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5|回复: 1

《四季风华》公众号2018第1期选刊作品预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9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21 18: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四季风华》公众号2018第1期选刊作品预览


    少年游·夜读
    (作者:剪烛西窗)
       群书乱叠掩重帘,街巷已安恬。茗香淡淡,烟丝袅袅,钩月上冰檐。  先贤笑貌今相对,把卷味沉酣。若梦浮生,无端俗事,恍似不曾谙。


    七绝·咏花(二首)
    (作者:子曰)

    再题蔷薇
    非桂非兰淡沁神,几枝摇曳小阳春。
    寻芳何必惟朱紫,洗却铅华始见真。

    薰衣草
    忧郁凝成点点蓝,丰馨只为阮郎耽。
    纵使春风频献媚,怀中犹攥那枝簪。



    一斛珠·雨神之梦
    (作者:单衣)
        些微灯火,映红楚楚佳人个。青腰玉臂香丝裹,月地云阶,瑶夜谁猜破。愿作钥钩心可可,为君解得眉间锁。绣床春凳清风坐,汝在窗前,梦在卿之左。


    卜算子•梅
    (作者:肖木公)
       漫舞雪飞扬,万木皆苍老。尽却尘唉玉砌山,独见风姿好。  裹素叶尤青,冷冻香轻袅。莫道冰霜瑟瑟吹,独自红妆俏。


    七绝·梅花吟(新韵)
    (作者:与时俱进需亮剑)
    已开二度忍孤独,雪舞三冬不可无。
    君子自然多傲气,冰心未改胜当初。


    七律·初雪抒怀(新韵)
    (作者:峻青)
    蜡梅吐蕊韵姿葩,信致瑶芳会百家。
    青女应声司玉屑,素娥击掌舞罗纱。
    卷帘已见千堆雪,伸手能折万束花。
    大宇欣荣通好梦,吟歌纳瑞待春霞。



    点绛唇·冬盼  
    (作者:馆娃 )
       泪眼迷蒙,余悲冬日频南望。多情多创,夤夜心惆怅。  梦里偏贪,双影西楼上。莫相忘,当年景象,梦醒音尤响。



    一行雪地上的脚印
        (作者:周建好)

    雪花铺成了一张宣纸
    昨夜遗落的诗句
    不知被谁捡起


    平平仄仄的句子
    压出深深浅浅的脚印

    风在急速地追赶那个吟诗的人




    在菊花飘香的季节 空谷幽兰
    (作者:雪山飞鸿)

    挂在十字路口的
    那团心火
    遏制着、窒息着
    车流,膨胀的,血的欲望
    喧嚣的尘埃
    被熨烫成一片又一片遮羞的黄纱

    在匍匐的黄昏里,匍匐的
    仍然是我挣扎的影子
    被打脸,没了感觉

    伴随你火凤的笑容
    梦游你,绿色的回眸
    在菊花飘香的季节
    空谷幽兰




    故乡的炊烟
    (作者: 伊人轻舞)
    肆意摇曳的城市霓虹
    点亮了寂夜的黑
    我坐在灯红酒绿的光晕中
    苦思冥想,疲惫撕裂了褶皱的镜像
    目光所不能及的遥远
    追赶着一枚远山红叶
    燃起的一帧帧念想

    窗外哀感缠绵的冬雨,像极了
    那年惜别亲人的眼泪
    风,抖落着过往日月的长度
    雨,洇湿了心底乡思的宽度
    我躲在凉凉的梦里忧伤地瞭望
    山路尽头的小茅屋
    那昏暗的灯光,和旧时里
    一缕炊烟升腾的惆怅  

    帝都一直用繁华的篱落
    桎梏着行走异乡的游子
    一方喧嚣城色
    亦大气地善待这位乐不思蜀的旅者

    可我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会拒绝
    拒绝 眼前所有的流光溢彩
    以及被氤氲的旖旎岁月
    不久,终将会有一场告别
    是关于漂泊中的我

    或许在时光的另一头
    也可能在流年最深处
    又或者会于一首歌里
    道出一缕袅娜的烟语
    呼唤远方的人,重归故乡




    冬天的樱花树
    (作者:秋荷)
    樱花树
    在冬天的风里
    站成羸弱的少女

    她的身边
    除了脚印还是脚印
    那样匆忙那样歪斜

    三月来了那么多人
    接近她
    吻她

    甜蜜的词语
    变着花样登台
    转身又离去

    直到粉红色的梦
    坠落成花瓣
    依然没有人带她离开

    一阵风来
    摇动她单薄的枝丫
    我的心跟着痛了一下

    远远地看着
    不敢靠近
    我怕听她凄美的叹息




    红土地
    (作者:潘大东)
    1
    红土地,未红
    漫山的银杏,无意揭穿红土地的谎言
    滚落的叶片,惹得遍地
    金黄
    面朝黄土的影子不见了
    游人,笑脸
    如花
    2
    御史大人的枣红马
    不见了
    早醒的木鱼,难忘前朝旧事
    “御史骑马遭擦耳,惊飞凤凰栖喻家”的典故
    妙趣,横生
    马帮吆喝的小道,藏进历史
    便捷的公路,一条条
    伸向远方
    3
    红土地,红了
    山顶
    坐莲台的观音,观景,听音
    静享,绵绵佳期



    寻找《雨巷》
    (作者:小鱼嘟嘟嘟)

       顺着800年的长河,举足轻启。弯月如钩,高挂起檐谙下的灯笼。
       转角处,我自得叩醒了沉睡的青石板,一弦足音共呓悠悠绵长的吴侬软语。
       执意从这条路上走,行于你古老的小巷。默数着心与你眼眸交汇,百次宛转,只待临近下一个红灯笼,就能到达望眼欲穿的出口。
       于此,如你愿与我同行,脚步也无需太急,夹在熙熙攘攘中的顾盼,穿插在街头的每一处风景,即便携于杳瞑、也未见当年"洪钧"高中修撰。
       寻觅一首"戴望舒"的《雨巷》,眼角始终掰不弯视觉的直线,折也折不断的南眺北望哟……
       望叹这条路的顶端,把无数次触及收纳、送至拙政园,直到敛目低垂、垂于柳影。暮色中,惑为蜻蜓掠水。
       迄时,偶见一懦雅女子,月窗西影,与琴音共鸣……
       无需约定吧,我自顾走来,落定在你幽深的小巷。按掠不住的脚步随你迁移。急不可耐,心先行。
       如果心已到达,请给我捎来回音,那条"支巷"中的"王谢堂"~ 那本藏书、百家姓里,是否有我祖辈的姓氏和排名。
        三块米糕的礼谦,一块并知其味。桂花香点缀在如雪的堆砌中蔓释,慢吞细咽、你是否也嚼不出逝去的年轮。
       无意于一个抬眸,迎眸而至一街乞,我的眼神、她的眼神,施于悲悯,掌心与掌心即刻对接 ……
        我臆问乞:你是否迥异于眼前,能否知我寻思等同,如饥、如乞?
        一条《雨巷》,我在梦里寻你八百个轮回,涉足在每一个巷口,却走不出岁月的巷尾。
        此时,月儿西跨,正明。
       我欲问月:为何,你总是走不出岁月的影荫、在时光变迁的缝隙中归隐……
       仰首天空,我更企盼一场雨来,那时,我轻垂眼帘的深巷,每一处都变成了《雨巷》,于此长河,延至千年!



    重逢是首歌
    (作者:yxq一叶扁舟)

        四十载别离天涯各自,再相逢依然温婉如初。终于有闲暇找到她,我们相约在春天的那个黄昏。
        按捺不住有些激动的心情,偷偷把藏都藏不住的欢喜挂到脸上,窃喜赤裸裸的溢出面庞的沟壑,只怕连路上来回驰骋的的大小车辆都有眼可见;脚下的步子轻快得、不断想挣脱地球的引力而加快着节奏......
       重逢的刹那,她在路那边,我在路这边。“嗨哎”!她的招呼声仿佛来自远古的词韵,又好像出自山涧清泉,更像是一首清纯的老歌,一下子明澈了我的眼眸、温润着心,多么熟悉又亲切呢!
       相拥的瞬间,她无声、我无言、静默亦安暖。四十余载各自天涯的风雨砥砺,岁月磨砺了我们在生活中坚强的意志,更柔软了谦谦君子那颗盈盈的爱心。轻轻抚摸我满头的花发,她柔柔的说自己也有很多白发,因为刚刚染过才看不出来。
       少小情缘,金兰之义。虽不曾有山盟海誓,内心深处的那份情谊一直如溪、如河、淡淡流淌。许多年过去,岁月的屏障并未阻隔我与她相牵的情缘;今日重逢我们的生活又平添一道亮丽的色彩!
       回首,那些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岁月,我们一起捧着课本读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文中“松骨峰之战”那些英雄事迹曾感动到我与她动容涕下;课后老师留下一篇作文题:仿写《谁是最可爱的人》,我以我们的一个劳动场景叙写了那个命题。后来,听学妹说老师把我的作文留给他们作了范文。
       那时,年少的懵懂与无知让我沉迷于小说的热闹,一节节数学课被白白的翘掉、放弃;平面几何里那些简单的方程式,也常常使我一头雾水,不得不求助于文静好学的她,她总是不厌其烦的教、举一反三的讲......
       白驹过隙,一晃,岁月已成就了我们几十年的生活写真,所有的经历皆定格成了各自人生中一道道可成追忆的风景。交流中,依然感觉得到,她仍似当年那个小姐姐般温婉、沉静、恬淡而又大方。所不同的,是她的生活环境里多了两个让她愿意用生命去爱、去呵护的男人,一个是她先生,博学、多识、有修为的教师。一个是她儿子,阳光、帅气的小硕士。
       悄约清风雨,斜飞翠柳烟。重逢的我和她,于蒹葭苍苍的绿荫中举目大自然,更觉“悠悠碧树悄然萦,皎月倾斜、意境入丹青”。与她接触,让我深深的觉出:生活质量的参差落差似乎并不影响人内在的质朴品行,条件优越的她,真诚得依然那么明亮,澄澈得没有一丝尘烟;直叫一穷二白的我诚惶诚恐。
       一勾冷月悬,云溪千姿流。匆碌潦草的生活,于我们眼睛一睁一闭间还没来得及细细打点就过去了几十年。然而,流逝的光阴并没有因为岁月的峰峦叠嶂而陌生了我们彼此间心与心的交融。每天,她都不厌其烦的读着我划拉的拙劣文字,并不失时机的予以鼓励,让我深深的体会:生活如此美好、诗和远方就在我们的身边,就在我们自己心里!
       从容淡定的她一程风雨、一程歌,过了退休年龄毅然不肯退下阵来;忙忙碌碌的管着单位的事,匆匆忙忙的料理着家务事,休息日还要赶去看望年迈的父母,又要在忙中偷闲阅读、学习、充实自己。她说,余下的日子还要......生活被她过得紧锣密鼓、多彩多姿。真的好佩服她对生活的这份顽强毅力和热情态度!
       “绿槐高柳咽新蝉”,玉兰花开满城香。重逢,是首歌!歌唱友谊的真诚、歌唱人间深情、歌唱生活亦苦亦甜的美好。重逢,让欢欣在心怀中烂漫、让喜悦在精神世界里曼舞。重逢,让我们感念流年少时的情缘,感恩生活与生命存在的价值与美好!




    脸卡
    (作者:无数山楼)

      “已刷卡!”鱼庄老板笑着说:“朱局刷的是脸卡!”
       酒足饭饱,一行人都抢着去买单,有的掏现金,有的掏信用卡,有的掏银行卡,唯独朱局稳坐钓鱼台,笑而不语。待众人到得吧台前,只听饭店老板笑着解释。众人莫不诧异,这一个小小的鱼庄,还有如此先进的设备:脸谱识别系统。但是,却并未发现任何摄像头之类的监控装置。老板见众人吃惊的神情,只是嘿嘿笑。
      “好啦!饭已吃了,卡已刷了!”朱局大手一挥,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弧线,像刷过一张偌大的脸卡,对老板摆摆手,道:“今儿的饭菜不错!”老板一幅受宠若惊的样子:“欢迎再来、欢迎再来!”
       脸卡!倒是新鲜!见过磁卡、指纹卡、考勤卡、信用卡、银行卡等,今天遇到未露面的脸卡,你要问我脸卡像个什么样儿?我也说不出,虽见识了脸卡的威力,但仍不识庐山真面目。
       朱局是朋友的朋友,平时挺神秘的。后听人介绍,外面流传着很多关于他的故事,据传朱局去钓鱼,从不装鱼饵,甚至根本就不带鱼饵、鱼饲料,单单揣一张脸卡,只消刷刷脸卡,鱼很听话,乖乖上钩,每次尽满载而归;又据说朱局去市场购物,从不掏钱,只刷脸卡,但小贩们都踊跃卖东西给朱局。真是不可思议!久而久之,脸卡成了民间传奇!虽然谁也没有真正见证过朱局那张神奇的脸卡。
       不久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某个镇上遇见上次朱局刷脸卡的那个鱼庄的老板,也不知是何因缘,彼此攀谈起来,出于对脸卡的好奇,于是问起刷脸卡的事。也许,见我问得很真诚的,他才叹道:“哪里有什么脸卡,不过就是给那些管事部门的人面子。”
       “喔!我原本以为你们专为一些人开办的贵宾卡、会员卡、优惠卡之类的。”我以为是一种真实的卡。
       “你就把它当成是一张权力游戏卡片吧!像饮食行业,每星期有人来刷脸卡,我这生意才做得放心;如果哪个星期没有人来刷脸卡,我这生意也就做到头了。”他露出一脸苦笑。
        脸卡!我突然感觉脸卡刷在一张张忧伤的脸上。



      
    (作者:
    浊世漂泊
         一只瘦骨嶙峋的灰白老鹅嘎嘎地叫着午后的阳光,颤颤巍巍的身子像是拄着老父亲的那根拐杖。华明白,一定是自已让怯生的鹅充满了恐惧和忧伤!
        “华儿!″“诶。″
        “华儿!!″“诶。诶!″
        “华儿!!!"“诶。诶。。诶。。。″
        老父亲耳背,华兴冲冲地还没走出院落,便没好声气地一声高过一声,他立马顿住了前迈的双脚。老父亲拿着手机一个劲地摇来晃去,扔掉了自制的木拐,一瘸一拐地来到华的面前。
        “幺儿,幺儿,幺儿!你手机丢家里了!"老父亲边说边小心翼翼地揭开华的手提皮包,用他那那只因风湿病而严重变形的如枯枝般的手在包里四下摸了又摸,放实之后又扭过挎带仔细地打量了包的四下,便对着华目不转睛地笑,弄得华极不自在。
        华环顾了四下金灿灿的骄阳,摸着滚烫的面庞重新驾驭着双腿,哼着小曲儿,朝着城市的方向。
        他走了不出一里路,电话响了,他掏出手机一看,犹豫了片刻,接通了电话!
       “华儿!华儿!!华儿!!!"“你的东西丢家里了!″
        华没有应声,他明白说了也白搭,只是有点纳闷!他重新检查了一下提包,“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呀!″但他似乎有些不放心的双脚已悄然地迈向了家的方向!
        他看见弯腰曲背的父亲时,家里那只聪明灵秀的大黄狗已摇着尾巴围着自己的身子蹦了又蹦,跳了又跳,一个劲地扭捏,撒起欢来!
    “幺儿,刚刚吃饭时你不是说要带几个鸡蛋走么?”“我呀,挑了几十个大的绿鸡蛋,听人家说,绿的营养高!″
       “我以为是什么贵重东西,城里多的是!"华的手变得小气,老父亲把拐杖放进胳肢窝里使尽儿地夹着,那被他几只变形的手指提着的塑料袋子,微微有些抖动!直到华拧紧了袋口他仍喋喋不休,尽说些小心之类无聊的话语!华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老父亲那只如枯枝般的手向华的左肩背蜷曲过来,试图掸去贴在那件光亮洁净的衬衫上的檐尘,另一只手轻摇出的蒲扇的凉风扑向了华的面颊。华下意识地躲开了,“别弄!我自己来!”老父亲的手呆呆地滞留在半空中,他隐约地感到儿子的心不在焉。
       “幺儿!幺儿!!幺儿!!!"“时间还早呢!"
       “还早,太阳只剩竹竿高就下山了,还早?"华对着老父亲的耳朵放大音量开始了抱怨,“从小到大,就没听过你几句像模像样的话!″
       “回不了就不回去嘛!你不是还有四五天假吗?"
       “老家有什么好嘛,吃没有啥吃的,耍又没有耍的,又热得要命,什么都不方便!"华委屈地说完,然后头也不回迈开了双脚!
       那只怯生的羸弱的灰白老鹅又开始五音不全地嘎嘎乱叫,扇动着一对无力的翅膀,扑腾起一地的尘土四处飞扬。华顺手捡起来一小块石头,撵回了目送他远去的乖巧的老黄狗,直到它看着天边那一轮孤独的的斜阳!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给爸爸涮涮筷子洗洗碗......″大巴车上,华的手机再一次响起,“华儿!华儿!!华儿!!!"引来一双双无比羡慕的目光!
       “华儿,华儿,刚刚我听人说:最近你们这些年轻人老是丢三落四的。你今天上山玩儿,有没有什么东西丢了?你再仔细瞅瞅!"
    华静静地听,细细地想,默默地查!“丢了什么呢?"“没有哇,都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片刻,又似有所悟。
       他立即下了车,租了一辆摩托车,迎着天边灿烂的晚霞,向老家的方向,一路疾驰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签到天数: 146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24 09: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老师!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2-18 20:04 , Processed in 0.08127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