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回复: 2

巴狗儿巴儿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3-30 16: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巴狗儿巴儿

“巴狗儿巴儿,藏严实,藏不严实挨鞋底。”
两岁左右的我,认真地趴在炕角的被子上,一边高喊,一边小心地听姨妈在干什么。
姨妈在大声地央求:“白胡子老头儿,在家里吗?我家嫚嫚想吃好东西了。她今天没有哭也没有闹,很听话的。就给她几个吧。”
接着听到窸窸窣窣的纸包被打开的声音。在我喊到第五遍的时候,姨妈说:“好了,睁开眼吧。白胡子老头儿说你是个好孩子,给了你好几个呢。”
我连忙跳起来,扑向姨妈的手掌。果然有一小把淡黄色香喷喷的面棋子,我的小手都抓不过来。

还不会走路的时候,我就寄养在姨妈的家里。在物质极端匮乏,温饱难继的年代,姨妈用温暖的胸怀收容了我,给我最真挚的关怀。这让我一生都感激着她的慈悲。面棋子是姨妈为我做的零食,是用当时极珍贵的东西做的。在小盆里打一个鸡蛋,加一点白糖,姨妈在灶台上和面。她灵巧的手把洁白的面粉揉成一团,再擀成一个小饼。用刀把饼切成棱小块块,然后她把锅烧热,加一点菜油,把小块块放进去烙。一边烙一边翻。一会儿小块块变硬了,在锅底哗哗地响。“好吃了吗,姨妈?”我巴眼儿望眼儿地在锅边等着。
“馋嫚嫚,再等一会儿。”姨妈的声音永远那么温柔。
又过一会儿,小块块由白变黄,有的甚至泛出一点棕色,香味也出来了,直冲进我的鼻子。姨妈忙把小块块铲出来,面棋子就做成了。
姨妈小心地拿起几个,在手里左右倒着吹凉,送到我急不可待手中:“慢点,试试还烫不。”
香甜酥嫩的面棋子,是我吃过的最好的零食(多年后我依样做给女儿吃,却怎么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我多么想每天都吃这样的美味啊。可是姨妈却说面棋子没有了。这让我很着急,不住地问为什么。
“可能是白胡子老头收走了吧?”姨妈这样说
“哪里有白胡子老头儿,我怎么没见过?”我问。
“他啊就住在我们家的屋顶上,他不让你看见他,可是他能看见你。”
“原来在屋顶上啊,难怪我没看见。”我这样想:“以后可得小心了。”于是我问:“他为什么拿走好吃的?他自己吃了吗?”
“他看见你不吃窝头,不好好吃饭,可能觉得你不是好孩子,就收走了。要是你好好吃饭,他会给你的。”
“那我好好吃饭,做好孩子,姨妈。”我下了保证。
“好,等我问问他,给你要回来好不好?”姨妈说。
“姨妈你现在就问问。”
“不行啊。今天白胡子老头儿出门去了。你看今天的太阳这么好,后街还有集市,他可能去玩了。”
“那怎么办?”
看到我失望的样子,姨妈耐心地说:“要不你先找梅梅玩去,等你回家白胡子老头也就回来了吧。”
没办法,我只好出去找小伙伴玩,并一直挂记着白胡子老头是不是回家了,也许我在街上能碰到他。
当我玩一段时间回家,姨妈刚从灶前站起来。她刚煮好了一锅地瓜,满屋子里热气腾腾,全是地瓜的香味。每次煮地瓜都会煮一大锅。大的我们吃,小的捣成泥掺上地瓜蔓糠给猪吃。在院子南边的圈里有三四头半大的猪。怕把我撞倒了,姨妈不让我靠近。而且它们都脏兮兮的,让我更害怕。每到吃饭的时候,它们总把圈门顶得咣咣响,破门就更破了。
看到我跑进门,姨妈的脸上全是阳光般的笑容。我问:“姨妈,白胡子老头儿回来了吗?”
姨妈说:“我没看见啊。我问问吧。”说着她向着屋顶的方向喊,“白胡子老头,你回家了吗?”
我一脸期待地等着,可是没有回声。姨妈说:“没回来呢。这样吧,你看我煮的地瓜。今天特意挑了几个红瓤的给你留着,又香又甜,我给你拿。”说着她一边向锅里去找,“趁你哥哥姐姐们没回来,你快吃。要不你小哥回来抢你的。”
小孩子可能都喜欢这样的专宠,所以我听话地接过地瓜,一边吹一边吃,真的又香又甜,像蜜。
可是面棋子还是我的牵挂。下午就又央求姨妈。没想到姨妈说:“白胡子老头回来了,他还说看到你与梅梅玩过家家呢。”
我一面懊恼没看见白胡子老头,一面又要面棋子。
姨妈说:“好吧,我帮你要。但是白胡子老头不愿意让你看见他,所以你要趴到那些被子上,捂紧眼睛,然后说‘巴狗儿巴儿,藏严实,藏不严实挨鞋底’,要一直说。”
“挨鞋底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如果你不好好地捂眼睛,他就用他的鞋底打你。”姨妈认真地说。
“哦,这样啊。他也穿了大表哥那样大的鞋吗?那么大,打人一定很疼。”我连忙乖乖地趴到炕角,把头抵在被子上,大声地喊:“巴狗儿巴儿,藏严实,藏不严实挨鞋底。巴狗儿巴儿——”

当我长大,慢慢懂得这一切只是姨妈为我设计的一个故事。是因为贫穷和匮乏而逼出来的智慧。那个不存在的白胡子老头儿,像神仙一样法力无边,束缚着小孩子的贪心,也宽慰着她心里的无奈。
唉,我的美丽仁慈的姨妈,为我荒凉的童年增添了多少温暖和关爱。过去,生活的艰辛没有摧毁她的乐观和活力。现在,岁月的移转,却把她打倒了。那天与表姐视频聊天,从视频中看到卧床一年的老姨妈,已经瘦弱的没有了人型,曾经那么慈爱地看着我的眼睛,只剩下了偶尔的转动。我不禁泪如雨下,对着话筒大声地喊:“姨,大姨,是我啊!”我真的希望我有回天的力量,唤回我的姨妈。
姨妈,请你回眸再给我一个笑容,像以前一样;请你转身把手抚在我的头上,像以前一样;请你把我抱在怀里,像以前一样!姨妈,请听我喊:“巴狗儿巴儿,藏严实,——”像以前一样。

来源: 巴狗儿巴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6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3-31 13:48: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赏学佳文,受益匪浅。欣赏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1 16: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邳野老 发表于 2018-3-31 13:48
    赏学佳文,受益匪浅。欣赏问好!

    谢谢鼓励,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19 20:12 , Processed in 0.08460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