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3|回复: 2

活法吟诗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20 08:3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x
“活法”吟诗蕴巧思

止观斋主徐双山
            
我不大喜欢宋诗,因有些宋诗理多情寡,晦涩拗口,面目呆滞,索然无味。究其原因,诗人毛泽东分析的大体不错:“宋人多数不懂诗是要用形象思维的,一反唐人规律,所以味同嚼蜡。”
      
当然,话也不能说得太绝对,有些宋人,如黄庭坚、陆放翁、范成大、杨万里的诗,还是颇可一读的,尤其是杨万里的绝句与古风,更值得玩味,特别是他独创的“活法”诗,乃是诗坛不可忽视的一朵奇葩。
      
杨万里,宋人呼之为诚斋。历代诗人、诗评家对诚斋的“活法”诗颇多赞赏。如他的朋友周必大在《平园续稿》中说:“诚斋万事悟活法。”张鎡在《南湖集》中亦云:“目前言句知多少,罕有先生活法诗。”诗词家刘克庄更是不惜赞词,在《江西诗派小序·总序》中谈到:“后来诚斋出,真的所谓活法、所谓流转圜美如弹丸者,恨紫薇公(吕本中)不及见耳。”
      
何为“活法”?钱钟书先生在《谈艺录》中有妙解:“以入画之景作画、宜诗之事赋诗,如铺锦增华,事半而功则倍。虽然,非拓境宇、启山林手也。诚斋、放翁,正当以此轩轾之。人所曾言,我善言之:放翁之与古为新也;人所未言,我能言之:诚斋之化生为熟也。放翁善写景,而诚斋擅写生;放翁如画图之工笔,诚斋则如摄影之快镜:兔起鹘落,鸢飞鱼跃,稍纵即逝而及其未逝,转瞬即改而当其未改;眼明手捷,踪矢蹑风:此诚斋之所独也。”
      
按我的理解:所谓“活法”,即用诗写出事物的流转之美,动感之奇,刹那之趣,瞬息之变,活灵活现,生动鲜活,即奇思妙想、巧意新词,心生意象,笔端有口,且一波三折,峰回路转,如电影之蒙太奇,如摄像之追踪拍摄。
      
且看诚斋的七绝《新柳》:“柳条百尺拂银塘,且莫深青只浅黄。未必柳条能蘸水,水中柳影引他长。”诗人怜爱初生杨柳,嘱其保持嫩绿娇黄之色,唯恐苍老而减其风韵,此情率真。尾联绝妙,岸上的柳丝与水中的柳影相接,连成一条,柳丝仿佛变得长了,写出了柳丝在微风拂动中的动感之美。
      
再看《钓雪舟倦睡》,此绝有一小引,云:“予作一小斋,状似舟,名以钓雪舟。予读书其间,倦睡,忽一风入户,撩瓶底梅花极香,惊觉,得绝句。”假如你按照小引的提示,那诗该如何写呢?还是看诚斋是如何写的吧!“小阁明牎半掩门,看书作睡正昏昏。无端却被梅花恼,特地吹香破梦魂。”此作,亦妙在尾联,“恼”字,犹言撩拨、招惹,引深即喜欢。吹香破梦,梅花似是调皮的少女,那情致便愈发有趣了。
      
诚斋最有名的七绝当属被选入《千家诗》而脍炙人口的《闲居初夏午睡起二绝句》之一:“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要理解、欣赏这首诗,首先要了解诗人当时所处的时代背景与处境,否则,就不不会懂得他的独特笔法与用意,而会误认为这是一首士大夫闲极无聊之作。当年,诚斋平生最服膺的师友,抗金名将、名相张紫岩(浚)读过此诗后,力赞之曰:“廷秀(诚斋的字)胸襟透脱矣!”张浚此语,可谓知人、知诗者也。诚斋有言:“学诗须透脱,信手自孤高。”透脱是一种境界。张浚的评语,正说中了诚斋“活法”诗的又一要义。诚斋生活在高宗昏庸,权奸当国的南宋,秉性刚直,遇事敢言,有心报国,无力抗金,一生郁郁不得志,只能吟“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以解嘲、自慰。
      
诚斋不仅写绝句时喜用“活法”,作古风亦然。让我们读一读他的《重九后二日同徐克章登万花川谷月下传觞》:“老夫渴急月更急,酒落杯中月先入。领取青天并入来,和月和天都蘸湿。天既爱酒自古传,月不解饮真浪言。举杯将月一口吞,举头见月犹在天。老夫大笑问客道:月是一团还两团?酒入诗肠风火发,月入诗肠冰雪泼。一杯未尽诗已成,诵诗向天天亦惊!焉知万古一骸骨,酌酒更吞一团月。”人已渴急,月先入杯,举杯吞月,月犹在天,真乃惊天手眼。正如周汝昌点评此作时所言:“这样的诗,是不是大艺术家的一种‘绝活’?评家说他‘笔端有口’,其实,‘口’又有几个是这般妙口?看他横说竖说,反说正说,所向皆如人意,又无不出乎人意,一笔一转,一转一境,如重峦叠起,如纹浪环生。所以讲他的‘活法’,迅疾飞动是一面,层次曲折又是一面。”
      
诚斋的“活法”诗对后世影响很大,有人甚至潜心研究“活法”。如清代诗人郭麐(读“林”音),即得“活法”壸奥者。郭麐,字祥伯,号频伽,江苏吴江人。嘉庆间贡生,著有《灵芬馆全集》。本来郭祥伯是桐城派古文家代表人物姚鼐的弟子,可他的诗风却与姚鼐不同,清俊灵动,显然是受过诚斋“活法”诗的影响较深。且看他的“活法”诗:“霁天欲晓未明间,满目奇峰总可观。却有一峰忽然长,方知不动是真山。”“坐看西日落湖滨,不是山衔不是云。寸寸低来忽全没,分明入水只无痕。”细细品味,确有“活法”妙趣。
      
郭祥伯有一首最著名的“活法”诗,且看——
            
小憩人家屋后池,
      
绿杨风软一丝丝。
      
舆丁出语太奇绝:
      
安得树荫随脚移?
            
这的确是一首绝妙好诗。酷暑季节,舆丁(轿夫)抬着主人行走在路上,酷热难耐,又累又渴,好不容易,在路旁人家的屋后池边寻得一片绿荫,乘凉歇脚,好不爽快。可总不能赖着不走啊,于是,待起身赶路时,舆丁忽说傻话:“要是这树荫能跟着咱们一块走该多好呀!”妙就妙在这句“傻话”。设若按照一般的思维写这首诗,是断然写不出这等传神妙句的。
      
不但诗人受“活法”之影响很深,有些画家亦得益于此。明代大画家沈周(1427——1509)即深知“活法”之妙,他曾作《深山独酌图》,且自题五言古绝一首:“有日来青天,落我酒杯里。酒尽忽不见,天上长如此。”此诗与诚斋的《重九后二日同徐克章登万花川谷月下传觞》有异曲同工之妙。
      
学诗者,也品一品、学一学诚斋的“活法”,又当如何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04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9-1-20 12: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活法一说启人心智。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4-1-1 10:3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1-26 13: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9-7-21 15:51 , Processed in 0.07910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