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回复: 1

唱 戏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3-13 15: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唱   戏
1
    那是一九七五年的正月,刚过初五,一场大雪把世界给捂了个严严实实,连往日空气中那带有春节气息的幽微的火药味也消失了。那雪真厚呀,早晨起来推不开门,院子里,几棵李子树上不知道落有多少麻雀,唧唧喳喳嚷成了一锅粥,好象在开会讨论如何找食物活下去的问题。生产队长们都不敲钟了,社员们总算可以在家里大放宽心地歇几天了。
    我和父亲一人一把铁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院子里雪堆起来,铲出了一条通往街上的路,那路就如同战壕一样。街上人们都在铲雪,对门的王祥看见我们说:“这雪下得好,总算可以躺在家里喘口气了,这家伙,大年初一就让往地里送粪,说这叫开门红,这回老天爷看咱们可怜了。”过来一伙孩子唧唧喳喳,蹦蹦跳跳,兴奋得不行,手里提着筛子、绳子,看样子要到村外去扣家雀,又过来几个后生嘻嘻哈哈的笑着,说要到谁家去打扑克,家家烟囱里冒出了炊烟,狗们在雪窝里打斗嬉戏,一只老公鸡领着一群老母鸡左顾右盼地寻找食物。
    我回到屋里坐在火盆边看着一本刚刚从村里一个老高中生那里借来的一本书《三里湾》,二英子来了,穿着一件蓝底白花的棉袄,一条黑华达呢棉裤,显得干净利落,她是村里的团委书记,一进屋就高门大嗓地说:“哎呀,你还有工夫在家看书,走走,咱们到李青他们家商量点事儿。”说着伸手把我的书拿过去扔到被垛上,抓住我的胳膊就往外拉,我一边下地用脚在地上划拉着找鞋,一边说:“什么事儿呀,看你这急三火四的。”
2
    李青家在村子西头,四十岁了还没有娶媳妇,和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生活在一起,人口少,家里显得宽敞干净,村里年轻人们爱到他家玩,团支部开会也常在他家。我进门一看,屋里炕上地下已经有了七八个人,炕上放着一个大火盆,里面是满满的红火炭,把屋子弄得暖乎乎的,李青的老母亲抱着一摞蓝边大碗进来说:“喝水吧。”说着又把暖壶提了进来。
    原来是今天早上,大队书记田金仓在街上铲雪,看到一群一伙 的姑娘小伙子们东家出来西家进去的疯跑,就拄着铁锹拦住他们说:“这年轻人们,没一点正形,快到正月十五了,你们也好歹给闹闹秧歌,要不唱台戏,也让村里红火红火,热闹热闹,震震地气,多少年没有听到锣鼓镲的声音了。咱们村过去唱老戏的时候,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哎,我看你们也没这个能耐。”年轻人们哪吃得住这个,于是大家一嘈嘈,就聚到了李青家,商量唱戏的事儿。
    后街的张海一听要唱戏,就从炕上蹲起来,把烟袋锅在窗台上一磕说:“真是异想天开,唱戏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服装呢?乐队呢?剧本呢?幕布呢?要啥没啥,连个排戏的地儿都没有。”没等他说完,旁边的于占海“啪”一巴掌,把张海正在搬着手指头数叨的手打开说:“我看你简直就是个活智叟,靠你求也栏不成,剧本,好办,我上公社中学去借,服装?不就是几件黄衣服,几个黄军帽么,好办,咱们村的小女子都有,再拿红纸剪个五角星,剪个红条条沾上就行,乐队,咱们村过去唱老戏,乐队是现成的,叫谁谁不来?排戏,龙王庙的西禅房不是闲着吗,就搁那儿,”这于占海过去是村里红卫兵的头头,在人们当中说话有威信,他这么一说,大家积极响应,于是唱戏的事儿就定下来了。二英子说:“那咱们现在就去龙王庙,先把西禅房打扫打扫。”
3
    龙王庙在村东头,对面是戏楼。走进一个歪三扭四的砖门楼,迎面就是坐北朝南龙王庙的正殿,如今成了第一生产队的库房,东禅房如今是第二生产队的库房,西禅房属于第三生产队,一直是冬天用来圈羊,成了羊圈。可年前一连死了几只羊,有人说在夜里看见过披头散发的鬼在西禅房出现,半夜还听见鬼吃羊的声音,于是队长就把羊圈到别处了,从此天一黑,这里就没人来了,连小孩子们藏蒙蒙都不来,可今天这里热闹了,年轻人们拿着铁锹、扫帚,铲羊粪、扫蛛网、糊窗户,没想到屋里靠北山墙还有一铺大炕,紧挨着炕还有一个锅台,只是炕没有了炕沿,灰头土脸地躺在那里沉默不语,锅台没有了锅,一个黑黢黢的洞傻乎乎地对着屋顶。
    村里的人听说年轻人们要唱戏,稀罕得不行,都来看热闹,过去唱过老戏的几个四五十岁的人也来了,要求加入,第三生产队的队长老于杆来了,穿件老羊皮袄站在当地,歪着脑袋东看看,西瞅瞅,年轻人们这才想起这是三队的房子,应该事先跟老于杆打声招呼,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想到老于杆喊道:“去,到三队队房子找张木匠给弄根炕沿来,跟饲养员说,把队房屋里那口大锅先搬来,安上,再弄些棒秸来,把炕烧得热热的。”大伙一听全乐了,二话没说,带着老于杆的圣旨分头去了。另外两个队长也不甘落后,叫人搬来了一领席子,铺在炕上,还找人挑水和泥把炕上裂了缝的地方抹严实。
4
    开始排戏了,排的是《智取威虎山》有角色的在地下排戏,没角色的坐在炕上看热闹,村里的男女老少也都来了,老汉们坐在正殿的窗户下的台阶上抽旱烟,晒太阳,道闲话。孩子们有的挤在门口,有的把在窗户上,看稀罕。大队书记田金仓也不时光临指导一番。离正月十五还有好几天的时间,村里的媳妇们就把信捎回了娘家,说张家营正月十五要唱大戏。
    眨眼之间,正月十五就到了。天还没黑,孩子们就把自家的凳子搬到了戏台下面,占住了坐儿。天刚檫黑,戏台上就开始了头遍通,后台笼起了一堆火,拉大胡的李永祥早早就坐在台上吱吱姑姑地定弦,他媳妇站在台下,一脸的自豪。负责照明的长江子早就把用铁丝勒好的一个浸过煤油的棉花蛋子吊在戏台前面的一根檩子中间,然后用根麻杆一点,只听嘭得一声,煤油蛋子着了,台上顿时亮了起来。
    又一通锣鼓响过,开戏了,203首长率领的小分队打着红旗上场,队员们只有上衣是黄的,披着的斗篷是生产队做豆腐时用的豆腐包,虽然小了点,总比没有好,拿的枪是染黑了的镐头把儿,人们在台下兴奋地议论着,这是我家的儿子,那是他家的闺女,别看平时不咋地,嘿,打扮打扮,上了台还挺俊。一切都还顺利,只是到了最后一场,出了点笑话,扮演滦超佳的柳玉子,没有多余的腰带,只好把裤带解下来,把裤腰往上提了提,用裤带当了腰带,把上衣和库子捆在一起,可是上衣是借的有点小,裤腰有点短。在同土匪打斗时,一不小心,裤子从上衣里掉了下来,早年乡下人的裤腰都肥大,里面又没穿秋裤和裤衩,还好那煤油蛋子不是电灯,人们没有看到柳玉子的正经东西,台下观众笑成一堆,可柳玉子完全进了戏,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挥舞着镐头把儿,坚持把由李青扮演的小土匪打回了后台,才回后台重新系腰带。
    散戏后,人们还不走,大队书记田金仓走上台,对演员们宣布道:“明天大家借的东西先不要还,罗家营大队刚才来电话,请你们后天到他们村演一场,我已经答应了。”
5
    三十多年过去了,回村里见到乡亲们,说起当年唱戏的事儿,大家都说,那年月,虽然穷,可活得有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3-15 08: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鹿城飞侠 于 2018-3-15 11:46 编辑

    三十多年前的一场戏活跃了小村生活,让生活有了滋味,至今还令人念念不忘。小说从正月下雪决定排戏讲起,娓娓道来,回忆了当年村里清贫快乐的生活。语言朴实,人物形象鲜明。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3 08:10 , Processed in 0.08547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