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3|回复: 1

《四季风华》公众号2018第5期“春节征文赛”获奖作品选刊专辑(二)预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9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5-12 17: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四季风华》公众号2018第5期“春节征文赛”获奖作品选刊专辑(二)


    七律·岳母(新韵)
    文/细雨敲窗
    背篓齐肩遍处飞,风霜雨雪莫辞违。
    虽无妙手能医世,但有香心可济危。
    满室儿孙装脑际,一腔热血壮门楣。
    纤纤鹤影今犹在,灿灿欢容沐曙晖。


    连理枝·寄母亲
    文/周炜才
          密密灯前补,默默心中叙。巧手耕耘,勤工俭朴,辛劳尘务。任鬓霜容皱、漫黄昏,叠成相思暮。  把盏何能诉,报德焉知悟。历历萦怀,淋淋洗泪,万般无助。念远乡愁别、几多情,尽炊烟似缕。


    少年游·母亲  
    文/细柳清风
        寒窗悬月,油灯置案,疮手捻新棉。线穗攒山,纺车无怨,风起白云翻。  东方欲晓人难寐,青泪出眉湾。忆想当年,稚童懵懂,怎解那时艰。



    回家
    /小建

    袭一身喜气的红
    回家。门前树上的
    花朵张灯结彩

    那条摇着四季歌的
    小船。她追随着水声
    长成江南的一朵花

    老屋旧了也矮了
    门框上的福字对联
    还是圆润鲜亮

    抚摸一下,小时侯
    播种的树。枝桠上挂着
    葱葱绿绿的回忆

    在门口的石阶上
    憩一憩。模仿外婆
    坐姿,享受旧时光的温暖

    留个照吧
    把家揣在身上
    梦留在老屋

    还有,淘洗日照夕下
    的池塘。而铜镜中的
    少女,荡漾在久远的花影里




    牢骚机
    作者/独上西楼


    柱子的缝隙
    木柜子顶上
    家家户户在伢几妹几们
    够不着的地方
    放着一枝或一把竹枝做的牢骚机

    村头的伢几不听话
    爸爸一把抓过牢骚机
    伢几撒腿就跑到村尾

    村尾的妹几做错事
    她的妈妈一把抓过牢骚机
    从村尾追到村头

    个别娃没来得及跑的
    被大人一把抓住
    真打的
    一条一条痕迹在手脚上
    假打的
    象征性的打几下
    本来要打在水上的
    落在空中

    我家的牢骚机
    这台教育山村野小子的机器
    从来没有拿起来过

    父亲节要到了
    身为父亲的我
    突然好想
    爸爸妈妈拿着牢骚机
    狠狠或者轻轻
    打我几下

    或者让儿子峻同学
    拿起牢骚机
    使劲或者轻轻
    打爸爸几下


    】:“牢骚机”为家乡小山村打不听话小孩的竹枝。



    写在“六一”儿童节的童话
    文/ liguojian  

    峻仔:
        记得12年的“六一”儿童节,看着你眼里满是甜蜜无比的期待,好像因为这个节日,白天一定会阳光灿烂,夜晚一定会繁星满天,这个节日,也是一定开心洋溢得和童话世界般美好!爸爸深受感染,童心未泯的写下了:“这个节日,是不是可以和儿子一起拿着鱼网到山顶网星星……”
        记得13年的“六一”儿童节,看着阳台上成长得如小男子汉的仔仔,你正看着阳台外正在成长的菠萝蜜,自在自由着,此时,此景,此物,此人,爸爸随手写下:“喜欢看院子里的菠萝蜜,更喜欢看他一天天安静的成长,就像六月天真活沷的孩子,你们的成长带给我很多的欢乐,祝福自然的宠儿们:天天快乐!
        记得14年的“六一”儿童节,牵着小男汉的手,仔仔说的很多知识,已经可以做爸爸妈妈的小老师了,爸爸心有感触的写下“牵手未来,牵手无限的可能!”
        今年,也就是15年的“六一”儿童节,你被学校评为希望之星,你的班主任是学校公认的才女,而你幸运的成了班主任的小助手,这个奖杯和奖状是对你进步的肯定和鼓励,我由衷欣慰,写下:“有希望,有未来”
      是啊,希望不只在田野上,希望在任何可能的地方萌芽,也在那些看似不可能的地方开花!
        马云说:“梦想总是要有的,如果万一实现了呢!”爸爸寄语仔仔:“年少时总是要好好学习的,万一梦想就在里面呢!”当你插上梦想的翅膀,你就可以自由的飞翔,你就可以展翅,去到很远的地方,那很远的地方啊!是每个人心中所想!
        今天,这个快乐的日子,爸爸也是一个快乐的孩子!是那个和你一起玩耍的孩子,是那个和你一起写诗的孩子,是那个和你一起拉勾,一起唱歌的孩子!
       看着你的笑脸比阳光还要温暖,你可知道,是因为你心中有一个太阳!爸爸好想放下手头上的繁枝琐叶,陪仔仔过一个长长的夏季,让节日洋溢海洋的气息,好想伴你拥有一个又一个完整的秋天,拥有漫山遍野的希望,拥有秋天眼里看到的二月春天,二月的春天,十里之外,依然绿叶,千里之外,依然花香……
       记得冬天说过的每一个字,都将在春天里开花,盛夏里成长,秋日里果香,爸爸妈妈陪你在树下呵护与守望,直到一一品尝。
       仔仔,在成长的路上,好想你能一直做纯真的自己,做最好的自己,有最好的心态,漾最美的未来!
       仔仔,爸爸会一直站在这里,以一棵树的姿态,等待一棵树的成长!
       仔仔,岁月记得花的香,记住成长的美好!

      爸爸写给你一首诗《宠儿》
    宠儿;
    你从我面前走过
    从百花的众目睽睽中走过

    花看着盛开
    阳光看着温暖

    弯路看着开阔
    小屋看着幸福
    一朵花开要多长的呵护
    一束阳光要多远的跋涉

    一条曲径要经历多少的承诺
    一间小屋要多久的等待
    在阳光下
    闻一朵花香
    在路边
    轻叩小屋柴扉
    停下来,满眼宠物
    往前走,一个宠儿
    --独上西楼



    父亲与秦腔
    文/王根生

          每每听到深沉哀婉、慷慨激越的大秦腔,我就想起了长眠地下的老父亲。
        父亲出生于1919年,而他的青年时代正是中国军阀纷争、内战连连、日寇侵华的年代,也是秦腔蓬勃发展的年代。也正是这样的年代,造就了他一生特殊的人生道路和秦腔情缘。
        有关父亲爱秦腔,就不得不提父亲年轻时弄坏家里的木碗,做二胡的事情。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常听母亲说这件事。
        父亲还是愣头小伙子的时候,有一次竟然偷了家里唯一一只木碗,拔了一些马尾鬃,自制了一把粗糙的二胡。月光融融,他来到村西头的那几株高大的皂荚树下,拉起弓子,自拉自唱。凉风习习,皂荚树婆娑的影子和着父亲的二胡的旋律,翩翩起舞。不大一会,便引来了一大群秦腔爱好者。于是一个人的声音,变成了秦腔联欢会,没有技巧,只有嘶喊,但绝不是噪音。而奶奶却气炸了肺,在奶奶的眼里,那只木碗让人心疼,更重要的是一个庄稼人,却整天吼秦腔显得太没正性,于是颠着一对三寸金莲,腾腾腾的东找西找,发誓要找到这把二胡,放进灶火当柴烧,可奶奶总是不会得手的,这把二胡和父亲一起当兵了。
        那年月,闹抗战。灞桥乡党孔崇洲部某团回灞桥征兵,上了几年私塾,有点文化的的父亲在“四万万四千万同胞团结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声中,瞒着爷爷奶奶当兵了。出发那天,他们聚集在灞桥街头精神抖擞的唱起了刚刚学会的《大刀进行曲》,可身背二胡的父亲硬是把这首激动人心的歌曲,唱成了秦腔曲调,引得新兵们跟着他的曲调唱开了,让看热闹的人发笑,也让刚过门的母亲羞愧难当。可这把二胡,却没能跟着父亲光荣复员,而为抗战捐躯了。
        也正因为有父亲抗战做铺垫,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蒙受羞耻。
        一九七七年,我们公社搞了一个作文竞赛,题目是“我的父亲/母亲”。我也写了自己的参赛作文《我的父亲》,说父亲是八路军,打过鬼子。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打鬼子的一定是八路军了。后来我的作文被学校选送到公社,听说公社还要往临潼县选送。我那时非常渴望自己的作文能在县上获奖,来满足我的虚荣心。
        可后来美梦没有成真,我的作文被刷下来了。原因是我的父亲参加的是国民党军队并不是八路军,而国民党军队并没有真正抗日,而是欺压百姓。当老师把这些告诉我时,我一下子懵了:没选上倒是其次,主要是我没法在人面前炫耀自己的父亲了,太太伤自尊了。十三岁的我,是多么羞愧啊。
        那天放学,我回到家里,把书包往炕上一扔,母亲叫我快吃饭。面对着母亲端到小方桌上的一成不变的包谷糁子和红苕叶子窝的酸菜,再看看坐在小方桌一边,端起饭碗成天一脸木然的父亲,我难受极了,一下子趴在炕边呜呜地哭了起来。母亲过来问我原因,我便说了这件事,我那时很希望父亲把这一切给我解释清楚。
         空气似乎凝固了,沉寂了片刻,一声苍凉而低沉的秦腔,从父亲的嗓子眼中缓缓流出——
         祖籍陕西韩城县,
         杏花村中有家园。
         姐弟姻缘生了变,
         堂上滴血蒙屈冤。
         姐入牢笼她又逃窜。
         不知她逃难到那边,
         为寻亲哪顾得路途遥远,
         登山涉水到蒲关。
       “你成天只知道唱、唱、唱,一辈子啥心都不操,把人没害死?”母亲来气了,又训斥开了。而父亲却是你骂你的,我唱我的,神情陶醉,对我受的委屈,全然不在乎。   
        父亲不爱说话,甚至唱秦腔比自己说的话还要多。他的抗战历史,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谜。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读大学了,才知道了他抗战的一些细碎情节。
        一个暑假的下午,太阳像一个富丽堂皇的宫灯挂在在西天,大地正在使劲地吐出一天收集的热量。我和父亲在自家多半人高的玉米地里锄草。歇晌的时候,我和父亲坐在长满野草的田埂,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向他问起了他参加抗日的真实历史。
       面对我的话题,父亲低下了头,一会功夫,好像犯了错误的学生,不好意思地好像犯错误的小学生给老师做检讨一样,缓缓地抬起头,一双凹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西天的云彩,慢慢地给我讲起了了他参加的中条山战役——
       1941 年3月,父亲所在的孙蔚如部参加了著名的中条山战役。中条山下,黄河岸边,尽管时序已进入初春,凛冽的北风却依然肆虐着这块英雄的土地,可战士们却穿着单薄的军装,没有棉衣,武器装备低劣。不过战争的血腥场面,让他们忘掉了寒冷。一次战斗间隙,炊事员冲过硝烟,挑着饭来到阵地。那饭,不是我们想象的野菜汤,而是大肉菜和饼子,那是山西当地的老百姓杀了自家的猪来慰他们的。当父亲看到那傻白的肉片,再看看阵地上沾满鲜血的战友,只觉得胃里有翻肠搅肚般的难受,一点也吃不下去。心里憋得慌,扯足劲,嘶喊了一声秦腔名段《金沙滩》中,杨继业征战沙场的唱词:
         两狼山战胡儿天摇地动;
         好杀,哈,好战也
         拼性命和番奴对垒交锋
         我杨家投宋主忠心耿耿
         一个个为国家不僻吉凶......
        还没唱完,战斗又开始了。
        一天后他们退出阵地。当他作为幸存者与长眠在这里的战友们告别的时候,他才注意到,整整一个旅,剩下不足百人。而阵地上的情景让他眩目:老大的一座山头,完全变成了硝烟的世界,山头已被炮火染成褐色;柔滑舒缓的山坡,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几个被炮弹削了脑袋的树桩,还在呼呼地跳着几朵没有熄灭的火苗。空气中弥漫着生命烧焦的呛人味,风一吹,让人直流眼泪。堑壕周围躺满了牺牲的弟兄。衣衫褴褛的军服的颜色,几乎与黄土高原没有区别了。父亲没有描述那牺牲的惨状。他望着这些和自己一样爱唱秦腔而长眠疆场的战友,只觉得有什么话要说,可胸口堵得慌,喊不出一个字。憋足劲,可喊出的不是句子,而是重复着战斗间歇大伙合唱的那首秦腔......
       父亲最初语言不连贯,说着说着,就进入了角色,语气沉重,讲到大家唱秦腔时,忧伤地唱起来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父亲病重,我回家看望父亲,顺便给父亲买了一个小收音机,以便他在病床上能听秦腔。这时候的父亲,已经瘫痪了两个多月,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看那样子,已经无力再听秦腔了。     当我把自己新买的收音机调到播放秦腔戏的电台,拿到他的耳畔,父亲慢慢地清醒过来。头微微转过来,睁开凹陷的眼睛,看了看我,再看看崭新的收音机,一滴泪水从眼眶中慢慢溢出,停留在脸上纵横的皱纹间。然后伸出嶙峋的双手,抖抖地抚摸着收音机,吃力地挤出几句话:“花这钱做啥呢,我娃日子艰难。我有收音机了。”说着,手探向床头内侧,摸索着什么。大姐替她找出来。那是一台破旧的收音机,烟盒大小,槽纹中堆满了乌油油的垢甲。母亲说,这是父亲在21所(一家军工企业)拾破烂时捡的。当时特别脏,回家装上电池,拍一拍还能凑合着听秦腔。我把自己买的那台崭新的收音机调到秦腔戏的台上,声音稍微调大,那高亢而熟悉的旋律顿时弥漫了整个屋子:
         王彦章打马上北坡,
         新坟更比老坟多。
         新坟埋的赵匡胤,
         旧坟又埋汉萧和,
         青龙背上埋韩信,
         五丈塬前埋诸葛。
         人生一世莫错过,
         纵然一死怕什么……
        这是秦腔《苟家滩》中的名段,也是父亲平生最爱哼唱的段子。
        躺在床上的父亲,也合着演员的曲调唱开了。尽管声音低哑而细微,但他那被病痛折磨的容颜渐渐泛出了光彩。
        看到这情景,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似乎一下子悟出了父亲一生的秦腔情缘。我那勤劳善良的父亲,您在坎坷的人生道路上走了一辈子,如果说您什么时候最开心,那必定是您在唱秦腔的时候。和着那熟悉的秦韵悠悠的跟唱,如痴如醉。甜也唱秦腔,苦也唱秦腔。高兴的时候,秦腔把您内心的喜悦分享给别人;忧伤的时候,秦腔排遣您内心的愁苦,装点着您贫瘠的生活。您把一世的道路,谱成一首扎根关中大地百唱不衰的大秦腔。吼一声秦腔,会让您忘掉所有的疲劳、痛苦。这是因为,秦腔已经成为您最酣畅的抒情方式,是您最最得力的散文诗!
        我那不善言谈的父亲!
        1993年,一个蝉声喧闹的季节,父亲去世了。遵父遗嘱,丧事从简。唯一奢侈的是父亲下葬那天,我几个姐姐为父亲请了一个自乐班在我家门前唱秦腔。出殡的时候,我请求乐队唱一首抗战歌曲《大刀进行曲》,那位满脸通红的歌手,稍作休息,便在乐队伴奏下唱开了。可一连两遍,都滑到秦腔曲中了。最后只好将错就错,把这首激昂的歌曲唱成了秦腔,我的亲戚们都不满意。可我知道这是那个世界的父亲,想听秦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4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138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5-15 10: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2-18 20:12 , Processed in 0.08244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