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回复: 0

[研讨] 一个极简主义者的口占心诀‖大鹏瞰海珠玉小诗品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5-23 10: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x
一个极简主义者的口占心诀‖大鹏瞰海珠玉小诗品鉴
文/原散羊(内蒙古)


引  言

“光明一颗摩尼珠,剑戟刀枪伤不着。”
            ——吴承恩《西游记》


我在写一首长诗,关于自己家族的虚构与弥合。已经600多行,9000余字了,还是觉得差了一点什么,以致于收束不了。这让我痛苦不堪。句子越来越长,词语浪费得越来越多,迫使我不由地对史诗和史诗冲动产生了怀疑,觉得它们对于诗是一种灵魂出窍后留下的沉重肉身。诗歌应该还有另一个维度,让我们灵魂轻盈,让我们神游八荒,于尘世困顿中得以逍遥、自在。

微信是当下诗人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诗人们郊游、干谒、燕集、会盟、征伐、朝圣、排污之地,神圣与鄙俗同在,玉石与泥沙俱下,原生近乎原始,景观废墟互文。这是诗歌最好的、也是最坏的时代,惊雷滚滚,皆被众生狂欢之喧嚣淹没于无声。在微信上遇到一个诗人,很容易也太艰难,你要穿过高耸入天的垃圾和尸横遍野的神庙,远离一个民族的隐私和声色犬马的诱惑,要耐得住滑动手机屏幕的寂寞和相信真与不夺的缘分,才能遇到一个优秀的诗人。

比如在遇到大鹏瞰海之前,他早已在《风中》等了你很久:“尽管双翅/已蜕化成臂膀/我的胸腔/仍跳着/鸟的心脏”。“鸟的心脏”是对人性上空的瞩望,是诗人在这个世间全部的良知和期许。荒寒饥馑与道德障碍从来都不是堕落的借口,人性的冗杂和现实的失序互为表里,互相推波助澜,再加上乌合而自甘堕落者众,才让那些亵渎者理直气壮地颠倒黑白,并一再宣称:“歧路也是通往人性的一条条道路!”与猪猡混战只会泥污一身,极简主义者大鹏瞰海选择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式,去对抗当下诗歌中的歧途,那就是圣徒一样的躬行,无言的躬行,虔诚到让人动容:“苦心孤诣/为你开放/别嫌朵儿小哇/我已使出/全部的力量”(《苦菜》)。其实,只要我们抬起头,就打败了自己的全部阴影。一切就这么简单,就像孔子常说的:“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大鹏瞰海深知与读者相遇已历千山万水,绝不肯让他们再于诗句上长征,在词语的迷津中走弯路。《长途》一诗,漫漫三句:“又累又渴/向路边的白玉兰/寻一杯水喝”。似随心口占,却已山重水复,且见人情沉浮。欲状人生百态,浮世之绘,其路途不可谓不遥远,每一个相遇者都是白玉兰,每一株白玉兰又有多少坎坷的身世,不可细说,亦不应细说。在诗中,诗人为生活做减法,减去称谓,减去风尘,减去邂逅,减去看法,减去全部事实,只剩下一条寂寞的长途,诠释着生命的饥渴。我也愿为你奉上一杯水,我也是芸芸众生中一朵干净的白玉兰。生命与生命相遇,终归是最美的事情。就像这个轻薄的冬天,我们总会遇到不期而然的温暖:“竖起耳朵/就看见妹妹立在门外/手里拎着  一兜阳光”(《深冬》)。把世上的美好变成“一兜阳光”,才能在“没有花儿的日子/我在心野/放牧蝴蝶.....”(《梦境》)。这是情感的力量,比思想的力量更加持久。

当然,诗人的智性也为他的小诗赋予了金属质感的内核。在北方,我目睹了众多河流的消失,废弃的河床里长满营养不良的庄稼。我特别讨厌那种机关算尽式的耕种,一块土地也不放过,让河流、庄稼和农民都失去了尊严。就这样的一条“废河里突然水满了”,废河与洪水“老哥俩热烈地拥抱着”,只是苦了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庄稼。心情更为复杂的是桥上的农人,诗人把她比喻成“探监的老母”,“眼望着水牢中自己的孩子/一句话也没有讲”(《废河》)。人胡作非为,天地则不仁。此种恒常关乎道,只是世人皆懵然。这个背影佝偻的农民,凭直觉无言,令人唏嘘不已。

这种诗学上的“禁言”,还体现在《念》中:“把你的话语/磨成一面镜/再将我自己/种在镜子里”。让时间说话,让生活发言,让万物开口,唯独诗人需要一种诗学上的内敛,凝神聚气,念或默念,不要让自己的主观过多参与进那些事态:“我在镜中/等你归来/我在镜中/听风看雨”。在这个失语、妄语、谵语盛行的年代,诗学的基本自律,都几乎要提升到核心价值观的层面来提倡了(此处省略妄言一千五百字)!让事物自己开口,诗人首先给自己安排了一种“陨落”的形式:“山坡上行走/小心!而你已跌入/一枝青草”(《陨落》),一切从简。此后,万物自得其乐,诗中自有山水和人烟。

我与诗人并不相熟,所以写读后感也只因“诗歌”二字。尤其是读到《私家裁缝》一诗,直觉是受了邀请。且看内容:“扯一匹素风/央你为我/做一身衣裳//其实不知道你的手艺/然而我深信/一旦经历了你的手/这衣裳/就会染上细细的清香//定钱奉上/一裹白花花的月光”。昨天正月十五,据说月亮是年度“超级月亮”和“最大满月”,这该算是诗人有诚意的定金了。大鹏瞰海“一切从简”的小诗值得我们去品读和关注,值得我为其“作嫁衣裳”。化用诗人在《重建诗歌精神》一文中,引用荀子的这句“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愿诗人这些珠玉般的小诗,能够润泽我们这个时代的草木和悬崖......


【作者简介】

原散羊(1981— ),原名刘永,蒙古族,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人。吉林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会员。现为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20-5-31 23:51 , Processed in 0.07384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