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红松看世界

[原创] 纪实文学 爱情使我们 风雨同舟 第一章:移情别恋------连载中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7-3 17: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同伊清老师关于文学作品朴素美的诠释,一次有纪念意义的难忘旅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09: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松看世界 于 2018-7-8 09:12 编辑

     夕阳沉下去了,而它的光辉却透过白色的云层,像给云嵌上了金色的亮边,云彩就变得越来越亮,成为瑰丽的橘黄色。那一抹金边在延伸着,把蓝色的天庭和灰色的云隔开,使你觉得蓝色的天空像幽深的湖,像蔚蓝的海,像平静的江河;而那灰色的云,却像漫漫的海岸,潮湿的沙滩。那远方的朝上飘忽,翻卷的红云,红中透黑,又浓又厚,使人觉得,那是在燃烧的烈焰一般······

    八三年十月二十八日--星期五--晴天。

    每次开会,都要接受一大堆任务,需要及时回去贯彻。这次企业整顿会议却不同,尽管也布置了许多任务,但都是关于企业整顿方面的,我们县的企业整顿,早已停顿没有开展,因此,这一次是破天荒地在宜宾逗留而没有及时回去。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要陪伴红松游览公园和烈士陵园。

    考虑到公园和烈士陵园不如真武山安静,我和她沿着昨天回来的路,重游真武山。

    一路青松翠柏,高山深壑,山间的公路特别幽静。这一带是苗圃,你看各种树苗茁壮成长,园艺工人对它倾注的激情,已经开出艳丽的花朵。道旁的芙蓉树,花枝招展,迎接来访的客人。这里是果园,橘林。金黄色的硕果压满了枝头。好像是好客的园林工人,捧着累累果实来招待远方的客人。

    我俩走了很多路,又信步爬上山去,山上一片松树和竹林,重重叠叠,一层一层,我们并坐在草地上漫谈,吃着带来的苹果和糕点,有时候也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仰望松林,仰望蓝天和白云。这里不仅安静,而且偏僻,是情人们约会的好地方,是快乐而幸福的小天地。你看,不远处不也有两对情侣在卿卿我我吗?

    在这里,我和红松不仅尽兴地谈,而且热烈的拥抱和频频的亲吻,沉醉在巨大的幸福中。时间过得真快,几次提出下山,却又坐下来,真是流连忘返。快六点了,我们手牵着手下山,回到城里,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八三年十月二十九日--星期六--晴天。

    上午九点多,我和红松就到了江北公园,今天,我们是这里最早的游客。

    红松是第一次来此,急欲参观流杯池。我们进了园门后径直向流杯池走去,路过一个石岩洞,内有阶梯,我提议进去看看,她说不要去,害怕不安全。

    我说:“这是公园,洞也不深,没有问题。”果然不错,走下去向里拐一个弯,就有上去的台阶,我们就在拐弯处,紧紧地拥抱着接了一个很甜蜜的吻,然后走上台阶,又下去从后洞出来,经涪翁亭才到了流杯池。

    红松仔细地看了流杯池周围的题字和题诗,又观看了流杯池古道和关于它的传说,最后在涪翁亭对面的茶园小息。

    我找了一个靠近草地的座位,买了茶和瓜子,边喝边聊。红松总是很快乐,她提出同我比赛吃瓜子,谁比输了就要被揪耳朵。

    我说:“好。吃瓜子我向来拿手,来吧。”我发了两堆,一人一堆。好家伙,她吃瓜子真有两下子,速度很快,我趁她说话的机会,悄悄地给她添了一些,又添了一些,但因为我也在说话,她终于取胜。

    “呵呵!”红松怪怪地笑着,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的耳朵一定要吃亏。后来,在路心亭再次比赛时,我有意不说话,让她边吃边说,她输了。我的要求有点苛刻,不是揪耳朵,而是刮鼻子。她很守信用,仰着脸坐得端端正正的,我用食指在她那诱人的鼻梁上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笑了,以深情的眼光看我,我更加心满意足了。

    在公园午餐后,我们又转到山上去,这里已少有人游览。我和红松更加激情地拥抱和接吻。红松啊,今天的漫游,真使我感到最大的幸福和满足,我一定永远爱您,永远忠实于您,您真是我的知音,我的最忠诚的爱人,我永远属于您。

    八三年十月三十日--星期日--晴天。

    今天与红松乘船顺流而下,回到县城。一路上我俩相对而坐,她在看书,却不时抬起头来以深情的眼睛注视我,有时又害羞地避开我多情的目光。她看我,有时看得我心里发慌,甚至“怦怦!”直跳!我看她也是越看越想看。同情人在一起真是妙趣横生,兴味盎然。

    八三年十一月二日--星期三--晴天。

    今天午饭较迟,吃完饭已经一点了。我提着提包,装上【清明】【谚语选】和【简爱】三本书,以快步朝二中走去。由于走得较迟,路上又买了一些橘子,到达二中,已是一点半了,在学校里转了两圈,搜索了学校周围,都没有见到红松,感到很失望;直转到两点十五分,我才离开二中,回来上班。

    八三年十一月三日--星期四--晴天。

    今天午饭提前,吃完饭我就匆匆出发了。书籍和橘子都是昨天就装好的,而且我一向就有走快步的习惯,走到二中还不到一点。我到二中学校里转了一圈,未见红松的踪影,就站在学校门口的报刊栏前,看学生们出的各式墙报。对于这些,本来我无心去看,因为等人,我看了又看,看了几遍,红松还未来。我干脆走过操场,坐在篮球架下面的石头上看书。刚看了一小会儿,她来了,带着神气的眼镜,迈着潇洒而有风韵的步伐来了。

    我迅速收起书,提着提包,向她走去。而她却快步如飞,转入背静的小道,头也不回。我也快步猛追,忽然,她在一棵树下站下来,向我投来热烈的,期待的多情的目光,我迅速地赶上去,追上了她。

    只谈了几句话,好奇的孩子们却不懂事,想听我们的谈话而围着我们。我们只好又迅速地离开,找了一个有小树和草地的宽田坎坐了下来,边吃橘子边谈话。我俩相视而笑,情意绵绵。她多情的眼光中还带着几分羞涩,她谈了回来后的情况,也谈了她的父亲和哥哥对她要离婚的看法。由于下午都要上班,谈话简短而匆忙,言短意未尽。

    灿烂的阳光照着她美丽的脸庞,更加红润,也把我的心照得暖洋洋的,两点多钟,我俩匆忙而归。

    八三年十一月五日--星期六--晴天。

    昨晚与家里的那位谈离婚问题。

    我进一步阐明了我的想法和看法,归结起来就是我们的感情已经破裂,互不关心,互不信任,经济上早已分开,生活上没有共同的语言,不离婚也等于离了婚。而现在离婚对我们各自在单位分房和评定孩子的助学金都有好处。

    她抽泣起来,边哭边谈她的想法和看法,最后,她表示同意我的想法和看法,也同意离婚。商讨到财产分割问题时,她说:“我也不想要你拿钱,原则上谁添制的东西归谁,现在谁用的东西归谁。”

    我问:“你的意思是要我的钢丝床,大衣柜,食品柜,书桌,是吗?”

    她回答说:“就是。”

    我说:“好,就归你。”

    这时候她又说:“还要把孩子们找来······”

    我说:“我们的事情,我俩定了就是了,孩子无权过问。”

    她说:“那也应该向孩子讲清楚,”她边说边喊:“依兰!依兰!”

    女儿过来了,她把我们今晚商讨的事情告诉了依兰。

    依兰说:“我不同意!”

    我说:“父母的婚姻已经破裂,孩子们不能过问。”

    依兰说:“我们总可以发表意见吧?”

    我说:“你发表意见可以,但我们已经决定了。”

    依兰说:“既然你们都决定了,那发生的一切后果就由你们负责!”说着,哭了起来。

    她不明白地问依兰:“负什么责?什么后果?”

    女儿不说话,哭着走回寝室去了。

    十点半左右,我即关灯睡觉,在朦胧中听说女儿不见了,心里一惊,立即翻身起床,依兰果然不在。我猜想她一定是去了她最好的同学那里,马上下楼去找。走到那里一看,依兰果然在,她的同学正陪着她在那里哭泣。

    今天,孩子们的外婆和姨妈突然来了,经她们一说,我才知道依兰昨晚给她们发了加急电报,她们夜里十二点才收到电报,害怕出事,今天清晨就乘船赶下来了。

    八三年十一月六日--星期四--晴天。

    昨天起参加标准局的评酒会议,今天还需要开一天会。昨晚十一点,我叫外婆和姨妹早点休息,有话明天再说。但她们一定要谈,我只好陪着熬夜。

    姨妹善于辞令,滔滔不绝。

    我本已经睡意来临,但听了她的话,还是觉得心里有许多气愤的话必须一吐为快:我从我受冤枉入狱开始谈,她的背叛和到我的出狱,她的不思悔改,继续和别人勾搭等等,一桩桩,一件件地揭露出来。

    外婆和姨妹她们听了显得尴尬,但还是劝我们不要离婚。岳母和姨妹又劝又谈又骂她,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

    我说:“明天再谈吧,需要休息了。”

    她们问我明天星期天是否休息?

    我说:“我在开会,不休息,明天照样要开会。”

    她们才同意明天再谈。

    我带着抑郁和气愤的心情,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伊清的家庭已经开始进入了离婚谈判。而李志英也马上要对自己的丈夫摊牌,要求离婚。接下来的所发生的一切,能否顺利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09: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8-7-3 17:05
    赞同伊清老师关于文学作品朴素美的诠释,一次有纪念意义的难忘旅程。

    谢谢云上,我觉得现在还保持继续登文的话,有点难,这个网站太冷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7-8 09: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篇篇日志都写满了“红松”,情深义重,令人感动,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7-8 09: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松看世界 发表于 2018-7-8 09:17
    谢谢云上,我觉得现在还保持继续登文的话,有点难,这个网站太冷清了。

    怎么会呢,我们都很喜欢您呀,也欣赏您的真情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3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7-8 19: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松看世界 发表于 2018-7-8 09:02
     夕阳沉下去了,而它的光辉却透过白色的云层,像给云嵌上了金色的亮边,云彩就变得越来越亮,成为瑰丽的橘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3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7-8 19: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松看世界 发表于 2018-7-3 10:46
    八三年十月十二日--星期三--阴天。

      “您自己的事情也要抓紧办”这是红松的关切,是红松的心愿,也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3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7-8 19: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事多磨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8-7-8 09:25
    怎么会呢,我们都很喜欢您呀,也欣赏您的真情美文。

    谢谢云上!我发文的目的是要把我们之间所经历的一切酸甜苦辣全部整理出来发完,然后出版,少印一点就行了。这是我对伊清的交待和承诺。因为人世间有这样的情感经历的人确实不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党!向您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如此。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松看世界 发表于 2018-7-12 09:31
    谢谢云上!我发文的目的是要把我们之间所经历的一切酸甜苦辣全部整理出来发完,然后出版,少印一点就行了 ...

    您们的感情经历确实曲折感人,感谢您的分享,也祝您的愿望成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8-7-12 17:20
    您们的感情经历确实曲折感人,感谢您的分享,也祝您的愿望成真。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庭还透着暮色的白光,一抹抹暗色的云彩点缀着它。而河水却静下来了,青闪闪地泛着亮光,像光滑的水玻璃一样。岸边的山腰升起了一层雾霭,是那样稀,那样薄,那样的若有若无,渺如虚幻。这样就给江面和山峦罩上了一种神秘的感觉,看到的人不可能一眼就断定哪是江,哪是山······

    八三年十一月七日--星期一--晴天。

        昨晚十点多钟,又谈离婚的问题。因为有她在场,使我越谈越气。今天姨妹她们采取先同她谈,主要是批评她,劝解她,晚上她不在的情况下,又找我谈。

    为了对岳母和姨妹她们的诚意和苦口婆心表示一点让步,以免却之不恭,使她们,特别是在我遭受挫折时以亲人待我的老岳母感到伤心,我没有再作更多的辩白,但我也没有表态不离婚。她们知道逼我表态没有实际的意义。所以,只是一味地规劝,特别是姨妹,明天就要回去了,临走,把什么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姐夫,只要你不离婚,不把那张结婚证撕成两半,你在外面怎么做都可以!谁叫我姐先对不起你呢!”

    我对她这种没有原则的话笑笑,还是采取不冷不热的态度。今天她没有在场,后来来了也未插嘴,我也没有昨天那么生气。

    八三年十一月八日--星期二--晴天。

        今天,岳母和姨妹她们乘船回家,我没有去送行。
         这次离婚未成,主要是女儿的阻扰,这件事使我心事重重。酝酿已久的离婚,即将实现了,却被依兰从中阻扰,真是出乎意料。
         我曾经同红松谈过,我绝不辜负她,我一定抓紧把这件事办好。可惜这次却没有办好,又要推迟一段时间,心里觉得很对不起红松。

    因为红松的哥哥,正是以此为借口从中进行阻扰。而红松答复他的哥哥,说我最近就要办离婚。现在没有离掉,在世俗的眼光中,是否会认为我在欺骗她?红松肯定不会有这种看法,因为她是眼光敏锐通情达理的人,而她的哥哥呢?很难说他不做这种侮辱人的错误估计。

    八三年十一月九日--星期三--阴天。

    今天的午饭比较早,吃过饭我拿了手提包,装了两本杂志和一些橘子,向约定的地点赶去。半路上遇到红松,彼此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她加快脚步,走在我的前面,我则放慢脚步,尾随其后,到达了比较背静的,适合我们谈话而不被其他人看到和听到的地方。

    红松首先把文学函授中心,不,是函授创作中心给她回的信拿给我看,这封信比上次的那封复信写得好些,因为上次的那封信,只谈了写作的一般规律,没有结合文稿的实际,因而显得不够生动,具体,针对性差,指导性不强。这次则不同,把文稿的优缺点和改法都谈出来了,谈得具体而恰当,这可看得出改稿的老师是花费了一番功夫的;而不是应付了事。
    红松又把她写给改稿人的信拿给我看了,信写得谦虚而有活力,能够吸引改稿人给予重视的。

    红松为什么要拿给我看?特别是为什么急于拿给我看?我想了一下,可能有几层意思:

    一:“您不是说创作中心的改稿太粗糙了吗?您看这封信就知道他改的很仔细了。”
    二:“人家的水平要高些,您可说不出这么精辟的意见来。”
    三:“我相信靠我自己的力量,也能奋斗成功的。”
    四:“我满意的事情,也想急于告诉您,使您分享我的快乐。”

    我把离婚没有办成的经过告诉了红松。她表现得很关心,对依兰有抱怨情绪,而且还说:“要是我嫁给您了,您的女儿还不好办,她一定会不欢迎我的。”她又说:“林园艺现在对我很好,简直是唯命是从,您说是为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

    她说:“怕我离婚嘛。”她又说:“他要是早先都对我这么好,我也不会另外去找了。”

    我沉默不语。一种怀疑,嫉妒,为未来担心的复杂心情,袭上心头。

    红松一再催促我说话,因为时间仓促,思绪纷繁,我实在不愿多谈。她颇有一种怡然自得的心情,一是为了作品的进步高兴,二是已经牢牢地掌控了我的思想感情,三是有了较为平静的写作环境。

    我问她:“您认真地考虑一下,您是否认为我们的结识是错的?”

    她很干脆地说:“即使错了,我也不后悔!”

    雨下起来了,我俩都未带雨具,只好急忙往回走。我问红松何时再见,她说:“我忙得很,您给我写信嘛。”

    “不,不再给您写信了,因为不保密。”我这样说。

    “那下星期四再见。”她说。

    “在哪里见?”我急忙问。

    “您说呢?”红松反问我。

    “在烈士陵园吧。”我想到了那里避静。

    “好的。”走到离城很近时,她向我挥手再见,然后连蹦带跳地消失在竹林掩映的小路后面。

    八三年十一月十日--星期四--小雨。

    整天都怏怏不乐的,昨天同红松的会见引起了我许多的思索。

    红松在我的心目中,是一个具有纯洁心灵和伟大感情的正直的人,她对我的爱情,不仅是真诚的,炽烈的,而且毫无保留的以整个身心来爱我,为什么现在连中午这种短暂的一周一次的会见,也叫喊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呢?

    她曾经要我提出保证:“不要笑我爱得自私,向您索取,这是合乎情理的自私啊。”为什么现在变得不要保证,不要表白,不讲这意味着爱情专一的自私呢?

    还有:“林园艺现在对我很好,简直是唯命是从。他要是早这样对我好,我也不会另外去找了。”这与她之前说的:“······我看不起他,他不学无术,庸俗低级,我早就想另觅知音了。”

    这前后不矛盾吗?我问她:“······您是否觉得我们的结识是错的?”她说:“即使错了,我也不后悔!”

    从这次谈话中,我隐约觉得红松的思想感情似乎有了变化。也许是我一个心眼爱她,因担忧她会变化而产生的过分敏感吧?

    我反复想,人的确有很多是自私的,浅薄的,庸俗的,甚至人与人之间还充满了虚伪与欺骗。我进一步想,难道所有人都是自私的?庸俗的?难道人与人之间只有虚伪与欺骗?不!我还是坚定地相信:红松的心灵是纯洁的,感情是真挚的。坚定这种认识,这种信念,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就会损伤相互的感情,加深相互的误解,还谈得上是相互了解,相互默契,相互信赖的知音吗?

    八三年十一月十一日--星期五--晴天。

    学而后知不足。不学习的人还会自满自足,一旦认真学习以后,反而感到许多东西没有学过,或没有认真学而深感不足。今天备课,我则深有体会。长期以来,不搞智力投资,不重视专业学习,使许多同志的才能被淹没在庞杂的事务中,和消磨在无聊的打牌喝茶等业余活动中。因此就我自己来说,虽然实际经验有了一些,但商业经济理论上面有经过系统的学习,因而备起课来,深感不足,这种情况是与自己的经历不相称的。不过,从实际情况来说,在县城工作的人,可能很难成为商业经济专家或理论家。但已经选定了目标,则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地勇敢攀登。

    在文学事业上,则必须一点一滴的积累,勤于学习,勤于实践,否则最多也只能是个爱好者,欣赏者,还会一无无成。一无所成意味着空虚羞辱,意味着虚掷光阴,尽管客观的环境条件有时是决定性的,但主观的信心,毅力,才真正是决定性的。
    红松是我的一面镜子。

    八三年十一月十三日--星期日--晴天。

    依兰给她外婆发了加急电报,引来了援兵,岳母和姨妹又来了。

    连续两三个晚上,我已经睡意很浓,她们任然无休止地劝说,我只好缄默不语。

    家里来了老人,生活上方便得多,下班回家,不再是手忙脚乱,可以休闲自在地等着吃饭。换下来的衣服,只要是忘了没有拿到我的房间里锁起来,就会不翼而飞,变成干净硬朗的衣服。这位老人没有读过书,连门牌号也不认识,但却有着旧式妇女的好品德--克己为人,任劳任怨,宽宏大量,劳动不停。这也是一切劳动妇女的好品德。因此岳母总是受到大家的敬爱。可是她的大女儿却缺少这些好品德,以致在家庭中,从来也没有造成团结和睦的和气阐氛。

    昨晚在家又谈离婚的事情,我进一步阐明了我和她的夫妻关系实际上早已是名存实亡,感情早已破裂,互不关心,互不信任,经济早已分开,人已经分居多年,不离婚实际上等于离了婚,所以,我坚决要离婚。而离了婚对单位分房子和大儿子申请助学金的评定都是有好处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3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够爷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4 16:42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坚定无私的立场,心里永远想到的都是对方的喜怒哀乐,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伊清是文质彬彬的,也是很有气质的一个人,但他说话办事都是很讲究原则的,很善良,也很正直,从来不会乱说话,哪怕是笑话。家里的子女们如果像社会上的人那样说执政者的怪话,他也要严厉的批评教育的。对待感情问题,他也是这样,说一是一的。确实是一个爷们。

    点评

    您有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前天 09: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云上云上 发表于 2018-7-13 19:47
    坚定无私的立场,心里永远想到的都是对方的喜怒哀乐,赞。

    这样的男人在今天的社会上已经不多了。问好云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3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前天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松看世界 发表于 2018-7-15 09:48
    伊清是文质彬彬的,也是很有气质的一个人,但他说话办事都是很讲究原则的,很善良,也很正直,从来不会乱 ...

    您有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7-8 09:19
  • 签到天数: 15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岸的山峦是一片模糊,只有一两处闪烁的灯光。庞大的江面在黑夜里看不到流水的动向,却宛如一面发着亮光的镜子。只有走到江边,才听到江水的细语声,听到浪花追赶沙滩的匆匆脚步声:哗!哗!

    伊清在日记中以大量的篇幅记录了他与李志英交往的点点滴滴,也记录了他对她的深情和爱意。李志英已经说过,她也有这样的日记和信件,却因为她丈夫林园艺的无礼,被扣押了,所以无法看到她当时的思想情感和内心活动,以下所写的日记,也是那时候记录在纸片中的只言片语,可以了解她的一部分内心世界。

    八三年十一月十日--阴雨。
    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地读书,记日记了。因为心里很乱,乱得难以平静和自理,只好简单地记一下这几天里较为重要的事情:

    一:为了更好的学习,我把孩子送到姐姐那里,虽然我心里不愿意,因为我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

    二:给函授创作中心寄去了关于安安小说【大丈夫】的意见,并寄去了我的新作,散文【脚下的路】,也收到了学校寄来的我原来的习作,散文【乡村新貌】。学校的郑老师就文章发表了很中肯的修改意见,对我的帮助很大,我一定努力改好,更要努力的学习。

    三:我们单位的职工老杨死了,年仅四十二岁,正是壮年,思想和工作都处在最有发挥的时候,却因为得了肝癌死了。他的妻儿老小都是农村的,靠着老杨一个人的工资勉强地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现在他去了,留下他们很悲惨很伤心的哭泣着,可是,却再也唤不回他的生命了,主要还是老杨的的生活太不节制,饮酒成性造成的。

    最近又看了一部长篇小说。【简.爱】是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写的,我喜欢书中的精彩对话,从对话中把人物的心灵,性格,爱好和个性都刻画活了,故事也写得很美,人物塑造完美。特别喜欢男主人公罗切斯特的纯真率直的个性和对简.爱的真情。我也同意【简.爱】的后续章节是安上去的尾巴这一说法,而且不赞成简.爱出逃的做法。我想她既然是为了爱回去跟罗切斯特结合,那么她当初就更不应该出走,因为罗切斯特是那样的爱她。从写上得了遗产回去和他结合,并且使他降低身份,断了手和瞎了眼,这样的叙述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但他们的爱情是真实的,所以用了这么个结尾来做补充。

    八三年十一月十一日--阴天。
    今晚看电影【武林志】,影片通过武林英雄东方旭的个人遭遇,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和国家的命运,揭露了沙俄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的欺凌和陷害,尤其是揭露了那些甘愿给帝国主义分子当走狗的奴才们自己陷害自己同胞的惨痛事实······人的可悲,就在这一点上。

    八三年十一月十二日--阴天。
    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地学习,看不进书,也不愿意写东西,照这样下去,不说进步,反而会后退的。心情极不愉快,闷,闷得来感到窒息。我为什么会这样的振作不起来呢?我该怎么办?我要想努力,我要想探索,进取,然而在这样的环境,这种心情下,一句话也写不出来。我会自己毁灭,消亡,不成其为“大才”的。

    八三年十一月十四日--阴天。
    我陷入了深深地不安与惆怅之中。人啊,该怎样来形容这情感?这千丝万缕欲断不能的情感?我曾经深深地痛苦,徘徊,思念,乃至梦中牵肠挂肚的幻见啊,是为了得到友情?还是为了爱?

    也许我是一个有罪的女人?我超越了贞操的规范,难道仅仅是为了听到一句“我爱您”。或者相互依偎着深情的吻?啊,不!如果是这样,我只是一个低级的女人,一个可耻的女人!

    然而现在,我想勇敢地迈向我自己选择的路,走向新生。但这是有阵痛的啊,对,我感到阵阵的心痛,它似绳索,似剪子,绞扯着我的心。我想我也许错了?我寻求,我探索,我奋斗,是为了自己生存得更好,然而却丢掉了人人都需要享受的天伦之乐。

    是的,假如我要走另一条路,我必须舍弃孩子,那天真无邪纯洁善良的孩子。这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能办到的吗?应该的吗?即使那样,心,这连着父母血肉之躯的心啊,该怎 样的痛裂?

    难道我的面前真有一条平坦的路,一条满是阳光和鲜花的路?我这理想的追求者,会得到幸福吗?如果,在我付出一切的一切以后,我一无所有,孤苦伶仃,那又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我明白,我会遭到嘲笑和唾骂,我的儿子会不理我,到那时,会像许多可悲而又可怜的孤苦老人那样躺在破床上,忧悒地死去······啊,也许我想得太远了?

    我确实是很悲伤,很难过。我为何不做一个愚昧的,安于现状的,不想事情的女人?或许是想得太多而又太天真,殊不知,世上的事并不是那么的美丽动听,像那幻想乐······

    心啊,我厌烦这枯燥,单调,世俗的生活,然而人间是不会有蓬莱的吧?有奋斗,有追求,要进取,就会有痛苦,有舍弃,我明白。但却已经肝肠寸断了······

    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晴天

    昨夜的一阵大风雨后,今天的天,蓝极了。浅灰色的云丝挂在空中,厂房里,一排排的大烟囱也吐出白白的烟,它们缓缓地在天空中移动,组成和变化为一朵朵的白云。

    我坐在这令人心旷神怡的山坡上,在静静的读着伊清的来信。

    我最心爱的红松:当我们在一起时,我是多么幸福,生活变得那么浪漫和富有情趣,不论是促膝谈心,还是并肩散步,或者频频接吻时,我的心都为您燃烧得厉害,看到您伤心的落泪,我感到一阵揪心的痛楚;看到您心情愉快时,我感到一种由衷的高兴。即使相对而坐,缄默不语时,您用深情而温柔的眼光看我,也会把我看得心慌意乱,心里“怦怦!”直跳。这就是我的真情实感,这就是我对您真实的爱。我觉得只有真正的爱情才能在我的思想感情上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引起如此美妙而和谐的共鸣,您说是吗?

    正因为我是这样深深地爱您,一种炽烈的燃烧的爱情,就更加折磨我了。我是多么希望我俩能整天在一起学习,写作,讨论和享受浪漫的爱情生活和丰富高雅的精神生活。而现在的实际,只能是一周一次的极为短暂的会见,简直使我心绪不宁。尤其是上周的会见,由于时间短促和环境干扰,思想感情的交流也变得很困难,我心里难过得几乎要落泪了。正在这时,我接到了您的来信,您真不愧是我的知音,我的亲人,您是那么了解我的思想,体察我的心情,您的信既结合实际,也说得入情入理,当您说道:“我能挣断绳索,我一定和您在一起,我如不可能的话,但我取得自由,我就会伴随您!”这些话时,我内心是多么激动。这使我坚定地相信,您的心,您的情,您的爱是属于我的,我深感我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人。

    您信上问:“您当真是那样深情地爱我?像您信上说的,能付出生命?我值得您这样爱吗?我是一个有着崇高感情的人吗?”

    现在,让我来作答吧:
    从我俩的多次约会,交谈和实际接触中的具体感受来讲,您是一个正直的人,对于那些不择手段地获取地位,名誉,获取金钱,私利是鄙弃的;您又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当别人踩着无辜者的背脊,践踏他们的心灵往上爬时,而您却以善良的心给予深深的同情。您不仅有理想,而且也是个有志气,有骨气,有才气的人。您在事业上,爱情上的执着追求,都表现了您的勇敢,智慧,信心,毅力,您最懂得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您反对世俗观念,反对低级庸俗,对于人,您有自己的价值观;您是一个有着崇高感情的人,您的纯洁的闪光心灵,愈合着我的心灵的创伤,您的伟大的爱情,慰藉着我受伤的感情,您使我看到:人,并不都是自私的,庸俗的,勾心斗角的;您鼓起了我的勇气,坚定了我追求人生价值的信心和毅力,您赋予我的人生以新的意义,您以美好的心灵,温暖着我的心灵。这就是我内心深处对您的了解和认识。为了这么好的人,而且又是我的知音,我的亲人,即使付出生命,也是值得的。我曾想过:如果是生活在战争年代,我俩遭到敌机的轰炸扫射,我会毫不犹豫地以自己的身体来掩护您。如果我俩在野兽出没的森林里迷了路,我一定冒着生命危险为您开路,如果您受了重伤,急需输大量的血,我一定立下字据告诉医生:“大夫,请你大胆地抽吧,1000cc,2000cc,都可以,只要能救活我的爱人,我的亲人,即使因输血而死,我也心甘情愿!”我曾说过,我对您充满着圣洁的感情也包涵着这些。(未完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7-17 10:22 , Processed in 0.08966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