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7|回复: 2

[原创] 六张字条 (悬疑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8-6 08:03
  • 签到天数: 114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4-15 10: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歌 于 2016-4-15 10:48 编辑


           公元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东北边陲小城已经进入了深秋,路旁树上的黄叶子“哗哗”地在风中飞舞,一场秋雨过后,落叶铺满了大街小巷。天气明显的寒冷起来,特别是到傍晚的时候,走在街上身后"嗖嗖"冷风吹得人后背冰凉,路上行人很少。午后四点多钟,一小学学校正在放学。许多学生的家人接走了自己的孩子,唯独一个二年级七岁女孩儿迎迎,走出学校不到十分钟,在人间竟像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迎迎的失踪,才有了这个爱恨情仇的故事。
           迎迎的父亲李石,34岁,是市医院新提拔起来的副院长,主管后勤和医院医疗器械、药品采购工作。身材高大的李石,性格豪放,为人耿直,工作认真从不马虎。就在女儿要放学之时,药品采购科的科长孙业,带着南方一家药品销售经理来到李石的办公室,商谈药品采购事宜。商谈中厂家经理从包里拿出五万元钱,放在李石的面前,李石用手把钱当了回去说:“不用来这些,我不同意你们的每支药20元的价格,同类药品与其他厂家相比多了4倍。5元一支,你不同意,我们到其他厂家进货”。
           厂家销售经理没办法,也只好签了购销合同。合同签好后,李石对药品采购科长孙业说:“去酒店安排一下饭局,你好好招待一下客人”。孙业虽然身材矮小,但人很聪明,就是对领导不满的事情,也从来不表露出来。孙业应了一声,就急忙走出了副院长的办公室。
    李石送走了客人,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水,正要喝的时候,在妇产科当大夫的妻子,万娜气喘吁吁地来到李石的办公室。李石见妻子一副着急的样子,忙问“怎么了?”。
           万娜稳了一下神儿说:“刚才我打电话让爸去学校接迎迎,发现迎迎不见了,这可怎么办啊”,万娜急得要哭出来了。李石安慰妻子说:“先别着急,也许去了同学家了”。说着李石和妻子万娜就打车回了家,找遍了亲属和同学家,始终没见到迎迎。李石和妻子一直找到午夜,才疲惫的回到家,夫妻俩坐在电话旁,等待奇迹的出现。如果是绑票,那绑匪一定会打电话来要钱的,一宿过去了,迎迎还是杳无音信。
           天刚刚放亮,李石和妻子就到派出所报了案。
          早上,迎迎的班级还没有上课,迎迎的父母和派出所两位民警来到这个班级。小学生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很规矩地坐在自己坐位上。这时,班级老师站在讲台前,对同学们说:“同学们,你们不要紧张,今天两位民警叔叔向大家了解一些事情,知道的要告诉民警叔叔,下面由民警叔叔向大家问话”。派出所指导员大国站起来,向学生们问过好之后,说:“同学们,我想问一下,昨天下午放学时,谁和李迎迎一起回来的”。顿时,班级里出现了同学们的议论声。大多数的同学都说天气很冷,一出校们,就被家人接走了。有位同学说,李迎迎好像上了一辆摩托车。民警再仔细询问那辆摩托车和驾驶车人的情况时,那个同学又想了想说,好象看错了。还有一位同学说,他听见李迎迎喊了一声,叔叔,后来就不知道了。两节课的时间,民警所了解有用的情况不多,没办法只好结束了这次调查。案件有点无头绪,一时没有线索,民警只能在研究中寻找线索。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迎迎还是没有下落,派出所早已将此案进行了上报。
           李石和妻子已经好久没有上班了,让失踪的孩子折磨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所有的事情都无心去干。
    时间一长,李石就不断地安慰妻子,要学会坚强些,可自己心中的苦处只能咽在肚子里。李石又回到岗位上了,坐在办公室里两眼发呆,没有了往日那种豪爽的劲头。这时,出现了敲门声,让李石神情一抖,马上说:“请进”。进来的是一个女护士,对李石说:“李院长,有你的一封信”,说完将信放到桌子上,就退出了李石的办公室。因为这段时间,大家都知道李石的心情不好,不愿过多的打扰他。
           李石从桌子上拿起那封信一看,信封上只有收信人和收信人的地址,没有寄信人的地址。李石拆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一个字条来,字条上的字是用圆珠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字体,还没有落款人。李石看完字条,一股悲凉直逼眉头。
    这字条究竟是谁写的,写的又是什么?
    字条上是这样写道:  你去东山的铁塔下,会有惊奇的发现。 李石看着这张字条,百思不得其解。这字条究竟是何人所写,又来自何方,欲意何在,是恶作剧吗?一连串的问号划过李石的脑海。此时,李石的心中乱如麻,他起身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向外望去,时节已经进入了严冬,窗外飘飘洒洒地下着小雪。李石心里格外的矛盾,是否需要报案?万一是个闹剧怎么办。寻女心切的李石对这个突然来的信息,最后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他最后只能决定自己先探个究竟再说。
           李石理顺了自己的思绪后,给朋友打了个电话,向朋友借了一辆丰田轿车,准备到东山走一趟。东山距离医院不过是十多公里的路程。正当李石想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采购科的科长孙业来到李石的办公室,他看见李石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关切的对李石说:“李院长,有什么事吗?是否需要我帮忙?”
           李石没有说出自己想办的事,他不愿因女儿的事情影响他人的工作,对孙业只是淡淡地说:”没有什么事,你忙吧“。
    孙业这时对李石说:“李院长,一会儿厂家来人谈药品合同的事,向你请示一下”。
           李石想了一下对孙业说:“你先去办吧,然后向院长汇报一下,我现在有事要出去”。
           孙业对李石说:“好吧,按你的意思办”。临出门时,孙业对李石说:“你要多注意身体啊,我去办事了”。孙业转身离开了李石的办公室。
    李石在办公室脱掉了工作服,换上了一身休闲装。这时,李石的手机响了,是朋友来送车了。李石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来到医院门前的停车场,从朋友手中接过车钥匙,一笑就算同朋友打过招呼了。李石钻进车里打着火,直奔东山铁塔而去。
           十多分钟的时间,李石来到东山脚下,走出轿车站在山下,抬眼向山上望去,铁塔在半山腰上。李石忧郁了片刻,脑海里仿佛响着女儿的声音:爸爸,你来救救我呀。李石一咬牙朝山上走去......
           李石到山上会有惊奇的发现吗?   
           东山并不高,山上没有太高的大树,大多都是柞树和人工栽植的松树。李石吃力地走在弯曲窄窄的通山小路上,小路两边的松树枝头落上一层霜雪,李石一不小心碰落枝头上的雪,雪花飞落到他的脖子里,顿感冰凉。李石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气儿爬上了半山腰,当他气喘吁吁地站到大铁塔前,稳定了情绪后,开始向四周进行环顾,除了林中有几只鸟在树上飞来飞去,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李石心想:难道是谁搞的一个恶作剧吗?但反过来一想,自己都遭遇了不幸,谁还会落井下石呢?李石对铁塔的内侧进行了仔细的查看,这一看不要紧,他的胸口顿时狂跳起来,他发现一只左脚儿童旅游鞋。李石找来一个树枝将那只儿童鞋挑出来,仔细一看,一种悲哀和苍凉袭上心头。这不是自己给孩子买的鞋吗?他确定这鞋是迎迎的,是他认出鞋里的花鞋垫,那是妻子万娜亲手做的,鞋垫布料来自妻子的花衬衫。
           李石双手捧着孩子的这只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思念孩子的那份情感,他朝山上放开嗓子使劲地喊:“迎迎,你在哪儿,爸爸来接你了!”“呜呜”一个男人的哭声,此时,是如此的惊天动地啊。不是失子之痛,一个男人的眼泪能就这样轻易地落下来吗?面对着大山,他可以把心里的苦痛和悲哀,一并爆发出来。但在妻子面前是极力的掩饰自己情感,因为妻子至今还在病床上,没有丝毫的康复。
          李石痛哭之后,觉得心里有些畅通了,他开始琢磨起来,是谁把孩子的鞋放到这里的,是谁,是谁,一连串的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迎迎现在怎么样了,孩子究竟在谁的手上?李石决定把这个线索向刑警队汇报。
          李石拿着女儿那只童鞋失魂落魄的走下山,来到车前,打开车门坐进车里,没有急着开走。李石把女儿的鞋放到副驾驶座位上,从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着火慢慢地吸起来。其实,李石也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理顺一下思路。李石又重新拿起女儿的童鞋进行反复摆弄,仿佛女儿那天真可爱的笑脸就在眼前晃动,他恨自己连女儿都看护不好,是个不称职的父亲。无意间,李石将手伸进鞋里往外拽鞋垫,这时,鞋垫里又带出一个字条来,李石看罢,脸色顿时苍白,无力地拍打着自己的头,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地响。
          这字条究竟写的是什么?为啥让李石有了这么大的心理反应。
          字条依旧是歪歪扭扭的字体写道:想要找到另外一只鞋,就到新开岭航空标铁塔下。
          李石真是到了欲哭无泪的地步,这是分明有人在折磨他,有人让他精神彻底崩溃啊。这是为什么?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能得罪谁呢?我李石在单位工作认真,待人和气,也没有得罪谁呀。妻子万娜对人更是一副热心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李石本想把这件事马上进行报案,但现在看来,还得去一趟新开岭看看虚实,在进行报案。
    李石没有回到医院,开车直接向新开岭奔去。到新开岭也不是很远的路程,距离医院也就是30多公里。原来新开岭是一个林场的采伐作业区,这些年来由于限制采伐量,林业工人都在搞第三产业,所以,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那个铁塔,是护林防火飞机的航标,在新开岭的南山顶上。
          李石开车来到新开岭的南山脚下,仰望着银装束裹的山峦,叹了一口气,也没想太多,找好了上山的路,就开始蹬山。这里的山路虽然比东山的路宽阔些,但到山顶上大约三公里的路程,再说又是上坡,山路上还有雪,走起路来让人有些吃力。积雪在李石的脚下发出“吱咯吱咯”地响声,眼前不断晃动女儿甜美的笑脸。尽管天气很寒冷,已经摄氏零下20多度了,李石的脸上还是冒着热汗。 三十多分钟的时间,李石泪一把汗一把地爬到山顶,来到航空标的铁塔下,稳定了情绪后,他向四周进行了环顾,这大铁塔的四周很开阔,只是地上有一层小雪,雪地上只有李石一人的脚印。李石向铁塔的内侧看去,果然发现了女儿右脚上的那只旅游鞋。
           李石把鞋取出来,顿生一股恶气,不知道向何处抛洒。当他把手伸进鞋里时,果然里面有个字条,和前面的字条同出一人之手。李石看完这张字条后,简直要发疯了,他拿着鞋和字条拼命地往山下跑,来到山下钻进汽车里就开往刑警队,他要报案。
    这第三张字条究竟写的什么,刑警队破案了吗?
           刑警队长张民接待了李石,李石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如何去东山,又如何去新开岭的经过详细地对张民汇报,同时又将所有的物证,放到张民的面前。张民也是小城里闻名的侦破能手,四十多岁,中等身材,一副棱角分明的面孔,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头脑清楚和精明能干的人。
      张民看完李石提供的物证后,感到这是一个重大的刑事案件,特别是张民看完第三张字条时,开始有些疑惑,也略感到棘手。字条上写道:你的孩子很好,我领走了,想看孩子来山东济南吧。
           张民意识到这可能是有人在捣鬼,也可能是在转移受害人的视线。张民详细地向李石询问了工作和生活中,是否遭遇一些可疑的人和事,亲属、邻里与朋友之间是否发生过纠葛?李石想了想告诉张民,他与家人没有遭遇过什么可以怀疑的人和事。张民通过和李石谈话,感觉李石的工作和生活圈子非常简单,很好理顺,但李石根本提供不出来有价值的人物线索。张民送走了李石后,静下心来仔细地看着李石拿来的物证,立即召集人手开了个案情分析会。会后,一些便衣对李石的一些亲属、朋友和工作同事进行了详细的走访和调查。对重点的人和事,除了进行外围调查,就是秘密“蹲坑”守侯。
           一个多月过去了,案件还是没有多少进展。李石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字条,案件又暂时搁浅了。
           公安局向全市发出了协查通报、同时也向其他有关省市发出了协查通报。一时间,女孩失踪案沸沸扬扬的在小城百姓中间传开了。一些热心市民纷纷向公安部门提供线索,但大多数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李石这几天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他对女儿失踪之事虽然抱着希望,但此时,他一天天地开始绝望起来。他又能怎么样呢?几个月来,他已经身心疲惫,多次去公安局打探线索,而都是毫无结果。
      医院院长高进看见李石上班了,来到李石的办公室进行看望。高院长是一个58岁的老院长,人很慈眉善目,对人也很和蔼。他对李石说:“小李啊,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吧。你的工作我暂时先安排别人干,千万别把身体搞垮了。”
    李石很感激地对高院长说:“院长放心吧,我没事,先让我上班在说。”
           高院长看着李石憔悴的面孔说:“那就多注意身体吧,你暂时不要过多的去管业务,让他人多干一些吧,你过问一下就行了。”
    高院长在李石的肩膀上拍了拍,离开了李石的办公室。李石这些天在医院里或在外面,听了不少人在议论此事,有人说,曾经在山东看到一个耍猴的老头儿领着一个小女孩,很像迎迎;又有人说,在北京有个要钱的老太太,领着一个小女孩,也很像迎迎。总总信息表明,迎迎就在山东、北京一带。李石又开始有了强烈找女儿的念头。第二天,李石去了高院长办公室,向高院长请了假。高院长说:“你就放心去吧,有什么事,及时跟我联系。”
    李石歉疚的说:“这几个月,我什么工作也没干,实在抱歉。”
           高院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要说了,把你的事办好就行了。”李石一脸感激地走出了院长办公室。回到家里,李石对妻子说:“医院派我去北京学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李石没敢和妻子说出实情怕妻子受不了。妻子说:“你去吧,我没事,我这段时间我可以回家里去住”。
    李石怀揣着女儿照片,踏上了去山东济南的列车……
           李石到济南能见到女儿吗?
           李石在去济南前,曾经问过一些人,是听谁说的在济南或北京看到过自己的女儿,可得到的回答都是听人家说的。具体是谁,没人能说清楚。李石找女儿心切,一直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如今李石是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站在茫茫人海的济南大街上,手里举着一块纸壳,纸壳上写着寻女启示并贴有女儿的照片。几天来,他一边走街窜巷一边去了电视台寻求帮助,仍无结果。李石身心疲惫到了极点,也很少能吃上一顿象样的饭菜。每天李石手里拎一瓶水,然后就是无目标的寻找。
           一天在一处草坪上,有一个老头儿领着自己八岁的孙女玩,因为冬日草坪上的草是黄黄的柔柔的,小孩儿最爱在上面玩耍。李石远远地看见那玩耍的女孩儿后,就向女孩儿奔过来。那个老人见有人向孙女走来,吓得赶紧用身体护住孙女,厉声地对李石喝道:“你要干什么?”
    这时,李石才清醒过来,他想女儿已经到了发痴的地步,忙对老人说:“对不起老人家,我在找女儿。”老者看着李石不象坏人,带着孙女就离开了草坪。李石顿时就像一个泄气的皮球,一下就坐到了草坪上。手里寻找女儿的那块牌子,却牢牢地举在手里。一时间围观了许多人,一些人以为李石是一个到处要钱的骗子呢。李石就向大家诉说,寻找失踪女儿的经过,虽然博得了大家的同情,但没有人能告诉他女儿迎迎的下落。
           有一段时间来,李石每当看到有人领着七、八岁的女孩儿时,总要到跟前看一个仔细。时间已经进入寒冷的腊月,尽管济南的冬天没有东北寒冷,但住在小旅店里仍然感到阴冷,李石每天夜里就倦缩在这样的环境里煎熬着。
    半个月有余了,李石不断地碾转在山东、河北、北京之间寻找女儿的下落。此时,李石身上所带的钱不多了,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单位里的采购科长孙业给李石打来电话,告诉李石说他妻子得了胃癌,让他速归。李石猛然间想到家里还有病中的妻子,听到妻子的病情,对李石来讲那真是雪上加霜啊。李石的精神一下就要崩溃了,原来80多公斤的体格,几个月来一下就瘦了20多公斤,他病倒在小旅店里。
    这天夜里,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推开了李石的房门......
           推开李石房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躺在床上的李石听到了女人柔柔地叫他一声:“大哥,我来陪你好吗?”李石勉强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这女人,就知道遭遇了“鸡”。
    李石从床上爬起来靠着墙坐下,对那女人说:“你看我都病成这样了,还来烦我。”那女人还没有走的意思,李石又对那女人有气无力地说:“这样吧,你给我跑腿买点药回来,我给你50元钱小费行吗?”不管怎么说,有钱赚就行,女人答应的很爽快,问李石买什么药。李石说:“强痛定,这是处方药不好买,你要想办法买到,拜托了。”“行”那女人真的很会说话,接过李石递过来的100元钱,风一般地出了门。
           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个女人还没有回来,李石想一定是被那个女人给欺骗了,起初,他也没有抱着多大希望,只是想尽快把他撵走。正当,李石迷迷糊糊地要昏睡过去的时候,那个女人领来一位女大夫。女人对李石说:“大哥,我没买来药,我给你请来一位大夫。”李石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女大夫对李石进行了听诊,发现李石患了重感冒,还发着高烧呢,大夫立即给李石吃上了退烧药,同时挂上了“吊瓶”。那个大夫临走时在李石的头上摸了摸后对那个女人说:“烧已经退了,不过要照顾好他,打完点滴要及时拔针啊。”那个女大夫不知道这个女人与李石的关系,以为是一家人呢。
           那个大夫走以后,李石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就对那个女人说:“谢谢你的帮忙。”说着李石从衣兜里拿出200元钱说:“我要回家了,身上的钱也不多了,这点钱你先拿着,有机会相见再报答你。”那个女人没有马上接过来钱,只是专心地看着“吊瓶”里的药还有多少。这时那女人对李石说:“大哥,你是不是来济南好多天了,是办事吗?”
    李石看着那女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坏女人,就实实在在地对那女人说:“其实,我是出来找女儿的”此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就把女儿失踪的事前前后后的经过告诉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听后,竟“嘤嘤”地哭起来。李石赶紧对那个女人说:“你哭啥,这大半夜的让人听见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
           这时那个女人对李石说:“我也想自己的女儿,与丈夫离婚后,男人将孩子带走了,几年没见着孩子了,我没有生活来源,才干了这个事。”李石输完液后,那个女人给李石拔掉了针。李石将200元钱塞进了女人的手里说:“天亮时我就回家了,这钱我不需要了,你要保重,找份正经工作吧”女人眼角还挂着泪滴说:“大哥,这钱我不能要”说着将钱推了回去。
           李石与那女人在房间一聊不知不觉地已是早晨四点多钟了,天已经放亮。女人不声不响地出了房门,李石以为女人走了。过了一会儿,那女人买回来油条和豆浆,对李石说:“大哥,你身体虚吃点东西走吧。”李石很感激那女人,没有多说什么就和女人吃起油条来。 早饭过后,女人叫来出租车,陪着李石来到长途客运站,李石临上车时对那女人说:“能把你的电话告诉我吗?有机会我会看你来的。”那女人将电话号码留给李石,并说出自己的名字------李萍,李萍流着泪走了。
           哀大莫过于心死,李石失魂落魄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然而,在李石回到家后,不到一个月,又出现了一张神秘的字条......
           李石回到医院后,不少同事都来关切地问候。高院长对李石说:“这段时间要照顾好你的爱人,其他的事可以先放一放,让别人多做一些。”对于院长的照顾,李石从心里怀着感激,但对他来讲毕竟是个副职,还有一份主管业务,不愿让人过多的照顾。
           这几天,李石是彻底的平静下来,坐在办公室里开始复查近期的药品购进情况,他发现许多换了名和包装的抗生素药类,价格明显虚高。但这些药品的购进都是高院长敲定的,李石心存疑惑,也不好多说。毕竟,李石的妻子在医院里住院得到了同事和院长极大的关怀。
            一天,李石来到了高院长的办公室,对高院长说:“院长,这段时间我在外面,我妻子得到了您的关怀,谢谢你和大家。”高院长打住了李石的话,然后对李石说:“这是说的什么话,万娜也是咱们单位的人,咱们不管谁管。”
           李石又对高院长说:“听我妻子说,治疗费用都是你给出的,这怎么行呢?多少钱,我补上。”
    高院长摇了一下头说:“不要计较了,是我让孙业办的”李石对高院长说了声,谢谢。就走出了高院长的办公室。
           李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想: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用人家的钱啊。李石打电话把孙业找来,孙业笑嘻嘻地来到李石的办公室问道:“李院长,找我有事吗?”李石开门见山地对孙业说:“我妻子的治疗费用是你帮忙出的,哪来的钱?”
    孙业哼哼唧唧地说:“不是我出的,是上次厂家经理给你那五万元钱的见面礼,你没收人家就放到我这了,现在让我用到给你爱人治疗上了。” 李石一听头都大了,就对孙业说:“你的好心我领了,不过这钱我明天就给人家还上,告诉我一共用了多少钱?”孙业说:“你别啊,人家不会要的,不然人家会说你瞧不起他”
           李石来了认真劲,对孙业不耐烦地说:“这同瞧不起人是两码事,再说万娜还有大病保险呢,告诉我用了多少钱?”孙业一看说服不了李石,只好告诉李石说用了三万元钱。回到家里,李石把家里的存款取出三万元,第二天一上班,李石找到孙业将钱还给他说:“尽快将钱还给厂家经理,不然就交到医院里。”
    孙业本想不接这钱,但李石的犟劲孙业是无可奈何,只好接过钱,向高院长办公室走去......
    春节快到了,病床上的万娜因孩子失踪之事,悲伤过度,一直不见好转,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李石对妻子的病格外担心怕过不去春节。李石这几天心里乱糟糟的,预感到要有什么事发生,他不完全是为了妻子的病情,说不出来是什么,只是一种直觉。那天下午,李石上班路过收发室时,看门老人见李石走过来,就喊:“李院长有你的信”说着将信递给李石。
    李石所担心的事发生了,又是一封没有寄信地址和寄信人的信,李石走进办公室将信拆开,将一张字条拿出来,此时,他的心跳动十分剧烈,一种不祥的预兆袭上心头。
            只见字条上写道:想见你的女儿吗?
            李石收到字条后,开始强烈地感觉到女儿失踪,一定是有一只黑手在控制自己,越想越觉得事态的严重。李石没有犹豫立即给刑警队长张民打了一个电话,张民接到电话后开车来到医院。张民进入李石的办公室后,将门从里面锁好,没有过多的寒暄,两人开始用很低的声音交谈起来。
    李石将没有寄信人、没有寄信人地址和邮戳的信封交给了张民。张民越发感到一定是熟人作案,这封信一定是有人偷偷地放进收发室去的。原来,张民也怀疑过是熟人作案,便派人在医院“蹲坑”守侯过,一段时间下来,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信封上也没有提取有价值的指纹。
           张民对李石说:“你最近感到身边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发生吗?”李石想了想,一些业务上的事好象不沾边,他边想边摇着头。张民对李石又说:“别着急,再仔细地想想,工作中有没有什么反常现象。”李石犹豫了一下说:“好象没有什么啊。”张民对李石说:“这样吧,有什么事,我们在联系,想好了告诉我。”张民刚刚走出李石办公室,孙业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对李石说:“李院长,你爱人快不行了,赶紧去看看吧。”
           李石随着孙业向抢救室跑去,果然他的妻子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李石赶紧俯下身去,把嘴贴到妻子耳朵上,大声喊着妻子的名字。只见他妻子眼球动了动,然后就停止了呼吸。李石拼命地喊着妻子的名字,两行泪水流了下来。妻子是怀着极大的悲伤去了天堂,她临终前没有再见到女儿,死的有些不瞑目。
          孙业等人将李石劝开,孙业领着人给李石的妻子处理后事。一天的工夫,全院的同事都来到殡仪馆为李石的妻子送行。还有一些药厂的厂家代表也来看望李石,不少人给李石送去了慰问金。李石收到最大的一份慰问金竟是三万元,是孙业替厂家代表送的。当时,是在火葬场为妻子送葬,面对这种情景,李石一时无法拒绝,只好先拿着再说。处理完妻子的后事,李石回到了空空荡荡的家,一种从没有过的悲凉,袭击上了心头。如今,妻子逝去、女儿下落不明,往日这个温馨的家,现在变得惨不忍睹。李石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在家里大哭了一场。哭后,李石去了洗手间,洗了洗脸,对着镜子仔细地看了看自己,他竟然吓了一跳。半年的工夫,自己竟变得如此憔悴。李石从兜里拿出一支烟,点上火,慢慢的吸着。从头到尾地开始回忆这半年来所遭遇的事情,他想到:孙业送来的这三万元慰问金,是不是自己上次还人家的三万元钱。李石越想越感到,医院里一定存在着一只黑手,或者向人们所说的,医疗界存在黑幕。李石不敢往下想,但愿是也许,不是现实。对孙业送来的三万元钱,应该怎样处理呢?李石感觉这钱送的太不正常,他不想掉进别人为他设计好的陷阱里。自己还年轻,不能在钱上坏了自己做人的原则。因为李石的父母都是乡下人,他能到今天的位置上,实属不易,所以他很珍惜。
           翌日一上班,李石来到高院长办公室,将孙业送来的三万元钱放到高院长面前,说:“厂家让孙业送来的慰问金,我交到医院了,这么多钱我不能收。”高院长对李石说:“这么多钱,你让医院怎么处理啊,你还是收着吧。”李石说:“放在医院吧,让孙业想办法退给人家。”
    李石走出高院长的办公室,长长叹出了一口气。这些天来,李石被字条的事折磨得够难受了。半年来,女儿失踪的事,让他已经在脑海里渐渐地走出了阴影。如今有人重新提起女儿的事,他不明白是什么目的,他理不清头绪。
    这几天,李石开始留意去收发室的人员。他特意问过收发室的老人:“是否有闲人进过收发室。”老人想了想说:“都是各科室的人员过来取报纸,其他闲人很少进来。”
             究竟是谁将信件放进收发室呢?刑警队的人员曾经在这里蹲过坑,没有发现可疑之人,难道是做案人发现了侦察员。
    这天,李石接到了高院长的通知,让他外出去学习,说是让他外出散散心。李石一想:也好,这段时间心里乱遭遭的,出去换换脑子。但李石一直不放心字条上的话,你想见你女儿吗?难道女儿还在这个城市?李石临走那天,又收到一张莫名其妙的字条。这张字条与以往的不一样,李石打开折叠成燕翅形状的字条,看罢震惊不已......
            还有半月时间就到春节了,这时,高院长让李石出去散散心,李石感觉还是很好的,反正自己在医院暂时没有什么事可做。到北京之后,顺便去济南看看曾经相识的李萍。每当想到这个女人,李石总是心存感激,他开始牵挂起来李萍的生活,不知道李萍过得是否还好。想着想着,李石就抓起来办公桌的电话,按照李萍给她的电话号码就拨了过去。电话那边一个沙哑的女人声音:“谁呀”李石轻轻地问道:“你是李萍吗?是不是嗓子出了毛病。”
    电话那边传来李萍兴奋的叫声:“呵,你是大哥吗?没有想到你还想着我,你好吗?”李石忙说:“我怎么会忘记你呢,你还好吗?”李萍一个劲儿地说:“我现在真的很好,在一家商场给人家卖货。”
            李石在电话里告诉李萍,过两天要去济南看她。“太好了,我等你来。”电话那头传来李萍高兴的声音。
    李石同李萍在电话里说的正在兴头上,医院里的会计陈英,敲门走进李石的办公室。李石用手意识陈英让她先坐下。因为电话那头,李石和李萍通话还没有完。陈英40多岁,是医院里资格比较老的女会计。此时,满脸阴云,对李石说:“李院长,你有事,我就不打扰你了。”说着将折成燕翅形状的字条放到了李石的手里,告诉李石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此事,只许李石一人看。说完,李石还没有反映过来,陈英就快步走出了李石的办公室。李石放下电话后,意识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悄悄地走到门前,将门反锁上。然后将手中的字条,慢慢的打开。只见字条上写着: 李院长,我知道你是好人,只好向你求助。他们给了我2万块钱,让我改动几笔帐目。我不想收这钱,但我又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给我个建议好吗? 李石看完字条,确实震惊不小。他们是谁,李石心里当然明白,谁能有权涂改帐目,这不明摆着吗。李石不敢往下想,确实太可怕了。难道这真是让他预料到的那只黑手吗?
    李石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事非之地,但看到陈英那期待而又忧郁的神情,李石又平静下来。李石拿好了出差的东西,走出了医院,暂时回到了家。
    这是一个夜幕低垂的夜晚,天空下着小雪,雪花像蝴蝶一样轻柔漫舞地飘着。屋内的李石,心里一直很矛盾,他一直不知道该怎样答复陈英。不管吧,就意味放弃陈英对自己的信任。他想了许久,终于给陈英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今夜坐11点多钟的火车出差了,如果你要不想卷进去,还是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情况,也可以向检察院、反贪局进行举报……
           电话那头的陈英,惊讶的半天没说出话来。李石鼓励她说:“今天你下定不了决定,明天连自己都会恨自己。”陈英对李石说:“让我再好好想一想吧,理出个头绪再说。” 其实,李石在大学期间是学习药剂的。大学毕业后,李石分配到外省一家药厂工作,与妻子万娜结婚后,经过多方协调关系,李石才调到现在医院的制剂科。由于工作出色,得到领导的赏识,被提拔到副院长的岗位上来了。
           李石这次说是出去学习,其实就是到外面随便走一走,学习和了解一下其他医院的管理经验。起初,李石就是这样想的。自从接到陈英的字条后,感觉到这是一个重大的阴谋,可自己又说不清楚是什么,只能踏上去北京的列车。
           李石到北京后,哪儿也没去,只去了西单商场,买了几件高档的女人服装,然后就乘上北京到济南的特快列车。电话里,李石告诉了李萍到济南的时间,李萍早早到车站等候李石的到来。这次,李石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的生存状态是怎样的。
          当李萍见到李石后,李萍竟像孩子一样扑向李石,一边喊着大哥,一边笑,一边流着泪。李萍把李石领到她的临时出租屋,李石看到这个家除了一台老式 电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顿时心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这时,李石从包里拿出在北京给李萍买的衣服和食物。李萍竟向孩子一样,幸福的直流泪。李石带着李萍来到一家不错的酒店,请李萍吃饭。饭间聊起俩人分手后的一些事情,正聊得开心的时候,李石的手机想了,是会计陈英打来的,让他赶紧回来,并告诉他,医院里出大事了……
           刚见面又要分手了,李石抓住李萍的手很歉意地说:“我们会计来电话说医院出了大事,让我尽快赶回去。有机会我一定再来看你。”李石说着从包里拿出1000元钱放到李萍的手里,对李萍说:“要过年了,就当哥哥的一点心意吧。”李萍不要,只是不断地用手抹着突然流下来的泪水......然而这份情感两人谁也没有捅破,李石带着遗憾踏上返回的列车。
           李石从济南回来的当天,就听说高院长、两个副院长和孙业被检察院传唤去了。李石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第二天,李石来到医院,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想找会计陈英了解一下医院的情况,有人告诉李石说,陈英也被检察院叫去协助调查了。李石正在发呆之时,有人敲门,李石说了声:“请进。”门被推开了,来人就是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办案人员要求李石能协助他们,尽快把医院这起经济案子调查清楚。办案人员和李石在办公室谈了好几个小时,事后,李石感觉到医院的这起经济案,要比自己预想的要严重的很多。
           李石现在是这家医院的代理院长,倍感责任重大。会计陈英从检察院回来了,第一个就找到了李石说:“这事不是我举报的,其实是有人犯了事把咱们医院举报了,检察院的人正在调查咱们医院呢。”陈英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的材料,只不过加快了人家办案的效率。”李石低声问会计陈英:“严重吗?”陈英没吱声,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李石的办公室。
            下午一上班,检察院的办案人员来找李石,说要对嫌疑人的办公室进行收查,然后,给李石亮出收查证。李石领着办案人员从高院长的办公室查起,当收查到孙业的办公室时,办案人员将抽屉上的锁撬开后,拉开抽屉,开始逐件地进行检查。当办案人员从一个笔记本里取出一个信封时,李石却真真地看到了石破惊天的一幕......李石对办案人员大叫了一声说:“不要动那个信封,”话没有说完却坐在了地上。办案人员顿时不知所措,急忙扶起李石问个究竟。李石情绪十分激动与办案人员说:“我要见刑警队长张民,我要见张民。”
           办案人员仔细地看了信封,信封上的收信人就是李石。
           办案人员考虑到这里又牵出了一桩刑事案件,就通知了刑警队的张民,张民的到来使案情一下子大白于天下。
           张民通过公安局领导与检察院方面进行协调立即逮捕孙业,认定孙业就是制造李石女儿失踪的犯罪嫌疑人。孙业为什么会对李石的女儿下手呢?
           张民看到从孙业抽屉里拿出的信封,就觉得孙业与李石女儿失踪案是脱离不了干系。当张民打开信封时,发现里面有一张字条,只见字条上写道:你不想找你的女儿啦。从字条再一次的出现,张民看到了破案在即。刑警队立即锁定了孙业为犯罪嫌疑人。孙业为什么要劫持李石的女儿?为什么还要不断地写字条给李石,如今,李石的女儿在哪儿?张民对孙业进行了一天一夜的攻心策略,孙业实在熬不住了,特别是看到从他抽屉里找出来的装字条的信封时,孙业最后的一丝侥幸也没了,他开始低下了头,浑身有些发抖,孙业彻底地交代了李石女儿失踪案的全部经过。张民问孙业:“说吧,李迎迎在哪里?”孙业额头上不断地冒汗,张民抓住审问时机继续向孙业进行心理施压说:“你别抱有幻想,既然能做,为什么不敢说出来呢?”孙业就像一个泄气的皮球,嘴里不停地叨咕:“完了,玩完了。”孙业交代说,李石的女儿已经被他所害,尸骨就埋在市区边他家老房子的院子里,上面堆放一吨煤。张民马上停止了审讯,领着人带着孙业去指认现场。当来到市区边上一座老房的院子里,经孙业认定的煤堆后,张民立即让人把煤挪走,果然在下面挖出一个高度腐烂孩子的尸骨,经对腐烂不严重的衣物辨认,李石已经确定这尸骨就是女儿迎迎。至此,李迎迎的失踪案大白于天下。
           当审讯人员问孙业为什么要杀害一个孩子时,孙业竟然哆哆嗦嗦地说,因为李石挡住了他的发财之路。是这样的,那天孙业与厂家经理谈好购货合同,事后厂家经理答应给孙业20万元回扣。结果,让李石知道后将价格压低四分之三,厂家经理反悔没有给孙业回扣,让孙业产生了对李石极大的仇恨。孙业就绞尽脑汁地分散李石的精力,最后他选择了李石的女儿泄愤。
            那天李石让孙业去酒店安排客人吃饭,孙业趁这机会鬼使神差地骑着摩托车去了迎迎的学校,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将迎迎接走,因为迎迎认识孙业,一个天真的女孩儿就这样被孙业骗走了。孙业这么做就是为了牵扯李石的精力,每当有重大的采购活动,孙业就用左手写字条来迷惑李石,有时,利用去收发室取报纸或信件时,将装字条的信封偷偷地放进来信里,让人很难察觉。
            医院里的几个领导都被孙业拉下了水,孙业为了捞钱把一个无辜的女孩儿送进了坟墓,但最终让金钱把孙业也带进了坟墓。
           案子结束了,几天来,李石回想过去的一幕幕,总是泪水挂腮。再有两天就要过年了,李石又想起远在济南的李萍,他想今后的日子要照顾这个不幸的女人,想着想着,李石抓起电话就给李萍打了过去。。。。。。
                              

    (   完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9-20 22:40
  • 签到天数: 25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6-4-15 11:58: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悬念迭起,恶中不能胜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3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6-4-20 08: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情节曲折,反映了利欲熏心的人不会有好结果的主题,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8-14 17:01 , Processed in 0.11671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