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原创] 婚说爱情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24 18: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肖凤翔把那女人带进房间就后悔了,那女人疯狂的撕扯着他的衣服,他才真正明白明白,许丝羽就算喝醉就也不会这样,自己想象她出轨只是自己思想龌龊,也是为自己想风流的思想找个借口而已,许丝羽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肖凤翔被那女人扑倒在床上,他想推开她,但被女人死死压住,女人愿意随便,男人不配合就是蠢了,说出去谁都不会信,就算相信了也会想,也许你某个地方有问题,更何况他压抑了太久,所以他没有坚持便湮没在欲海里。。
         直到完事后,他才真正后悔了,他斜靠床上,那女人满足的躺在她肚子上睡着了,他想,假如现在要是丝羽进来,那就万劫不复了,他刚刚想到这,丝羽真的出现在房间,他一度以为那是幻觉,因为进来的丝羽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他甚至以为自己是在梦里,他掐了一下大腿,很疼,知道是真的,他猛然坐起来,那女子头从他身上滑落,他忙起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赶忙又坐床上,丝羽说:“你穿上衣服,我累了,我们回家。”
        说完,她转过身,后面可能肖凤翔起身惊动那女人,那女人带着哽咽说:“老公,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许丝羽出去后,肖凤翔赶忙穿了衣服,拿了自己的东西,跑了出去,许丝羽不在店里,他跑到外面,许丝羽靠在他的车上,旁边一个行李箱,他看到许丝羽,这才放下心,走了过去,他想喊她上车,却看见许丝羽在无声的流泪,那眼泪像泉水般往外涌,他去抱她,许丝羽说:“别,脏。”
        肖凤翔不敢抱了,说:“丝羽,别哭了,哭得我心都碎了,要发泄你打我,打死我无怨。”
        许丝羽说:“你打开后备箱,我要放皮箱。”许丝羽一面说,那眼泪一直滴,滴得肖凤翔心里很难受,他想去帮她,知道她不会让他碰,只得随她,看着她放了箱子,盖好后盖,然后打开后门坐了进去,他也进了驾驶室说:“丝羽,听我接释好不好。”
        许丝羽说:“解释什么?解释你们做爱的技巧,解释她强迫你跟她上床,解释你只是一时荒唐?”
         肖凤翔还想说什么,许丝羽说:“你到底回不回去,不回去我另外找车。”
        肖凤翔只得开动汽车,许丝羽好像累了,蜷缩在后座上躺着,有低低的哭泣声,慢慢睡着了,在梦里,尖叫着:“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或说,爱一个人,为什么心会那么痛。”
        肖凤翔在前面听着,眼泪也出来了,开到半夜,他实在熬不住,他脱下外套盖住丝羽,休息了一阵,直到上午才回到他居住的小城,这时,许丝羽已经醒来,她把肖凤翔的外套丢开,看着熟悉的市容,她说:“我要回哥哥家。”
         肖凤翔把她送进小区,下车为她拿了箱子,想帮她提上去,她说:“你回吧,我自己来,以后什么都要学着自己来了。”
        肖凤翔说:“让我送你上去。”
    许丝羽说:“不用了,陪你走了这么久,我累了,也要学会一个人该怎么走了。”
        肖凤翔只得做罢,看着她拖着箱子,摇摇晃晃,他真想过去说:“老婆,有我别怕,我就是你的一片蓝天,或说,老婆来,靠我肩膀,我肩膀是你最安静的港湾。”虽然他能说到也能做到,可他再也不敢说这样的话了,因为他的蓝天给过别人,他的港湾也有别人停靠过,而许丝羽,不稀罕这样的港湾,她就是她,不一样的烟火。
        许丝羽敲门,开门的是小礼,许丝羽突然抱住小礼,放声痛哭,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压抑,在这一刻全部宣泄出来,罗小礼紧紧的抱住她,用手拍她后背说:“好了,到家了,好了,没事了。”
        许母过来说:“干嘛,干嘛,别揉着你嫂嫂,她有身孕。出去玩够回来还哭,凤翔呢,不是去接你了吗?”
        许丝羽不理母亲,对嫂嫂说:“我想吃面,要你下的面条,我洗完澡就来吃。”
        罗小礼说:“不就是想吃我下的面吗,至于哭成这样,去吧,洗了澡面条也就好了。”
        许丝羽放了旅行箱,然后洗澡,果然,她洗完澡嫂嫂端了热腾腾的面来,她感激的看了看嫂嫂,坐下吃面,妈妈和嫂嫂巴巴的看着她吃完,以为她会有话说,谁知,她只说了一句:“午饭不吃了,没吃晚饭别喊我。”
        做晚饭时,许竟说肖凤翔会过来吃饭,婆媳俩又多做了两个菜,果然,两人五点多就上来了,肖凤翔进了许丝羽房间,许丝羽还在睡,他也不敢喊她醒来,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直到喊他们吃饭许丝羽才醒来,发现肖凤翔看着自己,忙掩了掩胸口的低胸睡衣,看着肖凤翔红红的眼睛仿佛泛点泪光,她心有点疼,有点不忍,可只要想到酒店那晚和他跟闺蜜那晚,她就反胃想吐,她也想克服,也想原谅他,可她就是做不到,她说:“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肖凤翔赶忙出来,许丝羽穿好衣服走出来,惠子先看见了,喊:“姑姑,姑姑,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呀,爸爸都不跟我说,难怪今天这么多菜,姑姑,你看奶奶对你几好,你过来,我要你坐我旁边。”
        许丝羽看见惠子说:“姑姑本来还要玩的,想惠子了,所以回来了。”
        惠子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大人就会骗我们小孩,你是想姑父了才回来。”
        罗小礼说:“就你都明白,还不吃饭,哪有这么多话。”
        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惠子被妈妈说,不做声了,许母看着女儿女婿神色不对,心里也不开心,小礼想问,见惠子在,也不好说什么,一直等到吃完饭,小礼要惠子早早的睡了,这才都坐到客厅。
        罗小礼说:“翔子,你去的时候我们家小姑好好的在小镇等你,你也是高高兴兴去的,为什么回来变成这个样子。”
        肖凤翔突然很激动,有点哽咽的说:“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到了小镇,丝羽留信说不想见我,我很失望,也很沮丧,我去大厅喝酒,碰到一个喝醉酒的女人说他她老公和她闺蜜鬼混被她发现,她就出来报复她老公,我想我的情况和她老公差不多,我胡思乱想丝羽会不会和她一样,我就头脑一昏,就又做错事把她带进房间了。。。。。”
        罗小礼说:“你们男人,无论做什么,都会先为自己找好借口。”
        肖凤翔说:“我错了,我错了,丝羽是个好老婆,错都在我,我要有竟哥一半心胸,我就不会犯错。”
        许竟说:“丝羽也有错,对自己的男人要信任,有你这么留书试探的吗?你如果不搞这些,凤翔会做出这种事吗?婚姻之道,贵在相互信任,那阵子,你嫂嫂肚子里孩子出事,还有结婚时她前夫抱住我大腿胡说,我就一个信念,小礼爱的是我,就因为这个信念,我们才有今天的幸福。”
        小礼听丈夫说完,紧紧的贴在他肩头,幸福的五指相扣,是啊,如果没有许竟的包容,或许许竟心胸狭隘一点,就算他们能走到一起,恐怕心里也会有芥蒂。
        许丝羽哭了说:“哥哥,我也爱肖凤翔,我也想信任他,我也想和他和好,那晚我不是试探他,我只是想着要见面了有点胆怯,想逃避,后来,我想着我还是爱他,就勇敢的又回来,我真的不知道他会带个女人进房间,而且,那个房间是我给他开的,给我十个脑袋我也想不到他在接我的时候还会有心情和别的女人滚床单啊!”
         肖凤翔说:“丝羽,别哭了,是我错了啊!都是我的错,我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你原谅我这次,我可以发毒誓 ,我如若再和除了你之外的任何女人发生关系,我就。。。。。。”
        许竟赶忙制止他说:“住嘴,别发毒誓。”
        许丝羽说:“不要发誓。
        许母说:“我听半天,有点糊涂了,凤翔啊!你确实过分了点,丝羽,听妈妈的话,凤翔只得错了,你就该原谅他,你爱的是他,真的不一起过了你会后悔的,其实,原谅也是一种美德,如果想维持婚姻,维持婚姻里的爱情,那就必须有原谅,体谅,谅解,这日子才能慢慢过下去。”
        许丝羽说:“妈妈呀!我何尝不想原谅他,他和我闺蜜时我就想原谅他,可只要想到要和他在一起,和他同床共枕,我就会想起他们那一幕,我就会有想吐的生理反应,开始我还以为是怀孕,出去前到医院检查了,可惜不是,我在外面半年,就是想忘记,想克服,当我觉得可以克服了,可是他又。。。。。”
        罗小礼说:“小姑,慢慢来吧,毕竟你真心爱翔子,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圣手,那次,我前夫说要和我离婚,我又知道自己怀孕了,我顿时觉得天塌下了来,要不是碰到你哥哥,我只怕被车撞死了,至少,你现在的情况比我好多了!人生路漫漫,淡忘伤害吧,马伊利说得好,且行且珍惜。”
        许丝羽说:“礼姐,你说得好,且行且珍惜,哥哥,妈妈,谢谢你们,你们给了我爱也给了我信心,我尽量去忘记去珍惜,谢谢你们,凤翔,我们回家吧。”
        肖凤翔喜出望外,逐一向岳家人鞠躬,逐一说谢谢,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尽,他去牵许丝羽的手,许丝羽突然忍不住,一阵干呕,弄得肖凤翔非常尴尬,忙说对不起,许丝羽也忙说对不起,不是故意要那样,许家人看着想笑,想着笑不应该,幸亏他夫妇一前一后走了,不然会憋成内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9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6-1-25 00: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肖凤翔的行为可鄙,对自己放任到如此地步难以原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19: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洪帅走后,朱丽叶泼辣的性格改变了很多,也试着帮婆婆做点事情,买什么也抢着付钱,洪婶知道村里人都站罗家那边,看她热闹,现在是,婆婆接过来住着,从不说要她走,和媳妇关系也搞得很好,别人就是要看,也没什么给他们看,村里因为他们两家离婚又结婚热闹了大半年,等婚礼结束,两家都是圆满结局,没了话题,慢慢平静下来,洪婶因为欠了女儿一万,便又多种了几亩地水稻,每天就是田间管理,放水治虫,累得她够呛,别人还有老公帮忙,她只能一个人,还好有时候女婿看不过去,有空也过来帮帮忙。
        每次陈文章过来做事,朱丽叶分外热情,称肉打酒,帮忙做饭,让陈文章觉得,这个嫂嫂人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厉害,以前可能是害怕失去丈夫才那么使泼罢了,现在婚姻稳定了,加之人又生了下来,脾气自然好了。
        入秋后,天气没那么热了,朱莉叶预产期将近,洪帅赶回来做爸爸,偏偏那么巧,刚刚到家,朱莉叶就开始阵痛,于是叫了120送到医院,她的胎位不正必须剖腹产,还好洪帅带了钱回,交了钱,进行剖腹产手术,顺利取出一个女婴,孩子出来,首先失望的是洪婶,因为媳妇说过检查了是男孩,洪帅看着小孩,也皱起眉头,那孩子虽然不是很丑,但既不像妈妈,也不像他,他也不做声,陪朱莉叶进了病房,因为小孩初生,本也看不出像谁,再有,洪帅一直有怀疑,小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等小孩血型出来再说,到时候自然就明白了。
        朱莉叶看到孩子,完全吓坏了,那孩子不但是女孩,还特像她那个小男朋友,问题是,洪帅也看见过那男孩,知道她和那男孩来往过,难怪洪帅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在医院过得几天,那孩子得和她小男友越来越像,洪帅铁青着脸和洪婶说厂里打电话催他,就这样去了南方,害得洪婶骂:“老婆孩子还在医院就跑掉了,有这么当爸爸的吗?就算是个女孩以后还有机会啊!女孩不好吗?女孩比儿子还贴心。”
        洪帅不在,洪欣和妈妈轮流在医院照顾朱莉叶,朱莉从不埋怨洪帅,还好洪帅带了钱回,在医院住了十来天,回到村里,孩子做满月酒洪帅也没回来,朱莉叶心里有鬼,也不好说什么,还好有陈文章在,忙里忙外,尽心尽责,朱莉叶对这个妹夫真是感激不尽。洪婶也幸得有这女婿,地里家里,帮了不少,等到过了白露,谷子卖了,洪婶拿了钱去女儿那,洪欣不等钱用,打算把钱存市里去,刚好换季,她约妈妈一起去市里买衣服,妈妈犹豫着说家里晒了谷子怕下雨,不方便去,刚好陈文章在家,洪欣就要文章过那边去帮点忙,陈文章等她们母女上了车,才来到岳父家,岳父在房里,朱莉叶在厅了奶孩子,白白的奶子摆在外面,陈文章不免多看了一眼,偏偏这时,朱莉叶火辣辣看过来,他脸一红说:“妈妈和洪欣去市里了,我过来,看看有什么事做没?”
        朱莉叶说:“也没什么事,只是怕下雨要收谷子,你既然来了就坐,等妈妈回来再走。”
        陈文章进了岳父房间,朱莉叶抱着孩子出去称了肉,然后把孩子给妹夫抱着自己翻晒谷子,然后淘米做饭,中午奶了孩子,孩子睡了,她炒菜,奶奶去了二叔家,文章便烧火,看着朱莉叶利索的炒了几个菜,然后开饭,饭菜端上桌子刚刚吃,外面天黑了下来,两人留下岳父吃饭,赶忙抢收谷子,幸亏手脚快,谷子刚刚收拢,还在盖时,雨瓢泼般下起来,两人淋个精湿,赶忙跑到旁屋躲雨,朱莉叶穿的是件白衣,因为奶孩子,没穿内衣,被雨一淋,如同没穿衣服,文章看着她,呼吸突然急促起来,,紧贴身子的裤子起了变化,为避免尴尬,他赶忙转过身去,谁知,朱莉叶从后面把他紧紧抱住,陈文章想扳开她手,她抱得更紧了,于是,陈文章转过身来,把她压在了旁屋的地上,任外面雨流如注,惊雷滚滚,他俩淹没在激情里。
        洪欣跟洪婶等车停下,这时,雨已经停了,洪婶急急下车,看见谷子收好盖好了,这才松了口气,两人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屋,看见朱莉叶在奶孩子,文章远远的坐着看,洪欣说:“哎哟,文章,怎么换了哥哥的衣服,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吧!”
        文章脸腾的一下红了,朱莉叶说:“看你说的,妹夫那么老实,哪里干坏事去,刚刚和我收谷子,全身都湿了,我叫他洗个澡,换了你哥的衣服,他衣服在浴室,我可不敢洗。”
        洪欣说:“帮你家做事呢,衣服就该你洗,我要不来,难道他还提回家洗不成?”
       朱莉叶说:“对不起,你的衣服我或许可以洗一下,他的,不洗,怕你吃醋。”
        洪欣说:“吃什么醋,我家文章老实巴交的,送个女人到他怀里只怕他也不敢要,你看他,还没说话脸就红,哪会有女人喜欢。”
        朱莉叶看了一下文章说:“洪欣啊,你这就错了,越是看上去老实的人越不老实,我看啊,你可得看紧了!”
        洪欣说:“随他,只怕他没那本事。”
        朱莉叶见洪欣一问陈文章就脸红,怕露馅,她接过话茬,把这件事情混了过去,搞个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切都被洪叔看在眼里,原来,洪叔一直看着他们收谷子,淋湿躲入旁屋,偏他卧房能看见旁屋里面,他看着他俩在地上翻滚,知道自己就算过去也没用,更何况自己也不方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幕闹剧发生,不能,也不敢去阻止。
        人就是这样,像文章,和洪欣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像有免疫能力一样,一直没做过对不起洪欣的事情,但自从偷腥成功之后,两人只要有机会,便会在一起,奶奶去了二儿子家,洪婶一出门,他俩就偷情,完全当洪叔透明,有一次,洪叔再也忍不住闯了进去,文章吓得魂飞魄散,穿了衣服就逃,朱莉叶敞着胸对公公说:“你要,有本事就上,不然就滚,别坏老娘好事,你那死鬼儿子不回家,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在外面鬼混,难道老娘就该守活寡?你不怕你女儿离婚你尽管出去说去。”
       朱莉叶说完,泼了过来,洪叔气得浑身发抖,倒退出来,洪叔也是老江湖,阅人无数,但像朱莉叶这么豪放的还真没见过,他那里想得到,朱莉叶也是破罐子破摔,洪帅知道她生的孩子是别人的,如何还会把她放眼里,只是他家多事之秋,不想让村里人看笑话罢了,才没赶她走,她也知道这一点,她联系过孩子的父亲,却联系不上,一个年轻女人,既然知味懂味,如何耐得住寂寞,偏偏丈夫那边也没了希望,刚好那场大雨成就了她和陈文章,她还不死死抓住这根稻草。
        陈文章虽然偷情,每次都觉得对不起洪欣,但每次朱莉叶一召唤便去了,就像食毒上了瘾,被岳父撞破后,他吓个半死,虽然事情并没捅破出来,他再没胆量去干那坏事,朱莉叶约了几次,他都拒绝了,朱莉叶如何会甘心,见他总是不理,猛然微信把他裸照发了过来,文章正和老婆在同学群抢红包,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赶忙答应明天过去,朱莉叶才作罢。
        在婚姻的爱情里,男人和女人如果没出轨,就像猫不知道鱼的滋味,一旦出轨,那就欲罢不能,夫妻,有时候并不是不爱了,只是外面的世界诱惑,变数太多,让你防不胜防,如果有预防针打,我相信,大多数人还是愿意打一针,可惜没有,所以,我们要学会谅解,要学会包容,要多沟通,要多关心,要提高警惕,要捍卫保护好自己的爱情婚姻和家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19: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文章虽然答应去会朱莉叶,但也不敢贸然行动,就算是岳母不在家,只要单独和朱莉叶在一起,他总觉得后面有双眼睛看着自己,而且,每次看见岳父他都不敢直视岳父的脸,总觉得岳父的眼神仿佛会吃了自己,如果能够,他还是很想和朱莉叶断开这种关系,文章职业是道士,本身给人一种神秘感,加上长得又帅,在乡下,很多像朱丽叶这样老公常年在外的,不乏有人打他主意,但他和洪欣感情很好,家庭也幸福,要不是那次特殊的环境,他不可能和朱莉叶发生关系的,朱莉叶是自己老婆的嫂嫂,他和洪帅关系也好,再说,朱莉叶长得很一般,只是哺乳期内,某个地方特别一点而已!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一场大雨,那场大雨让他迷失和湮灭在孽海情缘里。
        朱莉叶心急如焚的想和文章私会,她想告诉他,自己怀孕了,可婆婆一直在家,不曾有过机会,她甚至铤而走险去文章家,洪欣虽然在镇上上班,文章父母在家,见她去总是陪着她聊天,反而说话的机会也没,后来她甚至生气,文章才不得不制造机会见面。
        那天本村故了一位老者,儿子女儿都在外面做生意,疏于照顾老人,老人死了两天才被邻居发现,一时间,儿子媳妇,女儿女婿良心发现,生前没有孝顺,死后就得风光体面一点,他们都有钱,心也齐,为老者大操大办,把葬礼搞得热热闹闹,还特意请了市里剧团唱大戏,高价请了乐队,于是文章早早怂恿父母岳父岳母老婆前去看戏,洪婶想着媳妇是外地女孩,没见过这么大场面,邀她一起去,连洪欣也说帮着抱人,       朱莉叶说:“自己不舒服,那地方太吵,对小孩不好,婆婆和小姑尽管去玩,我在家没事。”
        洪婶只得和洪叔坐上女儿摩托车,前去那里看热闹,一到那里果然人山人海,多远都有人赶来看戏,因为文章在那做法事,早早占了极好的位子给他们,客人观众多,要唱戏,文章他们早早做完了法事,他来到老婆那说要回家洗澡,看着自己父母带着儿子和岳家的人看得津津有味,他赶忙出来,赶去岳家和朱莉叶私会。
        文章赶到岳家,朱莉叶早已等在那儿,两人久未亲热,干柴烈火,一点就着,两人那么大动静把小孩都吵醒,朱莉叶只得又哄孩子,那文章也不管她,只是大动,孩子睡去,朱莉叶也不敢大声叫唤,两人尽兴之后,朱莉叶躺文章怀中说:“你这个没良心的,离上次我们已经一个月没亲热了!”
        文章说:“你知足吧,要想长长久久就不可能朝朝暮暮,我们又不是夫妻,上次被岳父撞见吓个半死,还好岳父本来就是一个风流成性的人,什么都看得开些,所以才没说出来。”
        朱莉叶说:“原来爸爸这么厉害吗?我怎么没听洪帅说过。”
        文章说:“你猪啊!儿子怎么会说爸爸,你别看爸爸五十多岁,没中风前风流倜傥,又是礼生,跟白面书生似的,村里村外很多女人和他有关系,甚至有二十多岁的女人也买他帐。”
        朱莉叶说:“什么是礼生,他有这么厉害吗?你怎么都知道。”
        文章说:“礼生就是在葬礼上写挽联,写祭文的人,岳父高中毕业,祭文写得极好,嗓音好,腔板好,人又长得帅气,方圆几十里都请他呢,要不是中风,他生意可好了,我也是这个行业,自然知道一些。”
        朱莉叶听了悠然神往,文章看她那样子说:“听说岳父还打过以前媳妇的主意,不知道有没有打过你主意。”
        朱莉叶捶文章胸膛说:“你坏死了,看样子你也打过罗小礼那个不要脸臭三八的主意。”
        文章说:“晕,她才没你那么骚呢!”
        朱莉叶生气了说:“我有多骚,我有多骚,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玩了我们女人,还要骂我们骚。”
        她说完,把文章压身下捶打,文章一个翻身,又把她压在下面,两人想着那里没有两三个小时不会散戏,更是毫无顾忌玩得尽兴。
        洪叔洪婶陪着亲家看戏,没过多久,洪叔说没意思,吵着要回家,洪欣对爸爸说:“要不妈妈看戏,我送您回家。”
         洪叔不肯说:“这有什么看头,回家,一起回家,不然洪欣要送几次。”
        洪婶只得站起来说:“唉,亲家,你看看,我就是这命,想玩会儿都不行,你们看,我们回家了,等下叫洪欣来接你们。”
        陈叔,陈婶说:“好,亲家,亲家母好点走,我们再看会儿,洪欣,你送了你爸爸妈妈如果不想过来了就别过来了,我们走回家,也不远,免得你来回走。”
        洪欣说:“看看再说吧,如果不来了我就会打电话,虫虫,跟妈妈回家呗!”
        虫虫说:“不,妈妈,明天不用读书,我等下跟爷爷奶奶回家,好看呢!”
        舞台上正在表演河南杂技,虫虫看得津津有味,洪欣和洪叔洪婶出来,载着他们往家走,快到家时,撞见村长,村长拦住洪欣说:“洪欣,家里有事,我老婆还在看戏,车也骑走了,手机也没带,你把车子借我用一下。”
        洪欣和爸爸妈妈下了车,把车子给了村长,三人进屋,洪欣还要等村长还车回来,刚刚到得厅屋,就听见宝宝在哭,媳妇房门虚掩着,洪叔进了自己房间,洪婶赶忙和洪欣进了房间,想看看宝宝怎么哭得这么厉害,她俩发现宝宝在小床里哭得嗓子都嘶哑了,只见床上一男子光着膀子在那大动,听到门响,一回头,看见洪欣和洪婶,赶忙用被子盖住自己。
        洪欣已然看清,但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冲过去,猛然掀开被子,文章在那簌簌发抖,洪欣眼泪一下盈满眼眶,她想说,想叫,想吵,但一个是自己丈夫,一个是自己嫂嫂,闹起来,有什么意思,她转过身,猛然冲了出去,刚好村长还车,她接过车,也不说话,骑了就跑,村长还楞了半秒,却看见洪婶喊着洪欣追了出来,洪欣哪里还有影子,村长问洪婶怎么回事,洪婶嘴里说没事,脸色惨白得像一张纸,她恨自己,恨自己对小礼克薄,主张儿子带朱莉叶回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终于在心里承认,自己害了儿子,也害了女儿,如果有后悔药,她想要小礼回来,她一定会做一个合格的好婆婆。
        陈文章见老婆和岳母出去了,赶忙穿了衣服出来,听到村长在那喊:“洪婶,你怎么了,洪婶,你快醒醒,洪婶,快来人啦!”
        陈文章赶到外面,洪婶倒在地上不醒人事,陈文章赶忙打了医院120,他再打老婆手机,手机却关机了,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28 10:41: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眨着眼睛的鱼 发表于 2016-1-24 18:56
    十四



    此男人混蛋,女人心太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28 10:49: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眨着眼睛的鱼 发表于 2016-1-26 19:04
    十六



    出轨上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89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28 14: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30 19: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罗小礼躺在床上,俩夫妻也没看电视,捧着手机抢红包,罗小礼时不时发出尖叫声,要是抢到了十元的红包,丢了手机要在许竟身上擂一阵,然后捧他脸亲一下,以示特别兴奋,许竟会轻轻的抱抱她,心里充满幸福感,结婚之前,罗小礼怀着洪帅的儿子,他没有感觉不好,但现在怀的是自己的孩子,感觉还是不同一些,他很喜欢抱住罗小礼,把脸贴她肚子上,他感觉到生命是如此神奇,幸福是那么容易拥有。
    客厅里没有了电视声,许母带着惠子睡着了,许竟于是说:“小礼,睡吧!别玩了,我们的宝宝也要睡了。”
        罗小礼撇开许竟说“别吵,现在他们发大红包,一个红包有一块多,我还抢一会儿。”
        许竟干脆把自己手机关机,看老婆抢红包,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那号码虽然没显示名字,但罗小礼一下看了出来,她跟许竟说:“是洪帅打过来的。”
        许竟说:“你接啊!这么晚说不定有什么事,哎哟,我突然肚子疼,要上厕所。”
        罗小礼知道他的意思想避开,她说:“阿竟别走,没事的,不要避开。”
        罗小礼拉住许竟,按了手机免提,洪帅在电话里很急说:“小礼,快去医院,我妈妈也中风了,我妹妹离家出走了,只怕医院没人照顾我妈妈。”
        罗小礼说:“怎么会这样,出什么事了?”
        洪帅停了一下说:“我妈妈和我妹妹发现文章和朱莉叶在一起,对不起,小礼,我赶不回来,也不知道找谁,求你帮帮我。”
        罗小礼看了一眼许竟,许竟点点头,罗小礼说:“好,我和许竟去医院看看,你别急,应该会没事的。”
        罗小礼和许竟穿好衣服,罗小礼已经五个月了,肚子很明显,走路有点不方便,许竟很小心在她左右,两人出了门,许竟开车,罗小礼赶忙打洪欣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想想她的状况和自己当初一样,很是担心,却也没有办法,两人很快到了医院,刚刚想打电话给洪帅看在几楼,迎面文章焦急的走了过来说:“礼姐,妈妈在六楼五病室,你快去,没办法,我要去找我家洪欣,我怕她有事。”
        罗小礼还想说什么,陈文章出了医院,骑车走了,罗小礼和许竟上了楼,进了病房,洪婶躺在床上打点滴,看见罗小礼,眼泪刷的出来了。
        罗小礼过去说:“没事的,您别急,洪欣不会有事的,她处理事情一直比较冷静,不会有事的。”
        洪婶看着许竟,想说什么又不语了,罗小礼说:“许竟,你去看看医院费用够不够,去买些日常用品过来。”
        许竟答应一声出去了,洪婶一把拉住罗小礼说:“小礼啊!妈妈错了,妈妈对不起你,这个家是妈妈亲手弄成这样,我好后悔啊!”
        罗小礼说:“我现在过得很好,他们也很疼惠子,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的。”
        洪婶说:“我一生好强,娶了你这么好的媳妇还不知足,都怪我,现在,不但害了儿子,还害了女儿,我好后悔啊!”
        罗小礼说:“这也不能全怪你,有些东西,注定了的,天意如此,没办法的,现在爸爸在家不能自理,您不要想太多,要快好起来才好。”
        洪婶说:“可我担心洪欣啊!那狐狸精,不得好死,连妹夫也敢勾搭,我对她可比对你那时候好多了,可她还这样,小礼啊!是我没福气,不配有你这么好的媳妇啊!。”
        罗小礼说:“您别这么说了,好好养着,洪欣和我关系好,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洪婶还想说什么,许竟回来了,只见他提着大袋小袋走了进来,罗小礼说:“你刚刚问了医生没,洪婶到底怎样。”
        许竟说:“没事的,医生说过两三天就可以出院,我刚刚缴足了费用,日常用品也都带来了,医生说,洪婶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你怀着孕,我们明天再过来看洪婶好不好。”
        洪婶说:“小礼,你先回家,大着肚子也不容易,明天就别来了。”
        罗小礼站起来说:“那您先休息,我明天再过来,洪欣的事您放心,我会放在心上的。”说完,两人走了出去。
        两人离开之后,旁边病友说:“大姐,你儿子媳妇蛮孝顺的。”
        洪婶一听,满脸绯红,是啊,媳妇原来是很孝顺她,可惜她不知道珍惜,为了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他逼迫儿子离婚,她不明白当时是怎么了,这么好的媳妇自己就是看不出来,总还嫌着。
        陈文章把岳母交给罗小礼夫妇后,去了洪欣厂里找她,但洪欣不在厂里,他又打电话到洪欣玩得好的同事家里,谁都没有见过她,亲戚家也没有她的踪影,直到凌晨,他才回到家,疲惫,沮丧,懊悔占据了他整个身心,他刚刚下了车,车还没停好,陈叔拿扫把劈头就打,边打边说:“洪欣哪里就对不起你了,你越发出息了,要嫖外面嫖去,你偏要丢人现眼,去嫖舅子嫂,你让洪欣脸面何存。”
        文章跪倒说:“我错了,爸爸,我也不想,可朱莉叶威胁我,我没办法啊!”
        陈婶见陈叔不住手,怕打坏儿子,拉开陈叔说:“他爸爸,你歇歇气,别气坏身子,文章啊!现在社会是不比以前,男人就算不馋嘴也有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勾三搭四,说来有些也是没办法,丈夫一年四季在外面,这样的人多,你谁不好勾搭,偏勾搭舅老爷老婆,现在你怎么收场啊!”
    陈叔越想越气说:“你老婆哪点不好,家里安安宁宁,她孝顺我们,持家有道,要是她要和你离婚,孩子没妈不说,你只怕和你舅子一个下场,你要是找那么一个女人回来,你也别想进我门,我可不是你岳父岳母,我只承认洪欣是我儿媳妇,你敢带人回来到时候我一起赶,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虫虫这时被吵醒,出来看见爷爷在打爸爸,哭着拉住爷爷说:“爷爷不要打爸爸,爷爷不要打爸爸。”
        陈叔被孙子拉住,恨恨的丢下扫把,坐在椅子上叹气,虫虫去拉爸爸,文章跪着没起来,虫虫说:“爸爸别哭,老师说做错事情可以改的,我去喊妈妈过来,妈妈一说话爷爷就不生气了,爸爸就可以起来了。”
        原来昨晚虫虫和爷爷奶奶看完戏回来,就没回爸爸妈妈这边,跟爷爷奶奶睡了,要不是文章打电话回来问,陈叔陈婶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虫虫要去喊妈妈,陈婶拉住说:“妈妈上班去了!”
        陈叔见外面大亮了,对文章说:“畜生,你跪着有什么用,还不出去找洪欣。”
        文章起来时,由于跪得太久,一个踉跄,陈叔条件反射的扶住他,见他站稳,又用力甩开了他,文章看了下父亲,往外就走,陈婶说:“等下,吃点东西再去找,也有力气些。”
        文章只得坐下,继续拿出手机询问那些没有问过的地方,陈叔陈婶赶忙下面条,等面条好了,文章刚刚坐下,外面就有人高叫:“陈文章,你给老娘出来说清楚,老娘如今怀了你的儿子,你打算把老娘怎么办,你不跟老娘一个交代,老娘可不是吃素的。”
        陈叔,陈婶听着外面的嚎叫,又说着普通话,自然朱莉叶,他们看了看儿子,气得浑身发抖,两人叫文章带着儿子在屋里别出去,他们走出院子,到外面一看,朱莉叶叉着腰挺着并不显的肚子在那趾高气扬开骂,旁边站了好些人。
        原来,昨晚闹剧发生后,洪帅就打了电话回来,要和朱莉叶离婚,要她滚,并且说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和电话,朱莉叶打电话给那个男人,只说在娘家生了他的孩子,那男人答应说如果孩子是他的就和朱莉叶结婚,但如今朱丽叶又怀上了文章的小孩,心里没了主意,不知道那男人的话可靠不,而肚里的孩子实实在在是文章的,不怕他不承认,可她也不能确定文章为了孩子会不会和洪欣离婚,如果不离,她又该怎么办?整个晚上她都犹豫不定,今天早上,她等着孩子睡了出去吃早餐,谁知他们的事村长知道了,回家和老婆一说,然后全村都知道了,早餐店里村里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低声的说着本地话,她虽然听不懂,知道昨晚事情已经曝光,她脸上无光,吃了面赶紧回家,可家里院子大门已经被反锁,原来这是她公公见她出了门,赶忙反锁,意思不让她再进去,她见很多人看着她,脸上挂不住,她在门外破口大骂,他公公躲在屋里就当没看见,而那些看热闹的假意劝劝说说,越说朱莉叶越上火,反正和洪帅婚是离定了,她决定干脆去找文章,如果文章也翻脸,她就在村里闹个天翻地覆,然后带着女儿投奔女儿的父亲,她打定主意,便向文章家走去,那些三姑六婆假意劝说,目的只是一个,跟着她一起去看热闹,于是,村里的人或远或近,紧跟朱莉叶,浩浩荡荡往陈家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30 22:13: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眨着眼睛的鱼 发表于 2016-1-12 19:12
    罗小礼从饭店出来,对生活又充满幸福和希望,见到许竟后,两人开始回忆高中的生活,她冷静下来,向许竟坦白 ...

    虫虫说:"怎么没下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89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31 10: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洪婶现在后悔也晚了,好在罗小礼识大体,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文章和朱丽叶又整出这一出,这家人真够闹腾的。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31 19: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听到外面朱莉叶的叫嚣,陈叔和陈婶走了出来,陈婶恨透了儿子不争气,什么女人不好勾搭,偏去勾搭老婆的嫂嫂,现如今农村留守女人多,一年到头都难得见丈夫一次,自己儿子又帅,什么女人没有,他都能把持住,偏偏就被那外地女人勾了魂,还和她有了小孩,如果是别的女人,洪欣定然不会生那么大的气的,也不会那么痛苦,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嫂嫂勾搭成奸,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嫂嫂,你让她情何以堪。
        陈婶夫妇来到外面,看到黑压压一片看热闹的人,她反而冷静下来,准备迎战,她不可能让这种道德败坏的女人进自己家门,她可不是洪欣妈妈,没点见识,到头来搞得家里鸡犬不宁,她可没这么笨。
        朱丽叶看到陈家出来人,泼上去说:“陈文章,你这窝囊废,你搞大老娘肚子,现在躲在屋里做缩头乌龟,你给老娘出来,你不给老娘个说法,老娘绝不放过你。”
        陈婶原先也在外面打工,颇会说几句普通话,她说:“你哪来的骚货,臭女人,死三八,来我家撒什么野,我这是任你胡来的地方吗?你给我滚!”
        朱莉叶说:“你凭什么骂我,你儿子搞大我肚子,我不该他负责任吗?他躲在里面不出来,算什么男人,我就要在你家闹个天翻地覆,不给我个说法,我是不会走的。”
        陈婶说:“谁搞大你肚子你找谁去,别到我家里来撒野,我家也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只有一个儿子,也只认一个儿媳妇,洪欣是我的媳妇,这个家也是她的,什么香的臭的敢往家里来,媳妇心软我可不心软,竖着进来我让她横着出去。”
        朱莉叶说不过陈婶,对着里面哭着大喊:“陈文章,你这个没良心的,当时我不肯呢你硬要,如今你搞大我肚子就不负责任了吗?陈文章,你给老娘出来。”朱莉叶说完往里硬闯,陈婶一把拦住,推了一下,朱莉叶干脆躺在地上撒泼说:“陈文章,你这没良心的,肚子里的孩子你真的不要了吗,他是你的骨肉啊!我要是打了孩子,你难道不心疼吗,陈文章,你的心是铁打的吗?你出来呀!”
        三姑看着朱莉叶哭得凄惨,去扶她,哪里扶得起,她对陈婶说:“陈嫂啊!你不能这样无情,再怎么样,她毕竟怀着你孙子,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你心里过得去吗?”
        陈婶说:“她三长两短关我什么事,谁搞大的她找谁去,我这个家是我媳妇的,洪欣嫁到我家,勤俭持家,快十年了,我们婆媳从未红过脸,这个家能有今天,洪欣功不可没,我也没个女儿,说来我这个媳妇只怕比别人的女儿还强些,我们想不到的,她想到了,我们做不到的她做到了,我已经把她当成我们最亲的亲人,至于那不争气的东西做过什么,他自己承担去,在外面买房也好,在外面藏娇也好,反正这个家是我们洪欣的,我只承认这个媳妇,只要她不说走,这个家永远是她的。”
        突然,一个人冲过来,一把抱住洪婶,放声痛哭,嘴里喊了一句:“妈。。。。”所有的委屈都发泄了出来。
        冲出来的人原来是洪欣,昨天晚上,当她看到文章和嫂嫂滚在一起,脑袋顿时一阵空白,要是别的女人,或许她还能大闹一场,可这里是她娘家,床上的人一个是她嫂嫂,一个是她丈夫,她又能怎样,吵出来,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是让村里人再次看家里笑话而已,她踉跄的跑出来,刚好村长还车,她骑车在河堤一阵狂奔,到了一僻静处,她丢下车子,跑到河边,放声痛哭,她终于明白嫂嫂在接到哥哥要离婚的电话时的心情,那时,绝望和恐惧一定占据了嫂嫂整个身心,嫂嫂还好,也许是她人好,老天都帮她,让她遇到了初恋情人,偏偏那初恋情人还是那么执着的爱着她,他还有一颗包容善良的心,才使嫂嫂从绝望中走出来,嫂嫂有一个那么疼她包容她的男人,我该怎么办?我和文章从小青梅竹马,他就是我的一切,如果失去文章,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生活,该怎么活下去,她和文章感情很好,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彼此会离开,更不用说离婚,看到文章和朱莉叶那一幕,她只觉得天塌了!海也枯了,石也烂了,她真想一头栽进河里,那样一了百了,不用想,不用伤心,不用痛苦,也不用绝望,可她心有不甘,不是我的错,为什么后果要我承担,她要去问文章,去问他十万个为什么,再说,就算这些东西全部可以丢弃,但虫虫她无论如何放不下,她不可能让虫虫生活在朱莉叶的淫威下,她要抗争,她要争取,就这样,这些事情一直在她脑海里翻滚,直到东方太阳升起,她才发现,自己完全被露水打湿,她站起来,心里说:“回家去,该逃避的不是我,而是他,”
        她上得岸来,摩托车好好立在马路上,原来自己昨晚那么冷静,情急之下还能立好摩托车关了锁,其实,洪欣本来就是一个淡定的人,要不是事情太突兀和不可想象,她不会冲动到想自杀。她骑上摩托车,她想到,村里一定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便带了头盔,往家赶来,她怎么也没想到朱丽叶还敢闹上门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直到婆婆说出那番话,让她很感动,于是,她过去紧紧抱住婆婆,委屈得放声痛哭。
    陈叔看她全身湿了,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又不善于口战,忙拉洪欣说:“闺女,快进去换衣服。”
        这里朱莉叶看见洪欣婆媳情深,知道自己无望,她冲着里面喊:“陈文章,你这王八蛋,你不肯出来是吧,老娘去公安局告你强奸,跟你来个鱼死网破,陈文章,你这畜生,你到底出来和老娘说清楚,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陈婶见媳妇回来,很是欣慰,她说:“你告去,最好把他抓起来,我不会教儿子,让国家教去,到时候你挺着肚子送饭,我只当没这个儿子,随你们怎么胡来。”
         陈婶说完,嘭的一下关了院子门,上了锁,走了进去,朱莉叶抓住大铁门,凄厉的喊着:“陈文章,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我肚里怀着你的孩子,你真不要他了吗?你对我说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假的吗?你怎么那么残忍啊!陈文章,你出来呀!”
        朱莉叶喊着,泪如雨下,她喊得嗓子嘶哑了,无力的坐了下来,走到现在,她对男人终于彻底绝望了,原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他追你的时候,你是他心爱的女生,没有得到你之前,你是他的女神,只要你和他上了床,你立即降为他的女人,女人之前,他对你呵护备至,当你成为他的女人,身份完全变了,你只是他的附属品而已,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如果他厌恶你了,你就成了八婆,臭女人,看你都是一脸厌恶。
    她十六岁出来打工,认识了第一个男友,经历了这些转变,她对前男友没了安全感,于是又跟了年龄大很多的洪帅,同时旧情难舍,和前男友藕断丝连,她哪里知道,两个男人都是好玩的心态,直到意外怀孕,她和前男友一说,前男友立即人间蒸发,她只能死抓住洪帅,要不是洪帅偶尔和他妈妈说起,他妈妈死活要那个孙子,洪帅哪里肯带她回来,她一心想着和洪帅一辈子算了,谁知小孩生出来,洪帅发现小孩不是他的,自然,她的这个如意算盘也落空,还好她又抓住了陈文章,陈文章是个老实男人,人又长得帅,她觉得他不错,于是故意和他怀上孩子,原想着老实男人能搞定,没想到老实男人却一个缩头乌龟,太让她失望了,怀了别人的孩子洪帅不要她还说得过去,但现在连陈文章自己孩子也不要,这太让她失望了。
        陈家的人进了屋里,没戏看了,那些看客也慢慢散去,朱莉叶慢慢起来,走到马路边,上了班车,然后一个人去医院打了孩子,看着那已经成型的孩子,是个男孩,她默默的在心里说:“孩子,不是妈妈不要你,是你狠心的父亲作孽,是他不要你,你要恨就恨他吧,妈妈和你一样,一起恨那些虚伪不要脸的男人,妈妈要坚强起来,要让这些曾经伤害过我的男人都还回来,他们怎样让我受的痛苦,我要十倍奉还给他们。”
        朱莉叶心里想着,眼里露出残忍的光芒,她决定先和洪帅离婚,然后带上小孩去前男友那,三个男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2-1 19: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洪欣和公公进得屋来,看见陈文章坐在那极度痛苦和纠结,朱莉叶说到孩子,他心中有愧,后悔自己的犹豫不决和荒唐,不但害了朱莉叶,也害了洪欣,他一直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妥,本着拖一天算一天的心情一直搞到今天这种不可收拾的局面,他也想站出去,也想去承担一个男人和父亲的责任,可他害怕,害怕失去今天所拥有的一切,他知道只要一出去,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回头,所以,他只能躲在屋里,听着朱莉叶撕心裂肺的哭喊,他的心一阵一阵的疼痛,但他还是选择逃避,不敢面对。
        洪欣进来,也不理他,径直进了卧房,朱莉叶还在外面哭诉,一字一句,钻心入肺,他听得出朱莉叶的绝望,但他不敢背叛,他不可能不要父母妻儿,也不可能和朱莉叶远走他乡,他初中毕业就学了道士,别的一窍不通,他只能扎根在这里,外面的世界他觉得很陌生,直到朱莉叶走了,他还雕塑般坐在那里,还是陈婶过去推了一下,指了指房间,他才下意识起来,回到房间。
        房里,洪欣刚刚洗完澡进来,看着婚纱照在那默默垂泪,文章走过去,一下跪在她面前说:“洪欣,对不起,我错了!”
        洪欣只是哭,也不理他,他抓住洪欣腿说:“别哭了,都是我的错,你说怎样就怎样,只要你解气就行,你只是哭,你妈妈还在医院呢!我昨天只缴了两千元,也不知道够不够,我们过去看看才好。”
        洪欣说:“看你都做了什么,我家都被你害惨了!哥哥被你害得再次离婚,如今这样,谁还敢嫁给他,爸爸中风,妈妈也这样,一个好好的家就毁在你手里。”
       文章说:“我也不敢争辩,但我说的是事实,还是那时你妈妈还我们家的钱,你们去市里玩,要我去你家帮忙做事,那天大雨,我和她收完谷子两人全部被雨淋湿,进旁屋躲雨,她抱着我不放,事情就发生了,再后来我想和她断了关系,谁知被她拍了裸照说是要发给你,她威胁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屈服于她,哪知道会怀上孩子。”
        洪欣听了陈文章一说,知道所说不虚,自然是朱莉叶起了心机,引文章上钩,想到这里,心便软了下来,说:“我最讨厌男人跪了,你还不起来,只是网上说,不能原谅做错事的男人,你原谅一次,他知道你终究会原谅,就会有二次,三次。”,
        文章起来,搂住妻子说:“我哪有那胆子再犯,爸爸妈妈都帮你,众叛亲离的滋味不好受。”
        洪欣说:“这可是你说的,你要再犯,我是不会原谅的,你们男人我也看透了,没一个好东西。”
         文章搂住洪欣说:“好老婆,我保证不犯了!这世界上,你才是我最亲的人。”
        他说完就去亲洪欣,把她按倒在床上,洪欣心里一凉说:“去去去,妈妈还在医院,谁还有心情跟你这个,先去医院看妈去。”
        说完,她推开文章,脸上有了厌恶之色,从她此和文章也有了隔膜,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
        原来,她见文章和她亲热,突然想起刚刚朱莉叶凄惨的叫声,她有点茫然和想不通,男人为什么可以这样,刚刚一个女人为了他怀了孩子觅死觅活,转眼间他仿佛忘了这件事情,又要和她亲热,男人原来如此无情,想到这,她一阵心寒,那里还有心情做爱,所以提出要去看妈妈,她哪里想到,文章要和她亲热只是想取悦于她,刚刚朱莉叶凄惨的哭诉犹在耳边,他如何有心情做爱,老婆说要去医院,他赶忙准备,两人骑了摩托往医院而去。
        洪帅赶到医院时是中午,他看到一个男人送饭给自己妈妈,是用不锈钢饭盒送的,两个炒菜一个汤菜,送饭的其实是许竟,罗小礼晚上和他回家时说过要来送午饭,许竟怕老婆辛苦,说在店里做了送过来,洪婶有点过意不去说:“你不用送饭的,我自己能走动,可以下去吃饭。”
        许竟说:“外面花钱也不好吃,小礼叮嘱我一定要送的,我反正没事,您不需要放在心上。”
        洪婶认真吃饭,许竟一转身,洪帅站在后面,两个人都有点尴尬,还是洪婶反应过来说:“还不谢谢小许,亏了有他夫妇呢!你在外面招惹回的是什么女人,害死你妹妹了!”
        洪帅说:“妈妈你别说了!我回家就是和她离婚的,她生的孩子不是我的,我帮她找到那人了,也算尽到我责任,只要她走了就好了!”
        许竟不想听他们隐私说:“你回来就好,我店里还有事,我先走了!饭盒先放这里。”
       洪帅让了让说:“谢谢你,许竟,也谢谢小礼,许竟,你和小礼都是好人,所以才会走到一起,谢谢你们照顾我妈妈。”
        等许竟出去,洪婶才说:“你说她走她就会走吗?如今,她不但和你妹夫不清不楚,还怀了你妹夫的孩子,只怕她不会轻易罢休,可怜你妹妹不知道怎样了!”
        洪帅说:“怎么会这样,朱莉叶也太过分了,妈妈,您不用操心,这事我来处理,你好好养病。”
        这时,洪婶吃完饭,洪帅去厕所洗碗,偶尔忘向窗外,见有人在医院入口处争吵,他看一下低头洗碗,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再次看去,发现争吵的是朱莉叶还有妹妹妹夫,他赶忙丢下碗筷,跑下楼去。
        原来,朱莉叶下了公交车,由别人指点找到医院,刚到院门口,她便看见文章和洪欣在那停摩托车,她偷偷过去,趁文章不注意,一把抱住他胯部,叫起来说:“你这个没良心的畜生,搞大我肚子,要我一个人来医院打胎,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啊!”
       她这一叫,院子里本来人多,都围过来看热闹,洪欣一下懵了,文章却不敢乱动,毕竟朱莉叶怀了孩子,她打掉孩子没事,如果是自己弄了她的下来,这问题就大了。
        朱莉叶看见人越来越多,声音更大了,她说:“你们评评理,这个男人,知道我丈夫不在家,天天来我家,如今他搞大我肚子,就不管我了!你们说说,这个男人有没有良心。”
       她这一说,众人都明白了,婚外情,偷情,还有奸情,这不是有热闹看了吗?没人去理他们的事情,更多人是看客,边用手机送上网边关注事态发展,微信圈立刻热闹起来,有点赞的,有讨论的,还有赶过来的。
        洪欣去拉朱莉叶说:“嫂嫂你起来,哥哥回来了,你有什么跟哥哥说去。”
       朱莉叶说:“我跟谁说都没用,你哥哥要跟我离婚,你男人搞大我肚子就想开溜,你们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今我怀了他的孩子,自然找他负责。”
        事情这么复杂,观看的人越来越多,你一嘴他一嘴的,洪欣羞得满脸绯红,退了出来,这时有人拉了她一把,她一看,是许竟,她看到许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许竟说:“走,先去你妈妈那,让她闹,去把你哥哥叫下来,他或许有办法。”
        许竟拉着她往楼上走,迎面看见哥哥,她哥哥喊她,她也不理,径直上了楼,洪帅赶了过来,一把拖起朱莉叶说:“你疯什么疯,跟我来。”
        朱莉叶说:“你反正要跟我离婚,你别管我,他搞大我肚子,我不会放过他的。”
        洪帅说:“你别缠着他,我不和你离婚就是,反正你第一个孩子也不是我的,我也不在乎这一个也不是我的,我都养了,行了吧!”
        朱莉叶站起来说:“你这话可是真的。”
       洪帅说:“缘由我起,随我而息,什么我都不在乎了,只要你愿意,我们在一起,我随你去你家乡,再那落户,一起生活,我要是再折腾,不但害了我妹妹,只怕爸爸妈妈都会被我害死,为了他们,我愿意。你说怎样都行。”
        朱莉叶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放开文章,走过说:“洪帅,我信你,谢谢你肯为我付出,走,你陪我进医院,我也有我的决定。”
       事情完美结局,所有人一哄而散,可这只是观众看到的结局,日子怎样过,还得由他们自己来,洪帅牵了朱莉叶的手,两人走进医院,留下一脸惨白的文章站在那儿,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他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8-12 03:20
  • 签到天数: 89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2-1 21: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婶,典型的中国妇女形象,是非面前当仁不让。朱丽叶游戏人生,和3个男人保持不清白的关系,落得如此结局实属必然。同宽宏大量有担当的洪欣想比,文章确实该好好思索一下人生!(只看了两集,不知道说的是否合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2-3 23:02: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情节转换太快,演电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89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2-4 16: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洪帅控制住了局面,继续关注后续情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2-4 18: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战鹰 发表于 2016-2-1 21:36
    陈婶,典型的中国妇女形象,是非面前当仁不让。朱丽叶游戏人生,和3个男人保持不清白的关系,落得如此结局 ...

    谢谢点评,楼主需要的是中肯的批评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2-4 19: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


    肖凤翔从厂里回来就回家了,以前可不是这样,以前,他有一帮朋友,每天不是茶馆就是K歌,要么就是打牌,有时候和许丝羽,有时候一个人,自从和许丝羽在小镇回来后,许丝羽很少出去玩,他也下班就回家,夫妻两人看上去很和谐,关系也很好,但让肖凤翔苦恼的是,两人还是一亲热许丝羽就吐,他也知道许丝羽也在想办法克服障碍,但不论是制造浪漫也好,关灯也好,换地方也好,很难成功,两人都为这烦恼,但却也无可奈何。
        日子过得真快,眼看到了农历的十月,许丝羽见两人没有进展,对肖凤翔说:“我们俩回家就没分开过,这一向你也忍得辛苦,我嫂嫂快要生了,我回去看看,说不定分开几天回来就好了呢!”
        肖凤翔说:“也好,我也很久没和他们玩了,放松一下,哪天你要回,我开车接”
        许丝羽等肖凤翔走了,便打车回了娘家,家里只要嫂嫂挺着大肚在家,看见丝羽,很是开心说:“丝羽啊!怎么舍得回来,真是的,和丈夫和好了就忘了娘家人了。”
        她起身去倒水给小姑,小姑拉住她说:“礼姐,我不口干,妈妈不在,我跟你说个事,妈妈在我不敢说的。”
        罗小礼说:“什么事,你说。”
         许丝羽说:“你看看,我回来这么久,我们夫妻还是不能同房,只要他想,我还是吐。”
        罗小礼说:“怎么会这样,你只怕要看看心理医生。”
        许丝羽说:“有这么严重吗?”
        罗小礼说:“不是你有多严重,你也要为肖凤翔想一想,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总要冲动后才知道后悔,更何况你家的是成功人士,很多女人眼攀攀看着,你们这样很危险,就拿以前我那小姑,她天天守着自己男人吧,那男人还是个老实后生,到底还是被她嫂嫂弄上手,还怀了她男人的孩子呢!”
        许丝羽说:“她那嫂嫂不就是你前夫的现任老婆吗?不是和你前夫感情好,逼你离婚吗?他们应该感情好啊!怎么又去勾引妹夫了。”
        罗小礼说:“他们家都是奇葩,我离婚我那婆婆也占了很大因素,谁知前夫娶回来的老婆怀了别人的种,前夫不理她,她报复去勾引妹夫,现在都成了全村的笑柄了。”
        许丝羽说:“那女人还有脸呆那那脸皮真够厚,你小姑离婚没?”
        罗小礼说:“后来我那前夫回来,见家里几乎家破人亡,怕事情闹得更大,便妥协说不和她离婚,两个孩子他都认了,那女人可能良心发现,打了孩子,去找她第一个孩子的父亲了!”
        许丝羽说:“这么复杂怎么你都知道,是不是和你前夫余情未了。”
        罗小礼说:“乱说,不单单我知道,你哥哥也知道,他只怕比我知道的还多一些,我也奇怪了,你哥哥忒太好了,居然可以和我前夫成朋友,帮了他很多。”
        许丝羽说:“礼姐最幸福,找了我哥这么好的男人。”
        罗小礼说:“是啊!所以啊!我爱你哥哥怎么也爱不够。”
        许丝羽说:“你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你如今月份这么深了,不知道我哥哥怎么解决。”
        罗小礼脸一红说:“看你,做都要吐,又好奇这事,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们有办法解决,就是不告诉你。”
        许丝羽说:“反正我家住几天,总会知道的,说不定知道了我回家就不吐了!”
        罗小礼说:“别说我做嫂嫂不让你娘家住,过两三天就回家罢,自己老公要紧。”
        两姑嫂开着玩笑,直到许母回来,罗小礼帮着许母收拾买回来的东西,许母说:“小礼,你去坐着,我来就行了,你也不方便。”
        许丝羽说:“妈妈,你那么疼嫂嫂,女儿回来了,也不见你疼疼我。”
       许母说:“妈妈大包小包回来,你嫂嫂赶忙来接,你呢!坐那不动,再说了,我是和你嫂嫂过日子,又不是和你过,自然疼她多一些。”
        罗小礼说:“妈,你去疼小姑,我来做饭,我们两个一起疼她,她就没的说了!”
        这时,许竟回来了说:“我也疼我妹妹,我们三个疼她。”
        罗小礼过去,接过许竟的包说:“今天怎么回来了,店里不忙吗?”
        许竟说:“妈妈刚刚打电话说妹妹回来了,叫我回来做饭,怕你累。”
        罗小礼说:“哪有那么娇贵,还是生意要紧。”
        许竟说:“你们都说疼妹妹,我回家疼妹妹就错了吗?好老婆,你陪妹妹去,打电话给妹夫,要他过来吃饭。”
        许丝羽说:“快别,我天天和他腻在一起怪烦的,特意离开两天,你们别做这样的好事好吧!”
       许竟说:“天天腻在一起哦,说了都不脸红。”
        许丝羽说:“我们倒是天天腻在一起,只是嫂嫂大着肚子,你们天天腻在一起怎么解决嫂嫂都和我说了哦!”
        许竟看了一眼罗小礼,满脸通红,罗小礼抓起沙发上的抱枕就去打丝羽,边打边说:“死丫头,我跟你说什么了,我不撕烂你的嘴我也不算你嫂嫂。”
       许丝羽赶忙躲许竟身后说:“哥哥救我,嫂嫂要杀了我呢!”
        许竟说:“你乱说,杀了活该。”
       许丝羽说:“我何曾乱说,我要乱说了,你脸会红吗?”
         罗小礼说:“许竟,你再帮你妹妹挡着你可当心点,我可翻脸不认人哦!”
        这时,许母从厨房出来,那么说什么呢,闹成这样,说出来我来评评理。
    三人听许母要听,都脸红了,许母也就知道他们不会说,这才安静下来说别的事情,一家人其乐融融,暂且不提,只说肖凤翔,晚上回到家,家里空落落的,很不是滋味,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正无聊,有朋友生日叫他夫妇去K歌,他想想反正没事,便开车过去了。
        朋友租了个大厅,他到时后,红男绿女挤满了大厅,他和朋友打了招呼,他朋友已经喝得半醉,在那说着各种大话,肖凤翔找了个位子坐下,这时,有人过来倒酒,是白酒,肖凤翔很久没喝酒了,端了一饮而尽,两杯酒下肚,便跟着他们嗨起来,到放的士高音乐时,男人都光了膀子在那乱晃,肖凤翔每次嗨完回到座位,总有一个小女生坐他旁边,那小女生最多十七八岁,长得还算清秀,他借着酒劲问:“美女,怎么老陪着哥哥也不见你去嗨!”
        那美女说:“我跟朋友来的,这里的人我都不认识,只认识你。”
       肖凤翔一脸惊讶说:“你认识我?”
        美女一笑说:“肖厂长,我是你厂里职工呢!你不认识我不奇怪,我不认识你才奇怪。”
        肖凤翔想想也是,厂里女工多,他很少去留意,他倒了一杯酒说:“缘分啊!来,为我们的缘分干杯。”
        两人喝酒聊天,越说越开心,那女孩眼里除了崇拜还有就是开心,女孩喝饮料,肖凤翔喝酒,散场时肖凤翔已经醉了,他那朋友见女孩是他熟人说:“我在旁边宾馆开了房,你送你们肖厂长去睡了,你再离开,我也高了,先走了。”
        肖凤翔搂着女孩,两人出了KTV,进宾馆要了房卡,女孩扶他进了电梯,肖凤翔搂着女孩,在她耳边说:“丝羽,今晚别吐好不好,丝羽,今晚不要吐好不好,让我好好疼你好不好!”
        女孩听他说丝羽她明白,但说别吐他听不懂,两人进了房间,肖凤翔一脚关了门,一下把女孩压在床上,太久的压抑让他充满激情,他撕扯女孩的衣服,嘴在她身上乱亲,女孩挣扎着说不要,但他力气很大,女孩挣脱不了,不过也只能说她意志不够坚定或许心里也喜欢这个英俊潇洒的厂长,要不然,对付一个醉酒的人总有办法的,肖凤翔最后进入说了一句:“丝羽,我们终于成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89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2-5 17: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酒后乱性啊!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2-5 20: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

        睡到半夜,肖凤翔口干醒来,推了一下旁边的女人说:“丝羽,我头疼,帮我倒点水。”
        那人不动,好像在低低的哭泣,肖凤翔这才睁开眼睛,一看,原来不是家里,他猛然掀开被子,自己和一个陌生女人裸在床上,更加恐怖的是,那床单之上点点红梅,晕,处女,他知道这下麻烦了,他赶忙从地上捡了衣服穿了,那女孩一动不动伏在那儿,他轻轻的推她一下,女孩猛然坐起来,床单都泪湿了,她脸带梨花,一下抱住肖凤翔,脸贴他胯部说:“肖大哥,我害怕,别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如果现在回去,厂里宿舍都关门了!”
        肖凤翔想推开她,她又没穿衣服,脸还要埋他敏感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又来反应了,偏偏女孩也感觉到了,把脸贴得更紧了,肖凤翔说:“对不起,昨晚我喝醉了,你可以睡到明天,我有老婆,也不可能和她离婚,你说个条件,我能做到就一定尽力去做。”
        女孩说:“我的条件就是,肖大哥,我第一次给了你,只求肖大哥今晚陪我一晚,明天我们各走个的,就当不曾有过。”
        肖凤翔听了她的条件,有点震撼和感动,他说:“那怎么行,我怎么过意得去,要不我给你五万,我们互不相干。”
        女孩说:“肖大哥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出来卖的吗?要不是我是第一次,你一定怀疑我勾引你是不是?”
        女孩脸继续贴在他裆部,眼睛直勾勾看着他,继续说:“你放心,我是仰慕你,但绝不会破坏你婚姻,也不会和你纠缠不休,只求今晚,明天我离厂去别的地方,这下该放心了吧!”
        肖凤翔听她这么说,心里有种满足感,他的手终于落在女孩头上,心里感动不已,他却不知道,自己从进入女孩起就注定进入圈套 这是一个有心机的女孩,留着这处子之身,就是等这么一个机会。
        肖凤翔说:“你真傻,看,都哭花脸了,还不去洗洗,没人要赶你走,你不用离厂。”
        女孩这才离开那已经被她脸磨硬的地方,走去浴室,她脸上有了一丝不容易察觉的胜利者的笑容。
        肖凤翔坐在床头发呆,唉!再一次对不起许丝羽,这也怪她,这么久了还不原谅我,如果原谅了我,我今天就会带她出来,带她出来会发生这样的事吗?就算不一起出来,我不压抑那么久,我今晚会这么冲动吗?
       肖凤翔坐在那,一直为自己找理由,男人和女人都一样,出轨了,就找理由来原谅自己,你说肖凤翔不爱许丝羽吗?爱,也爱得很深,可偏偏他错了一次错二次,如今的社会网络发达,诱惑太大,男人女人很容易出轨,很容易放纵自己,所以很多夫妻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游戏归游戏,婚姻归婚姻,他们都分得很清楚。
        肖凤翔正沉思,突然浴室传出尖叫,他想也没想,冲了进去,只见那女孩坐在地上,见他进来,一下跪着,拉开他拉链,贴了上去,肖凤翔一声低吼,再一次湮灭在欲海里。
        许丝羽足足在家住了五天,每天和嫂嫂说些自己的事情,两人商量讨论,目的是希望许丝羽能克服心里阴影,和嫂嫂谈了几天,改变了自己很多观点,也明白哥哥那么爱嫂嫂,嫂嫂有哥哥值得爱的地方,她觉得自己可以克服了,打了电话给肖凤翔,要他过来吃晚饭,然后跟他回家。
        肖凤翔和女孩一夜缠绵后,回到厂里总有点胆战心惊,生怕女孩在厂里说长道短,毕竟厂里有很多员工和他老婆关系很好,谁知道那女孩好像故意躲着他,回厂好几天了,他都没见到那女孩,他查厂里员工才知道女孩叫郑洁,他刻意去留意,在车间才看到她,可她却很认真工作,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男人有时候就是有点贱,如果郑洁回厂里说他和她的事或想着跟他上过床就威胁要上位,或来纠缠他,他一定会或钱或手段打发她,现在,郑洁对他不理不睬,反而让他心里痒痒的想见她,这也证明郑洁的高明之处。
        郑洁是一个农村女孩,她上面有个哥哥,她读高中成绩还有个一般般,发挥失常只考了个三本,家里不让读了才来这上班,来了也就几个月,她见过厂长几次,又爱做梦,厂长刚好是她心里最帅的大叔,那天确实是偶遇,她就觉得和厂长大叔有缘,那天上床她半推半就,一心想着有发展,回到厂里打听厂长夫人的事,知道厂长夫人和厂长是白手起家,一起打天下,她知道这件事只能慢慢来,所以她反而不急了,看着厂长这几天经常下车间,她心里更加有底了,俗话说得好,放长线,钓大鱼。
        肖凤翔出了车间便接到许丝羽的电话,要他过去吃饭,然后接她回家,不知道为什么,肖凤翔没有以前那么惊喜许丝羽回来,也许因为许丝羽让他失望了吧!他甚至觉得,许丝羽做爱想吐有点做作,但老婆要回来,他还是高高兴兴的去了。
        到了岳家,岳母和舅老爷做了一桌的菜,很多都是他喜欢的,他才回过神来,这里不但是家人,还是亲人,许丝羽才是他要过一辈子的人,许丝羽看见他很开心,往他碗里夹他喜欢的菜,左一句老公,又一句老公,叫得他有点心虚,他想,幸亏那女孩豪爽,不拖泥带水,不然,只怕他和丝羽又有麻烦,希望和郑洁的事就此烟消云散,他好一心一意和许丝羽过日子。
        吃完饭,两人就回家了,刚刚到家,许丝羽去吻肖凤翔,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想吐的感觉,于是,两人边脱衣服边进浴室,在那里面大战完后又转到卧室开战,肖凤翔说还没防御,许丝羽很久没这么激情过了说:“怕什么,最多给你生个宝宝,现在你事业有成,我们也不小了,该有个宝宝了。”既然老婆这样说,他自然更来劲,于是,大展雄风再次征战沙场。
       终于,两人安静下了,肖凤翔搂着妻子说:“怎么的,回家一趟就如此完美了,我该感谢谁。”
        许丝羽说:“得感谢我嫂嫂,她教了我很多,她说两个人在一起不容易,不要轻言放弃,婚姻里的爱情看似左手牵右手没有感觉,其实,那只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左手和右手没感觉不能证明不爱,当你左手遇到危险,右手是第一个站出来帮忙的。”
       肖凤翔说:“虽然你说绕口令一样,但我还是懂了,你嫂嫂真有见识,再说了,我们不是没感觉,是感觉太强烈了。”
        许丝羽说:“大宝宝,我要给你生个小宝宝,好不好。”
       肖凤翔说:“好,我早就想要个宝宝了,多一个要我疼,我会一心扑在家里,不去干坏事。”
        许丝羽揪住他耳朵说:“你干的坏事还少吗?老实坦白交代,这几天有没有干坏事,如果有,让我知道了,你,我就真不要了!”
        肖凤翔有点心虚说:“哪敢啊!你没看到刚刚我有多威猛吗?老婆,你揪我耳朵好疼。”
        许丝羽说:“谁知道你敢不敢,嫂嫂说得好,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冲动起来什么干不出来,以后我可得看紧了,因为你做过坏事,就是坏人。”
        肖凤翔翻身压住许丝羽说:“我现在就坏给你看看,让你尝尝坏男人的滋味。”
        许丝羽娇笑的喊着不要,不要,很快缴械投降。
        这一刻,肖凤翔早把郑洁抛到九霄云外,以为她只不过是一个插曲而已,可躺在宿舍的郑洁正在做着主题曲的梦,那首主题曲里,有爱情,有浪漫,有婚姻,有一切美好的东西,只是主题曲还在酝酿,还刚刚发酵,只等有一天,喷出美酒的芳香,她不会去想,说不定酿出的是苦酒,这种事,谁又能料到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89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2-7 12: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夫妻是和谐了,和那段婚外情会不会发酵呢?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18 05:40 , Processed in 0.09450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