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回复: 2

[首发] 《这儿没有霓虹》之十一、十二、十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3-27 13: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之十一

夜已经很深,银柱家西屋里气氛不同往日;桂云和银柱他们一个坐在床头一个坐在床尾。
“柱子,这两天你听说啥事没有?”桂云冷淡地问一直坐在那里抽闷烟的银柱。不知为什么,桂云这两天似乎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变了些什么;自己是特殊时期,银柱对她却表现得漠不关心似的;以往的知心话说的也越来越少,根本不像个快要做父亲的样子。这些都还不算,一场暴风雨正向她迎面袭来!不,不仅仅是她,还有自己的公公婆婆。
村里关于银柱和春凤的风言风语早已铺天盖地。
“我哪有那个闲心操持别人的事,吃饱了撑的!”银柱爱答不理地抽自己的纸烟。
银柱的话一下子激起了桂云本来强压在内心的怒火:“好你个银柱,你没闲心,没闲心能让让人家指你的脊梁骨?没闲心咋没时间问问自己的老婆和将要出生的孩子?就该和自己的嫂子胡乱搞关系?你要是一个男人,今天就给俺掰扯明白!”桂云气势汹汹,好像拿住了什么铁证。
本来就火爆性子的银柱听完桂云的一阵抢白,倏地站起来,把未抽完的香烟狠狠地踩灭在地上:“你他妈的再敢胡说,看我不掐死你!”银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似的也顾不上桂云肚子里的孩子,上前抓住桂云的肩膀顺势把他耸到床上。
桂云被眼前的银柱瞬间吓傻了眼,更怕银柱情急之中伤到肚子里的孩子,慢慢静下来小声地哭泣:“俺胡说,你咋不听听村里是咋说你和春凤嫂子的,你说你不知道还感觉不出来?俺也不信你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可唾沫星子能压死人哩!呜呜。。。。。。”
直到这时,银柱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缓缓地放开手中的桂云,向墙角的一条小板凳走去,坐下来,把头深深埋进两膝之间。在春凤家因为自己的鲁莽而发生的那一幕再次清晰地呈现在脑海里。
桂云还在小声地抽噎,银柱心里也是一团乱麻。很快两人的争吵引来了银柱的爹和娘。
两位老人心里也明镜似的,只是把他们的事埋强压下,如今正好也问个明白。银柱的爹默默地拉了一把椅子坐在银柱跟前,点上自己的旱烟袋,吧嗒吧嗒深深抽了几口,嘴里颤颤巍巍却不乏威严地说:“银柱,你个死的早,我现在就你一个儿子啦,虽说少了一个,但是俺心里踏实,俺这一辈子没有做过亏心事,没有对不起祖宗,没有对不起老天爷!爹只信一句话:身正不怕影斜!如今咱这村里的风言风语快把我压死了,俺就问你一句话,这事到底有没有?”
银柱一向是个孝顺孩子,听见父亲问他,缓缓抬起低垂的头,从牙缝里挤出铁骨铮铮的几个字:“爹,相信俺,俺不是禽兽!”说完起身跑出屋子,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黑魆魆的旷野像个巨大无比的猛兽张着一张大嘴想要吞噬整个世界。
春凤本来就是个细心的人儿,这几天他去接子寒的时候,发现婆婆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桂云也是冷若冰霜。不仅在家,在路上她似乎也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白天她可以埋头在田里干活,可是一到晚上,思来想去总让她难以入眠。她反复地问自己:村里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和银柱走的近一点就是错吗?这怎们就让村里的人胡想八想呢?银柱确实是个好男人,知冷知热,难道我真的对他有。。。。。。我怎么能喜欢他!他已经有了桂云,又有了快要出世的孩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春凤脑子里一团乱麻,头疼欲裂。
一天晚上,春凤望着窗外暗淡的星光倚在床头;白天的劳累让她渐渐沉入迷迷糊糊的梦境,突然,她好像听到了几声轻轻的敲门,于是披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向屋外走去。屋子外面一片朦胧的月色,在模糊的月光中,他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的身影;春凤一眼就看出来是银柱,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亮亮的泪光。银柱的声音此时低沉而充满关爱,随着春凤的脚步进了屋子。
春凤这时猛地发现自己正裸露着丰满的一截酥胸,连忙用手遮掩了一下,快步向里屋走去。橙黄色的灯光下,两个激动的身影晃动。春凤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恐慌,急速地呼吸声里,春凤感觉有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抱住了他,春凤瞬间颤栗了一下,想要挣扎却又感觉没有一丝力气,任银柱紧紧地拥着她向那张大床移去。。。。。。
春凤那天晚上睡的很香也很沉。

之十二

自从胖嫂雨后从春凤家回来后,李虎知道娶春凤做媳妇的打算成了井中的月亮,一捞就碎;不免心中翻江倒海似的不是个滋味:“既然此事不成,咱就破罐子破摔闹得越大越好!”
银柱自从和桂云吵了一架后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黄昏时分才算起床,一个人懒懒散散地走在田间的小路上。田里的庄稼正孕育着一场丰收的盛大场面,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像是在暗暗地积蓄力量;几只归林的倦鸟正从远方飞来,转身又隐入密密的幽暗的树林;月是新月,弯弯的,斜斜的,像一只微笑的眼睛凝视着地上的一切。正走着,迎面走来几个年轻人,他们都是平时和李虎胡混惯了的,围着“狐狸”兄弟相称;碰见银柱的时候,他们说笑的正热闹。银柱也不理他们,独自一个人继续向前走。身后突然传来李虎尖酸刻薄的声音:“这人呀,就是没个知足的时候,吃着碗里还要霸着锅哩!女人养汉子,小叔子偷嫂子也是常有的事,装什么假正经!”李虎越说越不像话,刚要回头看银柱脸上的表情,谁知还没反应过来,银柱一巴掌扇过来,顺势揪住“狐狸”的衣领,轻巧地把他举到半空中。
众人见状忙把他二人拉开,围着银柱说消消气,别跟李虎一般见识。李虎见有人解围,仗着人多,非但没有脚底抹油反而变本加厉:“就说你咋啦,自己窜到嫂子房里搂搂抱抱,光彩了咋的?看得起你俺给你藏着点,惹急了俺,啥都给你抖搂出来!别以为俺好欺负!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李虎毕竟心虚,一边说一边朝村里走。剩下的人拉着银柱,银柱也挣脱不得。
几分钟后,路上只剩下银柱独自一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刚才李虎的话还萦绕在他的耳际。
夜色渐浓,村庄逐渐归于平静;银柱一个人坐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地望着远处的黑魆魆的杨树林子。就在这时,银柱感觉自己的肩膀正被一只温柔的手抚摸着,银柱回头看见春凤嫂子,不知是什么时候站到她身后的,两人彼此望了望,没说一句话。
夜风习习,吹动春凤白色的上衣,像一只飘飘欲飞的蝴蝶。春凤挨着银柱坐下来柔声说道:“兄弟,听嫂子一句话,不管别人说咱啥都要挺住,咱为孩子着想,时间比什么都公正!”银柱看着春凤的目光,那是一种多么坚毅的目光呀!银柱动了动身子,分明感觉到春凤身上那特有的充满馨香的体温;他恍惚间站在大海的边沿,而且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推他,跳下去还是挣扎着往后退?
银柱最后把手伸向春凤,有力的攥着春凤的柔软的玉指:“嫂子,俺听您的,俺会照顾好家也会照顾好您和子寒,俺再也不胡思乱想啦!”
过了一会,春凤说:“兄弟,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家了,我想再呆一会!”说完春凤起身向另一个方向迈去。银柱注视着那团纤弱的影子消失在夜色里,他知道那条小路一直通向哥哥的坟地。
“虎子哥,有。。。。。。有。。。。。。有情况!”村里的结巴宝生一路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李虎跟前。李虎心里正不自在,见是结巴宝生,不乐地说:“你看你那猴急的样!他妈的啥事?急啥?慢慢说!”结巴宝生喘了喘气,伏在李虎耳朵眼子上神经兮兮地嘀咕了好大一阵子。“真的?”李虎搓着手异常兴奋:“好宝生,真有你的,回来我要好好犒赏你!”话音没落,李虎已经着急八慌地跑出门外,顺便又喊了相熟的几个狐朋狗友和路上散步的村民。
村外的大路上一群人气势汹汹像要奔赴战场一样,有的拿着手电,有的拿着短木棒,李虎带队,结巴宝生在前面引路。

之十三

原来整日游荡惯了的结巴宝生刚从临近村回来,竟然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白影子,顿时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大气儿也不敢喘;后来仔细一听,有女人的声音,这才敢悄悄地走近看个究竟;更巧的是女人旁边还有个黑影子,当银柱说话的声音传来后,不仅偷偷露出一丝讥笑:“看来村里流传的故事是真的啦!这不是都成双成对啦!”结巴宝生小心翼翼地转身折回村子,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李虎。李虎正在气头上,见有此机会岂肯放过?于是编了个慌,叫上村里的人要前去捉银柱和春凤的奸。
很快,杨树林里一道秘密的埋伏圈快速地向银柱靠拢!说时迟那时快,数道手电的光一齐向银柱投射过去。黑影子是银柱!而且只有他一个人!此时众人才明白李虎让抓小偷是假,捉银柱的奸情是真!于是大家七嘴八舌地问李虎这是咋回事?要干啥名堂?李虎像蔫了的茄子似的,骑虎难下;再找结巴,哪里还有踪影,宝生一看事情不妙,早已溜之大吉!
蹲在地上的银柱瞪着快要冒出火焰的双眼忽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向李虎走去;李虎刚要想逃,无奈银柱一把把他揪在手里:“你个龟孙子,你不是来捉奸的吗?好,来吧,我带你去!让大家也明白明白!”众人谁也不敢上前解劝,纷纷跟在两人后面朝刚才春凤身影消失的那条小路走去,夜很静,有些怕人,只有杂乱的脚步声此起彼伏!
李虎自知理亏也不敢争辩,硬着头皮任由银柱拽去。
远远的那个白色的影子越来越清晰,再近一些,只见那个白色的身影匍匐在地面上,接着是一阵压抑的悲痛欲绝的女人的哭泣。
在金柱坟前,银柱一把就把李虎搡到地上:“你小子有种就抓我们吧,当着父老乡亲老少爷们的面!绑我呀!”众人面面相觑,有的往后退,有的偷偷地抹眼泪。银柱的声音响亮而粗犷:“我和嫂子清清白白,以后有那个多嘴多舌的胡乱造谣,别怪我银柱不客气!”
一直浸淫在悲戚中的春凤听到银柱的声音,缓缓抬起头来,又用满含泪花的眼睛打量了一下李虎和众乡亲,似乎一切都明白了!
春凤从坟前站起身来,美丽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苍白而凄美的面颊;春凤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走向银柱,脚下一软顺势倒在他的怀里。此时李虎和众人也尽悻悻而去。
刚才天上的越来被黑色的云朵遮掩,此时重新露出了脸庞,斜斜地挂在树梢上;许是倦了,或是烟卷了着混乱的人间!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22 08:2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3-29 23: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诗友好才情,羡慕!

    点评

    谢谢您的阅读!过奖了!敬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29 23: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23: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孟祥忠 发表于 2018-3-29 23:06
    欣赏佳作,诗友好才情,羡慕!

    谢谢您的阅读!过奖了!敬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8-19 03:48 , Processed in 0.09428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