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82|回复: 6

[人物专访] 一杯酒、一卷诗是我不变的情怀-------走近诗人仲甫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3-5-16 13: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3-7-1 08: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x

    仲甫,本名李宗富,笔名李仲甫。江苏省句容人。生于1965年4月。1986年毕业于南京工业大学。句容市建筑勘察设计研究院工会主席、设备室主任,高级工程师。1980年开始写诗,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类诗刊。《无题》获1995年“振万杯”全国诗词大赛佳作奖。2006年登陆各大诗词网站。曾任中华诗词论坛诗苑首席版主,中华诗词论坛西部诗声首席版主。著作有古典诗词集《灵泉集》、新诗集《苦难的心曲》。
    梓煜:
    先生好,在我们没有开始这次访谈之前我想问您喝酒了没有?据说您只在有半醉不醉的时候 才会滔滔不绝,而且会很有见解。能准确告诉我您现在血液中的酒精浓度是多少吗?然后我再认真的评估一下访谈时机成熟没有。
    仲甫:
        梓煜好!我没想到您首先提出的是这样一个问题。酒对于我来说,当然很重要。我今年48岁,但我却有41年以上的酒龄了。您可能会奇怪:哪有这么点大的小孩就喝酒?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得不先说一说我的叔祖父母,我喊他们叫小爷爷、小奶奶。我的小爷爷、小奶奶是非常善良又能干的人。他们没有子女,就和我的祖父共同培养我的父亲。我父亲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也是我们家第一个读书人,后来当了老师,做了校长。当时我家很穷。祖辈们为此付出的辛劳是可想而知的。我很小就和小爷爷一起生活。我的小爷爷、小奶奶在村里德高望重。小爷爷更烧得一手好菜。乡亲们但有婚丧嫁娶都找他帮忙。于是我就经常有机会跟着蹭饭。也许是因为我的嘴甜(见到长辈都恭敬地称呼),主人家就在我小奶奶的座位旁加张凳子让我坐席,俗称“支桌腿”。大人们看我好玩,有时会逗我喝酒,我也不知道推辞。小奶奶见我有些酒量,也经常让我给她代酒。如果她有事,就干脆让我代她出席酒宴。九岁以后,我已经能与成年人一起推杯换盏了。惭愧啊,我的酒量却没随着年龄渐长。
        写诗讲究个好意境,喝酒,也需要好心境、好环境。或呼朋对饮,或举杯独酌。酒到酣处,难免海阔天空。对饮时可畅谈,独酌时可随想。但见解就不一定有了。您听说的可能是朋友们的溢美之辞。
        郑重声明:我可不是刘伶那样的酒鬼。我下辈子也不想达到“醉后何妨死便埋”的境界。亦醒亦醉观世界,爽!
        想知道我血液中的酒精浓度吗?佛曰:不可说!
    梓煜:
        先生是蹭酒高手,而且还是老手。不过您这蹭得还算名正言顺。我有一次蹭酒就比较的“拿不上台面”。在邯郸时一位老师的朋友办喜酒,就被老师带着去蹭了一回,娘家人婆家人一个也不认识。老师介绍说“这是我们单位领导”。大家说还有这么年轻的领导,那得好好敬几杯,于是一张桌子每人三杯。也不知他们那里为什么一定得一下子喝三杯。好在杯特小。但是一圈没下来我还是晕乎乎了。老师偷着和我说你快走出去,不然下不去了。还有两人没敬你呢。我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找借口走出去了。后引发急性咽炎,咳了半个月,医生说担心结核要好好查一下,结果四百元花掉,一分钱的药也没买,我亏得可大了。
        您的网名仲甫,我猜可能与杜甫有关吧?您是不是喜欢杜诗呢?能不能说一下这名字的由来?我是喜欢杜诗的,或许我们是“同道中人”?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
    仲甫:
        哈哈,看来我们都与杯中物有缘,又都喜欢老杜,应该谈得来。
    我本名李宗富。很土的是吗?进大学后当了文学社常务副社长。就给自己起了个李仲甫的笔名。取谐音 。没别的意思。有位同学当时就调侃:李白之李,仲尼之仲,杜甫之甫,你想要做大写的人吗?我笑答:你看呢?弱冠之年,不懂什么天高地厚。后来上网,就用“仲甫”作了网名。
        我开始学写诗已十六岁。那时高中快毕业了。最喜欢的是李白、郭沫若、郭小川。记得习作里有这样几句:十六窥诗国,至诚诣缪斯。虽无谪仙才,好为谪仙辞。那时在乡镇能买到的书极少。很多是借来抄读的。读到他们的诗简直比喝酒吃肉还舒服。后来又迷上了屈原、曹植、王维、王昌龄、杜甫、苏轼、陆游、新月派及西方的一些诗人。至于老杜,我是越来越喜欢了。仇兆鳌的《杜甫全集》是我每天必读之书。我想,写律诗的人不学老杜,少有吧。
    梓煜:
        我觉得您的名字很实在,苏轼曾云“人不可以苟富贵,亦不可以徒贫贱”。这是劳苦大众最朴实的想法了。先生学诗时间这么早,记得我十六岁的时候可能刚刚知道李白是谁。比较的不好意思一下。
        记不记得第一首诗写成什么“爷爷奶奶”样了?那时懂格律不?写完后是偷偷放在桌子里了还是到处读给人家听?您有这胆子读给人家吗?
    仲甫:
        名字是母亲起的,她希望我们家能富强起来,所以名我名为“富”,唤我弟叫“强”。
    我从十六岁开始学写诗到现在有三十几年了。第一首习作是新诗是古诗不记得了,是“麻子”还是“癞子”也忘了。现在想想,那哪能算诗啊。但那时我确实很用功的,自己还线装了一个小本子,完稿后工工整整地誊写在上面。不轻易让人看。 好面子,怕人笑话。只和一两位志同道合的同学经常交流心得。后来,我父亲知道我写诗,特意在一个星期天请了老师到家里指导我。那位老先生上过私塾,懂古典文学。他虽然只给我上了一个多小时的“课”,我却收益巨大。他给我讲“平仄”,讲“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天啊,原来写古典诗还要讲究格律。再看看我的“诗”,一首也不合规矩。老师走后,我偷偷地哭了。我一边流泪,一边用橡皮檫“线装本”上的字。檫了改,改了又檫。每页纸都通了好几个大小不一的窟窿。我干脆将它付之一炬。当时我觉得,我烧的不是诗本,是自己的心。
        那年,我有幸买到了一本小册子,就是王力的《诗词格律》。
    梓煜:
        王力的《诗词格律》我现在也没有,虽然我读过这本书,但都是在网上。几次到书店去买书,可惜一些诗歌方面的专业书籍很难买到。所以说我虽然暂时管百家,但不研究理论也有借口了,因为我“没书”
        您是搞工程设计的,请问工程设计理念与诗歌设计理念有没有相通这处?那天我电话里听说您一直很忙,那么您是怎么忙偷闲写诗的呢?人家可是说诗是闲人的事。
    仲甫:
        喜欢买书不一定为研究什么。做学问很枯燥的,我可受不了。“好读书不求甚解”是我最好的挡箭牌。中学在乡镇,很难买到好书。上大学到了南京,一进书店,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刘姥姥恨她眼睛不够嘴又小,我只恨自己钱少。最多的一次花了我两个月的生活费。感谢学校领导有远见,助学金只发饭菜票,我还不至于饿肚子。那时钱少,书却很便宜的,一本六七百页的精装书一块多钱。到旧书摊还能砍到半折。如今工资涨了近百倍,但书价也吓人了,又要养家,有时进书店也只能过过干瘾。唉,原来读书也是很奢侈的事。
        我学写诗的时候还不知道将来要干什么。学工科是偶然的。考大学只为了“跳出农门”。我们这代农村学生都有这样的想法。建筑工程设计与诗歌创作有何相通处,我说不好。我想他们都有一定之规,都需要严谨的科学思考与布局。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建筑设计一定会考虑本体的“韵律”及其与周围环境的协调。诗歌的音乐特性自不必多说,其抒情性也要求“抒情主人公”与“抒情环境”相谐和。
        设计工作很烦,很苦。阅读与写作就得忙里偷闲了。我从不强迫自己去写。但灵感来了也顾不上别的事。好歹工作时间可自己调配。写完诗再熬夜加班。有时弄得眼圈发黑眼珠通红也没人发你加班工资。来电都是催你交图的。
        我没本事混个专业作家的头衔,更何况写诗根本无法养家。要想闲下来静静地写,只好等退休了。但愿那时还有激情。其实古人又有谁是专门写诗的呢?陶渊明挂冠后不也要躬耕垄亩吗?
    梓煜:
        我与先生的想法很相近,工作都是逼着自己去做,而关于诗歌上面的事我是放着巅儿似的积极。我很希望自己能发一笔小横财,然后不用做事,天天玩诗,还可以用这钱编书,不要我朋友们的钱。
        一位真正的诗人,写的诗多为表达自身情感的作品。慢慢就会形成自己的诗 歌风格,请问先生,您觉得自己是什么风格流派?能举例说一下吗?
    仲甫:
        我倒是有一个发小,他跟我说:“你到我这儿来,也不必工作,专门写诗。出版诗集的事我也包了。”我拉不下面子,又不想受人恩惠。婉拒了。我想,你倒是“支持”我了,我还得挣钱养家啊,我儿子还要结婚,要买房。现在的房价,呵呵……
        是的,诗歌风格是一个诗人成熟的标志。也是每个诗作者毕生的追求。我离真正的诗人差距甚远,但我也经常自问:我的作品风格(大言不惭,因为要回答您的提问,姑且顺杆爬,往这四个字上靠)是什么?发现竟然无答案。
    “八荒烟雨弥天外,六国惊涛到耳边。”
    “万里江天悲欲雨,千秋冷暖感同身。”
    “沙渚舟横秋水阔,霜天雁过阵云高。”
    “只影悲虚照,烈风摧隐沦。”
    “悲风号古木,飒飒有余哀。”
    --------------这些算雄浑?
    “云翼顿开天远大,凤箫长指气纵横。”
    “安得云霄舒 翼,看它五岳作青螺。”
    “东皇连夜传神令,先遣春风第一师。”
    “病骨尚堪秋雨疾,芒鞋若带蜀山青。”
    “醉眼久同严濑碧,狂歌直挂夜云高。”
    “中华但有边情急,试看男儿赴死亡。”
    “问心琼岛绿,立指海天高。”
    “长车向三晋,千里快哉风。”
    --------------这些算豪放?
    “月游水中央,纤竿钓不起。”
    “吾心亦如石,磊磊复斑斑。”
    “苍松与磐石,寥落水云间。”
    “秋蝉鸣到死,浩浩月当空。”
    -------------这算是高古?
    “风平两岸芦花白,月在江天人在舟。”
    “廿四桥头莫轻过,小阳春在瘦西湖。”
    “记得当年明月夜, 裙飘过五亭桥。”
    “天外莲华法雨滋,五溪云水涨龙池。”
    “星天遥望清如水,记得星天结我庐。”
    “隔岸踏歌杨柳风,街灯高挑酒旗红。”
    -------------这是典雅、绮丽还是自然?
        先贤的风格论也太庞杂了。少陵集大成者,不知其作品风格占二十四品中多少品。
    我认为钱钟书先生在《谈艺录》里论风格的观点很独到。他将诗歌风格分为“唐诗”与“宋诗”。这里不妨抄录几句:“天下有两种人,斯分两种诗。唐诗多以风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思理见胜。”“夫人秉性,各有偏至,发为声诗,高明者近唐,沉潜者近宋。有不期而然者。故自宋以来,历元、明、清,才人辈出,而所作不能出唐宋之范围,皆可分唐宋之畛域。”
    这样就简单了。按这个杠杠划分。我的诗歌风格应该算“唐诗”吧。
    梓煜:
        先生的诗风格不是单一的,个人觉得一个人情绪会随时随事有很多变化,而诗歌又是表达诗人内心情感的,那么同一个人风格不一就很正常了。
        常在论坛里看到一部分诗友,水平并不怎么好,但是却超自恋,谁要是指出其作品有问题,和捅了马蜂窝一样。请问您在诗歌上有没有“自恋情结”。如果您不是,能举例说明吗?
    仲甫:
        嘿嘿,这是个尖锐的问题,不说肯定不行,说了肯定不止得罪人。还要遗王婆之讥。怎么办?只好借着三两五加皮厚着一寸老脸皮硬着满脑袋头皮那什么一下了。不针对任何个人与群体,如有暗合,找陶渊明去。他说过:君当恕醉人。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这话有点偏激。但二三分道理还是有的。中国,嗯,不只是中国,做文章的总想贴标签站队,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在文坛抢得一亩三分地。于是寨墙高筑,继而论战不休。但好歹他们还有个什么“宣言”或“主义”。我们这些“网络诗人”不下20万吧?虽然旌旗林立,大体也没什么准向的风,但打起文仗来可比鲁迅和梁实秋生猛多了。一言不合,气促,眼瞪,语秽。反正银屏隔着千万里,你我他都是虚拟的-----真是虚拟的吗?一,二,三,我们同时使劲地掐一下自己的大腿。“自恋”的肯定是极少数。我想还是缺乏沟通。而且网络沟通也不如面对面来的方便。打字也有快慢啊。我打字,比别人顿不止半拍。我不是周伯通,我没有武功,“打仗”是不敢的。但轻功不错,有时误入“雷区”,“闪”字没出口就溜之乎也。看云去。人说创作跟“妊娠”一样。一点不假。作品好不容易写出来,自己的儿子自己惯。
          我刚到论坛时,常有人夸,虽然回言“过奖”,却忍不住窃喜。间或有意见,反复思虑后,往往回帖四个字:“谢谢”、“容酌”。后来当版主了,诗友们的评语全是“欣赏佳作”。我慌了,我认认真真辛辛苦苦孜孜不倦地给人家提建议,甚至想出的“妙句”都“赐玉”给别人了。我却只得了四个可有可无的字。亏大发了。从此后,我的回帖里经常有三个字:“请指瑕”。从那时起,诗友们很多意见多给我以启发。记得我有一首七绝《游三叠泉》:“凌空拄杖拾阶行,足底遥闻碎玉声。三叠寒泉飞锦嶂,琴心早结此山盟。”自己看看还可读,但总感觉不尽人意。很多师友都给出了好的建议。松花一叶说:“三叠寒泉飞锦嶂-----三叠寒泉奏三叠。如何?”我心中豁然开朗,此诗不尽人意处不就是转结衔接处针线不密吗?而且二十八字也不能淋漓尽致地表达我的情感。我何不将一首改成一组?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游三叠泉》(三首):
    1,凌空拄杖拾阶行, 足底遥闻万马争。
       一骏龙腾天上去, 琴心三叠到三清。
    2,飞泉三叠注龙湫, 芝草琪花一镜收。
       应是嫦娥来沐浴, 瑶池偷放玉龙头。
    3,兰舟载酒击空明, 万丈霓裳紫气横。
       何必长风朝玉阙, 琴心早与此山盟。
    持主见方显真谛,固己见不外愚夫。
    拙作《赠网上诸诗友》有云:
    不学名流夸五车,不邀童子拜家家。
    一张圆桌杯同举,几块金砖你莫嗟。
    大海珠沉能袖手?蓬庐客至要斟茶。
    老根携手轻轻护,春雨春风总发芽。
    希望诗友们继续给我帮助!仲甫遥遥敬你们三杯。
    梓煜:
        先生很谦虚,能听得进朋友很好的意见。我骨子里“自恋情结”还是稍有点重的。只是水平差,张狂不起来。而且我老师时常会说“又好长时间没敲打你了,你又有点想抬头了是不是”于是我又开始装了。
        当您见到很多不平的社会现实,又无力解决,您是否会用诗抒发您的愤闷?您有没有胆量直面这些不平?如果您敢,能举例说明吗?
    仲甫:
        文人的骨子里多少有些狂狷细胞的。不只是对自己作品的自负,最重要的是不随波逐流。豁达如东坡,不也满肚子不合时宜吗?不说了,还是回到正题吧。大道有不平,社会有阴暗。用作品反映现实,揭露丑恶,诗人义不容辞。当今许多有正义感的诗人都做出了实实在在的成绩,但跟风的也不少。我性疏懒,不愿当“后新闻记者”,所作本来就不多,这方面更成了短板。您让我举例,真的惭愧。箱底搜罗一遍,也没几首像样的。既非扼腕泣血,也无金刚怒目。有的勉强可算作“绵里针”罢。
    《又闻中东战火》
    高堂惯已历膻腥, 涕泪纷纷妄乞灵。
    圣子若无伤世痛, 人间谁是定盘星。
    和平难得闲中息, 协约多成纸上铭。
    电视机前空负负, 孤儿嫠妇不堪听。
    《打油诗十八首》
    1。题诗油站告君知,又到春耕播种时。
     价位乘风天上挂, 有钱的铁牛驾起,
      没钱的自己拉犁。
    7 春雨从来贵若油,老天何不下场油。
     免他舍命抛妻子,都到海湾来抢油。
    12.楼外楼前杨柳风,今春不与去年同。
      卖油台子高高筑,吆喝的吆喝,把风的把风。
    《题图》2首
    1.幸有危桥过急湍,游人到此莫心酸。
       山民多是红军后,解道当年铁索寒。
    2.索桥残似老门牙,步履艰如逆浪槎。
       未得民心通大道,何来政绩到天涯?
    《鹭鸶归来寻家园不见》(题图)
    故园难弃意难平,泡沫喧喧房价声。
    寄语人间多审慎,莫将金玉筑芜城
    《贪星(封神榜原无此星)》
    青云随上下,左右好风扶。
    位极心能小?祈多耳渐腴。
    诸天都一相,我道竟何殊!
    近日儿孙辈,锒铛各向隅。
    《物欲和强权……》(自由诗)
    物欲和强权造就你成熟的奸诈
    只憨憨地一笑
    便拍卖了庄严的星座
    铅云乱舞
    天空垂下浑浊的泪滴
    黎明枯萎了你的笑依旧灿烂么
    看吧
    看吧
    太阳会穿透云层高举起火焰之手
    每一个毛孔都发出威严的吼声
    现实中充满了愤懑与无奈。记得十几年前写过一首自由诗:|
    夜一声咆哮
    我马上奔出去
    满天星斗
    正偷偷地弄眼
    屋内一阵呻吟
    我赶紧跑回来
    画上的少女
    正向我谄媚
    我一声怒吼
    又疲倦地坐下
    那愤怒的我
    为什么不见了”
    呜呼!百无一用是书生,年轻时常挂在嘴边,如今体味,只觉沉痛。
    梓煜:
        这是前些天我十一老师廖国华先生转到百家一个帖子,我非常喜欢。语言诙谐幽默。似《随园诗话》又似《世说新语》现在摘出一些请先生发表一下看法。
    要之不欺心
        廖匪好为骂题,尝有一提腐败日他娘、老子农民不下岗之句,市井哄传。及入蜀,为赋琴台云:寄声指上韵如泉,化得君心铁石坚。何事能闻白头赋,当时一曲转凄然。又文君井:曲栏杆外树苍苍,想象伊人涤器忙。对月也曾双照影,绿波犹似酒痕凉。滕爷讶曰:何其温柔乃尔?廖匪曰:盗亦有道,匪亦有情,要之不欺心而已矣。
        我觉得这里的“廖匪曰:盗亦有道,匪亦有情,要之不欺心而已矣。”正是诗人应具有的风骨,如果诗人不是用诗歌来表达他的灵魂,我觉得这诗也就没有生命力了,很多时候从一位诗人的作品上能了解他的性格他的生活处境,他的愤怒他的欢乐。您认为呢?
    仲甫:
        滕、廖二位先生的文字我是很喜欢的。自然洒脱。
    我的诗没写好,更不敢谈诗论。但我认为,“要之不欺心而已矣”,有如重锤响鼓,直透心脾。
        古人云:文如其人。何谓“人”?万物之灵。能主宰自己灵魂的方可称为人。心,命脉之本根,灵魂之藏所。人欺心,自毁耳。何谈歌诗!有人要质疑了,汪精卫还写过“不负少年头”哩。我说汪精卫那时是个热血青年,他的革命热情不是假的。我们看一个人也应本着科学历史观。人既言风骨,诗必论风骨。风骨,我认为是个大概念。其中包含学识、性灵、胸襟、操守甚至责任。讲到诗的风骨,不可能绕开两个人,即沈德潜与袁枚。沈氏说: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他或略了性情。袁氏讲性灵,却不避浮滑。呵呵,这不多谈了,免遗书袋之讥。纵观文学史,每每让我感叹诗歌生命力之勃郁。无论什么样的时代,都有其独特的诗人。他们在自己的作品里纵情地欢笑、哭泣。用自己的真性情大写了他们的时代之歌。每位诗人的情性决定了他们创作的特点。正是这种特点,让他们的作品得到传承。一首首有生命的诗歌汇成大海,这就是泱泱诗国。中午边独酌边看电视,想到“心”,我忽然冒出一个想法。从字面看,心有两点水,被一个器皿托着。一点在里,一点在外。这就是说,水是将动未动。我不禁感叹古人造字的神奇。就以水字旁举例,三点水,如流、淌、湃,动态万千。两点水,如冰、凝、冻,静如处子。而心,则在动静之间。这无疑是在提醒我们:心是活的。有一定之规而又不可束缚。逆心是欺心,不循心也是欺心。欲循心,我们就要经常扪心自问了。
    梓煜:
    好诗常于不经意处得之
    刘雄追妖妖不得,忧思成疾,作绮怀诗十六首,云:非雾非花魂易断,经风经雨意难回。又云:独处还怜春寂寂,佳期犹卜夜愔愔。非不美也,然刻意为之,终伤元气。后偶读其喜晤一首:不意卿能至,相看幻抑真。雪冲江上艇,雨忆伞中人。异域魂长系,同车愿竟伸。断知非梦里,喜极却沾巾。则形神兼备,生动感人。此真可谓静玄之得意作也。盖一气流转,自然天成,免去雕凿太甚之病,便有可亲可爱之态。余谓好诗常于不经意处得之,静玄可为注脚矣。请问您有同感吗?
    仲甫:
        滕先生说的是作诗须一气流转,自然天成。我常常也讲,作诗无秘法,要之意惬于心、合于象,语境融融,意境浑圆,首尾一气贯之。这两个观点是相通的。象合于意,是不经意的。这就是灵感。写诗,要有灵感的。王士禛也说:有来斯应,每不能已。这有点像佛家的顿悟。拿拙作举个例子。早些时媒体大谈幸福指数。我有所感,却写不出半句诗。今年春,与听涛轩同游吾乡茅山万福宫,诗思忽然喷出:
        大壑云飞鸡与狗,层霄万福吾何有。
        真君莫笑太狂颠,宴罢瑶池一挥手。
    梓煜:
        滕爷游夔州,忆及浪迹于此多年,颇生伤感,作诗云:火树银花不夜天,二三词客尚流连。码头猛忆飘零日,误拍旁行妹妹肩。当是时,杨霸、陈舵、韩明、刘静皆同行,滕所拍者,刘静也。刘体弱,不胜其击,暗遁之,所以误拍旁行妹妹肩也。诗成,杨霸云:何得遽改,分明是误拍旁行妹妹胸。滕爷质之于陈舵、韩明,皆附和为胸。滕不得已,求刘静作笺注。刘静写入归真屋主诗话,承认为滕所拍,承认暗遁,承认误拍妹妹,至于肩胸,推其未辨。滕爷叹曰:噫,好事者每欲艳其词,郑笺亦靠不住。
        我知道先生一直是喜欢与诗人聚会出游的,有没有遇到什么特有趣的事?我猜先生应当出过不少“洋相”。因为我朋友和我说起您醉酒的时候就一会一个“嘿嘿”一会一个“嘿嘿”。说几段大家听听,说不定有哪位诗话专家把您收入书中,或挂在口头,您就不费劲的“名扬四海”了。酒香也怕巷子深,也要弄点“边儿边儿”炒作一下是不是?
    仲甫:
        呵呵,小生木讷,不懂风雅。我倒是喜欢出游。却没有遇着什么韵事。我喝酒后,身上的酒味连蚊子都怕,何况美眉。无艳遇,自然写不出艳诗。但出洋相的事是有的。俗言喝一辈子酒,丢一辈子丑。我很厌恶当今的所谓“炒作”。也不想如此“扬名”。但这里也不妨爆个料:
    庚寅秋,甫与诸诗友聚会维扬。乍见面,楚之氓兄惊道:君如此年轻耶?网上评点余诗,之乎者也。窃以为耄耋前辈光临,常战战兢兢矣。寒暄罢,诸友各叙年庚,甫居末。及晚宴,甫观一座,多为老者,乃自雄酒量,杯杯仰脖。五巡过,鸿影大姐“夏威夷”,我亦慌忙离座。执手碰杯,相谈甚惬,忘乎所以。浑不觉身边有勤快人斟酒,杯空即满,杯满则尽。俄而记忆空白。次日酒醒,早有老枪兄递茶于榻前矣。余连声对不起。马齿苋大姐笑道:昨晚扶君醉归,君一路说对不起。对不起何其多耶?讲这个故事,不只是为逗笑,其中包含着诗友之间的深情厚谊。
    梓煜:
        “对不起”我猜可能是您平时欠了很多人的酒钱,酒一多眼一花,看谁都象讨债的了。说不定您还说了“年关还没到,宽几日”。开个玩笑哈。
    仲甫:
        老杜说: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仲甫生于盛世,人家喝拉菲,我喝二锅头。口袋里酒钱尚能排出几文。现在医学也发展了,人的平均寿命也大幅度提增了。所以我虽然眼渐花,酒胆却比老杜壮。有诗为证:苏白长堤百年过,算来三万六千场。
    梓煜:
    先生在百忙之中能接受专访,让我们领略了一位诗人的成长历程。并带来这么多让人忍俊不禁的趣事,非常感谢您,最后祝先生工作顺利,多出佳作。有机会一定与先生碰杯,我自己杯里放满白开水。
    仲甫:
           谢谢梓煜!有机会一定诗酒言欢,一醉方休,就算你用白开水我也敢用二锅头碰。

    [url]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 ┷ |  ┷注| :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9 21:10
  • 签到天数: 21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3-7-3 22: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好访谈!:victory:

    [url]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 で |  で注| : で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100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3-7-4 00: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专访我看过了,他很鲜明地反映了梓煜作为一位采访者的机智和一位诗人对理想的追求。从中体悟一代文化人的品德和情趣。在暂无版主在位的情况下,我对此作要加亮并提议精华,

    点评

    支持精华!才看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8-18 14:59
    问候先生,祝您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7-7 18: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3-5-16 13: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3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听圃 发表于 2013-7-4 00:00
    这个专访我看过了,他很鲜明地反映了梓煜作为一位采访者的机智和一位诗人对理想的追求。从中体悟一代文化人 ...

    问候先生,祝您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9 21:10
  • 签到天数: 21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3-8-18 14: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听圃 发表于 2013-7-4 00:00
    这个专访我看过了,他很鲜明地反映了梓煜作为一位采访者的机智和一位诗人对理想的追求。从中体悟一代文化人 ...

    支持精华!才看到~: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8-27 12: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设计很辛苦 写作很辛苦
    此时此刻 采访者比较辛苦 受访者比较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3-5-16 13:1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8-31 09:4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并问候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9-9-21 09:35 , Processed in 0.09278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