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季歌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1|回复: 3

“乌鞘岭”藏宝之谜(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16 16:04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1-10 12: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你来注册,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李孝贤

    u=383005952,341505695&fm=27&gp=0.jpg
    ③计杀“自卫副队长”

          李文篑被丢进车厢后,加之亲自看见“喝兵血”打死了自己的母亲,过度的悲伤和气氛使得他昏厥过去,其中一个人掐住他的人中穴。何营长带着车队急速向古浪驶去,车刚进入横梁境内的红沟口,一股凉风“嗖呜......嗖呜呜呜”吹着口哨从车篷的缝隙中钻进,车内被抓的民工听着这风声心里都觉得凉飕飕的,李文篑此时已醒,看着对面坐着的一个年轻人细细望着他:
        “你终于醒了”
        “怎么是你啊?”
        “唉!命不好啊!防着防着还是被抓了......”
        “还有朱百如也抓了。”
        说话的正是中泉子被抓的张百礼,李文篑和他俩同龄从小就认识。
        “李文篑,不要紧吧?”坐在车厢里面的朱百如向李文篑打了个招呼。
        这时坐在车厢后的两个士兵听到了他们说话,其中一个立马呵斥:
        “加那(贺州方言:骂人意思)夹夹(不要说话)”。
        这个士兵是甘肃临夏河州人,他的方言虽然大家都没听懂,但知道是不让人说话。卡车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古浪。
    下载 (4).jpg
        古浪河西走廊的门户,军事战略要地,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东西长约102公里,南北宽约88公里,总面积5103平方公里。所以在这个狭长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山沟里确建成了一座规模不大的小城,大城市繁华的喧嚣也点点滴滴随着那些流动的官员、商贾、军队带了进了。何冰雪的确也未食言,他们将车队开到了刚刚改变不久的驻古浪国民党自卫团的大院前,何冰雪下车向门口走去,门口有两个站岗的自卫队员,其中一个立即立正敬礼:
        “长官好”!
        何冰雪未回答随手抬起右手简单地还了一个礼,而另一个高个子的家伙,取下嘴上叼着的烟,一只手提着枪慢腾腾地走过去站在何冰雪面前说道:
        “站住,你们是哪部分的”?
        “你过来我给你说”,何冰雪笑嘻嘻地说道。
        这家伙认为这位长官有啥神秘的事儿给他悄悄说呢,刚把头凑过去,何冰雪举起右手狠狠地在他脸颊上一个大巴掌,打得这家伙一个趔趄,他摔掉手中的烟立马端起枪:
        “你找死啊”。何冰雪顺势抽出腰间的手枪朝天“叭”的一枪,听到枪响,院内和房间里的自卫队员都拿着枪跑了出来,一看一位国民党长官将手枪顶在站岗的这位队员的天灵盖上,这家伙吓得朝后慢慢的退,自卫团长马正虎也握着手枪跑了出来,一看这位长官原来是马步芳的部下,几年前他在青海就见过这个何长官,还和马步芳沾点亲,他赶紧将手枪插入枪套:
        “哎吆吆,一家人不是一家人了,快请,何长官”。
        “张队长,麻烦你带人去招呼一下其他弟兄们”。
        “团长,别别别,副的副的”,这个张副队长笑哈哈地说完便领着一帮人去招呼那些士兵。
        马团长转过身狠狠地瞪了这个站岗的队员并呵了一声:“滚”!  
        大院里一时间“何长官好”的问声接二连三。
        走进马团长办公室后,满屋子弥漫着浓浓的烟味,地下放着的一个小桌子上,满是凌乱的麻将牌,一个叫“小屁孩”的小个子对员赶忙过去收拾,他年龄小个子小,又听话,队员们都叫他“小屁孩”,他是自卫团的通信员,其实也就是专门伺候马团长的,马团长拿出一串钥匙,打开抽屉取出一盒香烟,那香烟盒上画着一幅图,图中一女子身着旗袍斜坐中间,女子精致甜美,打扮时尚,整体彩色饱和,配饰琐碎,除了拼音写着一行字:哈德门牌香烟。
        “呀呀呀,马团长抽的还是哈德门啊”。何冰雪笑着说。
        “都是朋友送的”,马团长撕开烟盒,抽出一支递了过去。
        这位马团长本就出自马家军,打仗不行但很会来事,阿谀奉承、拍马屁是他的擅长,虽姓马但并非与马步芳本族,他是青海人,因其父在当地做买卖,花了银子给他买了一个官,后被调至古浪当了保安团长,在古浪又娶了一个二房,肥头大耳大肚,身材矮小,走起路常常惦着肚子,两只小眼睛一挤就能挤出一个阴谋诡计。
        何冰雪吸了几口烟,便说道:
        “马团,我那些弟兄们你的安排好吆”!
        “放心吧,保证安排的舒舒服服的”。
        “哎,还有40个壮丁呢,晚上关得地方你也得找好啊”。
        “壮丁?你们是抓壮丁去了啊”!
        “是啊,你放心,所有费用我给你出”。
        “何老弟啊,这话你说到哪儿啦,能让你花钱啊”。
        “你看,把他们关在后院的库房里行吗”?
        “只要不少人就行”。
        “放心,我派人整夜看守,保证万无一失”。
         闲扯了一会儿,何冰雪又问道:
        “你们咋还挂着保警团的牌子”?
        “不怕你笑话啊,老弟,我们的队长前几天去秦家大山剿匪时,被土匪打死了,正在处理这件事呢”!
        “赶快把牌子挂起来,队长有人选吗?”
        “唉!这事有点难办啊,如果说人选现在有两个人,一个是张副队长另一个是我舅子,实在难啊!”
        “怎么个难?”
        “这事晚上再给你细细说......”
        自卫队张副队长名叫张世仁,古浪人,是当时古浪专区区长的一位亲戚,自达队长死后,他便利用这层关系让区长给他“提拔提拔”,他一直想自己本就是副队长,轮也轮到他了,加上当区长的亲戚说个话,这个队长稳操胜券,平日里他也仗着由区长做后盾也是有恃无恐,甚至马团长有时说话他也敢顶嘴,人们背地里叫他“仗人势”,无非就去了一个“狗”而已,他从来不在自卫队里住宿。
        这天晚饭后,马团长集合所有队员宣布了纪律:
        “弟兄们,今天晚上的值班很重要,就是看好何营长抓来的40个壮丁,这是我们古浪自卫团莫大地荣幸,是党国对我们的信任,因此,今晚的值班轮到谁若不在岗、不在位者严惩不贷,夜里12点以前我先带头值班,12点以后由张副队长带班,值班队员每两人为一组,一小时轮换一次,我现在宣布一下......”
        “今天晚上的口令是:守住;回令:壮丁。答错者值班队员可以就地击毙,还要给予奖励,大家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队员们大声地回答着。
        宣布完后,张副队长请示马团长:
        “团长,我到值班时赶到行吗?”
        “没关系,张队长完全可以,但你要记住:今晚非同小可啊!”
    完了后马团长亲自安排然分管后勤的林科长带何冰雪手下的那邦兵在饭店里“出局”,并嘱咐林科长记下“局账”。
        这晚,古浪的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小城的几处饭馆却显得异常热闹。此时,马团长办公室内只有何冰雪和他俩人,他拿出早就用红绸布包着的五根金条,送给了何冰雪。
        “老兄太客气了。”
        “小意思,由你老弟撑腰,且帮我这么大的忙,意思意思还不是小意思吗,哈哈哈哈......”
        两人窃窃私语了好一阵子,马团长扎起大拇指连连说:
       “高高,实在是高!”俩人哈哈大笑......
        上半夜最后一班岗,值班长官是马团长,另外两个队员中其中一个就是下午在大门前呵斥了何冰雪的那位高个子队员。何冰雪并未去饭店,马团长安排与张副队长值班的那两个队员亲自陪同何长官,这俩高兴地不得了,认为马团长看的起他俩,在与何冰雪吆五喝六中早就醉躺在床上,那还记得值班。临下岗前半小时,突然“小屁孩”来到了库房值班处,回答了口令和回令后,立即向站岗的两位队员传达了团长的命令:
        “情况有变,有内鬼要抢人,口令已改为:杀!”
        “小屁孩”传达完命令后走了。
        夜里12点整,张副队长打着一只铜制“三益电器”手电筒,急急忙忙赶来接班。两个队员看来了一个人,点灯光忽上忽下明晃晃地绕着,并看不清来人模样,立刻问道:
        “口令!”
        “守住!”
        “回令!”
        两个对员一听这口令还是老口令,听“回令”这个声音是张副队长啊,高个子队员心里却想可能他就是内鬼,说时迟那时快,张副队长已到跟前,高个子队员立功心切,不加思索端起枪“叭”的一枪将张副队长打中,他给另一个队员说:
        “你看着,我赶快给团长报告去......”
        听到一声枪响,除了那俩醉了的队员外其他值班人员拿着枪匆匆赶到库房周围,所有人手中的点灯光在库房周围照来照去,马团长手握手枪看似紧紧张张地也往库房处赶,这时高个子跑到马团长面前,“嚓嚓”一个立正:
        “报告团长,我已将内鬼击毙,他是张副队长。”
        “什么?谁是内鬼?张副队长?”
        “不是‘小屁孩’来传达您的......”
         马团长右手一举“叭叭”朝高个子头部连开了两枪,高个子瘫倒在地一命呜呼!
        “弟兄们,这家伙连张副队长都不认识啦,还将其击毙,这还了得!”
        人们赶到张副队长的躺着的地方,一看地下一大滩血。
        “小屁孩”,马团长大声地叫着“小屁孩”
        “在!”
        “快去通知林区长,就说张副队长被人打死了”。
        “小屁孩”打着手电跑到区大院门前,问站岗的警察说林区长走了行署没有回来,他将张副队长被高个子队员打死,而高个子又被马团长击毙的过程告诉了两位警察。翌日,林区长到了古浪专区后听了警察的汇报,一句话也没说。 (待续)
    下载 (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1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1

    发表于 2018-1-12 08: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文友来四季歌交流,关注这个作品的连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16 16:04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09: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听圃 发表于 2018-1-12 08:48
    欢迎文友来四季歌交流,关注这个作品的连载,

    ● 李孝贤

      
    ③计杀“自卫副队长”

          李文篑被丢进车厢后,加之亲自看见“喝兵血”打死了自己的母亲,过度的悲伤和气氛使得他昏厥过去,其中一个人掐住他的人中穴。何营长带着车队急速向古浪驶去,车刚进入横梁境内的红沟口,一股凉风“嗖呜......嗖呜呜呜”吹着口哨从车篷的缝隙中钻进,车内被抓的民工听着这风声心里都觉得凉飕飕的,李文篑此时已醒,看着对面坐着的一个年轻人细细望着他:
        “你终于醒了”
        “怎么是你啊?”
        “唉!命不好啊!防着防着还是被抓了......”
        “还有朱百如也抓了。”
        说话的正是中泉子被抓的张百礼,李文篑和他俩同龄从小就认识。
        “李文篑,不要紧吧?”坐在车厢里面的朱百如向李文篑打了个招呼。
        这时坐在车厢后的两个士兵听到了他们说话,其中一个立马呵斥:
        “加那(贺州方言:骂人意思)夹夹(不要说话)”。
        这个士兵是甘肃临夏河州人,他的方言虽然大家都没听懂,但知道是不让人说话。卡车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古浪。
      
        古浪河西走廊的门户,军事战略要地,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东西长约102公里,南北宽约88公里,总面积5103平方公里。所以在这个狭长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山沟里确建成了一座规模不大的小城,大城市繁华的喧嚣也点点滴滴随着那些流动的官员、商贾、军队带了进了。何冰雪的确也未食言,他们将车队开到了刚刚改变不久的驻古浪国民党自卫团的大院前,何冰雪下车向门口走去,门口有两个站岗的自卫队员,其中一个立即立正敬礼:
        “长官好”!
        何冰雪未回答随手抬起右手简单地还了一个礼,而另一个高个子的家伙,取下嘴上叼着的烟,一只手提着枪慢腾腾地走过去站在何冰雪面前说道:
        “站住,你们是哪部分的”?
        “你过来我给你说”,何冰雪笑嘻嘻地说道。
        这家伙认为这位长官有啥神秘的事儿给他悄悄说呢,刚把头凑过去,何冰雪举起右手狠狠地在他脸颊上一个大巴掌,打得这家伙一个趔趄,他摔掉手中的烟立马端起枪:
        “你找死啊”。何冰雪顺势抽出腰间的手枪朝天“叭”的一枪,听到枪响,院内和房间里的自卫队员都拿着枪跑了出来,一看一位国民党长官将手枪顶在站岗的这位队员的天灵盖上,这家伙吓得朝后慢慢的退,自卫团长马正虎也握着手枪跑了出来,一看这位长官原来是马步芳的部下,几年前他在青海就见过这个何长官,还和马步芳沾点亲,他赶紧将手枪插入枪套:
        “哎吆吆,一家人不是一家人了,快请,何长官”。
        “张队长,麻烦你带人去招呼一下其他弟兄们”。
        “团长,别别别,副的副的”,这个张副队长笑哈哈地说完便领着一帮人去招呼那些士兵。
        马团长转过身狠狠地瞪了这个站岗的队员并呵了一声:“滚”!  
        大院里一时间“何长官好”的问声接二连三。
        走进马团长办公室后,满屋子弥漫着浓浓的烟味,地下放着的一个小桌子上,满是凌乱的麻将牌,一个叫“小屁孩”的小个子对员赶忙过去收拾,他年龄小个子小,又听话,队员们都叫他“小屁孩”,他是自卫团的通信员,其实也就是专门伺候马团长的,马团长拿出一串钥匙,打开抽屉取出一盒香烟,那香烟盒上画着一幅图,图中一女子身着旗袍斜坐中间,女子精致甜美,打扮时尚,整体彩色饱和,配饰琐碎,除了拼音写着一行字:哈德门牌香烟。
        “呀呀呀,马团长抽的还是哈德门啊”。何冰雪笑着说。
        “都是朋友送的”,马团长撕开烟盒,抽出一支递了过去。
        这位马团长本就出自马家军,打仗不行但很会来事,阿谀奉承、拍马屁是他的擅长,虽姓马但并非与马步芳本族,他是青海人,因其父在当地做买卖,花了银子给他买了一个官,后被调至古浪当了保安团长,在古浪又娶了一个二房,肥头大耳大肚,身材矮小,走起路常常惦着肚子,两只小眼睛一挤就能挤出一个阴谋诡计。
        何冰雪吸了几口烟,便说道:
        “马团,我那些弟兄们你的安排好吆”!
        “放心吧,保证安排的舒舒服服的”。
        “哎,还有40个壮丁呢,晚上关得地方你也得找好啊”。
        “壮丁?你们是抓壮丁去了啊”!
        “是啊,你放心,所有费用我给你出”。
        “何老弟啊,这话你说到哪儿啦,能让你花钱啊”。
        “你看,把他们关在后院的库房里行吗”?
        “只要不少人就行”。
        “放心,我派人整夜看守,保证万无一失”。
         闲扯了一会儿,何冰雪又问道:
        “你们咋还挂着保警团的牌子”?
        “不怕你笑话啊,老弟,我们的队长前几天去秦家大山剿匪时,被土匪打死了,正在处理这件事呢”!
        “赶快把牌子挂起来,队长有人选吗?”
        “唉!这事有点难办啊,如果说人选现在有两个人,一个是张副队长另一个是我舅子,实在难啊!”
        “怎么个难?”
        “这事晚上再给你细细说......”
        自卫队张副队长名叫张世仁,古浪人,是当时古浪专区区长的一位亲戚,自达队长死后,他便利用这层关系让区长给他“提拔提拔”,他一直想自己本就是副队长,轮也轮到他了,加上当区长的亲戚说个话,这个队长稳操胜券,平日里他也仗着由区长做后盾也是有恃无恐,甚至马团长有时说话他也敢顶嘴,人们背地里叫他“仗人势”,无非就去了一个“狗”而已,他从来不在自卫队里住宿。
        这天晚饭后,马团长集合所有队员宣布了纪律:
        “弟兄们,今天晚上的值班很重要,就是看好何营长抓来的40个壮丁,这是我们古浪自卫团莫大地荣幸,是党国对我们的信任,因此,今晚的值班轮到谁若不在岗、不在位者严惩不贷,夜里12点以前我先带头值班,12点以后由张副队长带班,值班队员每两人为一组,一小时轮换一次,我现在宣布一下......”
        “今天晚上的口令是:守住;回令:壮丁。答错者值班队员可以就地击毙,还要给予奖励,大家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队员们大声地回答着。
        宣布完后,张副队长请示马团长:
        “团长,我到值班时赶到行吗?”
        “没关系,张队长完全可以,但你要记住:今晚非同小可啊!”
    完了后马团长亲自安排然分管后勤的林科长带何冰雪手下的那邦兵在饭店里“出局”,并嘱咐林科长记下“局账”。
        这晚,古浪的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小城的几处饭馆却显得异常热闹。此时,马团长办公室内只有何冰雪和他俩人,他拿出早就用红绸布包着的五根金条,送给了何冰雪。
        “老兄太客气了。”
        “小意思,由你老弟撑腰,且帮我这么大的忙,意思意思还不是小意思吗,哈哈哈哈......”
        两人窃窃私语了好一阵子,马团长扎起大拇指连连说:
       “高高,实在是高!”俩人哈哈大笑......
        上半夜最后一班岗,值班长官是马团长,另外两个队员中其中一个就是下午在大门前呵斥了何冰雪的那位高个子队员。何冰雪并未去饭店,马团长安排与张副队长值班的那两个队员亲自陪同何长官,这俩高兴地不得了,认为马团长看的起他俩,在与何冰雪吆五喝六中早就醉躺在床上,那还记得值班。临下岗前半小时,突然“小屁孩”来到了库房值班处,回答了口令和回令后,立即向站岗的两位队员传达了团长的命令:
        “情况有变,有内鬼要抢人,口令已改为:杀!”
        “小屁孩”传达完命令后走了。
        夜里12点整,张副队长打着一只铜制“三益电器”手电筒,急急忙忙赶来接班。两个队员看来了一个人,点灯光忽上忽下明晃晃地绕着,并看不清来人模样,立刻问道:
        “口令!”
        “守住!”
        “回令!”
        两个对员一听这口令还是老口令,听“回令”这个声音是张副队长啊,高个子队员心里却想可能他就是内鬼,说时迟那时快,张副队长已到跟前,高个子队员立功心切,不加思索端起枪“叭”的一枪将张副队长打中,他给另一个队员说:
        “你看着,我赶快给团长报告去......”
        听到一声枪响,除了那俩醉了的队员外其他值班人员拿着枪匆匆赶到库房周围,所有人手中的点灯光在库房周围照来照去,马团长手握手枪看似紧紧张张地也往库房处赶,这时高个子跑到马团长面前,“嚓嚓”一个立正:
        “报告团长,我已将内鬼击毙,他是张副队长。”
        “什么?谁是内鬼?张副队长?”
        “不是‘小屁孩’来传达您的......”
         马团长右手一举“叭叭”朝高个子头部连开了两枪,高个子瘫倒在地一命呜呼!
        “弟兄们,这家伙连张副队长都不认识啦,还将其击毙,这还了得!”
        人们赶到张副队长的躺着的地方,一看地下一大滩血。
        “小屁孩”,马团长大声地叫着“小屁孩”
        “在!”
        “快去通知林区长,就说张副队长被人打死了”。
        “小屁孩”打着手电跑到区大院门前,问站岗的警察说林区长走了行署没有回来,他将张副队长被高个子队员打死,而高个子又被马团长击毙的过程告诉了两位警察。翌日,林区长到了古浪专区后听了警察的汇报,一句话也没说。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6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8 20:30: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四季歌文学社区 ( 苏ICP备13026433号-1  

    GMT+8, 2018-10-20 15:39 , Processed in 0.09635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