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张书云

我侃诗词(慢慢添加中)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1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99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7-4-17 01: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学习。

    点评

    谢谢先生,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8-4 20: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4-1-1 10:3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先生,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4-1-1 10:3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书云 于 2017-11-11 22:25 编辑

    古诗词创作颠倒谈(草)  
      
       对于诗词的创作,特别是古诗词的创作,曾经有想说点什么的冲动。但这个问题太大,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切入角度,是很不容易的阐释的。虽然也有朋友要我写写有关诗词创作的文字,谈谈体会,或者是建议,都好。但限于自己的诗词修养,我很清楚自己的斤两,还有时间问题,一直没有写,没敢写。说实话,我就是一个古诗词的爱好者,在中西文化交融的大时代,在网络发达的今天,我就是一个孤独的流浪者。在这个“江湖”里,我独往独来,无门无派,未参加任何诗词组织,也很少参加各种赛事。因为我认为自己资格、修养都有限。加入诗词组织我更是很怕,总觉得一些诗词组织似乎有帮会性质,是一个圈子,进去要排座次,拜老大。更有甚者,不少的诗词协会打着诗词的幌子,干着赚钱的买卖,叫人倍觉斯文扫地。何况有的名头冠以”中国“”中华“乃至“世界”级别,我就更不敢。至于赛事观察了几回大赛事,也就兴趣全无。
       在网络的“江湖”上我也没有“铁哥”,那种江湖霸主的朋友更是一个也无有,有几个朋友除了谈论诗词外也就淡于水的那种。所以,要谈诗词特别是古诗词的创作,我这个无名的“半桶水”也是胆怯的,万一遇着一些方家高手,或者新锐时杰,更不用说网络大咖,那种无休止的论辩与嘲笑,烽烟四起的口水战,让人受不了。所以,至今我没有去谈去写。但前不久一位朋友告诉我,她的一个古诗词论坛发表的作品让她尴尬,因为有的诗友胡乱写,诗词贴质量太次,有人公开批评她,叫她很无奈,问我可不可以写篇文章,告诉一些古诗词创作中注意的事项。怎么说,换言之,就是说诗词创作中有什么禁忌吗?我的答案是有的。我便觉得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谈谈自己的认识也蛮不错的。
      但今天这个“大家”倍出(不是辈,因为这个太来不及),百花齐放之时代,我的说法很可能不合适宜,如果有不当之处,可以批评但不可以谩骂,可以争辩但不可以争吵。同时,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个问题也小有复杂,也很难一下子说明白。自己书读的少,门槛也迈出少,只能依据自己的浅见与点滴实践来谈谈。于是就决定写。但到底怎么成文,我还没有想好,只能是想到说到,随意而为,所以题目为颠倒谈,即是颠三倒四,海阔天空,东扯西拉。因此说法也好,章法也好,也就只有将就。如果有碍于法眼,你就当痴人说梦好了,如果耽误了你美好的时间,我这里只能说声抱歉。
       一、快餐文化对古诗词创作的负作用
       随着国门的洞开,中外交流的深入,经济的持续升温,带来了观念的更新,眼界的开阔,思维的开放,认识的多元。但另一方面,拜金主义的盛行,一夜暴富的梦想,市场的激烈竞争,浮躁的都市心理,泊来思潮的影响,快速的工作运转,让人们晕头转向,压力山大。于是,随着快餐、方便面、快报、快信、快件、快照、速学等等的兴起,很快就形成了所谓“快餐文化”,适应着这世道的快节凑。适应着红男绿女的匆匆形色。而科技的发展,网络的拓宽,更是将这种文化推向极致,推向疯狂,让这个时代很快就变成一个“快餐时代”。谁也再也慢不下来。人们对于文化的需求,再也不是吟风对月,再也不会煮酒论诗,再也不是轻敲漫唱。而是象饕餮快餐一样,多快好省。即是工作之余还有谁去吟诗捉句,场合里谈的都是钱财利益信息,或者勾栏瓦肆的趣闻,或者是情场商场的轶事。
       这一切对于传统文化的冲击与侵蚀是明显的,甚至是致命的。在这种环境下,古诗词的创作与欣赏,也就是可怜兮兮。尽管有人疾呼,有人奔走,有人开诗词大会,但这一些在快餐洪流的冲刷下,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人于快速中,意识容易迷茫,方向容易迷失,文化上的数典忘祖也就不稀罕了。比如圣诞节、情人节、光棍节过得美美的,而清明节却没有去祭祀一下祖坟,当然理由是没有时间。而今还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思去揣摩平平仄仄,谁愿意花上几天或许更多时间去推敲一个句子,谁能够“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慢了,太慢了,这个时代需要快。一段妩媚的视频,一个黄色的段子,一个庸俗的笑话,步履中,车厢里,厨房里,甚至如则厕时,能得到一丝快慰和片刻的满足,这就够矣。很明显,不少古诗词的创作者,在这个快节奏的当下,也就“指物成诗”,快速高产,甚至几个人“斗诗”,几分钟一首,一吟十几乃至几十几百首,你想想这样的“快”诗好得到那里去,至多算是顺口溜。这也是古诗词创作不严肃的一种常见表现。
      如果说,文化大革命是自己家里以“暴风骤雨”的方式,横扫传统文化;那么,今天西风渐进,则是外部以一种柔性方式瓦解和蚕食传统文化,包括古诗词。前些年网络古诗词论坛的兴盛,到如今式微,除了其他因素,不能不说这是根本原因。今天,我们能热爱古诗词,欣赏古诗词,创作古诗词,是传承弘扬民族文化的一个途径,我想,至少它有两个方面的意义。    其一,首先是为了捍卫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地位和自信。我们从不反对外来文化的交流,融合,但要警惕它的侵蚀,溶解乃至淹没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老人家曾经有“和平演变”的预言,脱去政治的色彩,不能不说不幸言中。你看,随着中外交流的深入,西方一些节日俨然成了很大一部分国人的国节,家节。还听说,端午节被韩国申遗了。还听说,李白被说成是外国的···国粹文化是否岌岌可危呢?
      再则,就是传统文化的继承弘扬,这个当然是有一些国学大师在作,但中国古文化浩如烟海,仅仅如此是不够的,要全民族都有民族的文化意识和文化自信,越多的人参与才可以做的更好。所以呀,创作古诗词是一件严肃而端重的事情。认识了这些,古诗词的欣赏与创作才有动力。先哲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是的,它可以引导入门并一直在推动你的创作。还有专注。我们知道外部的大世界我们无力左右,一个人的力量也有限。但个人的小世界可以自我操纵。创作诗词要静心静意,要慢。要读,要思考,要琢磨。有人会说,“愤怒出诗人”,是的,喜怒哀乐都可以用文字表达,特别是你要把它用诗的形式表达。你必须思索、选择、抽象、概括,在这时候要静,要静。任何浮躁,都不可能写出好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4-1-1 10:3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书云 于 2017-11-11 22:22 编辑


    二、古诗词创作应遵循“中庸”之道,把握有度
      说了上面那些,我们知道了创作诗词是一件严肃的事。古诗词的创作如此,现代诗词的创作也应如此。其实,诗词和其他文学样式一样,也是用来“表情达意”的。《文心雕龙》里刘勰说,“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就是说,人天生有七情,当外界物像刺激下,很自然的就会表现出来的。古人所说的七情,即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其实这里的七,我们可以理解为“多种”意。舜云∶“诗言志,歌永言。”是以“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应该说,人的喜怒哀乐,红尘的林林总总,都可以“入诗”,但这些并非不加筛选,不加抽象,不加艺术的“进入”,必须有选择性的,有逻辑化的,艺术化了“入诗”,这才称其为诗。那么,“入诗”的题材,就有一个度的问题,也就说拿捏好分寸。所以,我觉得我国先哲们提倡的“中庸”之道就很适应诗词的创作。什么叫中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就是不偏不倚,中正、平和。如同我们平素所说,什么事都不要钻牛角尖,你怒吼也罢,笑骂也罢,宣泄也罢,缠绵也罢,闲逸也罢,慵懒也罢,散淡也罢···总之,都要有度。
      所谓有度,一是指创作题材的选择,这个问题后一段我们着重说。一是指艺术加工的度。宋人魏庆之在《诗人玉屑》里说,“雕刻伤气,敷演露骨。若鄙而不精巧,是不雕刻之过;拙而无委曲,是不敷演之过。”这段话什么意思,就是告诉我们,诗词需要雕琢和修饰,但都得有度。因为过分的雕琢,不免绮美俗道,很容易伤了诗歌的“气”节,使得文字没有了精气神;如果过分修饰,难免不虚巧而庸俗,就一定显现出低俗的“骨”痕。那些太过鄙陋无味的文字,是因为完全不雕琢的缘故;而那些直白不含蓄的文字则是没有修饰的原因。
       我们知道,创作素材的进入,必须经过筛选,并非一股隆冬的塞进去,这是因为生活的本身并不是诗词。比如,我们每一天生活的琐事,所见、所闻、所感都可以是素材,但有的诸如人的一些生理现象就不可以,否则就失度;而艺术加工的度,是指的是我们感悟到的,然后通过各种表现方法来表达,即是要真实再现,不可以粉饰以至跨越真实。有人说,真理再向前迈一步就是谬误。艺术也一样,诗词也一样。所以,所谓度的问题,简单的说,就是把生活中的事务情绪不加选择不加修饰的用文字写出来,这不是诗词,那是你的“说说”。只有选择性的感悟了的诗化了的“情绪”和“事情”,才可能成为诗词。比如山,有人这样写:“远望青山黑乎乎,上头小来下头粗。有朝一日倒过来,下头小来上头粗”,且不说韵律,这样颠来倒去无有一丝美感,给不了人一丝愉悦。你瞧瞧这还叫诗吗?
      五代的徐衍曾在他的诗话中这样说“美颂不可情奢,情奢则轻浮见矣;讽刺不可怒张,怒张则筋骨露矣。”这里,显然,告诉我们的诗词创作“度”的另一点。以我的理解,就是要少一些“奢靡”之气,少一些“乖戾”之气。所谓“奢靡”,就是演绎过分夸饰,渲染,连篇累牍,叫人触目反胃,感觉低俗肉麻;所谓“乖戾”,就是把诗歌当成自己的“吐糟”工具,毫无顾忌的吆三喝四,醉酒骂街,乃至呼娘咒爷,杀伐撒泼。让人触目惊心,甚至意乱神迷。我们说,一个在红尘的人,什么的遭遇没有,憋闷、愤懑、甚至愤怒,于是嘲讽、揶揄、讥刺都会出现,如果,我们适度发泄,艺术发挥,能引人共鸣,有益于发挥诗词的感染力;相反,大嚷大叫,面目狰狞,一发不收,于是诗词中就渐渐形成“乖戾”之气。诗词肯定大减其艺术魅力,且对于自我的情绪调节和个性修养都有害无益。所以,老人家以为“牢骚过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这就是我说“中庸”之道。
      也许有的朋友会提出责问:诗词中杀伐之声怎么理解?甚至一些恐怖的字眼又怎么解释?是的,这个在古诗词里确有不少令人惊骇的词句。那么,这里我不得不提到岳飞的《满江红》,里面直接用了“餐肉、饮血”的句子,这好不好。首先,我个人以为这已经“失度”,这是无疑的。但我们要历史的公正的去看。这一首词是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一是当时金兵入侵,对于中原人民所造成的苦难,是诗人亲眼目睹。国破家亡的痛苦叫人诗人怒火万丈,而统治者的消极抵抗又让诗人愤懑不已,那么诗人只能在诗词中发泄,语出惊悚可以理解。二是从文学史发展来看,豪放派词人的创作苏辛已渐成气候并致成熟,而后一些文学家将它推向歧途——词中疯火烈焰,毒舌叫嚣,后来人们称之“叫嚣派”,愤怒而郁闷岳飞当时有这样的作品也就正常。再一个就是从整首作品看,诗人那种炙热的爱国主义激情火一般的燃烧,这种滚烫而真挚的情愫感染着每一个爱国者,显然这一愤激语也就无人去计较了。所以,我们说问题是怎么艺术再现生活的,这才是重要的。敷之有致,道之有度,不就好了。比如写爱情,有的写的缠绵悱恻,浪漫而美好,而有人则写的庸俗低级,惨不忍睹。在古诗词有非常多的例子。除了其他原因内外,度的把握是一个重要原因。
       结末,关于诗词“度”的问题,还是要提出强调一下:素材要有选择(不要以为“一切皆可入诗”,因为并不是什么都可以入诗,这个问题我们后面会论及;再就是我们一般人的创作的能力还不允许一切入诗);情不可“奢靡”,不可粉饰,道之有致;少一些“乖戾”之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4-1-1 10:3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20: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书云 于 2017-11-11 22:23 编辑


    三、对于古诗词要有敬畏之心,创作必须严谨认真
      这个问题似乎应放到“二”的前面为宜,因为这是一个态度和素养的问题,也是诗词创作特别是古诗词创作的一个前提。但因为这个问题虽然易于说明白,但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每个人能不能做到,这就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也似乎没有什么好办法去教别人。因为她涉及人的知识学养、人文素养、道德认知和民族文化的认同等。我记得小时候,父母在教育我们怎么做人做事的时候,特别提到,上茅房不要用字纸(即印有文字的纸张)擦污;不要用火绕字纸;否则会瞎眼的。这当然没有根据,但这里面却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尊重文字。那么以文字为载体的文学创作,就必须是严肃严谨的,虽然,科技的手段的运用,比如录音录像等,但文字作为最实用常见的载体还是最为重要的。  自古先贤们都以严谨的态度对待之。而诗词的创作也是如此,尽管在历代都留有“斗文”的传闻,如“风送滕王阁”、“旗亭画壁”、“曲水流觞”等等,但并不是说明他们随便,除了他们本身的才情外,主要的是他们修炼的功力深厚,笔端娴练圆融。而更多的是“苦吟”“推敲”,反复修改锤炼。我们不妨引用一些古贤在文学创作中的严谨认真的趣闻。正如唐代诗人卢延让在《苦吟》中所说,“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
      “春风又绿江南岸”(北宋•王安石•《泊船瓜洲》)传说,王安石在写这句诗句时,在原稿上曾经换过许多字,用“到”,又改作“过”,后改作“入”,再改作“满”,都不合意,修改了好多次,最后才选定了这个“绿”字。这个“绿”字用得很好,一个“绿”字把春风给江南披上了绿装这一变化,生动而又形象地写出来了,给人以动的感觉。这句诗是写景,触景生情,为下句的抒情做了很好的铺垫。
       相传,苏东坡,一次与他的妹妹苏小妹及诗友黄山谷一起论诗,互相题试。小妹说出“轻风细柳”和“淡月梅花”后,要哥哥从中各加一字,说出诗眼。苏东坡当即道:前者加“摇”,后句加“映”,即成为“轻风摇细柳,淡月映梅花”。不料苏小妹却评之为“下品”。苏东坡认真的思索后,得意的说:“有了,‘轻风舞细柳,淡月隐梅花。’”小妹微笑道:“好是好了,但仍不属上品。”一旁的黄山谷忍不住了,问道:“依小妹的高见呢?”苏小妹便念了起来:“轻风扶细柳,淡月失梅花。”苏东坡、黄山谷吟诵着,玩味着,不禁托掌称妙。这样一改究竟妙在何处?我们不妨也来玩味一番。“轻风”徐来,“细柳”动态不显,怎能配得上“摇”、“舞”这类较露的动词呢?惟有“扶”字才恰到好处,与“轻” 、“细”相宜,显得和谐,并且又把风人格化了,形象地描绘出了轻风徐来,柳枝拂然的柔态,给人以一种柔美之感。下句中添“映”、“隐”也欠贴切。试想,恬静的月亮已经辉满大地,梅花自然没有白天那么显眼。在月光照映下,也就黯然失色了。这样,好一个“失”字,就勾画了月色和梅花相互交融的情景,增强了这一首诗的感染力,真是一字生辉。
       晚唐时,一个叫作齐已的和尚,对诗文很有兴趣。他早就仰慕郑谷的才名,就带着自己写的诗稿,前来拜会。齐已把诗稿一首一首地请郑谷看。郑谷读到《早梅》这首诗时,不由得沉思起来。郑谷吟道:“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郑谷面对齐已说:“梅开数枝,就不算早了。”郑谷又沉吟了一会,说:“不如把‘数’字改为‘一’字贴要。”齐已听了,惊喜地叫道:“改得太好了!”恭恭敬敬地向郑谷拜了一拜。文人们知道了,就把郑谷称为齐已的“一字之师”。
       这就是我们的先贤,这就是他们的严谨、严肃、严格的态度,这就是他们对于文字的敬畏,对于诗词的敬畏。而对于那些玩弄文字,玩弄诗词,玩弄文学的做法,自古都不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所赏取。因此,古人将那些游戏文字,低级庸俗的诗词,称之为“诗屎”,足见对于它的厌恶。
      说到这儿,不得不提一下当下自由诗创作中出现的各种“流派”的垃圾诗歌,它们似泛性化、反文明、反人性化为明显特征。以赤裸的生殖器、排泄物描写来抒发那种极度颓废的人生情绪。先也做一回标题党吧。《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让一部分人先硬起来》《一把好乳》《拉屎是一种享受》《真正的屎在联合国的餐厅里面》等等;再读读这些“才子们”的原作吧。“车被交警罚款了/还扣了驾照 /老婆宽慰说:亲爱的 /别生气 / 等咱有了儿子 / 取名就叫‘交警’/ 白天他叫你爹 /晚上你日他妈”(丁小琪《的士司机和老婆的对话》)“她一上车/我就盯住她了/胸脯高耸/屁股隆起/真是让人/垂涎欲滴/我盯住她的胸/死死盯住/那鼓胀的胸···”(沈浩波《一把好乳》)。“我爱VV /我爱她的全部/ 包括她拉出来的屎。”(三个A《我爱VV》) 好了,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往外引用了,以免污人耳目。你说这还是诗歌吗?这里还有艺术美吗?这就是一堆文字垃圾。这样文字可谓流氓文字。不管那些学者、专家如何去解读,也不管他的名声多么显赫,这样的东东只能扫进垃圾堆。由此,足见今天一些人对于文字的亵渎到了何种地步?这样的下去还能写出真正的诗歌?
       我们说,任何题材的诗词作品,都应该有意境,都赋予美感,并能引起某种情感的共鸣。比如,在古典诗歌里对于爱情的描写多多,无论质朴还是旖旎,都是那么真切动人,给人以想象的同时,给人以愉悦的美的享受。这里我引两个例子。“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乐府诗集.鼓吹曲辞《上邪》)“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夏日游,杨花飞絮缀满头。年少轻狂,任意不知羞。为比花容,一身罗裳玉搔首。休言愁!秋日游,落英缤纷花满头。儿郎情深,依依双泪流,恨离愁。不忍别,待到山崩水断流!冬日游,似水云雪落满头。莫是谁家少年不知愁。纵无心,跌入云泥,相看笑不休!”(韦庄《思帝乡》)。前者对于爱情的大胆的告白,铿锵的誓言,表现了女主人对于爱情的坚贞与热烈。后者作者以白描手法,清新明朗的笔触,勾画出了一位天真烂漫、热烈追求爱情的少女形象。语言质朴多情韵,无辞藻堆砌现象,却有浓郁的民歌风味。这里对于爱情的描写是那么的率真自然,画面鲜活,情趣盎然,给读者以多么美妙的享受。但同样有少数人对于爱情,却把它定位在露骨低俗的性描写上,以“艳”为特色,这就是对于诗词的一种亵渎,这里我就不想再引用举例了。     
       有人提出:古人诗词很多狎妓应酬之作,也是他们的快餐文化,写得漂亮,但是很无聊。有人觉得李太白就是代表人物。这个还真不可否认,文人们混迹于勾栏瓦肆,于风月场中确有不少唱酬之作品。但今天要历史地去看。一是当时制度允许,且不少歌妓、艺妓大多有一定的文化艺术修养,她们的所在,往往成为一种吟诗作赋弹唱鼓吹的娱乐之所在,自然也成了读书人流连忘返之乡,也成了他们与之交流的平台。二是古代的所谓文人“风雅”,也离不开烟花柳巷,往往是不少读书人向往并混迹其间,与歌妓酬唱打趣,留下不少艳史故事,也就留下一些诗词作品,这就是所谓名士风流。像当年的秦淮河就是如此。但这些作品除了极少数在艺术上确有特色流传下来之外,大多打情骂俏的庸俗之作也就渐不存于世,这也说明历史的拣择是对的。再说,比之古诗词的主流,它毕竟是旁枝末节。所以我们不可以此为理由而轻薄古典诗词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99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7-8-16 01: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捧读,赞赏娓娓道来的诗论。

    点评

    谢谢先生阅读,杂乱无章。见谅。  发表于 2017-8-17 07: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4-1-1 10:3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19: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律·无题·耕夫
    望里红尘尽是奇,几番懵懂费猜疑。
    疏狂未惜三分痛,落拓偏嫌半个痴。
    厌听庭前吹喇叭,奚因鄙陋附时宜。
    清风应拟邀明月,纵到天涯也不欺。

    赏析·诗丐先生
    【题解】无题者,非无题也。言外之隐衷,悟在其心,穿凿于律,将心中所悟隐于字里行间,题也隐于字里行间,故无题也。
    【立意】此作系无题,意在句中,所以要先解句,在分析立意。
    【句解】
    望里红尘尽是奇,几番懵懂费猜疑。
    首联出句率真直入,直接点破心中所想、心中所寄。
    这两句是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大千世界(社会)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事,让人看不懂猜不透。
    此联只是概括性的说出一种现象,虽然没有严明现象的本质,但一个“尽是奇”、一个“费猜疑”,就很吊人的胃口,会引人入胜,
    这是给读者留出的又让读者非要知道的一个悬念。
    【疏狂未惜三分痛,落拓偏嫌半个痴】
    【落拓偏嫌半个痴】
    解词:疏狂,豪放之意。落拓,该词有两解,一作放荡不羁,二作穷困潦倒,寂寞冷落。
    奚,字有多解,这里是文言代词,相当于胡或何。鄙陋,一般指庸俗、浅薄、无知。这个词实用为贬义,虚用为谦词。
    之所以把这两联合起来,是因为它们密不可分。一般的诗作,腰腹二联没有这么紧凑,有时甚至要起伏或拓开,给人以激荡之感。
    而此二联即内容紧凑,暗中也有狂涛激荡。
    先看颌联:“疏狂未惜三分痛,落拓偏嫌半个痴。”
    先把它翻译过来:豪放起来,哪怕有几分痛楚也在所不惜;放荡起来,就像个小丑演员,把观众逗乐了,还说观众傻。
    首联出句说的“奇”,现在出来了,颌联出句是一奇,对句又是一奇。
    “疏狂未惜三分痛“,豪放时,”痛“从何来,耐人寻味。既然”未惜“,说明他确有痛感,而这个”痛“,愚以为来自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疏狂时,或吹牛皮以欺世,或拍马屁以愚民,将乌纱绶带系牢,或将孔方兄灌醉,别说”三分痛“,就是七分痛又如何?
    ”落拓偏嫌半个痴“。通过对上一句的解读,这一句似乎不用详细的解读了,说多了怕涉及敏感词语过多。
    ”厌听庭前吹喇叭,奚因鄙陋附时宜“。
    ”喇叭“只是比喻,没人上门给你吹喇叭,若是上门吹喇叭,那是收费的。这个喇叭指的是媒体,包括平面的,视频的等等。
    ”厌听“,不爱听,,为什么不爱听呢,是因为自己浅薄、无知,难随潮流啊。
    【清风应拟邀明月,纵到天涯也不欺。】
    俗话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清风应与明月为伴,即使到天涯海角也互不相欺。大自然是真诚的,清风与明月是高雅的,哪怕是溪水也是明澈的。这是诗人的情操。
    首联出句,望里尽是奇,是起,对句”费猜疑“是振;颌联是”奇“之所在;颈联是对”奇“的态度;尾联是一种无奈的向往。
    首联单刀而起,起势雄浑;腰腹饱满;转处异军突起,所以,合的也就高远了。
    此作之意是诗人之心,而心中事于言外道之。
    (此作有很多要说的,却又不能过多解读,大家心照不宣吧)
    耕夫兄是我中华论坛的朋友,他的作品质量很高,大家可与他多交流与请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9-5-26 18:25 , Processed in 0.10835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