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zgsxsltsj

那年风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2: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韦麻子点一点头,又皱眉冷喝道:“抬起头来!”季才依言抬起头来。韦麻子朝他额上一瞅,果见一道雪亮的白痕,闪闪的耀眼。
      “嗯,那个浪女子不是个好东西!”韦麻子像是自语,又像是再对季才说,“……不是个好东西!”突然又高声说:“季才,你连说十遍‘邓金花不是好东西’,头就好了!”
      季才看了师傅一眼,却不语。
      “你不说,我就没办法了。”韦麻子说着,又拾起刨子,准备干活了。
      “师傅,我说……”李季才闭上眼睛,先在心里默念道:“金花,不是我要说的,是韦麻子逼我说的。”然后方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邓金花不是好东西!”头疼竟立马减轻了一分。他又说了一句,头疼就又减轻了一分……
      等东家领来医生时,季才早已在帮师傅干活了。韦麻子便向医生支吾数语,将他打发走了。
      掌灯时分,邓金花来了,见季才已经无事,便欲告辞。却不料韦麻子又叫住她说:“邓金花,季才还有话跟你说呢!”
      李季才微红了面颊说:“我没啥说的……”韦麻子却直直的逼视着他,“嗯?!——”了一声。季才不由得想起了先前被逼而骂金花的事,心中很有些不安,可他到底不愿意当面说出令她难过的话,吞吞吐吐半日后,方低声说:“你回去吧……天黑了……我送送你……”
      金花正转身要走,韦麻子却又叫了一声:“金花!”她只得又停下。韦麻子看了她半日,嘿嘿一笑说:“还真跟花骨朵一样!怪不得季才喜欢你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2: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李季才送走金花回来后,韦麻子却又正色跟他说:“季才!你可真的要在意呢!我五十多岁的人了,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邓金花眼窝里有一股子媚劲,你以后就算把她娶到屋里了,怕也守不住。所以还是听师傅一句话,趁早算球了!”季才嘴上胡乱应着,心里却在暗暗筹划过两日回家后该如何说服母亲,让她请媒人到金花家……
      上床睡下后,季才刚一合眼,便做了一个怪梦。梦里头,韦麻子竟变成了他的模样,去跟邓金花睡觉,而他呢,却被韦麻子安排守住大门,防止别人进来撞破好事……季才心里又屈辱又气愤,终于没能按捺住心头火,遂折身冲进屋里,一头朝师傅撞去。这一撞,倒把自己给撞醒了,猛睁开眼来,却见天已大白,窗外的鸡叫一声嘹亮似一声,便忙忙地穿衣起床。
      太阳升上中天时,忽有人来捎话,说是季才家里有事,让他赶紧回去。季才不明就里,心里未免有些焦虑,遂向师傅和东家辞行回家。走了不多远后,转念一想,却又去金花家欲向她告辞,偏偏她家没人,铁将军紧紧的把着门。他便在她家场院里呆站了半晌,方无奈的转身走了。

    点评

    关注下文!欢迎来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2-4 11:15
    关注下文!欢迎来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2-4 11: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800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8-2-4 00: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2-4 11: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zgsxsltsj 发表于 2018-2-3 12:54
      (续前)

      李季才送走金花回来后,韦麻子却又正色跟他说:“季才!你可真的要在意呢!我五十多岁 ...

    关注下文!欢迎来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11 11:00
  • 签到天数: 11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2-4 11: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zgsxsltsj 发表于 2018-2-3 12:54
      (续前)

      李季才送走金花回来后,韦麻子却又正色跟他说:“季才!你可真的要在意呢!我五十多岁 ...

    关注下文!欢迎来稿!

    点评

    谢谢  发表于 2018-2-7 09: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4 20: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0: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李季才将要到家时,太阳已经西斜,合家人都在屋里,只有嫂嫂一人坐在场院边的树荫里,一边做针线,一边将眼珠子朝场院下边的马路上乱抡。家中的那几只鸡——四公一母——或金鸡独立,或双脚点地,肩比肩站在屋檐下,皆缩着脑袋瞑目丢盹。
      季才已到了院里,嫂嫂突然站起身来,拍一拍沟子,转身指鸡骂道:“你这些遭瘟的鸡!整天不见落屋!你当你是给谁挣了钱立了功啊?却不知道是别人在养活你!”季才已到了她跟前,她却仍在骂鸡不止。凭她骂鸡的语气,季才初步断定家中可能没啥要紧事,遂止步笑问:“嫂子,鸡啥时候把你得罪了?骂得这么难听?”
      “哦,季才回来了?”嫂子急转过身来,满满地堆了一脸笑说,“这几只鸡死不生蛋,只知道愣头愣脑的站在房檐底下,看到就叫人着气!”
      “屋里捎话叫我回来,不知道是啥事?”季才又问。
      “听妈说给你瞅了个媳妇,想叫你过两天去看呢。”
      季才心里咚的一下,半日吱声不得。待回到屋里问了母亲,方知果然是为了给他相亲的事,才叫他回来的。原来母亲是相中了她那位远方表妹的女子,一心想说给季才。那女孩子小时候母亲曾见过的,印象原本就不错,前数日又在三尺崖街道碰到她与她母亲一块儿逛街。想不到多少年未见,她竟越发出落成了个亭亭玉立的美人坯子。母亲不由得心花怒放。……两个老婆子竟一下子想到一块了。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0: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可是,妈,我有一个女同学,跟我很好呢……”李季才犹犹豫豫的,却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便抬眼静静地看着母亲,看她作何反应。
      “季才,妈也不是麻明不分,一定要叫你说你那个表妹。但是,你总得把人见一下吧?说不定你一见她就愿意她呢……”
      李季才不好再跟母亲分辩,遂闷闷地坐了半晌,也寻思了半晌,淡淡地说:“妈,反正去见那个表妹也不是多急的事,早一天迟一天也没啥。可是我那边活儿还没做完呢,我明儿先回去吧,把活给人家做完了再说……”
      “那也行吧。”母亲笑道,“就是你表姨催得紧,想叫我这两天就把你引去见她女子呢。所以我得先给你说一声,叫你有个准备。但是也不能把日子耽搁得太多了不是?我这两天就把礼珰一买。……哎呀,后儿可能紧张,就搁到大后天吧?反正你表姨家离你做活的地方也不远,我去了后就到你做活的地方叫你。”
      离我做活的地方不远?李季才不觉心里一动,莫非她正是……?因问母亲:她姓啥叫啥?
      “姓邓,小名叫女子,不知道大名叫啥。”
      季才不由得心中一阵惊喜。他已有五成的把握可以肯定那位表妹就是金花,可是仍有些惴惴不安。毕竟那个村子姓邓的有十几户呢,难保她不会是另一位姓邓的姑娘?
      走了二十多里的山路,他难免有些乏困了,便带着这喜忧参半的心情,上床躺下休息。
      刚要合眼,忽听得有些响动,他以为是老鼠打架,便没在意。渐渐的,那声音愈来愈近愈来愈清晰,竟是人的声音:一个男人的声音急急喘息,一个女人的声音软语呢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0: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季才急睁开眼来,却见墙上缓缓地有雪白的人影在动。那男人正是他李季才,双目灼灼放光,满脸都是笑意,一双手十个指头却在那女人胸上乱抓乱摸。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金花,一头悠长的乌发遮来挡去,便只能让他看得隐隐约约。她的呻吟却一声细软似一声,渐渐地又软成一串痴笑。……
      他再细看时,那男人竟不是自己,身上的皮肉一块块剥落,终于只剩下了一张松皮,脸也在笑声中变得狰狞,又有显眼的麻点出现。
      “韦麻子!”李季才气恼地大叫一声,又霍地跳起身,一拳就朝韦麻子的麻坑脸打去。韦麻子理也不理,仍跟金花滚打缠绵在一起。季才自己的拳头却疼得锥心,细看时,却是砸在了墙上。
      他愣了半日神,忽然发现床头上方有一颗钉子钻在墙里,遂使劲拔出来,又下床找了把锤子,然后将钉子按在韦麻子的太阳穴上,抡起锤子狠狠地就敲了下去。
      只听得“哎哟”一声叫,韦麻子舞了两下胳膊,蹬了两下腿,就直溜溜的从墙上垂挂下来,悬在钉子上摆来摆去。邓金花惊叫了一声:“季才!你咋了?……”就长大了眼睛,泪珠从眼角垂落,却又化成了雪花飘舞在胸前。那原本丰满的双乳竟落叶般枯萎了,容颜也迅速从脸上消褪,转眼间就只剩下了悲伤的皱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0: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gsxsltsj 于 2018-2-8 11:27 编辑



    (续前)
      季才忽又想起她从前跟他在一起时,从未曾如此伤心过,纵使吵了嘴,甚至他骂了她,她也最多嘴噘脸吊一会子而已;可是现在,为了这个又丑又老又奸的韦麻子的猝死,她竟如此伤心,竟至骤然苍老!季才心里早已打翻了五味瓶,百般不是个滋味。
      “季才,你咋了……”邓金花又在喃喃低语,“你为啥……”
      李季才不明白金花是啥意思。她是把韦麻子当成了我呢?还是怪我钉死了韦麻子?……他又长叹一声,仰面躺下。
      第二日早上醒来,却见床头墙上钉着一个纸人,那眉眼竟跟韦麻子十分相像。季才细想昨夜的情景,不知是真是梦,便想及早赶回东家看个究竟。
      等他赶回东家时,韦麻子早已张牙舞爪地死在了床上,浑身梆硬,下面更是狼藉肮脏一片。
      听东家说,昨日傍晚时分,邓金花曾来找过季才。见他不在,便欲回去,却被韦麻子软磨硬缠地留到工房里说话。工房里刚开始有说话声,偶尔还有笑声,但是不久便传出了厮打的声音。后来,东家的大娃便看到邓金花衣冠不整地夺门而逃。韦麻子也紧跟着出来,恶声恶气地骂了一句:“你个贱货!别不识好歹!”因瞥见斜刺里站着东家的孩子,又赶紧退进屋里。
      后来,约莫十点左右,韦麻子便连呼头疼,在床上直打滚。东家连夜去请医生,可是看着看着韦麻子就不中用了,终于在天色微明时,一口气没接上来,眼珠子一翻,就呜呼哀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8 11:2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gsxsltsj 于 2018-2-8 11:28 编辑

     (续前)
      李季才听着听着,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抚尸痛哭起来:“师傅!你咋就这么走了呢?咋就这么走了呢?”……哭够了,又问东家:“叫人去给我师娘说了没有?”当得知东家还没有叫人去通知凶讯时,季才便又厉声责问:“这么大的事,咋不叫人去说?!”东家猛然醒悟,慌忙亲自去说。
      季才又将东家的几个孩子喝了出去,再抚尸大哭一阵后,便在韦麻子枕头底下乱摸起来,少顷摸出指头厚一本书来,拿到眼前一瞧,不觉喜形于色道:“韦麻子呀韦麻子!你那些刁钻法术总不愿意给我教,现在可叫我全部拿过来了!”便将书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
      将师傅的床铺收拾了一下,又将师傅的姿势整治得雅观些后,李季才缓步踱出卧室,来到场院里,闷闷地站住。忽一眼瞥见金花家的屋顶上缭绕着炊烟,不禁暗想:她昨晚受了那样一场惊吓,不知现在咋样了呢?又想:韦麻子跟她动手动脚的时候,不知道扯烂她的衣裳没有?……想着想着,心里又酸溜溜地难受起来。
      ……他信步来到了金花家。
      她坐在堂屋里正做针线,手上虽然在飞针走线,脸上的神色却十分疲倦。他叫了她一声,见她答应得很平静,便又静静地读她的脸,却读不出异样和不安,就又说:“昨晚我没在,又没给你说,你一定没睡安稳吧?”
      金花粲然一笑:“我睡得蛮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8 11: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你一定做噩梦了?”
      “没有。”
      季才便不再说什么,金花也不再说什么。
      半晌后,季才突然又说:“韦麻子死了。”
      “谁?”
      “我师傅呗!”
      “咋就死了呢?”
      ……
      季才又细看她的脸,她脸上没有一丝异样的神色,平静得如一汪止水。突然间,一丝气恼掠过了季才的心头:金花,你为啥拿得这么稳呢?还当我啥都不知道啊?
      突然,他又笑了,抬起沟子坐在她对面的桌子上,慢悠悠地说:“……我妈也叫我相亲呢。”
      “哦?”金花捏针的手在空中停住,另一只手也在原来的位置停住,“你答应了?”
      季才望着她笑笑,故意闷了半晌方说:“我说了咱俩的事,我妈没同意也没反对,叫我自己定……”
      “你咋说的?”
      “你猜。”
      “猜不出来。”
      季才想了想说:“我妈定的是大后天相亲,她要来叫我。到时候你早早儿的就在你房后头那块桑树坪等我,咱俩一块去见我妈。”
      “嗯……”
      后来,他俩又一道出门,去了他们经常幽会的那块草地……季才猛然发现,她的前胸竟有一道似隐似现的指甲印子,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便坐起身来,掏出一支烟,闷闷地抽。
      “你咋了?”金花柔柔地偎依着他,悄声问。
      “没咋,想吃烟。”
      金花无意间一低头发现了那道指甲印子,马上神色黯然了,便又抬头看着他的脸,惶恐的说:“季才,有个事我不该瞒你……”
      “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季才淡淡地说。金花突然感到欣慰多了,便有些忘情的拥住他,呢呢喃喃的给他说了许多。半日后,季才却仰头看起天空来,还把眉头微微一皱。……
      季才回到东家时,韦麻子他女人和两个女儿早赶来了。他便又陪着她们哭叹一阵子师傅的命苦早逝。忽又瞥见韦麻子的大女儿——十八岁的梅花——竟是别样的乖巧别致,便惊诧自己今天才发现她的动人之处,又暗想:既然韦麻子把金花的便宜拾了,我为啥不在他女子身上报复一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8 15: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4: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韦麻子无子,如今他突然故去,如何操办后事,他女人及两个女儿皆是六神无主。季才遂以徒弟身份出谋划策,倒也考虑得十分周全,甚得师母的喜爱。
      入夜。
      李季才轻手轻脚地离开了韦麻子的灵堂,钻进一间卧室里,掏出那本法书,坐在床边翻看起来。这是一本十分古怪的书,通篇并无什么文字,一页页或是点墨不落的白纸,或是奇形怪状的图画。季才看着看着便觉得心烦,遂掩卷闭目养起神来。却忽觉心中闪过一道金光,忙睁开眼睛,但见自己通体发光,脑子里也格外的空灵。
      季才欣喜万分,因想,要是现在梅花在跟前,一定不费力气就把她收拾了,也报了那一箭之仇。所谓想啥有啥,恰这时,梅花已蹑手蹑脚地推门进来了,走到他身边细声细语地说:“季才哥,你都饿了大半天了,去吃饭吧。”季才细看她的脸,却见两个眼泡早已哭得红肿,就像熟透的桃子,白腻的脸上弥漫着悲戚,叫人格外的疼爱怜惜。
      季才不由得伸手握住她的手腕,笑道:“梅花,你饿了吗?我还不饿呢!”同时心中暗想:你不要出去,我要跟你睡觉。
      梅花满面通红,却扭扭捏捏地在他身边坐下,有细声细气地叫了一声:“季才哥……”
      你睡下吧,把衣裳脱了吧。季才又想。
      梅花犹豫了片刻,果然踢掉了鞋子,含羞上床,一件一件脱去衣衫。
      门得关上。季才又想。门便吱呀一声自己关上了,又自己落了闩。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4: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季才看着平展展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梅花,心中大喜,暗想:我终于有法术了,我想弄啥就弄啥……
      忽听得窗外乐声不止,却是请的那对喇叭吹吹奏奏的来了。便在这乐声中,梅花猛然睁开眼来,见了自己和季才是那般光景,顷刻泪流不止,哽咽道:“季才哥,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一定要娶我!要不,我就死在你当面!”说话间已不知从何处摸了一把剪刀在手,见季才不语,将剪刀向自己胸窝就刺。
      李季才慌忙握住她的手腕,夺过剪子,连声说:“梅花,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娶你的,一定娶你!你又没个哥跟兄弟,我以后就给你屋当上门女婿,孝顺你妈。……到时候我给咱学手艺挣钱,你就在屋享清福。……”
      梅花的泪脸上终于绽开了笑容。
      ……是夜,季才又将法书翻看了好几遍。次日天色未明,季才便已起身,对着启明星默诵法书不己。白日里又乘隙时时诵记。……入夜,法书中所载魔法他已大半记忆在心。为验证灵验与否,他便取来一根红筷子,口中念念有词,喝一声:“去!”那筷子遂变成自己的模样,跳窗而去。他又喝一声:“回来!”那假李季才便又回来,仍变成一根筷子落在他手心。李季才满心欢喜,因念道:“明天就叫你去相亲!”那筷子便又化成他的模样,连声应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4: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李季才枕着法书躺下,又想:梅花快来!不一时,梅花便轻悄悄推门进来,又关门落闩,脱衣上床,与他共枕而眠。
      睡至二更,季才突然想,金花昨天为啥要对我遮遮掩掩的?一定跟韦麻子把啥事情都做了!睡至三更,季才又想,金花一定真像韦麻子说的那样,是个浪女子,要不,当初咋会那么轻易地就跟我干那事呢?谁知道那以后她还有没有跟别人睡过?睡至四更,季才又想,她肯定跟韦麻子睡过了,要不,那指甲印子是咋回事?睡至五更天,季才突然使劲摇起梅花的肩膀来,边摇边喊:“梅花!梅花!”
      梅花微张睡眼,倦声道:“季才哥,啥事?”
      “你给你妈说,你爹百天一过,咱就办喜事。”
      “嗯。”梅花欢喜地应一声,又合眼睡去。季才又从那破窗而入的点点星光中细看梅花,果觉比金花可爱多了。
      日上中天。
      季才坐在师傅灵堂之侧,静看他那两个女儿哭泣着给前来祭拜的人答礼,又冷冷地从大门看出去,门外面吃酒席的亲朋好友们划拳声此起彼伏,喇叭手吹奏得呜呜咽咽,抑扬顿挫……
      季才突然又看见墙上洞开一面风景:
      他将母亲拦在路上,表情凝重地告诉她:“……我师傅才死,我一点儿心思也没有,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见那个表妹吧。”母亲道:“才几步路?我都来了,就去看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3: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他不好再跟母亲分辩,只得跟她前往。不知不觉间竟来到了金花家门前。季才忙止步道:“妈,不用去了,我早认识她了。”
    “你愿意她了?”母亲笑问。季才摇摇头,转身就走。……
    那墙上的风景又电影似的切换了镜头:
    只见金花立在那棵高大的桑树下,望眼欲穿的凝望着不远处的那条路。……日头渐渐西偏,她突然说:“季才,你咋还不来?说好了我在这儿等你,你马上就来的。可是我都等了三个小时了?你到底在哪儿啊?”
    又过了半个小时,金花说:“季才,你知不知道:我今儿跟我大我妈死命地吵了一架。他们非要叫我在屋等那个啥表哥。我强跑出来的,叫他们不要管我。……我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可你为啥还不来呢?”
    又过了一个小时,金花说:“季才,你咋还不来呢?你是不是跟你妈去见那个啥表妹去了?要不,你就是把那天说过的话忘了呢?季才,要是到天黑你还不来,我,我……”
    太阳落山时分,金花垂泪道:“季才啊季才!你为啥要骗我呢?我哪点对你不好?你说啊!虽说那天韦麻子没怀好意,可是我终归还是保住了清白呀!……季才,你好狠心!……我现在还有啥脸回去见我大我妈呢?我还不如死了算了!真的,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呢?”
    李季才身子猛一哆嗦,再看时,墙上却什么也没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4-26 14:38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3: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尾声
    数年以后。
    李季才与韦梅花早已成亲了。
    这几年来,李季才的手艺进展神速,很快就成了方圆百里内名气最大的木匠。便有好多人想投师于他的门下,他却一概不收,一心只指望梅花能早日生个儿子,将来好把所有的技艺一点不留全传给他。无奈梅花的肚皮不怎么争气,结婚以来,一直不曾鼓起来过。为了怀孕,梅花吃了好些偏方,也去龙王庙要了无数神药,可是一直没有什么效果。……
    金花那一年跳崖,虽然被人发现救了起来,却落下了终身残疾——一双腿再也站不起来了,可是家里有没钱买轮椅,只能整日价偎在床上……由于以前跟李季才串串系系的,她的名声原本就不太好,投崖之后,名声越发狼藉了,一段关于她的添油加醋的艳事便在四邻八乡流传开来:
    某乡某村有个邓金花,还没找家呢,就成了破鞋,到处偷人,小伙子也偷,老汉子也偷,到底纸包不住火了,肚子慢慢大了起来,可是那些野男人呢,一个都不要她。她招不住家里人天天骂,羞得没办法,只好跳了崖,尽管没死成,肚子里的孽种却被摔没了……
    金花的父母少不得哀叹自己前世不知造了啥孽,养了这么一个辱没先人的冤家,叫他们在人面前永世都抬不起头来……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12 10: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关注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22 15: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新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1 06:30 , Processed in 0.12034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