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原创] 婚说爱情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9: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人总是这样,送上来的鱼不会嫌腥,许丝羽本来在厂里帮肖凤翔的,后来看哥哥忙不过来,便把自己的好姐妹放在丈夫身边,一来,孙思怡长得真不怎样,其二,孙思怡已经结婚,最主要,她和孙思怡从小玩到大,是心腹闺蜜那样子的,安排孙思怡本来就有防着丈夫出轨的意思,没想到适得其反,让他们勾搭上了。
       其实两人本来也没事,孙思怡有份文件要要肖凤翔签,其实也可以明天签,偏偏孙思怡从他家小区经过,想着很久没见过许丝羽,她就顺便上去看看,谁知道家里只有肖凤翔在,肖凤翔开着很暗的灯,一个人在那喝红酒听音乐,听到有人敲门,他看看是孙思怡,开了门。
        孙思怡进来坐沙发上问:“一个人喝酒听音乐,挺会享受的,丝羽呢!”
        肖凤翔说:“她去她嫂嫂娘家玩了。”
        孙思怡说:“那好,我有文件要你签,签了我就走,孤男寡女的,别被人说闲话。”
        肖凤翔开玩笑说:“怕啥,天知,地不知,因为我们在楼上,你知,我知,或许我比你家欧阳强多了呢!”
        孙思怡说:“去去去,就你瘦身板,那有我家欧阳威猛。”
        肖凤翔说:“要不试试。”
        孙思怡说:“别开玩笑了,要不是明天我有点事,今晚我才懒得来找你签字,签了我好走,要是丝羽突然回来,我们说不清楚呢。”
        肖凤翔说:“我们本来就不清不楚啊!”
        孙思怡见肖凤翔喝了酒,起身说:“肖总,你喝了酒,我明天下午你厂里再签,上午我有点事。”
        肖凤翔这才不开玩笑说:“没醉呢,你喝杯酒,我签字,等下你回家红红着脸去勾引你家欧阳去。”
       肖凤翔倒了杯红酒过来,刚想递给孙思怡,没想到一脚踩住正在睡觉的猫猫身上,那是许丝羽养的一只黑猫,猫被踩得惨叫一声,肖凤翔听到惨叫,吓一跳,脚一歪,一杯红酒从孙思怡低胸倒了进去,肖凤翔条件反射想用手帮她擦干,又反应过来不对,不能去擦,,一慌神,一下倒在孙思怡身上,两人同时倒在沙发上,偏偏还默契般嘴对上嘴,肖凤翔本来喝了点酒,咽了一下口水之后,忍不住吻了下去,孙思怡本想反抗,毕竟朝夕相处,她对肖凤翔也有好感,心想,今晚不过是机缘凑巧,不如荒唐一回,反正我和他也不会有什么发展,就当像别人微信一样约个炮而已,不会伤害到彼此婚姻。可她想不到的是,偷情就是毒品,开始了,就不可能戒掉。
        他俩撕扯着彼此的衣服,疯狂着彼此的动作,倒到床上,如饥似渴,进入忘我境界,直到许丝羽拿着手机拍了好一阵他们才发现,两人慌忙穿衣服,可到底没多少衣服可穿,衣服全脱在客厅,看着许丝羽冷笑着离去,肖凤翔想拉住她,自己又只穿了一条底裤,他只得穿好衣服再说。
        孙思怡边穿衣服边说:“被你害死了!我和她二十年朋友就这样毁了,你赶快去把视频抢回来,别让她放上网,以后再慢慢跟她解释。”
        孙思怡穿了衣服,用外套遮住脸,赶忙出来,走到外面,她看见许丝羽靠在那又笑又哭,她心中一疼,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她停了一下,见有人在关注许丝羽,她赶忙走出小区,伸手拦了的士回家。
        肖凤翔来到外面,看到有人围着老婆问长问短,他赶忙过去,对许丝羽说:“丝羽,走,跟我回家。”
       许丝羽情绪激动,一个是自己最爱的人,一个是自己最亲密的朋友,在同一时间背叛了她,让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她见肖凤翔来拉她,她猛然一个耳光扇过去说:“别碰我。”
       正直晚上九点,小区的人出去散步归来,肖凤翔是市区服装厂厂长,上过电视,很多人认识,都围了过来,肖凤翔被当众掌掴,脸上挂不住,他对着许丝羽大吼:“你别发疯好不好,有事回家说,把手机给我,我们回家。”
       许丝羽发泄了一阵,冷静下来,想想肖凤翔毕竟是公众人物,没必要在这扫他脸,她说:“我回家,回娘家。”说完,她整理下仪容,去拦的士。
       肖凤翔见许丝羽想走,手机上的视频还没删除,他怕许丝羽一时之气放上网,猛然抓住许丝羽的手,用力一扯,想去抢她手机,没想到用力过猛,许丝羽重重摔在地上,膝盖摔破了,染红她穿的裤子,肖凤翔赶忙想扶她起来,许丝羽问:“你还想要怎样?”
       肖凤翔说:“我错了,你给我机会,让我和你解释,你让我删掉视频好不好。”
       许丝羽冷笑了一下说:“原来重要的是手机,我早应该知道,我身上没手机了,让你失望了!”
        肖凤翔失去耐心,没想到许丝羽如此狡猾,很快转移了手机,一定是想拿手机视频来要挟我,然后分割我的财产,许丝羽,和我斗你还嫩点,他不再去拉许丝羽,狠狠的说:“哼,叫你回家我跟你解释你不听,一定要丢人现眼,你别想着有视频我会怕,你敢放上网,我要你坐牢也容易,你滚,懒得理你,别想拿那个要挟我。你也要挟不到我”说完,他气冲冲上了楼。
        许丝羽起来,也不听人劝,叫了一辆的士,扬尘而去。
        肖凤翔回到家里,家里一遍狼藉,想着发生的一切,觉得自己确实荒唐,其实许丝羽真的还算理性,没有当场大吵大闹,就算在小区外面,她也只是受了刺激悲伤过度,要不是他为了抢回视频动手,也许她会听他解释,唉!喝了点酒就控制不住自己,想到这些,许丝羽的好都涌上心头,许丝羽当年和他恋爱,他厂子刚刚起步,被三角债困住,差点倒闭,许丝羽偷偷从她妈妈那取了十万,再把自己打工的五万都给他,让他度过难关,她妈妈那十万是她哥哥存在她妈妈手里的,因为借给了他,害她哥哥失去了一次发展的机会,她哥哥和妈妈当时也没怪他们,那时,他就承诺,要对她家人好一辈子,要爱她一辈子,没想到今天却发生这样的事情,想到这些,他深深后悔了,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失去何许丝羽,因为没有许丝羽,就没有今天的他,只要许丝羽愿意原谅他,要他做什么都行。
        想到这些,他赶忙拿起手机,拨打许丝羽电话,刚刚拨通,客厅沙发上响起手机铃声,他听铃声就知道,这时丝羽的手机,原来,丝羽拍视频只是下意识,她根本就没想过要放上网,也没想过要拿来威胁他,她只是单纯的接受不了他和孙思怡带给她的伤害。
       肖凤翔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他在心里说:“我刚刚做了什么,我不但做了对不起她的事,还无情的伤害了她,上帝啊!求求你不要让她做傻事。”
       想到这,他赶忙拨通许竟电话说:“哥,丝羽回家了没?”
        许竟和罗小礼正要睡觉,接到电话觉得很奇怪,许竟说:“咦,妈妈本来打算在你嫂嫂娘家住一晚,因为我岳母做的饼好吃,丝羽一心想着要给你尝鲜,一定要回来给你当宵夜,说是给你惊喜,这惊喜还没送到吗?”
        肖凤翔秃然坐倒在沙发上,这里到岳母家并不远,如果丝羽要回家,早到家了,这时,他才发现茶几上的糕点,看着糕点,他眼泪汪汪,哽咽的说:“哥哥,我错了,丝羽不见了!”
       许竟听到肖凤翔哭了,知道事态严重,从床上猛然坐起来,吓了罗小礼一跳,他问:“你和丝羽怎么了!”
        肖凤翔把所有过程说出来,许竟也不怎么好说妹夫,只是说:“你有没有打她手机。”
        肖凤翔说:“问题是,她把手机落家里了!”说完这句话,他放声痛哭,在现在他的心里,名誉,地位,什么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许丝羽回到他身边,只要她回来,就是要把他千刀万剐他也心甘情愿,因为,他爱着许丝羽,他所有的一切成就都是因为许丝羽,如果没有许丝羽,就没有他的今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10-21 05:58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1-17 15: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朋友,欣赏您的作品。腊八节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21:59
  • 签到天数: 112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17 17: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咋回事,一不留神掉入悬崖,自作自受,没有理智,也有缘可说,毕竟是健康男人,蠢货!忘恩负义之人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17 19: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许竟听说妹妹出事,马上起来,还好妈妈已经睡着,夫妇俩悄悄出来,然后开了车出去,满城四处寻找,哪里有他妹妹的踪影,肖凤翔越找心越慌,最后发动同学,发动员工,折腾了一夜,搜遍了城市每个角落,许丝羽人间蒸发,无踪无迹。
        早晨,许竟和罗小礼回到家,疲惫不堪,想着还不知道怎么跟许母说,谁知道许母早已坐在客厅,看着许竟问:“你们今天要去拍婚纱,昨晚干嘛去了?出了什么事情?不要瞒我。”
        许竟说:“妈妈,妹妹出事了,妹妹不见了,怎么办?”
        许母说:“怎么会这样,我们昨天不是送她到了小区吗,她回家怎么了?”
        许竟不知道如何开口,这时,肖凤翔闯了进来,跪在地上说:“妈妈对不起,哥哥对不起,我错了,求求你们,如果有丝羽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如果没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许母说:“如果没别的办法,先报警,做过什么事是没有后悔药,如果能补救就尽量补救,早知如今,你何必当初。”
        肖凤翔说:“妈妈,我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丝羽回来,要我做啥都行。”
        许竟说:“你起来吧,一个大男人跪着像什么,只怕她有心躲你,你哪里寻去,应该不会想不开,我妹妹没那么脆弱。”
    几人坐下商量要不要报警,许竟微信老响,罗小礼说:“你看看,莫不是丝羽发信息给你。”
        许竟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许丝羽发来的信息,她说:“哥哥,不用担心我,我没事,肖凤翔是我最爱的人,思怡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他们觉得他们这样对得起我,是一种幸福,那么,我成全他们又何妨,不是说,爱一个人就是让他们幸福吗?那他们幸福好了!哥,对不起,我不能参加你的婚礼了,你要记住,如果爱嫂嫂,就不要伤害她,爱情没有借口,所以,凤翔也不需要解释,我也不恨你。不恨任何人,我只是想静静,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世界很大,到处看看,哥,我爱你,妈妈,我爱你!嫂嫂,祝你幸福!我不会有事的,累了,我就回来。”
        她发的语音,声音哽咽,肖凤翔听了那句爱情没有借口,不需要解释,他眼泪流了出来。
        许竟忙发一句过去:“丝羽,人无完人,总有缺点的,你要给他一个后悔的机会啊!他现在知道错了!”
        许丝羽说:“我给他机会,谁给我机会?你让他安安心心管理厂里,那有我们一家人的心血,我玩累了,就回来,最多一年,如果他等不及了可以先结婚,我回来签字,至于财产什么的,他随意。”
        肖凤翔抢过手机说:“丝羽,我爱你,我错了,无论多久,我都等你回来。”
       肖凤翔说完,那里死一般寂静,再没有信息过来,等了很久,许竟记起有事,拿过手机,打了电话给影楼说要另外预约,因为是大客户,影楼自然得配合他们,知道妹妹没事,许竟也没和肖凤翔打招呼,进了房间休息,罗小礼最讨厌这种朝三暮四的男人,不想理他,跟着许竟进去了,许母也不理他,他想说什么,许母说:“你也累了,我也累了,以后的事情你随意,不要觉得欠我们什么,丝羽不在,我们互不相欠,你走。”
       肖凤翔喊了一声妈,还想说什么,许母进了房间,关了门,他沮丧的站在那,听到许母在房里低低的哭泣,他心里很难受,没人再理他,他只得回家,刚刚进小区,他母亲在那等他,他叫了一声,母亲便跟着上了楼,刚进屋,他妈就说:“什么阿巴物儿,还用得着你兴师动众满城找,搞得满城风雨,多大的事,不就是带个女人回家吗,用得着这样?我就瞧不惯她那浪劲儿,人也不生一个,每日里就帮着娘家,不知道搬了多少,倒贴多少给娘家去,走了也好,离婚,一个子也不给她,什么东西。”
        肖凤翔问:“你今儿过来如果是来说长道短的,你可以走了!”
        肖母说:“我是来告诉你,你赶紧把财产划我名下和你弟弟名下,如果离婚,要让那女人一个子都得不到。”
        肖凤翔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离婚。”
        肖母说:“干嘛不离,结婚三年了,蛋都没下一个,要那不会生的女人干嘛,你离了婚,妈妈帮你找个好的,又会生又漂亮。”
        肖凤翔说:“你回弟弟那去,我想静静。”
        肖母说:“这就对了嘛,你想静静好,哪天带静静给我看看,再有就是把财产先划到你弟弟名下,离婚才不吃亏。”
        肖凤翔说:“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肖母说:“你休息你的呀!我不会影响你,我特意过来就是来帮你的,你一个人没个烧茶做饭怎么行。”
        肖凤翔终于发火了说:“我喜欢一个人,不需要你在这。”
        肖母只得灰溜溜出来,往小儿子家去,肖凤翔父亲在建筑公司做事,那年他父亲发生事故,死在工地上,他读大二,弟弟高三,等事情办妥,他妈妈才通知他回来,说爸爸死了,他是一家之主,得肩负起养家的责任,他没办法,便休学进了服装厂,在那工作两年,准备回家办厂,从小作坊做起慢慢扩大,妈妈最疼小弟,想要弟弟读大学,谁知弟弟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去了一职校,读了两年书,钱花流水似的,都是他供给,记得那年他陷入困境,弟弟却带个女孩回家问他要钱结婚,他说没有,弟弟就跟他翻脸,妈妈站在弟弟那边,后来,他妈妈偷偷卖了房子,然后给他弟弟买了新房结婚,他才知道父亲死公司赔了五十多万,这几年家里用的钱都是他赚的,爸爸的钱给了弟弟买房结婚,老房子卖了,他只能住厂里,厂子又陷入困境,他向妈妈要钱周转,他妈妈骂他没用,要他破产算了,那样就不用赔钱,那时他陷入绝境,幸亏许丝羽拉了他一把,这就是他对他母亲冷淡的原因,等母亲走后,想起丝羽,他陷入深深的自责不能自拔。
        洪帅和朱莉叶来影楼拍婚纱,和影楼的负责人吵起来,原来,他们约好的那个摄影师要出外景,影楼说换摄影师,朱莉叶怎么也不肯,原就是冲着他名气来的,再说了,约好的日子就是因为这天摄影师有空,现在要出外景肯定是临时有人抢档期,朱莉叶说:“就算那人出再多的钱你们做生意也要有原则吧!反正要我改档期,不可能。”
        两人僵持着,后来跑进来一个员工和负责人耳语几句,负责任说:“这样吧!你们和那对新人一起出外景,一起搞定。”
        洪帅说:“这是你们的主意,我们不会加钱。”
       负责人说:“没事,那边答应了。可以不加钱。”
        影楼载了洪帅和朱莉叶,向湿地公园水府庙而去,春阳暖照,桃花盛开,湿地公园美景如画,到那之后,朱莉叶提出无理要求,说要先拍他们,负责人脸色很难堪,还是摄影师过那边说了,那边让朱莉叶先拍,她才作罢。
        许竟和罗小礼是开自己车来的,开车的是他同学,一直为他抱不平,说影楼太没职业道德了,许竟说没事也是因为自己改日才弄成这样,反正有时间,同学生他气,下了车,许竟一直握住罗小礼手,突然,他发现罗小礼手突然发抖,双手冰凉,他才发现,罗小礼神色不对,她低声说:“是他们,是他们。”
        许竟顺她眼光看去,那对新人在拍照,女的挺着大肚,要掩饰才能遮住,而且很矮,脚底要垫才能和新郎相协调,许竟见罗小礼这么害怕,明白怎么回事,他说:“小礼,你是不是还很在意他?”
        罗小礼说:“不是,我没有,我只是不想见到他。”
        许竟说:“你害怕什么呢,是他辜负了你。”
        许竟说完,罗小礼平静下来,是啊!我干嘛要害怕,我真傻,她说:“许竟,我不害怕了,我爱的是你,有你在我身边,我怕什么。”
    许竟说:“那我们下去看他们拍婚纱。”
        罗小礼看着许竟,许竟眼里全是温暖,罗小礼恢复自信,红唇在许竟唇上一点,两人相视而笑,然后牵手下车,向洪帅他们走去。
        洪帅本来在认真拍照,看到一对壁人走过来,想想自己和朱莉叶高矮不合,年龄不合,整一大叔和小女孩那样滑稽样子,不免去看那对壁人,一看不打紧,一看他发现那女人是他的前妻罗小礼,他又嫉妒,又无地自容,他从没发现过,前妻竟然如此美丽端庄,他嫉妒她身旁的男人,无地自容的是,自己拍婚纱要借别人的光才能来湿地公园,还要无理取闹先拍,要是别人还好,反正不认识,偏偏是他们。
        朱莉叶正各种造型,男友呆呆的不配合,她转脸看去,发现自己男人原来看前妻看得入迷,她猛然一个耳光扇过去骂:“你色迷心窍是吧,看那老女人,你喜欢她,当时就别离婚啊!”
        洪帅被打,看着朱莉叶那丑恶嘴脸,没的一阵恶心,他不明白当时怎么就和她上了床,她除了年轻,什么都没有,他见朱莉叶当众耳掴,猛然推开朱莉叶,朱莉叶穿着婚纱,被推得一退,踩住纱摆,一下跌倒,幸亏是沙滩,孩子和大人都没事,她躺沙滩上大哭:“你这没良心的,你这挨千刀的,当时我也没逼你和我上床,现在你这样对我,我还要命干嘛。”
        负责人过去对洪帅说:“这里你们也拍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满意,回店里补拍就行,你劝劝你老婆。”
        朱莉叶见洪帅没来扶她,一把怨气要撒到罗小礼身上,她撸起裙子,也不顾大着肚子便去推罗小礼,洪帅知道罗小礼有身孕,才上身,他大喊不要,他才发现,罗小礼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这时,许竟早就挡住朱莉叶伸过来的手说:“你这疯子,你要干嘛。”
        洪帅过来赶忙拖了朱莉叶就走,直到许竟和罗小礼拍完婚纱回来,再没见到他们两个,原来,洪帅强行拖朱莉叶上了船,到达岸后,也不等影楼的汽车,换了衣服坐中巴车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6 天前
  • 签到天数: 115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18 00:06: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出轨都出成意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6 天前
  • 签到天数: 115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18 00:06: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出轨都出成意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19 18:2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从水府庙上车,朱莉叶一直不理洪帅,洪帅嫌着她无理取闹也懒得理她,他脑海里只有罗小礼的影子,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罗小礼在他心里挥之不去,在没和罗小礼离婚之前,他一直拈花惹草,从不间断,还把自己标榜为好男人,说什么家里红旗不倒,外面 旗飘飘,这不正是现代好男人的标准吗?要不是和朱莉叶出意外,他会一直这样下去,他觉得,不和罗小礼离婚,就是对她的一种恩赐,一种施舍,和朱莉叶有什么孩子之后,他回家离婚也是理直气壮,当初就是罗小礼死活要跟他,能和她这么久,已经是很对得起她了,他原以为自己会很潇洒的放下,没想到的是,潇洒放下的是罗小礼而不是他,让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两人坐了车到市里,然后又转车回家,全程没有一句话,刚刚到家,进了家门,朱莉叶拿包就砸洪帅,嘴里骂:“窝囊废,没用的东西,拍个婚纱都要沾前妻的光,我看你是和她约好了,故意藕断丝连。”
        洪帅躲着皮包说:“你少发神经,日子都是你定的,我怎么知道她今天也拍婚纱,怪我吗?是你吵着闹着,人家影楼没办法才一起出外景,要是你肯换个摄影师,我们要去那丢人现眼?”
        朱莉叶说:“还不是你没用?但凡有钱,我要去借别人的光吗,你看那女人钻石戒指耀花人眼睛,你还巴巴送七万给她,她命好,跟你过好日子,跟那男人也过好日子,凭什么我嫁你就要受委屈。”
        洪婶见朱莉叶拿包打洪帅,有点看不惯,不要说她一直以有这么个儿子为荣,就是村里哪个不夸她命好,儿子会赚钱,媳妇听话,女儿女婿也孝顺,没曾想如今换个媳妇竟然这么泼辣,她对媳妇说:“哪有这样打老公骂老公的,他要是不好你怎么就看上了,人是你自己选的,还说不好,那你又怎么婚还没结就挺着个大肚子,真替你爸爸妈妈害羞。”
        朱莉叶见婆婆说得那么尖酸刻薄,说:“您少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可不是那臭女人,让您想捏瘪就捏瘪,想搓圆就搓圆,你趁早断了这念头,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洪婶一听,哪里受得了:“哎呦喂,还没过门尾巴就翘上天了!狗惯坏上灶台,鸡惯坏上神台,洪帅,你媳妇是这样跟妈说话的吗?还没过门就这样,要是过门那还了得,我岂不喊她做娘。”
        朱莉叶说:“我就这脾气,怎样,想把我当软柿子欺,你做梦。”
        洪婶哪里受得了说:“这个家是我的,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朱莉叶说:“您老也就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房子要是您老的,我们家洪帅何必赔钱给那女人,自己不争气,还说大话。”
        洪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冲过来想给媳妇一个耳光,谁知朱莉叶早有准备,洪婶人不曾打到,反被她推得差点摔倒,洪帅被他们吵得头疼,见女人推母亲,想要发火打人,那朱莉叶瞅准时机,早跑到外面马路上嚎啕大哭,骂老洪家没一个好人,数落男人要打她,婆婆也要打她,这时,正是下午没事,村里人都出来了看热闹,朱莉叶见人越来越多,便又往河里跑,哭着喊着不想活了。
        还好她怀着孕,走得不快,被人拉住慢慢劝,洪帅和洪婶出来,洪婶当众数落媳妇的不是,三姑说:“洪婶啊!你什么性格村里人谁不知道,小礼在你家时服服帖帖,你还要说三道四,现在换了媳妇,你也这样,你也要将心比心,假如你闺女怀着孕这样舍死觅活,你心里难道受得了,一个外地妹子,大老远跟着你儿子来这里,没亲没故的,又怀着孩子,你也体谅体谅。”
        洪婶对媳妇刻薄是全村有目共睹的,于是那些妇人你一嘴我一嘴,都说洪婶的不是,洪婶本也是个牙尖嘴利的人,被他们说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得走去媳妇和儿子那边,准备劝媳妇进去,免得丢人现眼,谁知她过去,她婆婆洪老太太也在那,洪老太太对她说:“你呀,活到五十多了,还没学会怎么做人呢,小礼多好的儿媳妇,你非打则骂,跟我老人家也是那么泼,明摆你没福气才走了这么个好媳妇,现如今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就是因果报应,人在做天在看。”
        原来, 洪老太太有三个儿子,洪婶家是老大,只因为当年老太太祖屋是小儿子拆了建房,田也分给了小儿子,洪婶便不肯赡养老人,说好处都让小儿子得了,凭什么要赡养她就有份,老太只好在二儿子家住半年,然后小儿子家住半年,后来,老太把手上的古玉卖了二十多万存着,洪婶才起了接的念头,如果不接,等老太死了就没有钱分,但接老太过来住她又觉得心理不平衡,说:现在老了来享福,年轻时就帮老二老三做过很多事,太不公平了,还好有罗小礼,对老太很好,照顾得体贴入微,所以老太很喜欢罗小礼。
        老太用棍子指着洪帅说:“你好不学,学你爸,你爸还好,知道一个家不能散,你倒好,这么好的一个老婆不要,看你娶回来的是什么,你妈是活宝,你还带一个活宝回来,你真是气死奶奶了!没了小礼,我以后就你二叔三叔家住,你家我是不敢来了!”
         太说的是本地土话,朱莉叶一句也听不懂,但看着老太骂了媳妇骂孙子,很是解恨,不由得对老太有了好感,便不那么放泼了。
        洪帅说:“奶奶,我知道错了!可是,已经错过了,回不去了!”
        洪太说:“你不知道打发她走,把小礼追回来啊!”
        这时,朱莉叶爬起来说:“洪帅,既然奶奶替你说情,我看奶奶份上就原谅你和你妈,回家算了!”
        村里大部分人过来了,看到这,不由得笑出来,小礼在村里得人缘,看洪家那样,这么好的媳妇说赶走就赶走,都有点不平,他家闹事,只当看戏,见他一家进去了,大伙也就散了。
        许竟和罗小礼拍完婚纱,开车去了店里,因为结婚,许竟请了人在店里,但亲手惯了,还是不放心,一进店他便忙起来,对罗小礼说:“小礼,刚刚你也累了,打个的回家休息,我回家晚饭,你跟妈妈说一声。”
        罗小礼怀着孕,果然有点累,许竟送她到外面打了车,才放心回店里做事。
        罗小礼一进屋,许母见她脸色有点白,忙倒杯水过来给她说:“许竟怎么不送你回来,看你累得,不心疼你也要心疼肚子里的孩子呀!”
        罗小礼说:“妈,我没事,为了结婚的事,许竟店里好久没去打理了,刚刚他去了那边,我打车回的,不累,我先睡会儿,等下许竟回来吃晚饭,你做好饭,等下我来炒菜。”
        许母说:“好了,你去休息,今晚饭菜我都包了!”
        罗小礼说:“谢谢妈妈,我去睡了!”
       罗小礼进了房间,打开wifi,想看看小姑有没有信息过来,没等到小姑微信,却接到洪帅发过来的信息,他说:“小礼,你好不好,我想你,我知道你生我很大气,为了报复我才找个男人,我现在后悔了,我送走朱莉叶,我们复婚好不好!我保证再不说离婚,好不好,再说,你怀我孩子和他结婚,要是以后他对孩子不好怎么办?你还是和我复婚吧!”
        罗小礼说:“离了就是离了,我已经和我家许竟打了结婚证,我和你不可能了,请你尊重点,不要再发这么无聊的信息,我也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请你别再联系我,骚扰我。”
        洪帅说:“小礼,我知道我错了!求你别再赌气了!你这会害了你自己。”
        罗小礼说:“神经病,谁和你赌气,请你别再纠缠我。”然后罗小礼直接拉黑他,躺在床上,她怎么也睡不着,看看时间不早了,干脆起来去厨房做菜。
        许母看见她进来说:“看你,说好要你休息你还进来干嘛,”
        罗小礼说:“妈,我没事,两个人一起边聊天边做事还好些。”
        两人默契的边做事边聊天,许竟回家,看到厨房温馨的一幕很是感动,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晚上躺在床上,罗小礼睡不着,想着白天洪帅发过来的微信,毕竟肚子里的孩子是洪帅的,她害怕洪帅以孩子的名义来纠缠与她,想了很久,她对许竟说:“竟,要不我把这个孩子打了,为你生一个。”
        许竟知道罗小礼有心事,罗小礼不说,他也不好问,他说:“傻丫头,干嘛打掉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你放心,孩子生下来,我会把他当成亲生的,你不要担心。”
        罗小礼伏在许竟怀里说:“竟,我爱你。”
         许竟把罗小礼紧紧搂住,以行动回复罗小礼。
         第二天是星期五,罗小礼想把女儿接过来,刚好洪欣打电话说找她有事,她决定吃完早饭就回乡下,许竟要送,她说:“不用送的,店里少不了你,我坐班车也方便,要不你来家吃晚饭然后接我们回来。”
        许竟见她坚持,便去了店里,罗小礼陪婆婆吃完早餐,然后坐车回了家,刚刚下车,洪欣就过来了,两人多日不见,很是开心,罗小礼进屋和爸爸妈妈说了一声就去了洪欣家,进得家门,只有洪欣一人在家,罗小礼坐下问:“你家文章呢?”
        洪欣泡了茶给罗小礼说:“隔壁村死老人,做法事去了。”
         罗小礼犹豫了一下说:“你爸爸好得怎样了?能出去做事了吗?”
        洪欣说:“好是好多了,靠嘴巴拿笔赚钱的,中过风,别想了。”
        洪欣说完,犹豫了一下说:“看你,还是关心家里,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哥哥的,那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帐,你已经有了惠子,再生一个自然不能生了,孩子都是哥哥的,万一以后哥哥要要回来,许竟怎么办,你岂不是害了许竟?”
        罗小礼听着洪欣的话,陷入沉思,洪欣继续说:“如今我哥哥知道错了,要不,你和我哥哥复合,岂不是两全其美。”
        罗小礼这才醒过来,原来洪欣是说客,她摇头说:“不可能了,他人都带回来了,我没那么残忍。”
        这时,洪帅突然闯进来说:“小礼,没事的,我不爱那个女人,是她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我,我保证送走她,你给我两天时间,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我也保证不再犯错误。”
        又是不爱那个女人,又是女人死皮赖脸要跟他,罗小礼看着这个男人,突然觉的他很陌生,也很残忍,很禽兽,她突然觉得这男人好恐怖,她不想看到他,她赶忙起来想走,没想到门口被赶过来的朱莉叶堵住,朱莉叶咬牙切齿的说:“我就知道你兄妹鬼鬼祟祟没安好心,原来约到这里来见这不要脸的臭三八,你们一家都不是好东西,老娘跟你们拼了!”
        罗小礼分明看着那女人咬牙切齿和他兄妹说话,却没提防她是分散她的注意力,那女人说完对着她猛然撞过来,罗小礼脑袋一片空白,完全呆住了,她被撞得倒在茶几上,肚子刚好压住茶几的角,她顿时汗如雨下,痛得叫了出来,洪帅和洪欣赶忙把她扶起,只见血从大腿流下,罗小礼晕了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1-19 18: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并不是聊得来,就适合在一起;并不是适合,就能够在一起;并不是能够在一起,就会永远在一起;也并不是永远在一起了就会幸福。问好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5:46
  • 签到天数: 84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19 19: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酒后乱性啊!一念之间没有把持住,悔之晚矣,许丝羽最终能原谅他吗?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20 19: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鹿城飞侠 发表于 2016-1-19 19:40
    真是酒后乱性啊!一念之间没有把持住,悔之晚矣,许丝羽最终能原谅他吗?继续关注!

    谢谢飞侠的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20 19: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茶炉 发表于 2016-1-19 18:53
    并不是聊得来,就适合在一起;并不是适合,就能够在一起;并不是能够在一起,就会永远在一起;也并不是永远 ...

    爱情来了没有理由,爱情走了不需要理由,人生需要爱情,但更需要放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20 19: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洪欣上了120后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赶忙拿了罗小礼手机找到许竟电话号码,当她看到罗小礼手机上那个标有亲爱的竟字样,她知道她今天做错了,也闯祸了,因为,罗小礼和哥哥生活六七年,手机上哥哥的称呼一直只是洪帅,她和许竟才多久,称呼如此亲密,可见她有多重视许竟,那么,她今天所做不但无聊,而且大错特错,后果很严重。
        她犹豫了一下,拨通电话,那边还没等她说话便听到开心的笑声说:“怎么了,老婆,到妈妈家了吗?怀着宝宝可要小心,这么快就想我了啊,我可要吃晚饭才来哦,来啵一个。”
        洪欣等对方闭嘴才说:“许竟,我不是你老婆,你赶快快来二医院。”
        只听那边啪的一声,好像手机掉在地上,然后又捡起来问:“我老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洪欣说:“你先别急,她只是不小心跌了一跤,你过来便是。”
        洪帅一直看着昏迷的罗小礼,听见洪欣打电话,他问:“你刚刚跟谁打电话,要他来二医院?”
        洪欣说:“小礼男朋友。”
        洪帅生气了说:“你干嘛打他电话,我才是小礼老公,你叫他来干嘛。”
        洪欣说:“她是你老婆,那朱莉叶呢?”
        洪帅说:“男人的事,说得清吗?还要你管我不成,她今天做出这样的事,你打量我还会要她吗?”
        洪欣说:“好,你有理,你对,不用通知她男友,她是你老婆,如今这样肯定要抢救,要做手术,你带了多少钱?”
        洪帅说:“仓促之间我哪有钱,在你家出事,你没带钱吗?”
        洪欣白了哥哥一眼问医生:“医生,严重吗?她现在一直昏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进院要多少钱?”
        医生说:“一直在流血,进院会要抢救,只要不大出血,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你们太不小心了,让孕妇撞这么重。这个进院先交一万吧!”
        洪帅说:“晕,一个流产手术要一万?”
        医生说:“这是流产手术吗?”
        洪欣拨通电话说:“文章,你马上到家里拿存折去市里取一万送二医院来。”
        文章正在做法事说:“出什么事了?”
        洪欣说:“横竖我没事,我们家没事,你别急,只送钱来就是。”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许竟早就等在那儿,看着罗小礼被从单架上抬下来,他扑过去喊:“小礼,小礼,你怎么了!小礼,你别吓我。”
        医生说:“快,进手术室,家属去缴钱。”
        快进手术室时,小礼听到许竟的声音,醒了过来,微弱的喊一声,竟,我爱你。说完这一句,人被推进了手术室。
        许竟看着洪欣问:“小礼怎么回事,她怎么肚子会撞到东西,是不是你哥哥下的手。”
        洪帅过来,一掌推在许竟肩头说:“你神经病,我老婆,怀的是我的儿子,我会下手吗?”
        许竟说:“小礼说过今天要找洪欣玩的,洪欣你说,小礼为什么会这样。”
        洪欣说:“她,她不小心跌了一跤,撞到肚子了!”
        许竟说:“我不相信,小礼做事一直很小心。”
       洪帅过来指着许竟鼻子说:“我老婆,关你屁事,你逼我妹妹干嘛。”
       许竟说:“懒得理你,要理也要理个讲道理的,到底怎样,小礼迟早会告诉我的。”
        洪帅又用力一推许竟说:“左一句小礼,又一句小礼,小礼是你喊的吗?今天我和她谈好了,他要和我复婚。”
        许竟明白过来,小礼受伤,一定与洪帅有关,他不想理这个无理取闹的男人,为小礼和这个男人生活了七年而感到悲哀,他只是想不到,洪帅原也没这么无赖,只是现在他明白了自己对小礼的爱,眼看要失去她,关心则乱,更何况看见情敌,他还想推许竟,一个医生过来,很生气的说:“这是医院,做手术的地方,有你们这么闹的吗?要闹外面闹去,谁是罗小礼的丈夫,过来签字。”
        许竟和洪帅同时过去,医生瞪大眼睛说:“孩子保不住了,大人还在抢救,谁签字。”
        许竟说:“我是她的法定丈夫,我妻子不会有事吧!”
        医生说:“你怎么做丈夫的,撞这么重,应该是有人推她,撞在硬物上,自己跌倒不可能撞这么重,应该没生命危险,不过不排除以后不能怀孕的风险。”
        许竟说:“只要小礼没事就好,其余的都不重要。”
       洪帅说:“你当然觉得不重要,孩子是我的不是你的。”
       许竟说:“孩子在小礼肚子里,我很在意,无论谁的我都会珍惜,我还会保留追究伤害小礼的人的责任,我只是说,在我心里,小礼比我的生命还重要,她以后能不能生孩子才真的不重要。”
        医生赞许的看了看许竟,进了手术室,洪帅还想说什么,洪欣说:“哥哥,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许竟,是我嫂嫂推了小礼,这件事怪我,我还企图撮合小礼和我哥哥,可小礼心里只有你,我错了,所以医院所有费用由我出。”
        这时,文章打电话过来,洪欣告诉他在二楼,文章赶忙上来,洪欣问:“钱带了来没?”
        文章说:“谁,怎么哥也在,是岳父怎么了吗?”
        洪欣说:“不是,是小礼出事了!把钱给我,我去缴款。”
        许竟说:“你不用去了,我早缴了,你们走吧,以后少惹我家小礼就好!只要小礼没事,这事就这么算了!”
        这时,肖凤翔和许母赶过来,肖凤翔对许竟说:“哥,嫂嫂怎样,要钱吗?我带钱过来了!”
        许竟说:“不用,我已经缴了!”
        许母问:“怎么出的事,我媳妇和孙子没事吧!你告诉我,不要瞒我。”
        许竟声音有点哽咽说:“妈,只怕小孩保不住,”
        许母哭了出来说:“唉,怎么就出事了呢?早知道这样我就跟了过去照顾了,亲家母他们呢,我要问问他们是怎么回事。”
        许竟说:“他们也才知道,在赶过来。”
        洪帅突然站出来,走到老太面前说:“你哭什么呢,你儿子只不过是做现成的爸爸,没费一点力,孩子是我的。”
        洪欣突然过去,狠狠扇了她哥哥一个耳光,骂:“你是个疯子,总爱乱说话。”
        洪帅对着妹妹吼:“我说的是事实。”
        洪欣说:“对,你说的是事实,所以你是疯子,只有许竟才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所以小礼爱他,选择他,我现在终于明白小礼怎么会那么决绝的离开你,因为,你根本不值得她爱和付出。”
        许母说:“小姑娘不需要说那么多,不管小礼肚子里孩子是谁的,只要是在我媳妇肚子里,他就是我孙子,也是我竟儿的儿子,我不介意,我相信我儿子也不会介意。”
        许竟紧紧的抱住许母,他一直不敢告诉妈妈小礼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没想到妈妈会这么开明,他说:“妈妈,我爱你,我爱小礼。”
       洪帅听了老太的话,终于冷静下来,为自己龌龊的思想而脸红,他静下心来,不再说话,大家静静的等小礼出来,这时,罗家勋和罗婶也赶了过来,和许母女婿打了招呼,看见洪帅,有点尴尬,洪欣过去,细细说了事情经过,众人唏嘘不已,只要洪帅的脸越来越红,所有人也不去吃饭,守着手术室的大门静静等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5:46
  • 签到天数: 84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20 20: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一场闹剧,但愿孩子大人都平安。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44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6-1-21 01: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8: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罗小礼终于被推出手术室,由几个医生簇拥着推到病房,挂着氧气,护士很快过来换了药水,所有的人都拥入病房,许竟和洪帅抢到床头,一人一边,两人同时喊小礼。
       罗小礼转头看着许竟说:“阿竟,宝宝没了。宝宝不在了,我的孩子”说完,眼泪如泉水般涌出来。
        许竟用纸为她擦眼睛说:“我知道了,是我签的字,那是意外,你也不想的,我想我们的宝宝会原谅你的。”
        罗小礼说:“不是,怪我,我早两天和你说要打掉他,竟,我错了!不该有那样的想法,所以出事了!”
        许竟说:“你真傻,不带你这么想的,我们一直都希望他到来,你也没说不要他,是他不喜欢我们做他的爸爸妈妈,你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了好不好。”
        洪帅看着他俩,心里很愧疚,说:“对不起,都怪我,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孩子,我混蛋,我没能保护好你,都是我的错。”
        罗小礼说:“洪帅,你走吧,我和你不可能了!你好好和朱莉叶过日子,她还是个孩子,又怀了你的孩子,大老远跟了你来,她没有安全感,所以脾气坏些,女人需要的安全感是男人给的,你以前没给过我,现在你还不改吗?”
        洪帅哭了出来:“小礼,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可是已经迟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了,爱一个人,只要她幸福就好,我祝福你,我走了!”
    洪帅走了出来,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了很久,低低的哭泣,哭泣着属于自己失落的爱情,人就是这样,有些东西,不到失去,永远都不会珍惜,如果没有朱莉叶,他就是和罗小礼一辈子,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爱她那么深,他一直以为罗小礼只是他的附属品而已。
        洪帅走后,罗小礼一一和来看她的打招呼,然后她叫大家去吃饭,她婆婆执意留下照顾她,让许竟带他们去吃饭。
        等人都走了,小礼说:“妈妈,对不起。”
        婆婆说:“傻孩子,你也不想的,没事,以后还有机会。”
        小礼说:“医生说要看恢复得怎样,不一定有机会了,妈,如果我没的生了,我想和许竟分手。”
        许母说:“你傻啊,你有惠子啊!如果不能生,惠子一个也够了呀,别想那么多,说那么多,你看你,嘴唇都干了,我帮你擦点水。”
        罗小礼看着婆婆,想起以前在洪家那尖酸刻薄的那个婆婆,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她疲倦了,她幸福安祥的闭上了眼睛。
        再说,朱莉叶一气之下推了罗小礼,看到罗小礼血流不止,她有点害怕了,幸亏所有的人注意力在罗小礼身上,她悄悄出来,回到家里,等代暴风雨的到来,中午婆婆喊她吃饭她都没出来,洪婶见她不出来,也懒得喊她,和老头开始吃饭,老头恢复了很多,勉强能说话了,见媳妇没出来说:“再去叫一声啊!”
        洪婶生气了说:“你怜香惜玉一辈子,你自己喊去,做饭不帮一点忙,吃饭了还要喊,喊还不来,什么东西。”
        洪叔说:“你小声点,她也听得一些懂。”
        洪婶说:“笑话,我说话干嘛要小声,我行得端,坐得正,一个做婆婆的还要怕媳妇不成。”
        朱莉叶在房里知道婆婆说自己,因为心情不好,懒得理她。
        洪帅下午两点到的家,一付无精打采的样子,洪婶问他去哪了,吃饭了没,他都懒得说话,直接进了卧房,朱莉叶假装睡着,等到着狂风暴雨的到来,可是,洪帅进来只是静静的躺着,静得让她感到害怕,她偷偷瞄开眼睛,想看看他在干嘛,只见他仰躺在床上,眼眶红红的,空洞洞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朱莉叶一直等他发话,心想,最多骂我一顿,打是不可能的,毕竟我肚子里有孩子,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洪帅的,怀孕之前,她还有个男朋友,和那个在一起的时间还多一些,只是那个男人只有二十岁,性格还像个孩子,当她告诉他怀孕了,那个人吓得换了手机号码,人也不见了,过完年,她肚子都现形了,只得找上洪帅,不然,她如何看得上比她大十七八岁的老男人,只是被迫而已。
        朱莉叶一直等洪帅说话,偏偏洪帅不但不说,眼角还留下泪来,朱莉叶心想;难道那女人被她一推,放血死了?他才这么伤心,现如今反正有一架吵,她干脆踢了他一脚说:“哭,哭,哭,哭个屁,你死了爹还是死了妈。”
        洪帅没看她说:“我死了心,死了爱情,死了人生的欢乐和希望,因为有你,我死了我所有一切,我的爱情,灰飞烟灭。”
        朱莉叶说:“那我和你算什么,你把我当什么?”
        洪帅说:“我和你,你只不过当我是一棵救命稻草而已,如果说有爱情,别说我不信,相信你自己都不会信。”
        朱莉叶用力一脚踢过去说:“滚,你找你的爱情去,我不稀罕你。”
        洪帅说:“这时我家,如果你滚,我不介意,你不滚,我也不介意,除了小礼,和谁我都不会在乎。”
        朱莉叶受不了了,疯狂的尖叫,惹得村里的人过来看出了什么事,气得洪婶指着儿子骂:“你也管管你这个泼妇,你真是花中选花,越选越差,留她在这,这日子怎么过。”
        洪帅说:“妈妈,没事的,以前小礼在,你也说和她没法过日子,现在她你也说没法过日子,反正没法过你也过了,没事的。”
        洪婶说:“阿弥陀否,你要是能让小礼回来,就是她不能生了,就一个孙女我也心甘。”
        洪帅说:“我当时和您打了电话,您不是极力主张我离婚,把她带回来吗,现在又说要小礼,你以为你儿子真是男神啊,想要谁就谁吗,其实小礼已经怀孕,是我的孩子,被她推得流产了,现在在医院,如果当初你不做主张,你也会做奶奶,小礼还是我的妻子。”
        说完,洪帅走了出去,洪婶一阵气苦,她知道儿子怨着她,当时,儿子不想带朱莉叶回来,想让她打掉孩子,是洪婶坚决不肯,说了罗小礼许多不是,说她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生,现如今有人肯为你生,未什么不带回来,罗小礼当年也是死皮赖脸跟着你,你又不怎么喜欢她,和她离了婚,她把孩子带走,就算朱莉叶生个女孩,你也还能生一个,她年纪小,想生几个都有。儿子听他劝才执意和罗小礼离婚的,哪能想到朱莉叶是个没有修养的泼妇,现在不但儿子怨着她,连她自己也后悔了,现在她才明白,原来媳妇不是她调教得好,是那罗小礼本来就好,像朱丽叶,就是有通天本事,她也调教不出来。
        接下来婚礼将近,朱莉叶这才通知娘家她要结婚,她家在湖南某山区,她是家里老大,地下还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都在读书,家里因为计划生育躲躲藏藏,也没赚什么钱,为了生个儿子,罚款倒罚了不少,欠了一屁股债,夫妇俩虽然常年在外赚钱,也只刚好家用,好不容易熬到大女儿能打工挣钱了,谁知道她却要嫁人,她父母死活不肯,说:“没有十万块 礼,无论如何也不让结婚。”怎奈女儿不争气,说自己有五个月身孕了,挺着大肚子,夫妇俩最后决定过来,看情况办事,如果男方紧张孩子,就以打掉孩子来要挟,如果不紧张,再图别的办法。反正是,走一步算一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5:46
  • 签到天数: 84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22 18: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朱丽叶真够狠毒的,害人丢了孩子,差点要了大人的性命,洪帅也是悔之晚矣,关注后续情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18: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四月中旬,半边街村洪家和罗家开始忙起来,洪家要做结婚酒,罗家要做回门酒,村里每家都请了一个帮忙,洪家请了八字先生合的日子,是阳历的五月三号,偏偏罗家嫁女是五月一号,回门是五月三号,碰在一天,洪婶就不高兴了,逢人就说罗家是故意和她家较量,说罗家不要脸,女孩二嫁还大张旗鼓,以为光荣,七嘴八舌说了很多,这话自然有人传到罗婶耳里,罗婶说:“我们没想要较量,回门酒,小打小闹而已,我儿子结婚没做酒,女孩那年也嫁没热闹过,只是接村里人吃个便饭!”
        罗婶嘴里这么说,却请了附近最有名的厨师,连杀的猪都是没喂过饲料的纯土猪,别看农村的猪,都分好几种,有纯良种杂交猪,有土猪和良种猪杂交的,还有纯土猪,纯良种猪是瘦肉型,几乎没有肥膘,全饲料喂养,这种猪肉有腥味,味道最差,其次是良杂猪,良种猪和土猪杂交的,味道也不好,味道最好的是土猪,如果土猪没喂过饲料,煮普通的米饭野草喂,那就是最美味了,现在饲料太多添加剂,就算玉米喂养,玉米也大部分是转基因,肉都成毒药了。
        罗婶其余的菜也不用冻货,她说的,不搞最贵的,但要吃得放心。
        婚期还差半个月,朱莉叶的爸爸妈妈带着她弟弟过来了,她父母三十多岁,大不了洪帅多少,叫他们爸爸妈妈洪帅有点叫不出口,朱莉叶就说他不尊重她的父母,洪帅没办法,只得胡乱叫了。
        她父母来了以后,她经常用家乡话和父母聊天,说些什么,洪帅根本不明白,他父母看上去就是做事情的人,但到这里后,每日出来闲逛就是吃饭,家里一下添了这么多人吃饭,洪婶有点忙不过来,更添上朱莉叶弟弟只有三岁多,不是砸盆就是打碗,洪婶恨得牙痒痒,却又不敢怎样,老头帮不了忙,儿子也没做过事,媳妇挺着肚子简直就是太皇太后,所有的事情好像都该她做,还好因为结婚,洪帅把把奶奶接了过来,老太婆见媳妇忙不过来,帮忙烧茶煮饭,打扫卫生,她才没那么累,对婆婆的态度好了很多。
        这天早上起来,可能有点感冒,她起来头有点晕,就没出去买肉,婆婆烧火,她煮面条,面条端上去,每碗里面只有一个鸡蛋,婆婆和她还在收拾,朱丽叶和爸爸妈妈还有弟弟早坐桌子旁边,洪帅陪客,他爸爸坐他旁边。
    朱莉叶翻了一下面条说:“这么清汤寡水面我一个孕妇吃也就罢了,毕竟我已经嫁到你家,可以随便,我家离你家那么远,我爸爸妈妈来一次容易吗?肉末都不放一颗,叫人怎么吃。”
        洪婶忍着没回答,毕竟亲家在,吵起不好听,她把一碗有鸡蛋的面端给了正烧开水的婆婆,自己吃的才是真正的光头面,婆婆知道鸡蛋不够,原以为自己没的吃,没想到媳妇给了她,看来媳妇真的变了很多,大概是吵起来街坊邻居看笑话,她也学会忍了!以前是小礼忍她,现在倒好,她转过来忍媳妇。
        朱莉叶是冲洪帅说的,见洪帅不理,她爆发了,一摆筷子说:“你聋了还是哑了,不听见我说话吗?别人不当回事你也该想想事啊!他们是你的岳父和小舅子。”
        洪帅说:“出门就有肉称,你自己不会去买吗?”
        朱莉叶说:“我去买,你家人都死光了吗?要一个孕妇去买。”
        朱莉叶父亲刚想阻止女儿再说胡话,洪帅早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说:“,大清早你就发癫,你那天推小礼我就要打你的,你知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被你推掉了,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才回家,还不知道能不能再生育,你的心怎么这么毒啊!你再无理取闹我看见一次打一次。”
    这一巴掌打出了祸,朱莉叶滚在地上嚎啕大哭捶手顿脚,洪叔只是面无表情机械吃面,洪婶忙放下碗筷过来扶她说:“起来吧,小心肚子里的孩子,面里不是放了鸡蛋吗?只不过今天一早上没放肉,用得着这样闹吗。”
        朱莉叶说:“你呀,你儿子打我还说我闹,你只惯着儿子刻薄媳妇,难怪邻居都说你出了名不孝顺婆婆,专会折磨媳妇,这阵子哄我,不过是看我爸爸妈妈在,别哄着我就以为我什么不知道。”
        当着一家人扫自己的脸,洪婶脸再也挂不住了,也不拉媳妇,说:“洪帅你过来。”
        洪帅过来,洪婶抬手一个耳光说:“你们回来就没消停过,自己没存一分钱,离个婚花了我好几万,现如今结婚还要用我的钱,自己没一分钱回来,还要在家挑三拣四,老娘为你们操碎了心你们谁放在心上,再吵你们就滚,随你们滚哪里去,我眼不见为净,如果不滚,都给我安分点,反正我恶出了名,索性做出来给你们看看。”
       这时,朱莉叶父母把朱莉叶扶了起来,洪婶说:“亲家,亲家母,对不起,儿子三十几还不懂事,让你们看教训儿子,做父母的也是无可奈何。”

        那亲家忙说:“没事,没事,孩子不听话就该教训教训。”
        亲家刚刚用家乡话劝女儿,说找这么个地方,这么个人家也不错,远比家里山区好多了,现在困难点,只要夫妻齐心就有好日子过,做人不要太过分,不要搞得不能回头朱丽叶这才起来平息了战争。
        到得上午,洪婶去了趟女儿家,和女儿借了一万,没办法,家里老伴病,儿子离婚,用去了她所有积蓄,洪帅结婚还得用不少钱,她只得跟女儿暂借一万,她回家时路过罗家,罗家正搞完装修,所有地方都焕然一新,又建的是欧式小洋楼,在村里很抢眼,她看了两眼,怕撞上小礼,也不想见罗家人,急急的回了家。
        小礼在医院有婆婆天天熬汤细心照料,身体恢复很快,半个月就出院了,虽然孩子没了,还好对身体没多大影响,于是,两人的婚礼准备如期举行。

        时间过得真快,道了五月一号,是许竟和罗小礼大喜的日子,还只有八点半,罗家就开始热闹起来,那来接新娘的都是豪车,来了二十多部,长长的摆在半边街上,很是威风,村里人都来看热闹。
        许竟带着哥们去接新娘,罗小礼的闺蜜拦着不让进,那红包流水般塞了进去,闺蜜们贪心,就是不放,这边来了好多小伙,趁塞红包抢开门,许竟冲进去抱着新娘就走,刚刚到外面,还有人拦,他朋友赶忙塞红包给那人,那人就是不走,原来那不是别人,是洪帅,他喝了很多酒,拦住许竟说:“许竟,那是我老婆,你凭什么抱走她。”
        许竟的朋友一把推开他,他一个踉跄倒在地上,一下死死抱住许竟的腿说:“你不能抢走我的老婆,他是我的老婆,你为什么要抢别人的老婆啊!”
        洪欣赶忙过来拉她哥哥说:“哥,你别出洋相了好不好,你老婆在家里,你后天就要结婚了,你别胡闹好不好。”
        罗家人缘好,村里几乎都来看热闹,可没想到看这么一出闹剧,于是,上去了几个男人,把喝醉酒的洪帅拉开,许竟赶紧上了婚车,本家的忙放礼炮,车子排着长龙缓缓而行,向市里开去。
        看热闹的人缓缓散去,只留下洪欣和烂醉如泥的洪帅躺那撒泼不肯起身,罗家勋儿子媳妇,孙子和老伴去送亲了,只有他和惠子在家,罗家勋过来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要离婚也是你,不肯放手也是你,一个男人要有担当,就算小礼愿意回头,你家里怎么处理,做男人,就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承担起责任,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放疯撒泼。”
        洪帅一下抓住罗家勋的手说:“爸爸,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妈妈,对不起惠子,更对不起小礼。”
        罗家勋顺势和洪欣把他扶起来放椅子上坐下,惠子过来说:“叔叔,你哭什么呀,妈妈和爸爸结婚多好,奶奶对妈妈对我都好,我们很幸福,叔叔也要结婚了,叔叔很快就做爸爸了,叔叔也好也幸福,所以叔叔不哭。”
        洪帅抱住惠子说:“惠子,爸爸对不起你,你能不能叫我一声爸爸。”
        洪惠子说:“你不是爸爸,是叔叔,在你家奶奶不喜欢我和妈妈,经常骂我们,所以我们要回爸爸那住,等爸爸妈妈结了婚我就过去。”
    洪帅听了惠子的话,完全被打败了,原来他这么失败,老婆不要他,女儿不认他,他心灰了,放开惠子,他转过身,慢慢的往家走,没有一点生气。
        洪欣不放心,跟了过去,只有罗家勋感慨万千,六七年了,洪帅从没喊过他们,没想到,离婚了,他倒喊他爸爸了,这笔帐,他真不会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6 天前
  • 签到天数: 115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23 16:33: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眨着眼睛的鱼 发表于 2016-1-21 18:47
    十一



    局中局,报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2-14 21:15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9: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五月三号,两家都开始忙起来,洪家是结婚酒,罗家是回门酒,村里的人每家都必须去一家帮忙,还好五一长假,村里回来了很多人,才能把人分开来,一家去一个,每家收的红包差不多,但罗家席面多了很多,同样送红包,洪家回扣五十一包烟,罗家回扣一百一包烟还有毛巾香皂,加上罗家人缘好,喝喜酒的都跑来他家,洪家虽然赚了实惠却丢了脸,反正好说三天,丑说三天,随便人家怎么说去,洪婶想,没钱了,要那虚脸干嘛,随他们说去。
        第二天朱莉叶爸爸妈妈和弟弟要走,洪婶一人打发了一个五千的红包,虽然花去了一万五,毕竟人家给了一个闺女,洪婶送亲家,亲家母上车说:“一点点意思亲家收下,女儿在这尽管放心,不会让她受委屈,您也知道,老头病儿子结婚,钱都用空了,以后赚了钱,让洪帅和莉叶再好好孝顺你们,再有,如果不嫌弃欢迎多来走动,这才是亲戚之道。”
        朱莉叶父母接了红包,很是开心,叮嘱闺女要听话,说了很多,很快,车子来了,朱莉叶看着爸爸妈妈上了车眼泪流了出来,追着车子走了几步,看到弟弟也在喊大姐,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
         洪婶安安静静过了三天,她把儿子媳妇叫到面前说:“为了你们结婚,我花光了所有积蓄不说,外面还有人说我闲话,我一直以来是个要强要面子的人,现如今你爸爸赚不到钱,我还要那虚理干嘛,只是我在你妹妹那借了一万,你们喊礼红包也有好几万,这一万你们必须给我,我都没跟文章说,悄悄还了你妹妹才好。”
        洪帅说:“喊礼红包都在莉莉那,莉莉,你数一万给妈妈。”
         朱莉叶犹豫了半天说:“喊礼红包才五万五,我给了爸爸妈妈五万,自己只有五千了!”
        洪婶半天没回过神来,想着自己为了体面,还给了亲家一家一万五,没想到媳妇倒贴五万,她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着儿子垂头丧气的样子,她好不容易平息住怒火说:“很好,你们的钱你们自己做主,我也是多管闲事,你妹妹这一万,我秋后卖了谷子还她,现如今你们结了婚,自己过去,只是媳妇好像是八月的预产期,你们该赶紧存钱了,到时候,这五千块连去医院都不足,如今生小孩,没人在家生的,更别说以后的奶粉钱,都是天文数字这些你们自己想办法。”
        洪帅说:“妈,已经这样了,我只好出去打工,莉莉挺着肚子不可能自己做饭,在家只能你照顾着,”
        洪婶说:“你们如果放心我照顾有什么就吃什么,我不会介意的,如果挑三拣四,你们趁早一起出去。”
        洪帅说:“妈妈,我怎么能带她出去,两个人在外面要租房子,她又不能工作,要那样,那别想存一分钱。”
        洪婶说:“既然这样就留家里,一起过吧,只是家里这一折腾,完全架空了,日子必须节俭了,媳妇想吃什么自己买来我做,我们就随意了,反正自家有的还都是绿色的,莉莉,你要愿意在家就好好过,你要跟洪帅去我欢迎。”
        朱莉叶赌气把五万给了父母,她没想到婆婆又另外会给一万五,婆婆说的句句在理,她说:“我在家跟您一起好了,你们吃什么我吃什么,现如今我月份大了,胃口好了很多,不挑食,让洪帅放放心心去赚钱。”
        当晚,两人无话,第二天,洪帅收拾了东西,去了南方。
        其实许丝羽也去了南方,一个人,背个袋子,四处流浪,开阔了视野,也淡化了闺蜜和肖凤翔带来的伤害,哥哥和小礼一直帮肖凤翔当说客,她开始有点抵触,后来心情好了,毕竟两个也有感情基础,慢慢的心软化了,虽然不和他微信聊天,她发在朋友圈的东西肖凤翔评论她不再删除,但她却抵触回来,直到说嫂嫂有了身孕,哥哥和妈妈很紧张,不准她去哥哥店里,哥哥要她回来帮忙,她才说回来,只不过她也知道,要她帮忙只是一个要她回去的借口,哥哥为了照顾嫂嫂,店里请足了人,可就算这样,她觉得自己回家需要很大勇气,她在朋友圈发了感叹,肖凤翔留言说去接她,她也没答应,只说自己在南方的某个小镇。
        肖凤翔见许丝羽默许了他的行动,便开了汽车,向小镇出发,早上动的身,傍晚时分到的,那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小镇,很多石头砌的房子,有一层的,也有两层的,一条小河从小镇流过,青山绿水,老树昏鸦,夕阳笼罩着安静的小镇,镀上一层黄金般的光辉,真的很美。
        肖凤翔把车停在小镇最大的旅馆前,那是一栋三层楼房,是镇上最高的房子也是石头磊造的,许丝羽就住在这里,他来到前台问服务员,许丝羽住哪个房间,那服务员看他一眼说:“你叫什么名字。”
        肖凤翔说:“我是肖凤翔,她的老公。”
        服务员说:“哦,许小姐她要我告诉你,她说,她走了,房间里有一封她给你的信,你进去看看就知道。”
        肖凤翔拿了房卡,赶忙到得楼上房间,房间的床上,果然有一封信,他拆开来,上面是许丝羽娟秀的字体,上面写:“翔哥,想着你会来,我胆怯了,我觉得还是无法面对,房间你住一晚吧,我给你买了单,明天你就回家吧,厂里需要你,别管我,说不定哪天我就回到你身边了,那时我克服了心里障碍,我们又可以幸福的在一起。”
        肖凤翔倒在床上,所有的喜悦和希望一下泡沫,他有点不能接受,不就是出次轨吗?至于记恨那么久,如今这世道,不花心的男人太少了,特别是像我这样的成功人士,不花心才真奇怪呢!他越想心里越难受,他脆起来,决定到楼下买醉。
        楼下就是餐厅,正是晚饭时间,厅里很多人吃饭,他来到一不起眼的角落,,叫了瓶红酒,三四个菜,一个人喝着闷酒,正无聊,突然,一个红裙美女来到他面前对他说:“来来来,人生何处不相逢,帅哥,来,干一杯,一起喝酒,一起放飞寂寞。”
        肖凤翔说:“美女,你醉了,该去休息了,你朋友呢?”
        美女说:“我没朋友,就一个人,哈哈,哈哈,你说好笑不,我只是一个人,我男人现在在我闺蜜的床上。”
        肖凤翔四处看看,难道是丝羽找人试探他?
        那美女见肖凤翔四处张望说:“你们男人啊!又爱偷腥又胆小,陪我喝杯酒,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肖凤翔看那女人,不像演戏,他猛然想起,许丝羽受了刺激会不会像这个女人一样在外买醉勾引男人,想到这,他几欲发狂,他对那女人说:“喝就喝,谁怕谁。”
        肖凤翔又叫了一瓶红酒,听那美女说她男人怎么和她闺蜜私通,她一直埋在鼓里,直到有一天被她逮个正着,她男人和闺蜜对她说他们只是玩玩而已,没打算破坏彼此的家庭,要她不要介意,人生不要太认真。肖凤翔也倾诉自己的苦衷,一样的例子,一样的结果,这女人也是说要出来散散心,却在外面四处勾引男人上床,看着这活生生的例子,肖凤翔想着许丝羽出门大半年,如果也这么疯狂简直不可想象,他嫉妒得恨不能一死,他咬牙切齿对红衣美女说,你要疯狂我陪你。许丝羽出去这大半年,肖凤翔一直压抑自己,他突然很想发泄,他搂着这个喝醉的美女,往许丝羽为他开的房间走去,他并没醉,只是嫉妒烧昏了他的脑袋让他再次做出不明智的事情。。
        许丝羽见肖凤翔来找她,突然又觉得无法面对,于是她留了封信离开小镇,但刚到市里,她又后悔了,既然还爱着凤翔,总是要面对的,何不选择原谅,对两个人都好呢,于是她又打的回来,到旅馆时已经是九点,餐厅的客人都以散去,她来到前台问,刚好那个见过肖凤翔的服务员准备下班,她告诉丝羽肖凤翔在楼上房间,许丝羽问服务员要了张房卡,说是要给老公一个惊喜,她拿了房卡向房间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5:46
  • 签到天数: 84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24 16: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许丝羽和肖凤祥终于破镜重园了,关注情节发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8-20 12:44 , Processed in 0.12967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