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5|回复: 1

[原创] 猎人张与狼的传奇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4 15:39
  • 签到天数: 11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4-12 07: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歌 于 2016-4-12 07:42 编辑

         1934年冬季,在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子--------狼嚎沟里发生了这样的传奇故事。
            这年的冬季,雪特别大。在狼嚎沟居住,一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天就早早的黑下来,因为四面环山遮挡的缘故。山里人就早早吃完晚饭,喂完牛羊、圈好鸡鸭,就钻进被窝里了。这时,躲在山里的狼,常常下山进村里对农家的羊圈进行袭击。有时一宿几家的小羊羔就被狼叼走好几只,气的村民有苦无处诉。为啥这里叫狼嚎沟,是因为这里的人们从早到晚都能听见狼的嚎叫声所取的村名。一提起狼,村民们就毛骨悚然,对狼又恨又怕。
           狼嚎沟只有19户人家,猎人张是村里的唯一猎手。猎人张叫什么大名没人知道,他是闯关东落户到这里的。狼进村祸害人的事,弄的村民万般无奈来求助猎人张,猎人张就在山上狼经常出没的地方下了几个套子,捕捉害人的狼。猎人张打猎的方式主要是下套子,枪是他防身用的。平时,猎人张在狍子、野猪出没的地方用细钢丝作出套来,将一端拴在树干上,然后,用树枝蒿草做好伪装,只要有动物钻入必被套住,只要挣扎就会勒死。
          村里的大公鸡,已经打过第二遍鸣了。猎人张透过窗户纸看到天已朦朦亮,就急忙穿好衣服,提上猎枪走出他的草房,上山开始溜套子,这是他每天早起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山下就是河套,河套已经冻得像镜面一样的冰层。猎人张小心的从冰面上走过,边走边从衣袋里摸出叶子烟,卷成喇叭状香香地吸起来。
           天已经开始大亮,林子里的小路渐渐地从黑暗中显现出来。风夹着雪团掠过树顶,细碎的雪粉簌簌声从被骚扰的树枝上洒下来,掉到猎人张的脸上凉丝丝的。风停了,可以听见附近林中群狼贪婪的尖叫声。顿时,猎人张神经开始紧张起来,将土枪紧紧地握在手里,警惕地向四周瞭望。忽然,猎人张发现离下套子不远的地方,一只狼被套住了,那狼不像其它的动物套住之后,拼命的挣扎最后被勒死。这是一只成年的老狼,被钢丝勒得灰白的毛皮不断地颤抖,但它始终静静地趴在地上,身边的雪已经有些融化,看起来这狼被套住有些时候了。那狼,看见猎人张那支猎枪指向它时,那种贪婪的眼神儿变得一副哀怜。
           猎人张捕杀猎物无数,唯独没有触碰过狼。这次是在乡亲们的求助下,才对狼采取了捕猎。但眼下,那狼对猎人张发出哀伤的一声低叫,这叫声让猎人张顿觉热血在体内急剧奔涌,也让他心头发颤。猎人张慢慢地收起了猎枪,蹲下身子在狼的身上摸了摸,这时,猎人张发现那狼没了贪婪和狡诈,变得十分温顺起来,不得不让他动了恻隐之心。当猎人张给那狼解开套子之后,那狼立刻抖落起精神起来,一下窜到一旁,对猎人张看了足足有十几秒钟,猎人张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好,只是傻傻地与狼对视,还没等猎人张回过神儿,那狼掉头向山林跑去。
           猎人张从山上下来时,神情有些恍惚,心里琢磨着别的动物都可以猎杀,唯独不能猎杀狼。这个四十多岁的光棍儿汉,说不出为什么会对狼有一种特殊的敬畏心理。回到家后,坐在灶台前的木墩上大口大口地吸着叶子烟。这时,东院的邻居马大爷冲着猎人张的这边喊了一句:“小子,你回来了吗?”
    猎人张嗡声嗡气地冲门口回了一声:“回来啦。”说着马大爷是声到脚也迈进了门槛,猎人张将一个木墩儿递给马大爷,马大爷接过木墩儿放在一边,直接坐在门槛上了,急忙问:“我说小子,那害人的狼你捉到了吗?”
            猎人张一听马大爷问这话,心里“咯噔”一下,狠狠地吸了两口烟,烟雾从鼻子和口喷出来的时候,便低沉沉地说:“捉到了,又让我给放了。”“你说什么?”马大爷一下从门槛上站起来吼道:“你小子是不是昏头了,哪有放跑狼的道理。”
            猎人张不再言语,只是低头坐在那儿吸着烟。
           “放跑害人的狼,你会后悔的。”马大爷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走了。
           一连几天,猎人张心情总是沉沉的,也没有再上山溜套子,不过这几天村里的牛羊,没在遭遇狼的袭击。
          这天,村子里报晓的大公鸡已经打过头遍鸣了,但天还没有放亮。猎人张习惯性醒了,窗户纸透出发白的光亮,猎人张坐起来,摸出叶子烟吸起来,他想吸完烟上山在溜溜套子。猎人张家门前有一个河套子,河床也就两三米宽,过了河套就能上山了。猎人张一支烟还没有吸完,他就听见门外传来狼的叫声,不是那种尖尖的哀嚎声。猎人张扔掉手里的烟头,急忙穿上衣服抓起土枪奔向房门。
            猎人张从门缝向外张望,外面的天色还有些朦朦胧胧的,但猎人张影影绰绰地看见河套旁有一匹狼站在那里,在向自己这边张望。猎人张弄不清这狼为什么来找他,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猛然推开门,只见那狼看见猎人张出了门,掉头向山林跑出。正当猎人张在心里犯嘀咕时,发现窗下放着一个死狍子,他蹲下身来用手一摸狍子身上还有些温度,知道这是才死不久。猎人张心里一阵兴奋,难道这狼也会知恩图报?除了狼,猎人张没有办法会想到人。
           这天午后屋外又飘起雪花,没事做的猎人张喝着烧酒美美地享受着狼送来的礼物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猎人张寻思:这个时候谁会来找自己呢?冲门外喊了一声:“谁呀?”“老乡,求你帮帮忙。”门外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猎人张一听是有人求救自己,二话没说,急忙下地开门。门打开时,把猎人张吓懵了,两个浑身是血肩上还挎着长枪的人相互搀扶着站在门口。
           猎人张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两个满身是血的男人发愣,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还是那个戴狗皮帽子的大个儿男人开口说:“这位老哥儿,对不起了,我的这位小兄弟受了伤,在你这包扎一下养几天,行吗?”
         这时,猎人张才缓过神儿来,急忙去扶二人进屋。进屋后,那个大个儿男人把小个儿的伤员放到炕上,看来小个儿那人受的伤不轻,肩部和腿部都受了伤,把大个儿男人也弄得浑身是血。那小个儿男人躺在炕上双目紧闭,牙齿咬着发紫的嘴唇,不吭一声。那个大个儿男人摘下狗皮帽子,露出一张清瘦发黑的脸,低声的对猎人张说:“老哥儿,麻烦你了,给我烧些开水放点儿盐,给我的兄弟处理一下伤口。”猎人张应声去烧水,但他不敢多问这两人的身份,让猎人张心里直犯嘀咕。
           水烧好了,猎人张用木盆装好水放好盐端进了屋。这时,猎人张看到那个大个儿男人把小个儿男人的裤子给脱下来了,大腿的伤口还在流血,猎人张看出来这是枪伤。在给小个儿男人处理伤口时,那小个儿男人用嘴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棉衣袖子,疼得他脸上直冒汗。猎人张这才看清楚受伤者那张清瘦还带着稚气的脸,分明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猎人张帮助大个儿男人给那少年处理完伤口后,由于屋子里暖和,那少年脸上有了点血色。猎人张又急忙给二位陌生朋友准备饭菜,上了两碗狍子肉和玉米粥。猎人张和大个儿男人将那少年扶起来吃饭,饭间,那两个人吃起饭来是狼吞虎咽的,把猎人张都看傻了,知道这两人应该有几顿饭没吃了,猎人张不敢问什么,怕打扰他们吃饭。当第三大碗狍子肉见底的时候,两个人才放慢了吃饭的速度。
           猎人张这时才对这二位陌生男人说:“二位兄弟,好些天没吃东西了吧。”
    这时,两位才意识到自己光顾吃了,冷落了这里的主人。其实猎人张看出来,那个大个儿男人也不过是二十出头儿。那大个儿男人一副不好意思地说:“老哥儿,对不起了,我们三天没吃东西啦。”
          “啊,为什么三天没吃东西?”猎人张吃惊不小。
            那个少年吃过饭后,虽然身体还是很虚弱,但是有说话的力气了,他对猎人张说:“不赶走小日本鬼子,就不能吃上安顿饭。”
           猎人张一听说打日本鬼子,心里“咯噔”一下,听从山外回来的人说,小日本鬼子占领东三省,什么坏事都做,但还是没有亲眼所见。狼嚎沟没有受到小日本鬼子的扫荡,也许是人烟稀少野狼出没,不显山不露水的缘故吧。那个大个儿男人放下手中的筷子,对猎人张说:“老哥儿,不要想过安稳日子了,日本鬼子的小火车道就要铺过来了,小鬼子在火车道两边二十里内制造无人区,你要有准备啊。”
            “妈的,小日本鬼子欺人太甚”猎人张转过身来对大个儿男人说:“你们莫非就是人们传说的抗联了。”
    “是的,我们昨天袭击小鬼子通往山里的小火车,鬼子人太多,我们小队被打散了,我兄弟受伤了,连夜翻山到了你这里。”“原来是这样啊。”猎人张也突然感觉到狼嚎沟不能太平了,他拿出叶子烟狠狠地吸起来。
    大个儿男人从猎人张手里接过叶子烟,继续说:“老哥儿,还得麻烦你,我这兄弟还不能走,在你这儿再养几天。”
            猎人张说:“住多长时间都行啊,反正这家就我一人,就怕小鬼子哪天来......”猎人张停了一会儿,又说:“来了也不要紧,到南山洞里去躲一躲。”
    那个大个儿男人很动情的说:“老哥儿,你放心,只要我今生能活着一定会报答你的。”
            再说小鬼子的小火车屡遭袭击,开始对周边进行扫荡。
           翌日,猎人张就将两位抗联送到南山山洞去了。
          小鬼子说到就到了,那天狼嚎沟出现了六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日本鬼子。村里人一听说小鬼子来,早就躲进山里。其实,日本鬼子要在这一带进行森林采伐,勘察狼嚎沟,好选一个贮木场和铺设通往山外的运输线。
           小日本鬼子进村的时候,猎人张赶着牛爬犁从山上拉柴禾下来,正巧被日本鬼子拦在村子口。日本鬼子为了摸清狼嚎沟的地形,就想抓一个人带路,没想到让猎人张给撞上了。
           几个小鬼子下了马,冲着猎人张一阵乱叫,用手里的枪比划着,猎人张第一次目睹了小鬼子的凶相,不由得叫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也让他担心自己无法脱身。从小鬼子的乱叫中,猎人张明白了小鬼子冲他指手画脚的就是让他带路上山看地形。就这样猎人张还没有进家门,又被迫给小鬼子带路上山。狼嚎沟四面环山,上山的小路有十几条,山路上积雪很厚,除了人的稀少脚印外,就是牛蹄印和牛爬犁辙,林中雪地上还留着各种动物的足迹。
            猎人张不敢带鬼子去南山,他很担心那个受伤的小战士。无奈,他二话没说就朝西山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小鬼子非让猎人张带他们去南山。猎人张心情紧张起来,小鬼子发现抗联就完了,但又一时无法脱身去给那两位抗联战士送信儿。猎人张磨磨蹭蹭地不愿走,小鬼子用枪戳着猎人张直喊叫,猎人张用手比划着略带哭腔地说:“那个地方不能去,有狼,有狼知道吗?”
            什么狼不狼的,小鬼子比狼还狼,抓着猎人张的衣领子连推带打的,无奈只好在前面带路。山路又陡又窄又险,猎人张拄着木棍儿走在前,几个小鬼子也只能牵着马跟在猎人张的身后,山路上的雪在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林中风很大不时刮起雪粉打在人的脸上,叫人睁不开眼睛,脸上冰凉。
          午后,林子里开始渐渐地暗了下来,小鬼子牵着马走在这窄窄的山路上,实在难走,猎人张看出了逃走的机会,加快脚步向山后的小路奔去。小鬼子似乎看出了猎人张的企图,就在后面大声地叫喊,猎人张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加快脚步想甩开小鬼子。可小鬼子把枪举起来对准了猎人张,那拉动枪栓的声音,不得不让猎人张停下脚步。小鬼子将马拴在路边,留下俩人看马,其余的四人跟着猎人张继续向山上走。
           一阵山风“呼呼”地打着旋儿吹来,树上的雪粉簌簌地弥漫开来,猎人张和小鬼子只能止步不前。风刚停,猎人张看到林中不远处站着一匹灰白色的老狼,冲自己这边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只见那狼竖起耳朵,一双狡诈的眼神儿盯着小鬼子手中的枪,作出随时要扑过来的姿势。猎人张看了这老狼一眼,多么熟悉这狼的身影。几个小鬼子看见狼一阵嚎叫,举枪指向老狼的一瞬间,那老狼凶猛地向猎人张扑过来,没等猎人张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狼扑倒在地。然而那狼又一跃而起朝那几个小鬼子扑去,顿时,小鬼子被狼撕咬的叫着喊着逃窜着。
            猎人张从雪地上爬起来,看到眼前这一切都发蒙了 。猎人张看到用枪打他的那个小鬼子被狼撕咬的血肉模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这时,猎人张是一不做二不休,抓起小鬼子的枪,用枪托将小鬼子砸死。再看那三个小鬼子被狼撵得连滚带爬的往山下跑,边跑边开枪。当林中出现第二匹狼的时候,枪声停了下来,小鬼子已经没了踪影。
           猎人张拿着小鬼子的枪顺着山路往山洞方向走,他要及时将两位抗联战士转移。猎人张走了二十多米的时候,发现雪地上有成行的血迹,他小心地向四周张望,发现一棵松树下躺着那匹老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身下的雪地都被染得通红一片。猎人张赶紧上前抱起那狼进行查看,发现那狼的腹部受了枪伤,血还在流着。猎人张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的棉衣里子撕下来,又从衣兜里拿出止血药给这匹老狼附上, 那老狼在猎人张怀里疼得浑身皮毛发抖,但十分温顺。给老狼包扎好后,猎人张发现不远处又出现一匹狼,冲着老狼低声的叫了一声,那老狼站起来,一步一回头的看着猎人张,然后向那匹狼走去,不一会儿,消失在茫茫的林海雪原。
           猎人张有家也回不去了,与两位抗联战士去找队伍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文币 +10 收起 理由
    李听圃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69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6-4-12 09: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篇精 的故事,人和狼比,日本鬼子不如狼。人性兽性共舞,我们看到特殊中的共性和本能。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24 09:16 , Processed in 0.09744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