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5|回复: 3

小蚂蚁和大象的爱情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3-6 16:44
  • 签到天数: 13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2-3 19: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小蚂蚁和大象的爱情故事
                                              (又名:爱情童话)
    1、晚    内      屋内
        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很多年轻人正在聚会,有拿着酒杯在喝酒,有的在吃东西,有的在谈事情。
        卫雯丽和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等四人在一起聊天。
        颖:学姐,你回来多久了?
        卫:回来的时间快一年了。
        董:你应该早和我们联系的。
        卫:我太忙了。
        颖:这是很不好的借口。
        席:学姐,你可是我们的偶像。
        卫:我?偶像?
        席:你在很小的年纪,就出国留学,而且,很小的年纪,就学完了大学课程。如果别人都和你一样,还让我们怎么活?
        卫:我也不愿意,也想慢慢长大,但是,你要知道,我实在是太过聪明了,所以,很多事情都是过目不忘,就连学习也是;没有办法,就很快读完了所有应该学习的课程。
        颖:你现在是总裁的助理?
        卫:是。
        董:我们跟你混的了。
        颖:我觉得应该是跟你混。
        席:请多多关照。
        卫:好说,你们这些的人话,怎么给我的感觉像是进了流氓窝?
        颖:你在国外就参加工作?
        卫:我是毕业后,就直接参加工作的。
        董:毕业的时候,年纪是多大?
        卫:十六岁。
        席:你有些不习惯和我们在一起?
        卫:是的。
        颖:为什么?
        卫:你们显得太年轻了。
        几个人笑了。
        颖:什么意思?
    2、晚      内      手机店
        这是只有几平米的手机店。
        文嘉山正在纸上记录着。
        金晓莹走了进来,看着文嘉山。
        文(手中依旧在记录着,并没有抬头):你好,需要什么?
        金晓莹看着文嘉山,没有言语。
        文(抬头):是晓莹啊。
        金:这么晚了,你还在工作?
        文:要吃饭,要生活,要赚钱,就必须努力。(继续忙碌着)你有事情?
        金:我想和你约会。
        文(抬头):可能吗?
        金:为什么不可能?
        文:我不说具体的原因。就说说一些事情。我接过婚,离了婚,你知道吗?
        金:我知道。
        文:我做过很多生意,折腾很多次,你知道吗?
        金:我不知道。
        文:很多次我都是失败的,到目前为止,我才刚刚还上了外债。可以说,我是一穷二白,还有,我还欠我儿子的抚养费,你知道吗?
        金:我们可以一起努力的。
        文:你说说你的想法。
        金:我的想法是,我们可以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文:关键是,我并不想过简单的生活。
        金:你不想过简单的生活?
        文:对。
        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文:我要有钱,要过好的生活。
        金:我们可以一起努力。
        文:我们对生活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金:我还是不懂。
    3、晚       内    屋内
        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很多年轻人依旧在聚会,卫雯丽和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等四人依旧在一起聊天。
        卫:你们这里显得太过稚嫩,(指了一下脑袋)很多想法都是很优秀的,但是,并不符合实际;很多想法符合实际,但是,你们却缺少把腰弯下来的劲头。
        董:什么意思?
        卫:想法是很好,缺少很多实干的劲头。
        席: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也许你们之间可能会有共同的语言。
        卫:我觉得不太可能。
        颖:你说的是谁?
        董:不会是文嘉山吧?
        席:对,就是他。
        颖:你在开玩笑?
        席:你看我像是开玩笑么?
        董:一个是小蚂蚁,一个是大象,他们之间会有共同的语言?
        席:文嘉山素来看东西,和我们的学姐有些相像,讲究实际,而且能够把自己的行动付诸于实践。
        董:所以,他的妻子忍受不了,离开了他?
        席:对。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发展。
        颖:你很佩服他?
        席:失败的次数很多,但是,他依然没有被打倒,依然是东山再起,这本身就说明他的性格坚韧,是一个不会向命运屈服的人物。
        卫:说了半天,你们到底说谁?
        席:过一会儿,你就就会见到的。不要着急。
        董:你邀请了他?
        席:对。
        颖:金晓莹正在追求他。
        席:他们不般配的。
    4、晚       内    手机店
        文嘉山依旧在记录,而金晓莹依旧在看着,他们同时交谈着。
        文:就像是现在,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金:你不是在记录吗?
        文:我是在计算今天的收入。
        金:你每一天都计算?
        文:对,我每一天都在计算,而且,我每一天都思考,如果是卖的少,我就想知道为什么卖得少,失败在什么地方;如果是卖的多,我就想知道为什么卖的多,我成功在什么地方。
        金:你累不累?
        文:从来成功就没有侥幸的。
        金:还有什么?
        文:就像是现在,我算一下,今天我的收入是多少,扣去人工和本钱、损耗,我会赚下多少钱。这在你看来可能是没有必要,但是,在我看来,这是很有必要的。因为这是成功的基础。
        金:这样活着你累不累?
        文:我也很累,但是,没有办法,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是靠我自己的双手打天下。
        金:你家里好像是很······
        文:你不用不好意思说,我的家里很穷,就像是你从电视看得一样,我家里的房子,可以说,踹上一脚,就会塌了。
        金:真有这样的地方?
        文:你没有看到,不代表没有。否则,我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出来到打工。还有,你看到的永远只是我的光鲜的一面,尽管这一面在很多人的眼里,都是很普通的。你是大学毕业?
        金:是的。
        文:我只有小学文化。
        金:啊?
        文:不相信?
        金:你的谈吐并不俗?
        文:我喜欢看书。还有,我也很喜欢读书,但是,家里太穷,没有办法,我只能是出来打工。
        金:所以,你就开始工作?
        文:对。十来岁的孩子出来打工,没有人敢用,只能是靠我自己。这个时候,我卖过菜。那段日子,你是很难想象的。还有,我人生中最为黑暗的日子,是打工。很多人欠钱不给我。后来我想明白了,出力不赚钱,赚钱不出力。迫不得已,我只能是自己出来当老板。
    5、晚      内      屋内
        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很多年轻人依旧在聚会,卫雯丽和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等四人依旧在一起聊天。
        卫:你们口中的这个人,真的令我很好奇。
        席:你们的看法很多时候是一样的。
        卫:这个看法并不重要,我只想要认识一下这个人而已。
        董:既然他要来,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到?
        席:快了。
        董:快了?他在忙什么?
        席:他在计算成本。
        董:他每天这个时候开始在本上写写画画,就是为了计算成本?
        席:对。你以为他是闲着没事干了?
        董:我还真不知道。就那么一点小生意,用得着计算成本?
        卫:成功从来就没有侥幸可言。
        席:他会成功?
        卫:是的。
        席:还有什么?
        卫:没有什么。我说的是,从一件事情上可以看出这个人的成功的基础。
        董:他怎么可能会成功?丢了一分钱能够心疼十八年的样子。
        颖:也不一定。
        董:不一定?
        颖:我哥曾经和他交往过,也借过钱,他也没有说什么。
    6、晚     内     手机店
        文嘉山依旧在记录,而金晓莹依旧在看着,他们同时交谈着。
        金:你的妻子就是因此而与你离婚的?
        文:是我能够折腾的结果。
        金:我还是有些不明白。
        文:我每一次攒下钱,就开始做买卖。但是,每一次都会跌倒。然后我再爬起来,再跌倒。如果你是我的妻子,你会忍受不了的。
        金:还真是,没有几个人会忍受的。因为每一个人都看到的是,你的的折腾,而没有看到的是,你所积累的经验。
        文:而且,女人和男人是不同的。女人只是需要安稳的生活,而不希望男人冒险;但是,男人想要生活的更好,就必须是冒险。
        同时,放下笔,开始收拾起来。
        金:你这么一说,我们还真的有些不合适。(看了一下时间)和你这样耽误实践,我都忘记了我们聚会。
        文:我也去。
        金:我是来邀请你的,但是,我们不是同类人,所以,我还是不想邀请你的。
        文:我受到了席长河的邀请。
        金:他怎么可能会邀请你?
        文:可能是他想要借机笑话我的吝啬,或者是其它的,肯定是没有好事情。
        金:那你还去?
        文:这是一个积累人气的机会,我怎么可能会放过?
        金:机会?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
        文:所以,你的视野和我的视野是不同的。
    7、晚    内    屋内
        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很多年轻人依旧在聚会,卫雯丽和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等四人依旧在一起聊天。
        董:他这个人好像也并不他难以相处啊?
        颖:并不算太难相处。我哥告诉我,和他相处,不要耍心眼,否则很容易被他识破的。一旦被他识破,他就不愿意和这样的人交往下去。
        席:是不是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
        颖:是的。他曾经是和人一起做买卖,受到了同伙的坑骗。
        卫:很厉害吗?
        颖:很厉害,好像是倾家荡产的地步。好在他很快就重新开始谋划,开始做事情。但是,从那以后,他就不相信任何人,特别是合伙做生意。
        卫: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
        颖:并不是这样的,他是经历了几次,每一次不是同伙拖后腿,就是因为分配问题起纠纷。因此,他不愿意和别人一起做生意。
        董:你哥借钱是怎么回事?
        颖:也不是借钱,是我哥读书的时候,钱被偷了,没有钱回家,他买的车票并且给我哥在车上零花钱的。
        董:他这么好心?
        颖:你以为我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卫:还有什么?
        颖:还有,后来,他来到这个城市打工,是我哥借钱给他创业。他并不知道我哥在这座城市,相遇纯属偶然。
        董:看来他也不是一无是处。
        卫:你可以和他发生一些故事的。
        颖:不可能的。
        卫:为什么不可能?
        颖: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一起?
        席:我这不是妄作小人?
        颖:你是想······
    8、晚     外   手机店外
        金晓莹站在旁边,而文嘉山正在锁门,然后转身。
        文:走吧。
        金:好。
        这时,一台车驶了过来,停了下来,车窗摇下,露出钱佳光的脸。
        钱:先生女士,你们需要免费得司机?
        金:当然。
        文:谢谢你的殷勤。你知道我们的去向?
        钱:当然知道,我也正是去那个地方。这是一个积累人气的好地方,你是不可能放弃的。
    9、晚      内    屋内
        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很多年轻人依旧在聚会,卫雯丽和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等四人依旧在一起聊天。
        席:我是想要羞辱他的。
        颖:为什么?
        席:你说为什么。
        董:他是因为你对那个文嘉山的态度,有些吃醋。
        颖:我只是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嗯?不对,你吃什么醋?
        席:我······
        颖:我们没有关系,你有资格吃醋?如果是我们的学姐,你遇到了怎么样?会杀人?
        席:我也配不上。
        颖:就能配上我?
        席:容貌和才华并重,不是我所能够得上的;说白了,我看到学姐,就会自惭形愧。
        颖:和我就不是自惭形愧?我······
        席:我知道你是一朵鲜花,但是,鲜花盛开,也需要养分的,所以,你这朵鲜花,我觉得一个插在牛粪上。
        董:热乎乎的牛粪,是很恰当的比喻。
    10、夜    内    车内
        钱佳光和金晓莹、文嘉山等三人正在交谈。
        钱:你知道今天的组织者是谁?
        文:是席长河。
        钱:你知道为什么组织?
        文:很有可能是为了讥笑我的。
        钱:你知道?
        文:我看上去很傻吗?
        钱:你看上去是不傻,但做事情好像是很傻。
        文:做生意是必须积累人气的。
        钱:这倒是。
        金:我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文:你要说什么?
        金:这些人很有可能并不习惯你处事的态度。
        文:他们只是书生意气而已。说白了,他们并没有踏上真正踏上社会。
        钱:这倒是。
        文:你或许是真的踏上了社会。
    11、晚      内    屋内
        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很多年轻人依旧在聚会,卫雯丽和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等四人依旧在一起聊天。
        卫:按你们说的那样,这个人难道不知道今天你们叫他来的目的?
        席:我不知道。
        颖:他比很多人聪明的多,比你也厉害多了。
        董:既然是很聪明,那么,他很有可能已经看出他让他来这里的目的。他会来么?
        颖:我也不知道。他这个人自尊心是很强的。
        卫:如果是我,我就一定会来。
        颖:为什么?你要知道我们是为了让你难堪的?
        卫:我知道,但是,处理的好,这也是积累人气的好地方。
        颖:我怎么没有想到?
        这时,钱佳光和金晓莹、文嘉山等三人走了进来。
        文:打······打······打劫。
        众人愣了一下,笑了。
        文:严······肃······肃点,这儿······打······劫呢。
        众人又笑。
        卫:你还想劫个色?
        文(看到卫):劫个色,可以吗?
        卫:可以。
        文嘉山在卫雯丽的脸上亲了一口。
        众人愣住了,文嘉山也愣了,卫雯丽也也愣了。
    12、夜    内    手机店
        文嘉山躺在了一张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眼前不断晃动着卫雯丽的脸。
    13、【闪回】晚      内    屋内
        文(看到卫):劫个色,可以吗?
        卫:可以。
        文嘉山在卫雯丽的脸上亲了一口。
        众人愣住了,文嘉山也愣了,卫雯丽也也愣了。
                                                           【闪回完】
    14、夜    内    手机店
        文嘉山翻了一个身,一遍遍地回忆着他亲着卫雯丽的脸的动作。
        文(自言自语):怎么就亲上了?
    15、夜    内    卫雯丽的卧室
        卫雯丽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
        卫(自言自语):我怎么就让他亲了?我们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就像是小蚂蚁和大象,这是根本就可能成为对象的。可是,我心跳什么?
    16、午    内    手机店
        文嘉山正坐着,钱佳光走了进来。
        文:欢迎你大驾光临。
        钱:我过来请你吃饭。
        文:你觉得我可能走得开吗?
        钱:你就雇一个人?
        文:你知道,我应该压缩成本,那样会增加我的成本的。
        钱:你啊。(看了一下旁边的折叠床)昨晚一夜没睡?
        文:没怎么睡。
        钱:很幸福?
        文:用一句话说:激动人心的一刻,总是挥之不去。
        钱:你亲了我的女神。
        文:女神?她是女人,不是女神,是你们把她捧成了神。
        钱:看来你还是有些想法的。
        文: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试试。
        钱: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文:我是小人物。她难道是大人物?
        钱:她的家庭我不知道,她这个人我到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文:你说说看。
        钱:她是留学生,而且十六岁毕业,就开始参加工作,现在是总裁助理,是亚洲代理的总裁助理。
        文:你的意思是说,她的经历和我有些相像?
        钱:她就像是大象,是庞然大物,而你就是一脚可能被踩死的小蚂蚁。所以,你们之间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文:未必不可能。
        钱:你对自己有信心?
        文:当然是有信心的。如果你不说,我就会放弃,但是,你也说,我还真想追求你的女神。你不用不服气,我这头猪,就想拱拱这头大白菜。
        钱: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文:你们把她当成了神,都不去拱,还不让我拱?
        钱:她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人,你是不可能成功的。
    17、日     内     咖啡厅
        卫雯丽和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等五人在一起聊天,每一个人面前都放了一杯咖啡。
        金:你一夜未睡好?
        卫:对,我的黑眼圈很严重?
        金:不是太严重。你失眠了?这对女人的容貌来说,是很容易失去光泽的。
        颖:为什么失眠?
        董:你不要说是昨天晚上让猪拱了一下而失眠的吧?
        卫:对。
        董:你是动心了?
        卫:我只是看了他一眼,而且是晚上,我就会动心?
        董:这个世界,很多事情是说不清的,要不然怎么会有未解之谜?
        席:小蚂蚁和大象的爱情,可能吗?
        董:你不可能,别人未必是不可能的。
        颖:你真有可能是动心了,否则是不可能失眠的。
        卫:以后再说。我们可能也就是见了这一次面,就会错过,再也没有可能会见面的机会。
    18、傍晚     外    公司外面
        卫雯丽走出公司,而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等人走在她的身后。
        这时,卫雯丽的手机响了。
        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等人蹑手蹑脚地跟在了卫雯丽的身后,听着卫雯丽讲电话。
        卫(掏出手机接听):你好。······啊,你?······约会?······可能吗?·····我不敢?······这是激将法?好吧,我过去。
        扣上手机,伸手开始拦截出租车。
        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等人也跟在身上拦截一台出租车。
    19、傍晚   内     手机店
        文嘉山正在本上记录什么,而一个顾客正好离开。
        这时,从门口,可以看到卫雯丽下来出租车,走了进来。
        文:你好?······是你?你来了?请坐。
        卫:你这里有坐得地方?
        文:你就将就一下。
        卫:怎么将就?
        从门口可以看到,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等人也下了出租车,看到手机店。
    20、傍晚   内     手机店
        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等人寻找着。
        席:这不就是手机店?
        颖:小蚂蚁和大象?
        董:先看看。
        几个人走了过去,看着。
        金:还真是。
        席:嘘,听他们在说什么。
    21、傍晚   内   手机店
        文嘉山和卫雯丽正在交谈。
        文:我这里不准备凳子,就是为了不让别人在挑手机的时候坐下。
        卫:你是怕耽搁生意?
        文:可以这么说。
        卫:我们站着说会话吧。你想追求我?
        文:对。你很了不起吗?
        卫: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文:把你当做女神的人给我的。你是女神吗?
        卫:我难道不是?
        文:你也是食人间烟火的。
        卫:普通人一个。
        文:你觉得我这里的手机店如何?
        卫:还算是不错。你应该改正一下你的打扮。
        文:有什么问题?
        卫:别人来买你的手机,也是来买你的服务,还是来买你的衣着打扮。
        文:我的打扮不好?
        卫:不算是很好。
        文:你不用这样客气,直接说,我还能承受住你的打击。
        卫:你穿了一件红毛衣,咖啡色的裤子,这是很不搭调的。
        文:不就是衣服,哪来那么多的讲究?
        卫:这是服务的一部分。如果你是西装革履,可能是让人有距离感,但是,如果你打扮很平易近人,那么你的生意会更上一层楼。
        文:我接受你的建议。
    22、傍晚    外    手机店外
        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等人依旧看着,钱佳光走了过来。
        钱:你们看什么?
        几个人:嘘。
        颖:哥,小蚂蚁和大象的爱情故事。
        钱(朝屋内看了一下):他还真打电话给她?
        董:你想象不到?
        席:想不到就对了。
        金:这是一个童话的开始。
        颖: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为真的。
    23、傍晚    内     手机店内
        卫雯丽和文嘉山二人依旧在交谈。
        卫:你记录什么?
        文:一天的得失。
        卫:这是成功的开始。你不是来让我看这些吧?
        文:不是。我是为昨天的事情道歉。怎么说呢?当时,我有些鬼使神差地亲了你一口。
        卫:我也是鬼使神差地接了你的话。
        文:范伟的角色是深入人心。
        卫:你还想说什么?
        文:我请你吃饭,为我的行为真诚地道歉。
        卫:这是追求我的开始?
        文:可以这么说。
        卫(看了一下手机店):你怎么可能会让手机店关门?
        钱佳光走了进来。
        钱:我来看着。
        卫:你?
        钱:我。有什么问题?
        卫:不是有什么问题,而是你根本就不是卖东西这块料。
        钱:不就是卖个东西吗?
        卫:卖东西里面的学问很多,你并没有学会这里面的东西。
    24、傍晚    内    饭店雅间
        卫雯丽和文嘉山二人正在吃饭,同时交谈;而中间的桌上只摆了一个菜。
        卫:你真够吝啬的。
        文:对我来说,吃饭就是吃饭,而不是浪费。
        卫:你请女士吃饭,就是这一个菜?
        文:对。如果不是女士,我会很有可能会请他们去吃拉面。
        卫:你不是想要追求我吗?
        文:对。
        卫:这就是你追求我的态度?
        文:追求并不意味着浪费。对了,你在国外待过,国外不可能是浪费吧?
        卫:和我们国人一样,有浪费的,也有不浪费的。说实话,你这个想法和我的想法一样。这样的饭菜,比国外的汉堡包强多了。
        文:汉堡包就是用两片面包夹着一片菜?
        卫:对,如果你想吃好吃的东西,就必须是自己做,否则就可能吃到。
        文:我知道了。
        卫: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对食物就没有太多的讲究了。
        文:还有什么?
        卫:没有什么了。你真的想要追求我?
        文:有什么问题?
        卫:我真的很难想象,如果我们成为夫妻会是什么样子。
        文:就是像小蚂蚁和大象一样不般配,还有什么?
        卫:你知道还要追求我?
        文:不试试怎么知道?
        卫:你第一次就很轻易地越过三八线,所以,我的脸上就有了你的印记。
        文:我知道。
        卫:还有,如果是下一次······
        文:下一次会水到渠成的。
        卫:但愿吧。还有,我提一个条件,你做到了,我们才会相处的。
        文:你说。
        卫:半年之内,你的资产累积到百万,我们才可以相处的。
    25、傍晚    内     手机店内
        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钱佳光等人看着一个顾客离开。
        钱:卫雯丽说我不适合当售货员,我还不服气,但是,现在看来,还真是。
        董:手机不是卖出去了吗?
        钱:关键是方法。如果是文嘉山在这里,他根本就不用这么费事的,很轻易就能够把东西卖出去。
        董:卖东西也不是很简单的,要不怎么会有营销这门功课?
        金:你们说的有些太远了,我们还是说说卫雯丽和文嘉山他们两个会怎么样。
        席:这还用说?
        金:什么意思?
        席:童话就是童话,如果是实现了,就不可能是童话了。
        金: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席:小蚂蚁和大象也能成为夫妻,世界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钱:我们应该是抱着希望看着这件事情的。
        颖:我同意。
        董:我们应该跟前看看他们会怎么样的。
        钱:我们应该给他们留下一定的空间的。
        颖:这话对。
        席:说那么多干什么?我饿了,你们怎么样?
        董:我也饿了。
        钱:买盒饭,我们先吃,等他们回来了,看看他们怎么样。
        颖:我去买。唉,好奇害死猫啊。
        席:我也去。给文嘉山打工,还得自己掏钱买饭,这不单单是好奇害死猫了。
    26、傍晚    内    饭店雅间
        卫雯丽和文嘉山二人正在吃饭,同时交谈。
        文:如果我做到了,我们就开始谈恋爱?
        卫:是的。有一点,我和外国人待得时间比较长,所以,我也学会在这件事情上,进行短平快。
        文:短平快?
        卫:很多过程都会节省的,如果你达到了我的要求,那么我们可以直接同居。
        文:我结过婚的。
        卫:我们过得是以后,而不是以前。你以前的事情我不关心的。
        文:好,我听你的。但是,这里面有一些事情你必须进行操作。
        卫:你说。
        文:我知道股市现在是很不正常的,换句话说,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卫: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文:我想要说的事情是,股市很快就会下跌。
        卫:你怎么知道股市会很快下跌?
        文:街上的大爹大妈们都知道股票开始赚钱,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从另一个角度上说,股市很快就会降下来。
        卫:我从来还不知道可以这么看股市的,尽管我知道股市现状是很不正常的。
        文:我想要说的事情是,这里面的操作我不懂,最多只是听说。而你,很有可能会懂这里面的事情。
        卫:我知道这么赚钱。
        文:我把钱交给你,你可以做出安排的。
        卫:我并不知道具体的下跌的时间。
        文:我可以告诉你。
        卫:很有可能的是,你会一文不剩。
        文:这件事情是我做主的。最多我就是从头再来,也不是没有重新开始过。   
        卫:如果我没有逼迫你,你会怎么样?
        文:稳扎稳打。
        卫:你为了我冒险值得吗?
    27、傍晚    内     手机店内
        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钱佳光等人吃着盒饭。
        钱:看来他们谈得不错。
        颖:小蚂蚁真的配上了大象?
        董:早知道这样······
        颖:早知道这样怎么样?
        席:你早知道能怎么样?你又不是男生。
        颖:这话没错。
        金:结婚的二重唱,也会是这样?
        钱:卫雯丽在国外待过的。
        董:什么意思?
        钱:很多事情,她都会不在乎的,也不会照顾我们的想法。
        席:这话对。外国人从来都是喜欢直来直去,有些弯弯绕他们还听不懂的。
        钱:不错。他们本来就是这样。而卫雯丽也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席:我们就这样等待他们的消息?
    28、傍晚    内    饭店雅间
        卫雯丽和文嘉山二人正在吃饭,同时交谈。
        文:这并不是为了你冒险,而是为了我自己。更多的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如果我不冒险,我们就没有将来的。
        卫:你总共有多少钱?
        文:二十五万。
        卫:你不怕我把钱带跑了?
        文:二十五万,在你的眼睛里,你根本就不是钱。恐怕你的一个月的工资,就不止这个数目吧?
        卫:没有那么多。
        文:恐怕也是相差无几,所以,我害怕什么?
        卫:具体操作是我,我只需要听从你的命令?
        文:是的。我就是一次判断。这几天,雇佣一个员工给我看着手机店,我开始研究股市的升跌。
        卫:你很有信心。
        文:是的。
        卫:你的钱,好像并不是存款吧?
        文:是还别人的钱和支付手机的钱。
        卫: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29、傍晚    内     手机店内
        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钱佳光等人依旧等待着。
        钱:几个小时了?
        席:五个小时了。
        金:恋爱的时间总是不觉得快。
        颖:应该打个电话。
        钱:不用,我觉得文嘉山这个人是会很在意时间的。所以,他很有可能会很快回来的。
        文嘉山走了进来。
        文:这里是聚会?
        钱: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钱佳颖、董雅鸾、席长河、金晓莹等人看着文嘉山的身后。
        文:我认识回来的路的。
        大家笑了。
        钱:我们在看着童话故事的发生。
        文:我知道大家的好奇心。我只是一个人回来的。卫雯丽已经是回去了。
        席:怎么能这么做?这让我们很失望的。
        文:你这话问卫雯丽。
        钱:我们问的是童话故事,你这话说得,我们有些不上不下,很难受的感觉。
        文:童话故事是否可以继续,我也不知道。
        钱:你是当事人。
        文:当事人就一定知道童话故事的结局?
        钱:是的。
        文:未必吧。
        席:就算是这样,但是,童话故事里面的人物,是不是真的可以继续?
        文:人物可以继续,但故事,必须看以后的发展。
    30、夜晚     外     街上
        卫雯丽一个人慢慢地走在路灯下。
        过了许久,卫雯丽才叹口气。
        卫(低声自言自语):我这么做是对是错?我和他,真的是小蚂蚁和大象,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但是,我也是人,我也想要有人爱我,疼我。
    31、夜晚    内     手机店内
        文嘉山和钱佳光正在交谈。
        文:你是不是一个回家了?
        钱:你怎么开始送客了?
        文:我想要休息了。
        钱:我有疑问。
        文:快点问,问完了我就睡觉。
        钱:好,我想问你,你们的童话真的没有可能会继续下去?
        文:我和卫雯丽之间的童话,是否是可以继续下去,这必须看我的行动。
        钱:你的意思是说,她提出来条件,如果你在一定的时间之内,达到了她所满意的条件,那么你们之间的童话就可以继续?
        文:不错。只不过,你搞错了一点而已。
        钱:什么?
        文:你搞错的事情是,她在外国待得时间很长,所以,直接奔着结果去的。
        钱:不需要过程,而需要结果?
        文:对。过程已经不重要,因为我做什么,她可以从你们这些人的口中知道,而且可以做出最起码的判断;而她做什么,我也会知道的,因为我也可以做出基本的判断。
        钱:你们不经过了解,很有可能会因为性格不合而分开的。
        文:你说不错。但是,你应该知道的一点是,我们的性格并不是我们分开的原因,而是我们分开的理由。就像我和我的第一个妻子一样,我们在一起,并不是性格不合,也不是为了钱,而是因为她不愿意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钱:没有人愿意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文:是的。但是,你要知道,如果需要成功,就不可能是不经历一次次失败的。
        钱:换句话说,就是不可能不经历一次次折腾的。
        文:不错。一次次失败,这需要一个强大的心脏,也需要一个强大的韧性,否则,摔倒了就不可能再爬起来。
        钱:是的。成功从来就没有任何的侥幸而言。
        文:明天,我开始雇人看店。
        钱:卫雯丽提出了什么条件?
    32、夜晚       内     卫雯丽卧室
        卫雯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滚着。
        卫(有些烦恼地自言自语):还是睡不着。   

    评分

    参与人数 1文币 +10 收起 理由
    李听圃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4:52
  • 签到天数: 100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7 19: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构思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3-6 16:44
  • 签到天数: 13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8: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党 发表于 2018-2-7 19:42
    挺好的。构思好。

    谢谢老党老师的品鉴,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01:05
  • 签到天数: 16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8-3-18 10: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此内容,写个话剧也可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6-19 03:07 , Processed in 0.08450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