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5|回复: 9

[原创] 血土穿空阵地倾(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30 09: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鼓励中文名字)

x



       可是,当张连长一说出这话,小玲就感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张连长,很可能是永远。她感到自己被一声惊雷击倒;她无法站稳,她感到自己身子都是空落落的;她不能没有张连长,更不能看不见他,也不能失去他。可是小玲已经绝望了:这都是战争带来的。她恨战争,夺去了她的幸福和她渴望的爱情,以及她十分爱慕的志愿军张连长。想到这里,小玲转身,几乎是失魂落魄地往回跑。
张连长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也不懂爱情。之后,他心里畅快,他想一一一自己终于不再连累人家姑娘了。
他知道小玲走了。自己也下山。
后,宜宾军分区来了车接他,他就和战士小刘赶车回到了城里,到了宜宾军分区。
第二天早晨,上午近九点,他和他的部队都上了火车。张昌海坐在靠近窗口边的座位上,觉得自己一生没有牵挂,可以安心的打击美国鬼子了,死了再也不会把痛苦留跟任何人了,心里感到非常的顺畅,而脸上还是平淡。这时,坐在他对边27岁的古排长,看见自己连长不说话,就想起连长的女朋友小玲。就问:”连长,你昨天不是去中元纸厂吗?,见到小玲没有?”
张连长就抬起脸,直接说:“我跟小玲分开了。”
古排长疑惑地问:“你怎么和小玲分开了?”
“我不能为了自己,就耽误人家姑娘一生的幸福。”
古排长听了自己连长的话,也无话可说,也无从说,不过他深深地叹息:“小玲是多好的姑娘!”
张连长听到这里,不由的心里愧疚起来。好像他对小玲干了错事似的,没有说话。
这时,在站台上的人们和自己的即将去朝鲜前线的军人丈夫、儿子、朋友依依惜别。不久,火车高亢的汽笛声响了。人们不断抹热泪,对着缓缓开动的火车朝自己的上朝鲜战场的亲人挥手告别。
这时,古排长无意看见了正在一个个沿着车窗、寻找张连长的小玲。他立刻明白小玲是来送别自己连长的。就说:“连长,小玲来了!”张连长心一横,决定不见她为好。就说:“不要让她看见。”
古排长顿时大喊;“你他妈还是人吗!你算什么连长!你见一下人家又怎样!人家就赖你了。”
张连长立刻羞愧低下脸,
“人家从下纸厂来,这么远的,赶来送你,你就这样无情。”古排长吼道。然后,他指着张连长的鼻子喊道:“快见她。”
“不行。”张连长倔强说。这时,火车的汽笛声响了,车子已经开动;小玲找了张连长很久,没找到;火车开动起来;她沿着慢慢向前移动的车窗跑起来,她显然不愿意就没有见到张连长就甘心,还在对每个车厢寻望。从她那十分渴望见到张连长的神情来看,几乎到了一种被车撞了都要见一面张连长的急切心情。
这时,小玲突然跌了一跤。古排长喊道:“她跌倒了。”
张连长听到了古排长的喊声,一下震动了;他迅速从坐位上站起,腰立刻弯下,头伸出车窗外,看到小玲摔倒在火车在渐渐开快的站台上,十分的感动!也恨自己心硬。火车的速度较快了。张连长喊道:“小玲!小玲!”
小玲听到了张连长的喊声;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这时,她的额头被摔痛了,并且粘了一点灰渣;她看到了头伸出车窗外的英气勃勃的张连长非常愧疚和担心她的容貌!同时,列车的速度加快了,一个车厢接着一个的绿色长形车厢开始在小玲的身边较快地退到后面去。小玲明白马上加快步伐,否则就赶不到了。
于是,小玲朝前面迅速跑去,张连长从小玲的脸上和竭力跑动的摸样来看,觉得她要说或交代什么;而更重要的是小玲那深情的眼眸,极力想见自己和自己在一起的神态已经表露清楚。
就要到张连长所在的车厢了,小玲从她穿的一件粉红色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跟了手伸得老长的张连长的手里;她立刻看着志愿军连长张昌海,一双眼光充满了牵挂和担忧!她还是跑着,马上就要看不见他了,因为,随着列车的加快,就看不见张连长了。
这时,张连长看到小玲还在跑,他看到了她满脸的思念和渴望,也看到了无声的担忧和渴望和自己心上人团聚的神情。
之后,小玲已经追不上开快的火车,她站住,深情地看着已经远去的军列火车。
而张连长看到还孤独站在火车开得很远的站台上的小玲,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和感动。不久,也就是三四分钟,列车就转弯,拐进了一条山道去了。而过了山道,就是一条铁路桥,过岷江就往中国东北开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昨天 06:31
  • 签到天数: 12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0-5 20:30: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辛苦,小说精彩,待偷空细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0: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血土穿空阵地倾(四)



          张连长把脸从车窗外伸进来坐在自己座位上,把信封拆开,拿出信,内容是:

    张昌海:                                            

          无论你今后在战场上  ,是活着还是战死,我都跟着你、等你。只要你需要,只要你随时出现在我的身边,我会把自己跟你的,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只有爱情。你们马上就要冒着枪林弹雨的危险去和美帝国侵略者拼杀了。你们是最勇敢的军人, 是不惜用你们全部的生命和鲜血奋然绝杀凶狠敌人的猛士。你们在全世界的军队中,是很好的中国军人!

                                                                                                       小玲                                               
    看到这里,张连长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坐在他身边的古排长看到自己连长流泪了。也想看他手里的信。 问:“连长,你怎么哭了?”                                                   
    张连长跟一排长古汉章亲如兄弟,就把信交给古排长。看信后,古排长一脸涨红,非常感动说:
    “这封信不只是写跟你的,也是写跟每个志愿军战士的。”然后,他起身喊道:“营长!营长!”
    在和战士不知谈什么的、身材较高的32岁的年轻志愿军营长杨发祥听到了古排长喊自己。就中止和战士谈话,走了过来:“什么事,古排长?”
    古排长说:“营长,你来看这封信。”说完,就把信交到杨营长手里。然后,看了信的杨营长也非常感动!说:“张连长,你遇到了一个多好的姑娘!”
    张连长没有回答。
    “等到了吉林六安部队,我要把它拿到誓师会上念跟全体官兵听,因为,小玲的这封信除了写跟你外,也是写跟我们每一个志愿军官兵的。”
    张连长忙说:“营长,不要这样。”
    “虽说信上写的话不多,但是,这信上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激励我们每个战士在朝鲜战场上英勇杀敌的。还有,在爱情方面,我是过来人。等到了吉林六安,你要跟小玲回信,明白吗!”杨营长说。接着又说:“张连长,你不要忘了哦。”
    张连长没有说话……
         小玲看到列车渐渐地开远了。灰色的机头、长长绿色车厢在城边山脚的铁道上像一条绿色长龙急急地开去,之后就被远远的伸出些的山体遮住了。小玲已经看不见了。她感到非常失落、惘然!过了很一会,才转过身,慢慢地走出站台,到了检票门口,刚才还有很多人,现在,只看见一些人出去,也许是她多呆了一会的缘故,她带着思念牵挂的心绪缓缓走出解票口去了。后来,小玲到了城边,赶船过了岷江到江北搭了一辆回中元纸厂的货车回到了厂里,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这时,她匆匆走近机修车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嗡嗡嗡的机床转动的声响,她走进大机房,向自己的机床走去,看见李姐在操作自己的机床;李姐看到小玲匆匆地走近自己,就着急问:
    “小玲,你走哪里去了?”李大姐问。有些着急。
    “我送张昌海去了。”小玲回答。
    “哎呀,你怎么去了一个上午。组长都不高兴了!你也不打招呼。你昨天怎么不跟我讲一声。”
    “我……”小玲停了一下,没有解释。然后又说:“我送了张连长,没有耽误,过了岷江,搭了一个车回厂了。”
    李姐看了下旁边的人,好像不想让人听见似的,把脸略靠近小玲些说:“组长没有看到你来上班,很不高兴!”
    小玲没有说话。
    然后,李姐又有些责备说:“你要去送张连长,也该让我跟你带个假,你看,这样多不好!”
    小玲没有说话。这时,她们的组长31岁的杨亮看见了小玲在和李姐说话,知道她来上班了。就走过来,一个脸板起大声问:
    “小玲,你跑哪里去了?连班都忘了上吗?”
    “我有事。”小玲回答。把脸略低,她不想看见组长。
    “有事,你也应该先请假。你这样乱跑,我怎么管理好这个小组,这不乱套了吗?”
    小玲闭上嘴不说了。
    “好了,下次再这样,我就跟你打旷工。”他喊道。又加上一句,“快干工作。”
    之后,小玲就去干活了……
        两天来,一到傍晚下班,小玲就来到了工厂不远的山坡上的山楂树下站着,重温她和张连长在此前告别时的情景,心中更想念张连长。今天傍晚,天下起小雨。她下了班,打着雨伞,来到了山楂树下站在那里,再次回想和张连长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心中充满了思念。她时不时看着半山腰上的这一条进城的公路,她知道:张连长就是从这里回到宜宾军分区在第二天随志愿军部队坐火车向东北去的。过了很一会,她再往山脚下一看:山脚下就是一横片的低矮家属区的平房和一些茅草房以及错落有致的厂房都靠近长江边。 往(西)的方向是一大片低矮而显得灰色的机房群;再远些,就是几座高出一大片平矮机房的锅炉房和别的车间的机房,




    以及在锅炉房边的那根高耸在阴灰色的、正在飘雨的天空中的烟囱;往东是厂的工人家属区。
    还有一大片低矮和几座高的厂房向长江边延伸得很出去,并正好挡住河岸,站在高处能看见一些混浊绕着厂边向东流去的长江水。在长江对岸是南广镇:两座褐色雄伟的高山斜斜地交叉般伸向长江的河岸上,一条南广河从南向北从两山脚中间流进长江。在靠西这边的高山脚下的尽头,有一大片古旧的平房群它就是南广镇,过南广河往东就是房子稀少的高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0: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血土穿空阵地倾(五)


          这时,在灰蒙蒙的更暗淡些的天色下,站在山楂树下的小玲,看着身边的绿叶和乳白色的花满树的山楂树,感觉多亲近的。渐渐地,雨开始小了。小玲还在思念张连长;思念之余又感到非常的寂寞惆怅,她想要是现在张连长就在自己身旁,该多好呀!她叹了口气,是那样的无可奈何!然后看着:在暮色中,在天色暗淡的山楂树叶在细雨中显得绿亮亮的,非常动人!然后,她看着在小雨中,在高高的山脚下,一横片的低矮厂房和家属区的房子,还有位于厂边上的通往城里的公路,又一次涌起了对张连长的惦念之情。
    他现在怎么样了?已经三天了,是到了吉林吗?还是在火车上?听说东北是很遥远的!想到这里,小玲就沉浸在惆怅中。后来,她在那里站了很久,看到天色要黑近了。她才慢慢地走下山。
       小玲回到了宿舍里,想念张连长的思绪更加强烈,以致不想吃饭,心里就是想。她明白:一旦张连长上了战场,就更是难以见面,还有一种,就是等战争结束了才行,而这又是好久呢?一年、两年或者更长?她非常忧郁地看着黑乎乎的窗外,以及从自己房里的灯光照出去是前面店铺的土色后墙和还在下着绵绵小雨的夜空。这时,她听到了敲门声,就去开门。李姐走了进来,并关上门。她问:“小玲,我刚才来找你,你不在,跑哪去了?”
    “我出去了一趟。”
    李姐看到了小玲有点淋湿的肩膀,就明白她是去干什么了。就问:“你在想他?”
    '“嗯。”小玲说。神情淡淡的。
    李姐当然明白一个少女想念自己的心上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又看到了小玲无生气的样子,明白:小玲想志愿军连长张昌海,已经到了失魂落魄的境地。可谁都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当军人一旦上了战场,那就是与死神为伴。李姐为小玲忧心说:
    “小玲,这样看来,你和张连长能不能走到一起,还很难说,”她说。停了一下又说,“那以后,你就一直这样?”
    小玲听了,明白李姐是什么意思。她坚定地抬起头说:“我只属于张昌海。”
    “我们在这里猜想,”李姐说,“如果张连长在战后回到了你的身边,就不说,如果他……”她说到这里,就停住,接下来的意思非常清楚。
    小玲立刻说;“我就不再找人了。”
    “这怎么能行。你还年轻,你不要这样想,难道你忍心中断自己一生的幸福。”
    “张昌海和他的战士们为了朝鲜人民和我们国家,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是那样的勇敢可爱,难道我就不能舍得一切。没有这些军人在战斗,我们还可以安静地生活工作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志愿军更伟大的人和事吗?我已决心把自己跟张昌海了。”
    李姐听到这里,本来想跟小玲说前天把小玲带回厂的青年司机傅成喜欢小玲,想成为她的男朋友,因为,司机傅成后来找到李姐就跟李姐说。此时,李姐听了小玲这样说,感到傅成没有希望。不过,她还是要说。就等了一会,说:“小玲,跟你说一件事。”
    小玲就抬起脸问:“李姐,什么事?”
    “你还记得三天前,送你回厂的车队司机傅成吗?”
    “嗯。”
    “他喜欢你。想跟你交朋友。”
    小玲没有马上回绝李姐,她觉得这会让李姐难堪,就不说。然后,李姐又和她聊了几句,就走了。小玲烦闷的心才多少安静。她就随便吃了点饼干,就睡觉了。不知睡了多久,她醒了过来,看到窗外店铺黑黑的房墙和四周相当的安静!她知道应该是深夜了,也知道在店铺前面的公路上,不再有人走动和上下0点班的工人的身影了。也就是此时,天没有下雨了,外面一片黑越越的,非常的静谧!。小玲已经睡不着了,就披上一件衣服,走出宿舍到宿舍的楼顶上,来到栏杆边站住,任清凉的夜风吹着她的脸。往南的不远处是在轻微流动的在清清黑黑夜色里的长江,还有长江南岸此时是灯火一片黑的南广镇,那里的人早已经睡了。看到这里,小玲继续看。夜风时不时地吹到她脸上,她更清醒,时刻没有忘记志愿军连长张昌海。
    他现在怎么样了?他到达了吉林没有?据说那里很遥远!现在他走了三天了,他到了那里没有。。。。。。。。
        四天后,志愿军连长张昌海和他的战士们以及志愿军第174团,在团长周波、政委黄东山带领下,到了中国吉林六安。这是一个位于吉林东南面的边境小城,南城下边有一条江,江对岸是朝鲜。
    后,他们在这里呆了两天。今天是第三天,已经是下午15点多钟,16点,要开全师誓师大会。在营房里,张连长让古排长为他写好了回信。就把信叠好,放进了自己军服的包里。
    “连长,等会要开誓师大会,你不参加吗?”古排长问。他似乎担心,杨营长看不见自己的连长就会发脾气,今天晚上就要出发到正在战火漫天的朝鲜去了,师长、团长全部到场,怎么能缺少他。
    张连长犹豫了,他就想马上把信寄出去。为自己连长着想的古排长立刻说:“连长,你别去,等开完了会去。”
    看到厚道机敏的古排长为自己担心,张连长觉得自己不能违反军纪,就让自己着急把信发出去的心情克制了一下,就说:“好吧,我就等会开完了再去。”
    古排长想了下,说:“万一这会开得久,你这信怎么办?”
    张连长也觉得不好说。脸上露出烦躁,不过,他非常干脆。“开了会再说。”
    “这样吧,你跟营长说说,他不是让你把这信寄出去吗!”古排长希望连长请一个假,一旦耽误了这一天,就没有机会了。既然小玲把信交给了张连长,他就必须回信。他想。
    “算了,我不去找营长。”张连长非常利落说。并不再考虑这事。不愿意看到自己连长错过与小玲的事的志愿军排长古汉章,认为这事是自己连长的幸福,决不能延误,就立刻要去找营长。并马上往身后开着的土色的门迅速走去。
    张连长立刻喊道:“站住!你往哪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10: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血土穿空阵地倾(l六)



             就要双脚快出门了,古排长听到身后自己连长断然的喝声阻止他出去。他感到自己连长非常的严厉,主要是在这军事上的事。古排长立刻回身,看到自己连长脸色忽然严厉的不得了。明白自己连长是不愿意让他麻烦团长的,因为,张连长本身就是把军事作战视为自己生命的革命军人。
    “连长!”古排长非常着急地喊道。他脸都为自己连长快皱烂了,右脚狠狠地跺了地。“这个时候你不去,如果错过了,人家小玲会寒心的!”
    “你这个时候去,团长和参谋长、指导员他们正在忙,人家在研究到朝鲜的计划,这个时候,军务繁忙,我也不能为了自己的私事去打搅他们。”张连长性情温存地说。看到平时,对自己部下不是喝嚷,就是拿脸对人的桀骜的古排长在自己面前的窝囊神态,张连长非常感动!
    “你怎么这样窝囊,打仗能打一辈子吗?不行,小玲这样的姑娘在那里找,你错过了,这一辈子会后悔的!”古排长急的更是大声说。把连长这事当着自己的事。这时,战士小杨匆忙走了进来。
    “连长!排长!团长喊马上开誓师大会。”
    “好。让战士们着装,到操场集合。”古排长立刻说。
    “是。”战士小杨立即转身跑出门外。
    然后,张连长立刻走到挂有酱色宽皮带等的陈旧墙下,先抬起手把皮带上的装有驳壳枪的盒子取下,挂在自己左肩;然后,取下皮带,往自己的背后伸过去,左手接住,就往自己肚子正中一合,右手把皮带尾朝皮带扣环里穿过去,并非常有力地一系紧,于是皮带被束紧在他黄色军衣有些鼓胀的肚皮上。接着,他把皮带固定在他黄色军衣皱褶的腰间。然后,他习惯整理了自己身上的军衣、皮带,而古排长也是同样装束。两人迅速穿戴好就赶快出门,到营房边。这时是下午15点30。一出来,张连长、古排长看到自己的战士们有着装完备的、还有战士从大门里边跑出来,正在边双手系着皮带,或有用手整理自己军帽、军服等跑到营房边干硬的地上,并排而站的情景。

    这是张连长所属的一团二营六连。这个团有三个营。这个时候都开始听到别的营,由各连长带着自己连队往他们过去一边的营房门边地上集合,同时,并能听到其他队伍的一排长那严肃而急促让战士们马上集合的军事训令的喊声:“立正,或二连全体集合或喊一二一,一二一……”过了一会,听到了一声明显高出其他声音的简短利落的喊声:“立定!”看来,由他们连长说话了“同志们,马上就要开誓师大会了。现在,进场开会!”等等,然后,由连长带队向侧前面的一个非常宽大平整的操场去了。在操场的正面,有一张铺有红布的、上面放有一个话筒和多个白盅的主席台,已经有几个志愿军团长、一个司令坐在那里了。在台下,是一竖整齐而站的志愿军战士指挥官。
    这时,古排长站在刚站好的六连战士们的面前,发出雄壮有力的喊声。

    ……
    “立定!”
    然后战士们立刻挺胸收腹,他们双手非常规整地垂放在大腿上,挺起坚实胸部,一长溜紧系在他们腰间的黄军衣服上的皮带一致的情景;他们一脸严肃,目光赤诚,脸庞涨红而忠诚纯朴!
    “报数!”
    “一,二,三……”战士们的脸立刻向左侧了一下回答。

    “歇息。”又是古排长非常简短地喊了一声。
    每个战士才放松地把左脚略一伸出些。
    刚一做好这一动作,战士以为就这样,就听古排长立刻又喊:“立正!”
    刚想松弛下的战士们又把左脚立刻并拢。而这,他们已经习惯了。
    “同志们,请连长讲话。”古排长还是用他那习惯简捷浑厚的声音说。并退后一边站着。
    张连长走到站在自己前面一溜而排的像“一”字的战士们面前,非常温厚、纯朴、勇敢的他向战士们敬了一个非常有力的军礼说:“同志们,马上就要开誓师大会了。还有,今天晚上,就要出发到朝鲜去打击美帝国鬼子,我相信你们会坚决打败可恨的敌人,保卫好朝鲜人民的!”
    “连长,我们正等着呢!”战士们回答。
    “好。现在马上到操场去。”
    “是,连长!”战士喊道。
    然后,张连长带着六连的战士们向此时广播里正在播放着非常激越而热烈、激动人心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的操场走去。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
                                   中华儿女,齐心团结紧,
                                   抗美援朝,打败美国野心狼!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10: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血土穿空阵地倾(七)


           这时,在高昂激越的歌声中,在操场上集合的各级战士们都立定、并排一竖而站在土色大操场边,渐渐地一个大操场要站满了。这时的气氛非常热闹又令人更为激动兴奋,仿佛马上就要离开国内开赴到朝鲜去似的。张连长和他战士们
    匆匆走近主席台的操场边,埃着其他连的战士而站。现在,其每行(战士)队列的中间都留有一道空隙,就像种植的树子,规则地一棵棵竖排在一起。
    看到头戴略有皱褶的黄色军帽,头发剪得很短的后脑勺,站在眼前的战士们那健壮坚实的身背,腰间紧系着一根宽皮带,双手非常规整垂放在大腿上,穿着黄胶鞋的一个个志愿军战士们,
    他们十分的英武,坚定又勇敢,他们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他们是不能忘却的中国军人。不久,誓师大会开始了……
    ……

    会散后,接近黄昏了。
    一散会,古排长就拉着张连长匆匆跑到了吉林集安街上。马上把跟小玲的信寄出去。




















    两人急急地往集安街上走,也问了一些人,找到了邮局的大门。这时,他俩看到一个邮局的女职员出了门,回身把半旧的蓝色大门关上,然后,锁上门下班了。
    古排长赶紧上前去说:“同志,我们要寄一封信。”
    这个40岁的女同志,锁好门正要急忙回家。听到有人说寄信。一下就烦躁起来。冷淡地说:“对不起,现在下班了。明天来寄。”
    “不行。明天我们就不在这儿了。你一定要帮忙。”古排长非常硬地说。也说得快而更急!
    “我没有时间,还要马上赶车,你知道吗?我家在厂边,很远的,到家都天黑了 !”女职员心急起来。
    “我们是志愿军。我们连长必须把这信寄出去,这是跟他对象的,他未来老婆的。”古排长说。看到对方不办。就着急了!
    “我管不了这么多。”这女职员说。就往外走。古排长急了,马上把右手拦住她不准走。女职员更生气了!
    “你这人是怎么搞的,我说了下班了,喊你明天来,你听不明白?”说完,就要走。
    被骂得有些发愣、难堪的古排长立刻向她敬了个军礼,“求求你,跟我们办吧!”
    张连长也向这个女人敬军礼,这个女的就看到了张连长温厚明亮的眼光和忠勇、诚挚的脸庞。就感动了!耽搁就耽搁吧。她想。立刻打开门,帮张连长办了。张连长再次向她敬了个有力的军礼。他们就分别走了。。。。。。
    张连长和古排长本来要马上返回军营。张连长说。“我们就在街上走走。”
    “连长,等会就吃晚饭了。”古排长想马上回去。
    “就走一走。”张连长还是说。
    “那好吧。”于是两人就往前面的小街走去。
    此时,西边的天空上,出现了火红的夕阳,几乎红透了有些显得暗沉的云空。远远望去:在空中,分别有四五条狭长的烟灰色云片横亘般地从西边的天空伸到了南面和北面的云空。那黑云带着灰色烟气,稳稳地、一动不动浮在一片瑰丽的如夹层般的晚空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10: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血土穿空阵地倾(八)



            有些红乎乎的光辉静静地洒在他俩前面两边低矮陈旧的瓦房上、和当街转拐的房檐下一部分白的薄墙、还有发黄的店铺的门板上、街面上,还照在他俩戴着的浅黄色军帽,腰间紧系宽皮带的肚皮上。当他俩向前面每走一步,照在他俩紧系着宽皮带上的光辉就会闪着白亮的光,这使得两个志愿军指挥官非常的英武光彩!此时,空气凉爽!入夜前的吉林边境小城集安,更加迷人!
    一种愉悦而热闹的城市气氛正满布在这座小城里的每一道街上和角落。在远处,是几栋屹立在红沉沉的晚空里二、三层高的楼房,挨着它们就是一片远近不一的非常平矮的平房,天要黑了,街上的不少房子已经点起了黄黄的灯,显得灰黑里闪着点点般的红黄。不时还有一些人在他俩身边走来走去。这时,他俩还看见有些居民坐在自家的房子门口板凳上吃饭、聊谈,有些人的门窗已经开灯了,看过去,在开始微黑的房檐下点点般的闪亮;时不时还有车在他俩的身边匆匆开过。
    看到在自己身边走过的人和匆匆开过的车就使张连长想道:
    多么好的城市!多么好的人!哎,可惜她的对岸是朝鲜,那里还有可恨的美帝国鬼子在烧杀那片土地上的人民。如果,我们不去朝鲜,这边还会安稳吗(两国挨的是那样近)!要是美帝国鬼子打到这里,这里的平民就会遭殃的,这不行,一定要保护朝鲜,这里土地才安稳。

    这时,古排长看到张连长就这样闷声不说话,一双眼睛含着忧愤的目光。就憋不住,抬起手碰了碰还在思索的张连长问:
    “连长,你在想什么?”
    张连长喔了一声,好像觉得自己被古排长扔在一边般,说:“我想,你看,我们身边的这些人,他们过的是那样好。看到他们,我就认为,我们志愿军必须把美帝国鬼子消灭光才好。”
    “那是,我们不保护自己人民,还算什么志愿军!”古排长非常豪迈说。并把他的双手叉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上。
    “我想在出国到朝鲜前,多看看他们,(祖国的平民),以后可能也许没有机会了。”
    “看来连长,你挺留恋的。”古排长转过脸,看了下自己连长说。
    “谁又不这样呢?”挺直了下身子,张连长又看看身边的房子,略有感慨说;“这朝鲜的战争每天在进行,我希望马上过江去和战士们打击美国鬼子!”
    “快了。就在今天晚上,就到朝鲜去了。”
    “就是。”
    说到这里,古排长又想起了小玲。问:“连长,你想小玲姐吗?”听了古排长的话,张连长就有一种负罪感。“我这是在害人家姑娘。”
    古排长当然明白他的心思。说:“你怎么这样说?”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军人,在战场上,随时都要牺牲。人家姑娘还太年轻了!”张连长说这里,就有些内疚感压的他心里苦恼。
    “人家小玲说都跟着你。”
    “就是这样,我也不能害了她。”
    “连长,万一我们打败敌人后,我们胜利了,你又能回到小玲的身边了。那时,我要喝你们的喜酒,你不能忘了。”古排长逗自己连长。。。。。。。
    他们就这样说着,到了晚上,就回到了军营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11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3-26 14: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8 10: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血土穿空阵地倾(九)

           对于古排长这样说,张连长还是充满希望,在战场上不是死,就是活着光荣回到祖国,真要到那天,自己就可以回到小玲的身边和他结婚了,以后生几个孩子,做他们的爸爸,这种温情幸福的生活,谁又不向往呢!以后,到老了在跟自己孩子讲讲在朝鲜经历的战事,这该是多么好!
    回到连部,战士们正在穿戴了。他们戴好军帽,穿好军衣,束紧皮带,做最后的整理:这里拍拍,那里把肚皮上的皮带扶正,还弯下腰,把自己鞋看看等,仿佛他们马上就要出去做客。
    “一排长!连长!你们怎么才回来呀?”一个刚穿戴好军服的战士在门边站着,还有一个团脸战士一会儿指点这个战士军服有些皱,一会儿说他皮带系歪了。这时,他刚侧过眼,看见一排长和连长在走近连部营房,还说着什么,他俩身后是在温和夜色里的、在两边是进部队大门到这面的志愿军营房的宽阔大道,从这里,还看得见身后较远处部队大门上黄黄灯光照着的街边,以及吉林集安城灯火姗澜的看不清的房楼。
    他(这团脸战士)又喊道:“哎呀,你们才回来,晚饭都吃过了,杨营长还找你们。”
    刚一走近的古排长问:“是不是马上就要出发?”
    “嗯,你没有看见我们都穿戴好了吗?”战士卢强说。
    张连长和古排长走进灯光黄亮亮的一排营房。
    这时,战士们都迎上来。有一个开朗爱笑的圆脸、中等身材的战士叫李东亮,24岁。他看见温厚厚道的连长,笑嘻嘻地走到自己连长面前说:“连长,你女朋友太好了!我听了营长念那封信都感动得想马上到战场,把美国鬼子消灭完。”张连长知道在下午的誓师大会上,轮到杨营长发言。他没讲几句,就拿出小玲跟张连长的信在大会上宣读,他已经感到在场的志愿军官兵非常感动!
    另一个同样什么都说,见什么,总有说不完的话的战士梁小山是长脸,个子矮小的他也走到李东亮的身旁,伸出手拿住挡在他面前的李东亮,往后面一拖。说:“李东亮,你靠边去。”
    “为什么。”李东亮要耍赖般把脸挺起。
    “你一天到黑就从不好好训练,把所有时间花在动嘴皮上。”
    “喂,明明是你,你是这样的人,还说我。”李东亮反应快,马上反击他。两人都笑呵呵的,平时,相互逗对方,战士们都喜欢他俩。
    “连长,别跟他见识。这个人完了,我真不明白,他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如回到湖南老家抱着老婆过日子?”梁小山说。
    “哈!哈!哈!”战士们大笑起来!
    马上就要或即将出发到朝鲜去的志愿军战士们,高兴得在说笑着,仿佛不是去打仗,而是去宴席上作客,一副无限期盼的样子!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农村有两个相好。”李东亮故意撒谎说,满脸嬉笑。
    “你听谁说的?”
    “我听你说的。”
    这时,古排长说:“怎么,你俩要相互攻击?”
    然后,战士们又继续大笑起来。
    这时,杨营长走了进来对张连长说:“张连长,团党委决定提前过境到朝鲜。”
    “为什么?”张连长问。
    因为,要在今晚上过江到朝鲜去的有其他两个军的部队:38军、39军。我们是志愿军四十二军,都要在今晚三个地方过河。我们团要提前过去,然后,是全军
    。我们过了河就往朝鲜南部行军三天,到达黄草岭、扑占岭附近。现在这个时期正是我们志愿军第五次战役的时候。”
    “明白了,营长。”张连长回答。
    “还有,我们第二团在晚上八点三十分前全部过河,然后,是我们四十二军别的部队。”
    然后,杨营长目光严肃而沉稳地把脸转过来大声问:“同志们,准备好没有?”
    战士们立即回答:“营长,我们早就准备好了。”
    “好,十分钟后出发!”
    战士们几乎欣喜地回应道。仿佛为了这事,他们准备了四五天似的。
    然后,杨营长也露出满意而更多是在急于马上出发的神情,他英气的脸舒展开来,一脸是厚道、机敏、可亲的笑容。他立刻亲昵地伸出手拍拍面前的两战士英气带皱的军帽。马上风趣地说:
    “有害怕的、怕死的就回家去。”
    “哈!哈!哈!”战士们愉快地大笑起来。
    然后,杨营长对身边的张连长说:“我们到朝鲜那边再说。我现在还要到张营长、戴营长那里去。”显然,杨营长非常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8 10: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血土穿空阵地倾(十)


         “    ”嗯。”
    “我去了。”杨营长说。转身就走了,仿佛是在对自己说,又好像对张连长说。这时,古排长才想到他们没有吃晚饭。就到被灯光照着的靠白墙的红色柜子里拿出一袋压缩饼干,
    走到连长身边说:“马上就出发了。连长,吃点饼干吧。”
    张连长摇摇头说:“我吃不下。”现在,他肚皮不饿,就想着带领战士们过河到朝鲜去。
    古排长了解自己连长的习性,毕竟,连长不仅要马上把思路投入到即将开始的军事行动中来,还因为自己让强烈爱恋他的小玲热切的牵挂而一直自纠。于是,古排长那正直、明亮、质朴的眼睛看了下神态温厚、英俊的连长的脸,就把压缩饼干放进他紧系着被营房里灯光照在他宽皮带下的军衣包里。
    他想道:连长这回应该吃不下,只有等会在路途上吃了。想到这里,古排长忽然听到了在营房门外面,分别从两边的营房灯光照到黑乎乎的操场地上,有兄弟部队的官兵在门边的地坝上开始在集合的声响。
    仅一会就变成了由班、排长大声的、迅速而催促的杂乱的喊声:“二排集合!三排集合!”等等,紧接着有一个粗声响亮的喊声:“四班,全体集合!" 等等。
    然后是一些战士,从开着的灯光浑黄的营房里,较快地跑出来到灯辉照到的门边黑黑地坝上集合,他们戴着浅黄色军帽,背着叠好的铺盖卷,跑出来时,被身后房里黄黄的灯光照在他们紧系着在他们腰间上的宽皮带而显得非常英武的一黑一亮身影,还能听到吊在他们滚圆屁股上的水壶时不时碰到斜背在背上的步枪碰动时发出的响动,匆匆跑到门边地坝上依次站好。此刻,就要出发过城南边的河到战火熊熊的朝鲜,打击凶恶的美帝国鬼子的意志渗透他们的全身心,个个志愿军官兵都十分的兴奋急切!这时,张连长和古排长已站在他们面前仅四步远的黑明明的视线里。
    ……
    “连长,全连集合好了。”古排长说。
    张连长看到战士们集合好了,现在是出发的时候啦。就立刻说:“同志们,我们等待得这一时刻到了。今晚我们就过河到朝鲜,记住:我们一定要打败美帝国侵略者,保卫中朝人民。”
    “连长,你放心吧!我们坚决保卫朝鲜和平,打败美国帝国鬼子!”战士们非常雄壮地齐声回答道。
    “好。出发!”张连长用充满激情兴奋的心情大声喊道。
    然后,和别的连队一样,战士们向部队大门走去。而这一切,在不短的时间里作出的军事行动仿佛战事来临。……
            现在是1952年8月15日晚上20点半不    战士们就这样排好队,向守在部队铁门旁的两个严肃端着步枪的卫兵走过去。而走在队列旁的张连长和古排长也走过卫兵的身边;在这一瞬间,张连长强烈地感到一种脱离感,就像是他远离了自己最宝贵东西,或者家一样。虽然,这是去打仗,是去仅有一河之隔的朝鲜,可那里就在此刻,处在战争中,那里的无辜贫民正受到美帝国鬼子的枪杀,那里的土地正受到侵略者的践踏,想到这里,张连长就愤恨,心就难受。他想道:那里(朝鲜)的人们太可怜了,太无助了!虽然,张连长和他的战士们都积极向往朝鲜前线,虽然他们已经作出了牺牲的心理准备,可是,未来的路将是怎样的情形?又有多少意想不到的战斗在等着中国人民志愿呢?

    古排长一直跟在张连长的身边,默默地不说话,他明白不太爱说话的张连长一出来,就没有再说一句话。他一直都看着张连长默然走着,他像一个忠实的卫兵总是一步不离自己连长的左右。
    此刻,战士们出了军营大门,往一条小街走去。他们在有一些过往的人们面前走过,这时,从街两边的市民家开着的门窗里发出的灯光照射在战士们匆匆走动着的腿上、身上、脸上,这时的街上,时而黑乎乎时而亮明明的。匆匆走动的战士们似乎很少说话,仿佛都在默然不语地走着,可是张连长同样感到:他们都极为兴奋,因为马上就要过河到朝鲜,说不定在未来的一两天内与美帝国鬼子打仗的激越冲动更是无法按奈,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身边每一个人,是那样的勇敢俱佳、忠诚、坚定,他就更能感到了在战士们中蕴含着一股打击美帝国侵略者的巨大力量!

    队伍在有些时亮时黑的街上匆匆走去。张连长知道沿这条街直接走下去,就是河边。这时,他看见:被街灯的光亮照到在走着的战士们的军帽、背上和被后面战士的头挡住些的前面战士的英武身形,还有越往小街下面走,就越来越安静。过不了多久,他们下到位于小街下面一片黑越越的河边,现在已有多只木船等候在那里。
    这时,初秋的夜色显得微凉,但是,夏日的炎热还没有褪去,显得有些发热。抬头往夜空一看:一片清黑黑的,显得温和、深邃,既是融进了你那有些烦躁身心的镇定剂,又是令人心境爽约的柔曼之夜。此时,空气如温热
    的手,在抚摸你的脸,来自南边的清凉的江风不时向你吹来,令人感到心儿爽朗!而在他们的前面,在静静的令人心境气爽的夜色里,看不清的河水在默默地流动着,仿佛在柔静的夜色里,无影无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9-6-20 06:03 , Processed in 0.07969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