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回复: 1

【2018年春节征文】049号 散文 我的改姐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23 06:0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2-9 09: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雪山飞鸿 于 2018-2-13 14:22 编辑

                                                                                                                               我的改姐

                                                                                                                               

            提起改姐,我的内心便产生无尽的感慨。
            改姐在我们姊妹六人中排行老四,她老实厚道得有些笨,所以总被人看不起。而我,作为改姐的亲弟弟,今天,要为她写一篇文章,写写她人生的老实厚道与无奈。

                                                                                                                              (一)

            这是我十年前写改姐的一段文字——
            改姐今天来了,这正合母亲的心愿。
            八十多岁的母亲瘫痪以后,一直是改姐在我这里伺候。前一段时间,改姐家里有事,回去了。母亲在我这里没有人照顾,我便跟二姐联系,想把母亲送到她家。母亲自打我父亲去世后,就被我接到城里,和我生活了十七年了,而今早已习惯了我这里的生活条件。而我是母亲的唯一的儿子,养儿防老嘛,母亲跟着女儿,总不气长,这是母亲的观念。所以,很不愿意去二姐家。正当我们劝说母亲暂时先在我二姐家待一段时间的时候,改姐来了,这下母亲就不用送二姐家了。
            改姐老实,长期在农村,没见过世面,有时候说话幼稚得让人笑。有一次,她看到我和毕业班学生的合影,很是羡慕,爱不释手。告诉我们她村里某某的孩子也在我们学校上学,并表示很喜欢这些照片;那形象,简直像个小孩。其实,那不过是几张普通的合影,也许对一届一届学生唯一留下的纪念,便是这些照片了。这次她刚来,就欣喜地告诉我,她们村组织旅游了,是去杨陵的。电视上也放了,并要我立即搜索到杨陵台。我告诉她,这是有线电视,收不上地方台,她才作罢。随后,她拿出从杨陵带回来的饼子,欣喜地告诉我们:“一共买了三块,给你这里拿了一块。还剩……”“两块!”我儿子接过话茬,替她说了。我瞪了儿子一眼,好在改姐没听出儿子话中隐隐的讥笑成分,又絮絮叨叨谈开了。说着硬掰了一块塞到我和我儿子的手里。为了安慰她,我掰了一块,那味道和别的饼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看她那兴奋劲,我也就把那块吃完了。
            十几年前父亲在老家病卧床头时,改姐天天往娘家跑,为父亲擦屎擦尿,端汤送水,毫无怨言。今天,母亲瘫痪了,在几个姊妹都抽不开身的时候,又是她来了。老实说,改姐这么长期呆在我这里,我还真有点害怕:妻子是刀子嘴豆腐心,脾气不好;改姐没眼色,不会说话,呆一段时间还可以,时间一长,难免有些磕磕碰碰,闹得不愉快。可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对母亲照顾得很周到,很体贴。跟我妻子也相处很融洽;帮我们收拾家务,倒成了我们家不可多得的好帮手。母亲常给我说:“没想到在你几个姊妹中你改姐最穷,最老好;我以前老骂她打她,把她看得外,可她最有心。以后我死了,你改姐就不用随礼了,她伺候我已经够了。”并给我们交代,自己去世后,要我们好好操心改姐,这样她在那个世界才能安心。妻子也对我说,咱家里多亏了改姐,不然可真忙乱得不像样子。每听到我们表扬的时候,改姐总是说:“没有人管咱妈,我管;我盖了房,把咱妈接到我家去。”我知道,这绝不是虚情假意的豪言壮语,也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而是肺腑之言。改姐的智力,还没有达到说假话不脸红的水平。
            ——而今天,我的母亲已经离开我们九年了。改姐的生活却依旧那么不如意。

                                                                                                                                              (二)

            改姐以前曾在某小区当清洁工。提起在这个小区当清洁工,改姐就委屈的直擦眼泪。
            “你明儿别来了!回去!不要你了!没眼色!”这是临潼桃源路某小区物业办人员一三十岁出头的女士当众训斥一个快60岁的改姐。而改姐一脸哀求,想好歹把这个月干完,能拿全月的工资。可物业办人员坚决不允许。
           那时,改姐每月工资一千元。早上八点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工作任务是打扫这个小区的五栋楼的卫生。每栋楼六层,四个单元,改姐一大早来要清扫一到六楼的楼道,用抹布擦干净上下楼扶手,以及楼前面的草坪垃圾清理。干完后就可以回家吗?门都没有?哪有这么轻松的活?呆在这,保洁呀!
           改姐过得非常节俭。她租住在西边建材市场附近,离上班地有七里多路。她一大早,舍不得打车,步行来到这个小区开始打扫卫生,中午时间太短,没法回去吃饭,就带着两个馒头充饥,没有一点菜,等着下午下班回家吃饭。
            改姐身材瘦小但干活卖力,为人老实,就是没有眼色。有一次,小区物业某领导的孩子结婚,而她误收了人家的一点礼物——一百块钱和一包瓜子糖,结果让物业办人员横加指责。当她把这些礼物送还人家,物业办人员说为了注意影响,就不好再要这些礼物了。改姐很穷,但有志气,没有动这些礼物。这些礼物一直在清洁工的休息室放着。这些物业办工作人员训斥清洁工,“简直像骂贼一样”。改姐尽管老实,但人格尊严还是有的。为了谋生,她快60的人了,还忍受着30多岁的物业办人员的训斥。可就是这,还是在快到月底的时候,被辞退了。为此,改姐一直遗憾自己当月没干到月底。
            后来,我通过关系,帮改姐找了一份扫马路的工作,月薪2300,每天四五点起床打扫自己管理的路段,到晚上十一点下班。没事的时候,就呆在马路上,时刻留意有没有人扔下果皮纸屑等垃圾。严寒酷暑从不间断。前段时间临潼下了两场大雪,上面要求雪花不落地。所以改姐总是很早来扫雪,竟然把她的棉鞋都让雪水浸透了。
            改姐一提起这份工作,并不觉得辛苦,而是嘴角挂着笑意。她很珍惜这份工作,总怕人家裁掉自己。有时候却硬要给我钱,让我买礼物给人家环卫局领导送去,好让自己永远干下去。而我给她钱时,她坚决不要,说自己有钱。
            这就是我的改姐,我的亲姐姐,她也在努力地生活着,活的认真而委屈。而史书上,肯定不会有她的影子。
                                                                                                                                                                             2018年2月7日于西安临潼中学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9 15:20
  • 签到天数: 112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2-9 10: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2-20 01:46 , Processed in 0.08738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