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查看: 464|回复: 19

2022年春季散文小说版“我记忆中的春节”征文大赛公告暨跟帖处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08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22-1-19 20: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x
    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为打造祥和欢乐的节日氛围,四季歌文学社区将举办“我记忆中的春节”征文比赛活动。
    一、征文要求:
    紧扣春节主题,题目可以自拟,四季歌社区所有会员和文学爱好者皆可参加。
    二、征文时间:1.19——2.25日
    三、征文体裁:散文小说,字数控制在2000字以内。
    四、投稿:参赛作品前面需注明“我记忆中的春节”字样,并投到相对应的版块,首版安排收集参赛作品,参赛作品必须是原创首发。
    五、评选时间:2.26——3.5日由评委对参赛作品打分。
    六、优秀作品入选年刊,优先发表于四季歌社区公众号,依据参赛作品数量等酌设奖励。
            四季歌文学社区
                2022.1.1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22-3-26 21:00
  • 签到天数: 32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2-1-20 00: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说句题外话,这个帖子虽然是网站总置顶,但首页却难以看到,原因就是“提升”帖子太多,将首页的有限资源全给占了。
    Discuz!这个论坛 bbs 软件包混乱的东西不少,“提升”功能就是一例。
    个人建议管理员和站长收回提升权限,只开放置顶权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独享独行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22-1-20 16: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荆棘鸟 发表于 2022-1-20 00:55
    支持一下。
    说句题外话,这个帖子虽然是网站总置顶,但首页却难以看到,原因就是“提升”帖子太多,将首页 ...

    现在全社区都能看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21-9-30 21:42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22-1-20 16: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22-3-26 21:00
  • 签到天数: 32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2-1-21 01: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独享独行 发表于 2022-1-20 16:11
    现在全社区都能看到了!

    这是因为,首页显示 10 个最新回复,而目前网站“只有”6个提升帖,所以首页实际上能显示4个最新回复。

    最多的时候网站有超过 10 个提升帖,这时网站除了这些提升帖外,其余帖子没有任何机会显示在最新回复里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昨天 17:49
  • 签到天数: 19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22-1-21 21: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忆中的春节】我儿,过年回来吗
      文/方先锋

    快过年时,我会从网上买一些奶粉麦片之类,有时服装与鞋寄回老家,而后再打个电话,听一听电话那一端浓浓的乡音。
       在遥远的鱼米之乡,一座土坯房里,一位年迈的老人,正坐在躺椅上,拿着唱戏机听着老戏,那个人就是我的母亲,我最亲爱的妈妈……
    那刻,有一种难以抑制和形容的复杂情感,拨通了家的号码,多想听到电话里熟悉而又亲切呼唤着我的乳名和母亲委婉却又开心的语调“嗳!……又乱花钱了……”
       听到这句话时,我很自然地说“没关系的……”接着妈妈就说“今年回家过年吗?……”我沉默片刻“我这边要是忙的话……我就不回去了……”
    “没关系的,我只是问问,自己要多照顾好自己……” 短暂的平静之后,妈妈细声说“今年的收成不错啊,你要是吃花生,还有你爱吃的腊肠腊肉,我给你寄点……”我赶紧打断妈妈的话“不必了……不必了……吃咸了会血压高……”妈妈哈哈的乐了起来,边笑边说:“不吃咸了……哪来的力气?”……
    撂下电话,我满脑子装着,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像赶场似的做着豆制品,腊肉,去糖坊做花生糖果糕点,还有五香花生米和瓜子……
    然而,这一切再也难以复现,夜是漫长的,惆怅中入眠,我宁愿在梦里不醒,只能用苍白的文字回忆逝去的快乐,唯美着心情的春季……
    沉醉于过往,多想再听听母亲的絮叨,看着母亲祥和慈祥遗照,自己再没有勇气想下去,原来这年和母亲有着如此重要的关联,使自己以各种理由而忽视,只有更多的愧疚和悔恨。
    轻叹声中,母亲这个伟大的名字长眠在阴月,想再次拔打那个熟悉的号码,多想再听听母亲委婉却又浓郁的方言“我儿,过年回来吗……”
    可是,电话的那一端传出,“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昨天 21:13
  • 签到天数: 170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22-1-22 11:15: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昨天 21:13
  • 签到天数: 170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22-1-22 11:16: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先锋 发表于 2022-1-21 21:08
    【我记忆中的春节】我儿,过年回来吗
      文/方先锋


    读完甚是动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7 天前
  • 签到天数: 1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22-1-29 09: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30 08: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司马鸣冀 于 2022-1-30 08:10 编辑

        【我记忆中的春节】难忘的2009年春节
                                   司马鸣冀/文


             新年欢度春节,是华夏民族的应有之义。只是男女老幼因年龄的差异,以及客观环境的变化抑或不同的主观因素,其感悟春节的心情也会有所不同。
            笔者的老家在关中西府,这里是炎帝故里,是周秦文明的发祥之地,尤其此地曾经出土了大量青铜器文物精品,享誉中外。因了,西府每年过春节的年味,是相当浓厚的,特别是西府的社火,在三秦大地颇有名气,每年元宵节前夕,耍社火使本地春节年味达到高潮。从乡村到城里,最后行走在闹市主要街道表演社火,它集中华人文典故之大成,龙腾虎跃,狮子拱绣球,关公,秦琼敬德,八仙过海,摆旱船等,不一而足,表演社火队伍绵延数公里,时间达数小时,让游客大开眼界,惊叹不已。
            故乡年味的开端是腊八节,吃腊八粥是必修课。因此,民间有“过了腊八就是年”的通俗说法。还有就是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烙灶干粮,敬甜食饼给灶王爷,期盼新年交好运,是为传承古先民的良好夙愿而已。到了年三十这天,白天家家户户贴对联,傍晚给祖先坟头插送红灯笼,也是传统敬祖先活动使然。
           年前年货已经备好,大年三十吃团圆饭,是故乡人非常看重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人生活普遍清贫,家乡的年夜饭说起来寒酸,一盘凉拌豆芽菜,另一盘是炒白菜豆腐粉条,其上面盖上八、九片大肉片,称其量是让人打牙祭。而现在,乡里人过年十碟八碗不在话下,特别是年夜饭,与城里人生活不相上下。
            正月初二开始走亲戚,一般是初五前,嫁出去的女儿走娘家,外甥走舅家。正月初五后,是娘家人抑或舅舅家人,给外甥送彩灯笼,其次是姊妹姨表之间的亲戚互动。
            再说发年钱的话题。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上辈给晚辈小孩发的年钱,最多不过一两角钱,而八十年代以后,年年加码,从十元、五十元、一百乃至上千元不等。一方面,说明咱老百姓的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亲戚朋友之间的奢侈攀比之风盛行,这和中华民族勤俭持家的传统美德背道而驰,格格不入。
    而对于远离家乡的游子而言,春节回家探亲是归心似箭之旅,是落叶归根尽孝道之旅。让笔者最难以忘怀的春节当属2009年,那一年的春节让我心绪不宁,魂牵梦萦,至今难以忘怀。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是年农历腊月二十这天,远在家乡西府农村的家兄,发加急电报告诉身在青海的我:“母病危速归!”
            收到如此心情沉重之“家书”,我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心急如焚。昔日老母亲慈悲为怀的点点滴滴往事,便历历在目。父母生我们兄妹四个,唯一小妹早年在襁褓中因病夭折。我兄弟三人的成长,离不开父母特别是母亲的艰辛操劳,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农民的日子温饱是个问题,在经历了六十年代的生活困难外,又再遇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折腾,城乡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很多农家子弟受此谬论影响都辍学了。而我母亲颇有古人孟母教子的风范,督促我们兄弟仨,向前贤有成就的知识分子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其实我母亲没有上过学,只是解放初在识字班扫过几天盲。所以,斗大的字,识不了几箩筐,仅仅认识自己的名字,认识自己的劳动工分而已。
            后来,我大哥初中毕业后,去了本乡社队企业工作,而我初中毕业后,也想步兄长后尘,早早去找工作,而我母亲坚决不答应,引导我一定要上高中。我看到母亲为此急火攻心,自己于心不忍,只好依了母亲的心愿。再后来,我远离家乡,参了军,提了干。为此,我不时想起,倘若没有母亲当年的坚持,我在学历上是过不了部队提干的基本门槛。我不敢说自己母亲有先见之明,只是难忘母亲当年循循善诱的教诲,深感读书是有大用的。后来,我在部队考上了军地联合(青海师范大学)举办的大专班;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后,我又考上了中央党校函授经济管理本科班,且均拿到大专和本科毕业证书。不久,我被所在单位工商银行总行评定为高级政工师。想到这些,我倍加感恩母亲。
            我从工作之地青海西宁出发,一路任由旅客列车狂奔向东前行,进入宝鸡火车站后,我打的赶回母亲养育我的家乡所在村落——北庄。家里我母亲因病躺在热炕上,仅有大嫂在家陪护婆婆。家在农村的大哥在城里打工,不在家。单独另过的小弟一家,不在我母亲的视线之内。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夺眶而出,哭喊道:“娘,儿回来看您了!”
            我娘瘦弱的身体微微轻动了一下说道:“儿呀,我不要紧,只是感冒了,害得你回来看我!”尔后,我母亲又问我:“给单位请假了么,你媳妇和孩子咋没有回来!”
    我说:“娘,我请过假了,夏儿(我儿子乳名)上学还没放假,金菊(我妻子)上班着呢!”母亲叹了口气说:“这就好,免得影响孩子学业!”
    我给母亲又说:“娘,这次春节回家探亲,费用不成问题,我打算送你去医院看病,请你听从儿的安排!”
            娘心情平静地说:“人活七旬古来稀,我已经活到七十七了,我不想去医院,在家里挺好。你一心救我,儿你走后我咋办!娘给你要叮咛的是,你哥人弱,以后你尽可能帮他!”
            母亲的心思我完全明白,我长期在外工作,我哥和我弟原先各负责一个老人,但我的父母一直和我哥一家在一起生活。九十年代初叶我父亲病故,父亲的丧事费用我承担了大部分,我哥我弟负担了少部分。按理说,现在我母亲该由我弟赡养。可是,我母亲习惯和我哥一家生活。对此,我弟也有怨言,说我母亲身体好时,全身心帮助我哥一家。现在母亲病了,大嫂却把自己的责任推到他家。我三弟又说:“在乡卫生院给娘看病,大夫把脉后讲,老人过不了这个春节!”
            老年人冬天最怕感冒,其后果有时可能是致命的。我对兄和弟一家的现状均比较了解,也不忍心抱怨他们。我长期在外工作,为兄为弟毕竟在我娘身边,他俩对我娘的照顾积少成多,功不可没。而我,离开老家近四十年,回老家过年的次数暨天数,寥寥无几,这是我的终身遗憾,即使每年春节给老家寄钱,也是微不足道,代替不了应尽的孝道。于是,我及时与乡村医生联系,让其在腊月和春节给我母亲挂点滴,本意是争取让娘的病向好。
            这次,我从青海带来了不少新鲜羊肉,烹调后让母亲喝了点羊肉汤,补补其虚弱的身子。也许是回光返照,我母亲的精神好了许多。大年除夕,我妻子携儿子回到老家,于是我主厨做了十多个菜,全家团团圆圆聚在一起,看到三个儿子儿媳和众多孙子孙女聚集一起,母亲既高兴又欣慰地笑了,我私下给母亲准备了数个红包,孙子孙女悉数领到了奶奶分发的红包,一家人皆大欢喜。
            眨眼到了正月初二,姑表兄弟和姨表兄弟及表妹几家人,先后看望生病的妗子、姨母。我当仁不让主厨招待一批又一批亲戚,母亲看到外甥们来看望自己,精神尚可,但难免抱病心怀歉意。期间,我每天用柴火把土炕烧得热热的,并暗中庆幸:只有母亲熬过正月十五,就等于熬过了整个冬天。谁想,正月十一后,正是西府城乡开始耍社火的开端,尔后一天比一天热闹,乃至正月十五达到高潮。可是,正是从正月十一这天开始,母亲的病情急转直下,我兄弟三个一致同意,找车拉母亲去医院,可被我娘一口回绝。无奈,我哥从西府城里请来有名的中医,中医把脉后说道:“老人此生就象点着油燃烧的灯,现在油已经熬干了!”
            我不由心生悲悯,母亲这一盏灯,用自己燃烧的青春,养育了我们兄弟三个,一辈子相夫教子,照看孙儿孙女,现在终于解脱了,要到一个叫天堂的地方去疗养了。正月十五这天,我家的邻居显富摆阔,在自家门前燃放海量烟花爆竹,一直持续到午夜。
            我和兄长在老屋陪伴母亲,此刻的母亲全身散发着虚汗,且湿透了内衣,后来据知情者讲,这是老人临终前的先兆。看到母亲气弱游丝和干裂的嘴唇,我从兄长手中抢过小勺子,把半口糖浆喂入母亲口中,母亲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已经没有力气把口中的糖浆咽下,随之永远停止了呼吸。我和兄长同时呼唤母亲,母亲在我怀中仿佛安静地睡着了。
            邻居家烟花依然在燃放,其光芒恰好在我老屋窗前的夜空炫耀。我家因老母仙逝而悲伤而痛哭。而此刻,别人家高兴,是春节使然,是元宵节的喜庆所致。众家高兴我家悲,此刻我心欲碎。其时间约莫午夜零时四十五分,是年农历正月十六。
            我母亲的丧事简朴而隆重。母亲生前不信牛鬼蛇神而信基督耶稣。基督教友为她唱诗哀悼,其别开生面的追思仪式,让孝子贤孙们悲痛不已。
    三天后,母亲的遗体将要火化,可是母亲的身子依然柔软,有教友说:这是亡人生前积善有德,耶稣护佑其贵体的福报。对此,我无言以对。此刻,我妻侧耳对我小声说道:“咱娘是这个世界上最明白最善良的人!”
            因故乡新被划入市区,市上推行火葬,我母亲遗体第三天火化后,骨灰被抛洒在棺材内,并覆盖寿衣和被褥,尔后在五天内盖棺和出殡。基督徒不哭丧,不烧纸,但可以给逝者献花。我三弟不信基督,坚持要烧纸。于是与教友管事者几经交涉,默认了可以烧纸。对此,我尊重两方意见。想必,我娘在地下倘若有知,也许会苦笑一下:难得儿孙们有这份孝心。
            亡人入土为安。我母亲葬礼后,我兄弟仨摆了七十余桌酒席,宴请所到全体亲友和村里帮忙办丧事的热心人。
            此后,我久久难以忘怀2009年这个刻骨铭心的春节,它使我亲临了生离死别,其中最难忘最悲情的那一刻,让人心如刀割,反省自我。因了我明白了作为人子,应该应尽的孝道!那就是:红尘做好人,百善孝为先。愿以此文,祝福天下所有好人一生平安!


             创作说明:本网此次举办的回忆春节散文小说征文活动意义非同一般,但怀旧有时让人悲喜交集,打开的话题大门难以自我控制,欲罢不能。本人撰写此随笔,重在参与,仅仅看重抒发春节怀旧情结,追求心灵安慰而已,并非其他。

                   

                     2022年1月29日草拟,于西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3-3 08: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2-1-30 11: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昨天 14:58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2-2-3 16: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炜才 于 2022-2-5 13:48 编辑

    【我记忆中的春节】话记忆的年味
      过年是一种文化,年味儿需要载体。当以前只有在过年才能吃到的年货,现在在超市里都堆积如山。我们更需要文化层面的年、民俗意义的年。迎来送往、喝酒聚会的间隙,可以去听听家乡戏,看看舞龙腾狮;兴之所至,也可以拿出毛笔来,试着写几副春联,跟老人们学学剪纸,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火炉旁听老爷爷“过去的故事”,也许感觉到年味儿正一点点地从老人脸上的皱纹里,从噼啪作响的灶火中渗透出来,洋溢在你的周围——那就是过年的感觉。
      许多年长的人说,现在年味淡了。想过去,家家贴对联,放鞭炮,张灯结彩,热热闹闹。丰盛饮食的香味儿,路边墙角里鞭炮炸开的红色碎屑,还有那浮在空中的火药的味道,过了节也不肯散去,纠缠着我们的记忆。而现在,虽然满街的“福”字贴出了,门前的红灯笼挂起来了,但人们却总觉得现在的春节不如过去热闹了,尤其是城市里的人,对过春节更是有些淡漠了。有人对城里过年印象是:商店关门了、过早没地方了、街道变宽了、人烟蒸发了。一些人甚至直抒感慨:“过年没意思。”另有人说,怀念旧日的春节,其实就是怀念那远去的贫困艰难的日子,怀念那全家一起憧憬的最美好的一个梦。如今,梦已经变成了现实。世间纷繁,欲望迭生,春节,淡了就淡了吧。还有其他节日,如父亲节、母亲节、情人节……这节那节,只要有热闹就好。
      我倒是赞成一个观点:日月轮回,朝制更替,春节习俗的年味,一点儿也不曾改变,它始终都是如初醇厚的味儿。我经常看到这句话:“春节,回家!”,这诠释出春节的本质意义 。一年忙到头,大家紧绷的神经也该歇歇了,亲情也该拾起了,那么,回家吧,家是最好的避风港,家是最温暖的休养生息地。热闹,并不能代表春节文化的全部,更能表达春节的深意和追求的是“温馨”二字。春节文化的这一精神内核,永远不会变。
      那么,围绕“温馨”,再来衡量春节的味道,大家就会心态平和得多。春节的习俗,只是一种外在的形式。社会是不断变化的,心灵与感知的触角是不断变化的,心灵深处那支衡量幸福的标尺是变化的……形式跟着内容走,春节也应该与时俱进吧,只有变化的春节形式才是发展的、进步的年味儿。
      事实上,我们看到春节文化的与时俱进。一方面,除旧迎新的愿望、阖家大团圆的渴望、大年夜的除夕情结 ,这一切代表春节文化的内核都一如既往,甚至比以往更加强烈。春节的血脉,已经彻底融合到我们的肌体细胞之中。即便跨越了太平洋,即便更改了自己的国籍,你也不会忘记春节的温暖。另一方面,春节文化顺应着时代的要求,一些传统民俗中的繁琐程序与细节在逐渐简化、消逝,更新的东西充实进来,比如短信拜年、快递送年、春节旅游等等。
      春节的味道在变,说明时代在变,春节在随着时代的车轮前进,但这淳厚的年味没变!我们不必要求春节文化如古董般越旧越有价值,也不必企盼春节引领世界潮流。这是一个纯粹的实用的节日,就让春节的文化也变得纯粹些吧!想咋过就咋过,让春节成为人们一年之中的冬眠,养精蓄锐后,以更足的劲头一起向未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前天 00:21
  • 签到天数: 290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22-2-3 21: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季的的寓意,见仁见智,但回家的渴望总是那么强烈,那么有身不由自。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2-23 23: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编外人 于 2022-2-23 23:52 编辑

    “我记忆中的春节”-------怀念除夕零时的那场欢乐炮声-----(支持帖、不参赛)
    除夕夜、我喜欢驾着车去,穿越零时的灯城那时的大街小巷已是十面埋伏的战阵
    在这团聚的日子里,时间似走得太慢。多少年青小伙早盼着长短时针向上叠正
    央视联欢的大拜年成了开炮的总攻令每一个镇都演绎着一场全方位的立体战争
    导弹穿透层层夜幕火箭刹那万炮轰鸣五颜六色的喜弹在高空炸响绚丽的烽火燃亮全城 
    一年年火炮升级彪炳着日新月异的高科技一年年军费提高彰显出人民生活的稳步上升
    灯城的除夕夜啊展现着对未来的信心旋开喇叭闪起应急灯让车儿尽兴欢鸣
    在硝烟弥漫中奏起军乐助兴。感慨着欢乐战争的奇妙,分享着神州大地上的欢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独享独行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22-2-25 11: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先锋 发表于 2022-1-21 21:08
    【我记忆中的春节】我儿,过年回来吗
      文/方先锋

    浓浓的母子情,感人的母子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独享独行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22-2-25 11: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炜才 发表于 2022-2-3 16:25
    【我记忆中的春节】话记忆的年味
      过年是一种文化,年味儿需要载体。当以前只有在过年才能吃到的年货,现 ...

    年味随着时代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京ICP备14012862号-2  

    GMT+8, 2022-5-23 09:53 , Processed in 0.09352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