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1|回复: 1

欣赏白公智的:村居笔记(组诗12首)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3-9-16 10:43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6-30 14: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欣赏白公智的:村居笔记(组诗12首)

            一、诗缘

         与白公智先生素不相识,只是前几天注册了大别山诗刊,知道他是一个诗人和编辑。在游览时看到他的自选诗,村居笔记(组诗12首);我想诗人自己以为好的,一定有其道理。
         细细地解读欣赏,慢慢地咀嚼享受,又几次扑捉诗句中的生命和光点;又以我的欣赏个性,打乱了诗人的现有的格式,从另一个层面和格式导出我的思考和思维形式(或许是挑剔的,但是冷静和提升的),在解读和欣赏中慢慢地升华诗句中的寓意,把隐逸和隐忍诗句拉直,展开;让深奥和萌动更加简约;无需旁征博引去揣摩或茫无边际地刻意去臆断(杜撰)诗人的命题和意象;我喜欢解读——在用一种沉默的力度和无声的穿透中抵达诗人的心境享受那些美好的意境和层面;至于诗人文字中的隐晦和委婉,意会了就可以了;如诗人木心的诗中说:“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日常,我读诗人的诗没有文字,只有咀嚼;体验咀嚼后生津的感觉,就是欣赏中得到享受。
         当然我喜欢的,就要破题了;看是不是我的阅读和欣赏与诗人有相通相似的,如果有,那就达到了目的。

    二、欣赏和享受

    1、《满岁》:我读出了诗人对于人们世俗的一种善意的批评和劝导,有一些世俗虽然是美好的寄托或期望;但诗人以辩证和不断变幻的世故诠释了“抓阄”,赋予了另一种意义,让人们思考。

    2、《故乡》:两个“你是,我的;我是,你的。“连续的排比气势下,一气呵成地勾勒,托举出诗人的心境,道出了家,国,个人的血肉关系,我读出诗人此时的心与五千年的故国的脉搏一样跳动着;更何止自己小小的故乡和情愁哪?

    3、《我看到了娘的痛》;每一句,都撕心裂肺的疼;我没有解读的文字。有?也是苍白,仅存的只是泪水。

    4、《新生》:我看到月光下一个女人的影子,我想到很多......为”奴隶的母亲“,我那裹着小脚的母亲,还有诸多的母亲形象;而诗人从”新生“的另一个细微告诉我们,”新生“是母亲生命中的一次次的磨难。

    5、《空椅子》:我也写过类似的题材,诗人重叠舒缓有序的句子,有一些民谣更替;我想起叶芝 的”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而诗人则是另一翻版和意境的人生,我在寻找”空椅子“前方的那些意犹未尽的诗意。

    6、《你说你想像一棵树一样活着》——兼致著名作家陈仓兄弟:诗说着一种大我的境界。在人生的轮回岔路口,选择天堂和地狱,都需要修炼才能抵达而诗人不是用励志的口吻,而是通过”树“这个题目,折射人活着的意义。读吧,我也在思考我的生命之树在哪?这就是诗意的抵达和引领——

    7、《我庆幸自己还没有抵达终点》;人生苦短,转瞬即逝;我想诗人在说时间比金子宝贵;我想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8、《草赋》:喜欢这一首,正好前几天我写过落基山脉诗中有蒲公英的情节。我想起鲁迅的【野草】;而诗人的【草赋】赋予了野草另一种人生,诗句是诙谐的也是调皮的,这是诗人驾驭语言的魅力;我想说这是现代版的“离离原上草.....”而白居易缺乏的正是野草那种浩荡而宽广的胸怀;因野草不管四季如何变幻,永远站在巅峰的高度俯瞰天下的。

    9、《童年记忆》:喜欢这一句”只记得有一口巨大的缸,空空荡荡“,质朴又洒脱。不说乡恋和牵绊,一切乡思都是空荡荡的如那口枯井一样的缸;我读过的”乡愁“也不过如此......
    弃置在四十年前的村庄

    10、《采药者说》:这是这组诗中我最喜欢的,我达不到写诗的这个高度。诗人把这些微不足道的草根诗画的微妙微翘;画面中的主人公则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医者;我想起鲁迅和一些前辈的学业都是医学方面的,而他们都放弃了为救中国而从文或从戎;我相信诗人的心智,如我们当下的诗歌状况,热爱诗歌的人还在苦心经营着这片贫瘠土地还在惊心”炮制救世良药“;我想会有那一天的,自由民主,幸福和谐写在人们心灵的旗帜上,而不是飘逸的广场或巅峰的旗帜上......

    11、《竹影在我生命深处摇曳》:一首委婉唯美的抒情,我喜欢这浅浅淡淡中的厚重,不在于色泽的绚丽多 而是一种柔韧和神祗。我曾喜欢的一幅写的是墙头芦苇和深山竹笋的 ;而诗人反其意而用之,赋予新的人生;大多咏物的诗都是有历史政治背景的,如板桥老先生的咏竹,毛泽东的咏梅;不是隐忍,就是寄予;而诗人的“竹影”是美妙的,我看到了竹影里坦坦荡荡的君子胸怀;阴柔不失气节,浪漫中又趋于真实的自我,这才是难能可贵的。

    12、《与子书》:如一幅水墨丹青,虽没有色泽,只有墨迹;但画面被拓展的恢弘高远;没有涂抹和皲裂粗糙之感,只有点点滴滴...滴滴点点地渗透之宣;与子书一个古老到今天仍在的诗题;我记得 诸葛亮《诫子书》古诗中的这方面也林林总总;而诗人的《与子书》没有晦涩的说教,而是一幅纵横古今的全景图,不说唐诗宋词元曲,也不说三国西游红楼;而是诗人眼里的汉水,秦岭都一览无余被揽在怀里;在画面里我看到一个现代的侠客在自己的诗意海洋,湖泊,河流中漂流;把自己对于山河的诠释倾洒在诗里,那种不羁是令人羡慕又所不及的。


    三、以散文诗的格式欣赏

    没有经得诗人的同意,我调整了诗人的村居笔记里现代诗(组诗12首)为散文诗的格式,这里说声抱歉,以求得谅解。


    《满岁》


    一张席子铺开,依次摆上葱,算盘,钢笔,种子,人民币
    我端坐中央。亲人们围成一圈,一齐喊:抓呀,抓呀。我东看看,西瞅瞅
    就是不下手。我不下手,谁也看不透我的命运


    《故乡》

    秦始皇和他庞大帝国,是我的;汉中王和三千里汉水,是我的;秦岭挺起的脊梁,是我的;汉水百转的柔肠,是我的;秦风楚韵,是我的;稻鱼粟麦;是我的
    而我,是你的;我的童谣和哀乐,是你的;我的热爱和悲伤是你的;我的前世和来生是你的;我的流域、我的江山、我的宇宙;都是你的


    《我看到了娘的痛》

    我小胳膊小腿儿、胖乎乎,娘说:多像藕啊;我不说话,不走路,耍赖在娘的怀里吸娘的血;还来不及剔骨还血,就被风火轮砸了一下子,砸出去四十年
    娘说:儿啊!人一辈子像藕要一节一节的过;想起回头,我才从一劫一劫的伤疤——看到了娘的痛


    《新生》

    母亲怀抱生活杠杆在推动宿命旋转,用力抬腿迈步,一步一步走向圆满
    那一刻啊!磨盘是圆的,磨眼是圆的,挤在磨萁里的豌豆是圆的,天上的太阳是圆的,走的路是圆的,流的汗是圆的,母亲隆起的肚子突然弯下来,阵痛是圆的
    一圈一圈地逼着我——走出母亲的磨难


    《空椅子》

    一把椅子空了,空就空了;坐在椅子上的人走了,走就走了
    现在由一把空椅子和一场白雪构成背景;留下空白,空白就空白了
    最好把什么都忘了

    白雪会抹去所有的印记。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那些痛。那些苦。那些拨开岁月
    就看得见的伤疤


    《你说你想像一棵树一样活着》——兼致著名作家陈仓兄弟

    你说,一棵树多好
    像一棵树一样活着,多好
    根系深入了大地,如果扎得再深一点就能捅破地狱;而枝叶齐刷刷指向苍天
    如果伸得再高一点就能触摸天堂。你说,在天堂和地狱之间一棵树占领的,是被人间抛弃的全部人间

    一棵树守望的时光静谧,清冷,并渐渐荒芜;像古寺里闲置已久落满尘埃的经卷
    你说,你想像一棵树一样活着,脚踩着地狱,手托着天堂
    把肉身搁置其中,享尽人间快乐


    《我庆幸自己还没有抵达终点》

    从人之初出发,时光就像高速路上奔腾的车辆,风驰电挚一般奔向生命的终点
    我安坐于车中,沿途欣赏一掠而逝的美景,或哼唱小曲尽情享用这快乐旅程;而远方还远,还在目光难以企及的天际
    微微晃动,索性闭目养神吧,任由车辆快速穿越隧道,穿越我一生的黑暗;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沉睡

    等到醒来的时候,原来的远方,早已被时光甩在身后,成为错失的风景
    一阵酸楚涌上心头,从此不敢沉睡;眼睁睁瞅着远方,快速逼近、成为过往
    而前程所剩不多,我庆幸自己还没有抵达终点......

    《草赋》

    受够了这些风,吹东又吹西
    风吹草动,我何止动一动身子,就连草籽也被吹到了天涯海角
    也想像一棵树一样活着,可以膀粗腰圆的去占据一方天空,享尽阳光、雨露,让满树鸟鸣都给我唱赞歌
    可任凭怎样努力,也摆脱不了宿运;其实早该认命的

    想想做一介草民也没啥不好,可以贴着大地生活,给点阳光就灿烂,不给阳光也一样疯长
    我只是不甘心,一场野火烧掉了今生
    来世,又从原地长了出来......

    《童年记忆》

    先让手腕上的指针停下来,再拧紧所有的水龙头,让岁月发不出滴滴答答的响声
    然后拉上窗帘,把太阳和月亮统统关在门外,叫光明与黑暗永不见面

    时空多么静阔啊!一个人一生的欲望和罪恶,尘埃和喧嚣
    统统消遁了......只记得有一口巨大的缸,空空荡荡
    弃置在四十年前的村庄

    《采药者说》

    出身乡野有何不好?我自幼修成医者仁心,肩背药篓,手执药锄,扫描我的江山
    鱼腥草柔肠似水,临河而居;忍冬花安坐田埂路旁,怀抱济世;金银,苦杏果攀上高枝,却苦心修补尘世的烂心烂肺;马齿苋地绵草蛰伏荒野;天麻地黄隐居密林
    我总能透过草木之心,看到人间大爱

    而滚滚红尘携带毒素;虎狼蛇蝎潜伏四野, 伺机发起攻击。看到人类危机四伏
    病入膏肓。我遍采药材,一遍遍清洗,切片,烘烤,炮制救世良药
    而人类前半生救世,后半生自救,最终都要饱尝煎熬,苦痛,与自然和解
    像一群—怀抱救生圈的泅渡者,漫游苦海而乐此不疲

    《竹影在我生命深处摇曳》

    好似扎根于我这俗世之身,骨节一节挨着一节,和竹鞭无异
    沿着肥沃的土地拼命延伸,延伸——整整长了二十四年,才打牢根基,成为一个有着硬骨头的人
    就这样,我可以把鞭子藏于柔软内心,埋葬满身暴戾之气,快速占领一方
    (在)自己的天空挺拔、潇洒、卓雅,修枝摇曳,安静地做一个谦谦君子

    还可以把一生苦痛,和忧伤埋在心底;你不说,我也不说,即使你非要我说出来
    当你轻启朱唇咬破那层薄纸,一颗心千疮百孔轻轻溢出的,也是袅袅清音
    面对生活压力,我不得不低头弯腰,像一张弹弓射出一粒粒汉字,喊出流泪的修辞
    然后,再次与时代和解;让竹影——在生命深处轻轻摇曳

    《与子书》

    把汉水放在一张纸上,用双手勾画江山
    秦岭巴山用来镶边,再细笔素描河流的形状;留白处成了大块肥美田地,正好安放一个朝代
    一滴墨滴成秦风的样子,一口气往开了吹,往开了吹,汉水就歪歪扭扭
    九曲十八弯,每一个弯儿,都留下一处险滩
    杜撰凄美苦难的故事,挂在拐弯儿处

    小镇的吊脚楼上。风流韵事从窗口一闪而过,却叫人摸不着头脑
    江面宽阔,夜泊三五艘木船,江涛声声说着外省方言,听不懂也叫人满腹辛酸
    儿子。以笔为篙,只需轻轻一点。明晨,我们
    就可以升起风帆,直下汉口
    .
    2015.6.29.20.58
    ——与温哥华岛维多利亚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3-9-16 10:43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6-30 14: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公智的自选诗:


    村居笔记(组诗12首)


    文/白公智


    《满岁》


    一张席子铺开。依次摆上
    葱,算盘,钢笔,种子,人民币。
    我端坐中央。
    亲人们围成一圈,一齐喊:抓呀,抓呀。
    我东看看,西瞅瞅,
    就是不下手。
    我不下手,谁也看不透我的命运。


    《故乡》


    秦始皇和他庞大帝国是我的
    汉中王和三千里汉水是我的
    秦岭挺起的脊梁是我的
    汉水百转的柔肠是我的
    秦风楚韵是我的
    稻鱼粟麦是我的

    而我是你的。我的童谣和哀乐是你的
    我的热爱和悲伤是你的
    我的前世和来生是你的
    我的流域、我的江山、我的宇宙都是你的


    《我看到了娘的痛》


    我小胳膊小腿儿胖乎乎
    娘说多像藕啊

    我不说话不走路耍赖
    在娘的怀里吸娘的血

    还来不及剔骨还血就被风火轮砸了
    一下子砸出去四十年

    娘说儿啊人一辈子
    像藕要一节一节的过

    想起回头我才从一劫一劫的
    伤疤看到了娘的痛


    《新生》


    母亲怀抱生活杠杆在推动宿命
    旋转。用力抬腿迈步
    一步一步走向圆满。那一刻啊
    磨盘是圆的磨眼是圆的
    挤在磨萁里的豌豆是圆的
    天上的太阳是圆的
    走的路是圆的流的汗是圆的
    母亲隆起的肚子突然弯下来
    阵痛是圆的。一圈一圈地逼着我
    走出母亲的磨难


    《空椅子》


    一把椅子空了
    空就空了
    坐在椅子上的人走了
    走就走了
    现在由一把空椅子和一场白雪构成背景
    留下空白
    空白就空白了
    最好把什么都忘了
    白雪会抹去所有的印记
    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那些痛,那些苦,那些拨开岁月就看得见的伤疤


    《你说你想像一棵树一样活着》
    ——兼致著名作家陈仓兄弟


    你说,一棵树多好
    像一棵树一样活着,多好
    根系深入了大地,如果扎得再深一点
    就能捅破地狱。而枝叶
    齐刷刷指向苍天。如果伸得再高一点
    就能触摸天堂

    你说,在天堂和地狱之间
    一棵树占领的,是被人间抛弃的
    全部人间。一棵树守望的时光
    静谧,清冷,并渐渐荒芜
    像古寺里闲置已久落满尘埃的经卷

    你说,你想像一棵树一样活着
    脚踩着地狱,手托着天堂
    把肉身搁置其中,享尽人间快乐


    《我庆幸自己还没有抵达终点》


    从人之初出发,时光就像高速路上
    奔腾的车辆,风驰电挚一般奔向
    生命的终点。我安坐于车中,沿途欣赏
    一掠而逝的美景,或哼唱小曲
    尽情享用这快乐旅程。而远方还远
    还在目光难以企及的天际微微晃动
    索性闭目养神吧,任由车辆快速穿越隧道
    穿越我一生的黑暗。就这样
    浑浑噩噩地沉睡,等到醒来的时候
    原来的远方,早已被时光甩在身后
    成为错失的风景。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从此不敢沉睡。眼睁睁瞅着远方
    快速逼近、成为过往。而前程所剩不多
    我庆幸自己还没有抵达终点......


    《草赋》


    受够了这些风,吹东又吹西
    风吹草动,我何止动一动身子,就连草籽
    也被吹到了天涯海角
    也想像一棵树一样活着,可以膀粗腰圆的
    去占据一方天空,享尽阳光、雨露
    让满树鸟鸣都给我唱赞歌
    可任凭怎样努力,也摆脱不了宿运
    其实早该认命的,想想做一介草民
    也没啥不好,可以贴着大地生活
    给点阳光就灿烂,不给阳光也一样疯长
    我只是不甘心,一场野火烧掉了今生
    来世,又从原地长了出来......


    《童年记忆》


    先让手腕上的指针停下来,再拧紧
    所有的水龙头,让岁月发不出
    滴滴答答的响声。然后拉上窗帘
    把太阳和月亮统统关在门外,叫光明
    与黑暗永不见面。时空多么静阔啊
    一个人一生的欲望和罪恶,尘埃和喧嚣
    统统消遁了。只记得
    有一口巨大的缸,空空荡荡
    弃置在四十年前的村庄。


    《采药者说》


    出身乡野有何不好?我自幼修成
    医者仁心。肩背药篓手执药锄,扫描我的江山
    鱼腥草柔肠似水,临河而居
    忍冬花安坐田埂路旁,怀抱济世金银
    苦杏果攀上高枝,却苦心修补
    尘世的烂心烂肺。马齿苋地绵草
    蛰伏荒野。天麻地黄隐居密林。我总能
    透过草木之心,看到人间大爱
    而滚滚红尘携带毒素;虎狼蛇蝎潜伏四野
    伺机发起攻击。看到人类危机四伏
    病入膏肓。我遍采药材,一遍遍
    清洗,切片,烘烤,炮制救世良药。而人类
    前半生救世,后半生自救,最终都要饱尝
    煎熬,苦痛,与自然和解。像一群
    怀抱救生圈的泅渡者,漫游苦海而乐此不疲


    《竹影在我生命深处摇曳》


    好似扎根于我这俗世之身,骨节
    一节挨着一节,和竹鞭无异
    沿着肥沃的土地拼命延伸,延伸——
    整整长了二十四年,才打牢根基
    成为一个,有着硬骨头的人

    就这样,我可以把鞭子
    藏于柔软内心,埋葬满身暴戾之气
    快速占领一方,自己的天空
    挺拔、潇洒、卓雅,修枝摇曳
    安静地做一个谦谦君子

    还可以把一生苦痛,和忧伤
    埋在心底。你不说,我也不说
    即使你非要我说出来,当你轻启朱唇
    咬破那层薄纸,一颗心千疮百孔
    轻轻溢出的,也是袅袅清音

    面对生活压力,我不得不低头
    弯腰,像一张弹弓
    射出一粒粒汉字,喊出流泪的修辞
    然后,再次与时代和解
    让竹影,在生命深处轻轻摇曳——


    《与子书》


    把汉水放在一张纸上,用双手
    勾画江山。秦岭巴山用来镶边
    再细笔素描河流的形状,留白处成了
    大块肥美田地,正好安放一个朝代
    一滴墨滴成秦风的样子,一口气往开了吹
    往开了吹,汉水就歪歪扭扭九曲十八弯
    每一个弯儿,都留下一处险滩
    杜撰凄美苦难的故事,挂在拐弯儿处
    小镇的吊脚楼上。风流韵事
    从窗口一闪而过,却叫人摸不着头脑
    江面宽阔,夜泊三五艘木船,江涛
    声声说着外省方言,听不懂也叫人满腹辛酸
    儿子,以笔为篙,只需轻轻一点
    明晨我们就可以升起风帆,直下汉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22 03:41 , Processed in 0.08527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