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7|回复: 9

[原创] 被抱走的孩子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8-3-21 18:3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0-7-11 10: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x
    被抱走的孩子
      文/宋昱慧
      

         “老头子,我们有希望啦!知道吗?!我们现在,有希望啦!我们被抱走的孩子有希望啦!国家有政策!知道吗?!有政策!”王秀娥,仿佛是用尽全部力气加重“有希望和有政策”的音量,几乎近似于嚎,而且是哀嚎,悲愤、悲壮的哀嚎!如果不是经历了十分沉重的人生打击和变故,是任谁都不能把兴奋的事用近乎悲愤、悲壮的哀嚎语调嘶吼出来的。王秀娥用的就是这样嘶吼的语调。
      “有政策啦!凡是超生的孩子都给上户口!不用再做‘黑人’!不用再做‘黑人’!不用再做‘黑人’!那我们当然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去找被他们抱走的孩子!要孩子!我们要我们被抱走的孩子!”这声音从王秀娥苍老沙哑的嗓子里发出来,就算是她竭尽全力地拔高调门,嘶哑中还是流露着悲伤和凄凉,甚至那夹杂着不加掩饰的喜悦也让人感觉到冰冷和沧桑!就像这破旧的老屋在岁月的风尘里摇摇欲坠一样悲凉、艰辛和苦涩。那声音如同暴涨的河水一样滚滚地流淌,裹挟了所有流去岁月里不堪回首的记忆;更像极了挂在树梢上被岁月的风雨退尽颜色的破布条,被狂风猛烈地抽打。
      夜很黑,很暗,很冷。漠河四月的冷雨夹杂着强劲的北风不停地敲打着城市幽深的角落里废弃的简易房锈迹斑斑的铁框窗子,发出同样刺耳的苍老破旧的声音,让王秀娥的嘶吼在这样的凄风苦雨里显得越发的缥缈、沧桑、凄惨,甚至有些鬼魅。没有点灯,根本没有电灯。屋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寒冷,荒凉得如同荒野里废弃的坑洞。狭窄的空间里满是剩菜、剩饭的馊臭,衣物的汗臭,夜桶里污秽物的腥臭和废弃物的污臭味。在这个没有隔间的简易房里,卧室、餐厅、厨房、卫生间、仓库都统统集中在不足十平方米的空间,油污斑斑的墙壁跟夜色融合得天衣无缝,包裹了屋里杂七杂八破旧不堪的物件,和紧紧攥在王秀娥手里的老式收音机——唯一的电器。王秀娥在这样的简易房里和老伴李木墩靠捡破烂维持生计。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迁移过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更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呆多久,还会去哪里?这个世界,两个拾荒老人的生命跟蝼蚁和荒草没有什么区别,无闻的来,无闻的走,就像这间在风雨飘摇夜里的小黑屋一样,被遗弃在无边的暗夜里,成为城市里游荡的影子和幽灵。
      “老伴!有政策有个屁用!我们找了足足三十年,连孩子的影子都没见着!找了大半辈子,走过数不清的地方,还要到哪里去找?!就算有政策,他们也不会认账!我们是怎么也拗不过大腿!人家的腿粗着呢!还是,还是算了吧。”李木墩的口气由悲凉而愤怒,由愤怒而泄气,最后微弱得竟然几乎成了自言自语:“咱回家吧,咱们总算可以回家了吧!把那几亩地要回来,这个总算要给咱们!不然我们就住在村委会他娘的!看看现在谁还敢再把咱们拖出去!咱把地好好侍弄侍弄,也安度个晚年。累啦!老伴!我,累啦!”李木墩重重地叹口气,好像要卸掉心里所有的负担一样,他抖抖索索地伸出手,试图握住老伴的手,可是抓了个空:“这些年——唉!累啦!无家可归,有家难回的滋味——唉——难尝啊!我们老啦——总要归根啊!根——我们的根,在哪里?!还能不能归回去?!——”李木墩自顾自地说着,似乎对老伴说,又似乎自言自语,只是声音越来越缥缈,越来越没有自信,越来越艰难,越来越无助, 越来越无奈,越来越悲伤,最后竟至于低低抽泣。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完全没有迎合老伴找孩子的热切和执着信念。
      “晚年!晚个屁年!孩子死的死,被抱走的被抱走!我们还有什么晚年?!”尖叫声冲出王秀娥破旧嘶哑的喉咙,刺耳得如同夹着冷雨的风刮过老屋破旧的铁窗框发出的呱啦声。王秀娥干枯得犹如鸡爪子的手紧紧地攥成干瘪的拳头狂怒地在空中挥舞,仿佛一只瘦小又狰狞的夜猫在跟黑暗中的幽灵示威。
      “找!找!”李木墩忽然缓过神来,急急忙忙安慰妻子,他最担心的就是老伴犯疯病。自从刚刚出生连面都没有看见,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孩子被计生办的人强行抱走,王秀娥就疯疯癫癫的,这些年因为有找孩子的信念支撑,虽然没有大犯病,还是受不得半点刺激。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而强力推行,受多子多福的观念影响了几千年的中国农民还不能在短时间内接受这样新潮的思想,冒着被处罚风险生孩子的人家大有人在。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只能生一个孩子,生自己的孩子究竟犯了什么法?!不理解归不理解,生还是要生的,哪怕是偷着生,哪怕这个孩子没有户口,没有地,只要生下来,总会有活路。有活路就好,农民的念想就是只要有活路就好,苦也好,累也罢,有活路就有出路。那时候超生没有户口的不在少数,超生被处罚的也不在少数,倾家荡产的也大有人在。超生被抱走孩子的就是超生里最悲催、最可怜、最无助、最凄惨的人,王秀娥夫妇就是这样的人。
      李木墩和王秀娥有一个儿子,按当时的政策有儿子的汉族人家是绝对不可以再生第二个孩子。可是,王秀娥怀孕啦,摸着一天天掩盖不住的肚子,感受肚子里孩子连心系骨的胎动,王秀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心把孩子引产,那是她的孩子,她的骨肉,她的血脉。母性的伟大让她像一只张开翅膀的母鸡一样不管老鹰是怎样的凶狠都会毫不犹豫地保护自己的孩子,哪怕这个孩子还仅仅是肚子里的一团肉。就算面对的是狮子、老虎,她都不会有半点犹豫和退缩。她几乎是不加思考就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这是个秘密活动,为了躲避计生办的围追堵截,她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地躲进深山里的窝棚。好在那时候是夏季,不算冷,天不亮她就带着干粮出村,深夜再回来补给食物,她的家在村里的最后边,靠山,不容易被发现。就算是她自认为自己的行踪做得神秘到天衣无缝,还是没有逃过计生办的暗线和法眼,一个组织对付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简直就是踩死一只不自量力的蚂蚁一样简单,王秀娥就是这样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蚂蚁。她毫无悬念地中了计生办暗中布控的陷阱,在接近临产的时候,村里妇女主任、计生办干事、派出所公安干警联合行动,在深夜里犹如神兵天降一样把李木墩和王秀娥堵在屋里,任凭她拼命挣扎、嚎叫、谩骂、踢打都无济于事,像罪犯一样五花大绑地被装上拖拉机,强行拉到乡卫生院做了引产。王秀娥四岁的儿子李志因为受到惊吓,得了癫痫,烙下了病根。
      王秀娥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她清楚地听到了她的孩子的哭声。那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像钻进骨髓里的精灵一样一直深深地刻在王秀娥的灵魂深处。以后的三十年,这哭声固执地牵引她和丈夫大江南北地找寻孩子。
      她只是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可以穿透她心脏的求助一样的哭声。那时,王秀娥的眼睛被医用床单蒙住,两条手臂被绑在木制的床栏上,她拼命扭动身子,想看看自己的孩子。然而,徒劳,几个膀大腰圆的计生干事死死地压着床单,任凭她怎样挣扎都是无济于事,就像被困在陷阱里的小鹿一样,左冲右突,就是找不到出去的路。王秀娥的孩子就这样被抱走,她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就被抱走,这个可怜的孩子在她的肚子里九个月,竟然让妈妈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抱走。
      随着孩子的离开,医院的病房也归于沉寂,只有王秀娥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浑身水淋淋的,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把带着来苏味的床单黏贴在脸上,她嘴里虽然被塞着纱布,依旧含混不清地发出别人听不懂的谩骂和诅咒声,两只胳臂因为不停地挣扎已经皮肉模糊。王秀娥异常清醒,她清楚地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她的孩子活着,她要找到她,她必须找到她,哪怕罚款、卖房、卖地、卖牛、流浪,她都认。
      不知道过了多久,关押在派出所的李木墩被放了出来,他一路狂奔冲到医院病房,抖抖索索地解开妻子被绑在床栏上血肉模糊的手臂,扯出嘴里的纱布,帮她穿上肥大的粗蓝布裤子,还没来得及问问她的情况,王秀娥就光着脚丫子像被张开的弓弦上的箭被射出去一般冲出病房,裤脚滴下的血在地面洒下弯弯曲曲的一道狰狞恐怖的血痕。王秀娥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冲进计生办主任张梅花的办公室要孩子,得到的答复是孩子已经送人啦!再问给谁家?在哪里?被告知这是国家机密。王秀娥疯啦,像头不顾一切发狂的狮子,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砸了计生办的玻璃和水杯,咬伤了张梅花的耳朵,撕碎了计生干事的衣服,抓破了村妇女主任吴桂枝的脸,撞倒了赶来办案的民警,大闹了乡政府和派出所。然后就理所当然地被治安拘留十五天。
      没有人知道在拘留所这十五天里发生了什么事,总之,走出拘留所的王秀娥彻彻底底疯啦。她不睡觉,空洞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夜里躺在妇女主任家门外成宿地哀嚎,白天在村里游荡,见着怀抱的孩子就抢。村民不堪其扰,逼迫李木墩要么送精神病医院,要么离开这里。李木墩没有办法,带着妻子和年幼的癫痫儿子进城打工。那年月打工也难,何况还要照顾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拖着年幼的病儿子。结果儿子因为疏于照顾车祸身亡,肇事司机逃逸,案件拖沓了两年,最后不了了之。失去儿子的王秀娥似乎奇迹般地清醒,她坚决要找到被抱走的孩子。他们回到村里,找计生办、找妇女主任、找当年的知情人,结果所有人都讳莫如深——这是国家机密。
      王秀娥依旧闹,依旧被当作精神病人和危险分子赶出村子。三十年来,他们到处打零工、摆地摊、捡破烂,打探孩子的下落,可是连影子都没有。在茫茫人海里寻找一个连面都没有见到的孩子跟在大海里捞一根细细的缝衣针是一个概念。
      三十年过去,夫妻两个都被岁月的风霜和生活的艰辛过早地衰老,王秀娥产后没有好好调养坐下了病根,腿脚不好,眼睛不好,精神也不好;李木墩腰腿严重痛风。他们实在没有能力在城市混饭吃,靠捡破烂的微薄收入连基本的药费都付不起,勉强可以维持基本的生命而已。村子也回不去,他们的地因为超生和滋事被没收,成了拿着农村户口没有土地的流民。
      李木墩空洞的眼睛望着同样空洞的夜色小心翼翼地对几乎要疯狂的妻子说:“要不,咱们明天就收拾回村里找当年的人再问问,实在找不到,最起码也把土地要回来,我们现在都干不动啦,打工也没有人肯雇我们,摆地摊没有本钱,捡破烂啥时候才是个了局!我们最起码有地种,有个收入,找孩子也容易些。”李木墩说这样话的时候,显得有气无力,他实在没有把握他失去的土地能不能要回来。
      刚刚升腾起希望烈焰的王秀娥的眼睛里那团因为国家有政策而迅速膨胀的希望之火瞬间被熄灭,像一头被抽走骨头的老虎,剩下一张软哒哒的皮慢慢地瘫下去。两个人都睡不着,王秀娥空洞的眼睛像两个连接洪荒的黑洞,空空的,望不到尽头。她在这样幽深的黑洞里看到了她因为车祸死去的儿子血淋淋的身体,也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对她招手,耳朵里响起那清脆的哭声——那是她的孩子在向她求救的哭声。这哭声三十年来每每出现在她空洞的灵魂深处,支撑她熬过无数岁月的艰辛和苦涩,煎熬着她固执的思维和心脏。她还是要找孩子,她只听到一声哭喊就被抱走的孩子,是她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念想,唯一的念想,是她活下去的理由,唯一的理由。
      再长的夜天光也终究是会照亮窗纱,哪怕是没有窗纱的破旧窗框也同样不会被天光遗弃。世界上,也许只有天光不会区分贫富贵贱,有对众生一视同仁的悲悯和博大。天光总会给人希望和慰抚,让那些不为人知的绝望生出希望,有希望就好,有希望才有活下去的理由。李木墩和王秀娥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不过几件可以蔽体的破衣服、露出棉絮的破被子和吃饭的家伙而已。唯一珍贵的是王秀娥生产时穿的那条粗蓝布裤子和朝夕不离的老式收音机。
      几经辗转,他们终于回到了久别的老屋,木栅篱笆东倒西歪,满院的蒿草,四面的土培墙壁坑坑洼洼露出固定的墙柱,房上的泥草盖像遭遇了炮弹袭击一样破洞连连,木框窗棂歪歪斜斜,窗纸早就不知去向,掉了门板的门框扭曲歪斜着,泥土灶台坍塌了,铁锅已经不见踪影。在一座座红砖青瓦大院套的新农村气派的房子群里,老屋孤零零地躲在村子背后,破败而寒酸。这是全村人都不愿意提及的往事,然而又是抹不掉的往事,老屋总是不经意地让那些那个时代过来的人记起那段往事,这是埋在那代人心底最私密的往事。似乎过去了,却似乎又总是过不去的往事。
      间或有认识的老人跟他们打招呼,脸上带着努力做出来的笑容,不知道是同情还是嘲笑,抑或也可能有愧疚,当然,如果还能有良知可以愧疚的话。
      王秀娥拉着李木墩一路打听到妇女主任吴桂枝家,这是很气派的院落,六间正房,四间厢房,琉璃瓦屋顶、塑钢窗、白铁包门,花砖院墙,铁艺大门,还有两个人工花坛。吴桂枝衣着华丽,并不显老,白白净净地似乎比当年更加富态。她见到王秀娥和李木墩先是一愣,似乎早就忘记世间还有这两个人的存在,要努力地思索才能记起一样。但是,很快就夸张热情地接待他们,不愧是搞妇女工作的人,应变力超级强大。宽大的客厅里,吴桂枝满面红光,一看就是春风得意。不错,她是有得意的资本,她明年就退休,是村里少有的可以领退休金的人之一。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唯一的儿子不成器,不到三十岁就离了三次婚,至今没有孩子,整天吊儿郎当地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泡妞的绝技堪称高手,挥霍家财的本事也一流。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得意和体面。
      “王姐!这么多年没有见面,我还真是想你们!别走啦,落叶归根。房子虽然破,没关系吗,咱新农村有政策,免费翻新。你家符合条件,我明天就跟村长商量,用不几天就盖好瓦房,气派着呢!要是你们早点回来,早就有好房子啦。你看,干嘛不早点回来呢?还是老村老邻的好,在外漂着哪里容易啊!”俨然是一副救世主的派头,仿佛可以一手遮天,广施恩惠的帝后一般威风凛凛,轻轻松松地就把过去的仇恨一笔抹杀得干干净净。
      “我不是要房子的,我是问我的孩子被抱到哪里去啦?!”王秀娥不为所动,黧黑色皱纹堆积的脸没有一丝表情,固执地说。
      吴桂枝似乎楞了一下,旋即笑着说:“王姐,都多少年啦?!怎么还这么犟?!”似乎很语重心长:“别找啦,就算是找到了,几十年过去了,哪里有感情呢?孩子会认你?!这个样子?!不是给孩子添堵!拉倒吧。咋样还不是一辈子!有个安稳的落脚地方就行啦!活着图个啥?!胳臂是拗不过大腿的!别到时候还要到处流浪!哪里有村里安生?!”
      王秀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吴桂枝半晌,表情麻木而呆滞,无悲无喜,过了很久,才结结巴巴地说:“俺就是要,要知道俺的孩子被抱到哪里去啦,是活是死。给俺个准话!现在政府都放开二胎,国家也整顿歪风邪气,没人再敢迫害俺。俺不怕!俺就是求求你跟俺说个实话。”
      吴桂枝看着眼前这个过早就风烛残年的老女人,这个曾经比她还要漂亮健壮的女人,如今干枯得像一片深秋的叶子,随时都可能被风吹走。她狠狠地抿着嘴,嘴角不自主地抽动几下,似乎下了决心,顿了顿,压低声音说:“好!实话告诉你,孩子是我从病房里抱出来不假,可是我给了当时计生办的张梅花主任。这是上级的命令,我得执行!你们知道,我就是个小小的妇女主任,我没有权力。她给了谁,我就不知道啦。她现在退休住在县城里。你们去问吧。”
      死死地攥着张梅花地址的王秀娥眼睛里生出希望的焰火,黧黑的面皮透出红色的光彩,这是三十年都没有的光彩,是希望的光彩,是热切的光彩,是重生的光彩。
      住在高档花园住宅帝豪雅苑的张梅花看上去刻板阴郁,瘦高的个子,灰白的头发,干干瘪瘪的嘴角微微下弯,虽然养尊处优,但是却没有那种自在自得的悠闲。看着这两个不速之客,张梅花眼里掠过一丝看不见的惊恐和愤怒,但还是勉强控制自己冷冷淡淡地接待了他们。她知道该来的,总会来,她担心的也不会因为担心就不来。
      王秀娥似乎很平静,三十年消耗了她所有的悲伤和愤怒,连怒骂的力气都没有。她早就没有复仇的能力和力气,只是想知道自己被抱走的孩子在哪里?是不是活着?
      “张主任,行行好,就告诉俺被你抱走的孩子在哪里吧!俺知道在哪里就行!俺不图别的!”王秀娥木呆呆的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悲,声音里满是哀求和乞怜。一个风烛残年、满身病痛、朝不保夕的老女人唯一的希望就仅仅是知道自己被抱走的孩子在哪里?是不是活着而已。
      “你这个犟胚子,知道有什么用?!那孩子好着呢!何必呢?!何必再翻起来?!这要牵扯多少人!你有什么好处?要钱?!好!三十万,我给你三十万行了吧!不行,连这座280平的房子也给你!都给你!”张梅花因为恐惧和暴怒而音声尖厉,瘦瘦的脸也变得扭曲阴森,细眯的眼睛透出深深的绝望。
      “这可是这个世界上俺唯一的孩子,就行行好吧!现在国家都有政策,没有人敢抓俺!可俺也不闹了,也不想祸害你,俺也不要你的钱!只求你告诉俺孩子在哪里。”王秀娥苦苦哀求,苍老的脸上还是无悲无喜,只是固执得像坚硬的岩石不可撼动。
      沉默了足足一个小时,张梅花忽然下定决心一样说:“好!告诉你!想怎么办,你们自己决定。我也累啦!当年计划生育政策严厉,有非法超生,我们是要下岗的。下岗,我不能下岗!换成你在这样的位置,你愿意下岗吗?!你生下活的孩子,我们不能掐死,那是条人命。所以就只有送人。又不能大张旗鼓地送,只好找托底的人家。我的亲哥哥和嫂子在市教育局上班,不能生育,想抱养个孩子,所以就把这个女孩送给他们领养。我的儿子得白血病在二十三岁的时候死去,现在看来,也许真的有报应存在。我们那个年代搞计生的,没有几个后代是完好的,这是报应!我们兄妹两个只有这个女孩,我们两家四个老人,两份家产都是她的,我们把她当作掌上明珠,掌上明珠!我们一辈子就抚养你的孩子!你还想怎么样?!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儿子不治身亡的时候,我忏悔啦!我体味到你当年的绝望和愤怒!他们两个一起长大,两小无猜,两小无猜啊!可是我的儿子死啦!她活着!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每当我看着你的女儿,我脸上笑,我脸上笑。可是!心里在滴血!滴血!知道吗!滴血!我想我的儿子!你的女儿独占了我们两个家庭的爱和财产,你还不够吗?!你现在还想从我手里抢走她?!现在,我能够剩下的就只有这个随时被夺走的假姑姑的名分!你居然还要来夺走?!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你为什么还不死心?!为什么要来?!为什么?!你的良心呢?!老天!我受到的惩罚还不够吗?!我的天呢!……”张梅花变得歇斯底里,一会儿捶胸顿足,一会儿用力撕扯自己本来就不多的白发,一会儿大声呼叫,一会儿自言自语。
      “是女儿!是女儿!”王秀娥痴痴呆呆地说,完全没有听张梅花喋喋不休的呱躁,她在三十年后第一次知道自己被抱走的孩子是女儿:“老头子,是女儿!孩子是女儿!”她空洞的眼里放出绚丽的光彩,露出少女般美丽恬静的笑容。
      “不错!是女儿!很出色!自幼乖巧懂事,学习好,能歌善舞,我哥哥嫂子宠得不得了,没有吃过一点儿委屈。上了重点大学,毕业后在重点高中做老师,丈夫是同事,有一个三岁的儿子,住在万科城。你们还要认领回去吗?!你们还要认领吗?!”张梅花似乎平静啦,没有了刚才的激动和疯狂,但是语气里满满的恨意和不平。
      王秀娥瞪着空洞的眼睛傻傻地盯着李木墩,不知所措。她不停地绞着自己黧黑色枯燥的手,眼睛从张梅花到李木墩来回逡巡不定。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王秀娥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一字一顿地说:“看看,远远地看看就行!”
      万科城高大气派的小区大门走出一位靓丽时尚的女子,乌黑的长发,明朗白净的脸,大大的眼睛,圆润好看的嘴角,一身淡粉色连衣裙,举手投足都带着自信和朝气。白皙纤巧的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一身灰色西装,蹦蹦跳跳地像个跳动的小太阳。躲在街道对面的王秀娥仿佛看见了年轻时的另一个自己,没错,这就是她被抱走的孩子。她想迈开腿,飞扑过去,把她日夜思念,让她日夜煎熬受尽苦楚的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然而,她的脚似乎生根一样被牢牢地固定在街角的阴影里,仅仅隔着一条不足十米的街道,她却怎么也无法接近。她想伸出手招呼,可是似乎她的整条胳臂被粗大的绳索牢牢地捆住,一如当年被捆在产床上,不能挣脱。她能做的只有张望,可是瞬间街道变成波涛浩渺的银河,万科城拔地而起腾上云端,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宝贝女儿和外孙衣带飞扬地腾云而去,消失在她模糊迷离的视线里。王秀娥瞬间明白了自己没有勇气接近,无法接近,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不能接近,她不能破坏她的生活,绝对不能,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离得越远越好。她没有跟如泥塑木雕一般脸色惨白的张梅花打招呼,拉着李木墩默默地走开,腰背伛偻,步履蹒跚,夕阳在她的身上镀上一层柔和的金黄色光芒,身后的地面上移动着她黑色的伛偻的影子。远处,木呆呆腰背忽然间就变得同样伛偻的张梅花隐身在街角的阴影里,注目着远去的王秀娥,不知道是思念自己白血病死去的儿子,还是忏悔她的过往。
      清晨,一阵阵吆吆喝喝中夹杂着笑语、俚语、戏谑的喧哗声打破了老屋院子的凄凉、破败和冷清,是村委会组织的民工往这个破败的院子里运水泥、砂石、钢筋、板子、木料准备翻盖王秀娥家的老房子。让人们奇怪的是,土屋里出奇地安静,没有一点声息。王秀娥死啦,穿着那条粗蓝布裤子,灰白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她平静地躺在四处透风的老屋里被老鼠打出不少窟窿而且多处塌陷已经不能算是土炕的土炕上那张已经被灰尘覆盖了本色一碰就碎的黑色芦席上——死啦。王秀娥的脸上安安静静,无悲无喜。李木墩孤零零地盘腿坐在死去的妻子身边,满是老茧的手握着她枯瘦如鸡爪般嶙峋的手,也是安安静静,无悲无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5 天前
  • 签到天数: 82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20-7-11 11: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法律解决呀,真是太冤了。

    点评

    谢谢!那个悲催的年代,农民几乎没有懂得法律的,更别说可以保护自己的权利啦。祝夏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12 09: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8-3-21 18:3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7-12 09: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在水一方 发表于 2020-7-11 11:40
    通过法律解决呀,真是太冤了。

    谢谢!那个悲催的年代,农民几乎没有懂得法律的,更别说可以保护自己的权利啦。祝夏安!

    点评

    现在不一样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12 09: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5 天前
  • 签到天数: 82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20-7-12 09: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宋昱慧 发表于 2020-7-12 09:30
    谢谢!那个悲催的年代,农民几乎没有懂得法律的,更别说可以保护自己的权利啦。祝夏安!

    现在不一样了。

    点评

    是滴!祝夏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14 16: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92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20-7-12 12: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宋老师的有一篇力作,读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王秀娥一家的遭遇令人唏嘘泪目。不堪回首的岁月,以及扭曲的人性是悲剧产生的根源,好在他们失去的孩子找到了,而且生活的很好,王秀娥最后的离去让我们的心在滴血。精华提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8-3-21 18:3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7-13 15:37: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鹿城飞侠老师!感恩您长久以来的支持和鼓励!祝老师夏安!一切顺利!敬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昨天 21:11
  • 签到天数: 16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20-7-13 20:34: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冬风无痕 于 2020-7-13 21:19 编辑

          感谢宋老师带来的精彩小说!宋老师的每一篇小说所描述反应的情节都与这个社会息息相关,这篇小说便表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计划生育政策。由于自己对这一段历史不甚了解,为此我还特意去百度一下:计划生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即按人口政策有计划的生育。1982年9月被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写入宪法。
       
        一口气把这篇小说读完,小说情节令人嘘吁,相对于对计划生育政策的定义,更多的是计划生育政策下所展现的人生百态,骨肉分离。文中的王秀娥便是那个计划生育政策下的代表人物,为了能生下自己的孩子不得不东躲西藏,然而最终还是没有逃过计生委的“眼睛”,还不知道自己孩子的性别的情况下便母子分离了,这是一出悲剧。
       
       小说采用倒叙手法,引人入胜,作者善于作用修饰词来渲染小说基调, 小说起始王秀娥便“絮絮叨叨”诉说道:“老头子,我们有希望啦!知道吗?!我们现在,有希望啦!我们被抱走的孩子有希望啦!国家有政策!知道吗?!有政策!”,可以看出一直以来她都在执着于找孩子。文中的王秀娥是不幸的,她是计划生育政策下的牺牲品,然而时隔三十年后还盼来放开二胎政策,她完全可以去找回自己的孩子,然而她连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她又将如何寻找?这也是我们读者关心的,然而李木墩却打算放弃寻找孩子,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年轻时的他了,他需要安定下来,落叶归根。然而王秀娥坚定不移,寻找到孩子是她一生最后也是最大愿望,王秀娥为何如此执着,其实这在文中也有所隐藏:当初孩子被抱走时王秀娥“王秀娥疯啦,像头不顾一切发狂的狮子,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砸了计生办的玻璃和水杯,咬伤了张梅花的耳朵,撕碎了计生干事的衣服,抓破了村妇女主任吴桂枝的脸,撞倒了赶来办案的民警,大闹了乡政府和派出所。”她当初如此执着,无论过了多少年,母爱依旧不减。

        宋老师还善于运用对此手法,文中写到王秀娥回到老家,通过她家倒塌的房屋与吴桂枝、张梅花的住宅作对此,有强烈的视觉冲击,随后文中又详细介绍了吴桂枝与张梅花孩子的状况:一个无所事事,一个英年早逝,然而王秀娥的女儿却生活美满,也许这真的是因果报应吧!然而当得知自己孩子的情况时,王秀娥却没有勇气去相认,她不愿突兀出现去打乱孩子的生活,这就是母爱吧!文中如此写到“她的脚似乎生根一样被牢牢地固定在街角的阴影里,仅仅隔着一条不足十米的街道,她却怎么也无法接近。她想伸出手招呼,可是似乎她的整条胳臂被粗大的绳索牢牢地捆住,一如当年被捆在产床上,不能挣脱。她能做的只有张望,可是瞬间街道变成波涛浩渺的银河,万科城拔地而起腾上云端,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宝贝女儿和外孙衣带飞扬地腾云而去,消失在她模糊迷离的视线里。”这一段话特别有画面感,读来也特别有感触,仿佛一下又回到了三十年前那悲惨的一幕!

         王秀娥最终还是找到了自己的孩子,正如文中所言“ 再长的夜天光也终究是会照亮窗纱,哪怕是没有窗纱的破旧窗框也同样不会被天光遗弃。”本来这是一件令人喜极而泣的事,然而王秀娥却无喜无悲离开了,也许她是悲伤的,悲伤的是孩子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喜悦的是自己的孩子生活美满,作为母亲的她也就安心了……

          读罢此文,希望此事不会再发生。

       

         

    点评

    每次看到冬风无痕老师的留评,都心存感激。遇到老师是作者最大的幸运。我幸运可以遇到您!!可以从您的留评里读出鼓励和期许,是可以继续下一篇的动力和动机。人生很奇妙,扣动心弦的是理解和支持,是通过文字的灵魂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14 16: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8-3-21 18:3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7-14 16: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滴!祝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8-3-21 18:3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7-14 16: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冬风无痕 发表于 2020-7-13 20:34
    感谢宋老师带来的精彩小说!宋老师的每一篇小说所描述反应的情节都与这个社会息息相关,这篇小说便表 ...

    每次看到冬风无痕老师的留评,都心存感激。遇到老师是作者最大的幸运。我幸运可以遇到您!!可以从您的留评里读出鼓励和期许,是可以继续下一篇的动力和动机。人生很奇妙,扣动心弦的是理解和支持,是通过文字的灵魂触动。遥祝老师夏安!敬茶!我现在过着平静的日子,每天依旧讲课、读书、写作、听音乐,我感恩上天对我太多的厚爱和恩赐!感恩遇到您!保重身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5 天前
  • 签到天数: 82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20-7-14 16: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21-11-27 19:01 , Processed in 0.140120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