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1|回复: 2

[原创] 《那片“竹林”,七个“闲人”(17)》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2-3 07:2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1-16 07: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闲散之人 于 2015-1-16 07:49 编辑

                                                      《那片“竹林”,七个“闲人”》
                                                                                                       
                                                                                                                                笑谈竹林七贤
       
            任何一个时代,都有一些混蛋,浑人让我们可能泪流满面,未必是为其掬一捧同情的泪水,也极有可能是让你笑出眼泪。
       
           其实在写“竹林七贤”这个系列的时候,很多时候我是在笑的,被这七位所谓的先贤而乐,被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而乐,也被他们特立独行的言行举止而乐。
       
           所以,当魏晋那些自命不凡,衣着宽大的“士们”,可以当着你的面,毫无顾忌的从衣服里摸出一个个虱子,那状况与鲁迅笔下坐在土地庙前,撩开自己的衣襟捉虱子的阿Q其实并无本质的区别,可是那一刹那,历史却已然穿越了千朝百代,神奇的交汇了。

         “五石散”是毒品吗?这就是一个需要理解的问题了。我在上文对这种东西已经有过描述,在此不想多说,但是,可以肯定,这东西吃多了,或许或造成人的某种依赖,这就好像今天人们都知道香烟有碍健康,但是,却有无数烟民乐此不疲。因为他们在烟雾缭绕之中会寻找到一些快意。

           任何一种东西,你坚持常年的服用,肯定会对你身体的平衡机理产生巨大影响。所以,“五石散”这种东西,人服用了之后出现一些精神异常,或者出现一些癫狂,在我看来,亦属正常。

           所谓“喝生水睡凉炕早晚是病”,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我一直坚信,竹林七贤之中,并非王戎一个“瘾君子”,那个对王戎青眼有加的阮籍难道不“嗑粉”?谁知道呢?而且,没准儿,这嗜好就是阮籍传授的呢。
       
           有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承认,装B是不需要理由和借口的,就是一场行为秀而已。作秀的人感觉到自我满足,那就是最好的,所以,他们不会在意于世人惊诧的目光,和不屑的口水。这也正是我对竹林七贤高看一眼的原因所在。说实话,中国浩瀚的历史上,牛B烘烘的人物并不少见,但是能活出个性,大概竹林帮也算是有点话题的。
       
           王戎这小子(3)
       
           王戎的晚年的那段日子,并不顺溜,更谈不上幸福。跟着君王东奔西走不算,还被人家掠了当俘虏人质,没被砍掉脑袋就不错了。他几乎在官场上混迹了一生,应当说,能在喜怒无常的司马氏集团能为官,尚能保全妻儿老小性命,也算是有点本事的。他不是山涛,他也肯定无法比肩山涛,如果非要让我把这两个竹林帮的成员比较,我可以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八个字,来说出我的感受。
       
          司马氏集团后来是内部纷争不断,家族内狼烟四起,为了利益和权势,兄弟反目,刀兵相见,这样的时候,在这样的组织机构里做官,你想想是不是一个提着吃饭的家伙,成天忙活保命的事儿?
       
           王戎他做不了嵇康,宁死不从司马氏,更做不了阮籍,看到不对劲儿,我就佯装癫狂,耍酒疯,醉了不醒,醒了再醉。他更做不了山涛,那种气定神闲,那种从容不迫。所以,唯一的他只能做自己,做一个或谄媚,或狼狈的王戎,也做一个把自己当成一片叶子,随着司马氏集团的风向而漂浮。
       
           这样的人能不苦闷?
         
           这样的人能不嗑粉五石散么?
       
           所以,一切都是有因由的。
       
           其实,王戎是有才华的,否则阮籍怎么会和他忘年交?其实王戎也是“根红苗正”的,好歹无论祖父还是亲爹都做过当朝的纪检干部。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的儿子会打洞。当然,也有的时代,种下龙种收获一地跳蚤,这就不展开说了。
       
           公元303年或者是304年的某一个时间,(无法精确),随着帝王东奔西走,已经年逾古稀的王戎,或许终于彻底醒悟了,他不知道会不会为自己的一生如此跌宕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但是,至少他知道:跟着这么个成天被东家抓了去做人质,被西家强请来“住些日子”帝王混日子的人生,实在不好玩。
       
           他厌倦了,他也醒悟了。所以,在陪着随惠帝,被成都王挟持到洛阳的路上,王戎同志当逃兵了,他真的决定不玩了。人生苦短,转眼自己就古稀之年了,还要陪着所谓的君王奔波,这日子太折磨人了。所以,王戎开溜了,他跑到了郏县这个地方。
       
           我也相信,官场险恶几乎摧毁了王戎的人生信仰,我更相信五石散也基本摧毁了他的身子,当然我还相信,脱离了官场之后的王戎,终于知道了时日无多,及时行乐。所以,在他人生最后的这一两年的时间里,王戎基本上是花天酒地。人啊,就怕想明白看透了。但是,王戎能在七十多岁才想明白,才看透,有点“大器晚成”了,尽管少时他是那么的聪慧,人的一生有多少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故事啊。
       
           公元305年的某一天,王戎同志停止了呼吸。当那具散发着五石散和酒宴味道的遗体,横陈在中堂的时候,就是一个人人生落幕的最后景色了,享年七十有二。
       
           他从山东临沂走出,他的一生尤其是后半生颠沛流离。虽然司马氏集团有些反复无常,有些阴毒,至少他还是在官场上走完一生。在完成这个篇幅的时候,我无法穿越,其实我很想去临沂看看,但是,那地方据说如今因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东师古而备受瞩目。无数的现代东厂锦衣卫,耷拉着舌头,目光都是血色的。
       
           我不怕被狗咬,我却怕狂犬病。
       
           客死他乡的王戎想象不到,他身后一千七百多年后,居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会不会跳出来啐出一口浓痰那谁知道呢?
       
           其实,评论一个人是很容易的,尤其是对那些年代久远,不能出来对话的人,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但是,无论你怎么说,有一点是无法回避的,那就是真相和本源。
       
           人生很多时候充满着矛盾。所以,能拒百万金的王戎,无法和卖李子要在李子核上钻洞的王戎联系起来,更无法和一个亲闺女结婚他借了点钱,闺女还晚了他就摔脸子的王戎联系起来,可这就是王戎同志曾经干的事儿。
       
          很难理解是吧?
          
           不需要理解。
       
           我依然认为,王戎是魏晋时代的“士”,更不想按照今人的标准去评判他。什么样的人生能成为楷模?在我看来没有一种人生是楷模,只有活出自己本色的人生,才是无怨无悔的人生。
       
           五石散,烈性酒,宽大晋服谁人有?
           虱子多,人生蹉,盖棺定论几奈何?

           王戎走了,挥一挥宽大的衣袖,没带走竹林一片叶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5-1-16 09: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各具人生的特色,有着自己的思想和轨迹,异中有同,但都有才,这算是他们成为七贤的缘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14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16 10: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很多时候充满着矛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0 15:41 , Processed in 0.09740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