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7|回复: 9

白云穿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10-21 05:58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9-10-25 14: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x
    白云穿月
    筱欣奕奕

        “叮……”一阵持续而清脆的铃声,把晓云从似睡非睡中唤醒。她晃了晃有些发沉的脑袋,打瞌睡期间还思绪不断,将目光朝向电子屏——“15床”在频频闪动。她立刻站起身,三步并两步抓起护士站一侧治疗车的把手,一手推着车疾步走向15床病房,另一手理了下衣帽、扣好衣领。此刻,电子屏上的时间正指向01:32。
        “陈阿姨,怎么了?”晓云见15床病床边并没有家属,傍晚交班时还见过她的丈夫,嘱咐过要有陪护人员。
        随后而到的另一名护士,麻利地接上了心电监护仪。心率、血压、血氧……晓云看着跳动的波纹和数值,有些出乎意料。而与此同时,病人的嘴角正向外流出白色泡沫,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不容晓云细想,拨通了电话。半分钟后,值班医生秦牧到了。阿托品、利多卡因、氨茶碱、葡萄糖……
        氧气、药液随着氧气管、注射器、输液管进入病人体内,监护仪上的数值也开始逐渐恢复。晓云开始替她擦拭嘴边的泡沫。
        “刚很难受,往上翻,喘不过气……”病人清醒过来,轻轻说道。
        “目前稳定了,有事再叫我。”秦牧带着口罩,语气冷静却温和。说罢便离开了病房。
        病人握过晓云的手:“晓云,又麻烦你们了。”
        “没事的,陈阿姨,你好好休息吧。”见她闭上眼睛,晓云微微一笑,但微皱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她看了下输液管里的滴液速度,转身离开了病房。

        陈阿姨今年57岁,是科里的老病人了,晓云第一次见她,是六年前来科里工作的第一天。肝硬化患者,当时因为上消化道出血住院。这些年来,没少来科里。听前辈们说,自陈阿姨第一次出血至今已经快十年了。因为家庭经济原因,一直没有肝移植。前些年还算稳定,去年年初查出了肝癌,原本不宽裕的家庭就更拮据了。她丈夫卖了仅有的一套乡下老宅,抵了手术费、化疗费等。听陈阿姨叫他“阿狗”,几回熟络之后,科里医生护士们就叫他“狗叔”。狗叔常年在上海打工,自从陈阿姨第一次吐血后,因为想给她最好的治疗,便将她接来上海,住着群租房,一待就是十年。他以前在工地干零活,陈阿姨每次住院,得空都来陪着,经常是夜以继日,不去工地就在医院,洗漱喂饭,端尿端屎的,可以说无微不至。后来因为年岁上去,干不了太多体力活了,这些年就靠着收旧报纸、拾旧铜铁,凑些生活费和妻子的医药费。如今,除去特别昂贵的进口抗肿瘤靶向药物之外,能用的药物都用上了。陈阿姨和她丈夫一样,言语不多,但对于她丈夫为她所做的一切,从他俩对视的目光中,能读出很多。
        据说他们还有个儿子,晓云有回给陈阿姨打针时聊起,陈阿姨直叹气。一旁的狗叔说了句“畜生,大半年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前些年说在广州,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很久不见人影了。”之后就没再提过。科里大伙们也心照不宣,不过问太多私事。反正多年来,确实没见过他们儿子人影。
        然而近半年,陈阿姨病情变化较快,出院入院频繁到了每月一次,她疼起来,几乎不嚷嚷,但表情足以让人觉得她痛不欲生,缓过来之后,又会露出感激而宽慰的笑脸。病危通知下了几次,有时是连续下,都以为会熬不过去,但都以转危为安出院。狗叔的白发几乎覆盖住了他的整个脑袋,远看像戴了只白帽子,背也驼了很多。他常避开陈阿姨,一个人躲在楼梯拐角闪着泪花长吁短叹,有时会抽烟,但每回有人路过,他就把烟掐灭。
        每次医生都会找狗叔谈,说陈阿姨的肿瘤已经扩散了,建议如何用药如何维持以及家属要注意点啥、怎样改善生活质量等等。狗叔都是一边应承着一边说钱没问题,常规药都用上,除了这,不再说别的。离开前,揉揉眼睛,和医生道声谢。和陈阿姨一样有礼貌。
        这回是忽然的意识不清,狗叔将陈阿姨绑在身后,匆匆忙忙骑了自行车送来医院。经诊断仍是“肝性脑病”。这一住院,已经半个多月了,陈阿姨时而迷糊时而清醒。整体情况还算稳定,暂无性命之忧。医生正打算两日后给她开出院单。然而狗叔却不似以往,常见不到人,话也愈发少了。医嘱关照要24小时有人陪护照料,狗叔说请不起护工了,自己陪着就好。但刚发生的性命攸关的抢救,却依然不见人。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陈阿姨居然会口吐白沫,按临床经验,不应该啊!难道是……
        想到这儿,晓云拨响了狗叔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接连打了三个,都是如此。她心里愈发不安,并有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来。她努力回忆着最后一次见到狗叔时的情景。

        陈阿姨靠在半摇起的床上,狗叔正喂她吃晚饭。说是晚饭,其实是半流质,很薄的米汤。
        “再喝点吧,才喝了一口。”
        她摇摇头,脸转向另一侧。
        “今天是你生日,我没忘呢。你看……”
        恰好是交班时候,换好衣服的晓云走进来。
        “呀,狗叔真浪漫,还给陈阿姨送生日礼物!”
        “你陈阿姨跟着我,没过上什么好日子。她整天忙里忙外的,这病呀,都是累出来的。那时候穷,项链挂坠都没给她买过,后来稍有点积蓄了,又都给她治病了,所以到现在还没送过她首饰。”说着,他将脸转向陈阿姨,“这回,我特地去庙里求来的玉观音,给你戴上,就希望呀,你不要再遭罪啦!”他微微笑着说道,两行清泪顺着瘦削的脸庞流下来。
        “嗯,陈阿姨会好起来的,过几天就能出院了。”晓云轻声应了句。
        陈阿姨闭着眼睛,点点头,眼泪也顺着眼角落在枕头上。
        “现在没什么不舒服吧?”晓云问道,一边翻看着她当天的诊疗记录。见陈阿姨摇头,她又对着狗叔说道,“按医嘱,需要24小时陪护,尽量不要走开吧。”
        狗叔轻轻点头,目光又看向陈阿姨,替她紧了紧被子。
        之后是晚上八点和十点的两次查房,都没见到狗叔。陈阿姨睡得安稳,并无异常。

        “秦医生。”见秦牧走进护士站,晓云起身相迎。
        “我刚看了下15床今天的用药和三餐情况,都很规范,她怎么会口吐白沫引起窒息?”秦牧皱着眉,压低声音说,“她家属呢?”
        “秦医生,你是不是怀疑她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是,而且基本可以确定是狗叔喂她的。我要知道,她吃了什么,那我们可以对症有措施!”
        “联系不上他,手机关机了。”
        “我老天!这平日里不是鹣鲽情深嘛,大伙儿都羡慕,今天怎么回事儿?”
        “前两次我去查房,也没见狗叔。”
        “不知道吃的啥?量多少?病本来就危重,再整这么一出,怕过不去……我再去看看,你们接着联系家属。”话音刚落,秦牧又跑向15床病房。
        “又吐白沫了,晓云,快来。婷婷一定要联系上家属,要他赶紧回来签字。”看着心电又一次拉平,秦牧提高了嗓门。
        “家属还是联系不上,还有,秦医生,系统提示,15床已经欠费1万……”另一位年轻护士婷婷回答道。
        “先救人吧,能用的措施都先用上……我再请示下院总值班。”
        “瞳孔对光反射消失,要气管切开吗?”
        “不切了,胸外按压,上呼吸机。来,把她床放平。我联系主任。”

        “让她好好地走吧,不要救了,她太苦了……”约莫十分钟后,终于打通了狗叔的手机,晓云按下录音键,那一端,他泣不成声,“我不过来了,受不住……欠的费我过几天筹齐了就还过来,谢谢你们那么多年的救助和照顾。”
        “狗叔,陈阿姨晚上吃了啥?她不行了,你快过来!”晓云焦急地问。可狗叔已经挂了电话。再打,又关机了。
        这时,主任赶到了。听秦牧和晓云汇报了下情况。“尊重家属意见,呼吸机撤了吧,让她平静走。除颤仪都收起来吧。大家散了吧,晓云,你陪着?”
        15床靠窗,月光正从没拉拢的窗帘间射进来,照在床边,晓云这才发现今晚的月亮好圆。她俯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像陈阿姨往常拉住她的手一般,拉住她的手。脱下呼吸机的陈阿姨,似乎也如释重负,她已陷入深昏迷,瘦削泛黄的面庞,如睡着般。
        监护仪上的另几条波纹和数值,正迅速地趋于平静,晓云也放缓了呼吸。她看看监护仪,又看看陈阿姨,之后把目光转向了窗外的月亮。看灰白色的云,从远处赶来,穿过月亮,又离开。
        再回过神,她按下了铃。秦牧闻讯即刻赶到。检查之后,宣布临床死亡。晓云起身拔掉了陈阿姨手上的输液管。

        三天后,狗叔来取死亡证明,并把拖欠的1万元钱交还了医院。陪他一起来的,据他说是堂侄儿。之后准备回老家,慢慢还这些年来零零碎碎借的邻里乡亲的钱。末了,他依然很是感激地道谢科里医护们,特别是晓云陪她妻子安详走完最后一程。
        目送他们的背影离去,晓云来不及多想,又去给新来的15床病人换液了,她感觉到胸膛里的心跳,是如此平静而赤诚。


    2018.08.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20-6-22 09:17
  • 签到天数: 26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10-25 17: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赞赞

    点评

    谢谢文友,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30 10: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昨天 21:11
  • 签到天数: 16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9-10-25 20:21: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冬风无痕 于 2019-10-25 20:30 编辑

    作者以一位医护人员的角度向我们讲述了一段发生在医院的事,医生与病人就应该如文中一样和谐相处,然而现实生活中的种种医闹,让文中这一份和谐难能可贵。文中讲述了陈阿姨的治疗时发生的事,狗叔为了陈阿姨的病倾尽所有,然而最后不得不放弃了她,甚至不忍心送她最后一程,然而这是狗叔唯一能做却不能面对的事,甚是无奈!

         文末如此写到“目送他们的背影离去,晓云来不及多想,又去给新来的15床病人换液了,她感觉到胸膛里的心跳,是如此平静而赤诚。”这是医护人员晓云的心理描写,估计“白云穿月”中的白云即是“晓云”,而“穿月”二字与这一段“15床靠窗,月光正从没拉拢的窗帘间射进来,照在床边,晓云这才发现今晚的月亮好圆。”文字,相辅相成。读起来甚是有些“失落”与“伤感”。

        本小说的主旨展现了医院与病人之间和谐相处,虽然读起来有些沉重(相对于病人),但还是充满正能量,这是作者及读者或病人所愿。

    点评

    谢谢冬风版详细点评及鼓励,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30 10: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92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9-10-27 08: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罢全文在为逝者感到惋惜的同时,也为医患间表现出来的温情而感动。文中医护人员的尽心尽责。患者家属在经济拮据负债的情况下仍坚持治疗的不离不弃都令人称道。后来,狗叔的“失踪”也是无耐之举,但他还是回来了,并付清了拖欠的医疗费。透过故事本身,让我们思考到许多东西。小说主题鲜明,人物个性凸显,是篇充满正能量的好作品。精华提升!欢迎奕奕多来交流。

    点评

    谢谢飞侠版点评及鼓励,遥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30 10: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10-21 05:58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10: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冬风无痕 发表于 2019-10-25 20:21
    作者以一位医护人员的角度向我们讲述了一段发生在医院的事,医生与病人就应该如文中一样和谐相处,然而现实 ...

    谢谢冬风版详细点评及鼓励,远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10-21 05:58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10: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文友,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10-21 05:58
  • 签到天数: 15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10: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鹿城飞侠 发表于 2019-10-27 08:22
    读罢全文在为逝者感到惋惜的同时,也为医患间表现出来的温情而感动。文中医护人员的尽心尽责。患者家属在经 ...

    谢谢飞侠版点评及鼓励,遥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66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9-12-25 06: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前天 17:37
  • 签到天数: 75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20-3-14 13: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要走就让她安安静静的走吧。活着也是受罪.......

    《一叶知秋》(二)

        秋叶洒落在白杨树下,   
        残躯耐不住风吹雨打。   
        苍老留不住无痕岁月,
        一生轮回着坦荡生涯。

        暮色摇曳着红烛残蜡,
        乾坤演绎着新枝待发。   
        大鸟扭动着硕大翅膀,
        西天飘浮着艳丽彩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3-4 04:05
  • 签到天数: 16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20-5-14 18: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情感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21-11-27 20:15 , Processed in 0.09469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