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回复: 8

[原创] 这个冬天不冷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0 22:17
  • 签到天数: 72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7-1 20: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
       外面的风刮得越来越大了,前几天下过的雪也被刮得从树上和房顶上洒落下来。偶尔被风吹进路人的脖子里,给人一丝冰冷,禁不住打个寒战。街上的行人和车子不多,只有朔风肆虐着和老王作伴。
       老王拖着沉重的步子从医院走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后面的日子还能支撑多久,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去对老婆孩子说医生告诉自己的不幸……此时,他只感到浑身无力,人生渺茫。一路上,他踉踉跄跄,好像随时支持不住要倒下去。
       老王真被医生说的情况震惊了,突如其来的消息把他打击得快要瘫倒了。他没想到自己病情会这么严重,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他懵头懵脑地走着,就连这越来越大的风,他都好像没感觉到。脑子里就想着自己的病情,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正在做饭的妻子刘敏迎了出来。她看到老王脸色不好,关切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老王摇摇头:“唉,天冷……”他答非所问,“宝儿呢?还没回来吗?”
       “哦,刚才回来了,说去楼后头玩会篮球,吃饭的时候再回来。”
       “这么冷还刮着风,玩什么篮球?你一会把孩子叫回来,我先躺会,饭做好了你叫我啊。”
       老王有气无力地说着,然后进了卧室,脱下大衣躺在床上。
       刘敏跟着进了屋:“哎呀,你怎么不换衣服就躺下啊?刚从外边回来身上多脏啊!怎么也不脱鞋啊?”,说着就上前帮老王脱鞋,又想把老王拉起来让他去换衣服。
       老王从心里涌出一股厌烦,他闭着眼说了一句:“我要是死了还用换衣服吗?”
       “呸!你瞎说什么!谁没事咒自己呀?就冲这个,你也好不了!”。刘敏数落着老王,她不知道老王为什么说出死的话,只以为他是在单位有什么事不顺心呢。
       老王心里烦得不行,听了刘敏的话他从床上坐起来了。睁开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嗓音似乎有些哽咽地看着刘敏说:“我得了白血病……”。
       语气里透着悲凉,好像现在就要和妻子永别似的那么让人难受。刘敏吓了一跳,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愣在那里。倒是老王站起来,走出卧室的时候用手拍了一下她的肩部,刘敏才从刚才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赶紧追着老王来到客厅说:“怎么回事?你得了白血病?你什么时候得了这个病呀?”。
       “前几天单位普查身体,查出了问题。我没和你说。我刚又去医院复诊了,医生让我明天住院呢……”。
       “啊?”刘敏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感到一阵眩晕,赶紧挨着老王坐下了。
       老王是家里的顶梁柱,要真得了这个病可怎么好?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炸得刘敏骨软筋麻,心里直哆嗦。眼泪就像断线珠子似的一串串往下滚,她还来不及想别的,心里一难过眼泪就流出来了。老王伸手从茶几上的纸盒里抓了一把面巾纸,递到刘敏手里:“给,快擦擦!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
       刘敏抽泣着说:“这可怎么好啊!你赶紧住院治疗吧,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把你的病治好。”
       说完也不等老王的反应,她站起身出去,到篮球场找儿子小宝去了。
       小宝正在后院里打篮球,听说爸爸得了白血病,他倒不如妈妈这么紧张。他从篮球架子上拿下自己的衣服,边穿边安慰着刘敏:“妈,您先别着急。现在白血病能治疗,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大不了让我爸换骨髓,我可以给他,就是别让他有思想负担就行了。”
       刘敏听小宝这么一说,心里好受点了。刚才她也是一着急,就忘了还有换骨髓这一招能治疗。不过换骨髓的手术费用听说很高,还有后续治疗什么的,想到这里她和小宝说:“你刚参加工作,咱们家也没多少钱,你爸看病的费用咱们得想办法了。”
       “先别考虑钱,明天送我爸住医院的时候,问问医生再说吧。您先别着急,有我呢。”。小宝真是长大了,他的一席话,让刘敏心里安定不少。
       老王住院了,亲戚朋友们自发地筹集了资金,再加上申请了特殊医保,估计第一阶段的费用没有问题了。
       亲戚们凡是能来做配型的,几乎都找来做配型了。万一小宝的不合适,还可以用老王姊妹们的。一周后,医生把刘敏和小宝叫到办公室,表情严肃地对他们说:“老王的骨髓配型结果出来了,亲人的都不合适。看看是不是到中华骨髓库去找找?如果有合适的再考虑手术,但是需要等待。这段时间先给他做着治疗。”
       小宝和刘敏走出办公室并没有回到病房,他们不想让老王知道这个消息。现在要做的,就是筹备资金,用别人的骨髓那就费用更大了。
       老王的大妹玉红听到这个消息,开始的时候也是一样着急绝望。她想的是自己兄妹三个,就一个哥哥,出了这种事怎么办呢?还是丈夫老刘提起一个人来,他说:“还有一个人你们没找呢,说不定希望在她身上。”
       玉红这才想起丈夫提起的这个人是谁,她有些为难地说:“你是说让我去找找我哥和前妻的那个孩子?”
       “对呀,你们应该找找。这么多年了,那孩子早已经长大了。不是我说你们家不好,当初你妈要是不鼓动你哥离婚,说不定还没有这种事呢。你哥做得那事真不怎么样!”。老刘终于把这么多年对老王的意见说了出来,心里感觉挺痛快的。
       玉红早就知道丈夫对哥哥不满意,她只好解释说:“嗨!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当初也是我妈,就非得要孙子不可,怕我们老王家断了根。我哥生个女孩,我妈要死要活地闹,我哥也是没法子。”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你最好撞撞运气去,看那个孩子认你哥不认。这么多年了,谁知道人家怎么想?你们连抚养费都没给过,不认也正常。”,老刘又是数落着老马一家。
       玉红无法接老刘的话茬儿,她给妹妹玉琴打了电话。当下说好要和嫂子刘敏商量一下,最好去找哥哥的女儿。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有救命最要紧。
       刘敏正在病床前给老王弄毛巾擦脸,玉红在门口探了一下头,叫她:“嫂子,你出来一下。”
       刘敏不知道怎么回事,放下手里的毛巾就要出去。老王一把拉住她:“别去,有事让她和我直接说。”
       老王已经知道自己配型不成功,他小妹玉琴早上来看他的时候,已经和他说了。也透露出要找找他前妻和孩子的意思,老王没有答应。他这辈子的心事,就是这个自从离婚,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的女儿。
       玉红看嫂子还没出来,就走到病房里,假装没事人似的进来瞧瞧。老王冲着刘敏努努嘴,刘敏就向门口走去。玉红一看也要跟着走,老王叫住了她:“玉红,你先别出去,我和你说点事。”
       玉红只好站住了,她问哥哥:“干嘛?有什么事?我还想和嫂子说话呢。”
       “你是不是想说要去找那个丫头?今天早上小妹已经和我说过了,我没同意。当初分开的时候,已经明确表示没关系了,现在我也不许你们找她。我这辈子对不起她,没养过她,凭什么有病了找她?那我还是人吗?”。老王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再说了,当初嫌她是个丫头我才和她妈分开的。一晃30多年了,我一次也没见过她,不知道她会有多恨我呢。”
       老王说着这些,就像说着别人的故事,平静得语气根本就听不出来是他自己的经历。可玉红还是感觉到哥哥表情上的微妙变化,她知道,其实哥哥心里是后悔,后悔当初做的错事。
       玉红点点头走了出去,她还是决定找一找哥哥的前妻。找找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侄女,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们就不放弃。
       二、
       老王走在一条漆黑的小路上,好像什么也看不见。他心里直打鼓,心说这是哪呀?这么荒凉,怎么没来过这里呢?好像在远处有他想去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他越走越累,正不知道是否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发现前面有哭声。好像是个孩子,老王紧走两步想问问怎么回事?谁知到跟前一看,哭声忽然没有了,孩子的脸也看不清楚。老王想再近点,就在他低头的时候,孩子不知怎么变成了一只大老虎,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咬他。吓得老王转身就跑,老虎就在后面追。老王实在跑不动了,心说我命休矣!忽然就醒了,醒来才发现是个噩梦,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
       老王再也睡不着了,他反复琢磨着这梦境意味着什么呢?肯定是自己年轻时候做的那件亏心事,到现在想起来还老揪心地疼。
       老王在25岁那年得了个女儿。因为重男轻女,也因为不喜欢老王前妻,他妈非要让他离婚再娶。老王那时候还年轻,平时虽然也和妻子闹点小矛盾,但感情还可以。实在被老妈烦得够呛了,他就离家出走了,扔下月子里的前妻没人管。老王的岳母来了,一看女儿受这委屈,当即把母女俩接走了。前妻的哥哥找到老王,把他狠揍了一顿,并放下话:妹妹说了坚决离婚!从此以后孩子没有老王这个爸爸。
      老王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也无颜再见妻子,就听从母亲的话离婚了。离婚的时候他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可是被前妻拒绝了,老王也就死了想再见孩子的心。
       后来老王再婚有了儿子,又看着儿子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时候,他的心没少隐痛。一想起被自己遗弃的前妻母女俩,他夜里就睡不着觉。尤其是最近几年,可能岁数大了的缘故,老王也想知道女儿的近况。他曾几次偷着去前妻住的地方看孩子,可是他不认识哪个孩子是自己的女儿。他也无法和别人打听孩子的消息,他连女儿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这件事折磨了他很多年,现在得了病,知道骨髓配型都不合适,他也想过让家人找找女儿。他不想死,他还没活够,女儿还不知道他是亲生父亲。可是现在这种状况怎么还能去找女儿呢?就是找到了,女儿也会恨自己抛弃了她!老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他被心里的悔恨、内疚折磨得快要崩溃了。
       天大亮了,刘敏来看老王,照顾他的洗漱。看老王有些精神不振,很萎靡。她以为是老王被病情闹得情绪不高,就想说点什么来提提老王的精神。在搀扶着老王上厕所的时候,她好像不经意地问:“老王,你以前还有个女儿啊?为什么没和我说过?”
       “和你说什么?这么多年没来往,我都不认识她。”,老王脸色苍白,仿佛站不住似的。他有些心虚地看着刘敏,长出了一口气,又接着说:“玉红他们和你说了?”
       “嗯,我知道不赖你,是你妈拆散了你们。再说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也看开了。我和你说这事不是计较你以前,是为了你今后。我赞成妹妹他们去找你女儿,我也想跟着他们一起去找呢。”
       “不许去!谁也不要去找!我不认她!”,老王说着这话,好像耗尽了浑身的力气,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刘敏也有些心酸,她虽然不明白老王当年是怎么想的,但现在的心情可以理解。她好言好语地劝着老王:“好、好,我不提了还不行吗?你也别起急了,身体要紧。”
       虽然老王坚决反对,玉红和玉琴还是去找了老王的前妻。不过他们白跑了一趟,原来老王前妻住的地方早拆迁了。她们又去了派出所打听,人家管户籍的警官说:“你们说的这个陈志芬不是单身,再婚都20多年了。她是有个女孩儿,可几年前就出国了。”
       玉红一听有些着急,她说:“谢谢您警官,您能帮我们查查陈志芬现在住在哪里吗?我们有急事找她。”
       “人户分离现象太严重,我们这里没有记载她现在住在哪里。除非她身份证丢了,来这里办才能找到。不然真联系不上。你们再想想看,有没有其他线索?”
       这姐俩商量半天,只好把老王现在患病,急需骨髓配型的事情说了。这是救命的事,警察也不敢耽误,只好帮忙联系半天。找来找去,找到了一个街道居委会的知情人,说陈志芬现在住在西四环香山附近的一个小区里。
       三、
       晶晶最近很开心,她的学术论文登载在世界最权威的英文版专业杂志上。眼看着今年就要博士毕业了,她就读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学院已经向她伸出了橄榄枝,邀请她担任该校的副教授。她正准备利用圣诞节的假期,和丈夫郝岩一起回国看望母亲。
       “晶晶,你的电话!”,丈夫郝岩在楼下的客厅里喊着晶晶。
       “来啦!”正在收拾东西的晶晶,答应一声就往楼下跑。她就猜到了,电话一定是母亲打来的。
       放下电话,晶晶有些困惑。她和郝岩说:“我妈挺奇怪的,说不让我回国呢,怕咱们来回折腾累。前天不是说好了要回去过圣诞的吗?怎么又变卦了呢?”
       郝岩说:“机票都订好了,咱们还是回去一趟吧。要不你晚会再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他怎么回事不就行了吗?也省得你不放心。”
       晚饭后晶晶正要给家里打电话,就听到电话铃响了。她赶紧拿起听筒,那边传来爸爸亲切的声音:“晶晶啊,该睡觉了吧?”晶晶一听就笑:“爸,我刚吃完饭呢。我正想给您打电话呢,我妈怎么又来电话说不让我回去呢?”
       “哦,你妈怕你们累着。不过我想你们了,你弟弟小凯也想你们呢。你要是想回来就回来吧,我还有事和你商量呢。”。晶晶爸电话里的意思非常明显,还是希望晶晶他们回去。
       “好,我们机票都订好了,明天下午就走,后天就到家了。”,晶晶有些兴奋,她两年没回家了。听说家里搬了新家,她特想回去看看呢。
       北京的冬天干冷干冷的,没风的日子还好点。天气预报这两天有雪,人们都盼着赶紧下起雪来净化一下空气呢。谁知道天气一变,老王的病情也加重了。医生把陪床的小宝叫到办公室里和他谈:“你们家上次说的找骨髓的事情怎么样了?你爸爸的情况如果再拖下去,估计也就能坚持两、三个月的时间了。”
       小宝一听心里更着急了,他说:“大夫,还请您用最好的药,尽量维持我爸的生命,我们这边再加快速度。人已经找到了,就是在国外还没回来呢。”
       医生点点头表示理解,小宝也就走出办公室。他拿出手机给玉红打了一个电话:“大姑,刚才医生说我爸情况不好,您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
       玉红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哥哥没多少时间了。可是这边虽然找到了陈志芬,可她和玉琴刚一去,就被哥哥的前妻轰出来了。她甚至连为什么来找她都不让她们说出来,还是陈志芬的老伴儿李金生,看她们姐妹挺难堪的,才追出来问了原因。
       现在侄子又提起这件事,她真为难。心说再去吧,还怕陈志芬不理,不去哥哥这边又情况有变。万一那孩子的骨髓和哥哥配不上,但哥哥在去世前知道了女儿的现状,可能也心安点。不管怎样,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是再去一趟吧。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试试看。
       晶晶他们下了飞机直接打车回家了。陈志芬一看她们回来了,不高兴地唠叨:“不是说不让你们回来吗?怎么还回来?这大冷天的,在家休息几天多好!”
       “哎呀,妈!我不是想您了吗?不回来看看您和我爸还有小凯,我不放心啊!”,晶晶搂着妈妈有些撒娇地说着。
       小凯是个大学生,平时住校。那天家里来人找妈妈的时候他正好在家。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把那俩女的轰出去,但从父母的谈话里,他大概明白了:那俩人是妈妈前夫的妹妹,好像来找姐姐的。
       现在看见姐姐回来了,他想问问姐姐怎么回事,可是妈妈老在身边,他也不敢问。只好接过姐姐的话茬说:“姐,姐夫,今晚咱们去外边吃饭吧,我请客。”
       “哪能让你请客?等明天吧,明天咱们全家都去外边吃。我和你姐姐请客。今天咱们都在家吃,你姐早就想吃妈做的饭了!”,郝岩替晶晶回答弟弟。
       “是呀,我就想吃妈做的烧茄子。”,晶晶说着就放开妈妈转过身来对弟弟说:“等爸下班,让爸给我做一顿炸酱面,我太想吃爸做的老北京炸酱面了。”
       陈志芬也想女儿,她两年没看见晶晶了。尤其是那天老王的妹妹们来过之后,她想到晶晶出生的时候,还有女儿小时候,自己带着她艰难度日的情形,就更对晶晶心疼和想念了。她不想让女儿她们回来,是不想让老王家找到晶晶。心想你们早干嘛去了?当初你老王义无反顾地走了,自己的女儿连看都没看一眼,那么狠心地把我们抛弃了!现在又想找孩子回去,做梦去吧!我才不会让你们找到她。你有病了,想起孩子了?活该!报应!陈志芬不止一次在心里这样骂着老王。
       晚上李金生回来,看到女儿晶晶夫妻已经到家了,高兴得拉着郝岩问长问短。炸酱面做得好吃极了,晶晶和郝岩每人吃了两大碗。饭后晶晶要刷碗,陈志芬不让,她对女儿女婿说:“你们刚回来,快歇着吧!让小凯刷碗,你们别管了。”
       李金生接过妻子的话茬:“对,你们别管了。刚才我回来的时候外边下雪了,谁出去看雪景去?我想到小区花园里面遛遛呢。”
       晶晶一听,就知道爸爸这是想利用遛弯和自己说事。刚才做饭的时候自己进去帮厨,爸爸已经暗示自己说有重要事情要说。她马上说:“我也去看雪景!郝岩你去不去?在美国想看下雪还不容易呢。”
       说完就穿衣服,也不顾妈妈的阻拦和郝岩的反对,非要跟着爸爸出去。郝岩只好也穿上棉衣,随着晶晶和爸爸一起出去了。
       小凯看见人们都出去了,他对妈妈说:“妈,您不让我姐回来,是不是为那件事?”。
       “哪件事呀?你别瞎胡说!和你没关系!”,陈志芬虽然吼了一嗓子小凯,可心事又被儿子勾上来了。
       李金生看晶晶和郝岩都跟自己出来了,就提议说:“咱们去街对面的茶馆坐坐吧,我没带钱,还得让你们破费。”
       “看爸说的,我们请您喝茶不是应该的呀?一家人还老这么客气。”郝岩笑着说。
       茶馆里人不多,靠窗的位置被几对年轻人占领了。三个人在茶馆里选了个靠里面没人打扰的地方坐下了。晶晶说:“这里不错,可能是因为下雪,人不多更好,咱们说话方便。”
       李金生坐下后要了一壶上好的龙井,郝岩赶紧张罗着给岳父和晶晶每人倒了一杯。然后小两口坐下恭恭敬敬地看着李金生,等着听他说重要消息。
       老李用探寻的目光看着晶晶说:“晶晶,我要和你说的这件事,是关于你的身世。虽然你知道我不是你亲生父亲,但咱爷俩的关系比亲生的也不差,你说对吗?”
       “哎呀爸!您说什么呢?在我心里,您就是我的亲爸!我从懂事起,就是您接送我上幼儿园,上学。又是您给我开家长会,我生病,都是您带我去医院。我大学毕业出国留学,都是您帮我办理和支持我做我妈的工作,我从来也没想过您不是我亲爸呢。”,晶晶说着,心里产生一丝疑虑,爸爸今天为什么说这个?
       “是呀!在我心里也是,咱爷俩除了没有血缘关系,可感情真比亲生的还亲呢。”。李金生说着,心里也很感动和幸福,他为有这样一个懂事和优秀的女儿骄傲。不过他还是决定把老王的情况告诉晶晶,让晶晶自己决定该怎么做。
       “晶晶,你知道你妈为什么不想让你回来了吗?前几天咱家来了俩人,是你的亲姑姑。”
       老李刚说到这就被晶晶打断:“爸,您别说了,是不是我妈不想让我认他们?我不认就是,我也不想让我妈伤心。这么多年了,我亲爸早死了,姑姑认不认也没什么。”
       “你听我说完,先别着急。”,李金生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又接着说:“原来你妈说你亲爸死了,那是骗你的,你亲爸和你妈在你很小的时候离婚了。现在他得了白血病,要换骨髓。那是你亲生父亲,能不能帮他,全看你自己。我的意见是你休息两天最好去做个检查,毕竟挽救他的生命最重要。”
       晶晶惊呆了!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爸还活着,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不来看自己?为什么妈妈要说他死了?她有些控制不住地大声说:“爸,您骗人!您就是我亲爸!我不认识那个人!”
       说完眼泪就像决堤的潮水一样涌了出来,郝岩赶紧用纸巾给晶晶擦眼泪,又把晶晶搂在怀里用手轻拍着她表示安慰。李金生什么都没再说,他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他想让晶晶小两口好好消化一下这个消息,毕竟这件事情太大了!
       郝岩的吃惊也不小,他根本就不知道晶晶父女不是亲生的。现在出了这件事,晶晶肯定一时接受不了,就连他也震惊得半天才缓过神来。
       “晶晶,你先别哭!咱们还要再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先喝口水平静一下心情吧。”。郝岩说着就让晶晶自己坐好,他站起身来,也走到窗边。和岳父一起边看飘落的雪,边问岳父:“爸,到底怎么回事?”。
       “晶晶父母离婚是因为她奶奶的挑拨,离婚的时候你妈说不让他认孩子,断绝关系了。所以他也就没来找过晶晶。现在生病了,要换骨髓。可他全家人的都不合适,只有看晶晶的了。你们好好商量一下,能不能为他做出牺牲?毕竟这对晶晶来说是个大事。可亲生父亲有难,看着不管,那也说不过去。你说呢?”,老李把情况简单地介绍给郝岩,他不想把事情弄得复杂,怕影响晶晶的情绪。
       郝岩点了点头,他又走回座位上挨着晶晶坐了下来,伸出胳膊去搂着晶晶。晶晶趴在桌子上,这会已经不哭了。她在想,妈妈既然不让自己回来,就说明妈妈恨他前夫。不然妈妈不是那种见人有难就看笑话的人,肯定那个人把妈妈伤得不轻。可是看爸爸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去帮那个不认识的亲爸。如果知道这件事不去帮的话,自己这辈子良心上也过不去。
       要说给自己亲爸献骨髓,从本心说晶晶并不愿意。她虽然不明白父母为什么离婚,就冲着他一次也没看过自己,对亲生女儿不管不顾。一扔就是三十多年,她在心里对亲爸没有一点好感。记得小时候幼儿园开家长会,别人的爸爸妈妈都去,只有自己妈妈一个人去。她曾问过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我爸爸干什么去了?”
       妈妈用力把晶晶抱紧:“你爸爸生病死了,你没有爸爸了。”。晶晶不懂自己爸爸为什么会死?可是再问,妈妈只说:“等你长大了就懂了。”
       后来还是李金生爸爸老来帮妈妈,干一些妈妈干不了的事情。在邻居们的撮合下,晶晶极力支持李爸爸和妈妈结婚成为一家。从那以后,晶晶觉得自己太幸福了,不但有妈妈的疼爱,又有了更疼爱自己的爸爸。开家长会再也不是妈妈一个人去了,晶晶那时候见了老师就说:“我爸爸回来了!我有爸爸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晶晶从来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亲爸爸。现在忽然听到他的消息,晶晶真的从心里不能原谅他。不管什么原因,把自己扔下三十多年都让人不能原谅。
       正在思前想后不知怎么办的时候,郝岩回来坐到身边了。她问郝岩:“你说我该怎么办?从来没见过面的亲爹需要帮助,我管还是不管?”
       “爸爸真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他在这时候选择了向你说明真相,并希望你去帮助他妻子的前夫。他的境界非常高,咱们应该以他为榜样去做。你说呢?”。郝岩没有直接回答晶晶管还是不管,而是用夸岳父的方式,间接地回答晶晶的问话。他知道,晶晶冰雪聪明,而且善良宽厚。虽然现在一时想不通,也许明天就会改变决定。
       “我可以管,但是我不想认这个人。毕竟他给了我生命,但是我绝不可能原谅他!”
       “事情过去了很多年,你不知道他的时候并没有记恨他。现在知道了他还在,而且需要帮助,能帮他我们还是帮他吧。毕竟他是你的亲生父亲,就是陌生人有难,需要我们时,我们是不是也会毫不犹豫地帮忙呢?”。
       “嗯,我考虑一下吧。”,晶晶心里明白郝岩说得对,就是一时还转不过弯来。
       “好,无论你怎样决定,我都尊重你,支持你!我相信你能把这个坎儿迈过去!”。郝岩说着,把晶晶的手紧紧握住,传递着自己身上的温暖,也为了坚定晶晶的决心。俩人彼此相视一笑,那份甜蜜的爱情,就像甘甜的乳汁,滋润着晶晶有些渴望安抚的内心。她站起身来,和郝岩一起走到爸爸跟前,把手搀扶在爸爸的胳膊上:“爸,咱们回家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马路上行人不多,洁白的雪花依然飘飘洒洒地漫天飞舞,给大地铺上一层厚厚的冬装。父女三人踩着“嚓嚓”作响的厚雪往家走去,李金生心里感到很安慰,晶晶没有让他失望。女儿小时候他就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待人真诚热情,又善良宽厚,而且极其聪明的好孩子。其实妻子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是她用自己的言行影响着孩子的成长。老李想着,这件事还是要做做妻子的工作,让她把恨彻底忘掉。
    四、
       老王的病情越来越重,已经起不来床了。刘敏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和儿子小宝说:“咱娘儿俩和你姑姑去一趟陈阿姨家,就是给她下跪磕头,也要求得她的原谅。让她把你那个没见过面的姐姐找回来,要是骨髓配型还不行,那就是天意。万一要是行,你爸就得救了!”
       小宝当然愿意去,从得知自己还有一个姐姐的时候,他就盼着能见到、相认这个姐姐。老人们过去的恩怨不能再延续到他们这一辈了,独生子女的滋味他真是尝够了,有个姐姐的感觉真好!虽然没见过面,但在他心里,这个姐姐已经住进来了。
       玉红和玉琴带着小宝和刘敏再次敲响了陈志芬的家门,晶晶去超市买东西了没在家,这次是郝岩开的门。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门外的四个人:“你们找谁?”
       “大哥,我们找陈志芬阿姨,她在家吧?”小宝嘴甜,看见开门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他赶紧说。
       郝岩心里明白了,这几个人是来找晶晶的。他点点头说:“请进,她在家。”接着就走到厨房门口,和正在做饭的岳母说:“妈,有人找您。”
       陈志芬答应着问:“谁呀?”就往外走,当看见来的这几个人之后,心里的怒火直往脑门上窜。她大声说:“出去!我不认识你们!不是说了不让你们再来了吗?怎么还来?郝岩!把他们轰出去!”说着就转身回来,继续回到厨房,可是再也没有心情做饭了。
       玉红追过来叫着:“大姐,您听我说两句。这俩是我嫂子和侄子,他们也是来求您的!”
       玉琴也说:“陈大姐,求您开开恩,听我们说几句吧。”
       陈志芬在厨房里气得流下眼泪,她心里的恨没人能理解,也不好和孩子们说。当初她生晶晶刚三天,老王就离家出走了。是娘家的邻居李金生蹬着平板三轮车和母亲一起把自己接回娘家的。晶晶大点以后,老李又帮着接送幼儿园。本来自己不打算再嫁人了,后来看到老李对晶晶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她才嫁给了老李。好不容易平静生活了这么多年,忽然又冒出来老马要认孩子这事,还是给他做骨髓移植,这个现实,陈志芬无论如何也不想接受。
       小宝看陈志芬不理他们,自己在屋里落泪。他走到厨房门口跪了下来:“陈阿姨,我爸爸当初对不起您和我姐姐,我替他下跪给您赔罪!”
       看到小宝跪下了,陈志芬有点不落忍。刘敏看陈志芬没说什么,她也走到厨房门口:“大姐,我知道老王当年对您干了缺德事,我也替他给您下跪赔罪!看在他马上就要不行了的份上,还请您原谅他吧!”说着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哭着也要下跪。
       郝岩抢上前去一把拉住了刘敏:“阿姨,您别介呀!快坐下说话,大家都坐下说话。”说着就把他们几位让到沙发上,只有小宝还跪在地上。郝岩知道,岳母心软,看不了这个情形,马上就会让小宝起来的。

       正在这个时候,门开了,晶晶从外面买东西回来了。她一看屋里这样,心中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了。她没理来人,几步走到厨房门口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放,看着小宝说:“你是谁呀?干嘛还跪着?起来吧。”
       小宝看晶晶是个大姐姐,长得亲切,好像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很像爸爸。他心里认定了,这个一定是自己的姐姐。他听了晶晶的话站了起来,对着厨房说:“陈阿姨,您看在我姐姐的份上原谅我爸爸吧,他现在快要死了,心里也在为当年那件事忏悔呢!”
       陈志芬就是再怀恨当年的老王,可晶晶毕竟是他的女儿。虽然心里万分不乐意,但是当着晶晶,她也不好说什么了。
       小宝追着晶晶叫着:“姐,我要没认错,你就是我亲姐吧?快救救爸爸吧,他快不行了!”
       晶晶实在接受不了这种形式的相认,她反感地走进自己屋子把门关上。小宝尴尬地站在外面,对着屋里说:“姐,我求求你了!救救爸爸吧!”
       郝岩看着来的这一家人都悲伤地抹着眼泪,他也有些心酸。心说真是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他明白,问题不在晶晶身上,晶晶已经决定要给亲生父亲捐献骨髓了。现在是岳母还不同意,看这样这家人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只能更激起岳母的反感。想到这里他说话了:“你们好,我是陈志芬的女婿,我叫郝岩。你们听我一句劝,几位还是先回去吧。请放心,这件事我们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请把联系电话留下,回去等我们的消息吧。”
       说着他伸出手来,冲着门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玉红姐妹拉着还在掉眼泪的刘敏说:“谢谢!谢谢!”
       刘敏站起来给郝岩鞠了一躬,嘴里说着:“谢谢,谢谢你们救救老王!”
       小宝挺机灵,他也给郝岩鞠了一躬:“姐夫,请您允许我管你叫姐夫吧?您帮忙做做陈阿姨和我姐姐的工作,这是我的电话,有事您联系我。”
       说着他拿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名片,双手捧着递给郝岩,上面是他的工作单位和姓名电话。
       郝岩伸手接过名片,说了一句:“我们刚刚回国,还没来得及换号码呢,你记一下我岳父的电话。”说着就把李金生的电话号码告诉小宝。
       小宝和刘敏再次给郝岩鞠了躬,这让郝岩有些不好意思。玉红冲着玉琴使了个眼色,俩人走到厨房门口,玉红对陈志芬说:“大姐,请原谅我们两次冒昧打扰,实在是我哥快不行了,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为当年母亲的错误给您道歉,请您原谅!”说着她们也站在厨房门口给陈志芬鞠躬。
       老陈转过身去表示不接受,郝岩一看她们下不来台了,只好说:“两位阿姨请先回去吧,一切等我通知好吧?”
       等四个人走了之后,晶晶从屋子里头出来了。她并不想认亲生父亲一家,但是救他的命看来不做也不行。她来到厨房和妈妈说:“妈,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我都不计较他遗弃我了,您还计较什么?您和我爸过得多幸福啊,你们不但有我,还有弟弟小凯呢。这么一想您就不生气了,您比他过得好!爸爸健康,您也健康!我只有李金生一个爸爸。”
       郝岩跟着说:“对呀,妈!您日子过得多幸福!小凯今年大学就要毕业了,我们也在美国拿了绿卡。等我爸退休了,您和我爸也去美国住些日子多好,何必老想着过去呢。我知道您其实心里早放下了以前的事,只是一时转不过弯来。是吧?”
       听着女婿这半哄半恭维自己的话,陈志芬心里亮堂多了。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就你会说话,那你做饭吧,我把这事好好和晶晶说说。”
       “好嘞!得令!”郝岩故作轻松地开起了玩笑,然后走进厨房开始忙着切菜。
       晶晶看妈妈脸色转过来了,就凑到妈妈跟前说:“妈,您别说了,我爸都告诉我了。人不能在仇恨中生活一辈子,那样就是对自己不公平。我们要忘记过去,好好活着,每天都让自己高兴快乐。好不好啊,妈妈,您答应我好不好?”
       看着妈妈点了头,晶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明天就去做检查,不过我不想和他见面。成不成就看他的运气了,我是他最后的希望,我心里也希望能帮他!”
       五、
       第二天李金生请了假,他拉着陈志芬陪着郝岩和晶晶一起去了医院,并顺便到医生办公室去了解一下老王的情况。陈志芬并不想见老王,李金生只好自己站在病房外隔着玻璃远远地看了看老王。
       印象中的老王还应该是年轻时候的样子,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长得不错,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可是现在看见的老王已经早没了当年的影子,消瘦得几乎没有了原来的模样。化疗让他一根头发也没有了,两只大眼睛一点精神也没有,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李金生心里一阵心酸,他记得老王比自己还小两岁呢。当年老王和陈志芬结婚的时候,作为邻居,老李还送了礼物。要不是他自己离家出走,陈志芬也不可能嫁给自己。
       想到这里,老李心里也感叹着命运无常,谁知道三十多年后的今天,老王会是这个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呢?
       检查很顺利地结束了,一家人回来之后就不再提起这件事。老李也没有和妻子说起老王在病房里的样子,他让郝岩给小宝打了个电话,说让他们耐心等待医院的最后消息。
       一周后,结果出来了,晶晶的骨髓各项指标正好能和老王完全匹配上。刘敏听说后高兴地给亲戚们打电话,除了报告这个好消息之外,她还为晶晶准备了一笔钱。不光是为了答谢晶晶,也是真诚地希望,为晶晶和妈妈能原谅老王年轻时犯下的罪孽做点补偿。
       手术那天除了陈志芬,所有的亲人都来了,就连小凯也在学校请了假。他和小宝岁数差不多,俩人很快就聊到一起成了朋友。他们的话题离不开晶晶,离不开这个有着大爱胸怀的、善良的姐姐,都为自己有这样一个姐姐骄傲。尤其是小凯,他给小宝讲姐姐有多么优秀,小时候怎么疼爱自己,让小宝好不羡慕。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晶晶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大家都涌上来问候。小宝看见晶晶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下跪,他流着眼泪说:“姐,我的好姐姐!我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表达清楚,你认下我这个弟弟吧!我要和小凯一样做你的弟弟!”
       晶晶笑了,她心里也为自己能给亲生父亲献骨髓欣慰。不管他对自己如何,挽救他的生命还是必须要做的。这一刻看到小宝跪在自己面前,晶晶心里又升起一股柔情,毕竟这是个和自己有着很亲近血缘关系的人。她伸手摸摸小宝的头说:“好弟弟,起来吧。”
       小宝高兴得恨不得跳起来,他大声说:“我现在有姐姐了!我姐姐认我了!有姐姐真好啊!”
       说着就和小凯抱在一起,刘敏和玉红玉琴还有李金生郝岩他们都在一边看着他们笑。
       老王手术很成功,他醒来的第一个心愿就是想见见给自己捐献骨髓的女儿。术前他病得厉害,没人告诉他谁给自己捐献的骨髓。醒来后他想明白了,这一定是自己的女儿救了自己,是女儿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老王心里真是翻江倒海呀,什么滋味都有。想起30多年前自己做的那种事,想想还不如死了来得痛快。他含着眼泪对刘敏说:“我闺女在哪?我要见她,我要当面给她赔罪,我对不起她和她妈啊!”
       刘敏看老王动了感情,赶紧安慰老王:“人家孩子有工作,假期就几天。现在回美国去了,这都耽误人家好长时间了。你也别难受了,医生说情绪波动对恢复不利。你好好的,将来见面的日子多着呢,不在这一时啊。”
       晶晶和郝岩回美国的那天,天气格外好。一早上就阳光明媚,一丝风也没有。天气虽然还是很冷,可人们心头都暖融融的。小宝和舒敏还有玉红姐妹都来机场送他们了。看着年过半百的两位姑姑,还有老王的妻子刘敏,晶晶不知该和他们说些什么,她和她们每个人都拥抱了一下表示亲热。刘敏把自己准备好的那个红包递到晶晶手里说:“闺女,你拿着,钱虽然不多,但这是我们全家的一点心意。”
       晶晶并没有接过那个红包,她笑着对刘敏说:“阿姨,老王爸爸身体还没恢复,用钱的地方还很多,我不缺钱,您留着给他用吧。”
       晶晶的一席话把刘敏感动得热泪盈眶。小宝最后一个走上前来,抱着晶晶说:“姐,你放心吧!陈阿姨和李大爷他们俩就是我的亲人,我已经改口叫陈妈妈和李爸爸了。小凯就是我的亲兄弟,我们在北京等着你和姐夫,明年的假期咱们再见。”
       晶晶哽咽着点点头:“好的,我们明年再回来。告诉老王爸爸,祝他早日恢复健康,我们在美国等着他康复的好消息!”
       飞机起飞了,晶晶还在抹眼泪,郝岩握着晶晶的手说:“别难过了,这次圣诞假期虽然延长了,但这个冬天咱们过得真有意义,你说是不是?”
       晶晶抬起头来,露出一脸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再见了北京!再见了我的亲人们!我爱你们!晶晶在心里这样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7-1 20: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太大了。

    点评

    大吗?我看不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3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7-7 12:21
  • 签到天数: 114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7-7 12: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一篇正能量作品!

    点评

    谢谢支持和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3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9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7-7 16: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感动的真爱故事,满满的正能量,欣赏!

    点评

    谢谢支持和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3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7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7-8 09:1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精彩,细读中!

    点评

    谢谢支持和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3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0 22:17
  • 签到天数: 72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吗?我看不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0 22:17
  • 签到天数: 72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山飞鸿 发表于 2018-7-7 12:16
    欢迎!欣赏一篇正能量作品!

    谢谢支持和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0 22:17
  • 签到天数: 72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鹿城飞侠 发表于 2018-7-7 16:00
    令人感动的真爱故事,满满的正能量,欣赏!

    谢谢支持和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0 22:17
  • 签到天数: 72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冬风无痕 发表于 2018-7-8 09:19
    小说精彩,细读中!

    谢谢支持和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7-18 14:56 , Processed in 0.09713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