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2|回复: 4

诗意的“啸”音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4-15 15:44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5-4-9 05: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章关培(劳燕) 于 2018-4-15 19:05 编辑

                                                            诗意的“啸”音
                                                                         章关培

        读岳飞《满江红》:“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这“长啸”,似乎是英雄抒发豪气的长叹之声。王维的绝句《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陶渊明《归去来兮辞》:“登东皋以舒啸。”刘基诗:“倚修木而啸。”这里的“啸”,则被认为是幽人逸士兴致勃发或内心郁闷发散之际的疾呼狂喊大叫。其实,这种解释都是错的。
      啸字形声,字从口,从肃。肃亦声,本义:尖锐风声。“肃”本义为“千针万孔”,转义为刮风时漫天的尖锐风声,犹如无数根风针同时穿过千万个针孔时发出的声音。所以,啸字引申义:人嘴模拟的风的尖锐呼叫声。动物诸如鸟兽的长声鸣叫称为啸,如:虎啸,猿啸。自然界发出的特奇大的声音也称为啸,如:啸风(呼风),风嘶雨啸,北风呼啸,海啸。飞机、子弹、炮弹掠过时发出的声音:尖啸、呼啸……啸,类似于今天的吹口哨,但它不是口哨。《说文》:“啸,吹声也。从口,肃声。”《诗经·召南》:“之子归,不我过,其啸也歌。”郑《笺》:“啸,蹙口而出声也。”“蹙口”,相当于音韵学所谓合口呼。即双唇向前努起,作圆形,气流从舌尖吹出。唐人孙广作《啸旨》是我国唯一的一部系统记载啸法的专著。其序云:“夫气激于喉而浊,谓之言;激于舌而清,谓之啸。”从发音位置看,啸,是气流“激于舌”而产生的。啸的发音位置在唇和舌,而气流强弱的控制与口腔共鸣的配合也十分必要。晋·王嘉《拾遗记》卷五:“人舌尖处到向喉内,亦曰两舌重沓,以爪徐刮之,则啸声清远。”由此亦可见发啸时控制舌位的重要性。发啸没有声带振动的作用,这是它与“言”在发音机制上的根本区别。
      在中国古代,啸,是指一种歌吟方式。“激于舌端而清谓之啸”(《封氏闻见记》)。撮口作声,“若啸呼状”(魏学洢《核舟记》)。称为“啸歌”(吟咏)。作为口哨音乐,啸的随意性是很大的。晋·孙楚《笑赋》曰:“有度俗之公子……或携手悲啸,嘘天长叫。迟重则如陆沉,轻疾则如水漂。徐疾任其口颊,员合得乎机要。”啸内容并不切实,不遵循既定格式,是乃随欲望和情绪随心吐露的心声。所谓啸,乃是古人的一种特殊习尚,而在中国古代尤其中古史期士林中尤为风行。它与彼时之文人生活颇为契合。历史上的魏晋时期多有名士之啸,亦有妇女之啸。在东方古国的五音繁会中,啸,是一种颇为神奇的口哨音乐。当然,它与今日之市井民众口中常常吹口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啸的发音机制和方法十分特殊。魏晋时期,啸有明确的五音规定,并达到鼎盛。唐人孙广作《啸旨》,就啸的方法总结了十五种。唐宋时代的啸可能有相应的乐谱存在,而渐趋衰微。元明以后,则难以寻觅其踪影了。
       《世说新语·赏誉》九七刘孝标注引《江左名士传》记谢鲲:“邻家有女,尝往挑之,女方织,以梭投折其两齿。既归,傲然长啸,曰:犹不废我啸歌。”牙齿被织梭打断了,但没有影响发啸,说明发啸不是靠齿音,还说明当年“妇女之啸”流行的热度。成公绥偿作《啸赋》。臧荣绪《晋书》载:“成公绥字子安,东郡白马人也。少有俊才而口吃。”又《晋书》卷九二《文苑列传·成公绥》载:“绥雅好音律,尝当暑承风而啸,泠然成曲。”口吃固然是一种病,是习惯性的语言障碍,讲话时发生中断和重复,情绪紧张时更为严重。而成公绥口吃,却是啸的行家里手,说明啸与言谈畅滞也没有关系。折齿和口吃者均为啸的高手,你说,这是不是啸的魅力呢。
      唐代范摅的笔记小说《云溪友议》中有这么个故事:唐朝时,有一个身犯重罪的囚犯,当受大辟之刑。在被太守审判定罪之时,他自称:“昔于群小专习一艺,乃长啸也。”于是太守想听一听他的啸,下令宽缓他身上的枷锁,让他自由地发啸。松绑后的囚犯,欣然发啸,“其清啸之声上彻云汉”,太守被感染感动了,居然“去其械梏,赦免了他的罪过”。《古今图书集成》卷七三引《无为州志》中还记有一件啸的故事:高士张纶“贫无寸业”,“独喜题咏,每朗吟长啸,声琅琅然,闻者莫不悚敬,不知其贫”。这两位啸者,一个以啸免去罪罚,一个以啸使人肃然起敬。音乐艺术的美,使执法者陶醉漠然置法律于不顾,使粉丝听众沉迷忘乎了音乐家的贫寒,啸者也由此得以获得了无限的自由。啸的艺术魅力如此之大,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从阮氏对啸的开拓到“苏门啸事”直至明清后的消逝。啸在中国绵延了一千余年,终于归乎寂寥。
      大体上,啸的发展过程是一个由民间到士大夫,再由士大夫到民间的过程;换言之,也就是由俗到雅,再由雅到俗的过程。
       啸起源于湘楚巫文化,其发展与方士和道徒的活动有密切联系。处于魏晋易代之际的大名士阮籍,通过对道教啸法的研习和个人的勤奋实践,扬弃了其原有的巫术与道教的怪异色 ,使之畅行于士林,成为一时名流达士的习尚。与此同时,啸也从音乐艺术的廊庑步入了语言艺术的殿堂,升华为中国古典诗文的固定意象之一,为文学作品增添了耐人寻味的生动性、微妙性和趣味性。作为古代作家笔下的一种常见意象,啸具有十分丰富的象征意义,这一点尤其应当受到治诗者的注意。而幽邈深邃的文化背景和体味不尽的美的意蕴,更显示出其在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意义。
      曾几何时,陶潜《饮酒》:“啸傲东林下”,不受世俗礼法拘束,放歌长啸,傲然自得。这种诗情浓郁诗意盎然的艺术场景恐怕是基本淹没不再了。
       啸,音以口腔方式演绎乐,“音乐”与诗情诗意运作和合,诗情诗意融会贯通,直可以说是“表达诗情的诗意的音乐”。啸,是中国古文化艺术中的一朵奇葩,是传统文化中一方颇具文学艺术审美意蕴和价值、值得留意的天地。然而,作为古代士林中风行的文化艺术,广泛传播、“普及”于民间、雅俗共赏的习俗,竟与现代人渐行渐远!如丹葩之谢于芳林,流云之逝过青天,啸音失传,啸乐难闻,啸谱无考,啸声渐淡逝出。
       金庸名作《笑傲江湖》,原名为《啸傲江湖》,是自以为是的编辑根据其谐音改为《笑傲江湖》的。据说,改“啸”为风马牛不相及的“笑”,是出于啸在现代的淡出失落,不为人会解,金庸本人也只好无奈,一笑了之罢了。
      “啸”,改成了“笑”,犹如阳春白雪的“辞赋”流变成“押韵白话赋文”,又如“诗词”变成时尚的“流行歌曲”(流行歌曲被选入“中华大诗典”)。乌衣巷里“旧时王谢堂前”这只燕子,“飞入寻常百姓家”后变成了“麻雀”。诗意的“啸”音沉沦了,当然,“啸”的沉沦,有其特殊的历史缘由,和诗词的流变同样具有各自的坎坷、颠簸和艰辛。
      中国文化发展史上,从春秋、两汉,至隋唐、宋、金、元,下迄明、清、近代的漫长历史中,曾多次出现过不同文化艺术争鸣立说的时期,命世奇杰, 间出,华叶递荣,巨匠屡见。中华文坛,奇葩竞芳,争艳一时,只乃天人不合、不谐和同,流弊所至,落花流水,何止“啸音”!
      李白有诗: “我有紫霞想,缅怀沧州间。 横琴倚高松,把酒望远山。长空去鸟没,落日孤云还。 但悲光景晚,宿昔成秋颜。”(李白《春日独酌二首 其一》)
      逝者如斯夫!不亦乐乎!
      

      附录:
      古典珍笈
        ※※※※※※
    ※※※※※※※※※※※※※※※
      《啸旨》
      唐 孙广撰

      权舆章第一
      夫权舆者,啸之始也。夫人精神内定,心目外息,我且不竞,物无害者,身常足,心常乐,常定然后可以议权舆之门。天气正,地气和,风云朗畅,日月调顺,然后丧其神,亡其身,玉液傍润,灵泉外洒,调畅其出入息,端正其唇齿之位,安其颊辅,和其舌端,考击于寂寞之缶而后发,折撮五太之精华,高下自恣,无始无卒者,权舆之音。近而论之,犹众音之发调,令听者审其一音也。耳有所主,心有所系于情性,和于心神,当然后入之
       【外激】以舌约其上齿之里,大开两胥,而激其气令其出,谓之外激也。
       【内激】用舌以前法,闭两唇于一角,小启如麦芒,通其气,令声在内,谓之内激也。
      【含】用舌如上法,两唇但起,如言殊字,而激其气,令声含而不散矣。
      【藏】用舌如上法,正其颊辅,端其唇吻,无所动用而有潜发于内也。
      【散】以舌约其上齿之内,宽如两椒,大开两唇,而激其气,必散于为散也。
      【越】用舌如上法,每一声以舌约其上腭,令断气,绝用口,如言失字,谓之越也。
      【大沈】用舌如外激法,用气令自高而低,大张其喉,令口中含之,大物含气煌煌而雄者,谓之大沈也。
      【小沈】用舌如上法,小遏其气,令扬大小沈,属阴,命鬼吟龙多用之。
      【疋】用舌如上法,如言疋字,高低随其宜。
      【叱】用舌如上法,如言叱字,高低随其宜。
      【五太】五太者,五色也。宫商征羽角所为之五大,八九五少为应,故为之大,以配仁义礼智信。此有看之本谓声者,皆不逃五太。但以宫商发应,君使次序理,则声理乱,则声乱。
      【五少】五少者五太之应,五太自有阴阳,然太权而言,五太为阳,五少为阴。用声之至详,而后发凡十二法象,一岁十二月,内激为黄钟,外激为应钟,太沉为太簇,小沈为夹钟,五太为姑洗,五少为仲吕,散为蕤宾,越为林钟,疋为夷则,叱为南吕,含为无射,藏为大吕。律吕相生而成。又此则十法二之首也。
      
      流云章第二
      流云,古之善啸者听韩娥之声而写之也。湿润流转,妙中宫声。沉浮起伏,若龙游戏春泉,直上万仞,声遏流云,故曰流云。此当林塘春照,晚日和风,特宜为之。始于内激,次散自含越小沈,成于疋叱且五少,则流云之旨备矣。其音有定,所之若龙若虎若蝉若鬼,一发之后更无难挠,亦由易之有可适,亦谓云:凡十二啸之变态极矣。夫琴象南风,笙象凤啸,笛象龙吟,凡音之发,皆有象。故虎啸龙吟之类,亦音声之流,今所序故于后。
      
      深溪虎章第三
      深溪虎者,古之善啸者听溪中处声而写之也。雄之余,怒之末,中商之初,壮逸宽恣,略不屈挠。若当夏郁蒸华果四合,特宜为之。始于内激,既藏又含,外激而沈,终于五少而五太,则深溪虎之音备矣。
      
      高柳蝉章第四
      高柳蝉者,古之善啸者听而写之也。飘扬高举,缭绕萦彻,咽中角之初,清楚轻切,既断又续。华林修竹之下特宜为之。始于大沈,次以五少,激散越系而令清,终以小沈,则高柳蝉之音备矣。
      
      空林夜鬼章第五
      空林夜鬼者,古之善啸者夜过空林而写之也。点柳蟋蟀铁窃璚绝,轻不举,纤不灭,中征之余,浓雪昼暄,凄风飞雪之时,特宜为之。奏之当以道法,先呼群鬼聚于空林之中,递为应命,心当危危然,若有所遇。始于内激,次以五少三,去宫商耳,以越连之,则空林夜鬼之旨备矣。
      
      巫峡猿章第六
      巫峡猿者,古之善啸者闻而写之也。幽隐清远,若在数里之外,若自外而至,自高而下,杂以风泉群木之响,迥然出于众声之表羽之初。日映空山,风生众壑,特宜为之。初以内激,灱灱五连之,前二缓而清,后三急而高,错总偏此,则巫峡猿之旨备矣。
      
       下鸿鹄章第七
       下鸿鹄者,出于师旷清角之旨。古之善啸者听而写之也。其声宽绰浩渺,不绝以节。洪洞不绝,既上未上,宽大内外闻而乐之,轻浮遒急闻而恶之。尝奏则求此一一听之,受恶分明,鸿鹄下矣。且善啸无其声,至远不越数百尺,鸿鹄翔于冥冥之间,曷由闻而下也?盖激气出于辱齿之间,妙声转于风景之际,则风景和,风景和则元气下降翔云之间,游元气之上,有不随而下哉。若高秋和风景丽,特宜为之。先以外激翔风数十发声,次以疋叱,然后纯以五太终,以散越成之。三奏而清风臻,五奏而流云卷,九奏而鸿鹄降,则下鸿鹄之音备矣。

      古木鸢章第八
      古木鸢,古之善啸者闻而写之也。飞射哀咽,洪洞缭远,若有所不足,郁郁振荡,适断又续,寒郊原野,阴风若雾,特宜为之。始于内激长引之,次疋叱,又散,则古木鸢之旨备矣。

      龙吟章第九
      龙吟者,龙吟水中,古之善啸者闻而写之也。深沉郁没,重厚湿润,高不扬不杀,声中宫商,傍映嵓峦,俯对潭洞,特宜为之。先以内激,次含又藏,具大终以沈,则龙吟之旨备矣。

      动地章第十
      动地者,出于公孙。其音师旷,清征也。其声广博宏壮,始末不屈,隐隐习习,震霆所不能加。郁结掩遏,若将大激大发。又以道法先存,以身入于太上之下,鼓怒作气,呵叱而令山岳俱举,将手出于外。夫坤仪至厚,地道至静,而以一啸动之,不亦异乎?然有所动之何者?夫人心志而发乎气,气激于外而成于声,声含太宫太商,自然与四气相合,则吕动律应,阳行阴伏,必阳藏而动阴,阴藏而动阳。当藏而动之,则振发不定,地居阴阳之上,焉有所负者动而所据能息哉?然则声作而见动地之道,知音乐之有感,不必与震动然后谓动地之声。地气闭涸,烟凝阴冱,特宜为之。先以内激,次以大沈藏含,悉作动以五太成之,则动地之音备矣。
      苏门章第十一
      苏门者,仙君隐苏门所作也。圣人述而不作,盖仙君述广成务光以陶性灵,以演大道,非有以成声音作程品也。昔人有游苏门,时闻鸾凤之声,其音美畅殊异,假为之鸾凤。鸾凤有音,而不得闻之苏门者,焉得而知鸶凤之响?后寻其声,乃仙君之长啸矣。仙君之啸,非止于养道怡神,监于俗则致雍,熙于时则致太平,于身则道不死,于事则摄百灵,御五云于万物,则各得其所感应之效,莫近于音,而仙君得之。至于飞走禽兽,啸之末者,晋阮嗣宗善啸,闻仙君以为已若往诣焉,方被发握坐,藉再拜而请之,顺风而请者三,承风而请者再,仙君神色自若,竟无所对。籍因长啸数十声而去。仙君料籍固未远,因动清角而啸至四五发声,籍但觉林峦草木皆有异声,须臾飘风暴雨忽至,已而鸾凤孔雀缤纷,而至不可胜数。籍既惧又喜而归,因传写之。十得其二,为之苏门。今之所传者是也。深山大泽极高极远,宜为之,先发五太五少沈激,内外一十二法备举,方少得苏门之音矣。
     
      刘公命鬼章第十二
      刘公命鬼,仙人刘根之所为也。昔刘根道成,雅好长啸,为太守所屈,因啸召太守七世之祖立至。其声清净径急,中人已下恶闻之。虽志人好古啸者多不隶习,以故其声多阙。后之人莫能补者,谓之元刚格。先以五少之三去宫商,次用内激大小沈,终以疋叱则,刘公命鬼之声备矣。
      
      阮氏逸韵章第十三
      阮氏逸韵者,正阮籍所作也。音韵放逸,故曰逸韵。用法多比权舆与流云之鳞轣十二间,无约束,多散越,大雅君子与常才龌龊者,皆宜听之。天气清肃,氛垢之外,乃可杂埙篪俗态之乐郑卫人耳。善啸者多能为之。林泉逸人,每为呼风,亦偶作一韵法,寄在众之中,兴矩则短之,兴尽则止,则阮逸韵之旨备矣
      
      正章第十四
      正者,正也。深远极大,非常声所拟。近代孙公得之,人未之听。致平和而却老不死者,此声也。今有义,亡其声。
      
      毕章第十五
      毕者,五声之极大,道毕矣。尧舜之后,有其义,亡其声。

      ※※※※※※
    ※※※※※※※※※※※※※※※※※※※※※※※※
       【故宫戏剧曲艺善本丛书——2240051】
       (劳燕 辑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0-31 20:41
  • 签到天数: 75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4-9 15: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篇!问好{:soso_e179:}{:soso_e19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84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5-4-9 22: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大家来阅读这篇佳作,本文从啸的词文辩义和源头考据下笔,为啸的由来作了正身平反,让我们重新认识古代音韵学的一个重要表达形式,折射出古汉语发展变化和演进过程中一个支脉沉浮,虽然因为岁月和语言流变的关系,我们已听不到今人之啸声了,通过读此文,我们还是可以想象到古人发出啸声时的风采,一篇文章唤起人们对古人以啸声表达情感的向往,燃起复活这种情感表达方式的兴趣,其文章的魅力不可不称之为强烈。为写好这篇文章作者收集了大量的资料,下笔千言,纵横捭阖,肆意挥洒,显示了精湛的散文写作功力,此文可以作为我们写作散文的一个示范令人由衷的赞赏。飘红欣赏,推精此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3-7 16:10
  •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5-6-12 13: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啊,失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76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好,回家后录上。棒,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2-12 12:19 , Processed in 0.08207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