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35|回复: 451

[原创] 烽烟乱世情二之凤十二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1-19 21: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烽烟四起的乱世命运掌控着一切,一段乱世几段情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22: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战斗很激烈,蓝虎军也算大梁的精锐部队,战斗力也是相当强,而且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战场上,不想死就只能杀死眼前的敌人。蓝虎军没有退路,谁让他们非要来找死呢,只有拼和杀。
    盛继业只知道蓝虎军走私的本事很大,所以很轻敌,他冒进得太快,凤十二留给他的机会又太多。很快,盛继业就只带着几千人马沿着二队蓝虎军之间的缝隙杀进来。来得很好,盛炎绝不会坐视不管的,在他面前的五路人马之间的漏洞更多,更容易让他来救这个儿子。
    一片红云如死神一般在战场上飘荡。这是盛炎的红衫近卫,这几年这支近卫队的人数已经达到五百人,战斗力更是成倍地上涨,所到之处,只留下无数蓝虎军的尸体。盛炎真是急了,看到儿子被死死地围住,连这支近卫军都全部派上来。
    可惜凤十二手里没有可以信任的人,否则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冲到盛炎阵前。现在他的处境也不太好,二军混战,他的近卫却没在身边,这个机会太难得了。
    正在她叹息这个机会可能白白流失的时候,身后凤七的队伍竟然又返回战场,而且已经与盛继业的侧翼交上手。与此同时,常山王的阵地里冲出数千骑兵,他们在凤十四的掩护下,风一样向盛炎杀去。
    盛炎为救儿子,把自己完全暴露在黑虎军的攻击之内,整支部队无法保持阵形,已经被凤大和凤十四分成数段。
    双方人马在人数上基本相同,可是一个急着救儿子,另一个却不着急。因为常山王和凤十二想得一样,他们都要拼光蓝虎军,一来可以打击高飞的势力,二来就是要让这三万蓝虎军给那二员大将陪葬。
    可是雍靖琪没想到这个决定对他,对大梁竟然都是致命的。凤十四很快就陷入苦战,但是一切都晚了,后悔根本就无法挽救这场战争,更无法挽救他的爱将们。这个骄傲的男人输了,没有输给盛炎,却输给自己。
    盛炎的反应非常快,而且迅速做出一个最正确的决定。正面三万蓝虎军无论由谁指挥,出于什么目的都不足为惧,现在唯一能打疼雍靖琪的只有吃掉凤十四。不惜任何代价。
    盛炎已经调整方向,全力向凤十四冲锋。他知道,无论是那队骑兵,反扑回来的凤十二,还是他面前的三万蓝虎军,都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救他。
    盛炎的办法十分有效,这一招围魏救赵立刻就减小了盛继业的压力。他也利用大梁军队调整方向的机会,在红衫军的掩护下,正向盛炎不断靠拢。
    凤十二基本上失去对蓝虎军的控制,他们也拼得所剩无几。最重要的是凤七和凤大终于杀到凤十四身边,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保住凤十四,常山王府和大梁就还有与高戎对决的能力。
    整个战场被浓浓的血腥味掩盖住,除了整片的死尸,凤十二似乎什么都看不到,她身边还剩下二十几个亲兵的时候,终于跑进黑虎军的队伍。可是她却没有看到有人指挥,因为十几个亲兵正守着二具尸体,那是凤七和凤大的尸体。
    凤十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心已经无法再跳动,眼泪就向决堤的洪水一般。
    “老大,七姐姐。”
    这不可能,常山王已经答应他们,回京就为他们完婚。为什么不能等到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死?凤十二的双眼被泪水占满,就连她的意识也全都是眼泪。天空越来越暗,整个天空都被映成血红色。她无力擦掉满脸的泪水,直到书大满身是血地倒在她怀里永远闭上双眼。
    书大是王府中武功最高的一个,他的软甲早就被砍烂,身上也不知有多少伤口。在他流尽最后一滴血后,终于随着这场战争永远地离开了。
    凤十二的武功很高,因为她本该是常山王的近卫宫女。虽然这几年与下四阁走的不是同一条路,但是功夫并没有落下。放下书大的尸体,擦去凤七脸上的血迹,她抽出腰刀,一定要杀了盛炎。
    盛炎已经杀到,他周围没有红衫近卫,只有十几个亲兵在他周围保护。那三万蓝虎军的出现,打乱所有部署,也把战争推向未知。原本的消耗占,在顷刻之间就变成生死较量。
    凤十二的眼泪还在流,只是她现在眼里只有恨。盛炎骑在马上还在大声地指挥着他的士兵,在他眼里,自己不过是个黄毛丫头,对他没有任何威胁,所以他的剑指向的是凤十四。
    他是王府里最后的希望,却因为常山王的队伍没有按他和凤十二的预计出现在相应地点,致使盛炎抓住机会全力向他的队伍冲锋。凤十四只有一万多人马,盛炎却集中所有能动的兵力向他冲锋。所有人都知道他的重要性,所有兄弟也都不顾一切地冲在他面前挡住一拔又一拔的敌人。
    书三也倒在凤十四的马前,他的左臂都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满身都是鲜血,只有他那顶插着红蓝相间羽毛的头盔告诉凤十二,这个只剩下一只手仍在杀敌的军人是那个勤奋的书三。三支长枪同时刺进书三的身体,他倒在凤十四的马前再也没能站起来,可是他的刀依然在他生命的最后,刺进一名敌军的胸膛。
    所有敌人眼中只有那个充满朝气的凤十四,他是那么稳健,即便陷入险境,眼看着朝夕相处的兄弟们一个一个地死在自己面前,依然指挥着部下与敌人周旋。可是书阁已经被打散,除了书大和书三,凤十二再也没有见到书阁的其他兄弟。
    突然想起棋九,前年也是她和凤十四一起阻击敌人,战斗很激烈,敌人为救援友军,对他们发起一次比一次勇猛的冲锋。就在危急时刻,棋九出现在凤十四的马前,她的轻功很好,刀也很锋利,几个起落便将带队的将军斩在马下。
    棋阁在最后的时刻带兵救下他们,也成功阻截住敌兵。可是今天,棋阁已经从王府消失,凤十二的心中突然涌出无限的仇恨,这仇恨如同海啸一般向高戎的士兵卷去。
    凤十四被砍下马,他伤得很重。不能失去这个兄弟,杀了盛炎,一定要杀了盛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21: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务城里鸡飞狗跳十分热闹,盛炎的儿子们打得更热闹,手下的将领也立场鲜明地站在他们身后。仓京还没有派人来主持军务,看来朝中对这支军队也非常重视,皇子们也在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利益。
    凤十二和龙百晟依然每天帮助军医官配药,而这位军医呢,每天也没心思再听那些惨叫,除了忙着去务城,就是忙着打听务城里的消息。很快,盛炎的大儿子盛承业可能得到影军和太子支持的消息,也迅速在各营中传开。
    这哥俩听着战士们毫无避讳的谈论,心里还挺高兴的,有些谣言对左右时局会起到重要的作用。他们只要在这里隐藏好自己,只要耐心地等就行。
    只是天气很热,凤十二有好几次都差点被人发现她的女儿身,幸好龙百晟机警,几次都给她掩护过去。可是这样仍然很危险,二个人除了在军医官那里配药,尽量少在营帐里休息。好在那小子一门心思要离开战场,一天里除了晚上回来睡觉,就很少见到人影,倒给凤十二提供不少方便。
    那位军医听了凤十二的话,不仅放出传言,更努力地打通关系。他要攀上高枝,更想离开这个血腥、恶臭的医营,以及那些正在腐烂的尸体。每天不用被伤兵痛苦的惨叫声吵醒,一定是件幸福的事。
    “十二,你说盛炎的尸体都快臭了,怎么还没人来办他的后事啊?按说怎么也该先运回去再说吧?”
    “这里还有数万兵马呢,权力没分好,谁来统领大军?我也急啊,可是进不了务城,就跑不出去。再说高戎的治安不好,咱们俩必须得计划得全面一些。”
    龙百晟知道她一定还有许多事情没告诉自己,正想多问几句,忽然见军医急匆匆地赶回来。他的脸色看上去不错,身后还跟着十几车物资。
    “大人怎么带了这么多药材?”
    “东宫来人了,这些都是刚刚从务城调运来的。只给了咱们营,二公子那边什么都没有。燕子,小哥,你们的主意不错,上边也很高兴,没准我就能调走了。”
    “大人要高升了?”
    “没有。只是有可能跟着上司一起调回京城去,从此只在京城配药、采办,再也不用每天就是接骨、止血,永远被惨叫声吵醒。”
    “回京采办可是好差事啊,恭喜大人了。那您看我们哥俩呢?”
    “忘不了你们的。只要我的调令一到,你俩的文书也一定能到。咱们一起等着吧。”
    医官很高兴也很得意,他想得也很好,这几天文书没到,这哥俩还得尽心地帮他在这里配药,自己也好再去多走动走动。他哪知道啊,这二个人还就想在他这里躲清静呢,起码这么热的天,凤十二被人发现是女人的可能性会很小。
    营里的医官们和军官们都在忙着站队,大家全都在想办法讨好各自的上司,也都希望能跟着盛承业回京城,找一个好些的差事,从此可以远离战场。
    凤十二真想在务城里放上一把火,可惜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啊。盛继业眼睁睁地看着武定候的爵位离他而去,纵然万分不甘心也是无能为力。盛承业原本就是太子党,现在有兵权、有爵位,再加上马上就要到手的影军,只怕太子的地位更是无人能撼动,新任武定候就更加得意洋洋了。
    盛继业原想投靠太子的,可没想到被哥哥抢了先,现在他一定在想要找哪座靠山。如果能让他们兄弟再打得热闹些,那高戎的政局很快就会像务城一样乱成一锅粥了。
    “怎么了?咱们能离开这里,你怎么还有心事啊?”
    “可惜咱俩不能在这里搅局。东宫这么快就派人来,只怕太子在朝堂上还有些力量。他们过得好,对大梁和燕国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将军好大的胃口啊,还想让皇子们打起来。我听说太子入主东宫可不少年了。”
    “可惜他母后死得早,现在的皇后又没有嫡子,谁当皇帝她都是太后。但愿高戎能多耗几年吧。停战对谁都有好处,起码老百姓可以过几年安生日子。”
    “将军指的是梁国的百姓吧?”
    龙百晟的心里忽然涌出些怒气,在梁国作质子这几年虽然没吃过什么苦、受过什么罪,可那都是用燕国百姓的汗水换来的。那些进贡的粮食、金银,哪一样也都能堆成山。
    “打仗是国与国之间的事,可死的都是无辜百姓。大梁如此,燕如此,高戎也是如此。您身份高贵,有能力为那些百姓着想。”
    凤十二并没有发现龙百晟不高兴,她看着窗外那些伤兵,心里不禁同情起他们来。都是老百姓的孩子,谁愿意打仗啊?战死的留给家人无数悲痛,再看看这营里那些被打残的,他们没有劳动能力,就算可以活着回到家乡,只怕生活会更惨。
    凤十二突然发现龙百晟的利用价值非常高。燕国也不愿意年年纳贡,只是迫于高戎的强大才不得不纳贡称臣。如果他知道盛炎死后,高戎的政局也会打破平衡的话。。。
    只要燕国不向高戎纳贡,他们就没有力气再对大梁开战,至少大梁的百姓可以喘口气,休养几年。
    龙百晟可不知道凤十二正想着利用自己,见她看着窗外的伤兵有些出神,也就没再说话。她的眼神很复杂,眼里虽然没有泪水,但是他能感觉到她正在想念她的袍泽和兄弟们。院子里到处都是染着血的绷带,所有人脸上都只有痛苦,凤十二也一样。她是个女人,心一定更脆弱。
    不过这个小臭丫头说得也有些道理,自己贵为皇子,在梁这么多年也学到不少东西,如果真能利用这么好的机会摆脱高戎的控制的话,再利用高戎和梁的仇恨来化解自己逃亡给燕国带来的不利后果 ,那自己的大燕才是这次战争最大的受益者。
    龙百晟站在凤十二的身后,有些恨恨地盯着她,这个臭丫头的想法更接近雍靖琪的想法,也是非常有用的治国之道。
    二个人各怀心事地注视着满营的伤兵,耳边依然回响着各种呼喊声。战争很残酷,也很可怕,然而这一切都缘于人心中的那道伤疤和那刻骨铭心的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21: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凤阁十二
    大梁京城梁城的这个冬天格外冷,常山王雍靖琪身受重伤被从战场上抬回京城。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抬回京城,可是这次他伤的不仅是身体,还有他的精神。
    自己才四十几岁,怎么在战场上就如此不堪一击呢?还好,盛炎那个老王八蛋也好不到哪去。今年冬天他们二个人都只有养伤这一件事可做,雍靖琪在大梁京城梁城养伤。盛炎呢,他在高戎京城仓京养伤。
    这二个人同龄,从二十几岁就开始打仗,无论是单打独斗还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仗,都是互有胜负。大梁的军队杀死多少高戎的士兵,高戎的士兵同样也会杀死多少大梁的军队。二十年过去,二个国家依然在打仗,这二个人依然没有分出胜负。可是雍靖琪这一次受的打击很大,因为他感觉自己竟然心有余而力不足。
    由于盲目自信,他又冲到阵前与盛炎对战,结果大出他的意料。盛炎的红衫近卫战斗力似乎有很大的提高,直接导致凤阁的四位将军送命,而他最在意的凤十五也身受重伤。
    这个凤十五是去年被他发现的人才,对军队的指挥能力和控制战争的能力都非常强,经过在凤阁一年多的培养,他的军事素养之高,更是让常山王欣喜若狂。
    自己的军事理念和对军队的阶梯培养,在他这里都可以实现,重要的是,高戎年轻一代的将领无人能及。只是他还是太年轻,还会冲动,而且一个国家不能只靠一个人的力量,要靠许多人。所以常山王又带回来一个年轻的俾将,他很聪明,也很沉着,只是他依然很年轻,年轻得让人羡慕。
    凤十一,这个没有背景却聪明稳重的小伙子,常山王已经观察他二年,而且也有意无意地着力培养他。无论他昨天叫什么名字,当他只带着一把战刀走进王府后,凤十一就是他的名字,也会是他的荣誉和骄傲。
    凤阁那七个老家伙本是自己的幕僚谋士,可是随着自己无缘皇位,他们也就剩下出个主意、谋划些对策了,让他们带兵打仗根本就不行。这次因为自己的鲁莽,一下就死了四个能打仗的,就算补上一个凤十一,凤阁还有三个空缺,必须尽快补上。

    点评

    欢迎新朋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30 11: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21: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凤十五还是年轻啊,回京才一个多月,伤势就好得差不多了。他比常山王还多中了一箭,现在已经可以做些简单的活动。雍靖琪依然只能半躺在床上,肩膀的箭伤还是相当的疼,再加上伤心凤阁那几个将军,就连精神都像这天气一样阴冷阴冷的。
    王府中上下四阁中的龙阁本是常山王争储时执行特殊任务的,随着他无缘皇位,这些人也逐渐转成密探,除了他自己,谁都不了解龙阁。凤阁原本是他的谋士和幕僚,可是现在除了那七个老家伙,其他人都是带兵打仗的。呈阁是近卫太监,祥阁是近卫宫女。下四阁琴棋书画每阁九人,全部是功夫很高的杀人机器。
    校场上的新人很少,因为近二三年都没有什么大损失,除了祥阁的宫女会在年龄大些的时候许配给黑虎军中的年轻军官,剩下的人基本都是永远留在王府里。今年这场仗打得很惨,就连近卫呈阁和祥阁都有死伤,可是更让常山王心烦的是,校场里竟然只有七个少年。这七个少年在他被抬到校场之前,已经列成一排恭候他的检阅。
    七个少年站得笔直,他们最大的十七岁,最小的那个女孩子才十二岁。按照规定,他们最迟五岁就开始练功,十岁开始杀人。无论是呈阁、祥阁还是下四阁,他们都是常山王的护卫和杀人工具。
    没人喜欢杀人,可是命运不能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他们都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很快他们就会有新的代号,补入各阁之后,他们将以阁名为姓,以序号为名。
    下四阁死多少人都无所谓,那种人只要会杀人就行,可是凤阁的损失真是太大了,大得让常山王一直在反省、自责。七个少年在教官的指挥下演练着他们这些年所学的本事,可是常山王根本就没有心思看这些,他脑子里想的全是一张张年轻的脸庞和名字。他们有的勇猛,有的沉着,可是一场战役下来,他们就永远离开王府。
    正在愣神,二十名蒙面士兵走进来,他们一个个身材魁梧,也都是功夫不错的近卫。按照规定,补入各阁的侍卫都要经过这样的试练,只有合格的才能进入下四阁,不合格的只能编入近卫营。
    七个还未成年的少年有一柱香的时间休整,以前那些孩子都是各自做着准备活动,而这次十分奇怪,他们竟然把那个最小的女孩围在中间。这些孩子是要保护她吗?不可能吧。
    确实不可能,那个小女孩正在一边指着场地,一边在给他们说着什么。这个小丫头竟然能指挥他们?
    看着这七个弱小的身影与那二十名士兵的比拼,让常山王的心跳得非常厉害。这个小丫头的战术运用得相当好,那几个孩子的特点也十分明显。在充分发挥出每个人的优点之后,那二个轻功好的女孩子在其他人的掩护下已经成功“斩杀”四名近卫,其他人也利用队形混乱的时机有所斩获。
    可惜他们太小,功夫还太差,就连力量也是微不足道,配合更没有那些近卫默契。不过他们的战斗力也相当出乎常山王的意料,因为从没有未分阁的孩子可以拼掉十名近卫。
    七个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可以拼掉十名近卫,而且那名指挥官眼中竟然还有不服。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女孩很与众不同,因为她的眼神很像十二岁的常山王。那时候在宫里带着几个小太监从父皇手中夺得那张虎皮,让所有兄弟都用佩服的眼光看着自己。
    “可惜你们还是输了。喜欢指挥别人吗?”
    “回王爷,喜欢指挥大家赢得胜利。”
    “训练的时候你也指挥他们吗?”
    “是。带着大家胜利很高兴。”
    这个孩子竟然跟当年自己的回答一样。父皇那时候很高兴,除了虎皮,还赏赐了一张弓,一张宫中最好的弓。可她是个小丫头,还是这么小。常山王有些犯难,她太小了,瘦弱的身躯真的能指挥千军万马吗?
    “王爷,这小丫头确实有将才。”
    回话的是这些人的总教头。在他们没有具体分阁之前,除了武功,他们也必须学习兵法和管理,因为各阁的老大必须要有很强的领导能力。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小丫头不仅是兵法学得最好的,也经常会指挥那六个人与陪练们对打,而且胜率还挺高。
    王府的陪练都是身手不凡的教头和身经百战的老兵,在常山王印象中,分阁前的试练很少有“斩杀”陪练的。今天不仅重创对手,那小女孩的眼神中竟然还有不服。
    常山王听了总教头的话,也没再过脑子,竟然做出一个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决定。这个决定很草率,却从此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他一生最大的愿望也由于这个草率的决定而痛苦地实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22: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凤十二,这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女孩终于有了一个名字。虽然这依然是个代号,可是她很喜欢。一个人必须要有个名字,哪怕它只是个代号,再说这个代号挺好听的,至少在她活着的时候,这个代号只属于她。
    更重要的是,拥有这个代号,就相当于可以统领千军万马,身着亮丽的盔甲,骑在马上检阅属于自己的士兵得有多威风啊。
    凤阁十二就在所有人吃惊地注视下如此草率地诞生了。看着那个小女孩高兴得跳起来,常山王也有些后悔这个决定太草率了,可是她已经跪在地上磕头谢恩。常山王只能干咳二声,再也不理会身边那些教头们的目光。
    唉,就这样吧。
    剩下的几个人里还有一个很特殊,她的手腕上戴着一个彩带做的手链。王府里的女人很多,她们也都会戴些首饰,只有祥阁的内卫宫女很少戴,下四阁的女人也很少戴,因为这些东西不安全。
    “你手上的彩带是自己做的吗?”
    “回王爷,是奴婢自己做的。”
    “功夫不错啊。你们几个女孩都过来,这几样东西每人挑一样,是本王赏的。”
    常山王说完,从身上取下十多件小饰品,让这五个女孩上前来挑。除了那个带彩带的,剩下三个看都没看就随手拿起一样,只有她,看着剩下的几样一边谢恩,一边露出少女特有的笑容。她那种挑剔、比较和心满意足的表情,是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女人从未有过的。
    她是最大的一个,已经十七岁,重要的是她是个女人,在刚才的比试中也是最尽心保护凤十二的一个。这很好,因为凤十二太小了,需要有人照顾,照顾她的这个人当然要是个女人。
    凤七,这个名字本是个有城府、有谋略的智者,可惜他的身体很不好,回京之后便改名换姓退休在家。现在让这个女人给凤七这个名字换些内容吧。
    凤阁除了那几个谋士,能带兵打仗的都很年轻。这个凤七年龄虽然小,照顾他们还是可以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名字,最高兴的当然是那个最小的小女孩。她叫凤十二,这个名字真好听。由于年龄的缘故,她的眼神没有其他人那么冷,拿着手中写有凤十二的腰牌仔细地看着。那个叫凤七的女孩在她看完之后十分仔细地帮她把腰牌挂好。
    凤七的眼神中有疼爱,怎么会那么像一位姐姐在照顾相依为命的妹妹。她们俩的眼神、动作更像那对姐妹。
    常山王的心不觉疼起来,多好的一对姐妹啊,她们本该守在心上人的身边。可是盛炎那个混蛋,害得自己不能得到心爱的女人,害得她们骨肉分离。这么多年为了她们的亲人,自己付出的汗水可以忽略,但是鲜血绝不能忘记。
    二十年了,她们的孩子都已成年,可是盛炎那个老混蛋还没死,竟然还加官进爵被封个武定候。雍靖琪的心里瞬间又被仇恨充满,他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杀了盛炎,不惜一切杀了盛炎。
    “你们从此就是凤阁的将军,学的东西也与他们不同。凤七,你就做个好姐姐照顾好十二就行。她太小了,除了学习还要习武,照顾好她。剩下的这几样全赏你。凤十二,凤十二。现在凤阁还差一个凤十四。”
    凤十二确实太小了,因为这个名字,让她兴奋得半宿都没睡着。没有人知道,还有一个人整夜都没有睡着。常山王雍靖琪一直坐在床上发呆,今天的决定真是太草率了。一个女人有再大的本领也只是个女人,让她指挥大梁的千军万马能有人信服吗?还不要说别人了,就连自己看着她那个兴奋劲都有些后悔。
    能不能信服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他的脑子里已经无法装下这么多问题,唯一能装下的只有那个可爱的女人。她本该有高贵的身份,本该幸福快乐地与自己共渡一生,本该为自己生下聪明活泼的孩子。
    战争是残酷的,国家之间的利益更血腥。父皇驾崩、皇兄驾崩,现在的皇帝根本不清楚天下纷争是什么样子,他只知道大梁还有肥沃的粮仓,还有数十万禁卫军、黑虎军、蓝虎军,还能从燕国要来无数粮食和财富。
    可是国家越富有,就越应该有强大的军队来保护这些财富。他不清楚高戎有多穷,他们的野心有多大,也不清楚燕国一旦拥有一位超凡的军事统帅将会有多强大,他只知道权力只能掌握在他一人手中。
    雍靖琪心里除了那个女人就只剩下恨,刻骨的仇恨和痛苦让他经常整夜都无法入睡。报仇,必须要有强大的军队和超凡的统帅,一定要带领黑虎军踏平高戎,一定要杀了盛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22: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的一天迎着初升的太阳又来到人间,天气依然那么冷,凤十二和凤七跟着二个太监一起走进校场后边那个大院子。这里是凤阁学习各种军事理论的地方,除了凤阁这十五个人,其他们人没有命令不许擅进。
    这二个女孩是第一次进到这里,满眼的地图和各种书籍很整齐地摆放着,墙上那几把战刀和那张硬弓是常山王的荣耀。她们来得很早,因为二个人即兴奋,又紧张,整夜都没有睡好。今天,她们将做为这里的第一个女人被常山王介绍给王府里的所有人。
    “这么早啊?我是凤大,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们的老大了。”
    凤大有些不太自然地介绍自己,他不敢相信,昨天常山王竟然把二个本该编入祥阁的女孩子编进凤阁。而且,面前这二个女孩子。。。唉,一个这么小,一个呢,真是个女孩子。
    “老大好,我叫凤七,她是十二。”
    二个人也看出这个老大看她们的眼神不太友善,可这是常山王的决定,这王府里的所有人都只有服从命令。当然就连她们二个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补进凤阁,除了很吃惊、很兴奋,也不敢问。
    “已经知道了。虽然只有一个晚上,不过这消息也传得非常快。既然从此是袍泽,有什么需要就找我吧,我会想办法帮你们的。”
    凤大虽然有些看不上这二个小丫头,可是他说得还是挺真诚,尤其是对这个十二。她只有十二岁,听说常山王只问了她几句话,就把凤十二这个名字赏了她。
    凤阁十二,不可能因为她只有十二岁。常山王的眼光非凡,人也很睿智,把这个名字给她,不可能这么草率。
    三个人刚认识,凤阁的人就到齐了,每个人对凤七都不感兴趣,因为她就是这个十二的保姆。凤十二可真小,个子这么矮,身体也这么瘦弱,只有那二只大眼睛看上去还算机灵。就是她带着七个未分阁的小子打掉十个护卫的吗?
    是他们的运气太好,还是这小丫头真有二下子呢?也许都有可能吧。只是就因为七个小子打掉十个护卫就能把这小丫头排进凤阁吗?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认为常山王的决定有些草率,当然,他们没人敢想就连雍靖琪自己也因为觉得这个决定过于草率,这一整夜也没有睡好。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被一顶软轿抬进来后,每个人都收回各种好奇的目光,恭敬地跪在那里向这位统帅行礼。
    “都起来吧。凤阁的十二和凤七,你们都见过面了吧。凤大,十二还小,以后凤七负责照顾她。高戎这次损失不小,可是凤阁损失也很大,我也很伤心。仇一定要报,我还不老,一定要看着盛炎死在我面前。”
    凤十二听了这话,心突然不明不白地跳得有些厉害。她知道自己不是兴奋的,难道是有些害怕吗?不会,统领千军万马是一件很兴奋的事,昨天一夜都在想象着自己披着明亮的盔甲,握着宝刀,骑着高大的战马,身后是无数高声呐喊的战士。胜利,凤十二想的只有胜利。
    可是常山王的话听在心里怎么这么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22: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生死离别
    夏天还没有到就已经很热了,几场大仗下来,空气中便弥漫着挥不去的腐臭味,黑虎军营里更是死一般的沉寂。凤大和凤七从战场上带回凤十一和凤十五的尸骨,数千黑虎军意外地战死沙场。这二位大梁最有天赋的年轻将领竟然战死在同一场战役中,而且是那么不可思议地被敌人全歼。
    常山王雍靖琪看着二员爱将的尸骨,心就像被刀绞一样地疼,泪水也顺着他有些苍老的面颊不停地滑落下去,直到他的口中也吐出鲜血,昏迷在这二个年轻人的尸骨旁。
    镇国大将军高飞为了打击常山王这个政敌,竟然会主动放弃阵地,致使盛炎看准时机,用五千骑兵突袭正在调防,仅有二千步兵的凤十一的中军帐。
    这个机会对盛炎来说太宝贵,无论是谁也不会放弃的。在高飞数万蓝虎军的阻碍下,没能等到凤大和凤七的援军,凤十一和凤十四与二千黑虎军一直战至生命的最后一息。
    这二员年轻的将军,不仅是常山王着力培养的帅材,对于雍靖琪和大梁来说,他们更是可以征战天下,实现大梁霸业的统帅。盛炎老了,他的几个儿子不和,也根本没有这二位将军的能力。
    放眼天下,无人能与他们相比。哪怕是凤阁中那个只打过几仗就展现出超强的军事素养和指挥才能,年仅十七岁的小丫头凤十二,放在高戎都是数一数二的,可她与他们俩还是差得很远。
    常山王重病,根本无法主持军政,大梁军队只能原地固守。盛炎捡到便宜,更要借机除掉雍靖琪这根心头之刺。可是没想到凤十二和凤十四这二个人左右呼应,反到打得他损兵折将。耗在这里已经有半个多月,近也不是,退也不是。
    镇国将军高飞统领的蓝虎军也是大梁的精英部队,只是他们走私物资比打仗更在行。高飞与常山王一直是政敌,只不过他耍手段比打仗更在行。
    眼看盛炎束手无策的时候,蓝虎军竟然又跑到黑虎军侧翼,帮助盛炎把凤十二同雍靖琪的中军帐隔开。高飞想得很对,一个十七岁的小丫头能有多大本事,总比凤十四好打啊。
    看着蓝虎军突然出现在凤十二同常山王大军之间,凤十四心里很着急。一旦蓝虎军在适当的时机撤出战场的话,不仅凤十二同她手下一万人马立刻就有灭顶之灾,就连常山王的中军帐也相当危险。
    常山王的精神依然很不好,而且又急又气,在吐了许多血后,被抬进中军帐。他必须想办法救回凤十二,更要想办法挽救整场战争。损失二员爱将,大梁已经输了,不能再失去凤十二和凤十四。尤其是那个小丫头,她很有天赋,也很与众不同。
    盛炎发现战机后,立刻开始布置,现在他的先头部队突然兵分二路,快迅向凤十二的两翼包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22: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年仅十七岁的凤十二已经坐在地图前有半个时辰没动过,这是她带兵以来遇到的最危险的战役。盛炎的部队和蓝虎军的一举一动都及时地汇报到她这里,她在分析,也要思考。不能出一点差错,大梁这场仗损失惨重,如果伤到常山王,那大梁很可能会失去生存的机会。
    士兵们已经做好决一死战的准备,他们不会后退半步,哪怕会同凤十一和凤十五一样战死在这里。凤十二想的可不是死,他们都是大梁的英雄,只要有常山王在,只要有黑虎军在,盛炎那个老王八蛋就休想讨到大梁的便宜。
    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小丫头不可能让那些士兵完全信服,但是她知道,大梁损失二员大将,她手下这一万黑虎军就算拼光,也至少要拉上一万高戎军队做垫背。在她的右翼有三万蓝虎军,很明显,他们也是要置自己于死地。死不可怕,一定要报仇,为十一和十五报仇,为那些冤死的战士报仇。
    凤十二猛地站起来,身边的凤七吓了一跳。她感觉得出来,这个小妹要拼命。
    “七姐姐,不等了。王爷肯定比咱们还急,只要咱们一动,王爷和十四一定会立刻来支援咱们。只是。。。”
    “你说吧,拼就拼。这次没有棋阁带兵来救援,不过我死也要保你平安回到王爷身边。”
    “你不能死,你要带着这一万黑虎军回到王爷身边。蓝虎军在咱们右翼,我要让那三万蓝虎军给十一和十五陪葬。”
    凤十二的身体有些抖,她要拼光这些所谓的友军,即可以严重消耗盛炎的军队,又可以为那二位年轻的将军报仇。
    凤十二很了解常山王和凤十四,现在通讯虽然中断,但是她清楚,只要她这里一动,离得最近的常山王必定会拼尽全力与自己汇合。远处的凤十四也一定会绕到常山王的前方负责掩护,同时也可以给盛炎或是蓝虎军的侧翼造成压力。
    “七姐姐,你带兵迅速向蓝虎军身后撤退。一定要快,一定要与王爷汇合。只有这样,才能把他们推到盛炎的刀下。”
    “那你呢?”
    “如果蓝虎军没有统帅,前有盛炎五万大军,左翼有盛继业三万大军,右翼有凤十四,身后是王爷和你。你说他们还有活路吗?”
    凤十二的计划很疯狂,也万分危险,因为她要亲自去指挥那三万蓝虎军去送死。天啊,谁愿意死啊?
    “七姐姐别劝我了。我想了半个时辰,这一步虽然凶险,可是胜算是最大的。传令撤退吧,一定要快。你越快,我就越安全。”
    凤十二没有给凤七说话的机会,这是军令,所有军官都必须领命。在凤七不安的眼神中,她挑选五十名死士,骑上战马直奔蓝虎军的阵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22: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凤十二刚被“请”进中军帐,凤七便带领那一万黑虎军迅速向蓝虎军身后撤退。速度相当快,但却十分整齐,他们不是溃败,而是列好阵形向蓝虎军身后猛冲过去。
    蓝虎军的指挥官是高飞的外甥许闪。这小子也是员勇将,可惜他那些心思绝大部分都用在走私上,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就发现自己的处境很危险。正在升帐,便听到凤十二只带着五十骑来到这里。
    一个十七岁的小臭丫头只带着这么几个人来干什么?不可能是送死来的,再说自己还真不敢在这里杀她。就算现在的情况对他很不利,他也不敢在蓝虎军的军营里斩杀常山王府凤阁的人。
    凤十二带着五十个人不慌不忙地走进中军帐,许闪正坐在里边等着她。没人知道这小丫头来这里做什么,更没人会想到她是来抢兵权的。帐里的军官并不多,一个一个也都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她。
    对于蓝虎军和黑虎军来说,他们根本就不是战友,而是死敌。可惜这些人都不明白,轻视敌人只能死得很快。许闪还没来得及跟凤十二说一个字,一阵无法呼吸的巨痛随着凤十二的战刀刺进他的胸膛。帐下那十几个人根本就没看明白,这个小丫头一进来还没说话就先把主将给杀了,等他们发现许闪死了之后,也被砍翻在地。只有几个聪明的,反应快的,立刻跪地求饶,才没有马上送命。
    蓝虎军的处境很不好,可让他们服从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小丫头的命令也很不容易。凤十二知道自己面临的危险有多大,她随时都有可能被这群士兵砍成肉泥,但她没有退路,因为蓝虎军目前的处境是她唯一可以利用的。
    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就连处理那些尸体的心情都没有,看着帐外那些手持长枪短刀的蓝虎军,心里一阵一阵地泛恶心。等,她只能等,等到指挥权,更要等到凤十四的人马。这可能需要几个时辰,太困难了。
    凤七的速度很快,盛炎和盛继业的速度也很快,他们见吃不到黑虎军,立刻转头来咬蓝虎军。这支军队的战斗力也很强,吃掉他们,虽然让雍靖琪和高飞的力量差距缩小,但对高戎来说还是胜利了。
    斥候们并不清楚许闪已经死了,一条条高戎军队和黑虎军的动态源源不断地送进大帐。在一阵惊恐之后,这支军队的指挥权终于交到凤十二手中。
    她没做任何说明,命令三万大军由剩下的几位将军带领,分五路向盛炎冲去,另有二路负责阻击盛继业的大军。蓝虎军的突然出击,打得盛炎父子措手不及,这支身陷绝境的蓝虎军竟有如此强的战斗力。凤十四的队伍也在迅速向他们靠拢。
    三万蓝虎军很快就被八万敌军包围,只有侧翼传来的喊杀声告诉凤十二,凤十四的大军已经与高戎的军队打起来。高戎可没粮养活俘虏,所以蓝虎军不想被杀就只能杀敌,凤十二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才敢统率这支军队去拼杀,更希望可以多拼掉些敌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1 20: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再见乾王
    又是一个清晨,喊杀声终于停下来,凤十二的眼里也不再流出眼泪。她躺在凤七的尸体旁,心就如同这具尸体一样冷。自从那天她们一起住进凤阁,这个让人羡慕的姐姐就一直尽心地照顾她,照顾凤阁中的每一个人。
    “七姐姐,我这样是不是让你很生气?你最讨厌我不爱惜身体了。我知道你更讨厌战争,放心吧,战争会停很长时间的。盛炎死了,是我亲手杀的他。老大,七姐姐,我给你们报仇了。”
    凤十二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自己的盔甲。那上边有许多血迹,有凤七的,书大的,还有那个武定候盛炎的。
    “你们不能同床,我把你俩葬在一起,就看着这片战场,咱们胜利的战场。还有几万兄弟陪着你们,他们都会去你们的婚礼祝福你们的。婚事一定要办得热闹点,想着给我留杯喜酒,夜里托个梦给我。”
    一座新坟,二个英灵。凤十二把马背上的水壶取下来,以水当酒浇在坟上。她把自己的盔甲也埋进坟里,就当留给他们念想吧,腰上的乌金刀是凤大和凤七带着她去高戎弄回来的,这把刀就算死,也要陪在她的身边。
    凤十二还在伤心,忽然听到一阵打斗的声音,而且是你死我活的厮杀。兵器相撞的声音,砍断肢体的声音,受伤时的惨叫声和临死时的哀嚎都让她恶心。为什么战争还没有停止?为什么已经离战场那么远,还有搏杀在身边发生?
    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凤十二有些虚弱,她甚至都没有力气站起来。是谁在拼命跟她没有半点关系,最好他们杀过来能把她也杀了。老大和七姐姐一定还没走远,如果现在就死了,一定可以追上他们的。还可以喝到他们的喜酒,从此再也没有战争,更没有生离死别。
    “别动,都后退,否则我宰了她。”
    忽然,一把冰冷的、还在滴着鲜血的刀架在凤十二的脖子上。怎么会是一个禁卫军劫持了自己,真是笑话。
    “十二,十二你还活着吗?”
    该死的,竟然是画五。他不是留在京城吗?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不用想,他绝对不是来救自己的。
    “龙百晟?你怎么又跑了?怎么还是这么笨,又没跑了。”
    这个禁卫军竟是燕国的质子乾王龙百晟。听着他拉风箱一般的喘吸,凤十二苦笑一声,去年他逃跑被自己和凤十四追回去,燕国花了无数银子,又用一季的粮食才保住他的命。今年这又是怎么了,逃来逃去还逃到这里,竟然想着用自己来威胁画五。
    “凤十二,你可在我手上,有你给我挡刀,我一定可以回去的。”
    真够笨的。画五是不敢伤着自己,可是他们还有六个人呢。龙百晟这里只有他孤家寡人一个,就算这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又能怎么样?想跑真是难如登天。
    “画五,看你这样子也追了好几天吧?辛苦了。告诉你个好消息,盛炎死了,是我亲手杀的。”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就连龙百晟的手都抖了一下。没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十二,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家老大、七姐姐、十一、十五都战死了,书大也死在我怀里。十四被砍下马,也不知道是生是死。我杀了盛炎,拼光三万蓝虎军,我给他们报仇了。”
    她的眼泪又流下来,身体也开始颤抖。凤阁只剩下她和凤九、凤十三还能带兵,所以她说的一定是真话,画五就更不敢伤到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1 20: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凤十二。。。”
    凤十二的功夫很高。自从那次棋阁拼尽全力营救她和凤十四之后,她又开始苦练功夫,就算没有凤七的功夫高,也总比这个画五强不少。
    龙百晟手里的刀也不知怎么就扎进画五的肚子里,而且还是扎透了。这得有多大的仇啊。
    “我杀盛炎是给他们报仇,杀你是给画二报仇。”
    变故来得太快,凤十二的动作更快。那几个黑虎军还没有反应,画五就已经慢慢倒下去。没人敢碰凤十二,哪怕她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小丫头。
    “凭什么,凭什么我是画五,凭什么你是凤十二。我不想死在战场上,棋九拼了命去救你们,她还是棋九,她的命还是不值钱。我不想死在战场上。”
    “你没死在战场上,有什么话找我家老大说去吧。你们几个把身上的水和食物留下,把他抬走回去复命吧。说实话就行,是我杀的他。”
    那几个追兵都懵了,相互看了看,就按照她的吩咐把吃的喝的全都拿出来放到她面前。凤十二毕竟是凤阁的将军,她已经发出命令,这些追兵只要服从命令就可以。
    “七姐姐,你们看到画二告诉她一声,画五是我杀的,我也给她报仇了。”
    凤十二直接忽视那个刚才还把刀架在她脖子上的龙百晟。她呆呆地坐在坟边开始大口地吃着干粮,喝着水。她的脸上仍有泪水在不断地滑落下去。
    龙百晟有些不知所措,以凤十二的功夫要杀自己太容易,可是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谁知道她见自己要跑会不会突然下杀手呢。
    去年为了救自己,死了几百勇士,最后还是被这小丫头给截住。今年又死了一百多勇士,可是这里离燕国还是很远,而且到处都是黑虎军。那个画五确实可恶,竟把自己逼到这里,离家越来越远不说,还这么倒霉又遇上这个臭丫头。
    看着凤十二似乎还在哭,那里埋着的是凤七,凤阁里只有她们两个女人,而且传闻凤七就是去照顾她的保姆,所以她们的感情一定很深,凤十二此时也一定很无助。
    “十二将军,人死不能复生,您也别太伤心了。凤七将军看着您这样,她心里得有多难过啊。”
    “七姐姐要是难过,为什么还要丢下我呢?画二被画五杀了,棋五被红衫近卫杀了,就连他们也都战死了。棋九中了百毒草的毒,也没几年好活,我们五个女孩,转眼就只剩我一个了。”
    凤十二的眼泪又流下来,这个世界很大,可是对她来说,只有那个热闹的校场才是她唯一能想起来的地方。昨天一战,那个校场里又少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她不想回去,因为她怕心会疼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1 20: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龙百晟见她并没有防备自己,胆子也太起来,从她脚下拿起一个水袋赶紧喝几口,又拿起一块干粮吃起来。这个小臭丫头毕竟还小,看样子也没什么阅历,可是她的脑子太聪明,武功又高。
    龙百晟的护卫除了被打散的,其余已经全部牺牲,他们到死都没能把自己送回燕国。由于仓皇逃命,没想到竟被逼到大梁与高戎交界的战场来。这与预定的路线正好相反,只靠自己这二条腿,恐怕很难平安回去。
    “十二将军,您有什么打算吗?既然盛炎都被您杀了,那大梁不就胜利了吗?”
    “我不想回去,只想在这里陪着七姐姐。要不你把我杀了吧,把我埋在他俩旁边。有老大和七姐姐保护我、照顾我,我也不会孤单,跟着他们也很快乐。”
    凤十二的脸庞很清秀,只是她的眼神很空洞,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血、汗、泪水和战争的硝烟涂满她如此年轻的脸,也涂满她如此娇弱的身躯。
    凤十二的个子并不矮,身体也十分健康、匀称,只是此时看在龙百晟眼里,她不过是个十分可怜的女孩子。没有父母兄弟,现在连唯一的亲人也被战争夺去生命。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女孩子,比当年只身到梁城做质子的龙百晟还要可怜,还要无助。
    龙百晟刚想上前安慰她,突然被她腰上的刀吓住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可是凤阁的十二啊。去年就是她把自己捉回梁城,那时她的眼里竟然还有戏虐,半嘲笑地看着自己,就连凤十四似乎都很敬佩她。
    “十二将军,小王对您万分敬仰。不过呢,凤大和凤七将军以身殉国,还有那么多将士为国捐躯,将军虽然杀了盛炎为他们报仇,可还有一件事没有为他们做呢。”
    “什么事?我还能为他们做什么呢?”
    凤十二猛地转过头,她的眼里全是期待。她不过是个小姑娘,眼睛很清澈。
    “这么多英灵应该请些大师为他们超渡一下吧。”
    凤十二听了这话,眼神又暗下去。打了这么多年仗,朝庭从没有超渡过亡灵,就连抚恤都没有涨过,自己私自离营已经是死罪,凭什么还敢提超渡他们呢?
    “这事也太难办了。算了,你杀了我就走吧,我能追上兄弟们的。”
    “死了就什么都做不了了。这事也不算太难,我就能帮将军办好。燕京城外的福盛寺是皇家寺院,我可以请父皇下旨,让他们为将军办一场法事不就行了吗?”
    “乾王殿下是想让我当人质还是想让我当保镖啊?”
    “我这是有些趁人之危,可是我真找不到回家的路。我龙百晟对天发誓,只要将军把我送回国,我一定要为战死的大梁将士在福盛寺做一场大法事,超渡他们的在天之灵。对了,还有那个中毒的,我也会为她祈福的。”
    龙百晟这话对凤十二来说诱惑力太大,她根本就无法抵挡。就算自己杀了盛炎又能怎么样?第一条罪是私自离营,第二条罪是斩杀画五,这可都是死罪啊。
    这里离燕国虽然远,可是凭自己的本事,把他送回国应该不难吧。如果能为兄弟们祈福,就算常山王知道自己没死,还把龙百晟送回家,派人来杀自己又怎么样?也算是死得其所。
    “你说得有理,棋九还活着,但愿她的毒能解开。但愿他们都能平安地活下去。就算我死了,也是值得的。”
    凤十二的眼神不再空洞,她的心里又充满希望。龙百晟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很不自在。自己真的可以用燕国御用的法师为梁国的将士超渡吗?万一不行,自己堂堂皇子,骗个小丫头可是太丢人了。
    “我送你回去。不过这一路必须听我的,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咱们也不能从大梁去燕,只能走高戎绕道过去。高戎可不比大梁,那里治安不好,我也没有特权,没有钱。”
    “行。只要能回去就行,我保证听将军的。”
    凤十二原本空荡荡的心一下就被塞满,就这么哭死在这里很没有意义,也很不值得。就算龙百晟食言,从他手下逃跑还是有希望的,自己也可以在燕国为他们做一场大法事。一定要让兄弟们的英灵得到安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1 20: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凤十二做出决定,她要送龙百晟回燕国。盛炎死了,高戎一定会有许多人去抢他的权力,如果能打探些情报,再给盛炎的儿子们找些事,那可就太值了。
    心里似乎还有别的想法,可是脑子里乱得很,也没有心情再去多想什么。龙百晟不过是想利用自己,过河拆桥的可能性很大。那有什么,只要能留下些有用的情报就行。常山王府的兄弟们会想办法找到自己的。
    “老大,七姐姐,我走了。我会永远想着你们的。有空的时候一定要给我托个梦啊,千万别把我忘了。”
    凤十二真舍不得凤大和凤七,离开他们,她就会一无所有。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身边的龙百晟还是一把利刃,一旦处理不当,立刻就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处。就连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名字,都是非常危险的。
    龙百晟恨不得拉起凤十二就走,那几个追兵带着画五的尸体已经离开二个时辰。如果他们能与常山王的兵马相遇,只怕现在已经带着大批追兵向这里追来。
    “十二将军,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也许追兵很快就会来的。”
    凤十二的脸上还有泪水,心情也非常沉重,就连脑子也迷迷糊糊的。不过听了龙百晟的话,她也明白,再不走确实就来不及了。
    “咱们去追高戎的军队。你我这身衣服无论被哪方人马看到,都只有死路一条。”
    凤十二说完头也不回就向那片战场走去。她已经想好自己要去做什么,务城是盛炎的补给站,去年棋阁在那里被灭掉,今年,他一定会在那里被放进棺材里。如果自己能在那里放些风声的话,也许盛承业和盛继业哥俩还会因为武定候这个爵位打起来。
    凤十二只是无处可去,务城虽然会很乱,但对于她来说也会很危险。哪里不危险呢?没准去那里还会有什么发现,还会有什么想法,既然还活着,起码要吃饭,要喝水,还要睡觉吧。带着龙百晟如果真能打探到有用的情报也是赚到了。
    龙百晟哪知道凤十二的想法,虽然在梁城做了六七年的质子,看在那么多贡品的面上,梁王对他还算礼遇。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人,还会时不时地给他安排些作业,让他学些东西,到梁城附近去走一走看一看。
    所以这些年下来,自己的脑子还算好用,对天下时局也很了解,百姓民生也很清楚。可是身体没有得到锻炼,逃出来这些天,身体就开始吃不消了,如果不让这个小臭丫头带着自己逃命,只怕很难活着回到燕京。
    不过这个小丫头的眼神看着还是挺让人害怕的,她那么聪明,一下就明白自己的心思。老天保佑,她可一定要把自己带回燕国啊。
    “十二将军,咱们为什么要去追高戎军队啊?”
    “咱们没钱、没身份,大梁一定会在境内想尽办法阻截你的。我想咱们只有混在高戎的散兵中,想办法从高戎绕道去燕国才是最安全的。王爷觉得呢?如果您看不行,我再想别的办法。”
    “不瞒将军,我是挺害怕的。大梁虽然有追兵,可是您毕竟是凤十二啊,有些消息未必所有人都知道。”
    “不敢。乾王殿下若有不满尽管告诉我,只是我不想冒险。”
    “是,将军想得比我周全。我相信将军,也一定对将军言听计从。”
    “那十二就不客气了。首先咱们得换个名字,我以前也只有一个代号,凤十二虽说也是个代号,可是我很喜欢。有姓,有名,不仅是个名字,也是身份。”
    龙百晟当然清楚常山王府上下各阁的由来和名字的排序。这些人都是经过严格筛选和培训的,无论是身居庙堂还是隐身江湖,绝对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人才。这个凤十二也是人才,她小小年纪就能得到雍靖琪那只老狐狸的赏识和重用。听说前年她一仗成名的时候,还不到十五岁。当年她才只有十二岁,竟然就被选进凤阁,雍靖琪的决定谁也不敢问,反正这小丫头不一般。
    龙百晟在梁城这些年可是学到不少治国的本事,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有些人的身份很奇怪,表面上是负责监视他的,可是每次讲课又都讲一些很实际的东西。雍靖琪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龙百晟是猜不到,不过那都是极有用的东西,不学白不学。
    “我是燕国的皇子,不如就叫燕梓吧。将军您看。。。”
    “你这名字挺怪的。我叫凤哥,咱们是表兄弟。表哥,去务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21: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混入高戎
    二个人沿着浓密的山林向高戎绕去,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绕过那片战场。凤十二的战马让那几个追兵驮着画五的尸体走了,所以他们的目标并不大,换上高戎的军装,把她的刀也用破军服包好。
    战场上的死尸很多,掉队的伤员也不少。二人没走多久,就遇到几个受伤较重的伤兵,其中一人少了一条胳膊,失血过多一直昏迷着。他应该是个小头目,二个小兵一直背着他向务城方向走着。
    战场上除了掉队的伤兵和死尸,还有一些失去主人的战马。凤十二见有当官的,忙主动跟上去,并且找到几匹马和十几个掉队的伤兵,很快他们便被一队收拢残兵的队伍碰到。凤十二和龙百晟都不是高戎人,只能说是与燕国交界的印县人,而且尽可能地少说话。
    又走了一整天,这队残兵已经有四十多人,由一个小军官带领直奔务城外的营地,伤兵有单独的医营。凤十二的心情不好,可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判断。盛炎一死,盛承业和盛继业肯定要大争一番,只有与太子关系密切的盛承业才有可能小胜一筹。所以她有意地找了一队收拢盛承业部下的队伍。
    由于盛炎的死,让那二个兄弟都尽量收拢轻伤员,而且登记工作也非常的草率。凤十二用一个金戒指买通军医官,她和龙百晟不仅有了身份,就连腿都上好夹板,柱上拐,接下来的就是那张伤残文书。有了它,二个人才能有身份,也才有可能平安离开这里。
    不过那张纸需要很多银子,凤十二身上所有的银票都只能在大梁才能换成银子,为了安全起见,早就全部烧给凤大和凤七了。
    “咱们遇到些麻烦。”
    “很大吗?不是已经有了身份,也顺利受伤了吗?”
    “现在这么乱,一时半会还想不到伤兵,可是这里的兵总有养好伤的时候。你想他们哥俩都需要兵啊,那时候一旦重新编制,可就不止是麻烦了。”
    “你的意思是咱们得尽快退役?”
    “对啊。那个医官贪财,我估计有五十两银子就能让咱俩退役。可是呢。。。第一,我没钱,第二,就算有钱我也不敢给。”
    二个大兵拿出一个金戒指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再拿出五十两银子,只能说明他们很有钱。这么有钱的人可能会被征兵到前线吗?直接买通征兵的官员不就行了。
    真让人头疼。出钱也不是,不出钱更高麻烦。凤十二知道龙百晟身上一定有好东西,可是那些东西只能藏好,否则一旦被人发现,他们二个只有死得更快。
    “那咱们能不能想办法逃出去呢?”
    “要想逃出去,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护送盛炎回仓京。他的二个儿子不和,现在老子死了,留下的爵位、军权,还有无数利益都会让他们抢一阵子。咱们就利用这个时间想办法吧。”
    “权和利只怕是所有人都放不下的,哪怕是亲兄弟都不行。那就听你的,先看着他们争吧。我身上有值钱的东西,你需要什么就用什么。”
    龙百晟拿出二片金叶子和二块小宝石交到凤十二手上,她对军队的了解很多很细,对高戎的了解也多,只要她能想到办法,二个人就有可能脱困。腿上的夹板虽说是装样子的,可是长时间不活动也不行啊,还得尽快离开这里。
    “王爷身上还真有货,就这么放心我吗?”
    “除了你,我还能相信谁啊。你不会扔下我不管吧?”
    凤十二瞪了他一眼,没要那些东西。有这东西留在身上才不安全呢,这个龙百晟就给自己当钱袋子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21: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个人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转眼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天,务城里的情况谁也不清楚,那些士兵根本不关心政治斗争。这个营里,每天都有不治身亡的士兵,随处都是鲜血,满耳朵都是惨叫,医官们也都忙着处理各种伤兵。
    “凤哥,你小子是不是识字啊?”
    “是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我表哥也识字的。”
    “太好了,你俩过来帮忙。”
    这场战役不仅死了指挥官,更有无数士兵战死或伤残,整个高戎部队跟务城的现状一样,乱成一锅粥。现在就连救治伤员的药物也调派不出来,能动的全都在跑物资。
    凤十二和龙百晟根本没伤,这位医官可是清楚得很,正好二人还识字,干脆抓来给自己干点活。
    “看到这些药方子了吗?你俩就按方子配药。武定候的后事还没办完,务城里就乱成麻了,上边那些大人只会动嘴。累死我了。”
    这个医官的官职也很低,牢骚也不少。二个人一边听着,一边干着活。
    “大人,您在这营里也不少年了吧?”
    “快二十年了。唉,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没办法啊。我不来,哪有钱给孩子们买命啊。”
    高戎和大梁打了三十多年的仗,只是为了当年二国联合灭掉景国之后分赃不匀引起的,这么多年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死于战火。放眼天下,就连富庶的燕国也不得安宁。西边那几个小国动不动就去抢些东西,高戎和梁国更是永远也喂不饱。
    “大人,您说这仗得打到什么时候啊?”
    “谁知道啊。这次梁国也损失不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听说死了凤十一和凤十五,雍靖琪那老混蛋气得直吐血,他连蓝虎军都没放过,更不可能放过咱们了。我看这仗明年还得打啊。”
    “那可未必。大人您听说过影军吗?”
    “你小子连影军都知道?我当军医二十年,都不知道这支军队是不是真的存在。”
    “大人,这支军队真的存在。我和我表哥没钱,不过我俩都想活着回家。我告诉您一个事,如果能成,就换我俩回家的文书行不行?没准您也能用它回家呢。”
    龙百晟从没听说过影军这个名字,听凤十二突然说起,一下就来了兴趣,那个军医听到回家二个字,更是一把就抓住凤十二的衣服,就连手都有些抖。
    “回家跟影军有关系吗?你小子才十五岁,怎么可能知道这些?要是骗我,可绝对活不长。”
    凤十二已经十七岁,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身材比男人娇小一些不说,脸上虽然可以抹得黑一些,可是胡子却长不出来,不少说几岁根本无法掩人耳目。
    “大人别急。表哥去看看有没有人。大人,我只是猜测,具体的还得您去打听一下,有些关系也要事先打通。”
    凤十二把军医的手松开,示意龙百晟去门口看着点。她的脑子里有许多秘密,其中大部分都是与高戎和盛炎有关的事,但愿这些能帮助自己顺利离开这里,再给原本就很乱的局势再加一把火。
    影军与盛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方面他对这支军队的统帅很尊敬,另一方面,他似乎又在压制着影军的发展。凤十二知道它与前景国有密切的关系,不过这个不用告诉军医,他只要能把一些消息带出去就行。
    “我今年在影军试训,可惜没选上,就被送到前线了。大人,有些秘密不能知道得太多,我没死已经万幸了。您只要知道谁当上武定候,谁才有资格控制影军就行了。”
    盛炎的大儿子不是嫡出,二儿子虽是嫡出,可惜生母早逝。这二个儿子一直为世子的尊位明争暗斗,在军队里也暗自培养自己的羽翼。这支神秘的影军无论落入哪个人之手,另一个都不会有好果子吃。重要的是,站在大梁的利益上,最好是太子党的盛承业继任武定候。
    太子本就树大招风,再加上影军,其他皇子们就有可能先联合起来对付他。这样,高戎的政局就会更乱,无论对梁还是对燕,都只有好处。可是盛炎的部下一定还有观望的,只要他们能听到什么风吹草动,站到盛承业那边,那他坐上武定候的宝座就不远了。自然会想办法把盛继业的人马推到战场上去送死。
    跟对主子站好队才是活下去的唯一出路,军医听了这话也明白现在自己的优势就是站在大公子这边。
    “你小子知道的挺多啊。如果有用,我立刻就让你们退役,而且还能拿到伤残费。”
    “大人,我兄弟还是个孩子,他哪懂什么啊。。。”
    “表哥,万一我想对了,那可就是一条活路啊。就算没猜对,顶多看着他们争。可就怕大公子没争到,咱们又要上前线。”
    “不行,不能上前线了,我还要活着回家抱孙子呢。凤哥说得对。”
    “他说得是有些道理,可是大人,这种传言一时半会可传不开,眼看着朝中就会有人来治丧了。”
    凤十二和龙百晟相互看着对方。他们认识才几天啊,还挺有默契的,龙百晟这句话已经给军医指明方向:立刻去散播谣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3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23 12: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小说,欣赏中,问候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4 21: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鹿城飞侠 发表于 2018-11-23 12:24
    不错的小说,欣赏中,问候作者!

    感谢,继续努力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4 21: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各怀心事
    这个夏天可真热,盛炎的二个儿子经过半个月的博弈,终于在盛夏结束前,由太子党的盛承业如愿地世袭武定候。今天,他就要顶着酷暑,将盛炎的尸骨送回仓京。
    医营中的大部分士兵已经痊愈归队,凤十二和龙百晟也终于可以取下夹板。今天他们的伤残退役文书也可以发下来,领过伤残费后,二人又来到军医的帐篷。他们俩可不是来给他送银子的,这一路肯定不太平,二人想跟着他和整个队伍一起回京。
    凤十二已经与龙百晟商量过,高戎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既然随时可以离开军队,不如借机跟着一起去打探情报再回燕国。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龙百晟便发现凤十二是个很厉害的统帅。她对目前时局的分析和判断都非常准确,就连军队的换防竟然都能准确地判断出来。
    这个小臭丫头看着没什么主意,可她那脑袋里对高戎的山川地形十分清楚,更对那些朝臣武将了如指掌。龙百晟总想套她脑袋里那些对燕国有用的东西,可是她呢,除了装傻就是闭嘴。
    臭丫头,等到了燕国,看你还能怎么着。那时候你可就是龙百晟砧板上的肉了,还能由得了你?
    “王爷看我的眼神怎么有这么重的杀气啊?”
    “会吗?不可能。我可还指着你送我回燕国呢。”
    “王爷还记得去年我截住您的情景吗?您说如果有一天我落到您手里,一定让我不得好死。那眼神可比现在还狠呢。”
    “将军还记仇呢。那时候死了那么多勇士,眼看就到燕国的国境,你们俩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是啊,气得很呢。没关系,您只要记得对我承诺过什么就行。如果我真把您送回去,只怕王府一得到消息,就会派人来杀我。那时候王爷可千万别惹上麻烦就行。”
    “在燕国杀你吗?你就不求我保护你吗?”
    “一个从战场上逃出来的逃兵。。。唉,别坏您的名声吧。我都看不起我自己。”
    凤十二的眼中有很浓的痛苦。她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小女孩,那些痛苦不该让她来承担。
    龙百晟突然有些同情她,但理智迅速占领他的脑子。这个小丫头虽然小,可她是凤十二,梁国的凤十二。对于大燕来说,她是敌人,该死的敌人。不能同情她、可怜她,只能利用她。可是她真把自己平安送回国呢?自己真的下得去手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前天 21:08
  • 签到天数: 23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4 21: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个人各怀心事的等在帐篷外,凤十二眼中又是那种空洞的眼神。龙百晟有些内疚,利用这么可怜的女孩子真不是大丈夫所为。
    凤十二可不知道他不出声是在自责,她却在心里想着该如何利用龙百晟。他可是燕国嫡长子,燕国皇后唯一的孩子,对国家的责任肯定比他的性命还重要。反过来呢,高戎的仓京还有一位燕国质子,也一定有向燕国互通消息的渠道。
    去仓京,一来可以打探高戎的政局和时局,二来可以利用燕国来制衡高戎。重要的是越往南走,高戎的治安就越乱,有燕国人护送他们回去,总是安全得多。龙百晟可以利用的地方还很多,当然,对他来说凤十二也有很多可以利用的地方,所以她知道自己的安全也是有保证的。
    没过多久,军医满脸愁容地回来,凤十二早就猜到这小子的后台不硬。这营里还有不少伤兵,回仓京的名额虽然有,但他绝对不是头一批撤回去的。
    “大人是出什么事了吗?”
    “你们不是拿到文书了吗?怎么还不走啊?”
    “大人,我们怎么也该谢谢您再动身啊。看您这样子是不是遇到难处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兄弟帮忙的,您尽管吩咐。”
    “燕子,你们兄弟还挺义气的。”
    “义气呢,多少有点。就是银子太少,哪够我们哥俩回家娶媳妇啊。我们本想着留下弄些钱花,如果大人有什么为难的事,不如让我俩帮您去办。”
    “是啊大人,就算办不了,您说出来心里也痛快些。”
    “唉,不瞒你俩,我没门路啊。那些有门路、有银子的,马上就跟着武定候的灵柩回京,我呢,还得在这里善后。”
    这营里还有一百多伤兵,除了残废的,就是那些伤得重,骨头折了的。这小子得等这些人都离营之后才能回京,那时候还能有什么好差事留给他啊
    盛承业铁定会袭武定候了,这营里的药材和军需品也就跟着多起来,可以说是要什么就会有什么。盛继业的伤兵营可就不一样了,他没权,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去拍他的马屁。他手下也有兵马,也有伤兵,也需要军需品和药材。
    “大人要钱没钱,要门路没有门路,留在这里确实憋气。您也别着急,我们哥俩先在务城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赚钱的法子,大人的事我们也一定想着。”
    龙百晟本不想再理这个黑心的军医,可是凤十二一再地让自己与他套近乎,也只好应付几句,说些不咸不淡的话便跟着她告辞离开。
    凤十二那脑袋里谁知道都会想些么,反正是为自己好,见她也不多说,只是示意回去再说,估计还没有想好。算了,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听她的,虽然听这个小臭丫头的话很不舒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9-3-21 08:22 , Processed in 0.10091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