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0|回复: 5

[原创] 自己躺进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10 19: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自己躺进
棺材里去死
1
  西流水村象个倒写的“凹”,阎有喜老汉住的那三间房就坐落在这个“凹”字的中间。
  这房子确实老了:是清朝末年盖的,房檐的猫脸瓦、房脊上的兽头早在文化大革命时就被红卫兵当四旧给敲了;房上的筒瓦也被荒草苫严了,有人看见经常一条锄把儿长的黑质白花蛇在草中出没;砖墙裂开了指头宽的缝;窗前红松廊柱被虫蛀地坑坑洼洼;窗户都是早年的小孔窗户,没有玻璃,糊着旧报纸;出一廊的房檐遮住了阳光;屋子里的当地又放着一口柳木棺材:整个屋子显得阴暗、潮湿、鬼气森森,没事儿谁也不愿进这屋。
  这三间房早年是村里的地主阎有德的,土改那年,阎有德被镇压了,他那一直在外地念书的儿子跑了,据说是跑到台湾去了。就分给了给阎有德放羊的阎有喜住,阎有喜从八岁上就死了爹娘,一直给阎有德放羊,土改那年他已经是二十岁的大后生了,分了房子后,又娶了媳妇,娶了媳妇后,又生了个儿子,生了儿子后,又当了村里的民兵连长。因此,阎有喜逢人便说是共产党给了他一切。后来儿子大了,成家了,说这房子阴森森的有股鬼气,就自己盖了三间新房,搬出去了。老伴早在六零年闹饥荒的时候就死了,这样就剩下阎有喜一个人住在这房子里。
     如今人们有钱了,纷纷建起了二层小楼,一片二层小楼中间的这座老房子,就象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中蹲着一个衣衫蓝缕蓬头垢面的叫花子,有碍村容,于是儿子动员他把老房子拆了,建一栋小楼给孙子娶媳妇住,可老汉说什么也不同意,说:“这是共产党给我的房子,我不拆,我不能忘本,那样我就对不起党了。”
2
   2005年的深秋的一天,这百年老屋突然热闹红火起来了。先是儿子、儿媳妇和孙子来了,接着村干部们来了,随后镇长和镇党委书记来了,最后竟然县长和县委书记都来了,一辆接一辆的小轿车停在老屋外面的村街上。
  原来是早年逃亡到台湾的如今人称阎总的阎有德的儿子回来了,回来后先到了县里,县领导热亲接待,亲自陪着吃饭喝酒,阎总答应先期投资五千万,利用这里漫山遍野都是药材的资源优势,帮助县里建一个制药厂。县领导大喜过望,这可是改革开放以来,该县得到的最大一笔投资呀,但阎总有个小小的要求,就是希望回到老家西流水村,看看小时候住过的老宅,在那里祭奠一下自己的祖先。县领导想,思念故乡,乃人之常情,追悼先人,乃天经地义,就立马答应了。于是县里一个电话打到镇里,镇里又一个答话打到村里,要村里立刻让住在老宅的人搬出来,把老宅打扫干净,搭起灵棚,准备迎接阎总回乡祭祖。村干部马上找到阎有喜的儿子,一起去动员老汉阎有喜搬家,但话还没说完,老汉就睁着血红血红的眼睛,举起拐杖,劈头盖脸把儿子和村干部打了出来。村长一手捂着头上被打起的疙瘩,一手给镇长打电话,报告情况,事情紧急,镇长放下电话,就来到西流水,坐在老汉阎有喜的炕沿边,苦口婆心地给老汉讲政策、讲形势、讲法律,那真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压之以法。可老汉躺在炕上,蒙着被子,就是一声不吭。镇长感到有些黔驴计穷了,就把电话打到了县里,结果被县长给骂了个狗血喷头,最后县长发话说,只要老汉答应搬家,县里出钱给他建一栋二层小楼。打完电话,县领导还不放心,派来了得力的干部帮助镇领导解决问题。于是县镇村三级领导一起蹲在老宅的院子里连夜召开现场办公会,有人说,找几个年轻人把老汉抬出来,也有人说,给老汉弄点酒,里边放上蒙汗药,把老汉弄迷糊,还有人说,让派出所来人,带上手铐子、电警棍,吓唬吓唬老汉,不信老汉就一点不害怕,要不就大家一起给老汉跪下,给老汉磕头央告老汉,不信老汉真是铁石心肠,各种各样的办法一一提出来,又一一被否定。开一会儿会,进屋同老汉说一阵,说一阵,再开会,反反复复地折腾了十几个来回,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后半夜,大家说,老汉现在睡着了,再说也没用,还是回村长办公室给县里打电话,汇报一下,大家也休息休息。于是大家就来到村长办公室,可是县领导的电话没人接,手机关机。
3
  第二天,太阳还没有升起,村头就响起了一连串的汽车喇叭声,村里男女老少听到声音,饭也不吃了,都出来看热闹,就看见,十几辆小轿车长蛇阵一般停在街上,就看见阎总身穿白色西服,足蹬白色皮鞋,头顶白色礼帽,手上是白色手套,神色凝重,步履蹒跚,在县领导的陪同下向老宅走去,村长看镇长,镇长看县里头天来的领导,大家上前不是,退后也不是,汇报实际情况不行,不汇报实际情况也不行,眼瞅着阎总一行进了院子。
阎总站在院子中央,两眼看着破败的旧宅,不由得老泪纵横,跪在地上。这时有人拿过十几把一米多长,胳膊粗细的香,点着了,插在院子里的土中,又拿出一捆纸钱,堆在院中焚烧,一时间,院子里火光摇曳,香烟缭绕,摄影的,录象的记者,前前后后一阵忙乱。阎总一边磕头一边喊道:“爷爷,爹,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的孙子儿子又回来了。”
    祭奠仪式结束,人们簇拥着阎总向老宅的大门走去,随着那两扇久经烟熏气打的黑色大门吱扭一声,向两边开去,走在前边人们顿时愣住了,只见一口没有经过油画的柳木棺材大头冲外停放在门口,里面躺着的正是阎有喜老汉,只见他二目圆睁,一眨不眨地望着顶棚,怀里抱着一张旧报纸,上面用锅底黑写着七个大字“ 等你五十五年

评分

参与人数 1文币 +20 贡献 +20 收起 理由
雪山飞鸿 + 20 + 20 有亮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10 20: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闫有喜老汉的举动看似荒唐却有缘由,世事变迁,老宅变更了主人。可是半个世纪过去了,老宅又迎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小说娓娓道来,向我们讲述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耐人寻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23:57
  • 签到天数: 115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10 22: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的铺垫就不用多讲了,结尾则是一种震撼,是一种人性复杂的展现,是令人回味的且带着余音的结尾。这样的小说,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2-12 10: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他二目圆睁,一眨不眨地望着顶棚,怀里抱着一张旧报纸,上面用锅底黑写着七个大字“ 等你五十五年”,到底为何?是仇还是对党的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6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1 10:4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6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5 10:04: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冬风无痕 于 2018-4-5 10:13 编辑

    再仔细阅读一遍,文末特别令人震撼,也许是自己年轻不谙世事,但始终不知其中寓意了什么?另外“窗前红松廊柱被虫蛀地坑坑洼洼”中的“地”我想应该是“得”。
      
    “地”字用在动词前,比如“高声地喊、愉快地唱”;“得”字用在形容词前,比如“走得很快、踩得稀烂”。文中的“坑坑洼洼”应该是形容词。班门弄斧,见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3 08:12 , Processed in 0.08274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