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8|回复: 4

[原创] 法海与白素贞的故事前传(极多版本中的一个)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9-7 22:14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6-2-14 20: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为中华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的《白蛇传》,其实和其他三个传说一样,是从久远的岁月里一路走来,在人们口口相授的过程中,不断增填血肉,巩固筋脉,最后造就一个被普遍接受的情节模式,进而固化成如今大家所见到的故事内容的。在这个”进化“的过程里,自有一些个被铨中和被弃置的“配材”,中选的不必去说,分明已溶解在精 的故事情节当中了,倒是那些落选的,实际上也没被当成垃圾丢弃,亦被民间一些个有心人拾起来,浆洗补缀一番,抖晒出来,便成就了似《义妖传》、《白娘娘传》、《盗仙芝》、《金山寺》等等这些个卫星作品,以及无数有辞而无名的俚作,让人看起来饶有兴味。这次,便说说其中的一个。

      时间:老多、老多、老多年前
      地点:终南山麓某处林子内外
      人物:泥蟮(蚯蚓)一条,三腿金蟾一只

      这两位当时算是同行吧,从事的工作:修行。

      一天清晨,我们故事里的其中一位主人公泥蟮先生被一阵不甚熟悉的声息惊醒,先行出场了,看看闹钟,定闹十一点四十五,眼下才不过六,这使得它起了怒气,心想对面坡子下那个洞子里住的那只仨腿儿的黄蛤蟆忒讨厌,一准又是它闹了动静出来扰人清梦来着,就见不得别人有个好觉!得亏自己没有手脚,不然早冲过去连掴带踹地教训它了。
      其实也就是心里想想,真要有手脚,泥蟮也没把握干得赢人家——那蛤蟆日日勤修不辍,据说已有百十几年道行,反观自己,只是机缘巧合下,食了几片仙草的腐叶,从此稍具灵根,略略开化了知识,聪启了视听,其后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地作势修炼了一阵而已,不过略脱了蠢物形骸,距离那移形换影、腾云吐雾的身格层次还差得绝远哩!它不禁气馁。
      气馁归气馁,咱没干架的能耐,遥恨的本事还是有的么,反正再睡不着,不如出了洞口,冲那倒霉蛤蟆的身影吐上几口唾沫,默默发几遍狠的实在!
      一边想着,泥蟮爬出了栖身的土洞,骂辞还没琢磨好,神情先滞了几滞——眼前红光一片,伴随着呼呲的响动,一枚樱桃大小的红球正在山坳里飞驰游移,来往不定。
      泥蟮惊异之余,嘴角留下了艳羡的涎水,知道这是那只蛤蟆结成内丹了(修炼者能为达到一定程度,元神精气凝化而成的,出则呈丹球状,可随风驾驭,吸纳天地日月之精,加深功力,入则沁化体内呈无形,以摒敛、蕴化真气,得来实在不易,是修炼到某个层次的象征),此刻怕是连那先风而动的本事都有了,还是别吐口水了,免得给它发觉,过来给自己头上爆几个栗凿。
      泥蟮伏在地上恨恨地想着,远远望去,觉得那蛤蟆像是洞晓自己的心意似的在有意卖弄:御起那丹来忽而上忽而下,旋转翻飞,一会儿快如流星,一会儿又滞若竹鸢,更咧着一张大嘴吞吐自如,看起来好一派得意之态。
      泥蟮一时间肚子涨得鼓鼓。

      ——也许那只蛤蟆真的是有些得意过头,把那内丹吐放得竟越来越远,有几次御着御着竟冲泥蟮栖身的洞口方向而来。
      泥蟮心口一阵狂跳,一个念头飞速跳入脑海,动作也紧锣密鼓,一气呵成——在又一次见那蛤蟆的内丹冲自己过来时,扯起最大嗓门嘶吼了一声:“嗨——”,趁那蛤蟆一个迟楞,略略松弛了一下劲力,竟一跃而起,顺着势头,把那飞来的内丹一口衔住,哧溜溜几下吞咽到了肚子里。
      哇!那物入口即化,进而一股精澄直达泥丸,心头登时比先前敞亮了不知多少倍,身子也如脱胎换骨,爽利万分,更兼无中生有,觉得周身仿佛无数肢体正生出来供自己腾挪……——这是长了道行了,哈哈!泥蟮欣喜若狂。

      它是高兴了,对面山坡上那位却一大口黑血当时便喷在当场。眼见得自己辛苦修炼百八十年凝结成的内丹被他人夺食了去,金蟾捶胸顿足,叫苦不迭,有心抢上前硬讨,自知功力已远不及对方,恐受戕害;低声下气哀求,看那家伙的那副样貌嘴脸,一定不是善主儿,恐怕要自取其辱。
      ——金蟾思量的没错,泥蟮的确不是个好东西,它抽屉里的字典厚厚一本,却无一页写着“不义不取”,非唯如此,它那处世铭经里倒有“称时得意”一条,在其指引下,正冲着金蟾做着一系列挑衅、戏谑动作:嘿嘿,有能耐过来讨呀!
      金蟾不禁气得一头栽倒在地。

      金蟾一栽倒,便昏了过去,再醒来不知已经过去了多少时日——这些它哪会去计较,现下的世界在它的眼里已成了一片灰蒙蒙,就像一个遭遇骤然变故失却了所有财产的土豪,那种愤懑、自责、不甘又万般无奈的情绪充斥了它的心房,几番抓狂之后转而颓废,用句时髦的词,连死的心都有了。
      那条泥蟮则正好相反:平白得了人家的命物,道行陡升,凭空变化已是小事,重要的是通畅了心窍,申舒了性灵,明晓了世情物态,藉此恣情享受开来,和倒霉邻居金蟾相比,日子过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对于这个残酷现实,金蟾一开始默默忍受,想着从哪摔倒从哪爬起来,试图重新修炼,弥补失掉的功力,然而不臻太上岂能忘情——总是沉不下心,有时稍一起念便放出了心魔,使得它如疯似狂,哪里能得到些许进益!
      终于有一回,它实在忍捱不过,一跃而起,抓菜刀夺门而出,想找泥蟮拼命,奔至中途,一丝理智钻进脑袋,止下了它的脚步——这不是去找死么!啊——呜——
      可怜的金小业主儿撇掉菜刀,折身不辨方向地跑去——唉!眼下只好取这个最善的办法了:找个没人的小山坡,放量痛哭一场吧!
      ——这一哭可是非同小可,悲过寻丈夫的孟姜女,惨过别儿媳的窦娥婆婆,当然更胜过惺惺弔故人的贾宝玉,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天地间,竟然有如此委屈的事情,哪能走脱得了拱护正道的仙佛们的干系,这不,一位大圣便被惊动了,不是别个,正是佛家四大菩萨之一的文殊菩萨。
      当时,文殊菩萨刚刚销刀兵、铸铁狮,镇压住了恶龙,芟夷了东方地界沧州的一场沉沦大难,正买了机票回返西天,走至陕西地界时,拢目一看:呀!前方好大一股怨气,直冲云霄,拦住了去路。掐指一算,不禁摇头叹了口气:善哉,善哉,此番,弟子撞下一段孽缘了!

     及至见到金蟾,文殊菩萨又叹了口气:唉,木想到尊驾你如今成这个毛色儿了!——噫,听口气这是认得?当然!这俩角色曾经有段时间天天当头对面哩。
      ——这金蟾的身世原来极不简单的,当初,肉身曾作为齐宫王后来着,由于长期受到不公正待遇,期期怨艾着死了,一灵不灭,化作鸣蝉(按说公的才会叫喊哩),其遭遇被后世王沂孙填入《齐天乐》词牌里,成为了千古绝唱呢,这算作题外之谈吧——其实也不算题外,总来是奇物必有奇遇的一则显例:后来机缘造化间竟成了俺佛如来的次徒,号金蝉子。
      这金蝉子也是秉性使然,修行间虽精诚求进然而执拗守缺,如来无奈,只好遣他东土历世,易换心性。
      金蝉子下得世来,十七世为僧,两世时直心执性要来西方攫取经义,虽经受万般苦楚,而不挠伏,直到大唐太宗年间方得成功(也真够轴的)。
      如来一看,娘诶,算了,还是教他回来吧,再不回来好证个骷髅禅么——仅渡流沙河时便被当时正在那里做妖怪的沙和尚吃掉了十二回(他脖项间挂着的那一串十二颗头骨便是明证),还不算另外两回中途做了路倒,尸骨曝于露天,一回受到无端宗教迫害,功败垂成,瘐毙狱中,一回遭遇饿虎,成了伥鬼。这也忒懊人了!
      金蝉子回来后,虽挂了个旃檀功德佛的名号(讨伐般取走经卷后获得的西天安慰奖),到底修为不至大化,陡然间生出杀念来,自生愧意,这次不劳如来铺衬了,自己决意幻形为虫蜾,重新历世,力图洗心革面。这便有了前面那段翻开的公案。

      现下的金蟾是记不得前世的,只求今生下,送到眼前的活菩萨哪肯放过,攀胳膊抱腿地求文殊救苦,鼻涕一泡泪两行。
      文殊菩萨照例叹了口气:唉,善——呀个哉——好了、好了,小心鼻涕抹我一身!咱这锦斓袈裟可是好容易从慧能那个歪剌货那借来的,名牌哩,干洗一回很贵的……

      就这样,文殊菩萨把金蟾揣进袖子里,回到了西方世界,再次来到了如来佛祖的法座前。

      当时,如来正在释法,那还了得,眼见天舞 凤地涌金莲。在这等氛围下,顽石也被熏陶得活泛,频频舞蹈(比那道生法师可强的不是一点半点)。金蟾立刻漆瓶子脱了底一般,心里突地明了,失落懊恼不已。
      如来见状摇头:法实空渺,欲索得无;譬如探海,愈下愈黯……——看来,仍须放你一回,这次别做那虫蚁鸟兽了,层次忒低,再被人家算计,一筛网扣住了,还得劳我操心,干脆还去做人吧,万物之灵哩,也好少生那么多枝节。
      ——吁!真麻烦!!

      于是,阎浮世上,北宋神宗年间,江南会稽治下,一户人家诞生了一个男婴。这孩子生具灵根,半岁能言,两岁通文墨,五岁悟佛理,十七岁出家为僧(认定了,左右离不开当和尚),半世后辗转来到京口(镇江)金山寺做了主持,法号法海,是为法海禅师,便是金蟾又一世托身的驱壳。
      话头说到这里暂且压住,回头再说那条泥蟮。

      那泥蟮毕竟泥性难以褪尽,浮华世间又颇多诱惑,后来修行不免三心二意,使得它虽经几番幻焕,肉身始终不能脱离畜生形骸,最后只化作个丈二白蟒,还是个雌身,欲作人形还得依靠法术。这令它很不满意,饶是不肯尽力修行,还一心想着脱胎换骨。
      它后来就这样,一边行走天下,寻找血食,一边留意着,看有无一个近便的法门。
      某日,行至杭州西湖,在第五孔桥下殴架,打败了一条青鱼精(也是母的),收为随从,跟着它游历,这青鱼便是小青,倒也帮了它不少的忙。

      终于有一天,它俩遇到了许宣,觉得这小子眉清目秀,白白净净,命格不凡,若勾来受用,一来通晓人道助益修为,或许可早日达成心愿,二来也好品尝一番人伦之娱,岂不有趣!于是便引出来一段家喻户晓的故事(咱所述算是多个版本其一,和主流故事大抵相同),这个人人皆知不再赘述。倒是其间法海禅师的所作所为因何原因,总算是大白于天下了。
      —— 
      那法海既然下世历练,按照规矩自是抛却了前尘往事的记忆,兼禅根深固,修为深湛,一颗普化包存的心肠也如天雨润物,然而见到白娘子,心底不自觉地便升起一股怨怒来,好比电脑主板上ROM芯片上固化着的BIOS程序,抑或如沁入基因里的螺旋蛋白质分子组成形式,难以磨灭、分解,这咋解释!?或曰无名,其实有名,那便是,世间是没有无缘故的爱恨的,前番没做过不是,没伤害过他人,眼下便不怕有人菟丝子般缠扰自己不放,是本能基于隐恨的一种情态罢了。

      嘿嘿。


    评分

    参与人数 1文币 +10 收起 理由
    李听圃 + 10 鼓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6-2-17 23: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白间杂,古今肆意,有演绎编纂之能,借古喻今之妙。虽不乏古怪精灵之显,确有承袭古脉另辟新端之实。赏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6-2-19 09:4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9-20 22:40
  • 签到天数: 25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6-3-1 21:49:36 | 显示全部楼层
    稗官脞记,殊为有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9-7 22:14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3-4 21: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观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0 22:05 , Processed in 0.08387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