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茶炉

[原创] 城西往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0:5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俗话怎么说来着?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这话放在尤主席身上再合适不过。
      一进门儿,尤主席便苦着一张脸拉着单胖子的胖手大倒苦水,说到动情之处,还恰到好处的挤了几滴眼泪。
      单胖子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当着自己的面儿掉眼泪,女生哭能让他手足无措,爷们哭……他还真没经历过几回,尤主席这一哭,单胖子那颗圣母心又软了。
      赶紧让到办公室,倒上茶,递上烟,让老尤坐定了,这才问道:“老尤啊,也别哭了,您这么大的领导,跟我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面前这么着,跌不跌份啊?有事说事,只要是我小单能办到的,没二话!”
      单胖子话音刚落,尤主席立刻不抽泣了。忙不迭从文件包里掏出一叠纸,往茶几上一搁。
      “我就知道单总绝对不会拒人千里之外的,过去是老哥我对不住老弟,老弟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不会跟我计较的。是这么个事……”好么,几句话就把单胖子给架到了天上,单胖子低头一看,脚下边儿浮云缭绕,深不可测……
      架都架到这份儿上,那就先悬着吧。
      单胖子瞄了几眼茶几上的纸张,见那上边都是大红色儿的字头,心说连红头文件都不避讳的拿出来,说明确实有很棘手的事儿。
      单胖子索性不动声色,等着尤主席的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12: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尤主席一抹脸儿,马上开始公事公办。
      “这个,小单啊”
      单胖子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一万个瞧不起面前的这位处事圆滑的个体劳协一把手。刚才还单总单总的喊呢,这么会儿的工夫,得,连总都不恭维了,直接小单了。到底是当领导的,变脸变得比翻书都快。
      “小单啊,市里头下来了文件,要我们海清区的个体户们迅速行动起来,争取在国际奥委会视察团到来前,把咱们这一片儿的餐饮企业来个从头到脚的大换血,那些实在是不入流上不得台面的小作坊跟小摊贩一律要予以清理,集中提高中高档餐厅的整体素质。这个这个,外边要亮丽光鲜,那些个乱七八糟的灯箱广告牌子都要撤掉,区里打算统一给大家安装新的灯箱跟固定广告牌子,当然了,是需要大家适当的分摊一些费用的,毕竟国家为了举办那么大的国际体育盛会已经花费巨大,咱们不能再让国家给咱们额外出资了是不是?还有,市里跟区里的头头们说了,餐厅人员必须严格登记入册,健康有问题的,身份证件有问题的,都要尽快清理,该发原籍发原籍,补办健康证明赶紧补办!总之就是一句话,把一切问题尽早扼杀在摇篮中!这个这个,除了面子要搞,里子也要搞,民以食为天嘛,作为故都,很多民间的传统小吃还是要尽快挖掘整理,搞出咱们故都的特色,让国际友人们,让那些即将来自五湖四海的各国宾客们吃的如意,吃的放心,吃的满意!这个这个,小单啊,作为海清区餐饮企业的龙头老大,烩春堂必须也一定要带个好头,跟你透个底儿,市里的大头头们对你的烩春堂很看好咧!我老尤也看好你,小单啊,你可一定要为国争光,为咱们市里区里争光啊!”
      这要是搁在十年前,尤主席的这通云山雾罩的侃,又是赏胡萝卜又是赏大棒的,单胖子早就如蒙圣恩感激涕零,就差给尤主席跪下磕几个了。但是,放在今天,时下,眼前,单胖子的脸上连个酒窝都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7: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尤主席知道,眼前这个小胖子想的是啥,估摸着他立刻就得哭回去。
      今日之单胖子已经不再是当日之单胖子了。
      今日之单胖子在经历了那么多沟沟坎坎,遭了那么多大灾大难跟天打雷劈后,依然脱胎换骨,再世为人。就算天大的喜事摆在面前,地大的难事搁在脚下,单胖子兀自岿然不动!他小单好像已经练就了江湖上传说中的“金钟罩铁布衫儿”,这种淡定在单胖子的周围赫然形成了一道炁场,让坐在他对面的尤主席下意识的裤裆一紧,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单胖子垂下眼皮儿,端起小茶壶,揭开盖儿,轻轻吹了几下浮在水面上的几片茶叶,盖好,壶嘴儿冲到嘴角,美美的嘬了一大口。然后,看着尤主席,笑了:“老尤啊,别跟弟弟我摆那些个官架子,早二十年前,你丫在南三街倒腾内存条那会儿,我他么嫌弃过你丫口臭么?就这事儿?也值当您说得这么铿锵有力,冠冕堂皇?呵呵,天空飘过几个字儿,这都不叫事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06: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单胖子过足了水瘾,胖胖的肿脸上满是幸福。
      “小尤儿,说起来咱可都不算外人吧,是,在大家伙儿跟前,面子,我小单给你给的足斤足两,你小尤儿呢,明里暗里可没少给我小单使绊子玩儿猫腻,你丫别晃脑袋,少给我来这套!得得得,您晃您晃,您可劲儿晃,散黄儿了可别怪我这会儿没提醒您,有句老话儿怎么说的?啊,对了,勿谓言之不预也。废话少说,你小尤儿不就是担心你跟上边儿拍了胸脯打了包票回头兑现不了你丫挺的位子不保么?你丫不就是发愁找不出谁来当这个出头的椽子么?所以你丫就想到了我对吧?你丫潜意识里一直把我小单看成是那个怂包蛋子,遇着点儿屁大的事儿就往后缩对吧?小尤儿啊,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丫鼻梁上的老花镜改换了。不就是当个带头大哥么?我当!有什么啊?我烩春堂这许多年风风雨雨的,啥阵仗没经过?我小单跟单家大院还说哭过当年小日本儿住北平宪兵司令部那帮王八蛋的儿子孙子们呢!不就是国际奥委会的参观团么?我告儿你小尤儿,自家的事儿再大,在国事面前那都不值得一提,国家的事儿再小,那也比自家的事儿大!这个道理别人整不明白,搁我小单这儿,明镜儿似的。钱的事用不着你丫操心,就你们个体劳协每年的那点儿政治预算,我看还是拉倒吧。你丫今儿个来找我干什么,我已经明白了。这事儿耽搁不得,说干就干。回头我就去找这条街上的三老四少开动员大会。那什么,小尤儿,尤主席,下回再来,把脸上的油彩擦干净再进来,你丫又不是唱戏的,别回回儿跟我这儿上演窦娥冤。草,你丫真是办公室坐的,比我都胖。那啥,好走不送。”
      这位尤主席早年确实跟村儿混过,跟单胖子老胡他们都挺熟络,后来被上边指定,被群众普选当上了区个体劳协主席,整天坐在庙堂之上,慢慢的就离群众远了。数年的奋斗,外界对他早年的那点儿事基本知者寥寥。也就是在单胖子这儿,这要是还在别处,尤主席估计早就“龙颜大怒”了。可在单胖子这儿,被单胖子指鼻子划脸这通挤兑,尤主席却一点儿都气不起来。这里边儿有的是往事,那什么,他们不让我说,那就一笔带过了。
      单胖子送走尤主席,安排好烩春堂的事由,一手抱着朵朵,一手擎着小茶壶,迈着方步儿拐到了隔壁阅微草堂门口,中气十足的叫道:“胡老板!胡哥在呢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5-1 07:19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1: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说了,单胖子吆喝的这位老胡,胡哥莫非就是发小儿的那个电工老胡么?
      您几位猜对了,还真就是电工老胡。
      电工老胡起当初跟村儿里吃着一份皇粮,旱涝保收,时不常的还有点儿灰色收入。吃饭是没有问题,当初梦中情人周敏还没入他法眼那会儿,他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饿不着。后来,改革春风呼啦一刮,老胡所在的电子所也施行了压缩整编,电工班的那几块料私底下给上边儿送了不少好处,结果,到了公布整编结果时,那几个技不如人的主儿都没挪窝儿,挪窝的只有老胡一个。
      老胡瞬间从天上摔到了地下,公家的身份叫他在同龄人面前骄傲了足足十多年,这下儿,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一贫如洗的老胡在他从前借住的变电站猫了好几个月,最后弹尽粮绝,不得不低三下四的出去找事由。
      早些年,那些个国字号的研究院所里,电工是个又轻松又累不着的活儿,而且,还不问学历,只要手里捏着一张能证明你是如假包换的电工,并且还盖着有关部门技术考核钢印的证明,在没有突发事件跟重大变故的前提下,你就踏实干。你干不动了,儿子闺女顶上来,儿子闺女熬成老师傅了,孙子孙女儿接茬儿上……
      老胡原本是顶替他爹进的研究所,电工的本本他压根儿就没有,全凭着老爹的人缘请人给安排的。这许多年,期间老爹也不无顾虑的劝过儿子,去考个正八经的电工本,备不住日后有用的着的地方,老胡当时哪儿想过那么远,脑袋晃成拨浪鼓,想都没想就否决了。这下好了,真个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眼前就是现世报。没有电工资格证书,光凭嘴说,谁敢把职位许给你啊?!
      身无所长的老胡要不是后来遇到了单胖子,估计这会儿还跟村儿里卖大力扛大活呢。
      老话儿怎么说的,无巧不成书。老胡跟着单胖子混市场,后来又经历了不少风浪,最后遇到了儿时同桌的她……要不是后边儿大意失荆州,老胡跟周敏俩口子现而今也是大腕儿了。
      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说的就是老胡。
      老胡从村儿里消失的这些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周敏到底还是跟他摊牌分手了,独立支摊儿后,生意一落千丈,最后,连店面都为了抵债给转了手,身无分文的老胡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那时候的他,死的心都有了。
      再后来,在村儿里打零工的老胡意外的再次遇到了单胖子。
      单胖子的心可没老胡那般狭隘,早就把当年的诸多不愉快抛到爪哇国的单胖子在街边瞧见正在等活儿的老胡时,圣母的情怀立刻涌上心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20 03:52 , Processed in 0.07749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