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回复: 1

[首发] 《这儿没有霓虹》连载之十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3-26 22: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之十

就在银柱前脚踏进春凤家大门后不久,李虎恰巧从隔壁王寨村的一个朋友那里吃酒回家。李虎满腹心事,有意打春凤家门前经过。四周很静,偶尔有零星的几声狗吠从远处传来;停下脚步的李虎向春凤家大门望了一眼,突然发现大门半开着!怎么回事?于是趁着几分酒劲儿蹑手蹑脚地穿过院子,朝亮着灯光的窗户走去。
不巧不成书,银柱与春凤紧紧相拥的一幕被李虎看了个正着!李虎蹲在窗户下恨得牙根直痒痒:“好你个银柱,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好事都给你吧,就合该俺害这没着落的单相思?俺有一张嘴里,你做得出,俺也对村里的老少爷们说得出!甭看扁了俺,别以为老虎不发威-----当俺是病猫!”
李虎又呆了一会,才悻悻而去。
转眼已是入夏季节,天也一天比一天热;晌午下地干活的人们早早地从田里回家,他们三三两两地谈天说地,谈古论今。偶尔会有年轻的小伙子给嫂子辈的女人们耍个骚,开个玩笑,有伶牙俐齿的媳妇会笑骂几句;惹得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这天李虎和胖嫂也裹在人群里,待大家刚安静下来,李虎阴阳怪气地道:“各位婶子嫂子们,咱们村的新鲜事可真多,这不,前几天晚上要不是我亲眼看见我都不敢相信,一个平时老实巴交的人会做出那么伤天害理的事来!”胖嫂道:“你莫要胡说。”
“我要是胡说就烂掉我这张嘴!”
“到底是啥事?别卖关子啦!”好事的几个女人开始投来关切的目光。
这时凑近李虎的胖嫂冷笑道:“我说狐狸崽子,就你那怂样能放出香屁来?还给我卖关子呐,不是吓你,嫂子我忘掉的事还要比你经过的事多上几火车哩!”胖嫂的一番话似乎激恼了李虎。“好,今天我是豁出去啦!”接下来李虎将那天晚上看到的前前后后,经过一番添油加醋,一下子全抖搂出来。
“真看不透银柱还有这花花肠子!”
“两个女人睡一张床是啥模样!”
“装的那么可怜兮兮的,原来是打掩护呢!”
“那么年轻,晚上没个男人确实。。。。。。”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乱哄哄的向村头走去。再看胖嫂,此时正乜斜着眼睛看大家的反应,再也不亮她的大嗓门。
众人议论的正热火,迎面走来银柱和春凤;刚才还嗡嗡嘤嘤地响成一片,此时此刻则变得鸦雀无声;银柱和春凤给大家打招呼,众人也是爱答不理的;而且目光里充满了怪异。春凤和银柱只好静静地跟在人群后,抬头看看天,阳光似乎比刚才又热了许多。
在村头人群分散开来,各自急急忙忙地向家中走去。
李虎心中暗喜,路上泄密是狐狸走的第一步棋!
夏天的雨总是说来就来,春凤从田里急急忙忙回家收拾晾晒的衣服,又把子寒从婆婆家接来。雨吓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紧,村庄、田野全都蒙在一片密密的雨幕之中。
春凤刚停下来拿一张小凳子坐在堂屋门槛上,一边陪孩子玩一边拿出针线活,突然院子里响起啪嗒啪嗒的雨鞋声。春凤抬眼望去,是隔壁的胖嫂来串门。“是胖嫂呀,快进屋;老天爷还算睁开眼了,庄稼正要雨呢!”春凤连忙起身迎接胖嫂进屋里说话。
“春凤妹子就是勤快,大雨天还不舍得歇歇。”胖嫂把手里的牛皮伞收拢起来,甩了甩上面的雨水,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
“嫂子夸我哩,妇道人家谁不讲究个针头线脑的,算什么哩,入冬的棉衣棉鞋不都要自己做!”春凤递给胖嫂一把小凳子,让她坐在自己对面。胖嫂一边坐一边从衣兜里掏出几块糖递给正在玩耍的子寒。
胖嫂的话匣子打开后,春凤只有听的份,不时地用微笑回应一下。终于渐渐扯到正题,胖嫂压低了声音:“春凤妹子,你看金柱兄弟都快走了一年半啦,子寒也大了一岁,这日子也算磕磕绊绊地过过来了;我这年过半百的女人虽然没有经历没有男人的苦,但是将心比心,这一年多哪一个晚上我不为你想呀!咱们挨墙邻居,我不止一次听见你夜里的哭泣;咱们都是女人,这点我还不懂?”言语中尽是同情和关心。
“谢谢胖嫂体贴俺,唉,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别提啦。”春凤早已经泪眼泛红,鼻子酸酸的。
“说的也是,都过去了,不提啦。”胖嫂的探路石已经起到了作用。“春凤妹子还年轻的很呢,这脸蛋再过十年也不会减掉那股子水灵劲儿!想起我当年在咱们村里也算是个俏媳妇,可年龄不饶人呀。”胖嫂顿了顿:“妹子年纪轻轻的,当真不想再。。。。。。走一步?”
“嫂子,说真心话,俺也想过,可是子寒太小,俺不忍心丢下他,反正都是活,咋活不是一辈子?”春凤又低头做手里的活计。
“好妹子,也不能一下子说绝;现在是啥世道,各过个的谁理谁呀?退一步说,以后的日子比树叶还稠,女人一辈子就应该有个依靠过个舒坦!要我说妹子,往后想开些,多留心,碰见可心意的,再走一家岂不更好?说道这儿,我不得不说说李虎兄弟,那可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在我跟前他可是不止一次地夸你哩!”胖嫂的嘴简直就是一挺开火的机关枪。
“嫂子,您的好意俺心领啦,可俺现在还没有那个打算,过两年再说吧!”春凤听出了胖嫂的意图,不软不硬地挡了回去。胖嫂一脸的尴尬:“就是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和俺想的就是不一样,真琢磨不透!”
两人在雨声里又聊了些无关痒疼的事情,最后胖嫂借做饭为由起身回家。
雨终于停了下来,院子里的坑坑洼洼注满了雨水,一汪一汪的积水映着天上的云朵和霞光。
春凤木然的望着门外,陷入深深地思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22 08:2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3-29 23: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诗友好才情,羡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2-14 00:54 , Processed in 0.08160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