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3|回复: 1

四季歌之新诗特刊推荐帖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4 17: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秋荷 于 2018-4-4 17:25 编辑

新诗版各位版主,为了更好地充实下一期新诗特刊,特在此设立推荐帖,请各位版主就一个月以来诗友发表在论坛的诗作中,挑选出您认为的好作品1---2两首(做好点评),在此跟帖。时间截至4月12号夜24: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17: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色泉水 于 2018-4-6 08:39 编辑


以入侵者的名义,靠近......
  

  作者:小鱼

我是遁着那一声鸣叫走向它的
那是雄性的高亢、母性的低沉
这世间最为奇特的声音居然让我听见
它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突然

就好比一个稀奇的尤物
但我不能确定这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它应该后于恐龙灭绝时代 而消声匿迹
像一阙死去的宋词
或是消散在圆明园上空的袅烟

后来它竟然活了,应该是活着
我看到它头顶上生出的枝丫
枝丫上挂着两片绿色的叶子
仿佛有着"屈臣氏服 舔食乞青"的情节

那是后来,在某个阳光午后
酣畅在春天的故事里
我能断定 而今的秋黄 绝不是一尊尊坟冢

不敢靠得太近
我听到它的叫声了
是从一个母体里发出来的 嘤嘤的
它的喉咙里没有喉结
却有着冲击耳鼓的力量,一种抗拒
那嘶哑里夹杂着生命怜悯的梵音

我畏缩在颤栗和震栗的意词里
向前向后,再向前。视目相对
从一些措词里 读出了一双仇视侵略者的眼睛

这该如何说起
本着不同的领地 却占据着相同的天空
一个不可抗力的风一样的挟持
掠夺 抗争

我不相信这是命运的给予
事实它们坠落过
是的,它们坠落过
也曾落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
苟活着它们的命运

它在用一种疑惑看着我
它在用同样的目光注视我
此刻,我竟成了一名入侵者
迈出一步 恰与逼近巧合
它的瞳孔在慢慢缩小 而后改变
有一种生命律动和欲望在滋生

它在鄙视我
它在无视我
它在仇视我
它们正把偶然的降临
或是过去的满目疮痍 集聚
化为不可抗拒的力量
在一次死亡的经历中复活

点评:麋鹿的历史,也是中国一段屈辱的历史。麋鹿仇视侵略者,恰如国人仇视掠夺,仇视战争,那些被马蹄声征服的过去,是“至今无法释怀的耻辱“。尾节“它在鄙视我,它在无视我,它在仇视我”,排比句的使用,将情绪推向高潮,令人深感诗人对侵略者的愤慨和内心那一触即发不可抗拒的力量。通篇架构合理,语言慷慨激昂,情感炙热,值得细细品味。

    那个赶海的男人

        作者/小鱼


那个赶海的男人,曾用海水光洁了一生
他把日子堆积成一朵浪花
把白天研磨到黑
也未曾画出一条笔直的海岸线

他习惯在夜风吹拂的海面,点亮一盏灯
直到与星辰相互衬映
那些不知海的人,都向往着海
说到了某个浅滩上,就有晶亮的泥沙沉淀
认定一声么喝
便是朝歌为夕阳信守了约定

溯风下,不知名的花儿
描绘出各异的纹路
镌刻渔人额头上的曲线
那条长长的,长长的岸线
如远空的银河落下了九重
于是,我看到了来者紧束着胸襟
怀揣着波涛起伏的秘密

我常常见到那个赶海的人
只在悄然站到我的面前,便可闻到
从海上飘来的腥咸味

不知他们的足下
踩碎了多少崎岖和沉睡的年轮
还有那些潮湿的沙隙
迄今,留有一行行深浅不一的脚印

一季春过,也曾见过一往如昔的浪潮
只当闻听汐流叹息
依见,那个赶海的人
正用干枯、凝结了的沙丘筑就
像千年覆盖着的蕴有风雪冻结的灵魂

那个时常赶海的男人,只用光阴堆砌了坟冢
而我,却在垂首祭拜时
便可与潮汐一同叩响
父亲的天堂之门



点评:作者用怀满思念的笔墨,写出父亲曾经赶海的景象,曾经在海滩上辛勤的劳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岁月。是那么深沉而感怀的情感,随潮汐一同叩拜父亲的天堂之门,诗语情感真挚,深沉。

     小镇,相逢三月


          作者/小建

一滴水墨,洇开
江南小镇
蓝花粗布的女子

乌篷船摇桨的水声
推开小镇的柴门
那些散落房前屋后的
花香鸟语,先于我填满
三月江南

我翻阅水乡日子。雨巷清石板
凹痕的鲜苔,滑开幽幽的记忆
石拱桥上邂逅的女子
身穿汉服隐匿桃花深处

笑容泊进水上人家
我不敢折返回去
生怕惊醒跌入水乡的月亮

小镇相逢三月。携一缕
春风,缀补我镂空的怀想


点评: 一个活灵活现的江南水乡的漾然春色。语言顺畅优美,手法新颖独到。意象凸显,张力十足。读来如小酌浅醉心悦神怡。

       在故乡流浪

       作者:袁辉

大叔踏上故土第一步,眼睛就发亮
田野里到处奔跑着笑声,撵都撵不到
一些人的名字,早已爬上墓碑
荒草萋萋

镶满脚印的山路,草木胡乱挤满
清明烟雨,就像钻心过肺的炊烟
湿漉漉的,在老屋的瓦片上缭绕不散
母亲的围腰父亲的旱烟袋,迎出来
开门一看,满屋的空,奔涌而来

在故乡的风里,他像一枚翻滚的枯叶


点评:满满的故乡之情,跃然眼前。/镶满脚印的山路,草木胡乱挤满/清明烟雨,就像钻心过肺的炊烟/。读来令人深有触动而为之伤感。语言顺畅厚重,诗意有张力而耐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22 09:44 , Processed in 0.08865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