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0|回复: 2

海子的故事(中短篇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5-15 08: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海子的故事(中短篇小说连载)
一、无可奈何的结局
海子今年45岁了,他来单位上班已经整整23个年头了。
他是九十年代初毕业的学工民建的本科大学生,虽说现在拥有着高级土建工程师的职称,可混到现在,他还只是区政府机关一名普通的公务员。象他这样有学历、资历、能力的人大多数已经功成名就了,他们不是在国有企业机构里当老总,就是在政府机关里任正科级以上的干部了。
当然也有混得不好的,那只是绝少数。
海子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没有同学们那么好的命,到如今他还只是挂着一个科级单位下属部门“副科长”的头衔,这“科长”的位子硬是空着让主管副局长去兼,但他要履行的工作职责是部门全面工作。
气死你!
这并不能说明海子的工作能力比别人弱多少,只是因为他的命运交响曲唱得不好。
诚如熟悉他的领导们所说的:“你们不要看一个人的官有多大,而要看一个人的本领有多大!”
说这句话的领导其实就是冲着海子这种情况来叨唠的,也在暗中讽喻那些没有本事做了官而自鸣得意的人。
海子就是个有真本事而没有做到官的人。
“唉,我天生就是这样的命,走到这一步来了有什么法子呢。”
“真他妈的巴不得纪委的人把那些遭天谴的狗官们一个个给抓了,省得他们来祸害良民百姓。”
海子每天喃喃自语,骂咧咧的,人家还以为他脑子有毛病呢。
究其实,他这个“副科长”当了好多年,虽说上面的“副”字从来没有去掉过,可他比科长还要牛皮些。不仅部门大大小小的事可以定夺,他还可以牵着科长、主管副局长的鼻子走路,把他们一个个给忽悠着。
在他以“副科长”的身份主持部门全面工作这段时间里,他把办公室的日常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条的,他各方面的知识、经验、能力让同事们佩服不已。
现在,他每天除了循规蹈矩地上班外,业余时间就看看网络反腐新闻,打听这几天有哪些贪官被抓了,又有什么花边新闻,还不断地在网上发表自己的观点。
他是个网络文学爱好者,经常不断地在各大文学网站发表政论性的杂文、散文、诗歌和小说。
他想把自己来单位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记录下来,慰藉自己,也警示后人。用他发气的话来说:“老子就算是斗不过这些狗官们,也要用手中的笔戳得他们痛一下。”
他有一个好儿子,现在在一所名牌大学读书,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这多少给了他一点自信心和优越感。
当有人问起他儿子毕业分配后的工作走向时,他坦言道:“就是去打工,我也不会动员我的儿子去政府机关参加工作了。在这里没有关系,不会去走‘门道’,事做得最多,本事最大也没有做官的份。”
海子从来不与单位的同事们去争取一分一毫的私利,但他并不缺钱花。凭着在设计、施工方面的业务能力,他要在外面赚几个活泛钱轻轻松松的。
他也不大手大脚地花钱图享受,只是喜欢看看书、打打牌、上上网,与亲戚同事朋友们在一起悠闲着过日子。他把自己赚来的钱上交一部分给老婆这个“财政部长”外,其余的钱就悄悄地捐献给了那些同自己走得比较亲近的穷亲戚朋友。
在单位同事们心目中,海子是一个份量很足的人。他来单位工作已经二十多年了,是资深元老,不仅懂业务、熟情况、会办事,能团结中下层同事,还有着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在单位内部具备其它人不可替代的威望。
他完全是一个走“群众路线”的人。
他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走“上层建筑”路线,不去迎合领导,敢于同“贪官”们对着干。
有人说他不会做官,也不能做官,要做也只能做管贪官的官。
他最适合做的官就是纪委书记。
谁叫他天生一身正气,天不怕地不怕呢!
          二、莘莘学子的雏形
海子出生于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个乡镇干部,母亲是一个小学教师。家里姊妹三人,他最小。因自小长期生活在乡村,他对生活在中下阶层贫苦农民的窘迫生活有切肤的感触,相对来说他还是有一种优越感。在父母的熏陶下,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了学习和知识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并立志做一个对社会有用之人。
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海子一直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1988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S大学土木系,成为了本地人数不多的本科大学生之一。
海子性格活泼开朗,语言诙谐风趣。用老师同学们的话来说,他是那种不讲笑话不开玩笑不好过日子的人。
记得在高一一次上语文课时,当语文老师走上讲台,大喊道“上课”时,同学们一下子唰地站了起来。这时,海子悄悄地把前排同学的凳子挪动了一下位子。当语文老师喊道“坐下”时,前排的同学落座时跌倒了下来,惹得班上同学们哄堂大笑。
好在海子平时学习成绩很好,老师们总是批评他也不去为难他。在批评中总是夹带着表扬,在表扬中总是夹带着批评。
他富于幻想和思索,常常一个人爬上高山去看那云卷云舒,到滨海去看那波涛起伏。在那明月浩亮的夜晚,他喜欢一个人数天上的星星,体味嫦娥奔月的故事。
听说天体上有太阳系,太阳系之外还有银河系,他反复思忖道:那银河系之外又是什么系呢!这宇宙到底有多大呀!
他喜欢历史、文学和自然,一有空就如饥似渴地读书。他感觉自己知道的东西越多,生活就越丰富多 。
他每天都在思考一个同样的问题:“一个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荣誉?金钱?好象是又好象不是。
不过,他还是认为,对一个人来说,有一样东西是必须具备的,那就是做人的道德良知。
“己所不欲,勿施与人。”这是海子做人的底线。
他常常对朋友们说:“一个人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很幸运的,只要我们的父母稍微出一点偏差就不会有我们了。我们一定要过好每一天,爱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其它都不重要。”
海子喜欢过无拘无束的自由人生活,他总是告诫自己:“命里有来终须有,命是无来莫强求。如果为了达到某一个目的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我宁愿放弃。”
这不能说海子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他只想做个实实在在享受生活的人。
海子是善良的。
读书时,他特别关心同学,班上成绩比较落后的同学向他求教,他是来者不拒的。他还时常用自己省吃俭用下来的零用钱接济家庭比较困难的同学。
记得读高二时,一个跟他同乡的好友因交不起学费在学校池塘边哭泣,他知道这件事后就把自己的学费送给了他。
回到家后,他对母亲撒谎说自己的钱不慎弄掉了,结果被严历的母亲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
海子有海子的志向。
也许由于长期受老师和书本知识耳濡目染的影响,他想做一个靠真本事吃饭的人,做一个为大众服务的人。在与同学们讨论当时比较流行的价值取向时,他最反感的就是“人不为己,天诛一灭”这个观点,比较认同“富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个观点。
他同样崇拜权力和金钱,他认为这是体现个人价值的风向标。他希望自己将来参加工作后也有权有势,这样他的才华、能力就会体现出来,他也就会活得体面而有尊严些。但他发誓绝不去利用自己的权势一心一意谋取私利,要在保证自己过得下去的前提下,多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轰轰烈烈的大事。
他最在乎的就是别人对他的看法,而不是个人得到了什么实惠。
他常常对自己说:“只要自己身边的人都过得好一点,自己吃点粗茶淡饭就行了。”
他是一个比较讲公道的人,遇事总是用良知去忖度一下,用一个理字去评判。更可贵的是,他认理不认人。
他又是一个豁达的人,不会为了一些小事去与别人斤斤计较。有人说他好老实,放得让,有君子气度。但在原则性的问题上,他是当仁不让的。
他天生就是一个倔强的人,认定了的事和理就不会轻易改变,是一个九头牛也拉不回的犟驴子。
海子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了权或钱后给家乡建一所希望小学。他感觉自己出人头地之后,要为家乡人做一件有影响力的大事,这样自己的人生才会过得真正有意义。
这就是学生时代海子的雏形。
            三、奸诈小贪的助手
海子大学毕业以后,在姑父的活动下,被分配到了A市芙蓉区建设局工程科工作。这个建设局是一个正科级单位,是芙蓉区政府的组成局,主要是负责全区市政基础设施的建设管理工作。而工程科又是直接承担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副科级下属科室,是建设局的核心机构。
在区政府内部人看来,建设局是一个实权很大的肥水单位,单位一年支出的工程经费比区政府其它局、委、办支出的工作经费的总和还要多。往年在区政府进行下属单位班子调整时,建设局局长的人选是区政府内部科级干部中有来头的娇娇者角逐的焦点,而工程科的科长也是由上面领导推举的红人来担当。建设局局长任职一界后,提拔进副区长的机率很大。
海子参加工作时被分配到了工程科当办事员。他是学工民建的,专业很对口。当时,局里面科班出身的大学生还没有,海子是第一个来的,大部分中层以上干部都是工人出身提干后上来的,有的参加了函授学习,混了个假文凭,一下子就成了“学专业的知识分子”。当时,为了适应机关干部“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需要,单位上那些想求上进的职工不得不临时抱佛脚去高等院校镀金混一个文凭当作“护身符”。
海子来到单位时,局长是原区政府主管城建的副区长下调到建设局当局长的,工程科科长是原副区长特意安插来的亲信。原来的副区长由于长期强行插手工程项目,贪污挪用工程款,事发后受到了区纪委记大过处分。在后来区政府进行人事调整时,主管城建的副区长和现有建设局局长来了个对调,现在的工程科科长又成了局长的红人。
在局长履政的这段时间里,他呕着下调的怒火,不把主管区长放在眼里,不收敛,与工程科科长沆瀣一气,继续玩弄权术、吃工程款“回扣”,干部职工们一个个敢怒而不敢言。
不过,在风声鹤唳的时候,总有一部分知晓内情的老干部通过主动明察暗访,把掌握到的一些局长和科长违法乱纪的线索反馈到了区纪委。区纪委经常派人到建设局了解情况,不是找这个人谈话,就是找那个人咨询,把个建设局搞得满城风雨。
为了维护单位的形象和稳定,争取“家丑不外扬”,区委组织部单独提前对建设局进行了人事调整,局长被挪出了建设局局长这个实权位子,改任另一科级单位的书记。而作为局长红人的工程科科长因失去了强有力的靠山,成为了一只孤掌难鸣的“死老鼠”。职工们经常在背后对科长指指点点的,科长似乎成了“奸诈小贪”的代名词。
这个小科长个子不高、秃头、鹰眼、城府深。他是个学工民建函授毕业的中专生,来工程科当科长已经5年了。以前他在工程科捞了不少油水,每天神采奕奕的。他本事不大架子大,不下苦力做事,心狠手辣,贪得无厌,是一只人人讨厌而又不敢惹的小“老虎”。只要是能占到好处的地方,不管是明的暗的、大的小的,他一点也不放过。纪委好几次来查他的问题,都因为抓不到他的确凿证据,加上上头有人求情保护他,一些事已就不了了之了。
新局长来了之后,几次想把他拿捏掉,苦于对方来路大、资格老,只好将就着让他占着这个位子,不提拔,不重用,还时常向他敲警钟。
新局长时常对人说:“按照他这个搞法,什么单位都会被他搞垮的。单位每年出几万块钱把他养着算了。”
就是在这样一个领导的手下,海子一心扑在工作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工作了十年。在这十年里,海子把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和具体工作结合起来,不仅娴熟地掌握了工程科职责范围内所有行政法规、业务知识,而且对内对外建立起了丰厚的人脉关系和威信,成为了工程科事实上的核心骨干。
科长是个势利小人,他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往上提拔的可能性不大。他每天的心思不是用在工作上,而是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权力索拿卡要,又用贪得的钱财贿赂区里面的一些主要领导,以保证自己立足的这个肥水岗位不调动。为了防止海子上位,不管海子工作干得如何卖力,他不但不领情,反而想方设法找叉子来诽谤他。
为了维护好与科长的关系,单纯和善良的海子在科长面前选择了回避和退让。
由于工作干得出色,局长基于对海子的信任,把工作的担子一步步地向他施加,甚至于很多事情局长绕开科长让海子单独去办。这让科长很不高兴。
职工们都说:“科长是占着茅坑不屙屎,这科长的位子让给海子就好了。”
             四、望尘莫及的奢望
海子在参加工作的前十年里,除了没有取得科长的头衔外,实际上科里里里外外的事务都是他在协调运作,科长占着位子不管事,但有好处的事必须由他来支配,对海子又处处掣肘。
参加工作的前几年,海子感觉这样做还习惯,但随着工作经验和阅历的增长,心里也就不舒畅了。
“妈的,科里的事我一个人包着做,有好处的事尽让他占了。”海子气得咬牙切齿。
那时科里只有三个人,科长管利益分配,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女同事因不懂工程业务上的事,在办公室做点后勤服务工作,科里的实际事务大部分依靠海子来打理。
最让海子担忧的是,科长占着工程科科长的位子不能动,他自己几乎就没有晋升的机会。科长年龄只比海子大十多岁,要是霸占着这个位子不动的话,科长干到退休,自己不也就日落西山了。
实际上科长就是这个想法,在工程科科长这个职位上,凭着不择手段的捞钱伎俩,一年搞那么上十万块钱不成问题。
但海子就只有做事的份,遇到利益攸关的事(如买材料、签合同 、签证、发津补贴等),科长早就捷足先登了,用不着海子来操心。再说,海子心不恨,也不会钻山打洞为了个人的私利来做一些有悖情理的事。
但海子还是想得到提拔,这样既可以证实自己的工作能力,又可以利用所学的专业知识和工作经验扎扎实实为单位做点事。
这时候,海子已经33岁了。
到这个年龄,与他一同出道的大学同学和分到区政府的同事大多都是正科级以上的干部好多年了,个别的已经提拔成副县级干部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科长让位子的可能性不大。除非调动岗位,海子在单位晋升的可能性不大。
海子分配在区直部门,他的工作性质就是长年累月在工地上搞项目建设,与区政府领导基本上没有接触。区政府的人事权在区委常委们手中,区里要提拔一个干部至少要副区长以上的干部向区常委们推荐,下面的局、委、办领导还只有向区领导的人事建议权。一个干部要提拔就必须与区里领导有关系,如果不是单位缺编而又特别优秀的干部,单位领导是不会出面来推介的。
特别是建设局这样的部门,在区里面名声很大,一些在区里面得到了提拔又有来头的干部象闻到了一股肥肉香一样,都想来管项目,拚命往里面钻,以实现他们既升官又发财的梦想。
区政府领导干部在任用干部时,大都是从个人的利益来作考量的。一是选用一批群众公认的确实有能力的干部并把他们驯化为自己的党羽;二是照顾一批打招呼的关系户,维护官场和谐稳定;三是部分领导干部利用自己掌握的人事权通过卖官鬻爵搞权力寻租来满足个人的贪欲。每年在区里面进行人事调整时,区常委们为了用自己的人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的。
海子在区里面没有一点关系,也不想花钱去打通关系。他感觉这是一件不体面的事。他只想好好地工作做出成绩来,以取得领导的赏识。
他每天把属于职责范围内的事做得好好的,这样多少得到了局长的好感。
为了自己的前程,他决定去求一次局长。
一天,局长生病住院了,他买了好多水果去看他。一进门,他就问局长的病怎么样了。局长从他忽闪的眼光里发现了端倪,无可奈地说:“有些事很难办呢。”
海子强装着镇静,向局长道了一声好之后,找借口赶快溜了出来。出来时已经泪眼婆娑。
当时单位象海子这种情况的人也有2个,一个为了求发展托人找关系调到区委宣传部去了,一个和主管区长走得近。这两个人后来都提拔了。
但对于海子来说,由于没有外力的推动,不管自己工作如何努力出色,要想提拔真是望尘莫及的奢望。
海子的年龄越来越大了。
看到这个情形,他急了。
             五、剑走偏锋的日子
在局里上班十年来,海子的工作能力和工作业绩得到了单位大部分同事的肯定,局长更是一开会就表扬海子,说他是会讲会写会做事的“三会”干部。
海子是工程科的主要工作骨干,留在工程科工作是用其所长。他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工程师的职称,科里工程业务上的事,离开了他几乎不好运作了。在工作之余,他坚持学习和写作,他写的文章曾多次在行业内参上发表获奖,是区政府内部人人皆知的秀才。
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业务能人,除了继续在工程科发挥他的特长,局长确实不好怎么样来安排他。
海子在区里没有关系,单位又腾不出合适的岗位来用他,科长为了自己的私心还时不时地放冷箭来排挤他,这让他对自己的政治前途心灰意冷。
他时常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性格也变得烦躁起来。但他不露声色,忧郁的眼里布满焦虑。
他看见了那些取得了职位的同学和同事就开始有意躲避,大家慢慢地责怪他不近人情了。
好心的人察觉到了这一点,就来提醒他:“海子,你要想提拔就必须往区里面走,还要攀一个副区长以上的干部。局里面没有领导职位了,就算是有位子也会被区里面有来头的人占去,局长、书记是不会霸蛮来同职工讲话的。”
那时候,海子的姑父还在市里面工作,但他不想为了自己提拔的事再去麻烦他。为了自己参加工作的事,姑父帮了不少忙,到如今原来的老局长还感觉到海子欠他的人情未还一样。他想自己的事还是靠自己来解决的好。
由于在区里没有关系,要调动工作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再说,象他这种情况的人区里面早都已经提拔了,去那里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什么意思。
凭海子的性格,他也感觉强装笑容去迎合区里面的领导也不是个滋味儿。在这个社会要打通一个关系,一是要利用自己的关系去为别人服务,二是要用钱开路去润滑与上层领导的关系。
海子不是没有关系,也不是舍不得钱财。他天生就看不惯靠走关系、找“门道”谋富贵的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的钱就是拿出去捐献给乞丐也不会送给那些当官的人。”
既然仕途莫测,他决定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似地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熬日子。
他喜欢打牌,经常和一班伙计们玩,有时趁上班没有事做时就溜出去活动一下。
他喜欢玩股票,经常溜到证券公司去看行情。
他会绘图设计,经常揽一些活儿偷偷地去作,赚一些别人捞不到的小“外快”。
他还在外面承包一些小工程项目做,想把自己的荷包塞得满一点。
他还帮其它单位写文章,别人按文章数量给他一些稿费。
对于单位上的正经事,他反而不上心了。
他和科长有矛盾,科长为了防止上面领导用海子来替换他的位子,变本加厉地损毁海子在大众中的形象。领导和同事们就是不信科长的谗言,一口同声地讪笑道:“他讲的话信不得。”
为了缓冲一些矛盾纠葛,海子只好向领导建议主动离开工程科去管一些其它方面的事,如文秘工作、环卫工作、市里面牵头组织的重点工程项目等。他同相好的同事们说:“科长怕我来抢他的位子,就让他去搞好了,我也就图个轻松罢了。反正做得好是他的功劳,做得不好又会变成我的过错。”科长其实并不是一个行家,对工科建设方面的业务还只是个徒有虚名的“半边臭”而已。他这个人就是心太狠,为了私利会不择手段,做得出。
不过,海子在其它工作方面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也不高了。他经常对身边亲近的人说:“在我们这个单位工作,干得好与不好都是一个结果,我还不如少干点事,这样少添麻烦少犯错误,反正一年到头下来单位发给职工的奖金和补贴都差不多。也许碌碌无为地过下去才是最现实的人生。”
同事们上班时经常看不到海子的人了,有时打电话也找不到他。
海子原来在单位管许多事,是个工作狂人。现在一下子不愿多管事了,而且好多事他不去做别人也不会做,一种不和谐的音符慢慢地演奏出来了。
同事们发现海子变了!
在一个风平浪静的夜晚,海子伫立在窗前,望着浩月的天空,繁星在闪烁,他的思绪又一次飞到了那活泼可爱的学生时代,高中时期班主任老师的殷殷期语又一次在他的耳边浮想起来:“到了21世纪的时候,你们都是30 出头的人了,是国家的有用之才了,现在你们一定要好好地多学习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啊!”
那是21世纪初年的一个晚秋夜,海子吃完晚饭后习惯性地又一次走来到了自家的阳台前,他特别喜欢看天上的夜景,数天上的星星,因为听老人们说天上的星星有一颗就是自己的影子。
他目光呆滞、心猿意马、长吁短叹。
            六、末位淘汰的靶子
海子的异常主动马上被单位领导和同事们发觉了。
21世纪初手机还不普及,海子经常在外面“办自己的事”,领导找海子有事总是联系不上他,于是就有人指点迷津道:“海子很有可能是躲到什么地方打牌去了。”
书记多次在会议上点现象,其实就是在批评海子。同事们对海子也有微词,说他不大与人勾通交流,做事总是提不起精神来,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在不久“七一”预备党员的转正会议上,同事们都给海子提意见,以致于把会议转化成了针对海子的“批斗会”。
但海子最终还是入党转了正,这是老局长定的调子。同事们都觉得没有必要为了一些小事难为海子。在过去十多年里,海子作为工程科的一位主要工作骨干,为了这个单位付出得太多了。
海子走到这一步,心中的痛苦只有熟悉内情的几个人才知道。
他有远大的志向,也有宝贵的尊严,然而命运似乎并不垂青于他,流逝的青春磨光了他的棱角。一方面他想得到提拔任用,另一方面有一股势力在暗中阻挡他的前途,他实在也找不到一个机会来打破这一平衡。
他的心每天都在滴血!
他开始自爆自弃了。
在党员会议上,海子还是作了深刻的自我检讨,并承诺今后一定要继续发扬过去的优点,克服自身的缺点,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党员。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在紧接着的竞争上岗中,海子还是被末位淘汰了。
这时,一向褊袒海子的局长已经调走了。
那是2005年的事儿,当时市政府为了改进机关工作作风,提高机关工作效率,决定对全市党政机关副科实职以下的干部实行全员竞争上岗。区人事局按文化考试和民主测评两大项对建设局每一个干部进行综合评分,分数低的五个人实行末位陶汰。文化考试是开卷的,事先建设局就把考试题目的内容和答案发给了单位职工,只要职工们在考试时拿出来抄一下就行了。为了顾全大局,考试的内容很容易。对这场考试,海子当时并没有当成一回事,结果文化考试考了个倒数第四。民主测评包括领导测评和群众测评两小项。由于一些小事,海子正在接受组织的批评,结果民主测评评了个倒数第二。
综合评分一出来,海子入了末位陶汰的围。得知这一情况后,领导们一个个急懵了。海子是单位正儿八经的本科大学生,他的文凭和文才在单位都是第一流的,他的业务能力在单位也是第一流的呀!单位要淘汰象他这样的人,是会引起很大反响的。
出现这种情况后,马上就有绝大部分领导提出了反对意见。
为了保住海子,领导们只好推翻原有的淘汰方法,想用其它的办法留住海子,但海子终因综合评分太低而入了末位淘汰的围。建设局只好把这个情况向区政府人事改革领导小组作了汇报,区人事改革领导小组领导从维护全区人事改革的大局出发,只好维持了方案结果原状。
海子末位淘汰的消息马上在区里面炸开了锅!
各种各样的议论铺天盖地而来:
“想不到一个本科大学生被单位末位淘汰了,这单位职工的文化程度是不是都是高学历?”
“一个现成的业务干部不去用,偏偏要他下岗,这单位是不是人才太多了?”
“他还只有30多岁呢,各方面条件都已经成熟了,正是干事业的时候,人家犯了一点小过失就要请他下岗,这单位是不是有点晦气?”
虽然同情海子的人占绝大多数,但也有说他孬话的,说他不遵守单位规章制度,不注意同同事搞好关系,不脚踏实地地工作等。这样发展下去会对自己的前途不利。
海子听到自己被单位末们陶汰的消息后并不感到震惊,他知道自己走到这一步的真实原因,只是感觉到内心异常痛苦。
他不敢出门,生怕天上掉下一块大石头会把自己砸死,熟人们吐出的唾沫会把他咽死。
他一个人闭在家里嚎陶大哭了一次。出了门,他就用手帕把眼泪擦干,躲开熟人们的眼光在原单位上班。
后来,海子又参加了区组织人事部门组织的第二轮竞争上岗,在这次100多名末位陶汰者参加的正式竞争上岗中,海子以文化考试和演讲全部第一的成绩位居榜首。
他在演讲中开诚布公地说道:
“我感觉到在单位上班,干得好与干得不好一个样。于是,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工作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下降了,在单位造成了负面影响,我感觉对不起组织。今后,无论在什么工作岗位,我一定要好好地做人做事,把失败和挫折转化为工作的动力……”
他作的演讲很精 ,台下的许多领导被他平和真挚的话语感动得热泪盈眶。
在建设局领导和同事们的大力推介下,海子一下子又成为了区政府各单位争聘的焦点人物。
七、阳光灿烂的日子
按照海子第二轮竞争上岗的综合评分,在全区40多个职能部门的差额编制中,他应该是最有实力挑选单位的,而且各单位都点名提出要海子这个人。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海子接到的通知是去区政府派出机构——街道办事处工作,而且通知书上还写着“望今后改正缺点,积极努力工作”的字样。
看到这种情形,海子羞恼得火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妈的,这是什么竞争上岗。第一次搞个开卷考试考了个倒数第四名正言顺地把我撵下来,这次搞了个顺手第一又莫名其妙地把我撵下来。这天底下到底还讲不讲公理?”
后来,海子从各种渠道中得知,这末位陶汰下来的100多人中,那些有关系的人又都重新找到了合适的好单位,没有关系的人就分流到了区政府派出机构。
这叫“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海子又一次来气了,他真恨不得到市纪委去告区里面的领导一状。
他拿着报到通知单迟迟不肯去新单位上班,只好去求原来的老局长想留在区直部门上班。想不到老局长气鼓鼓地对他说:“牛过了身又去扯尾巴,你这样搞下去哪个单位还会用你!”
听了这句话,海子脸都红了。
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众叛离亲了。
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仰天长叹:“我辛辛苦苦为单位工作了十多年,到底犯了多大的罪啊!”
好心的同事对他说:“在这个社会你没有背景就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不然,一旦有点风吹草动,你就是首当其冲的打击对象,你本事再大也没有好多用。”
他一直不肯去新单位上班,新局长郑重地对他说:“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不去新单位上班区里面会除名的。你先去街道搞一段时间,避避风头再说,到时候组织上会替你想办法的。”
海子听从了新局长的话。当他惴惴不安地来到新单位报到时,管人事的副书记满面笑容地接待了他,又把他介绍给了主任和书记。
原来在第二轮竞争上岗时,海子那发自肺腑的演讲深深地感动了他。后来,他又查阅了海子的考核成绩,发现海子的总分是第一名,而且把第二名远远地抛在了脑后。不过,区里也许是基于人事调整的需要,对这次考核并没有公开。
为了把海子“抢”到手,这个副书记迅即找到了区委组织部长,说我们这个街道是一个窗口单位,单位正缺少一个会写文章的人,想让海子下基层锻炼一下。部长当时就默认了这件事。
海子被重新分配在街道党委办当文字秘书,这是街道党工委从海子的前途出发特意作出的安排。
海子末位陶汰后,为了让海子有发展前途,建设局的领导曾经向区人事局强力推荐过他,想安排海子给区政府领导当秘书。海子曾经去面试过,由于年龄偏大被退回。
街道办事处的领导为了消除单位职工对海子末位陶汰一事的负面影响,他们把海子下岗的事瞒得铁桶一样,又当着全处干部职工的面对海子来单位工作进行了正面宣传,说是“区政府派来了一个会写文章的才子来基层锻炼锻炼”。
当海子来到街道党委办正式上班时,办主任热情地同他打招呼,又把他一一介绍给了其它同事,还特意给他安排了一张办公桌,准备好了一切办公用具。
到这时,海子的心才恢复平静,脸上第一次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海子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你对他好,他对你更好。他常说“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他的心象大海,大海里藏着波浪,波浪里藏着涟漪和平静。
在街道党委办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海子为单位写下了大量有品味的文稿,还给社区的姐妹们写通信、简报。都说海子写文章思路清晰、反应快,概括能力强,词语连接组织自成一格。海子写稿雷厉风行的作风更让领导青睐。
海子来单位的第二年,适值街道进行改造建设,主任把这项工作任务交给海子来办。海子拿方案、出图纸、管施工,把街道院子里里外外翻了个新,乐得职工们笑开了花。都说海子会写还会作事,是个双料子呢。
为了搞好工作,海子经常要加班写作。累了他就伏在桌子上打一个盹儿,饿了就泡一包方便面吃。在搞社区创建的时候,他经常同民工们同吃同住,且毫无怨言。
在单位同事的引荐下,海子成了市老龄协会的业余写手,按每篇文章300元付稿费。他还专门替市财委政工科写党建材料。海子不收钱,科长总是买好多东西来看他,海子好开心。
海子写的材料大部分是直接送给区里的,区里管文字工作的一些领导看中了海子写的文章,加上各方推荐,区委组织部的人来街道检查工作,提出调海子去助勤,但领导们不同意。
领导们说:“如果你们看中了海子就直接把他调走好了,这个人各方面的表现都很好。”
海子年龄大了,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街道领导们正在考虑适时举荐提拔海子的事!
在街道社区工作的这一年半时间里,是海子最开心的时候。
他记住了这里的人,这里的事,这里的每一条街巷里弄。
           八、紧急发来的调令
当海子在街道工作快一年半的时候,一件振奋人心的事件发生了。
建设局工程科科长因严重经济问题被区纪委“双规”了!
在海子与科长共事的日子里,科长为了防范海子觊觎工程科科长这个位子,伙同单位一小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处处暗算海子,损毁海子在单位的形象。过去,海子工作消极,就是心态不平衡所致。
海子离开工程科以后,科里真正懂工程业务的人没有了。科长感觉搬走了一个影响他地位和发财梦的绊脚石,从工程里做手脚捞钱的胆子更大了。
终于有一次,在修建一条市城投公司融资的1500多万元市区主干道时,科长得了施工方几万元“回扣”费后盲目签证,致使该项目在进行工程审计时光隐蔽工程部分的造价就达到了200多万元,此事被局里同事举报而后发。
科长出事后,科里懂工程业务的人没有了,工作已经处于紊乱状态。这时候,领导和同事们都想起了海子,纷纷向区政府领导建言,要求海子回原单位工作。他们一致认为,海子是学工民建的,在工程科工作了十多年,一直是科里面的核心骨干,可堪重任。
在但海子的任职问题上,区委组织部来单位考察时,形成了两派意见。有一部分人认为,海子虽然工作能力强、业务熟,但由于有历史过节问题,暂时还不宜提拔。一些同意提拔海子的人去区里同领导反映真实情况,区领导也以此为由给予推脱。
实际上,这是由于海子在区里没有靠山,没有人敢担担子的缘故,象他这种情况有关系被提拔上来的也有。
对这件事,包括街道领导在内的许多干部都有不同看法,说区里面是就事论事,小题大做。
这时候的海子已经35岁了。
就为了一些小事来严格要求别人,区里面真正带病提拔的关系户还真不少。
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考虑到这一特殊情况,区政府从乡镇调来了一个完全不懂业务的副乡长来当科长,让海子当副科长主管业务工作,协助科长工作。
听到这一个消息,海子的心感到隐隐作痛。他已经上班13年了,仕途还是居于圆点,真有点想不通。
他只能哀声叹气。
但他还是不过分地埋怨组织,他强忍着心灵的伤痛默默无闻地工作。他想用无度的工作来消除平静时的焦灼和不安。
他把自己囿于一个三点一线的小生活圈子里。他不敢面对同学和熟人,生怕别人提起他过去的事,生怕别人瞧不起他。
在他主管业务工作的这一块,他把自己的专业知识发挥到了极致。
他成为了一切项目建设的实际操作人,但他在项目部的排位很低,获得的报酬相对来说也要少。他曾亲手指挥了一个投资上三千万的市政工程,获得了市行业协会颁发的金质奖。
同事们都说,海子懂业务,会做事,是一个难得的专业型人才。
他时常穿梭在市政建设工地上,经常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人家还以为他是一个民工呢。
他参加了全区副科级干部招聘考试,在全区400多人的角逐中,还考了第三名。但在实际定夺时,海子又莫名其妙地与这个机会擦肩而过。后来一打听,那些因“考试”被提拔上去的人又都是领导们的关系户。
他也想为了自己的前程去上面活动一下,想起自己现在这个被动的局面,又望而止步。
终于有一次,局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要海子发表对他主事以来的评介,海子实在也按捺不住郁结在心中已久的熊熊燃烧的怒火,嗔怪道:“组织上对干部真的太不关心了,象我们这样的情况区里面早就坐火箭往上提拔了,难道有关系的干部一个个就那么优秀!不然的否,我怎么会被单位搞得下岗分流。我们来单位辛辛苦苦工作了这么多年又有什么过错呢。反正我也不指望单位提拔了,随你们怎么办。”
海子说到这里,局长灰溜溜地走了,一脸的阴笑。
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海子已经不顾后果了。
            九、意料之中的结果
正当海子负责的工程项目搞得有声有色、再次声名鹤起的时候,建设局又在进行再一次人事大调整。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海子这一次肯定是被提拔的对象,这工程科科长的位于非他莫属,因为在区里面再也找不出一个比他更适合这个岗位的人了。
早在海子参加全区副科级领导干部考试后,他的考试成绩就被许多人看好,而且主管城建工作的副区长就曾委托秘书打电话来询问过海子的考试情况。
到这个时候,尽管海子对自己的前途完全失去了信心,接到这个电话后,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安慰。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海子不仅没有被提拔为工程科科长,而且他的副科长职务也被撤消了。
接替工程科科长的人是市政府一名副市长的侄子,而副科长由科里一名只报到不做事快退休的女同志担任,海子反而成了科里的办事员。这新来的科长是一个根本不懂工程业务的外行。
当区里的干部们得知这个人事变动的消息后个个惊愕得目瞠口呆!
区里面的干部都是这样来讥讽这次人事调整的:
“做得事的人不让他来当科长,做不得事的人强行让他来当科长,这是严重的买官卖官!”
“有关系的人一不懂业务,二不熟情况,就去坐位子。没有关系的人就是再有本事,做死这条命也没有用,把他当流打鬼一样对待。”
新来的局长和书记在办公会议上带着谴责前几任领导的话说:
“组织上你去推一下哆,生怕好了别人,生怕别人来抢位子。要是我还要多吃别人几餐饭呢。”
“组织上不能去卡干部,要给别人一个荣誉,一个工作的动力呢。”
书记还曾私下里对许多同级领导说:“建设局许多的干部实际上已经非常成熟了,由于组织上没有及时推荐上去,已经不再具备提拔的条件了。”
当时,建设局的干部状况是这样的。那些有关系、会走“门道”的干部上去了一部分,大部分干部都是从区里面提拔后委派下来的。这些干部大多数没有城建工作经验,作风虚浮,办不了实事。而绝大部分有文化、有工作经验、懂业务的骨干都在一线工作。这样在干部结构中就出现了年龄小的领导年龄大的、业务小平低的领导业务小平高的、能力弱的领导能力强的怪现象。
一个以老同志为群体的抗议潮迸发出来了。一些退居二线的老同志领导们叫不动了,一些年龄次大的老同志不来上班了,一些仍在上班的老同志没有工作积极性了。
他们都以海子这件事为借口,向组织上提出了严重抗议!
海子知道,自己走到这一步,也是破缸子破摔的结果。
他得罪了原来的老局长。
海子回原单位工作,老局长是帮了忙的。正因为如此,他自恃对海子有功,要求海子处处维护他的利益。他当了局长以后,把大量的市政工程介绍给了自己的亲信做。为了大肆地捞钱,施工方无原则地做大工程、搞虚假签证、标高材料成本价。海子为了维护单位的利益,坚持从实际出发,与单位几个正直的干部一道对施工方的行为给予了坚决的回击。为这些事,施工方多次同局长讲海子的孬话。局长也认为海子这个人不识好歹,在处处为难他。后来,施工方的事被主管区长察觉,主管区长胁迫施工方迅速离场,弄得局长下不了台阶。
为了报复海子,局长把工程科科长的位子空着,硬是不提海子的名。海子出于愤慨,当着局长的面讲了一通不近人情的话。
这次人事变故,完全是老局长人为干涉的结果。
在后来的一次工作聚会上,主管副区长就曾当着海子的面讲了一句实话:“象他这种情况是完全有条件提拔的!”
老局长公报私仇,临走前不忘记给了海子一个下马威。
            十、条件提拔的弊端
到这个时候,海子已经38岁了。如果继续混几年,他就要上40岁。按照政府不成文的规定,上了40岁的干部组织上基本上不再考虑提拔了。
为了安慰海子,主管工程科的副局长一来就同海子做思想工作:“海子,我知道你是工程科的元老了,过去对工程科的贡献很大,将来还是只能以你为中心来开展工作。你在区里面没有关系,组织上这样作是不对的,不能否定一个人的功劳,看将来能否视情况调整岗位。”
海子柔和地说:“我这个情况是历史造成的,我也不指望组织上提拔了。但有一个条件,我今后不想参加工程科一切对外活动事务了,就在工程科当一名业务干部算了。”
但新局长从话语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就不同,海子这个情况的产生确实与组织上不关心干部有关系。针对海子这种情况,组织上原则上不再推荐提拔了,可以考虑解决待遇问题,让他在业务岗位上发挥所长,但海子必须接受组织的安排领导。
海子资格老、根基深、业务能力强,局长担心他不听从调遣,让下面的年轻领导压不住阵脚。
为了显示自己与以往几界领导不同的行事风格,新局长来了之后全力推荐年轻干部,并对区里面有关系要求下派来的干部给予了坚决的抵制。
这样一来,单位新来不久的年轻干部天天围着局长打圈圈,他们不去钻研业务,拚命巴结讨好局长,图表现。有一部分年轻干部得到提拔后,摇身一变又成了单位的领导。当然,也有照顾区里领导的关系被提拔的,也有区里强行下派来的年轻干部。
可惜的是,原来的老同志都成了靠边站的对象。不但不能获得提拔,连解决待遇的干部都没有。
这些年轻的小伙子大多是老同志们看着进来的,他们的本事有多大,一个个心知肚明。
看到这个情况,一些老同志的怨气更大了。
“妈的,我们辛辛苦苦为单位做了一辈子事,到快要退休了连个待遇都解决不了。这些年轻干部一上来就被提拔了,一年的收入比我们还要多。”
“组织上只知道剥削我们的劳动,要不得。”
“这些小伙子什么都不懂,就只会去巴结领导做官。”
其中,就有一位老同志为了争取在退休之前能解决待遇问题,与局长发生了争执。在得不到局长肯定答复的情况下,他顺手拾起桌子上的茶杯把茶水扔到了局长的面部。
海子心里也感觉到不是滋味了。但他不出声,只是把不满装在肚子里。
他不会为了解决待遇的事去巴结领导,这可怜的一点恩泽对于他来说已经并不重要了。
海子一天不声不急地做好领导安排下来的事,从不去同领导套近乎,也不为了自己的事去求爷爷拜奶奶。他在市里的一些同学主动提出要为他的事去区政府说说情,也被他劝住。他总是说:“这样作,对于我这种情况的人来说是一件丢人现眼的事。”
他对同学们说:“主管领导要是对我好,我就来帮衬着他做点事。要是对我不好,就看我怎么样收拾他。”
            十一、主次颠倒的生活
新科长到任后,在他的提名下,海子又恢复了副科长的职位,并被安排继续分管业务工作。
所谓业务工作主要是管项目建设的设计、施工和管理,这确实是海子的强项。行政工作就是负责项目的组织、协调,主要是往上面对接。在政府部门,行政工作是抛头露面的事,在晋升、待遇方面占优势。说穿了,科长是作宏观管理工作,副科长是作具体技术工作。
考虑到海子这种情况的特殊性,科长实际上把科里具体事务的打理权让给了海子。
海子尽管心理感觉到不是滋味,他还是照样协助科长做好了日常工作。
不过,他不想去巴结科长和局长,总觉得实在没有这个必要了。每天上完班他就往家里走。
他与科长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
科长年龄不大,手腕厉害,很会迎合上层领导。加上他的来头大,上面有人照着,在科里锻炼一年后就上调了,后来返回来又当了建设局局长,不久又调到区里当了领导。
他是坐着火箭往上升的,这就是关系网的魔力。
“朝庭有人好做官”啊!
科长在的时候,局长曾经承诺只要海子尽心尽力地协助科长工作,组织上还是会适时考虑同其它老同志一起解决待遇问题的。
但由于老同志们大都不积极主动,并且对领导们时有怨言,这个机会怎么也等不来。
天上哪里会有掉下来的馅饼呢?
但老同志们谁也不会为了那一点点恩惠去委屈求人了。
终于又到了一年的年未,区里面在进行人事调整时,科长上调了,工程科又调来了一位新科长,据说是组织部部长的亲戚,还不到三十岁。
那还不是一个小毛头!
这小伙子什么也不懂,甚至于连起码的人情世故都不知道,就是人有点喜欢耍滑头。
他是靠着组织部部长的关系提上来的,组织部部长是乘着建设局工程科科长位子的“空缺”来填补的。
其实,这时候的海子才四十岁,正是大干事业的时候。组织上说海子年龄大了,已经不再具备提拔的条件了,就让他在副科长的位子上发挥“余热”,继续做工程业务工作。
组织上这样一安排,讲闲话的人又来了。
“嗨,一个土建专家当不了工程科科长,一个饭桶反而当得。”
“什么年龄大了,实际上就是用人不公。”
“其实工程科科长的位子就是海子的,只有他出面才能摆平这科里面的所有事务。”
“组织上还要强行用外面的人,这样下去是把海子往死路上逼,。”
可海子这次反而出奇地镇静了。他喃喃自语道:“人家有本事就让他干好了,我可以图个轻松,反正当科长钱又多不了多少。”
可笑的是,这个什么也不懂的小科长自视上头有人,心高气傲,为了“干一番事业”,一天不去做实事,只知道想方设法围着领导打圈圈,拿着公家的钱给领导打红包,把领导的话当圣旨。
他有点喜欢在群众面前摆官架子,一开会只想往主席台上坐。
对待海子,小科长把他当作为他做事的工具一样,一时叫他来办这件事,一时叫他去办那件事,象是下命令似的。他自己一件事都不会做。
特别让海子反感的是,他特别喜欢揽权,不管科里的大事小事都要海子向他这个“领导”汇报。
一次、  两次、三次,海子还是原谅了他。
久而久之,海子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一种不满情绪产生了。
海子看着他就讨厌。科长叫他来办公室,他总是借故在外地来不了。科长打来电话,他没听完就把电话挂断了。科长召集他来开会,他一不作笔记,二不讲话,就当是放屁一样。
有一次,科长叫海子去市里开会,海子借故不去,结果科长因不熟悉情况,搞得市里的会也开不成了。
特别是在向下属建筑公司征收三项费用时,只有海子知道底细,因海子不去收取,这项费用人为地被取消了,单位一年就减少了20 多万元收入。
后来局长向科长追问这件事的下落,科长竟不知道科里还有这么一件大事要做。局长又去找海子,海子说科长没有安排。
为了一些这样那样的事,科长时不时跑到局长那里告海子的状。海子因为在单位资格老,局长拿着他实在也没有办法。
科长真不知道怎么样开展工作了,就责难海子。海子理都不理他。
在这种情况下,海子放出狠话:“要是小科长再来找我的麻烦,当心他的办公桌会被我掀掉!”
            十二、人事悄悄的变动
终于有一次,小科长为了一些事挨了上级领导的批评,心里面过意不去,就向局长汇报,想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海子。
局长把海子叫到了办公室,询问事由,海子理直气壮地说:“会又不是我去开的,我怎么会知道这事怎么办。”
局长说:“你在工程科搞了这么多年,你要把一些事把好关。”
海子说:“把关的是科长,我一个副科长怎么能僭越。”
由于责、权、利的严重剥离,一些事确实分不出责任主体了。
这就是错位。
正如一些人所说的:“能够当科长的,由于上面没有关系,组织上偏不让你当;不能当科长的,由于上面有关系,组织上偏要让他当。”
但小科长既不想放权给海子,又处处要依靠海子办事,还不能过分责难海子。
他实在也按捺不住内心的不满,就在一次海子向他反馈工作时咆哮了起来:“你一是这样又是那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海子当让不让:“就是这个意思,你这么有本事,一些事情你自己去搞好了。”
说完,海子就把电话挂断了。
小科长气得脸红脖子粗,哭哭啼啼地到局长那儿来诉苦。
可海子什么也不怕,他戏谑一样地对同事们说:“领导们要是来为难我,我正好不想上这个班了。”
海子与小科长的关系已经白热化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艰难地过去,海子和小科长都在痛苦中煎熬地凑合着。
熟悉内情的人都说:“象这种情况,如果组织上不进行人事调整的话,除非科长放权,让工作的重心下移,否则的话,工作是无法开展下去的。”
过不了多久,一场悄悄的人事调整发生了。
小科长和主管局长由于工作需要被调任其它部门“委以重任”了。
工程科科长由新到的主管副局长兼任,海子仍然当副科长。
实际上,在后来的科室调整中,科长的办公室都被拆消了。
在这场争斗中,小科长和海子都没有捞到好处。
局长曾经当面对海子说过:“你的事情不是我们不来替你讲话,是你自己太傲气了。”
海子听了这话,默然无语。
为了自己的尊严,他什么也不需要了。
但海子又是微弱的胜利者。通过这一次明争暗斗,工作主动权的天平终于悄悄地向他倾斜了。
主管副局长听从了许多人的意见,决定把工程科科长的实际事务交给海子来打理,自己只挂着主管头衔。
大家都说:“这工程科长的位子本来就是海子的。他在这里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要动也只能动科长。”
           十三、继往开来的日子
人事调整之后,主管副局长出于对海子的信任和尊敬,委托海子出面处理一切对内对外事务,海子实际上以副科长的身份行驶科长之职。
面对千疮百孔的内外事物,他与主管副局长一道,同呼吸、共命运,对这些事物进行了艰难的梳理和调整,一步一步地把工程科的各项工作引入了正规。
一是认真进行了项目清理工作。在过去的若干年里,由于建设项目过多,审计程序严重滞后,项目建设出于无序状态,留下了许多的死帐呆帐。几年下来,因为前几任科长瞎指挥、图政绩、大搞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致使单位负债达三个多亿,且项目建设重复投资多、社会效益差,各类社会矛盾激化。有好几次过年过节,建设局的大门被施工方的民工堵死了。海子代政以后,用了将近2 年的时间,才把这些陈年老帐的底子摸清,督促市区审计部门办好了结算,会同财务室的同志把付款的进度安排好,把一个个施工队安抚到位。
二是进一步规范了项目管理程序。过去计划内的与计划外的项目分不清,市投与区投的项目分不清,给审计工作带来了诸多被动;设计方、施工方、建设方、监理方的主体责任不明确,造成了施工管理多头领导、互不买帐、揽权推诿的情况;领导干部为显示权威过于干涉业务,导致工程管理紊乱,项目建设返工和重复建设多;为照顾关系户做工程,盲目加大工程项目和造价,出现了一大批“胡子工程”和“烂尾工程”。海子针对这些问题,与主管副局长拧成一股绳,大胆而全方位地对项目建设进行了规范整理,也实际上确立了海子对所有工程项目的绝对调控权。
三是严把工程质量关。这时候的海子已经是闻名全市的土建工程师了。从项目的设计、施工到后续管理,他都娴熟如自。对于每一个市政工程项目,他大搞调查研究,坚持从实际出发进行项目的设计,坚持依法依规进行科学的施工管理,切实加强了对工程项目的后续管理,使每一个建设项目作到了花钱少、质量高、效果好。
对于海子的工作业绩,新来的领导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个个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同事们都说海子有能力、会做事,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建设局里面竟然藏龙卧虎!按照海子的文凭、能力、经验和实干精神,如果他有关系、会活动、舍得钻的话,这建设局局长的位子可能都是他的。
但人们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如此优秀的干部会落得这么一个悲惨的下场。
有人说他太会做事了,落得个一生做事的命。
有人说他人心太好了,处处替别人着想,所以被别人算计了。
有人说他人太耿直了,被一些奸诈小人所害。
只有海子知道自己的弱点,他是一个有骨气的知识分子,不愿意向那些丧失人格的权贵点头哈腰、争宠献媚,以致于让自己的仕途荒废。
他生活在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他是一个失败者,又是一个成功者!
当有人问起海子对于生活的感悟时,他笑着说:“我一生都是在按照自己的愿意过好第一天,我幸福、我快乐!”
             十四、令人深思的感悟
时间不知不觉转到了2013年,这时候党和国家的政治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全国上下一场以厘思路、治沉疴、除积弊的反腐风暴展开了。
自从党的“八项规定”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以来,党中央对腐败现象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不变,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的斗争步步引入了深入。
海子沐浴在这金色的霞光里,深深地感觉到政府人事腐败给自己带来的巨大伤痛。尽管自己的青春年华不在,但他依然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了工作之中,书写着属于这个刚刚开启的变革年代的辉煌。
他又象是回到了刚参加工作时的追梦时代,边学习、边工作,试图重新找回失去的一切。
他通过自学考试获得了土建高级工程师的职称,还参加了市建筑学会,并被推举为学会副会长。
他参加了市文联作家协会,成为了一名协会会员。
由于业务能力强,他被一家建筑公司请去做了技术顾问。
他一生不缺少钱,他把家里大部分现金投资于证券,收入颇丰。
他乐施好善,把一部分余钱用于资助周围生活比较困难的亲戚朋友。
人们都说海子心肠好,扶弱不媚强。
由于近几年工作业绩异常出色,他被推举为全区劳动模范,还顺利地当上了区人大代表。
他是一个诚实的劳动者,一生只想依靠自己的本事吃饭。实际上在这个社会,这是不切合实际的一湘情愿。
就象一个人离开了社会不能生活一样,一个人离开了官场环境就不会有仕途发展。
熟悉他的工作经历的人都说:“是官场的潜规则毁了他的前程。”
在过去几十年里,我们这个国家由于长期的“和谐社会”建设和“以德治国”理念的发酵,现实社会的官场已经形成了一种可怕的“绑架文化”。那种“进不了圈子就进不了班子”的关系学,“琢磨事不如琢磨人”的官场术,“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已经蔓延成为了人人难以幸免的习惯势力。
还有一些民间的笑话讲得更直白:“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异地调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这是对现实官场形象的写照。
那种不跑不送的人,领导们就说他自己对仕途没有要求,不会作人。
后来,区里面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些大事。
原来的老区委书记和区长因为买官卖官收受下级干部的贿赂被人告发了,事情牵涉到了组织部长、几任建设局局长,一下子被市纪委处理的干部达十多人。
原来,一个下属单位的干部要被提拔,一是上面要有人伸手拉,二是下面要有人推。区里面在按照德才兼备选拔干部时,实际上是以关系论能力。具体表现在三“看”,一看人家的背景硬不硬,二看人家跟自己走得近不近,三看人家送的票子厚不厚实。
象海子这种情况,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上面没有过硬的靠山,又不去同领导润滑关系,三不进行利益输送,自然就只有靠边站的份。
然而,海子就是海子,他冥顽不化。
他活在一个真实的空间里,可生活是充满矛盾和诡谲的。
他是一个奇才,可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发挥不出来;他是一个好人,可别人就是不领他的情。
他觉得这就是人生。
用达芬奇的话来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海子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是一个对单位有个巨大贡献的人,也是一个最终被官场环境遗弃的人。
新来的领导们为他叹息,同事们为他打抱不平,同学们为他惋惜。
生活折磨得他惭惭地憔悴了,他似乎明晓了世态炎谅,其实他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可他只能这么作,这也许是他与生俱来的禀性。
他是一个名人,他的名气不是来自于他的声誉和地位,而是他不同寻常的经历。
由于海子的任性和才华,他的名字和他的故事早已传遍了他周围的每一个人。
(完)



[url]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 ◎ |  ◎注| : ◎  ]

评分

参与人数 1文币 +10 收起 理由
战鹰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10-21 05:58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5-15 09:31: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传记。稍后细读。先问好作者,感谢分享,辛苦啦~

    [url]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 . |  .注| :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8-12 03:20
  • 签到天数: 89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5-15 10: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连载好些,文用四号字宋体编辑规范些。
    海子一个有才学志向的大学生,生不逢时,屡次在仕途难得升迁,这是社会的悲哀,是企业的损失。
    同时,作品告诉我们,没有相当的关系,不逢迎巴结,很难得到领导赏识。机会并不是均等的。
    再者海子玩世不恭的态度是他致命伤。

    放弃一些世俗,你活的更精 。推荐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8-21 21:37 , Processed in 0.09851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