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秋荷

[首发] 长篇小说《天堂有路》(完结)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8 21:46: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荷 发表于 2018-4-18 07:21
    十三    抗争

    虽然桃花重新走出了房子,像往日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但是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过去青春的光 ...

    正所谓“人言可畏”,虽然桃花已经不幸,然而还得遭受村人的流言蜚语,好在桃花不惧流言,坦然面对,好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8 22:03: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冬风无痕 于 2018-4-18 22:07 编辑
    秋荷 发表于 2018-4-18 13:10
    十四    一封信

    十月份的时候,莲姐从我家相过亲回到清河湾后,立即就去找桃花玩。时间已是下午,莲姐拉 ...


    一封信,道出了桃花姐的所有心里话,她的心里始终还是有“我”,对那天晚上的事永远难忘,还说了她最初的理想,然而其中也有委屈,有不平,那又怎样呢?只能坦然面对,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坚强。言语间还不忘鼓励“我”……这封信读罢,让读者也甚为感动,心酸,潸然泪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9 22:07: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冬风无痕 于 2018-4-19 22:09 编辑
    秋荷 发表于 2018-4-18 20:32
    十五    了断

    一年一度的新年就要来临,事情并不像桃花想想象的那样,尽管她拼命的出力、干活,肚子里的 ...


    读罢此文,甚是心痛!一位只有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本来是绽放的年龄,却因为一场不幸却濒临凋零!遭遇如此不幸,却只能默默承受,甚至想出自己去“堕胎”,这是多么无奈的事呀!然而这也是多么危险的事,好在桃花姐被发现了,但愿桃花姐能够平安度过难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07: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匆匆一面

    莲姐嫁到我们村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虽然我们同在一个村里,我一直住校,也很少和莲姐见面 ;再说莲姐刚刚结婚,我也大了一些,无意间我竟然感觉和她有一些生分起来。
    有一回我周末回来正在屋子里温习功课,莲姐匆匆的跑过来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快点儿风,你桃花姐在咱们村子后的大路上等你呢!听完莲姐的话,我心头一阵喜悦四溢开来,但是瞬间又有一种异样的滋味浮出脑海,我开始辨不清是高兴的成分多还是苦恼的成分多,以至于当我站在桃花姐的脸前时,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
    桃花姐上身穿着一件的确良小薄褂,下身是天蓝色的裤子,一双带襻的黑条绒布鞋是新做的。在我的眼里桃花姐比以前高了许多,也丰满了许多;她的长辫子一直伸展到她微微翘起的臀部,好看的大眼睛里闪着光。我强忍着心中复杂的情味低低地喊了一声桃花姐。桃花姐微笑着用甜甜的声音对我说是风吧?你不叫我我还真不敢认你了,都长这么高了。当我再抬起头盯着桃花姐清秀的脸颊时,我的眼睛不争气地留下两行滚烫的热泪。桃花姐见状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块黄色的上面绣着两朵梅花的手帕,向前走了两步给我擦眼泪。桃花姐说风弟弟还是这么爱哭鼻子,我们和莲姐这不都在一块儿吗?她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我说桃花姐我真的想去清河湾看你,那一次莲姐不让我去,你也不让我去,你不会怪我吧?桃花姐说风我不会怪你,亏你还想着俺,俺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并不知道桃花姐那件事之后发生的事情,只是看桃花姐的神情和平常的人一样,于是藏在心里的近一年来的担忧得到释然。我们有几分钟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对方什么话也不说,我知道我不敢说桃花姐我喜欢你。桃花姐的眼睛也是潮潮的,游离着一种无奈的眼神。因为时间关系,桃花姐还要赶路,我只记得桃花姐走的时候我紧紧地拉住她久久不肯松开。
    这是我和桃花姐自清河湾分手以后的第一次相见,是那样短暂、匆忙、慌张。我不知道为什么,憋闷在心里的长久以来的思念和苦痛,一见到桃花姐就瞬间销声匿迹了呢?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莲姐在桃花姐走后告诉我,桃花姐也快要嫁到堤南来了,桃花姐经媒人介绍和西边王庄一个叫王兴的人就要订婚,我们的见面也是桃花姐跟着媒人到王庄去查看王兴家情况时,顺便拐到这里才实现的。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淡淡的月光洒在田野里,将要收割的麦田在夜风地吹拂下掀起一层一层的浅白色的波浪,翻滚着向前涌去,然后消失在远处的朦胧的夜色里;附近荡漾着一团团的轻雾,一会爬上我的脸颊一会又爬上麦梢,表现极为暧昧。我的双脚毫无目的,野草上的露水浸湿了我的网球鞋,凉凉的;天上的半月苍白无力,似乎有着和我一样的孤独;她也许在暗暗地哭泣,不然地上哪有那么多的露水?不就是她晶莹的眼泪吗?她心里一定也有桃花姐一样的哀怨,可是地上的我却无法给她安慰,就像我不能给桃花姐安慰一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在凄凉的夜空里独自徘徊。
    不知道过了多久,半月在天空越来越低,快要落到西边的树林中了。我不敢追上去,她是在逃避我,不,她是在逃避整个世界整个人间!我站在那里远远地看着,遥远的距离让我束手无策。
    那天晚上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失眠,为了桃花姐。

    点评

    习惯了一段一段读,一段一段写评语,这样还能读得更加仔细。这段小文主要写了自桃花姐发生不幸后,“我”第一次与桃花姐的匆匆一面,文中如此写到“这是我和桃花姐自清河湾分手以后的第一次相见,是那样短暂、匆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2 10: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10: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摇曳的灯火

    和其他地方一样,清河湾夏天的夜晚开始变得有些闷热,小清河的凉爽送不到村子里,很多的村民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坐在大路上乘凉。男人们谈论庄稼,女人们说的大多是家长里短,不时传来咯咯的笑声。这样热闹的场景和桃花家没有关系,桃花一家人正在屋子里商量桃花的终身大事。
    桃花的母亲说桃花呀,我在王庄稍稍打听了一下,听人说这王兴有些不顾正业,镇日里东游西逛吃吃喝喝尽结交些狐朋狗友,他的父母对他是自幼娇生惯养,如今也不听他们管教了;这农村人要是不好好种地寻个好出路也行,可是王兴不是那样的人,我看这门亲事咱不能答应。桃花说母亲,人都有变好的时候,咱也不能一句话把人看死了;再说咱家这个情况,弟弟又大了两岁,我虽然没有完成学业,可是决不能耽误了他上学;父亲的病一直没有好转,母亲的担子越来越重,家里为了给父亲治病,在亲戚、朋友、邻居那里落下不少债,咱们家一年到头靠地里的收入就那么多,父亲吃药和一家人开销都不够,更别说还人家前了,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呀?桃花的父亲在傍边一直耷拉着脑袋不说话,桃花的母亲看看他,无奈地说桃花我不能眼睁睁地让你往火坑里跳,那个王兴真不像过日子的人,咱家再困难有我在呀!桃花流着眼泪对母亲说您不知道俺的心思,俺是再也不想呆在清河湾了,您也知道春节的时候,我跳进冰冷的河水,那样的罪我都挺过来了,嫁到堤南以后,他们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全听他们的,他们还能把我怎么着?不错,我身上有污点,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找这样的人,这就是我的命,我认啦!
    桃花的母亲见说不通桃花,开始坐在一边默默垂泪,她知道桃花这门亲事一定下来,王家会有一份不小的彩礼,桃花俊俏的模样王家可是一点意见也没有,整天价地缠着媒人快递话,不管多少彩礼都行。有了这份彩礼就可以还不少债,说实话这几年家里落下这么多饥荒,愁得她一个妇道人家年纪轻轻就白了不少头发。
    那王兴平时在外面也没少见漂亮的大姑娘,当他见了桃花第一眼就着迷了,心想这要是娶到手也是我的福气,我要烧高香好好拜拜祖先。
    夜已经很深,刚才闷热的空气变得凉爽起来,清河湾大街上乘凉的人们陆续回家睡觉,桃花家的灯火还在亮着。桃花恳求着母亲答应她,桃花说母亲,不管以后我幸福也好遭罪也好,这是我选的,我绝不会埋怨您和父亲,您就放心吧。
    桃花的母亲抬起泪眼看着桃花坚定的神清,她知道桃花的性子很拗,做事一贯很有主见,最后不得不叹了一口气说桃花,俺同意,以后在堤南有不舒心的事一定和俺说!桃花眼里含着一丝微笑点点头,走到母亲身边双手抱着憔悴的母亲,把头埋进母亲温暖的怀抱里。桃花也知道,天底下母亲的怀抱是那样的博大、宽容、隐忍,会给儿女们带来巨大的力量,然而此时的桃花感到了陌生,是的,她已经很久没有在母亲的怀抱里撒娇了,她清楚地记得五六岁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夜晚,她躺在母亲的怀里数星星,母亲给她讲嫦娥和牛郎织女的故事,她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桃花知道母亲也同样坚强,她从来没有抱怨过父亲,更没有因为艰难而发脾气,她在咬紧牙关忍着,度过一天又一天。作为快要出嫁的女儿,桃花觉得自己有义务和责任帮母亲撑起这个家。
    桃花快要订婚的消息传遍了清河湾。尽管桃花肚子里的孩子没有被发现,他们也不再把桃花作为儿媳妇的标准,一个失过身的姑娘就是一朵被风摧残过的小花,一瓣一瓣掉落到地上,任人踩踏。但是作为一个村里的村民尽管对桃花有一些偏见,很多人还是希望桃花有个好归宿。

    点评

    苦命的桃花,本该有一个幸福的归宿,然而因为被人践踏而失去了本该拥有的幸福。她也知自己的“污点”便想慌慌把自己嫁出去,尽管王兴不是自己理想中的男人,但只能作罢。正是“摇曳的灯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2 13: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14: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婚礼

    距暑假结束还有十来天,我的暑期作业早已完成并开始下学期新课程的预习;下学期开学我就升入初三,关键的一年让母亲开始对我的自由不得不做出限制,她给我讲了很多的大道理。我一个耳朵听一个耳朵出,表面答应的很爽快,暗地里却看了许多和考试无关的一些文学作品,母亲不识字当然看不出来,她认为我坐那儿看书就是用功学习。
    一天下午,莲姐来我家说桃花姐的结婚典礼就在这几天举行,到时候她来叫我一起参加婚礼。我问莲姐桃花姐刚刚订过婚才几天就要结婚,是不是仓促了些?莲姐说王庄的王兴家怕桃花反悔,早早结婚免得夜长梦多,你桃花姐那天仙似的人儿,怕他们打着灯笼也找不出第二个来。我哦了一声说到那天你来喊我,咱们一块去。莲姐和母亲说了一会话,天色将晚,莲姐对母亲说该回家做晚饭了,母亲也没有挽留。头一年的新媳妇就该勤快些,她认为莲姐做的还不错,要是莲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让村里的人说出来,她脸上也没光,莲姐毕竟是她的亲戚。莲姐当然也不错,这桩婚事整体来说都满意。
    明天就是六月二十六,桃花姐大婚的日子。晚上吃饭的时候我问母亲,西面王庄的王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年龄到底有多大?因为莲姐给我说过桃花姐的对象比桃花姐要大好几岁呢!母亲说没见过,具体也不清楚,听说这王兴不是个正混的人,二十五六的年纪,尖嘴猴腮,个子挺高,有一米七八的样子;因为家境不错,自幼被父母娇生惯养,说话做事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小时候没少打架惹事,长大了吧,又染上了赌钱的毛病。王兴父母就他一根独苗,看儿子不好好混前程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村里和他一样的小伙子没有一个不结婚生子。老两口那个着急呀甭提了,可是啥办法呢,王兴依然和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吃喝玩乐耍钱赌博。
    听了母亲说的一番话,我脑子里开始嗡嗡作响,心想桃花姐咋就不打听打听?还有桃花姐的母亲咋也同意了呢?桃花姐那样一个高贵的人儿嫁到他们家那不是往坑里跳吗?母亲见我坐那儿出神不吃饭,觉得我在可怜桃花姐。母亲说你不是没听你莲姐说过桃花家的情况,生病的父亲加上两个弟弟上学念书,真是够呛,她嫁到堤南或许就是想帮助她困难的家庭;再说桃花身上发生了那么严重的事,对于一个乡下的女孩打击该多大!想的再好也不能当饭吃,桃花自然就降低了要求,一来帮了家里,二来离开了那个让她伤心的地方。开始你桃花姐的母亲也不同意这桩婚事,怕桃花嫁到王家后受委屈,但是桃花的注意坚定,谁也劝不进去。但愿桃花嫁过来后能过上好日子吧!我呆呆地听着,母亲赶紧催我吃饭,我哪能再吃得下,默默转身向我里间的屋子走去,母亲说这孩子咋说不吃就不吃了,咋的啦这是?
    第二天,吃过早饭,天晴得出奇。万里碧空找不到一丝云彩,飞鸟在树林上面嬉戏着鸣叫着,好像为桃花姐的婚礼喝彩;我和莲姐走在乡间的大路上,一股凉爽的风迎面吹来,身上麻酥酥的。莲姐一脸的喜气,而我脸上再怎么挤也没有挤出一丝笑容。
    王庄村外,大喇叭远远传来唢呐奏出的《百鸟朝凤》,第一回来到这个村子,一切都很陌生,不知道那个王兴的家也没关系,大喇叭和鞭炮声可以为我们带路。
    我和莲姐去的早,在王兴家门外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等来迎亲的车队返还。婚礼很热闹,全村的人几乎都来看新娘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把一个院子愣是围得水泄不通。桃花姐从挂着大红花的小四轮拖拉机上走下来的时候,我和莲姐远远地站在人群后面,我们不想打扰桃花姐一生里最最庄严神圣的时刻。
    桃花姐衣服和裤子都是红的,被两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用手架着,;脚底下踩着一双半高跟红皮鞋,走的不快;我看不见她的脸,辫子被盘了起来,红盖头下我想象着她的模样。主持人按照结婚仪式一条一条进行,我没有注意其中的细节,我听到了人群里的议论:
    “啧啧,王兴媳妇真够水灵,嫩的能掐出水来。”
    “这样的脸蛋,这样的身材,咋就被王兴弄到手了!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王兴家的祖坟啥时候冒青烟啦?”
    “要是让俺睡一晚就是死也值了。嘻……”
    “这样俊的大姑娘嫁给他王兴,说不定做过啥见不得人的事,在家待不下去了。”
    “说不定是个骚货。”
    “看你说的,人家有没有见不得人的事你看见了?嘴里积点德吧,小心老天爷报应你。”
    “我又没说你,干嘛咸吃萝卜淡操心!”
    ……
    我再也听不下去,拉着莲姐往新房里去。拜过天地的桃花姐正默默地坐在床边。那是一张双人木床,粉黄色的床单上绣着一对鸳鸯戏水,叠的整整齐齐的四床陪嫁的被子和褥子靠离墙堆在那里,背面上印着龙凤呈祥的图案。桃花姐化了淡淡的妆,我仔细地看去,发现她的眼睛似乎有一些迟钝,两颊上的脂粉下,露出苍白和瘦削,没有一点光彩。桃花姐见我们进来,赶紧起身招呼,桃花姐满脸微笑说我知道你们会来,快来坐下。她拉我的一瞬,我好像一下子又看到了那个活泼、开朗、大方的桃花姐。我流着眼泪一字一顿地说桃花姐,祝你新婚快乐。桃花姐听了,点点头说谢谢风弟弟的祝福,今天是我高兴的日子,弟弟可不许哭呦!我强忍住眼泪对她笑了笑。
    看到桃花姐出嫁,我和莲姐都很欣慰,对于她,我们只能送上真诚的祝福,愿她今后的生活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点评

    桃花姐终于出嫁了,虽然“我”早已知道这不是桃花姐幸福的归宿,然而还是愿桃花姐幸福,这也是读者我的心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2 20: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2 10:28: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荷 发表于 2018-4-21 07:47
    十六   匆匆一面

    莲姐嫁到我们村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虽然我们同在一个村里,我一直住校,也很少和莲 ...

    习惯了一段一段读,一段一段写评语,这样还能读得更加仔细。这段小文主要写了自桃花姐发生不幸后,“我”第一次与桃花姐的匆匆一面,文中如此写到“这是我和桃花姐自清河湾分手以后的第一次相见,是那样短暂、匆忙、慌张。”,把“我”的心里状态写得很到位!

    点评

    感谢老师每一次的认真!很激动!周末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2 10: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10: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冬风无痕 发表于 2018-4-22 10:28
    习惯了一段一段读,一段一段写评语,这样还能读得更加仔细。这段小文主要写了自桃花姐发生不幸后,“我” ...

    感谢老师每一次的认真!很激动!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2 13:39: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荷 发表于 2018-4-21 10:33
    十七    摇曳的灯火

    和其他地方一样,清河湾夏天的夜晚开始变得有些闷热,小清河的凉爽送不到村子里,很 ...


    苦命的桃花,本该有一个幸福的归宿,然而因为被人践踏而失去了本该拥有的幸福。她也知自己的“污点”便想慌慌把自己嫁出去,尽管王兴不是自己理想中的男人,但只能作罢。她的命运真似黑暗中“摇曳的灯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14: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忘却

    桃花姐的喜宴结束,我先于莲姐走出王家,莲姐和桃花姐还有一些体己话要说,我也不好意思在一边傻站着。
    王庄村外的大路上刮起一阵微微的凉风,我只顾低头走路,好像要躲避和摆脱什么东西,在王兴家,我耳朵里、心里装满了让我恶心的话语,我想让风儿把它们都吹掉,决不能带到我的房子里。
    桃花姐开始了她的新生活,我也要进入中学最紧张的初三阶段。既然到了这一步,我开始打算对桃花姐彻底地忘却,再说我和她又是什么关系?今后的我们将会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她是她,我是我,还会有什么交集吗?就像王庄村虽然那么近,不是因为桃花姐,我对它始终是陌生的。
    时间如流水一去不回,一年的时间更是时光之箭上的一羽,瞬间即逝。紧张的中学生活让我体会到学习的艰辛,母亲常常对我说凉桌子热板凳十年寒窗是古人求学的例证,要想走出农村获得舒适的生活就必须吃得苦中苦。
    然而上学的人比牛毛还多,成才的却稀如牛角,每次看着村里一个个中途退学的同龄的男孩和女孩们,在家帮着种田,过两年后开始出嫁或娶妻生子,然后继续一复一日的劳作,永远呆在乡下,我的心里就会更加坚定努力学习才是农村孩子唯一的出路。母亲极力供我读书绝对是有超前的眼光,我时刻感谢着母亲的伟大。中考已经结束,我考上了县城的高中。拿着录取通知书交给母亲的时候,母亲含着激动的泪花说风儿,算你有良心没有辜负全家人对你的期望,以后还要更加努力,争取三年后递给我一张大学的通知书!我说时间还早呢,看把您急的。
    这一年来我除了在学校学习之外,一回到家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有邻居来我家借东西的时候碰见我就说,你家风像个大姑娘,是不是不到出嫁就不能下秀楼呀!前几天吃饭的时候听母亲说莲姐生了一个女儿,还不到一岁,整天在家看孩子,也很少来我家。我有些不以为然,我的心思现在主要放在未来的高中学校上,村里发生的大事小情我一概不闻不问。
    我后来的苦痛也许就是我这时的冷漠造成的,我不该自私到对桃花姐的不管不问,她就在隔壁的王庄村,一年来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过这件事呢?自私和自爱是一种逃离,更是一种绝情!
    慢慢陌生的桃花姐在王庄正一个人过着痛苦的生活,它不是桃花姐憧憬的,却在默默地忍受着,坚强地支撑着,她还有最后一点点希望。

    点评

    随着桃花姐的出嫁,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与莲姐、桃花姐的关系渐渐疏远,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也忙着应付学习,莲姐与桃花姐也有自己的家庭,不知我们何时还能像以往一样聚首相谈?让读者的我也怀念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2 21: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2 20:54: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荷 发表于 2018-4-21 14:47
    十八    婚礼

    距暑假结束还有十来天,我的暑期作业早已完成并开始下学期新课程的预习;下学期开学我就升 ...

    桃花姐终于出嫁了,虽然“我”早已知道这不是桃花姐幸福的归宿,然而还是愿桃花姐幸福,这也是读者我的心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2 21:00: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荷 发表于 2018-4-22 14:17
    十九    忘却

    桃花姐的喜宴结束,我先于莲姐走出王家,莲姐和桃花姐还有一些体己话要说,我也不好意思在 ...

    随着桃花姐的出嫁,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与莲姐、桃花姐的关系渐渐疏远,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也忙着应付学习,莲姐与桃花姐也有自己的家庭,不知我们何时还能像以往一样聚首相谈?让读者的我也怀念以往的日子,我们在小清河,那天堂的日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17: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荷 于 2018-4-23 18:05 编辑

    二十    狐疑

    桃花嫁过来第二天傍晚,王兴从外面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后直奔新房里正在拉鞋底的桃花。王兴说你在那干啥呐?快点给我倒杯水,渴死我了!桃花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走到桌子边给王兴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他,刚要转身被王兴给拉住。王兴说你还不愿意咋的,嫁给我委屈你了?哼哼,别以为你有几分姿色就想在我家做太太,你还差得远哩;你就是我家花钱买的,到这儿后可不比你在你们家,可别想着耍你的大小姐脾气!桃花以为王兴喝多了,用眼睛瞪了他一下没有说话。王兴喝了一口开水,水有点热,气得差一点跳起来指着桃花说你想烫死我呀你个倒霉货!桃花实在气不过,转身只顾做手中的活计。王兴一脸愤怒地说娶了你可算是俺倒了八辈子血霉!不知道影儿稀里糊涂就戴上一顶绿帽子!不用俺说,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就俺这个德行,你肯嫁俺?桃花听王兴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下。王兴红着眼睛晃晃悠悠走到桃花跟前压低声音说你告诉我昨天晚上你身上咋没有见红?你敢说你是黄花大闺女?桃花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王兴面前一时竟说不出理由,她知道这个坎迈过去很难。王兴见桃花一直不说话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说我说中了吧,你他妈就是个烂货,你随便找谁不行非要找俺,一个打屎盆子扣俺头上俺就舒服?哈哈,告诉你桃花,这哑巴亏俺不吃,你今天要是不给俺讲清楚,你他妈哪儿来的就滚回哪儿去,别搁俺眼前添堵!桃花知道再给王兴解释又有什么意思,那本来就是她不愿提及的伤疤。王兴见桃花仍然不理乎他,借着酒劲朝桃花脸上就是一巴掌,顿时五个血红的手指印显现出来。桃花用手捂着脸颊直流眼泪,也不还手,只是目光扭向一边。王兴已经怒火攻心,王兴按着桃花不管头上、身上一阵拳打脚踢,一边动手还一边说想不到我王兴的责任田被别人先给犁了一遍,以后我咋出去见人。
    在另一间屋子住着的王兴的父母听到这边屋子里王兴疯了一般打桃花,母亲赶紧上来把王兴拉开说你们这是咋啦,这刚刚结婚没两天,你们咋打起架来了!王兴见母亲过来,怒气非但没消,更像是火上浇油。王兴说你问问她,看她有什么话说。
    王兴的母亲是从打心眼里喜欢儿媳妇,照着王兴背上就是一拳说你是喝酒喝晕了不是?撒酒疯呐!快给我滚出去。毕竟是母亲,王兴也打累了,于是叽叽歪歪地走了出去,剩下桃花她们俩。婆婆扶起床上的桃花说好闺女,都怨我养了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不知道怜惜人,他今天就是喝多了酒,别给他一般见识,等明儿个他醒了酒看我不说他。桃花两眼泪花只是不出声,见婆婆一直劝,心里也不落忍,就对婆婆说起了她埋藏已久的心事,末了桃花说婆婆,您要是看得起我就让俺做您的儿媳妇,要是怪俺,可以把俺送回娘家去。王兴的母亲含着眼泪听完桃花的诉说,把牙咬得吱吱响,沉默了好大一会才说好闺女,我们都是女人,我理解你的心情,以后呀这事再也不要提起,你刚才送回娘家的话更不要说,我认你这个媳妇。婆媳两人又说了好久的话,那王兴早已在正房的客厅里呼呼大睡起来,王兴母亲临走的时候对桃花说别理她,让他睡死了才好,这个不争气的败家子。
    婆婆离开后,桃花和衣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她在想以后的日子里王兴还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
    这王兴突然耍酒疯实际上事出有因。中午的时候他和村里的李三到堤北参加一个朋友的酒场,喝酒的时候,李三夸王兴找了个漂亮媳妇,那个朋友问是哪儿的人,李三说就是你们堤北清河湾的,小名叫桃花,谁知道对方听了之后嘻嘻笑了两声。王兴说你笑啥?那人喝了一口酒慢慢地说王兴兄弟呀,咱们是够朋友我才说的,我问你昨天晚上你和媳妇做那事的时候,你看没看见床单上留下血迹?咱们都说大姑娘第一次是要见红的,如果没有见红,证明她不是大姑娘,你看到什么没有?王兴这才开始回忆昨晚的事。当时王兴也有点怀疑桃花,但是灯光下的桃花那么迷人,他一会儿就醉了,竟忘了这事,王兴脸色顿时红了起来,看着那人说你莫不是还知道些什么?那人说现在说还有什么意思,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王兴马上急了起来说你快告诉我桃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那人说我也是听别人说的,真不真我也不知道,于是把桃花如何造玷污的事讲述了一遍。这王兴不听便把,还没听完便觉着周身的血往头上涌,话也不说接连喝了三大杯酒,很快醉倒在酒桌上,知道夕阳快要落山,李三才搀着王兴回王庄,五里的路愣是走了两个多小时。王兴回到家一看见桃花,立即勾起胸中的邪火,接下来就发生了打桃花的一幕。

    点评

    始终还是东窗事发,好在桃花遇上一位明事理的婆婆,不知下文如何?静待下文……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4 20: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4: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荷 于 2018-4-24 14:21 编辑

    二十一    旧习难改

    王兴一天到晚地跟着村里的李三和钱豹转,自家的地边他都不知道在哪,更别说干活了。这不他们三个人又开始聚在一起喝酒,昨天晚上李三在村南头王老实家的大树上偷了两只下蛋的老母鸡,一锅炖出来,用盆子盛到桌子上,三斤老白干不一会就喝了个底朝天。喝完酒开始赌钱,三十二张牌九呼呼啦啦赌的是热火朝天。这李三自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靠村上救济长成了人,因为没有人管教,养成了好吃懒做的臭毛病,一旦嘴馋了,偷东家只鸡,逮西家个狗,三十岁的人了,人见人烦,至今还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村长见他不走正路,想好好教育他一下,就把乡里对他的救济断了,谁知道被他堵在家里骂了三天,村长最后没办法继续为他申请。另一个是钱豹,三十一二岁,生得虎背熊腰,满脸的横肉散发出凶狠的光芒,像要随时打人一顿似的。如果走在人多的街上,谁见了他都会早早地闪开一条路来。此人是刚刚从监狱释放出来,三年前和别人一起打群架,死了一个人,被判了三年的徒刑。虽说政府管教了三年,可是对钱豹不起一点作用,一个星期前他带着李三和王兴还到十里外的各庄打了一场架呢。
    这赌钱有时候是靠手气,手气好,点子兴的话会赢钱,可是王兴的手气似乎从来没有好过,赌十场的话倒有九场拍手干。这王兴看着也不是傻子,可是他怎能知道钱豹和李三早已是穿一条裤子串通好了的,他们知道王兴家里有点积蓄,糊弄王兴俩钱花花。王兴哪知道他们的心思,以为拉着他溜溜逛逛就是好朋友铁哥们、吃吃喝喝就是知己,镇日里死心塌地地跟着往上凑,还以为自己多风光多威武。连刚结婚的新鲜劲也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况且自己媳妇竟发生过那样的事。
    不一会,王兴手里的钱就输光了,李三也掏出裤兜说输光了。钱豹嘴里叼着烟说今儿个我的手气真好,把你们两家都赢干了,晚上我请你们喝酒。王兴锤头丧气地说豹哥说的轻巧,当然该你请了,我和李三手里是光光净净一分不剩,唉,真是晦气。李三淫笑着靠近王兴说,按理说你现在正是鸿运当头呀,新娶的漂亮媳妇,那崭样子谁见了不流哈喇子?俺是没有这样的福气呦!王兴回头瞪了李三一眼说你咋哪壶不开提哪壶,小心我跟你急!钱豹听着似乎话里有话,也笑着说咋回事王兴兄弟?王兴说还是不说的好,真是一言难尽呀,你说我咋就那么倒霉?一个屎盆子扣在头上,啥时候也不会时来运转。那钱豹又追着问了一句,王兴哭丧个脸说豹哥还是别问的好,我死的心都有啦!那李三见此情形向钱豹使了个眼色,钱豹也不再问下去,拉着王兴和李三的手说我们是不是哥们,既然是哥们,那就跟我喝酒去,咱们也像人家似的来个“借酒浇愁!”王兴和李三站起来也大声地跟着附和,三个人趁着暮色向镇上的小酒馆走去。
    安静的夜晚,桃花孤零零一个人坐在灯光下做针线活,已经十一点多了王兴还没有回来,桃花也不敢睡。每次王兴醉醺醺回来都要对她大呼小叫的,假如开门晚了一步,王兴准会扇她耳刮子;王兴进屋后她也不敢多问,默默地为他倒水,招呼他睡下。桃花也给婆婆说了几次,说王兴这样下去根本就是败家呀,让她好好管管王兴。婆婆摇摇头说他咋能听进俺的话呀,要是那样他早改了还能等到现在!桃花见此知道多说无益,只好迁就着一天一天过吧。
    桃花打了个哈欠,伸了伸酸痛的胳膊,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马上就十二点了。

    点评

    命苦的桃花,遇上不如意的王兴,加上自己曾经的遭遇,注定桃花的生活充满坎坷。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4 20: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4 20:43: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荷 发表于 2018-4-23 17:56
    二十    狐疑

    桃花嫁过来第二天傍晚,王兴从外面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后直奔新房里正在拉鞋底的桃花。王兴说 ...

    始终还是东窗事发,好在桃花遇上一位明事理的婆婆,不知下文如何?静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4 20:53: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荷 发表于 2018-4-24 14:12
    二十一    旧习难改

    王兴一天到晚地跟着村里的李三和钱豹转,自家的地边他都不知道在哪,更别说干活了。 ...

    命苦的桃花,遇上不如意的王兴,加上自己曾经的遭遇,注定桃花的生活充满坎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23: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不眠之夜

    王兴爱赌钱村里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家里父母十多年的积蓄也快要让他败坏光了。桃花眼瞅着王兴这样下去,这个家早晚让他输干输净,公公婆婆有管不住,只好硬着头皮全他。这王兴心里本就恼怒桃花,看她说道自己,他哪能依她,上去就是连打带骂,打骂累了之后摔门而走。平时王兴赌输之后还拿桃花撒气呢,何况桃花说他的不是?桃花经过一次、两次之后再也不敢吭声,只好任他去吧。
    这王兴打起人来就像疯狗一样没有人性,桃花白嫩的肌肤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浑身上下没有完好之处。可是桃花用盐水擦擦,默默忍着,白天照样干活,做饭,洗衣服。桃花心里想,我已经忍受了比这些伤害更大的心灵的痛苦,这一点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
    灯光下的桃花捋起衣袖抚摸着前天晚上留下的伤痕,火辣辣地痛直往心尖上钻。桃花凝视着窗外漆黑的夜,陷入了深深的思考:难道这就是我命中注定要承受的磨难吗?我的归宿就是要超出非比寻常的痛苦吗?静静的夜空里,星星眨着冷冷的眼睛似乎在昭示着桃花,要把她引向另外一个地方。一刹那的时间里,桃花的脑子闪过一个残酷的念头,但桃花随即把它摁了下去。她知道自己曾经付出过什么,现实的生活虽然给她带来痛苦和磨难,但是她还有很多割舍不掉的牵挂,她也曾用心地喜欢过、热爱过,拼什么就一下子撒手而去?桃花心里不甘!一会儿王兴凶神恶煞的样子又出现在她面前,她连忙到针线筐里拿未做完的活计。
    这些年王兴到底输了多少钱他自己也不知道,自从桃花嫁到她家,桃花没有从他手里要过一分,王兴也不会给她,倒是婆婆三五天给她一块两块的,她也舍不得花,就一点一点攒着给弟弟买学习用品。桃花一想起弟弟忍不住流下眼泪,自她出嫁还没有回过清河湾,眼看都三个多月了,弟弟们怎么样了?母亲给他们买新衣服没有?她知道母亲从来简朴,不乱花钱,虽然彩礼钱当时还完债还剩下一点点,母亲早早地藏了起来,母亲说以后说不定有什么急用,可不能乱花。她当时想说母亲抠,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谁让她家是那样的一个状况呢!
    桃花又想起她的好姐妹莲,她知道莲的男人忠诚实在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平时对莲又好,什么脏活累活总是抢着干;特别是莲怀孕的时候,男人整天给她端茶送水、热水洗脚,照顾得井井有条,弄的莲都不好意思了,怕婆婆说他老婆迷。桃花见过莲的男人,那时候桃花说她也想找个这样的男人。然而,事与愿违,她桃花竟找了王兴这样的人,这真是上天有意捉弄;桃花嫁到王庄后也没有找过莲,她觉得自己再不幸也不能向别人诉苦,更不能向父母诉苦,这是她做事的原则。桃花又想起莲已经生产,孩子快一岁了,什么样子的小孩她还没有见过呢,抽个时间一定去看看。这时的桃花不会再像她跳入冰河堕胎时的样子,她也开始喜欢怀抱里的婴儿,那娇小的眉眼、鼻子无一处不讨人怜爱。她想象着自己抱孩子的情形……
    外面的风似乎大了一点,虚掩的房门吱嘎响了一声,桃花的心顿时紧了一下。桃花向门口瞧了瞧,空无一人,王兴还没有回来。快要十二点了,此时浑身疼痛的桃花非常想躺在床上歇一下,可是她不敢躺,王兴只要没有回来,她就不能睡,王兴告诉过她,如果他没回去,桃花睡着了一定挨打。
    从门口钻进来的风凉凉的,桃花起身去把门重新关好,扭身回房。她把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些,她感到秋风里已有了一丝寒意。风呀,就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只有感觉才能触摸到它。桃花用心触着了风,却对它无法挽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5 20:55: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冬风无痕 于 2018-4-25 20:56 编辑

    桃花姐从嫁入王家便是苦难的开始,这是她不愿接受的,然而就因为曾经的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而不得不向命运低头,对王兴的家暴逆来顺受。十六岁的桃花姐,正是花一样的年龄,向往甜蜜爱情的年龄,她也羡慕能有一个像对莲姐好的男人,然而事与愿违,嫁给了王兴这样的男人。哎,读起来真的令人心酸!

    点评

    谢谢您的每一次点阅!辛苦!敬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4-25 21: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5 21: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冬风无痕 发表于 2018-4-25 20:55
    桃花姐从嫁入王家便是苦难的开始,这是她不愿接受的,然而就因为曾经的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而不得不向命运低 ...

    谢谢您的每一次点阅!辛苦!敬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5 22:2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精彩,细细赏读也是一种享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19 18:41 , Processed in 0.116798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