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回复: 3

[原创] 改革春风吹满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1 22: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江城子 于 2018-6-11 22:39 编辑


   科长老吴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办公室,七点三十分,前后差不上两分钟,虽然机关的考勤时间是八点三十分,即使在单位吃早餐的人,也大都在八点前后才到,在家吃早饭的,则到得更晚,但他却天天如此,雷打不动。人过了五十,睡眠越来越少,好在质量还行,白天精力也够用,再加上他住得离单位不远,上下班都是步行,节能减排绿色环保,且不受交通状况的影响,每天踩着广播里《新闻和报纸摘要》悠扬的结束音乐走出家门,自然准点到达。老吴是个凡事讲求精确的人。
   如今的老吴特别享受早晨的这段时光,每天六点不到起床,由于老伴也在政府工作,单位食堂同样供应早餐,自从儿子上了大学之后的这些年,他们除了周末,家里从来没做过早饭,因此就有了足够的时间,打打太极,浇浇花,喂喂鱼,这两样东西都让他伺候的挺好,一条血红龙鱼已经养了快六年了,超过半米长,鱼缸都换过一次。阳台上的灯笼海棠、绿萝、虎皮兰也都茁壮,鱼缸换的水正好可以用来浇花,生态循环,和谐共生。
   每年开春之后,老吴还会种些菜,生菜,小白菜、芹菜,弄得挺大的阳台满满当当,都快无处下脚啦!他跟老伴商量着,等他俩都退休了,公积金全部提出了,换个一楼带院子的房子,多种些菜,种些花……
   老吴在三十多岁时被提拔为副科长,那时候他还是小吴,想当年业务还没有实现完全的电脑化,很多工作还是手工或半手工,小吴写材料、做报表样样拿得起,既快又好,差错极少,再加上人勤快嘴也甜,领导和同事都认可,更是深得老局长的喜爱,后来四十多岁时当上了科长,三年之前又交流到业务二科,直到今天。
   从懵懂的小白,到如今的元老,老吴在机关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老大局长都已经历过五六个,对风格各异的操作早已经熟稔于心。他时常想,在其位谋其政,把自己分内工作努力做好,是自己工作几十年最聊以自慰的,其它的想太多没有意义,机关里的事儿,有时一日如数年,有时数年如一日,节奏根本不是一个小科长,甚至局长可以控制的。有些东西,我们再怎么强调再怎么努力去试图改变它,但始终不会有太大变化,因为人们根深蒂固的想法没变;而另一些东西,我们从未想过要改变它,但变化却在慢慢地发生,因为这个世界在变。
   今天,早到的老吴像往常一样,先是把茶沏好,然后慢条斯理地带上老花镜,开始整理桌面上堆积的各类未办文件,以便于一上班就可以把工作布置下去。他瞥了一眼放在最上面的那份,标题是《关于进一步转变作风提高工作效能的实施意见》,这是两个月前刚到任的大局长经过深思熟虑全面调研之后,面向局机关下发的第一个文件,算是这位年轻有为的新局长正式进入角色的标志,未来的施政纲领。
   其实里面很多的内容和措施,都在之前的大会小会上吹过风,后来还专门开了一次中层干部会,就内部管理的有关改革措施征求过意见。可如今变成了白纸红头黑字,跟之前有哪些变化,还是值得研究推敲的。
   这份《实施意见》除了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狠抓落实之外,还重点指出了当前机关内部存在的纪律松弛、思想涣散、业务不精等突出问题,并提出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包括严肃纪律,严格考勤、加强工作效能的抽查考核,以及进行大范围的岗位交流制度。
   这个新局长看来是想动真格的啦,老吴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雷厉风行,做事绝不拖泥带水。涉及到岗位交流是个大事儿,有许多细致的工作要做,除了开个会传达之外,私下沟通也是必不可少的。
   眼下当务之急,需要跟老王商量一下,形成一个初步的意见。
  
   二
   老王是业务二科的副科长,自小就少年老成,换句话说,长得比较着急,这么多年一直被称为老王,大家都认为,三十岁以后他就没再变老过,因为当年看着就像五十多了——可其实他今年才不过四十八岁。
   老王是北京名牌大学毕业,九十年代初的研究生,他的老家就在D市下面的一个县城里,老王是当年D市市政府进京招聘人才的引进成果,这件事儿曾经在这个北方小城引起不小的轰动,老王还因此上了电视。之后同批引进的大学生被分配到各个部门,老王就被分配到局里,局里又将他分配到业务二科。如今,人事变迁,当年跟老王一道来到D市的小伙伴们,很多都已改换门庭或下海经商。
   工作以后的老王渐渐发现自己跟机关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他不善于交际不喜欢应酬,虽然因为引进人才的关系,他很快就被提拔为副科长,但此后的性格和脾性并没有太大变化。有人说,他其实应该留在北京,在大学里搞搞学术,可能更适合些。但是通过后来的一些事情,同事们发现,他其实另有苦衷。
   老王高中时爱上了一个同班女生,那个女生不知道哪儿来的魔力,把老王迷得神魂颠倒,那种状态无需过多描述,因为谁都年轻过,谁的激情也都燃烧过。难得老王还没忘记正事儿,高考之后金榜题名,女孩却名落孙山,那个年代大学也确实不好考。之后两人暗通款曲也好,鸿雁传书也罢,总之一直维持着应有的热度,虽然没有微信视频、朋友圈点赞,可终身大事儿似乎就这么私定了。某一年的暑假,许久不见的二人,干柴烈火之间,一不小心给女孩整怀孕了,老王顿时麻爪儿,不知所措,女孩却很淡定:没事儿,你回你的学校,我自己上医院去。
   好在那个年代,普通人家的孩子还是比较自由的,因为把你培养考上大学,爹妈就算完成任务了,之后的人生轨迹,他们从来都没细想过,因为想也想不出来,他们都没经历过。
   事已至此,观念传统的老王已无转圜的余地,背信弃义的事儿他是断然做不出来的,因为女孩去北京不好找工作,于是他回家乡也就顺理成章。接下来结婚、生子,老王始终都是朝九晚五,几年之后,老婆辞掉了家里给找的临时工作,靠着亲戚朋友的帮衬,开始自己做点生意,由小到大,渐渐风生水起,越来越忙,老王想见她一面都不容易。
   随着时间的推移,间隙日生,共同话题和语言越来越少,可吵架拌嘴却越来越勤。中间有一阵子,老王被同事们发现晚上睡在了局办公楼地下一层很少使用的应急值班室里。
   离婚没遇到什么财产障碍,他们夫妻名下已有好几套房,最老的机关福利房归老王,其它都归了老婆,这些老王全部同意。唯一的问题是女儿的抚养权,经过旷日持久的争夺,老王还是败下阵来。
   男人的大部分痛苦都是下半身造成的——这是老王痛彻心扉地总结。
   如今的老王早已过了疗愈期,他决心重燃生活的希望,离婚的男人更不应该自暴自弃,哪怕只为争一口气,也不能叫人看扁。他开始健身、打球,工作上也更加积极主动,虽然做不到八面玲珑,但是工作上的思路和想法还是有的,只要多跟领导沟通,找到机会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或多或少领导还是接受的。机关里难道就不能去弯取直,直截了当吗?
   上个月新来的行长在全行大会上说了很多新想法、新思和改革的措施,老王觉得这是一个契机,自己或许可以换个环境,重新开始,可又不知道领导层是怎么想的。
   所以,当老吴找他的时候,他的态度是积极的。
   “王科长,《实施意见》的正式文件已经发下来了,回头你也仔细看看,科里组织一次学习。我大致看过,信息量很大,下一步全局很多的改革都要从这个文件的精神里出来。眼下我们需要做两件事儿,一个是向党办反馈文件精神的学习落实情况,包括对改革的认识,以及结合本部门工作提出转变作风提高效能的具体方案,这个大框就行,不用太细。”
   老吴一边说,老王一边做记录,作为副手,老王对眼前这个老大哥还是充满着尊重和敬意,对工作的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敢于担当,虽然有时候觉得他过于保守,对新事物新方法有些排斥,有时候也不够仗义,在领导面前经意不经意地给自己小鞋穿,这些自己也都心明眼亮……可是看开了又有什么呢?人在机关,身不由己,各司其职,各为其主而已。
   老吴接着说:“另一个事儿,全局范围的岗位交流就要开始了,中层干部和一般干部全都在内,原则:组织安排结合个人意愿。哪些人可以交流,哪些人想要交流,每个科都要报个初步名单给人事科。这个你也先考虑一下。”老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两位领导刚商量完工作,钟大民就打着哈欠走了进来。老吴立马叫住他:“小钟,回头记得在群里发个通知,全科人员上午10点开会,有重要事情传达。”
  
   三
   钟大民是从医院直接去的单位,昨天夜里孩子不舒服,几乎闹了一宿,一大早还是折腾到了医院,挂号、抽血、拿药一直忙活到快七点,好歹给孩子弄安顿睡着了,用车拉回家,交给孩子他奶奶,小的算是安顿完了,接着又要叫大的起床、吃饭,送去学校。钟大民很难想象,要是没有老人帮着带孩子,家里能乱成什么样,他跟老婆至少有一个得辞职,否则就得请住家保姆。
   自从养了二胎之后,钟大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快点把孩子三岁前的这三年熬过去,因为太费体力和心力了。有时甚至感觉下班回家到睡觉这段时间,体力消耗比工作一白天还要大,哄小的,还得给大的检查作业。最近钟大民的工作状态有些萎靡,主要原因还是缺觉。
   对于工作,钟大民经过十年机关环境的磨砺,心态早已比从前平和了许多。既然选择了当一名公务员,就应该有点起码的敬业态度和责任意识,这和其它职业没有区别,根本不用扯什么高大上的词儿,同时也无需抱怨工资低收入少之类的,就像娶老婆一样,你的选择永远是一个优点和缺点的综合体,要是抱怨挣得少,那清闲压力小你怎么没抱怨呢?再者说,腿长在每个人的身上,有能耐,走就完了呗!何必没完没了的逼逼,把自己弄成一个怨妇呢?
   同时,钟大民也从不相信“把青春献给了祖国的……事业”这样的鬼话,要是干别的挣得更多,没准早跳槽了,还不是因为没找着吗?私企叫打工,那是为老板打工,公务员也可以叫打工,是为国家打工,为人民打工,没啥本质区别,上班干活,挣钱养家,现实点,没什么不好。
   如今,作为面对事业、家庭、孩子三座大山重压之下的男人,钟大民有时真羡慕韩蓉他们这批年轻人,下班还可以去泡吧,看演唱会,钟大民感觉自己的年轻岁月特别短暂。
  
   四
   韩蓉是去年新入职的,但据说不是应届大学毕业考进来的,而是从别的城市调动过来的。众所周知,公务员的调动可谓是世纪工程,难于上青天,有多少两地分居的牛郎织女苦苦努力几十年也解决不了,却又舍不得放弃铁饭碗,于是苦苦煎熬,还真有熬到退休的,当然更多的是熬离婚的。因此,大家都传,韩蓉这个小姑娘,关系不一般。甚至有传言她就是新空降下来的副市长的女儿,后来看简历副市长四十出头,孩子不可能她这个年龄,于是谣言不攻自破。
   对于类似的这些传闻,韩蓉听在耳里,只是一笑而过,不置一词。钟大民隐隐觉得,这个小丫头片子身上,有种一般姑娘没有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总能透出一种种盛气凌人的架势和咄咄逼人的自信,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真保不准他爹是个什么大官。
   对于韩蓉来说,公务员就是一个工作,每天做该做的事情,每年可以去休假,出国旅行,八小时之外绝不做跟工作有关的事情,健身、泡吧、会朋友,这才叫享受生活。她对当官没有半点兴趣,或许是看惯了父亲他们那群人,成天谨小慎微一本正经的憋屈样子,她觉得那样的人生没意思。
   90后的韩蓉是个天生的自由派,说话任性,不给人留面子。
   记得有一次天还不太冷的时节,小丫头就穿上了一件颜色反差特别大,款式设计也特新潮的长款羽绒服。正好被科长老吴撞见了,老吴半开玩笑地说:“这会儿都穿这么厚,再冷可怎么办?”
   韩蓉微笑着回答:“只要现在不冷就成。”
   老吴又跟了一句:“你这衣服的款式,我看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我觉得好看着哩。”
   “这颜色我看时间长了都有点难受。”
   “就是想着叫人难受的。”她似笑非笑地回答。
   至此,这个天再也聊不下去了。
  
   五
   上午十点。业务二科每周例会。
   老吴照例坐在他固定的位置上,长条会议桌的正中央,正对着门,左手边坐着老王,其他人围坐四周,陆续收起了刚才的说笑,挤出一脸的严肃,这是开会应有的氛围。
   老吴首先开腔:“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就是要传达前几天召开的全局中层领导干部会,大家都知道,上级委派郑局长到我们局任局长已经两个多月了,郑局长工作严谨,各方面要求都比较高,经过两个多月的调研,他在会上重点谈了我们当前工作中存在的几个问题,包括工作主动性不强,开拓创新意识不够,满足现状等等,同时也谈了下一步的工作思路——积极推进各项内部改革,着力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工作效能。”
   大家都在很认真地听着,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新东西,希望好戏都在后面。
   “具体的工作,一是严格考勤纪律,恢复机关打卡制度,请假填单子需部门领导签字,并交由人事科备案,近期人事科将突击检查人员脱岗情况。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一点希望大家都能高度重视,有事儿离开要同我打招呼,长时间外出需要填单子,希望大家不要撞在枪口上,被抓了典型就不好了。打卡制度我们局之前实行过,但是中间没有坚持下来……”


更多原创文章,请关注公众号:grassroot_in_gov (草根公务员的自留地)
qrcode_for_gh_f845a1076e3c_20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22: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城子 于 2018-6-11 22:39 编辑

老王面无表情地做着记录。钟大民心想:纪律问题比较好抓,而且容易见成效,领导都愿意从它下手。
   韩蓉的不悦几乎快写到了脸上:成天就这么点正事,还把人全都绑在这儿,除了闲聊,还能干吗?浪费生命!
   “近期啊,人事科就会出台新的人事考勤办法,到时候还希望大家认真学习,遵照执行。不能不打招呼就出去办私事儿,而且一去大半天。第二件事儿,下一步局里要加强岗位交流,这也是局领导为了让大家能够全面丰富业务技能、提高业务水平而采取的一项重要举措,希望大家积极参与,每个人都要提交两个交流意愿,也就是说,你希望调整后从事的岗位,然后局里会综合考虑组织需要和个人意愿来统筹安排。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这次干部交流是全员性的,不仅包括一般干部,也包括中层领导干部。也就是说,我跟王科长也要填报部门志愿,这是一件促进个人成长和进步的大事儿,希望大伙儿同样重视起来。”
   “第三项举措,领导要求我们提高公文质量,加强公文写作的水平,这也是新领导多次强调的一项工作,局长对我们的公文水平不满意。我们毕竟是机关工作者,公文写作应是我们的看家本领之一。好了,目前需要大家关注的事情就这些,希望大家遵章守纪,明确局领导的工作意图,早作准备。王科长,你还有什么补充的没?”
   这种礼节性的征求意见,是一种地位的象征,表达的是关怀和民主,回复必然也是礼节性的,这些看似繁文缛节,却是机关秩序的构成部分,绝不可俭省。
   老王摇了摇头。
   “好,散会!”
  
   六
   其实老王早就在考虑自己的去向问题。人的天性总是逃避改变的——除非外部力量迫使你这么做,否则很少有人会主动寻求改变。在业务二科工作了快二十年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工作上早就有了一些惰性,思维上难免也会形成一些的窠臼,很难再有什么创新的想法和欲望,换一换环境,换一换种思路,也是好事儿。
   可是自己可能去哪儿呢?老王始终没想明白这个问题。业务一科的李科长据说要提副局长,这可是几年前就传出的风声,估计八字就差一捺啦。那么谁会接替这个科长职位?其他的相关人等,包括自己,如何安排?局长或许早有安排,可自己又不是领导肚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老王有时觉得,自己就像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干部交流这个事儿在老王看来,是个蝴蝶效应,所谓蝴蝶效应,就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它是一种混沌现象(以上来自不靠谱的某度)。同样,一个干部交流,他的岗位谁来补,增补完了谁又去填补新的空缺,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可能牵涉到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人的位置变化,是影响全局的事情。所以大局长一定会认真考虑,而一旦他考虑清楚了,基本也就板上钉钉了,再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你什么时候知道,已经不重要了。
   不过除了干部交流,老王还有个也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考虑。前几天,后勤胡主任的老婆,也就是单位打字室的周大姐给自己介绍了个对象,这几天就要见面,据说是个大学讲师,也是离异过的。周大姐说,你俩都是有文化,有思想的人,而且还有相似的经历,一定会有共同语言。
   或许是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于婚姻,老王早已看淡,遇到合适的人是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如果遇不到,一个人自由自在也没什么不好。
  
   七
   深秋的午后,寒意渐起,好在阳光很好,难得没有风。
   钟大民吃完午饭,直接上到食堂的二楼,推门出去是个天台,夏天时,各种花卉竞相开放,还有亭子、假山点缀其间,很多人都会在早晨和午后来这里散步,可到了此时,秋风萧瑟,百花凋敝,来的人很少。
   起码这是一个安静的角落,钟大民想,总好过办公室里打牌下棋的高声喧闹。他漫无目的地走着,虽然眼下很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和面对,家里的,单位里的。可他什么也不愿去想,一上午的伏案工作,赶写材料,已让他的脑子里有点僵木。再者说,饭后血液大量流向消化系统,大脑处于缺氧状态,也不利于思考。
   就让这些烦恼全都留在办公楼里或是家里吧,前阵子网上有个讨论,为什么有很多男人下班开车到家后,要在车里坐一会儿再上楼?比较戳心且收获高赞的回答是,因为一旦下了车,你就是父亲,是儿子,是老公,是功名利禄,是柴米油盐,是鸡毛蒜皮,唯独不再是你自己。所以,此刻的钟大明只想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
   正想着,听到有人唱歌的声音,走近了一看,小亭子向阳的一角,韩蓉正坐着晒太阳,耳朵里还塞着耳塞,表情是沉浸而投入的,穿了一件米色的呢子外套,蓬松的长发垂落双肩,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泽,犹如一株寂静绽放的百合,温暖了整个秋日的午后。
   钟大民走上前去,使劲摆了摆手,笑着问道:“听什么歌呐,这么投入。”
   “哈哈,钟哥,你也在这啊!前一阵在芒果台的《我是歌手》上听来的,赵雷的《成都》,还挺好听的。听完这首歌,让我特别向往那座城市,感觉那是一个特别温暖,特别有烟火气,有人情味的地方。”
   “那你的意思,是咱们这座城市,或是咱们这个机关里就没有人情味儿啰?”
   “没有……没有,相反,太有人情味儿了,到处都是人情味儿。”小丫头狡黠地说。
   “说实话,好多年都没仔细地听过一首流行歌了,当然美声的更没有,因为听不懂。回头你发到我手机上,我也紧跟一把时尚的脉搏。”
   “钟哥,还是放弃治疗吧,因为您老人家已经彻底OUT了,我怕你听不懂,哈哈。”
   “要尊老爱幼,不许嘲笑老年人!”
   午后阳光下,他们愉快地闲聊着。
   “钟哥,你觉得你一辈子都会在这里度过吗?”韩蓉忽然收起了笑容,目光并没有看着钟大民,而是投向了很远的地方。
   “年轻的时候,我也像你一样经常会想这个问题,后来就不想了,因为工作生活中的各种琐事都快要应付不过来了,哪还有时间去想?如果真要我说,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我已经被体制化了,看过《肖申克的救赎》吧,人一旦被体制化,离开了体制会很痛苦。而且,现在的工作没什么不好,只要你自己有目标,还是可以获得很多积极的提升。有些东西不是凭个人意愿就可以改变的,你懂的。”
   韩蓉认真地看着钟大民,眉头微蹙,努力听懂他每个字的含义。直到他说完,韩蓉严肃而认真地说:“或许,我真的不适合这里。”
   那个午后,钟大民突然发现了机关残酷的另一面,这种残酷不是明争暗斗,逢场作戏,尔虞我诈,而是它会让亲眼目睹一茬接一茬的美丽姑娘帅气小伙,由姑娘小伙变成大叔大婶儿,再由大叔大婶儿变成变成大爷大妈的全过程,直至最终苍老,枯萎。
   更残酷的是,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八
   爆炸性的消息终于来了。
   “根据全市机构改革的总体安排,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制定并下发了我们局机构设置的调整方案,全局职能科室将由24个缩减到21个,其中业务一科和业务二科合并为综合业务科,业务三科与业务四科合并为核查业务科,工会和宣传科合并为宣传群工科。也就是说我们业务二科将完成历史使命,退出历史舞台。”
   老吴正在向大家传达局里最新的文件精神。听到这句话,大伙立刻炸开了锅。
   “现在已经不是交流的事儿啦,而是机构的重新设置调整,我想这个事情,虽然说,来得有点突然,但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国务院的机构设置改革早就已经完成,地方早晚也会走到这一步。”
   “不过,大家尽可以放心,机构调整,人员编制不会减少,工资待遇不会改变。局领导一定会按照上次大家填报的交流志愿,结合新的机构设置,统筹安排现有的人员。从现在开始到年底前,都是调整过渡期,明年1月1日开始,新的组织架构正式运转。”
   此后的将近一个月,各人的归宿渐渐明确,钟大民留在了新的综合业务科,韩蓉被调整到机关办公室。相较一般干部,中层领导干部的调整更加复杂,因为一个部门的领导职数是有限的,一正一副。涉及到机构调整,部门合并,副职多几个也是权宜之计,以后可以再慢慢消化,可一个部门老大只可能有一个。说到底,这些领导职务怎么安排,是个棘手的工作,按照上级的指示精神,按新老划断原则,两个部门合并,原则上是任职年限长的资历更高的当一把手,同时,三年内将要退休的,可以考虑提前退二线。
   总之,经过一系列不亚于微分方程难度的详细计算,老王被调整到核查业务科当副科长,老吴因为够上提前退二线的年龄,将提前结束领导岗位的任期,转为非领导职位,随即享受退休待遇。
  
   九
   眼瞅着,离元旦还剩下不到半个月了,宣群部突然来了个通知:经局领导研究决定,年终全局开个联欢会,局领导将和大家共同联欢,辞旧迎新,希望各科尽快上报节目,并积极组织排练,最后特别强调了简朴、节约、祥和的办会要求。
   机关里的联欢会曾经是年终岁尾的保留节目,可不知什么原因,2012年之后就停了。这让很多人都不太适应,因为人是惯性的动物,没了联欢会,到了年底大家都不知还能忙点什么?所以,甫一恢复,大家的热情还是挺高的。更何况,这个联欢会对存在时间已经所剩无几的业务二科来说,更具有特殊的意义。
   于是老吴在科全员会上特意强调,这是一次完美的谢幕,是大家向自己过去的告别,业务二科一定要好好捯饬个节目出来。
   老吴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钟大民,形式不限,唯一的要求就是大家都能露个脸。钟大民冥思苦想,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偶然间又听到那天在天台上韩蓉给他听的那首《成都》,立刻有了感觉:不哀伤,不凄婉,但是充满着一种情绪,这种情绪特别契合业务二科同志们此刻的心境,而且这种情绪不是属于某个特定年龄的,它具有普适性,时光的流逝中每个人都有很多的感怀,对过往的追忆,对现实的惆怅,有愁苦,有希望,一丝一缕,随着音符缓缓流淌。
   钟大民灵光闪现,可以让科里的这些人自己来演自己,他们去一个小酒馆喝酒,同事聚会那种,喝点酒,发发牢骚,袒露一下日常工作之外的另一面,再设置一个酒馆老板的形象,曾经沧海看透人生的长者人设,跟他们一起聊天,告诉他们,就你们这帮机关里的人,一天天养尊处优的,就你们那些个郁闷愁苦都算个屁啊!有什么放不下的。最后几个人喝大了,也想开了,结尾来个温暖的收场,齐活!
   很快这个名为《人生三四五》的情景剧就排出来了,三个主要角色,一个奔三,一个奔四,一个奔五,奔三和奔四的由韩蓉和钟大民来演,基本属于自己演自己,只不过韩蓉吃点亏,因为她今年才二十七。五十岁的酒馆老板由老王友情献演。
   演出那天,他们特意订做了一个大红横幅“幸福是奋斗得来的——业务二科祝大家新春快乐”,当前半段故事情节演完之后,《成都》的音乐响起,全体业务二科的领导和同志们纷纷走上前台,个个盛装登场,大家站成一排,随着音乐的节奏一起舞动,直到高潮部分,“啪”一下打开横幅,老吴领头给大伙儿鞠躬、拜年、拱手,钟大民和韩蓉拧响了礼花筒,砰地一声,五色的纸片如花雨般散落,在舞台梦幻般灯光的烘托下,每个人都定格了属于自己的绚烂瞬间。
   联欢会演出结束后,老吴和老王张罗大家一起吃了个饭。名为聚餐,实则大伙儿都清楚,就是散伙饭。趁着联欢会气氛的余温,不至于太过冷凄。
   老吴为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端在手里,杯中酒随着胳膊颤抖的节奏,一滴一滴洒落下来,“各位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们,感谢大家这么多年对我工作的支持,对于领导给我下一步的安排,我没有丝毫怨言,百分百支持……我终于可以解甲归田了,新的一楼的房子我都已经看好了,不仅有院子,还有个大棚……也希望大家都有好的前程……最后,送同志们一句话——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生活是工作顺利的基础!……来,干!”
   酒杯碰在一处,震耳欲聋的脆响。
  
   十
   初春的暖阳重回大地。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机关的工作也渐渐走上正轨。
   老吴转任非领导的职务,他终于可以提前回家拾掇他的菜园子啦,还有个大棚,真得花时间好好规划一下。
   老王和大学讲师脾气相合,志趣相投,据说已经悄悄地住到一起啦,他们还计划暑假一道去欧洲旅行。在爱情的滋润下,走上新岗位的老王像是换了一个人,工作劲头更加充沛。
   韩蓉的离职手续已经接近尾声,经过反复考虑,她决定自己去创业,因为那样的生活更适合她。走之前来向钟大民告别,钟大民不无羡慕地说,年轻真好,可以为自己活一回。不像我们,早已经被各种既得的东西套牢。当然,有个给力的爹也很重要!
   钟大民虽然没挪动地方,可是部门已是新的部门,从制度整合,职能梳理,到工作衔接,很多具体的工作让他成天忙的不亦乐乎。更重要的,小儿子的幼儿园学位问题顺利解决了,也算是少了一个后顾之忧。
   过了几个月,局里又换了个新局长,原来的局长据说去补了副市长的空缺,因为一场巡视让市里少了好几个副市长。新局长更加年轻,在全局大会上,同样地慷慨激昂,励精图治,强调要继续推进各项改革,不断加强内部建设。
   钟大民坐在台下,热烈地鼓掌,头脑中无缘由地浮现出赵本山某个小品中的情节——牛大叔到城里找儿子牛百万,希望他回乡投资,当时他是这么说的,“改革春风吹满地,牛二堡人要争气,剜门捣洞找关系……”最后一句,总是被打断,到最后也没说出口。


更多原创文章,请关注公众号:grassroot_in_gov (草根公务员的自留地)
qrcode_for_gh_f845a1076e3c_20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5:46
  • 签到天数: 84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6-12 20: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机构改革让老吴、老王、钟大民、韩蓉们经历了一场心里洗礼。因为生活经历、阅历、资历的不同,每个人都有了不同的归宿,新的生活新的工作在召唤着他们。小说向我们描述了当前背景下,机构改革的一幕,人物形象鲜明。亮起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47
  • 签到天数: 100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6-14 20:10: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8-20 03:03 , Processed in 0.08899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