家心里一清二楚,可是,已经这样了,人家没得选了。人家会跟着你,一辈子。”
      熊杰愕然。
      说实话,熊杰之前并没有想过真要带着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亡命天涯。潜入大陆行动失败,他难辞其咎,台湾他绝对是不敢回去的。茫茫世界,往哪儿跑才是世外桃源呢?
      其实,熊杰在离开海边进入内地前,曾经在那片海岸工事里埋藏了一堆很重要的东西。埋的很隐秘,如果当地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这些东西在美国造的军用防水袋里可以保存50年以上。
      眼前,王霜凄凄楚楚的目光让熊杰那颗冷酷的心渐渐柔软起来。
      确实,她说的没错,农场方面很快就能发现自己的假冒身份,而自己把王霜带走,相关的蛛丝马迹也会证明先前发生过的所有事,王霜如果回去,绝对没有好结果,等待着她的很有可能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审查。对于这样一个性格柔弱的姑娘而言,那种审查将是致命的。
      熊杰咬了咬牙,问:“这以后,我们要去的地方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你的亲人,你还想跟么?也许我们一辈子都要过暗无天日的生活,处处提防追捕跟通缉,生命难以得到保障,你还打算跟着我么?”
      王霜的凄楚表情慢慢消失了。
      已经被逼到绝境的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唯今之计,就只有跟着这个曾经带给自己颠覆快感的男人亡命天涯。因为,退路已断。
      见王霜如此决绝,熊杰释然了。
      于是,熊杰解开了王霜手上的绳子。二人就地休息了一会儿,天色将暗,熊杰站起身,侧耳倾听了一下远方的动静,似乎有隐隐的马达声,好象不止一辆车。熊杰连忙拉起王霜钻进了公路边的涵洞。紧张地注视着半人多高的草丛外。
      没过多久,公路上接连开过去五、六辆蒙着帆布的大卡车,车辆的牌号上清楚的标志着,是武警的车子。这批车辆上满载着的是奉命从包头方向赶来的支援围捕任务的武装警察部队。
      车队风驰电掣地向远处驶去。
      熊杰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拉着王霜从涵洞里钻出来,沿着公路朝着车队开去的方向疾行。
      在走了几里地后,二人下了公路,在路基下的树林边缘摸索前进。
      由于担心被发现,熊杰不敢打手电,凭借着一双受过特殊训练的夜猫子眼,带着王霜一路狂奔,终于离开了公路,走进了一座小镇子。
      在镇上的派出所,熊杰满脸的血污跟提着手枪的王霜着实把几名公安干警吓了一大跳!
      王霜通报了自己的身份,告诉这几名公安说,他们在执行追捕逃犯的任务,车在半路上被过路的牦牛群撞翻,请求地方上给他们安排一辆车,以便继续执行任务。
      一旁正在构思的熊杰被王霜的话震惊了。
      他没想到,王霜居然敢报上自己的身份,这说明这个小姑娘确实是铁了心跟定自己了,不由得心生敬佩。
      地方公安深受感动,马上为二人安排了一辆八成新的212吉普,并且给车辆加满了燃料,还给安上了一箱备用的汽油。派出所的所长记下了王霜的姓名和证件上的编号,表示马上会与当地的武警部队联系,并且问清了他们要前往的地区。
      在派出所公安的目送下,王霜镇定自若地与熊杰坐进吉普,打开前灯,发动引擎,加快速度朝夜幕中疾驰而去。
      当派出所的电话辗转打到武警指挥部时,目瞪口呆的所长这才知道,自己被个毛丫头跟一名逃犯给耍了。
      茫茫人海,再想抓到这二人,怕是难于登天了。
      那么,这二人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呢?
      咱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5: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熊杰的目的地十分明确:海边。

      熊杰带着王霜星夜兼程,风餐露宿,终于摆脱了多方的追剿,从内蒙进入了东北,一路直取营口。只要到了海边儿,搞一条船,就能顺利达到熊杰想去的那个地方,后边的事情,就听天由命了。

      熊杰跟王霜分别换了行头,装扮成一对儿走亲戚的小夫妻。那辆惹眼的吉普车也被抛在了半路上,这一道儿,都是靠拦截过路车跟搭顺风车走过来的,有惊却无险。

      王霜一路上紧紧抓着熊杰的手,一分一秒都不曾放开过。

      熊杰从王霜手心传过来的力度上感受到了这个自己眼里的小姑娘火烫火烫的情感。

      书说简段。这一日,终于看到了大海。

      为了搞到一条能扛住长途颠簸的机帆船,熊杰不得不再行诱骗之招,哄骗一名船主送他们去白石礁岛,讲好价钱后,就登船上路。

      当机帆船驶离岸边十多分钟后,熊杰趁船主不备,从背后袭击,将其打晕,然后把船上的小舢板连同船老大一起放到海里。小舢板上有台汽油动力的尾浆,熊杰发动引擎,把船老大的身体与尾舵固定好方向,随即松开了相互之间的缆绳。

      小舢板载着昏迷不醒的船老大朝着来时的岸边突突开去。

      熊杰掉转了船头,航向西南,开足马力。

      经过几天几夜的航行,机帆船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终点:福建沿海某渔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5: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令熊杰始料未及的是,眼前这座曾经熙熙攘攘的渔村已经人去屋空。
      村子里的街道杂草丛生,民房的墙壁部分已经开裂,不少住户门楣上的对联已经褪了颜色,打卷儿的对联在海风中扑簌做响。
      村口立了一块同样褪了颜色的大牌子,牌子上说的大概意思是,这座渔村的居民已经迁往县城新村定居,如果有寻亲到此的人,请按照下边的地址前往。荒废渔村存在建筑物危险,请不要贸然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熊杰暗子庆幸:真乃天助我也。不然的话,进村寻物遇到渔民问起,那还要编一大段子虚乌有的故事,太累了。
      王霜警惕地把右手插进衣服口袋,那里,始终有一只张开机头的五四式手枪。熊杰安慰地拍了拍王霜的肩膀:“没事,小霜,跟着我来吧。我们把东西起出来,然后,哥哥我带着你享福去!”
      王霜一往情深地瞥了熊杰一眼,满眼都是幸福。
      熊杰带着王霜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渔村后身的那座相对古旧的海岸防御工事。
      工事与当年他们三人偷渡登陆时没什么变化,海风从幽长的工事隧道里吹过来,发出凄厉的呼哨声,乍一听到,确实让人浑身发紧。
      熊杰从风衣衬里把锯掉枪托的那支半自动步枪拽出来,平端在手,边走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
      当年,就是在这里,江松失踪,自己跟刀客被一群来历不明的大陆军队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幸亏刀客那家伙对这里的路很熟悉,三拐两拐,这才逃出生天。
      如今,工事依旧,脚下的青石条依旧,风声依旧,诡异的氛围依旧,而追兵不再,危机不再。但熊杰的心里还是存有一丝疑惑,因为,号称第六感超常的他一进入隧道里,就感觉到这里的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王霜与熊杰组成了前后身的战斗队形,缓慢地在工事隧道里搜索前进。
      蓦地,王霜觉得眼角一花,似乎有一抹绿色从她头顶的拱形穹顶快速游过去。吓得王霜一把抱住熊杰,哆嗦不止,全然忘记了自己手里还抓着武器。
      “怎么了?小霜?”
      王霜捂着自己狂跳不止的小心脏,艰难地朝黑漆漆的穹顶抬了抬下巴:“那儿,刚才好象有一道绿色的光闪过去。”
      又是绿光!
      熊杰的额头顿时渗出了汗花儿。
      多年前,就是江松失踪的那天,熊杰跟刀客在狭长的隧道里狼狈奔逃时,熊杰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道绿光一直若即若离地游动在他们两个周围的空气里,当时把熊杰吓的够戗,而刀客则不断提醒熊杰千万不要直视绿光,否则就有可能丢掉小命。
      好不容易逃出了迷宫,骗过了造反司令跟一群无知的红卫兵后,熊杰跟刀客一口气奔出了十多里。直到这时,刀客才告诉熊杰,绿光的传说在这里由来已久。
      传说是东海龙王最小的女儿与这里的一位青年互生爱慕,但人神隔世,天条律法森严,二人无法白头偕老,万般无奈之下,龙女只得偷偷与那青年私会。不料,被龙王察觉,派出巡海夜叉将那位青年杀死……龙女由于再也见不到心上人而忧伤过度,不久也溘然仙逝。一缕芳魂始终不肯离开这里……
      听上去还蛮让人感动的,熊杰当然不会相信神鬼之说,因为,就在逃命过程中,他清晰的听到了游动在身边的那道绿光发出的轻微的喘息!
      熊杰是高科技人才出身,对科学推崇备至,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因此他判断,这很有可能是一个人类从不曾知晓的新物种!
      没想到,时隔多年,终于又让熊杰见到了这道绿光。
      熊杰的心里生出一丝邪恶:要是能抓到这个不明物种,带到海外去做研究,兴许能让自己飞黄腾达呢。
      才想到这里,熊杰的眼前忽然一阵灿烂,巨大的绿色光芒瞬间照亮了这一段的隧道!在耀眼夺目的绿色光芒中,一个婀娜的身影慢慢浮现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5: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熊杰在海边的乱石堆里找到了自己多年前设立的记号。
      费力的搬开了几十块碎石后,露出了下边的浅蓝色材质和材质上用白漆喷印的“U.S.A”字样。
      熊杰的心中一阵狂喜!
      跟王霜一道,二人合力把这个沉重的防水帆布袋从大坑里拉上来。
      这个硕大的布袋里装的东西还真不少。足足摊了一地:卡宾枪一支、寇特点45口径手枪一支,陆战队专用丛林匕首一支,用黄油跟油纸包裹的很严密的标准口径子弹、不同国家的几本护照、伪造专用墨水与专用护照纸、微型相机,还有一包用油纸包裹的美钞跟十几听罐头。。
      这堆东西有了,熊杰就不担心以后的生活会窘迫无着了。
      熊杰把武器重新装回口袋里,只拿了护照跟美钞,还有伪造专用物品,罐头。其他物品仍装回袋子里,扎紧口。
      两人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实际上,刚才被巨大绿光笼罩过的二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他们的记忆中都不曾有过刚才的那一段经历。但是,巨大的绿光跟绿光中出现的婀娜倩影已经干预了熊杰跟王霜的记忆,干预了他们思维的走向。眼下正在收拾物品的熊杰身声已经开始出现变化,刀枪入库就是变化的开端。
      收拾好的一切,二人再无留恋,抬着装有武器的防水袋涉水走到了浅水区外锚泊的机帆船上。
      熊杰从船舱里找出半桶油漆跟毛刷,把船舷两侧的标志涂抹掉。然后一个人在甲板上忙碌了半天,扯起了帆,启动了马达,机帆船慢慢掉转了船头,朝着夜幕降临的海平线方向开去。
      从此,天涯海角,再无回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5: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十年代很快就过去了。
      20世纪带着太多的不舍、太多的遗憾跟太多的希望跟这个世界谢了大幕。
      21世纪初的一天。
      晴空万里,秋高气爽,云淡风轻。
      在腾格里大沙漠腹地,西方某大石油勘探公司的专家们正在指导中国技术人员对钻探设备进行安装测试。离钻井平台不远的一个沙坡上,站着一男一女。男的约莫四十上下,身材魁梧,穿一身休闲服,戴一顶巴拿马草帽,富态的脸上不时荡漾起孩童般的微笑。女的身材曼妙,保养得当的皮肤很白很细腻,一副宽大的太阳镜把一多半的脸遮挡住,但仍能看出容貌的娟秀。
      女人紧紧挽着男人的臂膀,站在高高的沙坡上,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片低矮的平房。
      男人笑道:“你看,那两道高墙还在,过了高墙,就是我住的小别墅,边上就是你的屋子……”
      女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嗔怪道:“讨厌了啦!老提那些事,要不是当年你非礼人家,人家现在说不定都……”
      男人哈哈大笑:“说不定都当上部长了是吧?都过去那么些年了,还在做这些个不切实际的梦。海燕哪,你长点儿心吧!”
      中午时分,设备安装测试完毕,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剪彩仪式,三座高耸入云的钻探平台相继开始运转。
      男人跟女人挽着手,亲昵地走下高坡,回到汽车里。
      男人吩咐司机:“去机场。”
      司机恭顺地回答道:“明白,熊总。”
      神秘鹰2012小型商务客机平稳地翱翔在云团之上。
      高级舱里,女人把一直遮挡着面孔的墨镜摘了下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伸手摘掉发卡,一头乌黑浓密的亮发如瀑布般垂下,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热烈地望着身边的熊总。
      熊总依旧带着孩童般纯真的微笑,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副亮晶晶的手铐……
      神秘鹰倏然加速,很快就变成了天际的一个黑点儿。

      -全文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7:41
  • 签到天数: 110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0 20:31: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篇幅较长,只能偷空细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2-14 05:21 , Processed in 0.07733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