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4|回复: 2

[原创] 茅庐梦:第一回:洋钱巷打蛇败家产,吴财主买田得娇娘。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3-13 08: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孙天天快乐 于 2018-3-13 08:28 编辑

第一回:洋钱巷打蛇败家产,吴财主买田得娇娘。
                                      作者:孙根超

自序
原本伤心事,幽讽作笑谈。
只缘身是草,生灭属天然。
   
  夫大美枞阳,历史悠久,石器时代,已有人居。西周即有宗子一国。汉武巡视,登达观之巅,射死蛟怪。置枞阳一县。隋为同安,唐扩为桐城。今又正名,未负枞木。被誉为“诗人之窟,文章之府,节气之乡”。
  美哉枞阳!背靠龙眠,胸怀扬子,西倚小姑,东近天门。北瞧淮水奔腾;南望九华流翠。文有桐城文风;武有东乡武术。襟江吞吐山海活水;立地吸收乾坤精华。青峰林立,拥文山浮渡;碧水湖盈,映白云飘飞。峰萦紫气,水起白烟;      
  美哉枞阳!夫天下十分景色,三分装饰枞阳;枞阳三分景色,两分美在浮山。秀哉!浮山如巨舰破浪;奇哉!浮石如轻囊漾波。神哉!奇峰如青笋拔地,妙哉!怪石如梦幻诱人;绝壁共巉岩弄巧,飞流与幽洞相亲。梦幻幽远,引文人摩崖石刻;寂寥苍茫,驻僧侣弘法讲经;棋盘朝天,仙人参禅悟局;云梯倚壁,游客仰慕攀爬。火龙息鼓偃旗,思萦玉体;白荡升烟起雾,欲笼丰姿;历史名山,八皖可与齐名者,黄山、九华、天柱、琅琊、齐云也。
  美哉枞阳!文苑居才,开桐城一派。光斗忠言,除奸不把死生念;康侯廉洁,直谏何愁纱帽丢。学渐维仪,才高八斗;方苞姚鼐,学富五车。文人荟萃,不枚胜举。武林聚侠,创东乡一门。 阮鹗抗倭,有功莫能把名补;南寿援越,百战最终遭火焚。三十六名教,扫荡九华恶僧。周章两家拳,名扬八皖神州。
  小子三生有幸,能居如此人杰地灵之胜地。如今国入世界强列,小康大梦正兴,太平盛世,万国赞誉。似我酒囊饭袋,亦衣嫌不破,食厌其肥,把那一门心事,都花在锻炼身体之上,思想着在这花花世界上多混几个时辰,恨不能万寿无疆。你想,我等这般腹尽草莽,胸无点墨,平生碌碌,一事无成之人,岂能附庸风雅?只能凭借往日混迹于村头巷尾,盗听偷说些家长里短,趁退休无事,何妨用乡音土语,将那“风欺饥体,雨打茅庐”的岁月敷衍出一段故事来。虽用真地实址,却我非我,他非他,张冠李戴,东扯西拉。亦可谓:是是非非屏幕,真真假假包厢。不厌其烦,作一稿二稿又三稿,其中多少辛酸泪儿,化为字滴,融入文洋,个中滋味,谁人能识?初名为“童年的那些事儿”,再改为:“平凡人闲聊自己”。后又闻悟者曰:“人生如梦,转眼就的百年。”  回首往事,数十载光阴,不过一弹指。雪芹君红楼一梦,如烟似幻,非大文人不能懂得。而我下里巴人,身出茅庐,梦也做得明明白白,因又改题为:“茅庐梦”。仅此献给:我的父老乡亲,我的兄弟姐妹。
  无论如何,我要认真地,用“春秋”的法子,平凡的眼光,平凡的语言,平凡的文字,平平淡淡地道来。决不掩盖自己“皮袍下藏着的小”。 所聊之事,若有雷同,必是巧合,请勿对号入座。谢谢!
  
       第一回:洋钱巷打蛇败家产,吴财主买田得娇娘。

落笔逢寒食,临窗懒望春。
夜来欣好梦,梦去哭亲人。
千里哀思苦,一天细雨纷。
吟成肠断句,不忍柳丝新。(仅以此诗献给我敬爱的外婆)

  我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地大物博,无奇不有,本书开篇,要说一户人家,发家发得神奇,败家亦败得神奇。你说奇在何处?待老朽一一道来。
  
  话说枞阳县境内,有一条大河叫沙河。这沙河北岸施湾村的东头有个小庄子叫桂亭。村子后面就是连绵大山,此山近临三公山,远接大别山。
  这桂亭村里有一年轻寡妇,守着周家三岁独苗周兴度日。先夫在世也为她留下了几亩薄田,为了生计,这周氏奔忙着三寸小脚,也和男劳力一样,犁田打耙,播种插秧。样样农活,皆会而精通。
  有一天晚上,这周氏在房里洗澡,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只大白鹅来,将嘴伸进澡盆里喝水。这周氏眼急手快。抓起自己的内裤,一下子就搭在鹅头上,那鹅瞬间又不见了。周氏草草地洗完澡,穿好衣服后,找来铁锹锄头,照着刚才搭内裤的地方挖下去,结果挖了一罐金子(这在农村里就叫得了窖【音gào】),其中就有一只银鹅。据说,如果没有用女人的内裤搭住,那金子就转移到别处了。这金子应该是她得的。否则,她见不到白鹅,就是见着了,也不知道用内裤搭住。
  这周氏得了金子,也不敢立马乱花,依旧含辛茹苦地将儿子养到十八岁。儿子读了私塾,识得文字,成家之后就用这罐金子,分次到城里兑换成洋钱,买田买地盖房子;开钱庄开酒坊作生意。家业正兴的时候,整个施湾街的生意几乎全是他们家的。由于周氏乐善好施,到她家来要饭的,不但能得到吃的,还能得到几枚铜钱。因此人称她家为:“洋钱巷”。他们家的房屋,地皮占了大半个村子,光门就有七十二道。那砖墙,是用糯米粥拌石灰砌成的。每根立柱子都有合抱来粗。大门是上樘(樘读音táng,具有门栓功能的大物件。)的。为了防匪,家里还购了枪支,又出钱成立了保安队。曾遇土匪来抢,那些土匪费了好长时间才把他家大门打开,而此时,全家人已经从后门安全的撤退到山里去了。
  这周兴居然一直活到民国,成了五世同堂大户。儿孙们称他为老太公。这年周老太公正好一百零三岁。村里男人们早已剪了辫子,可是周老太公很保守,他的脑后居然还拖一根假大辫子,又长又粗,一直拖到屁股后。他的手中时时不离那根足有两尺长的铜烟袋(抽黄烟的烟枪。)。
  他有个重孙子,娶妻严氏,不幸难产而亡。这严氏娘家在江(这个字在家乡也有人读gang)边,地址是红杨迎风路。严氏父亲是个教蒙学的先生,人称“严大先生”。 严大先生育有两女两男。这长女好不容易嫁了个好人家,却又无福享受,悲痛之余,心有不甘,就托人说合,愿将小女儿送去填房。常言道:“五岁脚(女孩子五岁开始裹脚。),七岁鞋,八岁花,九岁样样学到家,”  这严二小姐就是按照这个过程成长的。她很聪明,做鞋,裁剪与刺绣样样精通,略能认得几个字。识大体,明事理。十八岁的她比姐姐更胜一筹,是十里八乡中难找的美人。这周家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婚后,丈夫很爱她,两口子相亲相爱,可是这严二小姐命运不济,一连生了两个女儿,常遭婆婆白眼。倒是有丈夫护着,婆婆也不好亏待她。
  俗话说:“家要败,出妖怪。”   周家真的应验了此话。就在周严氏嫁过去的第五个年头,周家摆放祖宗牌位的神龛里,莫明其妙地来了一条大蛇,那蛇身长约两丈,围有大碗口粗。长房里一个漂亮的大姑娘,立时就吓疯了,众人把周老太公请来,老太公看着大蛇,说了一句:“家门不幸啊!”  便吩咐下人摆香案,烧纸钱,放炮竹。那蛇就是不走。周老太公连说几句“不幸”,便不能言语了。大家都觉得这是不祥之物,经商量请来保安队,用枪将其射杀。那蛇一时死不了,浑身搅动起来,把个神龛搅得“噼噼叭叭”地响,所有的祖宗牌位都被搅翻了。
  那蛇死了,尸体被斩成块块,好几个劳力,用粪箕装得满满的才挑了去。
  这年四月,周老太公仙逝,享年一百单八岁。
  那位疯姑娘,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离家跑了,家里人到处找,怎么也找不着。结果生未见人,死未见尸。
  第二年,不幸,同样地降临到周严氏头上,她丈夫得了一种不治之症,不到三个月就抛下爱妻和两个女儿到阴间去了。 这周严氏悲痛欲绝,矢志守寡。
  周严氏拼命帮做家务。期望叔伯们对孩子好,哪怕是受气,也独自忍了。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周家遭这变故,人丁不旺,房子也就空了,有一个佃户,便借住了一间,因有一事,佃户家的男人不听小少爷吩咐,小少爷骂他,他居然还敢还嘴。小少爷一气之下,把佃户家男人推倒在地,拳打脚踢,直到把人打到不能动弹方才住手,扬长而去。这小少爷是周老太公第五代长孙,这个无魂的小混子,二十七八岁还是单身,家里曾给她娶个老婆,不到一月,就被他打跑了。家里要他再婚,他说什么也不干。也算是周家的不肖子孙。被他打倒的那人,已经五十多岁,平时身体就不好,怎经这小混子拳脚,当晚就断气了。呵呵,这下又招惹了人命案,得花多少银子才能摆平。三下五除二,田地也卖得所剩无几。那周严氏一家三口,都是吃白饭的。无论她怎样拼命做家务,也暖不了主子们的心,于是乎,他们谋划着,怎样把她连同两个女儿赶出家门。
  可周家是远近闻名的大户人家,平白无故地把人赶出家门,又怕乡人诟病。一直在等待机会。

  话分两头,且说山那边,有个姓吴的财主,五十多岁了,家中只有一个女儿,老婆人称“母老虎”,一生只养这个女儿,再不能生第二胎。可她偏又强势,不准丈夫纳妾,因此,偌大家产,也没人继承,吴财主这块心病难除。也许是天遂人愿,这年母老虎突然暴病身亡。吴财主丧妻之后,便想续弦,好不容易熬过了百日,便托媒四处寻访,一直未找到合适姑娘,所以还是单身。听说“洋钱巷”变卖田地,他就过来买田。在洽谈买卖过程中,他看到了周严氏,那老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周家大爹是个明白人,正中下怀,便问:“我家这小娘怎么样?”  那吴财主半天才缓过神来,连声说:“漂亮!漂亮!”  “漂亮你就娶回去。”  吴财主瞪着大眼说:“我是想要,但这怎么行呢?”  这周大爹便在吴财主耳边悄悄地说了一番,吴财主乐得直点头。

  一天傍晚,周严氏正在堂心(堂心指客厅。)纺纱。突然闯进几个强汉,二话不说,就将她按住,用手巾塞进嘴里,再拿粗布条子捆住手脚,迅速地用麻袋套上,扛起就走。一旁玩耍的两个女儿,吓得哭叫连天。可事不凑巧,家中男人,尽在田里,只几个妇女在家,有个年长的女人,一边哄孩子,一边派人到田畈里,去通知男人。
  那些男人到家后,并不着急,慢腾腾地抄着家伙,装腔作势地追了一程,而那些强汉,早已从山道上走远了。周家男人在山里转了几圈,等天黑时才回来,此后周家再也无人过问此事。
  再说那些强汉,轮番地扛着周严氏,一路狂奔翻过人称上七(里)下八(里)的小岭,下山后,沿着山边向南行进,不过一个时辰,便来到山边一个叫鲍家庄村子,将人交给吴财主。原来,这些强人,是吴财主派的长工和雇来的打手。
  可怜的周严氏被装进麻袋后,拼命挣扎,叫喊,但只有鼻孔中能发出微弱的哼哼声,哪里有人听见,直到筋疲力竭,不能动弹方止。
  周严氏被人扛进吴财主的房里,方才打开麻袋,松了手脚,取下捂嘴的手巾。这时她只觉得昏天黑地,身上疼痛,动弹不得。约摸一盏茶的功夫,她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怒道:“你们这些强盗,为什么把我抢到这里?快放我回家,我们周家人,有钱有势,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就往外冲,吴财主哪里放过,一把抱住心爱的大美人说: “小娘子,你以为周家人还会问你吗?实话告诉你,我是花八十八块现大洋把你买来的。”  周严氏一听此话,霎时气晕了。
  此后,吴财主就把她锁在房里,让一个大脚大手的老粗女人看着。周严氏是求死不能,求跑不得。只能乱砸东西,任她怎么闹,这边就是不开门,还派人按时端茶送饭进来。周严氏不吃也不喝,全都砸在地上。
  就这样,她闹得有气无力,只好哭哭啼啼地瘫在床上。
  第三天,吴财主到岗上吴家,请了一位能说会道的女人,来劝慰周严氏。这女人,人称“莲花嘴”。死人也能让她说活。只见她四十上下年纪,皮肤白净,发髻光鲜,身着蓝竹布收襟大旗袍,四寸金莲小脚,着一双精致绣花鞋,走一步,摇三摇。径直摇到周严氏床前,下人已经备好一张藤椅,只见她坐下来,前倾着身子,很亲热地抚摸着周严氏,未等开口,泪珠子就滴了下来。“莲花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用百般同情的语气说:“唉,妹子啊,你咋和我一样命苦呢!”  说着这话,那泪珠儿,已串成一线了。三天来,周严氏第一次听到这般声音,多少也觉着一些温暖,便微微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只见这女人又说:“这么标致的妹子,那人怎么就忍心抛下了呢?!”  说得周严氏又哭了起来。那女人又陪下许多眼泪来。须臾,那女人滔滔不绝,诉起自己的苦来,说自己也是被抢来的,男人比她大一属,(一属十二岁。)当时,她也是寻死觅活,最终未能躲过。到现在还服侍着老男人。说完又哭。见此情形,周严氏的心情似乎舒畅了一些,那女人又从怀里掏出手帕,先给她擦了擦眼睛,又揩了揩自己的眼泪。说道:“妹子啊!千万不能做孬事啊!我听说你还有两个女儿,你要是走了,她们怎么办?那周家不是人,他们把你都卖了,还在乎那两个小丫头吗?要是把她们也卖了,你想了后果没有?”   莲花嘴突然把话语打住,她是给周严氏思考的时间。这周严氏的眼睛直盯着帐顶,其实她心里在想,原先她誓死不从,是顾及名誉,因为她已立志守寡,现在,莲花嘴把孩子的问题摆出来,一下子,就将那颗护犊之心揪住。是的,自己狠狠心,把眼睛一闭,就可一了百了,那两个女儿怎么办?若是男孩,周家肯定要拉扯大,继承香火。可女孩子就不同了,生来就是人家的人。说不准周家,正在谋划卖她的女儿呢!要是好人家买去,做女儿或者是儿媳妇,也还罢了!要是一个老色鬼买去做小,那不亏了!要是卖到窑子里呢?·······。想到此,便长叹了一口气。莲花嘴见此情状,便对下人说:“端茶来。”  下人很快地送来一碗汤水。“我知道你一时吃不下,先喝口水吧!喝完了,我和你再合计合计。”  莲花嘴一边说,一边用勺子舀了些汤水,送到她嘴边,她顺其自然地呷了一口,其实这是参汤,能够提精神。只听见莲花嘴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苦命的妹子啊!我是过来人,你信我的话,我不会害你的,我帮你出个主意,不如从了那个老鬼,但要提出条件,要他把女儿接过来养,否则就宁死不从。他要是不答应这个条件,我也不答应他,我把你带回家,当妹子养起来。”  她顿了一下又说:“其实,你嫁他也不亏,一者你不是黄花大姑娘,二者他老婆死了,你就是正配夫人,他不可能再娶小的了,将来这大家产不都是你的。也强过在周家苦守。”  
  周严氏的泪珠子又从眼眶里滚出, 莲花嘴看见这无奈的眼泪,知道周严氏的心,此时已经松动了。于是,用手帕帮她擦了擦眼泪,轻声问道:“妹子,你要是觉得我的话有理,你就点个头。”   过了一会,周严氏终于无力地点了一下头。
   莲花嘴见状大喜,急忙出得门来,拉着吴财主说:“老东西,便宜你了,快跟我进去,和我妹妹保个证,明天就派人,把我两个小侄女接来,让她们母女团圆。 ”  那吴财主见事已成,喜出望外,急忙进来,跪在周严氏床前说:“你放心,明天,我就派人到洋钱巷去接,不管周家要多少银子我都出。我保证把两个丫头接来,当自己的女儿养。”    吴财主的美梦终于圆了。真是:
  欲守却难守,心高命不高。
  可怜冰玉女,终被世尘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57
  • 签到天数: 105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3-14 20:59: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开篇便很吸引人,让人禁不住陆续读下去!这篇小说在四季歌是头一次用此等开头写的,很不错!接下来小说也很吸引人,小说的开头用一段很传奇神奇的文字讲述,引人入胜,一读再读,欲罢不能!可怜的女人,但愿能够从此幸福下去!静待下文!再次谢谢楼主带来的文学盛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57
  • 签到天数: 105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3-14 21:01: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15 19:51 , Processed in 0.08093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