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回复: 1

[原创] 舞台小世界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12 22: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舞台小世界
1
    田立秋高中毕业,放弃了高考,回到了家乡西流水村,气得老父亲差点背过气去。田立秋有自己的想法,在学校里,他语文成绩最突出,曾经在好多杂志发表诗歌、散文、甚至小说,因而深受语文老师的赏识。但数理化成绩却是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这样偏科的学生,即使参加高考也是注定要名落孙山的,所以田立秋索性就不参加了,他选择了一条比上大学艰难不知道有多少倍的路——文学创作。
2
    这件事很快就在西流水传开了。西流水村人没有不识字的,人们很重视念书考学,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恢复高考以来,村子里考上大学、大专、中专的还真不少,因而出外参加工作的也不少,而且还传下来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管谁家的孩子考上学校,拿到录取通知书后,都要给全村人包一场电影,开演前家长还要发表讲话,感谢乡亲们的捧场,近几年乡里的电影队解散了,就改成包一场戏,请县剧团来唱,费用比包电影高多了,但没有一家爬黄的。尽管如此,却没有一个人有过当作家的想法,在西流水水村那些有文化的人眼里,作家是要比省长还要高贵的人物,谁有那个胆量呀。
    于是晚饭后,人们象往常一样,来到村当中的小卖部前面,议论开了。“听说没有?田家那二小子,不考大学了,要回家当作家写小说哩。”“真是异想天开,那作家都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自古以来就是家道富裕习武,家道衰落从文,老田家能不能出个作家,咱不敢保证,但因此衰落看来是不可避免的了。”以前田立秋的父亲也是蹲墙根拉屎——脸儿冲外的人物,晚饭后总是最早来到小卖部窗台下,是参政议政的主讲,可自从儿子宣告要当作家那天起,就再没有来过这里,哎,丢不起那人呀。
    自此,村里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田立秋,可田立秋不管这些,白天戴着草帽扛着锄头跟着父亲下地,晚上父亲在东屋叼着旱烟袋哎声叹气,他在西屋哼着流行歌曲看书写字,玩儿似的。村里边一直很喜欢他的姑娘郝兰兰着急了,一天把立秋约到村外的小河边,劝说道:“立秋呀,我看你就别做那文学梦了,咱们村文化根基是不浅,可充其量也就是个耕读之家,念了书,能在外边找个工作就不错了,千万不要好高务远。我舅舅在县公安局工作,他说他们最近要成立一个治安巡警大队,要通过考试招一批人,报名表我都替你填好了,我看你就好好复习一下,准备这个吧。”田立秋拒绝了。报名参加了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大学四年的课程,被他两年就拿下了,这事他没有跟别人说,连自己的父亲也没有告诉。结果不到半年郝兰兰就嫁人离开了西流水。
      一次田立秋到镇里的文化站借书,遇到了镇长,镇长说:“原来你就是西流水的田立秋呀,这作家当的怎么样了?我们可都等着看你的大作哩,哈哈,年轻人,我看你还是玩儿点实实在在的吧,挣几个钱盖房娶媳妇吧,最近咱们镇里与北京房山煤矿联系上了,要招一批农民协议工,工资可是相当高的呀,你去不去?”田立秋拒绝了,报名参加了《人民文学》编辑部举办的文学创作函授班,一年不到,他优异的成绩获得了结业证书。这事他还是谁也没有告诉。
     春节到了,西流水村所有在外地工作的,打工的都回来了,有的骑着摩托车,有的开着自己或单位的小轿车,正月里大家常到一起喝酒,这些人当中有好多是田立秋上下届的同学,往年喝酒的时候都一定要喊上田立秋,可今年没有人喊他了,大家把他当成二百五了,谁闲着没事请二百五喝酒呢?那自己不也成了二百五了吗?
3
   田立秋回到老家近三年多的时间里,只有一个人同他喝过酒,这就是他高中的语文老师。那天老师下乡招生,拐了个弯,专程到西流水来看他。喝酒的时候,老师十二分感慨地说了一段话:“咱们中国人有一个毛病,当大家处在同一个地位的时候,比如说一样贫富,一样的丑俊,一样的懒惰或勤奋,大家就能够相安无事,哪怕大家一起去要饭,一起去上吊,也能够其乐融融。一旦这当中有谁想拔尖,想出头,想与众不同。那么大家就要讥笑他,瞧他不起。如果这人真的有一天出了点头,拔了点尖,那么这就不得了了,大家就要嫉妒他,憎恨他,恨不得哪一天他得了脑溢血嘎巴一下子死了,咽了气,才觉得舒坦,才觉得气顺。如果这小子一不留神出了大头,拔了大尖,那么大家就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崇拜你,奉承你,到处吹嘘,以当年曾和你在一起打过牌、吃过饭、拉过屎为荣,目的就是想,你有钱大家花,你有肉大家吃,你有个俊媳妇,大家享用。如果你能够满足大家的愿望,那么大家就歌颂你,赞美你,说你有良心,够哥们,否则大家就要把你拉到河湾里,用石头把你脑袋砸碎。唉——”
4
    三年过去了,三年间田立秋发表了一些小散文,小小说,但他没有让别人看过,当然也没有引起别人的重视。人们看到的是田立秋已经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了,手上满是厚厚的老茧,脸被风吹日晒成了黑红色,胳膊上的肌肉一疙瘩一块的。
    突然有一天,几辆小轿车开到了老田家的栅栏门前,省作家协会的几位领导在市县文化局长的陪同下走进了老田家。原来田立秋的一部长篇小说发表在全国一家重点的文学杂志上,并获得了当年的鲁迅文学奖,省里准备专门召开这部作品的探讨会。首先是村里人在大吃一惊,一个个表现的十分自豪,聚集在村里小卖部的前面,这个说:“我早就看出来田家二小子,不是个凡人,怎么样?应验了吧。”那个说:“我早就说过,老田家那坟扎的是地方,背靠的山,是二龙戏珠,前面的高台地,是公堂桌案,在往前的西流河,那是条玉带,坟地对面的照山,是笔架山,这样的风水,不出个大文人才怪哩。”接着是田立秋的老父亲一下子年轻了十岁,趁县文化局的领导在,就求局长给县剧团打电话,他要花钱为全村人也包一场戏,局长当下就答应了。第二天剧团就来了,晚上,天还没有全黑,村东龙王庙对过的戏台上就响起了锣鼓声,田立秋的老父亲认认真真地刮了胡子,穿上了过年才穿的干净衣服,倒背的手在院子里转圈,准备着晚上开戏前的演讲词。
    八点的时候,戏台上大幕徐徐拉开,台上的灯光把台下都照亮了,观众里边站着早已嫁到外村的郝兰兰,旁边的几个本村的媳妇,这个过来趴在她的耳朵上唧唧姑姑地说几句,那个过来搬住她的肩膀嘻嘻哈哈说几句,就见郝兰兰的脸一会儿长了,一会儿短了,一会儿笑了,一会儿又恼了。田立秋的父亲正要向前台口走去发表演讲,却被村长一把给拉开了,走到前台口的是一手拿着话筒,一手端着稿纸的镇长,台下静了下来,镇长开始讲话,大意是镇里出了田立秋这么个作家,不仅是西流水村的骄傲,更是全镇的骄傲,田立秋的成功同镇政府多年的培养帮助和支持是分不开的。镇长讲完,县文化局的领导又讲,文化局的领导讲罢,田立秋的老父亲正要上前,结果被村长给当在了身后,村长讲完了,老汉想这次说什么也轮我了吧?没想到,村长的话音一落,冬呛、冬呛,齐咕隆冬呛,开戏了,老汉被包文正带领的王朝马汉张龙赵虎挤到了戏台的一角,老汉着了急,喊了一句:
    “乡亲们,这戏可是我老汉花钱包的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4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13 11: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武老师好!感谢对版块的支持。这篇作品通过田立秋不走考学路,回乡务农,立志当作家,最后获得成功的故事,揭示了人们存在的普遍的心里态势,从成功前后人们的态度行为的对比中可见一斑,小说寓意深刻,耐人寻味。亮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8-17 21:20 , Processed in 0.08722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