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6|回复: 0

《四季风华》公众号2018第3期“金秋诗文赛”精华作品选刊专辑(二)预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4 天前
  • 签到天数: 95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4 17: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四季风华》公众号2018第3期“金秋诗文赛精华作品选刊专辑(二)



    七律·时局新感
    与时俱进需亮剑/文
    老虎终于做楚囚,慨当共富满神州。
    百年已创千秋业,一梦将圆万古收。
    为有知青多磨难,恐无深改续风流。
    贪官未灭仍需打,自我批评要保留。

    七古·治霾难(新韵)
    与时俱进需亮剑/文
    雾霾治理要花钱,岂可国家百姓摊。
    污染集团仍未改,扶贫政策却争先。
    养成习惯寻常事,不信蓝天不复还。
    最是人民需觉悟,九州盛世恐无前。

    鹧鸪天·重阳寻梦
    与时俱进需亮剑/文
    盛世来临靠自强,扶贫政策更无双。
    翩翩叶落情依旧,九九登高思故乡。
    天朗朗,路长长,丰收满载使人狂。
    风流最是今朝觅,十亿英雄奔小康。



    七绝·秋思
    高怀柱/文
    醉听秋虫唱旧腔,窗前忽觉菊花香。
    可怜露自今宵白,江上无人看月光。



    七律·秋
    张鹏/文
    节序初惊已入秋,梧桐叶落几多愁。
    无情岁月枝间去,遗恨乡音梦里求。
    自古远人嗟远别,从来羁客忍羁留。
    十年潦倒空皮骨,点点辛酸泪欲流。



    七律·秋
    张鹏/文
    斗转星移又入秋,郁蒸天气尚残留。
    凉风恨未吹人面,热汗依然在额头。
    故土别离无所乐,他乡漂泊更何求。
    夜来欹枕西窗下,撩乱蛩声动客愁。



    七绝· 秋
    曹振锋/文
    几处虫鸣入浅秋,凉风味道在枝头。
    无边雨细梳黄叶,一枕时光慢慢流。



    迷失在秋天里
    清水长/文
    呼吸在发酵
    蓝的足以忘怀过去
    狂躁
    不再信口雌黄

    为了占有
    总要品尝孤独,和苦果
    旷野,那些草垛
    吞咽着风霜的苍白

    把盏如水月光
    对酒当歌
    静谧处,有一位痴情者
    构思季节的象征性
    飞鸟,穿过云天
    迷失在秋天里



    秋天在萌芽
    liguojian/
    说过的话
    都会烟消云散
    走过的路
    都在草尖尘封

    流年柔软的舌尖
    布吉河弹琴的夜曲
    浅草刚没过的马蹄

    镀金后的深秋
    都交给好奇的少年去想象
    交给动漫去吟唱

    这些故事
    已经放在少年的心里
    不等春风
    在秋天里萌芽


    迷失在秋天里
    疾风骤雨/文
    一枚叶子,从枝头跌落
    悲凄、孤独与无助
    找不到来路,也觅不见归宿
    尽管月色饱满,霓虹缤纷
    却关不住厚厚的忧伤
    和叹息

    握着叶落归根的誓言
    而被一层水泥的冷暖阻隔
    这残酷的距离
    如同我与故乡的距离
    想到这里
    就不禁打了个冷颤


    秋伤
    绿叶儿/文
       2017年10月14日,孩子的爷爷,我那87岁的老父亲,在下楼锻炼身体时,不慎摔倒在楼梯间,意外离世。
       接到姐姐的电话,我心狂跳,腿发软,脑袋嗡嗡响,只是机械地跌跌撞撞地向大哥家赶去。
       路是那么长!转了一个弯又有一个弯,过了一条街又有一条街。车是那么多!避过了一辆又来一辆。红灯!又是红灯!前面的行人,请你不要挡住我的去路。短短的一公里路,怎么没有尽头?
       这个周末我们到了重庆大哥家。早上还和父亲在一起吃饭,9点多我从大哥家出来去医院看生孩子的侄女时,还和老父含笑告别。老父坐在靠窗沙发上,目送我们出门,他的身上洒满阳光,那么温暖,那么安详。
    短短两个小时,老父就离我们而去。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警察来干什么?为什么要拉警戒线?楼梯前围着一大群人在议论什么?血迹!触目惊心的血,抛洒在老父头的周围。我的老父躺在地板上,已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父亲,快起来!地板上是那么凉!你不是爱撒娇的小孩子,87岁的身体怎么能随便在地上躺?父亲,快起来!孩子们等着你回家把午饭尝!孙儿钓的鲫鱼,已在锅里熬成了香浓的汤。父亲,快起来!你那八个月大的双胞胎曾孙孙,正伸着胖胖的小手准备给你挠痒痒。父亲,起来吧!孩子们还想看到你那含笑的脸庞!
       老父虽然脑血管有轻微梗阻,但其他方面没有问题,老父又特别注重保养身体,按时吃药,按时锻炼,早睡早起,午间休息。前几天我们几姊妹还在谈笑,照这个样子,老父活到90岁根本没问题,就是100岁,也是有可能的。孩子爸和老父说,等您90岁,我们像您80岁一样,周末包两辆车去老家把亲朋好友接过来,热热闹闹玩两天,让你乐呵乐呵。说到这话时,老父自豪地说:“我已是我们院子里年龄最大的人了。”
    谁知道,我那健康的,开朗的老父,会以这种我们始料不及的方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客厅茶几上,是我早上出门前给父亲买的面包和沙琪玛,袋子拆开过,父亲已经尝了味道。茶几的抽屉里,装满了我给父亲买的感冒药和软化血管的药。衣柜里,是我打的毛衣和毛线拖鞋。我亲手给父亲置办的一切都在,可是父亲走了。
       父亲,您放心的走吧!已在天堂的母亲,一定会陪您共度时光!您的孩子,也一定会永记您慈祥的模样!
       这个秋天,心碎神伤!




    中秋(二)
    冬风无痕/文
        清晨。
        母亲早早就在村口静静等待了,因为今日是中秋节,她的儿子写信回来告诉母亲,他会准时赶回来与母亲共度中秋节。虽然儿子迟迟没有出现,但母亲也并不着急,一脸笑意––因为去年的今日她也是在这里接回儿子的,所以她知道儿子不会食言。
        母亲翘首期盼,突然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黑影,她知道一定是儿子回来了!她立即快步迎上去,那黑影也加快了脚步向母亲奔来。
       “妈––”儿子惊喜喊到,不知不觉便与母亲阔别一年,母亲的身体越来越消瘦,两鬓也添了不少白发。
       “回来就好!”母亲满含眼泪,并用双手捧着儿子的脸,笑道,“回来就好!”
        母亲挽着儿子的手臂向家走去,一脸挂着抑不住的兴奋。
       “阿勇,你回来啦!”这时迎面走来的李大婶打招呼道,“你妈妈朝思暮想就等着你回来,你瞧你妈妈今天多开心呀!”
       “妈,这不是……”李大婶身边的小孩正欲说话却被李大婶匆匆拉着离开了。
        母亲挽着儿子的手臂回到家,儿子步入庭院时便看见庭院的一隅种了一棵高大的白杨树,此时白杨树的叶子渐渐被染成金黄的,从远处看,犹如一个金黄的雨伞,那一片金黄的颜色是白杨树生命中最成熟的色彩。这棵白杨树是儿子以前种下的,那时还是一棵羸弱的小树苗,现在已成为栋梁,这棵白杨树就似儿子一般,由当初少不更事的小孩磨炼成可以用坚硬的臂膀扛起这个家,保护母亲的男人。
       母亲把儿子接到堂屋,儿子看见堂屋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精致的木盒,木盒的旁边放着一封信,虽然信纸已经变得皱巴巴的,但母亲却视为珍宝。儿子知道这封信是自己去年中秋前写给母亲的,记得自己还在信中写到“妈妈,我知道您很想念我,我又何尝不是时时刻刻思念您?可是儿子对不起您,明年的中秋节我一定会回来陪您!决不食言。”
       母亲担心儿子饿着,又急急跑到厨房为儿子准备佳肴。
       这时,老村长趁母亲去厨房忙碌时便蹑手蹑脚来到堂屋。
      “阿华,谢谢你能来这里帮我们实现刘婶的愿望!”村长感激道,“自从阿勇离开后,刘婶便思子成疾,总觉得阿勇没有离开自己,每天都拿着这封信反复翻阅,逢人便说阿勇中秋节会回来与自己团聚。”
       听了村长的话,儿子的眼里蓄满泪水,他压抑心中的感伤,“自从我们接到你们的来信,了解情况后,我们大家都希望能够帮阿勇实现他的诺言!”儿子用手轻轻擦了擦眼角,继续说道,“去年的今日是我亲自送阿勇回来的,我答应过阿勇要好好照顾伯母,在我心里伯母不仅是阿勇的母亲,还是我的母亲,更是我们所有战友的母亲。”
       夜晚。
       母亲与儿子坐在高大的白杨树下,母亲一边看着儿子一边说着有关儿子的种种往事,虽然这些往事都毫不起眼,但对母亲来说却如数家珍。最后母亲说起了这棵白杨树:“这棵白杨树是你父亲去世那年种下的,你说,‘妈,爸爸走了还有我照顾您!’那一刻我知道你懂事了,你还说你要像白杨树一样力争上游 坚强挺立!”听了母亲的话,儿子的眼角早已有泪水滑出。
      “还记得有一次你打电话回来,兴奋告诉我说你学会了一首歌……”母亲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儿子打断了,儿子用哽咽的声音说道,“我说,‘妈,我今天学会了《小白杨》这首歌’随后我还唱给你听,虽然唱得很难听,但你还是耐心听完,你还说‘勇,你唱得真好听!’”
      “一棵呀 小白杨 长在哨所旁
       根儿深 杆儿壮 守望着北疆
       微风吹 吹得绿叶沙沙响罗喂
       太阳照得 绿叶闪银光
       来来来 来来 来来来来来
       小白杨 小白杨 它长我也长
       同我一起守边防”   
       儿子轻轻哼唱着《小白杨》,歌声被这皎洁的月光撒向边疆,撒往每个角落,更是驻扎在母亲的心里……




    秋近思遠
    不老神爸/文
          午,坐窗前。看太阳慢慢滑过,对面高楼上,阳光就慢慢退回到越来越上边。云,飞在瓦蓝天空,被阳光照着。窗外的树,依然绿,开始受到秋风的吹习,摇摆着,像有无数蝶在翻舞。
           傍晚,风停,树叶安静下来。天却已被风吹得一干而净,天空已经无云,也没有了刚才的蓝,却显出无穷尽的青色。
           青色是秋的特色,因为青色是空透的。青光万里,思想便会在空透中飘荡开去,再远也能抵达。
        与陆兄亦是两年多未见了。自从他四年前从杭州搬去临安的山上,只在前年春天去看他一次。路上觉得他住的山特别高,汽车要绕来绕去。途中遇到一辆大货车横翻在道路上,问之,说是晚上翻到的,已一夜了。
         环顾四周没有人烟,山高,只有风吹树叶嗦嗦响。给陆兄打电话,他说:我会在山上一直等你的。意思是你一定要来。终于,两个多小时候后,路上来了一辆吊车,吊车很破旧,揺摇晃晃的,当时我怀疑,它能否担当起通道的重任。谁知它一伸臂膀,已经把大货车整个吊起,由此,我的一颗心也放下了。
        到山顶已是中午12点半,陆兄果然在路边等,远远看见他戴了一顶鸭舌帽,站着,像一颗老树。车到他面前,他还在往我们的后面看。停下叫他,他才反应过来。他说,你怎么是这个车子啊。那天,朋友开了个吉普,送我去。我没告诉他,所以他没想到。
        一条米鱼,一颗西蓝花递给我,要我帮他做菜。他自己负责找到了一包花生米,一包鸭脖子,还有一包豆干。并从我带去的一箱红酒中打开一瓶,咪了一口说,不算高档,也不低档,中档酒最好了。
        于是谈,七、八年前,我送他的一桶红酒的事。那时他手持酒杯有点抖动地说,这个酒真好!不过,现在他又说,这么好的酒尝过也就够了。
        陆兄过去喜欢喝白的,我也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杭州某个新诗讲习班上认识,便一直来往,两人遇到总要喝一两瓶。但现在年纪大了,慢慢改口,虽然,我们都认为喝红酒很不过瘾,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红烧米鱼与清炒西蓝花端上桌时,三个人便坐下吃,我的朋友姓童,因开车不喝酒,早早吃完便出门,说去山里转转。我和陆兄边谈边喝,他说,我们这么多时间的朋友了,三十多年里,一直是你来看我,我没有去看过你。其实他忘了,这么多年来,他到我家里还是喝过两次酒的。一次是在某个年初四。另一次是个夏天,他说好要到我家来,不料他那边来了个上海来的朋友,于是他把那个朋友也带来了。结果,那个与我不相识的上海朋友喝醉了,我们两人未醉。那次以后,他对我说,你烧的鱼真好吃。他平常不喜欢吃鱼,怕刺,但那天吃了不少。
        陆兄过去住在吴山上的一个古寺内,很多文物由他管,他对注释与修缮文物都在行,并常云游省内外古寺,与他方人士探研与交流。现住他的山顶叫市岭,是个自然村,在德清与临安交界处。我查过百度,市岭因地理位置特殊,那里多雨,是浙北降雨量最多的此方。殊不知道在这个秋天,我这里尚晴,他那边可能“秋风秋雨愁煞人”了。  
    我这人其实很懒走动,近年尤甚。对一些过去朋友的相邀常推辞,朋友之间久不相见,一些人便会淡了。但对陆兄不然,虽不通信与见面,只是心里惦记着,就像此刻,想象他或与邻居的乡民正同坐在树下,就着秋风喝着酒,话着桑麻。或正在秋的阳光下,整理些残文碎稿。或想象着他也许看着山里的一些核桃、松果等,计划着在冬天来临之前棒打一些。这,也是趣事。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这是古人辛弃疾的《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中的文字,写出了秋的无边,其实也是思的无边。中国的古人文字,常让人感叹,比如在这无边的秋风中,一想到“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诗句。于是朋友间虽不能相见,但心也会平静了,好文字真的能熨平起伏的人心。




    秋红回娘家
    听过你的歌/文
        “秋红,走慢点,还早,回家不着慌,我走不动呢。”秋红妈拎着一壶花生油在她后面喊着。
        “哦,我慢点。”瘦瘦的,不高的个子,皮肤不黑也不白的秋红牵着不满三岁的孩子在前面应着。其实秋红身上还挂着妈妈给的一大包花生,自己走得也够呛。
       娘俩边走边聊,捱到了公路边的候车亭。一会,车来了。秋红上车安顿好包和那壶花生油,将孩子揽在怀里坐在副驾驶坐上。
      “买票,司机。”秋红妈递钱给司机买票。
      “你买票呀?好。”司机接过钱准备找零。
      “哎,司机,你钱给我。”秋红说着倏的从司机手上抢过钱,又倏地扔向了车窗外的妈妈:“谁要你买票呀。我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哈,叫爸爸也少做重活哈。”怀里的孩子睁大着眼望望妈妈,又望望车外的姥姥,他不懂,也搞不明白。
      “这孩子,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怎么这犟呀。”秋红妈捡起地上的钱,泪在眼里打转:“我知道,你也要照顾好孩子,也不要苦了自己。”
      “滴滴。”一阵青烟,车子载着秋红走远了。秋红妈怔怔的,直到看不见那车才回头抹一下眼角的泪水往回走。秋红妈知道,孩子9月1日就要上幼儿园,秋红是请假带着孩子回娘家看看的,以后孩子上学了,回娘家就不会那样方便。想着秋红上午来时带的又是猪肉又是点心,还给了他爸300元零用钱,给妈的是一件衣服。现在秋红走了,秋红妈心里是酸酸的:刚买房,还要还房贷;女婿在外打工,女儿身体本不好,还坚持带着孩子摆地摊,来钱不易呀,住在城里什么都靠买,哪有闲钱啊。谁指望你的钱和东西?想着,泪又出来了。其实,秋红妈的日子因为秋红爸生病,日子也过得紧巴。
       那天下午我正好坐了那趟车,见到了那母女相送的场景。车上乘客的“水都是往下流呀。”“天下娘心一样的啊。”“……”也传进了我的耳朵。
       “滴……滴……滴……”车进站了,秋红补票,她拉开挎包的拉链拿钱。300元钱整齐的夹在挎包里,挎包本没多少钱,除去买东西花的,应只剩下几十元。“怎么300元还在?我明明给到老爸手上了呀?唉,晓得我爸几多事哦,烦人。”秋红这时也无法再给回去了,她补好票下了车,领着孩子,消失在大街的人行道里。
       “老头子,你晓得你闺女秋红多犟呀,车票也不要我买。”晚饭时秋红妈向秋红爸唠叨着。
       “哦……那好那好,幸亏我在秋红逗孩子时将她给我的300元钱放在她的挎包里啦。呵呵。”秋红爸不无得意。
       “你这个老东西,还留一手呀。”
       “过段时间再去城里看看孩子……”
       “……”
       老两口唠叨着,盘算着,这个秋里一定要去城里看看。




    瓜果飘香的日子
    老歌/文
        喜欢秋天的每个日子,喜欢瓜果飘香的味道,这真是一个诱人味觉的季节。
        有事没事总会去市场逛一圈儿,买些瓜果梨桃带回家,与家人品尝年景收获的喜悦。闲来无事,妻子拉着我一起逛市场。市场两边占满小贩瓜果梨桃的摊位,占据明显的位子,叫卖声也很大。也有乡下的果农用四轮拖拉机装着自家产的水果在市场边缘卖,他们不大声叫卖,只是找来一张纸或硬纸板,在上面用粉笔或碳素笔写上价格放在水果旁,让路人挑选和品尝。那天,妻子想买几斤香瓜,走了几个摊位也没相中香瓜的品质,尽管小摊贩不断献殷勤,妻子就是没动心。妻子发现小摊贩后面不远处有一个拖拉机上面装着香瓜,车旁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农妇,粗糙的脸黑红,脖子上围着一个老式围巾,一看就是地道能干乡下女人,她身旁还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正在摆弄手里的塑料袋。妻子对我说:“这瓜是新摘的,一定新鲜。”说着来到拖拉机前,妻子看着虎皮花纹的香瓜,问道:“你家的瓜甜吗?”那个农妇在车上随手拿起一个瓜,找出一把刀把瓜切开,切出一个条递给妻子让品尝一下。妻子接过切好的瓜条放到嘴里品尝,妻子边咀嚼边点头,“挺甜的。多少钱一斤?”购买的欲望让妻子问了一下价格。“3快。”那个卖瓜的农妇清脆的答道。妻子随口说道:“怎么跟小贩摊上的价格一样呢?自家产的便宜些吧。”妻子买东西时讨价还价的劲儿又上来了。我对妻子说,要想买就买吧,别为一两毛钱计较。“就你大方。”妻子不满地回了我一句。那个卖瓜的农妇带着哭腔说:“大姨呀,我要是不急着用钱,给你几个瓜吃又能怎样。”我看到那女人眼里有泪花闪动,一定是家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忙说:“给我称10斤吧。”那女人一脸的感激说:“谢谢你给我开张了。”边给我挑瓜边情不自禁地絮叨,家里的男人出了车祸需要钱治疗,又指着身旁女孩儿说,她要上大学了,也要准备学费,全指望这瓜赚钱呢。听了这些话,妻子不在讲价,从衣兜里拿出30元钱递给了她。农妇一番话打动了妻子,这时,妻子对周围的人大声喊道:“大家来买瓜吧,新摘的瓜,真的很甜。”妻子的话一出口,几个在小贩摊前看瓜的人都围过来。人都说祸从口出,妻子这一喊,一个穿着黑衬衫、脖子上带着一个大金链子、个子不高一身肥膘、光头、黝黑的脸一副凶相,脖粗脸红地冲妻子吼道:“你个老太太怎么回事?不让客人买我们的货呀?搅和什么?看你这么大岁数,不然你就要挨揍,知道吗?”一看就是一个欺行霸市的主儿,不好惹的人。妻子气不过的性格又上来了,冲着那个光头小贩说:“你有本事打我呀?”看到妻子与光头小贩吵得不可开交。我走到光头小贩跟前劝道:“你先消消气,听我说几句,这个卖瓜女人,和我们非亲非故,从不认识只想帮帮她。她啊,靠着卖瓜钱给上大学的女儿凑钱交学费,丈夫车祸需要钱治疗。所以,我家老伴儿想帮她尽快把瓜出手,拿钱回家应急。”光头小贩听了我的这番话,顿时没有再吱声,表情有些尴尬地咧一下嘴,也算是无奈的笑。光头小贩一转身返回摊位,与旁边另外一个小贩在嘀咕什么,不得而知了。
        我和妻子拿着香瓜准备走的时候,光头小贩突然又朝我走来,冲着妻子说:“大姨,对不起了,刚才是我太鲁莽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请谅解。”刚才还是剑拔弩张的,这会儿又风平浪静了,戏剧性的变化,真让人喜出望外。我忙说:“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打搅你们做生意,只是想帮帮那个女人。”光头小贩冲着我说:“这些我都理解,当初家里穷,我十四岁就辍学了,跟着父母学做生意。就凭你们心眼儿这么好,我也敞亮一回。”转过头对那农妇说:“大姐,你的香瓜我们收购了,一分钱也不会少你的,怎么样?”那女人一脸的感激,不停地说,怎么好意思,谢谢。
        光头小贩一摆手说:“别说了,过秤吧。”边说边看着我,那眼神儿,我读的懂,别以为我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贩,我也有爱心。听了光头小贩这些话,妻子憋了一肚子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对我一笑,有一种赢家的得意。
        人心存私利,但也能释放出无限的大爱,在这瓜果飘香的秋天里,爱心让人格外温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22 11:59 , Processed in 0.08853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