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188031718

[原创] 烽烟乱世情之棋九。烽烟四起的乱世,命运掌控着所有人,一段乱世,几段情缘。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1: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本事
    棋九一进家,见燕陆琛和孟春还没有回来,忙把宣纸放进书房。柳婶还在忙着,见她拿着一沓纸回家,也跟进书房。
    “九丫头,这纸是你买的吗?”
    “婶子您看这笔筒好看吗?这纸是我买这个笔筒饶的。”
    “你又瞎花钱,六爷该不高兴了。”
    “没有啊,我可不敢惹主人不高兴。我就是看您每天绣那些东西赚钱太辛苦了,等我把这个笔筒卖了没准能挣不少钱呢。”
    “一个笔筒从这家买再卖到那家能挣多少钱啊?你这孩子。”
    “我也不知道,我这就去把它卖了。出去一会儿就回来,要是回来晚了,您跟主人说一声啊。”
    “行,你去吧。真是个孩子。”
    棋九知道柳婶不明白自己要干什么,她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傻。可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挥霍掉的几十万两银子全是靠那位远叔收他们手里的东西得来的。王府里的杀手们对这些珠宝、玉器、文玩、古物什么的也都有一定的了解。
    这个笔筒虽然小,却是上好的漆器。更难得的是它应该是有身份地位的人的陪葬品,而且是下葬不久之后就被挖出来了,所以漆面保存得非常好。
    棋九仔细观察着这个笔筒,它是木头雕的,可是棋九却看不出来是什么木头。她只能通过雕工和画面看出来,这肯定是出自大家之手,用它的人也是非富即贵,怎么也能值二百两银子。
    路远是一位地下钱庄的老板,手下也是高手如云。他在京城有许多买卖,药店、客栈、车店都有,还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买卖。在京城里有这样一个组织庞大的势力很不一般,所以这个路远的身份也一定不简单。
    他是谁无所谓,开门做买卖绝对童叟无欺。
    棋九带着笔筒直奔远叔的客栈。这里虽说不是京城最大的客栈,却是京城最贵的,而且永远都是最热闹的。棋九也是这里的常客,直接走进后院的收货区。接货的是一个小伙计,他看了一眼这个笔筒,立刻请出一位五十来岁的小老头。棋九心里乐开了花,这个小笔筒值钱。
    “姑娘,这个笔筒从何而来啊?”
    “是我在一个小文房店里看见的,看着不错,而且那个老板不识货。”
    “姑娘可是捡着了。这应该是前朝景国最后一位皇后的陪葬,她特别喜欢这种有香味的木头,而且自己就是一位制漆高手。”
    “您是说这可能是静思皇后的陪葬?”
    景国是大梁西北方的一个大国,五十年前梁和高戎联合灭景之后瓜分了景国的土地,迅速成为这个乱世中的大国。后来梁与高戎结恶,为了防止高戎东进,大梁才将都城迁至景国原都城,也就是今天的京城梁城。
    梁城东南的岷山深处有一处风水宝地,相传景国的几代帝后全部葬在那里。由于那里风水好,许多王公大臣也会把墓选在岷山里。近百年的战争让百姓极度贫困,盗墓也非常多。
    可是没想到末代皇后才下葬这么几十年就被盗了,也真够倒霉的。更让棋九没想到的是,这个小老头竟然给这个小小的笔筒开价三百两银子。
    “这东西可是静思皇后请大师雕的,自己亲自上的漆,所以比较值钱。姑娘若还有什么漆器尽管拿来,我们也一定会给姑娘好价钱的。”
    “谢谢您,我今天就是碰巧了。哪天我有空再去转转,不过今天得要回家了,反正来日方长嘛。”
    棋九拿着三百两现银心里很高兴,快步向家里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1: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燕陆琛和孟春已经回来了,柳叔和柳婶正在做晚饭。
    棋九见到燕陆琛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感。燕陆琛只有二十二岁,人也挺随和的,可是棋九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也有点怕他。没有理由的紧张和怕。
    “主人,我回来了。”
    “进来吧。去换药了吗?”
    “回主人,我今天捡了个漏,刚才换了药顺便把它给卖了。”
    “柳婶说你买了个笔筒还送了这沓纸,纸还不错。不知道你那个笔筒卖出去了吗?”
    燕陆琛一边摆着棋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问着。棋九自从被领进这个家,总是尽量远离自己的视线,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也非常恭敬,永远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眼睛。直觉告诉燕陆琛,这个棋九很怕自己。
    真是笑话,这个杀过八百人的训练有素的杀手,会怕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
    “回主人,卖了三百两银子。”
    “什么?九妹妹,你那东西花多少钱买的?”
    “十两银子还饶了这沓纸。”
    孟春正好进屋,他看着棋九把三百两银子摆到燕陆琛的面前,直接把手里的水杯摔在地上。柳叔和柳婶正在收拾饭桌,听到杯子摔碎的声音和孟春吃惊的大叫全跑进来。
    燕陆琛也是吃惊不小,十两银子换回来三百两,这一笔买卖就够全家一年的开锁。
    “棋九你说实话,一个小笔筒怎么可能值三百两银子?”
    “主人,我不敢骗您,真的啊。”
    棋九心里本来挺高兴的,可看燕陆琛的表情不但不相信自己,似乎还有些生气,吓得她立刻就跪在地上不敢再说话了。
    “六爷,您又冲她瞪眼。九丫头绝对不敢骗您,您看吓得她都不敢说话了。”
    “我都被她吓着了,三百两一个笔筒你们相信吗?行了别跪着了,起来说,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是主人。”
    棋九偷偷地松了一口气,爬起来站到柳婶身后。她对这个婶子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和信任感,而且心里竟然总希望得到她的保护。
    棋九也不敢隐瞒,尽量详细地把整件事情讲给大家听。这几个人也算见过世面,可是棋九说的这些就像发生在另一个世界,他们虽然感叹干什么的都有,可也都相信棋九的话。
    “你的运气还挺好啊。我有话问你,你们先出去吧。”
    棋九刚放下的心一下又提到嗓子眼,看他们三个走出房门后,很不自然地向后退了二步。
    燕陆琛也看到棋九很紧张也没理她,用手扒拉着桌子上的银子。三百两啊,他们一年也挣不出这么多钱,眼前这个棋九不过平平常常地出去溜个弯就挣出来了。运气,自己竟然从王府里捡个宝回家。
    “刚才吓着你了吧?连我们几个都给吓着了。我们都没什么见识,当然也不敢相信这东西能这么值钱。没看出来,你连文玩明器什么的都懂。”
    “不敢,我就是碰巧了。回主人,我只懂点玉器什么的,还只是皮毛。”
    “没事,我也没生你的气。你这钱挣得到是快,以后也不用柳婶再做那些绣活了。”
    “是,那活实在太累了,婶子年纪大,做这个又费眼睛又累。”
    “行,不让她做了。你年轻,以后得跟她分担些。”
    “是主人,谢谢主人。”
    棋九听了这话,心里还是非常高兴。她就是想让柳叔柳婶能过几天舒心的日子,他们太善良了,对自己也很好。她的生命可能很短,但她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有钱什么都好说,棋九跟柳婶去买了许多东西准备全家出城好好玩一天,让燕陆琛也能散散心,放松一下。
    说是钓鱼捉虾,可对孟春来说那都是没谱的事,重要的是燕陆琛给柳婶十两银子让她准备好吃的喝的玩的,他们就是去开心的玩。柳叔和柳婶也很高兴,他们说这是来京城五年里最高兴的一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1: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岷河的一条小支流在城南十多里外有一个小拐弯,水流极缓,而且十分清澈。夏天汛期最深的时候也不到一人高,由于这里很偏僻,大片茂密的树林一直延伸到岷山脚下,附近也没有村庄,所以那里非常清静。
    河里有成群的鱼虾,树林里也有成群的鸟,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逮到野兔和山鸡。以前王府里的杀手们经常来这里打猎捕鱼。
    燕陆琛这几天用脑过渡,这二夜都没睡好,一上车就犯困。也不知道迷迷瞪瞪地睡了多久,等他一下车,好家伙,这地方可真不错。棋九正带着孟春砍柴支锅呢,柳叔柳婶也正在摆桌子。
    “我说干嘛要雇二辆车呢,你们这是把家都要搬来了。”
    “六爷醒了。这几天看书是不是看得太累了,还好出来玩一天,要不非得累坏了不可。”
    “婶子说得是,还真是累得不行。春子,刚出来就支锅啊,这要是吃上一天不把你给撑坏喽。”
    “是婶子让支的,说给咱们熬酸梅汤喝。”
    一切都安置好后,燕陆琛和柳叔支起鱼竿开始钓鱼。棋九和孟春却在下游不远处的一个小浅滩处准备捉虾,棋九从家里带了几个大竹篮,教孟春捉虾的技巧后,自己却坐在树荫下削起树枝。
    树枝还没削完,酸梅汤的香味就飘了出来。
    “棋九,给我盛一碗过来。”
    “是主人。”
    “你的手沾水行吗?不行就别下水了。”
    “不碍事,我不下水捉虾,就扎几条鱼给您尝尝。那林子里有鸟,我想去抓几只给您烤着吃。”
    “好抓吗?”
    “还行,就是现在不肥,要是能碰到山鸡就好了。”
    棋九一身劲装,背着那把还没杀过人的宝刀,腰里还挂着一把匕首,这身男装打扮显得她又干练又精神。燕陆琛看着她英气的模样,不觉有点发呆,这丫头一脸春风,哪像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啊。
    “春子在那干嘛呢?”
    “回主人,那里石头特别多,水草也多,我让他在那下个篮子捉点小虾。”
    棋九在燕陆琛面前还是很拘束,低着头也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说话的口气终于显得轻松些。燕陆琛非常好奇,他们也钓过鱼、捉过虾,经常是一天下来也没什么收获,可是听棋九的口气好像这点事挺容易的。
    “那你先去帮他吧,等弄好了带我去捉鸟。没问题吧?”
    “没问题。主人愿意去就行。”
    棋九已经削好十几根木枝,孟春也早就把篮子放置好,现在就等着棋九弄点虾饵了。
    这里河水很浅,鱼虾也很多。只是看得见不等于吃得着,燕陆琛和柳叔只看到鱼在游,却没有看到有鱼咬钓。看来中午要想吃到鱼可真够难的。
    燕陆琛心里有些沮丧,可是听棋九和孟春在那边有说有笑的似乎这些鱼虾已经是他们盘里的美味一样。他虽然好奇,可他也知道棋九在自己面前很拘束,别说这样有说有笑的,就连抬头看着自己的眼睛似乎都没胆量,还是别让她难受了。
    可是燕陆琛和他俩之间正好有几棵树挡着,只能看见二个人的身影在动,却看不清二个人在干什么。孟春的欢呼声很大,而且一会一声,听得他心里直痒。
    “大春子,你们捉到虾了吗?”
    柳叔见燕陆琛眼馋,大声地问了一句,其实他心里也很好奇。
    “六爷,你们来看看,九丫头都扎着七条鱼了。真准。”
    柳婶的话音还没落,又传来孟春的一声欢呼,看来棋九已经捉到八条鱼了。燕陆琛和柳叔赶忙架好鱼杆跑了过去。
    只见棋九手里拿着削好的木枝,轻巧地在露出水面的小石头上蹦来蹦去。她的身手十分灵活,脸上也带着非常轻松和自信的笑容。燕陆琛第一次见棋九如此轻松又如此真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心里竟然还有些怪怪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1: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水比较浅,鱼虽然不少,但是个头都不大。棋九手里握着木枝,看准小鱼便将木枝投出去。棋九的身体很灵活,总在起跳的同时找到最佳位置和角度,要么不出手,出手就准能扎中。
    柳婶也没闲着,在不远的河岸上忙着收拾,很快就有十多条鱼被腌好放进一个小篮子里。收拾出来的鱼肚什么的,被孟春放进水中当作捉虾的诱饵。
    “九丫头来歇会吧,看你那汗。大春子也别忙着高兴了,过来喝点水。”
    柳婶在河里把手洗干净,叫上二个人上岸休息。燕陆琛和柳叔也跟着到马车边歇着。棋九擦了擦汗,见他们俩个也走过来,立刻恢复她恭敬拘谨的样子,把手里的一碗汤小心地端到燕陆琛面前。
    “主人请。”
    “柳婶,这些鱼够咱们中午吃的吗?”
    “我看差不多,那篮子里不是还能弄点虾吗?”
    “棋九,刚才你不是说要去抓鸟给我烤着吃吗,这就去。”
    “六爷,让大春子也跟着去。九丫头不在您身边的时候还有个照应。”
    三个人年纪都不大,玩心也都重,只应了柳婶一声就向树林深处走去。
    走了有一柱香的功夫,燕陆琛的呼吸已经有些急促,林子非常密,跟本就没路可走。棋九在前边开路,还不时提醒二个人别出声,除了他们的呼吸声,耳边全是虫鸣鸟叫,听得燕陆琛和孟春兴奋异常。
    棋九突然回身冲二个做个禁声的手势,人就嗖地一声跃上一棵大树,紧跟着一拧腰又跃上另一棵树,瞬间就消失在树叶之间。这几个动作对棋九来说根本没难度,可是树下的二个人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二个人正大眼瞪小眼的时候,突然头顶上飞过几只鸟和一个巨大的影子。当他俩终于看到棋九落到地上时,她手里已经握着几只山雀了。
    “主人,那里边东西多,可是没有路。您看您能不能先回去。”
    燕陆琛可实在不想回去,这个棋九的本事也太大了,她竟然能抓住飞着的鸟,而且自己飞在树枝上也是如履平地。他还没看够呢,回头看了一眼孟春,这小子肯定跟自己一样,给他使个眼色留在棋九身边。
    “九妹妹,你这功夫太神了,我还想看呢。”
    “我俩在这等你,抓不着也没关系,你去吧。”
    棋九算是听出来了,他俩就是觉得自己的功夫很棒,想看会热闹。既然主人发话了,她也不敢反驳,低着头答应一声把腰上的匕首递到燕陆琛面前。
    “我俩会小心的,你去吧。”
    燕陆琛接过匕首,心里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冲棋九挥挥手,拉着孟春又蹲到草棵里。
    腿都快蹲麻了,听到几丈之外的地方响起一阵鸟鸣,正有点小激动,就见一个巨大的影子轻轻一点脚下的树枝,如鹰一般掠出他们的视线。
    很快林子里又恢复安静,可是棋九的身影却没有出现在二人面前。不会出什么事吧,燕陆琛突然紧张起来,这个想法让自己立刻出了一大身冷汗。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棋九消失的方向,心里盼着她尽快出现。
    燕陆琛的呼吸越来越重,心跳也越来越快,棋九也终于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主人,我捉到一只山鸡。刚才追大山雀的时候突然看到的,没跟您打招呼就追过去了。”
    棋九快速跑到燕陆琛身边,她就好像做错什么事一样,低着头也不敢看他的眼睛。
    “没事,我们知道你肯定去捉鸟了。真不少啊,回去了。”
    燕陆琛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心也总算放到肚子里。自己的运气可真好,这个杀手会挣钱又有真本事,就算生在这个乱世,她也绝不会被饿死。
    她心甘情愿留下来,只因为她是个女人吗?女人的心真难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50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5-26 17:11: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不错,希望小说名能够浓缩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20: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捡漏
    不仅是愉快的一天,也是充满惊奇和发现的一天。燕陆琛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从常山王府里领出来的这个小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先是一个笔筒卖出他们一年的花销,再是一天的游玩让她在不经意间让家里的每个人都感叹她的本领高强。捉鱼基本就是一下一条,捉鸟更是让燕陆琛和孟春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燕陆琛心里高兴极了,有她和柳婶持家,他们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这次龙榜棋赛自己也不用有太大的压力,只要正常发挥就能提高在棋院的地位,薪水自然也可以上涨。想到自己报名时那些人吃惊的模样,心里不免高兴。五百两银子的报名费不是谁都能拿得出来的。
    棋九在燕陆琛面前依旧是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只是经过那天的接触,她总算是可以放开一点,偶尔也会抬起头看着自己回话。这让燕陆琛心里很舒服,这个小女人长得也不难看,可总是低着头,没准哪天一抬头,自己都不认识她了。
    家里的气氛轻松活跃许多,最直接的就是伙食也好了一些。棋九和柳婶也不再绣花,只要燕陆琛没有课在家的时候,她就会去山脚下打猎捉鱼,有时还能打到野兔。虽然她的手还没有完全好,不过用她的话来说,这点小伤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了。
    这一天燕陆琛有一整天的课,棋九不愿意留柳婶一人在家,她打算带着柳婶出去转转。
    “婶子,今天主人也不回来,咱俩出去转转好不好?要不再去上次卖笔筒那家店看看。”
    “行,我也跟你长长见识去。”
    说去就去,棋九带着柳婶就往市场走去,她们也没什么目的,就是瞎逛瞎看,很快就来到那家小文房店。
    “哟,姑娘您又来了。上次那个笔筒是不是很喜欢啊?”
    “老板好眼力。那个笔筒我主人很喜欢,就是贵了点。你这还有什么类似的吗?”
    “那可真不贵了,尊主一看就是懂行的。漆器我这是没有了,您看看有没有别的喜欢的?我这又来了几件新货。”
    老板又拿出几件木雕,可惜没有一件是精品。正想走呢,突然发现最显眼的地方放着一方镂空的镇纸。这方镇纸是木制的,份量很重,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颜色已经是紫红色。不仅雕刻手法十分高超,鲤鱼跃龙门的喻意也非常好,可惜。。。
    “姑娘真是好眼力,这方镇纸是昨天刚到的,您看这木头。。。”
    “很好,多少钱?”
    “这个,这个得三十两。”
    “三十两可不贵,老板这价钱还真低。我出一百两,但要一对儿。”
    “一对儿?姑娘能看出来这是一对儿?”
    老板心里很吃惊,棋九更吃惊。梁国和景国并不出产这种很像黄花梨的紫油木,这方镇纸怕有几十年了,而且雕工高超,绝对出自名家之手。可是自己并不太懂这些,也只是赌一把。当然更吃惊的还是柳婶,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不过棋九使劲给她使眼色,柳婶才没有喊出声来。
    老板一听说这一对儿可以值一百两,立刻去后边又拿出一方来。这二方镇纸颜色、雕工都是一等一的,如果真是明器,这位墓主人的身份地位也绝不一般。可是这么好的东西才卖个白菜价,看来老板和那个土夫子都不懂行。
    “一百两银子再饶上这方砚台怎么样?”
    棋九指的砚台也就值三两银子,燕陆琛那方被孟春不小心打碎一个角,她只是想给主人买一方新的,可又怕他不高兴。上次那沓子宣纸他什么也没说,这块白饶的砚台想必也不会生气的。
    老板可没想到棋九直接就把银票交给自己,看着棋九就像看冤大头一样,二话不说,接过银票就去兑现银去了。
    柳婶没想到一对镇纸能值一百两银子,大张着嘴看着棋九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婶子,这东西要是真的能值好几百两,要是假的,咱们这一百两银子就全丢了。”
    “你也不知道真假?”
    “我也看不准。走吧,咱们找明白人给瞧瞧去。”
    棋九雇了一辆车带着柳婶直奔京城最贵的那家客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20: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栈里依旧是热闹非凡,各式各样的人穿梭在楼前楼后,有的高兴,有的沮丧。棋九觉得如果是真货应该能值五六百两银子,柳婶自从知道这么值钱就一直满手冷汗,连心跳都快得不得了。
    棋九一边安抚柳婶的心情,一边带着她往里走,以后可不能再带着她了,别没挣着钱再把她给吓出个好歹来。接货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看上去非常老练,接过镇纸只看了一眼,立刻闪出一丝惊诧。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还是被棋九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二位请稍坐,我去去就来。”
    这位说完将镇纸放在桌子上转身就出门了,柳婶刚要问,一个小伙计端着茶杯就走进来。伙计满脸笑容,说话也十分客气,倒好茶好转身也出了门。
    “九丫头,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东西可能是个真货,他也拿不准。您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赔不了的。”
    “你说得到轻巧,几百两银子我说放就放啊。”
    茶是好茶,在王府里有的是,可是燕家却根本喝不起。棋九看着柳婶不绝口地夸这茶好,以后还要跟来喝茶,心里有点疼。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她要多挣钱,至少让她吃得好穿得暖,每天不再为生活发愁。
    二个人正说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二个伙计的簇拥下走进屋。这个男人保养得相当好,衣着并不华丽,但是气宇不凡,身后的二个伙计一看就是高手。
    “这对镇纸姑娘可知道来历?”
    “不知道,我就是在一个小文房店看见的。”
    “前几天姑娘还送过来一个笔筒?”
    “对,是同一家店。这东西入土时间不长,出土也不长,只是价钱很便宜。”
    “不知道姑娘方便说出买价吗?”
    “笔筒十两,这个只摆着一个,开价三十两。我看着应该是一对儿,出价一百两。不知道是老板不识货还是卖主不识货。”
    “姑娘是说老板只是代卖?”
    这个男人沉吟了一下,似乎有些难开口。
    “先生有话请讲,没什么不方便的。”
    “这对镇纸是真品,也如姑娘所说入土时间不长,出土也不长。我可否知道是哪家店?”
    这个人可不是一般人,棋九也不再乎几百两银子,如果能卖个面子给人家,就算不能回报在自己身上,能回报到燕家人身上也好啊。当下也不隐瞒,也不提价钱就把地址告诉这个人。
    话刚说完,一个伙计立刻就走出房门,这是要干什么啊,难道挖了你家祖坟不成。棋九并不理会那个伙计,还是满脸笑容地回答着问话,她已经看到今天的午饭和全家丰盛的晚饭了。
    “聊了这么半天,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呢。”
    “不敢,在下棋九。”
    “棋九?常山王府里的棋九?”
    “是。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王府的人了。”
    “这个早有耳闻。原来是我这里的常客,怠慢了。”
    他这里?这家客栈是他的?那他是。。。
    “请恕在下眼拙,阁下是。。。”
    “路远。”
    这位就是远叔?妈呀,自己这是买着什么东西了,竟然劳动他亲自出马。棋九本来还坐在椅子上,听了这二个字立刻站了起来。
    “原来是远叔,棋九失敬了。”
    “姑娘客气了。这对镇纸我打算出三千两,姑娘可满意?”
    三千两?这难道也是静思皇后的陪葬?
    “远叔真是爽快。这对镇纸是棋九花一百两买的,这个价钱可真没想到。您这么看得起棋九,棋九收一千两,那二千两请您喝酒,还望远叔能赏脸。”
    三千两银子,这是明摆着把那家小店给端了,断了自己的财路,赔给自己的。几千两银子自己也没放在眼里,不如卖个人情实惠。
    “姑娘今非昔比了,还如此意气,我就承情了。”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有挣有花,花完再挣就是了,太上心未必是好事。我主人虽是小户人家,可也不是贪财之人。”
    “好,那我就喝姑娘这顿酒。一千两银子立刻奉上。姑娘还想要点什么吗?”
    “那棋九可不客气了。您这里开的是客栈,我和我婶子还没吃午饭呢。”
    一千两银子一个人情,棋九和柳婶连吃带拿,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20: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栈的饭菜真够棒的,棋九挑了一只鸡和一个大肘子还有二样精致小炒和柳婶有说有笑地回家了。柳婶很喜欢棋九,她自己也有二个女儿,二个女儿已经嫁人生子了。他们已经有五年没有回过家,看见棋九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样,真想回家看看。
    柳婶还沉浸在兴奋中,棋九可要趁这会把身上的汗臭洗干净。今天高兴,她买了点鲜花瓣和熏香,自己和家里都要弄得香香的。
    棋九的身体结实匀称,也算得上不错,可是被衣裳掩盖住的身体却有许多伤疤,每一道伤疤都非常可怕。她已经不记得这些伤疤都是怎么留下来的,而且她也从不在意这些伤疤。
    在王府里,他们这种人基本都活不过三十岁,而且也不允许他们谈情说爱谈婚论嫁,所以棋九也很少把自己当作女人看。现在她只在意身体里的毒,她想多活几年,多为这个家挣点钱,因为战争不可能结束。她在意的人还需要银子生活下去。
    柳婶说他们老家在湖山府平台县,那里有山有水,气候条件也很好,不仅四季分明,也是全国有名的粮仓之一。棋九想多给他们挣点钱,可以回老家多置几亩地,起码种一年粮食不会饿死。
    有了活着的目标,棋九很快乐。洗完澡换好干净的衣服,看见柳婶正在给自己做秋天的长衣,这身也是男装。在家里棋九基本都是女装,但她还是习惯男装的干练,而且头发也总是在脑后一系。
    “你就不能穿得像个女孩子吗?”
    “我以前特别向往女孩子的衣服、首饰、胭脂什么的,可是现在有机会了,又觉得穿不惯还麻烦。”
    柳婶一直处在兴奋中,一边干活一边说起没完没了,因为她很想家,也想家里的孩子们。棋九很能挣钱,今天这一笔钱就够回家买几亩好地的,如果六爷愿意回家就好了。
    二个人正聊得高兴,就见燕陆琛主仆三人迈进院子。棋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紧张,她想可能是怕主人知道自己少要了二千两银子会生气吧。
    柳婶连水都没给燕陆琛倒,直接拉着他们就往书房里走,这一天紧张得不行,就等燕陆琛回来了。
    “你们俩一起去的?一对镇纸能值那么多钱?”
    “我当时比您还吃惊呢,那下巴都差点掉了。九丫头,你跟六爷说,我也没明白怎么就这么值钱。”
    棋九少要了二千两,心里正哆嗦呢,可柳婶还非要让自己说。燕陆琛他们三个都是期待着自己赶紧说,这种事可真不是什么好事,给盗墓贼销赃,她有点害怕。
    “主人,我又去买笔筒那家店,没想到就看上这对镇纸了。我。。。”
    棋九本来觉得挣一千两银子是好事,可是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二样东西都是盗墓贼从墓里盗出来的,而且这个墓可能是前景朝静思皇后的墓。更可怕的是,这个贼根本不懂这些东西的价值,而自己呢,明知是从墓里盗出来的明器,还是去倒卖。燕陆琛是读书人,肯定痛恨这种人,那他能原谅自己吗?
    棋九心底一下涌出惧意,她愣在原地,看着燕陆琛的眼睛不知不觉露出慌张和乞求的神情。
    “主人,这东西是从墓里盗出来的。”
    “上次你不是说了吗?我知道了,还有什么?”
    “回主人,这二样东西没准是近一段时间从同一个墓里弄出来的,我开始没想到。”
    燕陆琛也觉得有点问题,看着低着头的棋九把柳叔他们打发出去。棋九的心一下就提起来,她怕燕陆琛生气。还没等他说话,就跪了下去。她的头发没有干,所以也没有梳,就这样散着披在肩上,淡淡的花香也若有若无地飘散在空气里。
    燕陆琛闻着这阵花香,心里又有点怪怪的,轻轻叹了口气。这种东西对棋九来说可能根本就不算个事,他根本想象不到棋九以前的世界和生活是什么样子,也没必要让棋九总是这么小心翼翼地活着。
    “起来吧。你不买也总要有人买的。这么个乱世,能活着就万幸了。”
    燕陆琛走到棋九面前把她扶起来,棋九的身体竟然有些抖。她会这么害怕自己吗?那晚自己对她做过什么啊。
    “只要你不去干杀人越货的事,倒买倒卖也没什么,不缺德能对得起良心就行了。再说想多挣点钱,也都是为了能让柳婶少受点累。我不生气,你也没做错什么。只是咱们生逢这个乱世里,想堂堂正正地做人真是不容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21: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棋九没想到燕陆琛会说自己没做错,愣了一下又低下头把少要二千两银子的事全说出来。燕陆琛听得这叫一个心疼啊,可是他也知道,棋九这么做的想法也对。他们不过是平凡的小老百姓,这位神秘的远叔亲自张口,怎么也要给人家这个面子。但愿以后能赚回来吧。
    柳婶他们三个站在院子里紧张地等着燕陆琛出来,见他满脸笑容也全都放下心来。
    “二千两银子啊,我还是非常心疼的,不过棋九做得也对。那位路先生可不是普通人,以后还得去人家那里挣银子呢。棋九,这事你做得挺好的,有钱咱们起码能吃点顺嘴的,今天的饭真香啊。”
    “六爷,这可不是我们花钱买的,是九丫头管那位路先生要的。我还说九丫头怎么张嘴就说要吃饭呢。”
    “回主人,当时远叔问我还要什么,我要是不提点要求就好像要人家欠个大人情一样,所以就说没吃饭呢。远叔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这些都是特意送的。”
    虽然不是现作现吃,可那味道也还是相当好。远叔想得还是真够周到的,除了有鸡有肉有菜,竟然还带了一小坛子好酒。这酒跟那晚在王府里的酒一样香一样醇,菜也如王府里的一样丰盛,而且他的心情很放松也很高兴。
    燕陆琛的心情特别好,每个人的心情也都很好。孟春和柳叔不仅对这些菜赞不绝口,对这酒更是只会说一个好字。这些东西对棋九来说原本是最平常的,她从来也没有觉得吃饭竟是这么高兴的事儿,现在,她希望每顿饭都能这么高兴。
    燕陆琛忽然想起以前过年时的情景,一大家子人围着桌子喝酒吃饭,那时候也很热闹。可那个时候他还小,还有家,还有母亲和父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2: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云展
    距离龙榜棋赛越来越近,燕陆琛所在的棋院已经把这些报名参赛的棋手组织起来进行集训,每天吃住都在棋院里。由于棋院也有女学生,在柳婶的建议下,棋九也跟着燕陆琛和孟春一起住进棋院。
    燕陆琛每天过得都非常紧张,棋九和孟春正好相反。二个人只差一岁,每天就是四处游荡,见水捉鱼见林抓鸟,美得不亦乐乎。燕陆琛每天一回到宿舍就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幸好没让柳叔和柳婶跟来,否则非让他们心疼得不让自己参赛不可。
    燕陆琛就怕他俩回家跟那老二口子说自己有多辛苦,除了严令二人不许说实话以外,还不许二个人回家。这一下倒是美了他们二个,孟春和棋九每天只剩下四处瞎玩这一件事可做了。
    女人杀过多少人也还是个女人,棋九不能住在自己的宿舍里,但是每天早上宿舍一开门,她肯定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小心地服侍自己。棋九很细心,每天都会给燕陆琛弄些鱼肉吃,也会找些补品让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
    燕陆琛一来是很兴奋,二来兴奋过后又没经历过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如果不是棋九在身边照顾,每天都弄点好东西给自己补一补,就这头三天都很难坚持下来。
    “主人晚上回来想吃点什么?今天大春哥说去后山打猎。”
    “别太远了,他跟你可不能比。注意安全。”
    “是,主人。”
    看着孟春给燕陆琛穿好衣服,带好各种用具,跟着同宿舍的高景升向棋院里走去。
    这家棋院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虽然建在城外,但离城门不过只有二三里地,正好是岷山的余脉。由于这里依山而建,环境很好,许多京城里的贵族子弟都在这里学棋,每天也是非常热闹。只是由于龙榜棋赛的缘故,每年这个时候棋院都会放假,让那些报名的棋手可以静心备战。
    针对棋赛,棋院还有一个赛前准备班,报名的高手也很多,当然费用也相当高。主人们忙着备战,下人们只有无聊地在棋院里发呆。偌大的棋院显得异常清静。
    送走燕陆琛,棋九跟着孟春一直往后山深处钻去,那里鸟兽很多。二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笑,时不时地棋九还会蹿到树上抓几只山雀什么的。主人要吃是为了补充体力,自己和孟春也要吃点野味满足一下口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2: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不早了,二个人走到离棋院较远的一处山谷里,棋九突然感到一股杀气,刚要提醒孟春,没想到他一脚就踏进一个陷阱,差点把脚扭了。
    棋九忙把孟春扶到一边。这个陷阱做得十分精巧,绝不是普通猎人弄出来的,而且也不大。孟春被摔得很疼,已经坐在地上骂起来。
    “大春哥别骂了,这个陷阱很有意思。。。”
    应该说那阵杀气很不一般,棋九小心地离开陷阱向孟春走去。她刚一动,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向孟春的脑袋就飞过去,这东西来得太快,棋九又不敢用手去接,只好飞起一脚就把孟春踢倒。
    不等棋九站稳,一个人影冲着棋九就飞过来。来人年纪不大,跟他俩差不多年龄,不由分说挥拳就朝棋九打来。棋九可不是吃素的,虽然这九个月都没有正经练过,但身手依然灵活。
    这小子的拳法力道极大,基本功也非常扎实,只是实战经验太少,虽然力量和功夫都比棋九高出不少,可是棋九学的都是杀人的功夫,很快就占据主动。由于不知道对方的底细,来人又没下杀手,棋九也没有拔出匕首跟他硬拼。
    “不打了,你小子用的都是什么招式啊。”
    不打最好。棋九心想自己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这可是你说的啊。累死我了,你还要打死我啊。”
    棋九一边假装喘不上气,一边站到孟春身边小心地戒备着。
    “你是谁啊?功夫不错嘛。”
    这人一屁股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他衣着普通,可是脸却很白嫩,说话做派应该是没什么江湖经验的大家公子。
    “你又是谁啊,怎么动手就伤人?”
    “你们踩坏了我的陷阱还骂人,我当然要教训教训你们了。”
    “你这人好不讲理,看着我被这陷阱伤了竟然也不提个醒,还不许我们骂人吗?要是你在这里把脚崴了,想爬到有人的地方可是不容易啊。”
    “算了,小爷今天心情好。不跟你俩计较,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这人说完,头也不回就往林子里走去。棋九正盼着他赶紧离开呢,这种人自己可得罪不起。
    “还不跟我俩计较,告诉你,你也别让我们再见到。”
    孟春看刚才那架式是棋九占了上风,没想到她竟然连句硬话都没有。他哪了解棋九,别说这小子来历不明,就是真不如她,她也不会说硬说的。棋九在王府里对谁也不敢说,在王府外光靠说话是说不死人的。
    听了孟春这话,那人立刻就站住,恶狠狠地盯着孟春,那眼神把孟春吓得立刻跳到棋九身后。
    “你五大三粗的,躲在这个小兄弟后面干嘛,出来咱们比试比试。”
    “你明知道他没功夫,何必要吓他。”
    “我吓吓他怎么了?这个陷阱我弄了半个时辰,让他一脚就踩坏了。”
    棋九差点没给噎着。一个陷阱弄半个时辰,就凭您这身功夫什么东西抓不着啊。这小子绝对是个世家公子,棋九脑子里又闪出一个坏主意。
    “这么长时间啊,要不我们帮你重新搭起来吧。”
    孟春不明白棋九想干什么,但他知道棋九肯定在打他的什么主意。
    “就是,咱们不打不相识,反正我俩也没事。”
    这三个人年龄相仿,也都是闲着没事,孟春这个提议还真不错,那人立刻就同意了。
    “我叫云展,跟着。。。主人来参加棋赛的。就在下边的棋院。”
    “巧了,我们也是。我叫孟春,她是棋九。你是从外地赶来的吧。”
    “是啊。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来京城,可是,没想到住城外,根本就不让我进城。”
    “过几天开赛就全进城去了,那时候我们带你玩。”
    “哪能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啊,家里还派了其他人呢。”
    这个云展说自己是下人,可是连出去玩都要有人跟着,肯定是富家公子。他是谁无所谓,这几天先跟他浑熟了,起码孟春想吃什么喝什么都有人掏钱了。
    这个想法让棋九自己都觉得脸红,自己怎么这么市井,这么小家子气,连几两银子都要算计这个涉世不深的富家公子。自己真是太坏了,简直没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2:24: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个人躲到不远处的阴凉里一边歇着一边聊天,棋九看这个陷阱也不大,最多能套个狐狸狍子什么的。凭云展的本事哪要这么麻烦啊。
    “你这个陷阱挺巧的,就是这么小能抓着什么啊?”
    “我告诉你可以,只是这东西。。。”
    云展没有说完,因为他和棋九同时看到一条狐狸,全身雪白的狐狸。
    云展的眼睛瞪得有铜玲那么大,一把捂住孟春蹲下去,那眼睛还一直示意棋九快藏好。原来他发现个宝贝,只是可惜现在刚刚立秋。
    棋九立刻就明白过来为什么要用陷阱,云展这是要抓活的。如果能养到冬天,这条白狐皮可就是宝了。还好,只是一只狐狸,对棋九来说还是手到擒来的,这样白吃白喝他也就心安理得了。
    狐狸是十分狡猾的东西,发现地上突然有个坑,而且还有奇怪的气味,立刻警觉地四下张望。他肯定是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正往他们这边看着,整个身体也贴着地面,随时准备逃之夭夭。
    陷阱里有一块肉被固定在地里,虽然被孟春踩了一脚,但它对这只白狐的吸引力还是相当大。白狐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用力的闻着空气中的气味。好在他们三个在下风口,又藏得比较好,总算没被它发现。这只白狐终于放松警惕趴在坑里全力对付那块肉,棋九看准机会轻轻一跃,只带出一阵风就隐藏在茂密的树叶当中。白狐和云展都被吓了一跳。
    还好云展没动,孟春也没动,只有那只白狐跳开几步之后,警惕地观察一下情况,才又小心翼翼地趴进坑里。
    突然一个巨大的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白狐掩去,云展的心也跟着这个影子差点跳出去。棋九的功夫在王府里虽然一般但轻功绝对第一,就是放在江湖上,也能排得上号。可惜她只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杀手。
    “兄弟,别把它弄死。”
    云展见棋九一只手提着白狐的后脖子,紧张得大叫起来。
    “不会,现在它可不值钱。”
    “是是,兄弟好身手。你出个价,我。。。我主人有钱。”
    “他有钱是他的事。这狐狸你打算养到冬天吗?”
    “是啊,那时候皮毛厚。我。。。它才是个东西不是?”
    “也是。那你把它装起来吧,我们不要。”
    “兄弟,这可值好几百两银子呢。”
    云展话虽是这么说,可还是赶忙把白狐放到一个笼子里,又用布袋把笼子罩好。原来早就准备好了,肯定也不止一次来这里探道,这次要不是他俩,这只狐狸应该是他的囊中之物。
    “你这是准备好几天了吧,要是抓不回去,你主人一定会责备你的。就算不责备你,你心里也一定不好受。”
    “可是。。。”
    “我主人要是知道我俩弄坏你的陷阱还截和,一定会怪罪的,弄不好还会责罚我们,那时候我们再把它还给你多没面子啊。”
    “谢谢你啊好兄弟,哥哥就领情了。”
    “什么好兄弟,什么哥哥,你该叫我俩哥哥才对。”
    “我看着就比你俩大。。。”
    “行了,你俩别争了,都是我哥哥还不行吗?二位哥哥,咱们是不是弄点吃的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2: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棋九从不争强,因为没意义。叫声哥哥又不吃亏。三个人虽然只认识不到半个时辰,可是不打不相识啊,现在已经兄弟相称十分投缘了。
    棋九和孟春本来是要捉点野味给燕陆琛换些补品的,现在帮云展抓到白狐,他非常大方地请二人去他那里,也没等二人答应,拉着棋九和孟春就赶回棋院。
    云展一行人并不住在棋院里,而是与棋院一墙之隔的一个小院里。这一片有二三十个这样的院子,都是每年来参加棋赛时租住的。这里离棋院近,环境清幽,当然租金也不菲。
    院子比燕家的小院还大,三间正房四间厢房全住着人。云展一进院,那些下人对他都很恭敬。云展说他是主人的跟班,所以地位自然高一些,也可以跟主人一样住正房。
    孟春和棋九被请进云展的房间,这里的摆设十分精致,他们刚一坐下,就有人给上茶。真是好茶。棋九感觉这个房间才是整个院子最尊贵的,不过人家说是下人那就是下人,棋九可不想挑明。
    “我们带了好多东西,还有蜜饯什么的呢,你们想吃什么用什么自己挑吧。”
    “那怎么行,你主人哪能同意你这么送人情?”
    “没事,这些东西能值几个钱。我作得了主。”
    “云展哥哥那可谢谢你了。我们是小户人家,这次参赛的钱还是别人送的呢。你这样。。。我真是不好意思。”
    “你这么好的功夫怎么会只是小户人家?你主人是谁?”
    “姓燕,名讳陆琛。我原来是常山王府里的内卫,是王府赏给主人的。主人对我有活命之恩,所以我。。。我只想报答他。”
    “兄弟你有见识,不贪财,有情有意,回头我跟。。。我跟我主人说一下,让他关照一下燕先生。”
    “这方便吗?那可太谢谢你了。还有一件事,哥哥可不要生我的气啊,我是女人。”
    “啊?这。。。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云展一直搂着棋九的肩膀,也没把她当女人看,听棋九这么一说,脸竟然一下就红了,手也赶紧从她肩膀上放下来。一个女人功夫这么高,不贪财不贪利知恩图报,这让云展对棋九生出不少敬意。
    “千万别这么说,云展哥哥能看得起棋九,棋九已经十分感激了。刚才在山里还请云展哥哥不要介意呢。”
    云展突然对棋九生出一丝怜爱,只是那个姓燕的对她竟有这么大的恩情。唉,小户人家都能有这样的女孩子,自己家却没有。可是在这乱世里,只有像自己家那种地位才能有一片安稳的天空,她才能活得快乐、平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2: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吃又拿,孟春总算是心满意足,要不是燕陆琛就要回去了,他还想在这里多吃点呢。云展也不想让他俩回去,下午跟棋九又对练了好长时间,心里竟有点舍不得。
    “明天我跟你们一起打猎好不好?我一个人也挺没意思的。”
    “当然好了。九妹妹咱们一起去吧,你俩打,我来捡。”
    “你们当哥哥的订吧,我听你们的。”
    孟春和云展都非常高兴,虽然他们的目的各不相同,但是他们想要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跟对方一起吃一起喝一起玩。
    “明天上午咱们还去后山玩,中午你俩带我去京城吃。放心,我掏钱。下午回来再让九妹妹陪我练功行不行?给燕先生的补品也在这里煮好带回去,怎么样?”
    “行。那咱们明天就早点。等他们一出门,咱们就在棋院后门等着怎么样?”
    “好,我这离得近。你俩别吃早饭了,我给你们带着,保证好吃。怎么样九妹妹?”
    “好啊。我听你俩的。”
    棋九很少自己做决定,并不是她没主意,而是自己不敢做决定。再说现在这个云展的身份不凡,自己已经赚了他不少便宜,不能太欺负人家了。这要是让燕陆琛知道了,万一生气自己不是没事找死吗。
    云展依依不舍地送走孟春和棋九,现在他只盼着明天能早点到。自己已经二十岁了,因为是老么,又比二个哥哥小许多,父母和哥哥们总是让着自己,家里的下人更是对自己不敢有半点不恭。可是一个男人总要经历些风雨才能长大,尤其是在这个战火纷飞的乱世。
    这次本想着能到京城历练历练,没想到还是跟以前一样,一大群人看着自己,虽然有一定的自由,可是总守在棋院里发呆也实在是没意思。还好前几天发现了这只白狐,更好的是,今天认识了新朋友,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可以真诚地与自己交往。
    当然云展也不是傻子,棋九有些太客气了。她说自己是王府里的内卫,那个常山王是什么人物,他府里的人可不都是太监宫女这么简单的。不过云展不在乎,知道也好,怀疑也好,反正都没挑明,他们还可以做朋友。
    忽然对燕陆琛很感兴趣。他一个普通人怎么会对棋九有恩,还是这种活命的大恩。这会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21: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本事
    棋九一进家,见燕陆琛和孟春还没有回来,忙把宣纸放进书房。柳婶还在忙着,见她拿着一沓纸回家,也跟进书房。
    “九丫头,这纸是你买的吗?”
    “婶子您看这笔筒好看吗?这纸是我买这个笔筒饶的。”
    “你又瞎花钱,六爷该不高兴了。”
    “没有啊,我可不敢惹主人不高兴。我就是看您每天绣那些东西赚钱太辛苦了,等我把这个笔筒卖了没准能挣不少钱呢。”
    “一个笔筒从这家买再卖到那家能挣多少钱啊?你这孩子。”
    “我也不知道,我这就去把它卖了。出去一会儿就回来,要是回来晚了,您跟主人说一声啊。”
    “行,你去吧。真是个孩子。”
    棋九知道柳婶不明白自己要干什么,她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傻。可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挥霍掉的几十万两银子全是靠那位远叔收他们手里的东西得来的。王府里的杀手们对这些珠宝、玉器、文玩、古物什么的也都有一定的了解。
    这个笔筒虽然小,却是上好的漆器。更难得的是它应该是有身份地位的人的陪葬品,而且是下葬不久之后就被挖出来了,所以漆面保存得非常好。
    棋九仔细观察着这个笔筒,它是木头雕的,可是棋九却看不出来是什么木头。她只能通过雕工和画面看出来,这肯定是出自大家之手,用它的人也是非富即贵,怎么也能值二百两银子。
    路远是一位地下钱庄的老板,手下也是高手如云。他在京城有许多买卖,药店、客栈、车店都有,还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买卖。在京城里有这样一个组织庞大的势力很不一般,所以这个路远的身份也一定不简单。
    他是谁无所谓,开门做买卖绝对童叟无欺。
    棋九带着笔筒直奔远叔的客栈。这里虽说不是京城最大的客栈,却是京城最贵的,而且永远都是最热闹的。棋九也是这里的常客,直接走进后院的收货区。接货的是一个小伙计,他看了一眼这个笔筒,立刻请出一位五十来岁的小老头。棋九心里乐开了花,这个小笔筒值钱。
    “姑娘,这个笔筒从何而来啊?”
    “是我在一个小文房店里看见的,看着不错,而且那个老板不识货。”
    “姑娘可是捡着了。这应该是前朝景国最后一位皇后的陪葬,她特别喜欢这种有香味的木头,而且自己就是一位制漆高手。”
    “您是说这可能是静思皇后的陪葬?”
    景国是大梁西北方的一个大国,五十年前梁和高戎联合灭景之后瓜分了景国的土地,迅速成为这个乱世中的大国。后来梁与高戎结恶,为了防止高戎东进,大梁才将都城迁至景国原都城,也就是今天的京城梁城。
    梁城东南的岷山深处有一处风水宝地,相传景国的几代帝后全部葬在那里。由于那里风水好,许多王公大臣也会把墓选在岷山里。近百年的战争让百姓极度贫困,盗墓也非常多。
    可是没想到末代皇后才下葬这么几十年就被盗了,也真够倒霉的。更让棋九没想到的是,这个小老头竟然给这个小小的笔筒开价三百两银子。
    “这东西可是静思皇后请大师雕的,自己亲自上的漆,所以比较值钱。姑娘若还有什么漆器尽管拿来,我们也一定会给姑娘好价钱的。”
    “谢谢您,我今天就是碰巧了。哪天我有空再去转转,不过今天得要回家了,反正来日方长嘛。”
    棋九拿着三百两现银心里很高兴,快步向家里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21: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燕陆琛和孟春已经回来了,柳叔和柳婶正在做晚饭。
    棋九见到燕陆琛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感。燕陆琛只有二十二岁,人也挺随和的,可是棋九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也有点怕他。没有理由的紧张和怕。
    “主人,我回来了。”
    “进来吧。去换药了吗?”
    “回主人,我今天捡了个漏,刚才换了药顺便把它给卖了。”
    “柳婶说你买了个笔筒还送了这沓纸,纸还不错。不知道你那个笔筒卖出去了吗?”
    燕陆琛一边摆着棋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问着。棋九自从被领进这个家,总是尽量远离自己的视线,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也非常恭敬,永远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眼睛。直觉告诉燕陆琛,这个棋九很怕自己。
    真是笑话,这个杀过八百人的训练有素的杀手,会怕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
    “回主人,卖了三百两银子。”
    “什么?九妹妹,你那东西花多少钱买的?”
    “十两银子还饶了这沓纸。”
    孟春正好进屋,他看着棋九把三百两银子摆到燕陆琛的面前,直接把手里的水杯摔在地上。柳叔和柳婶正在收拾饭桌,听到杯子摔碎的声音和孟春吃惊的大叫全跑进来。
    燕陆琛也是吃惊不小,十两银子换回来三百两,这一笔买卖就够全家一年的开锁。
    “棋九你说实话,一个小笔筒怎么可能值三百两银子?”
    “主人,我不敢骗您,真的啊。”
    棋九心里本来挺高兴的,可看燕陆琛的表情不但不相信自己,似乎还有些生气,吓得她立刻就跪在地上不敢再说话了。
    “六爷,您又冲她瞪眼。九丫头绝对不敢骗您,您看吓得她都不敢说话了。”
    “我都被她吓着了,三百两一个笔筒你们相信吗?行了别跪着了,起来说,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是主人。”
    棋九偷偷地松了一口气,爬起来站到柳婶身后。她对这个婶子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和信任感,而且心里竟然总希望得到她的保护。
    棋九也不敢隐瞒,尽量详细地把整件事情讲给大家听。这几个人也算见过世面,可是棋九说的这些就像发生在另一个世界,他们虽然感叹干什么的都有,可也都相信棋九的话。
    “你的运气还挺好啊。我有话问你,你们先出去吧。”
    棋九刚放下的心一下又提到嗓子眼,看他们三个走出房门后,很不自然地向后退了二步。
    燕陆琛也看到棋九很紧张也没理她,用手扒拉着桌子上的银子。三百两啊,他们一年也挣不出这么多钱,眼前这个棋九不过平平常常地出去溜个弯就挣出来了。运气,自己竟然从王府里捡个宝回家。
    “刚才吓着你了吧?连我们几个都给吓着了。我们都没什么见识,当然也不敢相信这东西能这么值钱。没看出来,你连文玩明器什么的都懂。”
    “不敢,我就是碰巧了。回主人,我只懂点玉器什么的,还只是皮毛。”
    “没事,我也没生你的气。你这钱挣得到是快,以后也不用柳婶再做那些绣活了。”
    “是,那活实在太累了,婶子年纪大,做这个又费眼睛又累。”
    “行,不让她做了。你年轻,以后得跟她分担些。”
    “是主人,谢谢主人。”
    棋九听了这话,心里还是非常高兴。她就是想让柳叔柳婶能过几天舒心的日子,他们太善良了,对自己也很好。她的生命可能很短,但她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有钱什么都好说,棋九跟柳婶去买了许多东西准备全家出城好好玩一天,让燕陆琛也能散散心,放松一下。
    说是钓鱼捉虾,可对孟春来说那都是没谱的事,重要的是燕陆琛给柳婶十两银子让她准备好吃的喝的玩的,他们就是去开心的玩。柳叔和柳婶也很高兴,他们说这是来京城五年里最高兴的一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21: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岷河的一条小支流在城南十多里外有一个小拐弯,水流极缓,而且十分清澈。夏天汛期最深的时候也不到一人高,由于这里很偏僻,大片茂密的树林一直延伸到岷山脚下,附近也没有村庄,所以那里非常清静。
    河里有成群的鱼虾,树林里也有成群的鸟,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逮到野兔和山鸡。以前王府里的杀手们经常来这里打猎捕鱼。
    燕陆琛这几天用脑过渡,这二夜都没睡好,一上车就犯困。也不知道迷迷瞪瞪地睡了多久,等他一下车,好家伙,这地方可真不错。棋九正带着孟春砍柴支锅呢,柳叔柳婶也正在摆桌子。
    “我说干嘛要雇二辆车呢,你们这是把家都要搬来了。”
    “六爷醒了。这几天看书是不是看得太累了,还好出来玩一天,要不非得累坏了不可。”
    “婶子说得是,还真是累得不行。春子,刚出来就支锅啊,这要是吃上一天不把你给撑坏喽。”
    “是婶子让支的,说给咱们熬酸梅汤喝。”
    一切都安置好后,燕陆琛和柳叔支起鱼竿开始钓鱼。棋九和孟春却在下游不远处的一个小浅滩处准备捉虾,棋九从家里带了几个大竹篮,教孟春捉虾的技巧后,自己却坐在树荫下削起树枝。
    树枝还没削完,酸梅汤的香味就飘了出来。
    “棋九,给我盛一碗过来。”
    “是主人。”
    “你的手沾水行吗?不行就别下水了。”
    “不碍事,我不下水捉虾,就扎几条鱼给您尝尝。那林子里有鸟,我想去抓几只给您烤着吃。”
    “好抓吗?”
    “还行,就是现在不肥,要是能碰到山鸡就好了。”
    棋九一身劲装,背着那把还没杀过人的宝刀,腰里还挂着一把匕首,这身男装打扮显得她又干练又精神。燕陆琛看着她英气的模样,不觉有点发呆,这丫头一脸春风,哪像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啊。
    “春子在那干嘛呢?”
    “回主人,那里石头特别多,水草也多,我让他在那下个篮子捉点小虾。”
    棋九在燕陆琛面前还是很拘束,低着头也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说话的口气终于显得轻松些。燕陆琛非常好奇,他们也钓过鱼、捉过虾,经常是一天下来也没什么收获,可是听棋九的口气好像这点事挺容易的。
    “那你先去帮他吧,等弄好了带我去捉鸟。没问题吧?”
    “没问题。主人愿意去就行。”
    棋九已经削好十几根木枝,孟春也早就把篮子放置好,现在就等着棋九弄点虾饵了。
    这里河水很浅,鱼虾也很多。只是看得见不等于吃得着,燕陆琛和柳叔只看到鱼在游,却没有看到有鱼咬钓。看来中午要想吃到鱼可真够难的。
    燕陆琛心里有些沮丧,可是听棋九和孟春在那边有说有笑的似乎这些鱼虾已经是他们盘里的美味一样。他虽然好奇,可他也知道棋九在自己面前很拘束,别说这样有说有笑的,就连抬头看着自己的眼睛似乎都没胆量,还是别让她难受了。
    可是燕陆琛和他俩之间正好有几棵树挡着,只能看见二个人的身影在动,却看不清二个人在干什么。孟春的欢呼声很大,而且一会一声,听得他心里直痒。
    “大春子,你们捉到虾了吗?”
    柳叔见燕陆琛眼馋,大声地问了一句,其实他心里也很好奇。
    “六爷,你们来看看,九丫头都扎着七条鱼了。真准。”
    柳婶的话音还没落,又传来孟春的一声欢呼,看来棋九已经捉到八条鱼了。燕陆琛和柳叔赶忙架好鱼杆跑了过去。
    只见棋九手里拿着削好的木枝,轻巧地在露出水面的小石头上蹦来蹦去。她的身手十分灵活,脸上也带着非常轻松和自信的笑容。燕陆琛第一次见棋九如此轻松又如此真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心里竟然还有些怪怪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21: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水比较浅,鱼虽然不少,但是个头都不大。棋九手里握着木枝,看准小鱼便将木枝投出去。棋九的身体很灵活,总在起跳的同时找到最佳位置和角度,要么不出手,出手就准能扎中。
    柳婶也没闲着,在不远的河岸上忙着收拾,很快就有十多条鱼被腌好放进一个小篮子里。收拾出来的鱼肚什么的,被孟春放进水中当作捉虾的诱饵。
    “九丫头来歇会吧,看你那汗。大春子也别忙着高兴了,过来喝点水。”
    柳婶在河里把手洗干净,叫上二个人上岸休息。燕陆琛和柳叔也跟着到马车边歇着。棋九擦了擦汗,见他们俩个也走过来,立刻恢复她恭敬拘谨的样子,把手里的一碗汤小心地端到燕陆琛面前。
    “主人请。”
    “柳婶,这些鱼够咱们中午吃的吗?”
    “我看差不多,那篮子里不是还能弄点虾吗?”
    “棋九,刚才你不是说要去抓鸟给我烤着吃吗,这就去。”
    “六爷,让大春子也跟着去。九丫头不在您身边的时候还有个照应。”
    三个人年纪都不大,玩心也都重,只应了柳婶一声就向树林深处走去。
    走了有一柱香的功夫,燕陆琛的呼吸已经有些急促,林子非常密,跟本就没路可走。棋九在前边开路,还不时提醒二个人别出声,除了他们的呼吸声,耳边全是虫鸣鸟叫,听得燕陆琛和孟春兴奋异常。
    棋九突然回身冲二个做个禁声的手势,人就嗖地一声跃上一棵大树,紧跟着一拧腰又跃上另一棵树,瞬间就消失在树叶之间。这几个动作对棋九来说根本没难度,可是树下的二个人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二个人正大眼瞪小眼的时候,突然头顶上飞过几只鸟和一个巨大的影子。当他俩终于看到棋九落到地上时,她手里已经握着几只山雀了。
    “主人,那里边东西多,可是没有路。您看您能不能先回去。”
    燕陆琛可实在不想回去,这个棋九的本事也太大了,她竟然能抓住飞着的鸟,而且自己飞在树枝上也是如履平地。他还没看够呢,回头看了一眼孟春,这小子肯定跟自己一样,给他使个眼色留在棋九身边。
    “九妹妹,你这功夫太神了,我还想看呢。”
    “我俩在这等你,抓不着也没关系,你去吧。”
    棋九算是听出来了,他俩就是觉得自己的功夫很棒,想看会热闹。既然主人发话了,她也不敢反驳,低着头答应一声把腰上的匕首递到燕陆琛面前。
    “我俩会小心的,你去吧。”
    燕陆琛接过匕首,心里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冲棋九挥挥手,拉着孟春又蹲到草棵里。
    腿都快蹲麻了,听到几丈之外的地方响起一阵鸟鸣,正有点小激动,就见一个巨大的影子轻轻一点脚下的树枝,如鹰一般掠出他们的视线。
    很快林子里又恢复安静,可是棋九的身影却没有出现在二人面前。不会出什么事吧,燕陆琛突然紧张起来,这个想法让自己立刻出了一大身冷汗。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棋九消失的方向,心里盼着她尽快出现。
    燕陆琛的呼吸越来越重,心跳也越来越快,棋九也终于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主人,我捉到一只山鸡。刚才追大山雀的时候突然看到的,没跟您打招呼就追过去了。”
    棋九快速跑到燕陆琛身边,她就好像做错什么事一样,低着头也不敢看他的眼睛。
    “没事,我们知道你肯定去捉鸟了。真不少啊,回去了。”
    燕陆琛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心也总算放到肚子里。自己的运气可真好,这个杀手会挣钱又有真本事,就算生在这个乱世,她也绝不会被饿死。
    她心甘情愿留下来,只因为她是个女人吗?女人的心真难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68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8-5-30 00: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连载,有些场景似乎也曾熟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1:5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2: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听圃 发表于 2018-5-30 00:11
    继续关注连载,有些场景似乎也曾熟悉。

    第五章更重了,抱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20 03:53 , Processed in 0.08245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